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62 天翻地覆!

吴越一声惊叫,立刻让原本看着场中的吴山卓猛的回头,低声喝道:“你说什么?!”

吴越指着凤长悦,眼中惊怒交加,咬牙道:“就是他!除了他,再也没有人会浑身冒出这样炽热的火焰!而且、而且…。虽然那张脸完全不一样,装扮也不一样,但是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却是完全一样的!我可以肯定——就是他!”

吴山卓向来对这个唯一的儿子十分宠溺,原本就对那个差点杀了吴越的人恨极,所以尽管是特殊时期,也依然加派人手,在城中各处搜寻,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线索。只是这几天下来,却什么都没找到。正在他怀疑是不是那人已经默默逃离了大沼泽甚至离开了落日山脉的时候,却不想竟然忽然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出现了!

他对吴越的话深信不疑,见吴越那般肯定,心中便立刻认定那人必定就是差点杀了自己儿子的人。

他豁然回头看去,却见凤长悦已经和司徒缠斗起来,周身赤红色的火焰正在剧烈燃烧,散发出炽热的温度,即便是隔着这样的距离,也依然能够感受到那股几乎无法承受的疯狂炽热。

吴越死死的盯着凤长悦,虽然那人浑身上下,和那个白衣男人几乎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甚至连那火焰的颜色都不一样,但是他就是肯定,这个人,肯定是他!

他立刻咬牙道:“爹!今天你一定要帮我报仇!儿子可是差点死在他手上!”

吴山卓脸色阴沉:“你放心,任何伤害你的人,我都会让他付出代价!”

而一旁不远处的岳大川和岳小棠,自然也是听到了吴越的那一声喊叫,随即就都看向他们。

岳小棠奇怪的皱起眉头:“那吴越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是他?”

她看的分明,吴越刚刚就是指着凤墨说的那话,而且语气凶狠,似乎有着什么血海深仇一般。

而吴山卓之后的阴沉面色,也让她心中莫名一沉。

岳大川沉默片刻。

岳小棠刚刚回来,对于城中的一些事情并不知道,而且这几天也一直和凤墨在一起,对于很多事情都并不清楚,然而但是他却是知道的。

听闻吴越前几天在大沼泽之外,落日山脉的某处,遭遇了一场意外,差点死去。最终还是好不容易才逃了回来,而且经过了好一场救治,才终于从鬼门关回来。

虽然吴山卓命人对这件事绝对保密,但是三大势力相互之间自然不是铁通,所以他也知道一些。

吴越似乎是被什么人伤了,身边跟随着的人,全部死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好不容易逃回来。

他当时心中倒是有些诧异,毕竟整个大沼泽,不死门名声在外,一般是没有人会去招惹他们,甚至是被欺负到头上也没有人敢反击,因为不死门的势力实在是太过庞大。

而吴越作为吴山卓唯一的儿子,备受宠溺,从小就嚣张跋扈,无恶不作,一般人也不愿意去招惹他——那可是相当于拔了吴山卓的逆鳞!

所以当时听到这件事的时候,他心中又是诧异又是畅快,心想虽然不知道是谁下的手,但是能给吴越那家伙一个教训,也不错。

而后吴山卓加大强度,在城中不断搜寻,更加是肯定了他内心的猜测,看来那人果真是差点要了吴越的命,否则也不可能让吴山卓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还调动那样的力量去做这样的事情。

原本他也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但是此时突然听到吴越的那一声惊叫,他却是立刻联想到了这一点。

难道…。岳大川看了一眼已经打起来的凤墨和司徒,心中念头快速闪动。

然而当下最重要的是…。

“小棠,你先冷静,等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先保护好你自己,知道吗?”

岳大川的语气十分严肃,让岳小棠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看着岳大川的这表情,岳小棠心中越发的肯定,这其中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很明显,是关于凤墨的。

吴越,吴山卓,不死门……

凤墨到底是什么人,竟和这些人有着纠葛?

所有人都知道,凤墨是前几天才进入泽城的,在城门口引起了一阵轰动之后,又在客栈之中和萧正泽对峙了一番,但是在那之后便是直接跟她一同回绝阳楼了,而且这几天,他们也一直呆在一起。

然而她却是不知道,凤墨什么时候招惹了不死门?!而且竟然让吴越这般的愤恨难当,显然是要打算将他杀了才泄愤的!

她忽然想起之前看到的,城中不死门大肆搜寻什么人的场景。

难道……那是在找凤墨?

可是凤墨又是什么时候…。

她眉头微蹙,再看着自家老爹严肃的神色,心中一沉,脸上却是越发的坚定起来。

无论是因为什么事情,凤墨都是她朋友,朋友有难,她又如何能放任不管?

一旦不死门有什么动作,她势必要保护凤墨!

只是她心中却也知道,纵然心中已经想好一切,面上却是不能有任何的波动。

青云宗之前已经和他们结下了梁子,若是此时直接和不死门杠上,无疑会让自己的境地变得更加困难。若是青云宗和不死门联合起来,他们虽然不惧,应付起来,却也是有些麻烦的。

岳大川朝着自己手下使了个眼色,一旦有什么异动,必定要先保住岳小棠。

至于凤墨……

岳大川眉头一皱,而后便是迅速舒展开来,眼底闪过一丝凛冽杀气。

其实现在的情形,已经变得十分紧张。

青云宗已经站在他们的对立面,而此时吴越那一声,更是表示着不死门也已经将凤墨视为仇敌,而且看样子分明是不死不休。

最关键的是,此时司徒竟也出手!

可以说,司徒的态度,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三大势力相互均衡,彼此之间一直维持着微妙的平衡,然而眼下看着,青云宗极有可能会和不死门联合起来针对凤墨,连带着一起将他们绝阳楼完全抹杀!

而其他小势力,向来态度不明,平时被三大势力压迫,肯定心思各异,只是碍于这样的场景不敢过于放肆,所以一直像鹌鹑一样安静的待着。

但是岳大川不傻,知道这些小的势力帮派,平时看着没什么威胁,但是一旦出现什么苗头,必定是落井下石的好手!

眼下司徒突然对凤墨出手,已经让很多人态度动摇,毕竟虽然凤墨炼制出了六品丹药,但是司徒却是七品炼药师!

两个人根本没有任何对比之处!

所有人都会选择站在司徒一方!

凤墨来历神秘,虽然天赋极好但是却比不过司徒现在的地位,加上同时得罪了不死门和青云宗,所有势力都知道此时要站在哪一方!

岳大川心中明镜儿似的,此时的凤墨,已经快要成为千夫所指的人,若是帮他,就意味着将整个绝阳楼拿出来做赌注!用绝阳楼所有兄弟的性命,换他一条生路!给他一个希望!

岳大川半生经历生死,不知见识过多少绝境,自然是知道,这样的决定,代表着什么。

包括连他和小棠的性命,都会被牵连进去!

似乎觉察到他的情绪,岳小棠忽然抬头看了他一眼。

那双明亮璀璨的眸子里,此时一片安静。

但是他却是知道那安静代表着什么。

那是小棠最为响亮的宣告——她要帮凤墨。

岳大川虽然是个粗人,但是对自己这唯一的掌上明珠的心思,却是揣摩的一清二楚。

对上那双眼睛,岳大川便想起很多年前,也是一双和这像极了的眼睛,那样看着他。

温和,安静,却执着。

这么多年,小棠逐渐长大,性子爽朗豁达,倒是和记忆中的那人不太像。

唯有此时,那双安静却执拗的眼睛,似乎重叠在了一起。

岳大川心头忽然一酸,脸上却是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宽厚的手掌在岳小棠的头上使劲儿揉了揉。

“傻丫头,看什么呢!你爹还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吗?放心吧!那小子既然你喜欢,而且…。那么今天,爹就绝对会保住他的命!”

岳小棠眸色微闪,安静了一会儿,只是重重点了点头:“谢谢爹!”

岳大川笑的更加爽快。然而眼角却沾染了几分凌厉之极的杀气。

他随即不着痕迹的将岳小棠拉到了身后,挡在了前面。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吴山卓已经一声令下:“来人啊!通知下去!这里有人意图对司徒大师行刺,即刻封山!任何人都不准下去!直到将这歹徒抓住!”

众人听到,都是一惊。

吴山卓之前的脸色虽然难看,但是众人也都没有想到,他竟然想要封山!

这是决意死磕到底了!

有人唏嘘,不知那凤墨是怎么得罪了不死门,但是吴山卓这样子,分明是打算要了他的命。

在大沼泽,不死门想要对付的人,还没有能够活下来的。

虽然是打着保护司徒的名义,但是很多人都听到吴越的那几句话,也看到了这父子俩的交流,吴越神情激愤,恨意昭昭,而吴山卓则是面色冷沉,森然下令。

这分明是凤墨之前便惹上了这不死门,只是好像才被认出来。于是,吴山卓便趁势打算彻底杀了凤墨。

不少人联系到这几天不死门的异常动静,都是恍然——原来这凤墨,竟是一早就被不死门通缉了!

只是似乎完全换了容貌,才导致今天才认出来。

也有人为这样大胆的行径而感叹。

凤墨不可能不知道自己会遭到通缉,却还是选择最大胆的做法,不仅没有东窜西躲,反而是换了一个装扮,而后大摇大摆的进来了。

只怕若不是今天司徒突然出手,导致凤墨出手泄露身份,只怕不死门的人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人了。

“慢着!”

岳大川忽然开口,雄厚的声音像是惊雷一般落下,让人不自觉的心生怯意。

“这虚无山,可不是你不死门的,怎么,现在你要封山?谁给你的资格!?”

吴山卓冷冷看向岳大川,危险的眯起眼睛,忽然冷笑一声:“怎么?岳大川,你这是要故意和我不死门作对?故意和司徒作对?你没看见吗?这凤墨已经和司徒打起来了,显然是有什么阴谋!否则刚刚出山的司徒,为何要突然攻击他?我封山,也只是为了不让他逃跑!你突然跳出来反对,又是为什么!?”

“哦,对了。我差点忘了,这凤墨,可是你们带上来的人!岳大川,今日之事,你们也脱不了关系!”

吴山卓目光从周围扫视一圈,缓缓道:“若是你不心虚,就别插手!”

岳大川却是不吃他这一套:“吴山卓,你可别把别人当傻子,刚才你儿子那么喊,而后你就打算封山,这里面有几分是为了司徒,又有几分是为了自己公报私仇,大家都清楚的很!想那别人当靶子,也得看看别人愿不愿意!而且方才司徒也只是问了一句话,却没有说其他话,你却说是他想要刺杀司徒…。”

“吴山卓,你是瞎了,还是傻了?还是…。根本就打算趁机针对凤墨!公报私仇!”

吴山卓脸色难看,绝阳楼的势力也很强,眼下这岳大川是摆明要和他们死磕了,说什么也要护住凤墨。

只是,既然已经确定了凤墨就是伤了儿子的那人,吴山卓哪里还会放过这个机会?

“来人!封山!有什么后果,都由我来承担!我看谁要阻拦!”

吴山卓的声音坚定无比,而且透着一股子狠劲儿,在场的众人闻言,都是心中一凛,明白这吴山卓已经是铁了心要对付凤墨了。

岳大川也毫不畏惧,径自甩出自己的流星锤,往地上一砸,顿时出现了两个深坑,连地面都震了三震。

众人骇然看去,心中都是一惊。

这岳大川……

竟是要维护凤墨到底了?!

那凤墨到底是什么身份,让不死门如此严阵以待,又能让绝阳楼倾力相护!?

场外气氛一触即发,而场中的两人,此时也已经进入了白热化战斗。

凤长悦周身赤红色的火焰疯狂燃烧,挡住了司徒的第一次攻击。

吴越的话她听得清楚,眸色一冷,却是并未慌乱。

虽然没想到身份会在这个时候曝光,但是既然她敢来,就不惧他们知道!

司徒那一击只是试探,那白色的火焰朝着她而来,但是一接触她周身火焰,就迅速湮灭,而那其中的力量,也被迅速吞噬。

司徒这一击,不过是试探罢了。

而她看似不得已为之,召唤出自己的火焰,实际上也是将计就计。

她身上有神火,司徒身为七品炼药师,对此本来就十分敏感,而且她正想趁此也探探他的底,便直接挥出一道火焰。

既是警告,也是宣战。

司徒看着她,在那赤红色火焰出现的一瞬间,就眸光突变。

他着实没有想到,这少年身上,竟然是有神火!

要知道,就算是整个大陆之上顶尖的势力和决定的强者,也没有几个人有神火,而这个少年,竟然…。

他看着那火焰,一眼便看出了那是排名十三的赤心之炎。

虽然排名最为靠后,但是却也是神火!

他心中一瞬间复杂难言。

他为了神火奔波这么多年,甚至还……

以至于沦落到今天这样的光景,还没有一点进展!

原本以为这几年可以尝试成功,却还是一次次的失败!

他的时间本来就不多,若是再不成功,只怕……

却不想,在这样的时候,竟然有人送上门来!

司徒心中终究还是高兴的,看着那赤红色的火焰,眼底闪过一丝诡谲光泽。

虽然只是第十三位,但是起码也可以拿得出手了!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司徒一声厉喝,面色严厉,似乎凤长悦稍有谎言就会立刻出手的架势。

凤长悦却是冷冷一笑:“你又是什么身份?我还真是好奇了,这大沼泽的人,消息是有多么闭塞,难道就没有人知道,苍离只承认自己有一个弟子,而那个弟子,是一年多前才收的吗?”

不顾众人顿时变得惊愕的神色,凤长悦伸出右手,指向司徒,声音冷厉——

“而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

一言出,众人皆惊!

苍离竟然不承认司徒这个徒弟?

这是真的?

那司徒…。

而看向司徒,却看到那温文尔雅的青年,此时竟是脸色微微扭曲,一字一句似乎咬牙切齿:“你说什么?!”

他居然真的不认他?!

凤长悦却是没工夫多解释,目光流转,看着那正虎视眈眈看着她的吴越吴山卓,以及萧远山萧正泽,以及周围的诸多势力帮派。

唯有岳小棠岳大川在其中,显得格外势单力薄。

既然事情已经如此,不如直接对上!撕裂他们最后的防护!

“你们还在这里想着怎么对付我,却不知自己已经成为了某些人的囊中之物!你们都以为自己有机会飞黄腾达,却不想实际上是个已经被分割成无数块的陷阱,只等着你们跳进去!”

她讽刺的看着周围的那些人,看着他们脸上各色神情,有的迷茫有的皱眉有的冷漠有的愤怒,忽而勾唇一笑。

这笑容极美,却也极冷,像是冰寒彻骨的冬日,忽然裂开的厚厚冰层,谁也不知,下面竟是暗潮涌动!

“你们这段时间,应该都在找一个少女吧?”

话一出口,众人脸色皆变!

吴山卓心中顿时一沉!立刻就要开口阻拦:“你胡说什么!?休想在这个时候,转移话题,趁机逃脱!”

凤长悦讥讽的看了他一眼,她什么都还没说呢,这吴山卓就自己把自己卖了。

此地无银三百两。

真是狗急了跳墙。

“吴山卓,你这么急干什么?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这么急着跳出来,想要遮掩什么?还是想要阻拦什么?”

吴山卓浑身顿时一僵,这才意识到自己竟是犯下了这样的大错!

然而周围人的眼神,却已经开始变得不对了!

尤其是各个势力的一把手,原本正因为凤长悦的一句话而相互怀疑,下一秒,却看到了吴山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顿时都将矛头指向了吴山卓。

其实相较而言,就算是各大势力都在暗中搜寻那少女的下落,对他们而言也不算什么,毕竟也不是人人都像雷一刀一样蠢,以为自己天下第一,什么好事都只有自己摊上。

所以只是片刻时间,他们便已经接受了这件事情。

然而重点是——那神秘少女,到底有没有被找到!

难道…。吴山卓已经找到了那少女?

看他方才的反应,分明有猫腻!

而且,凤墨竟然知道这件事情,而且和不死门有着仇怨,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件事情!

不死门是想要杀人灭口!

不少人立刻想到这一点,立时看向吴山卓。

凤长悦的声音,适时响起——

“你们以为,不死门为什么这么想我死?正是因为我之前,正好撞上他们将那神秘少女掳走罢了!而那少女,此时不在别处,正在不死门之中!”

她冷清有力的生意像是石头一下下砸中众人心脏,目光如剑,看向吴山卓——

“你认,还是不认!”

事已至此,不如彻底搅他个天翻地覆!

------题外话------

今儿被拉去听讲座,没完没了真是醉醉哒。不说了,周六周末会万更的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