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61 是他!

突如其来的变故立刻让萧正泽惊住,而后便是下意识的用灵力压制,免得那蠢蠢欲动的丹药竟然真的跑出来。

他惊疑不定的看着凤长悦,准确的将是她面前那一颗已经成型了的丹药。

通体呈现淡淡的紫色,虽然火焰是红色,但是那一抹紫色仍然十分显然,而且周身萦绕着一股淡淡的光辉,看着更加清晰。

而最外面则是紧贴着丹药,形成了一道淡淡的狼影,那脊背上的翅膀微微一震,仰天一啸,便是让人心神俱颤。

萧正泽心中羞恼愤恨,单是凭借着这狼影,他也能感觉到这丹药的等级,必定是在他之上的!

他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玉盒,手背上青筋暴起,若非此时场中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在看着凤墨,他必定要冲上去将他的丹药都毁了!

不仅仅是丹药,还有凤墨那个人!也应该一起去死!

萧正泽眼神变得越发的怨毒。

然而此时,众人的注意力,已经全部都被凤长悦吸引走。

刚刚那一声狼啸,是传遍了众人耳中的,自然是无比清楚的知道,那之中究竟蕴含了怎样的强大力量。

对比萧正泽方才那药灵,同样也是狼,但是无论是气势上,还是实力之上,都差了一大截,甚至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若是凤长悦炼制出的药灵是其他形态也就算了,偏偏也是狼,正好和萧正泽的产生了对比。

谁胜谁负,已经昭然若揭。

凤长悦却是对周围的一切都毫不在意,专注的进行这最后的温养。

很多炼药师以为,六品炼药师只要炼制出药灵就是成功了,但是却只有极少人知道,其实在炼药时出现的药灵,也是由于丹药汲取天地灵气而汇聚而成,而且因为六品以上等级的丹药本身便是采取了极为珍惜的药材炼制,所以更是容易形成所以经过炼制,自然是很会出现懵懂的意识,甚至是独立的意志。

很多炼药师会以炼制出药灵为骄傲,但是却不知道其实药灵也是丹药炼制之中极为重要的一个部分。

如果能够让丹药将药灵融合,便会让丹药的效果变得更好,甚至可以直接提升一个等级!

只是这事情,很多人都不知道。

凤长悦虽然只跟着苍离很短的一段时间,然而却吸收了很多知识,并且应用的极好。

也不知苍离是怎么想的,时常会跟她说一些高等级炼药师才会用到的经验,而她也十分认真的记下,并且逐渐应用到自己的炼药之中。

而后来,也的确证明,那些东西,的确是她会用到的。

而除了苍离的教导,她手上的《万丹图》也起到了很大的用处,以至于虽然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是独自在外,但是炼药的水平却一直在上升。

所以药灵出现的时候,她并未急着将丹药装进玉盒,而是继续专注的炼制,精神力全面铺展开来,火焰也控制的更加精巧。

那药灵在出现之后,却并没有打算逃窜,而是一直盘旋在那丹药之上,随着凤长悦的炼制,周围的火焰不断的燃烧,逐渐融化进那丹药之中,影子变得越发的虚幻。

看着这一幕,不少炼药师都是一脸茫然。

这、这不是已经完了吗?丹药不是已经成型了,而那药灵也已经出现,为什么凤墨还没有停下来?

就连几个六品炼药师,也面色各异,但是眼底却都是有些疑惑。

唯有司徒,清亮温润的脸庞之上,浮现几分深沉,而那漠然的眸子之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

倒是……有些出乎意料呢。

这样的炼药手段,即便是整个大陆,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因为这药灵的融合,其实并不比炼制丹药本身简单,甚至需要更加雄浑的精神力温养,对于炼药师的要求也更高,所以即使是知道的炼药师,有的时候也不会继续进行这一步。

但是这红衣少年…。

司徒双手负于身后,不自觉的握紧。

就他而言,有一个人是知道这手段的。

苍离。

当年…。

不知想起了什么,司徒的眸色微变,而后却是迅速湮灭,恢复常态。

谁也不知道,此时的他,内心究竟在想着什么。

场中一片寂静。

“主人今天好像格外用心呢。”

小白在空间内,感受着此时凤长悦认真的状态,连带着它也有些谨慎起来。

不过它也知道,这丹药是炼制给岳小棠的,所以倒也没什么奇怪的。

主人平时炼制六品丹药的时候,也会习惯性的温养丹药,直至最后将药灵完全融合,所以今天其实比较轻松。

看着小白安静的模样,宫卿挑了挑眉,也是明白此时的凤长悦,只怕已经投入了全部的精神,于是也不打扰,只是静静等待。

而小彩和娃娃,也是都保持着安静的氛围,只等着最后一颗的到来。

凤长悦紧紧的盯着眼前那已经成型,呈现淡淡紫色的龙眼大的丹药,小心谨慎的进行着最后的炼制。

外人看来,或许是以为她真的在方才那一次偷袭之中,完好的保护好了那原本已经快要成丹的丹药。

萧正泽也因为这个原因,对她越发的愤恨。

然而却没有人知道,其实方才也是极为惊险。差一点点,她的丹药就真的毁了。

她毕竟没有什么神通,只是反应力比别人快一些,手段比别人多一些罢了。在那样紧要的关头遭遇袭击,放在任何一个炼药师身上,都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情,有的甚至可能会丹毁人亡。

没有人知道萧正泽对她那一次偷袭,是下了怎样的狠手。

连周边受到波及的几个炼药师都无一例外的全部失败,何况是首当其冲的她?

不过,也正因为是她,萧正泽的行为,才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

在那力量即将扑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丹药受到波及,势必会毁掉。

而实际上,没有人看到,在那一瞬间,药鼎之中忽然燃起的紫金色火焰。

像是一朵尊贵娇艳的莲花,盛开在那药鼎之中,而在最中间的位置,那颗丹药,正被稳稳地包裹其中!

原本神火出现,势必是会引起周围的人注意的,尤其是这里有着这么多的炼药师,对于火焰是最为敏感的。最重要的是,司徒也一直看着这里,想要瞒过他,的确需要一些功夫。

这一切,都还要归功于那药鼎。

她在召唤天堂火的时候,是用精神力和灵力包裹,以及药鼎才没有让其他人觉察出来。

而后在确定丹药得以保存的时候,才撤回天堂火。

所以此时,她越发的谨慎。

萧正泽在一旁,看着那张精致容颜上淡定沉凝的神色,越发的忐忑不安。

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什么都不能做。

不过,却也不能让那凤墨太过好过!

“司徒大师,虽然时间未到,但是这凤墨花费了最长时间,只怕也不够资格…。”

啪!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场中忽然传来了一声闷响,他急忙扭头看去,却见那红衣少年已经一掌拍在药鼎之上,一颗丹药终于飞出!

然而那丹药刚刚出来,便忽然朝着某个方向飞去!瞬间消失在众人眼前!

众人之中一阵哗然。

萧正泽的脸色却是更加难看。

这丹药的灵性竟然这样高!明显等级不会弱了!

从眼下这情形看来,却是这凤墨的最出色!

凤长悦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场景,早已经做好准备,身形不动,眸色淡淡看向某个方向。

正在众人疑惑之间,却忽然看到在某处,即将逃走的丹药竟是一头撞上了……

结界!?

众人惊呆,这才发现凤墨周围竟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布下了一层透明的结界!

而且竟是用精神力构建的!

怪不得没有人觉察到!

这结界没有任何能量波动,而且极为隐蔽,除了精神力更好的人,是绝对不会觉察到的。

此时看到那丹药被猛的弹回来,才忽然意识到这结界的存在。

那丹药撞上之后,似乎还不死心,仍然继续冲撞上去,最终只是一次次的被弹回。

如此几番之后,那丹药的速度终于逐渐降下来,凤长悦才看准时机,将那丹药扫进玉盒之中。

咣当。

丹药在玉盒之中碰撞的声音很是清脆,然而场中的气氛,却是没有那么轻松。

所有人都是一片死寂。

“啪、啪、啪。”

节奏鲜明的掌声,此时听起来格外清晰,与此同时传来的还有一道温润称赞——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如此天赋实力,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司徒一边鼓掌,一边笑着看着凤长悦,温润尔雅的俊朗面容上,是毫不掩饰的欣赏。

见他这样的态度,场中众人顿时心思各异。

这……看来,司徒倒是对这少年十分看好啊,看样子,即使今天不是他第一,只怕和司徒的关系,也应该很好了。

其实他们看下来,也能够感觉出来这少年的决定天赋,才二十岁就已经是六品炼药师,这样的人,即便是放眼整个大陆,只怕也是佼佼者。

司徒欣赏,也是正常。

可惜,这人竟然被绝阳楼的人抢了先!

尤其是方才,剑拔弩张的时候,场中只有绝阳楼是表明了态度,会绝对站在那少年身后的。

那关系自然是更好!

不少人心中暗自悔恨,早知如此,应该早早拉拢!

现在再怎样都是晚了。

岳小棠看着,脸上是毫不掩饰的骄傲。

不愧是她看上的朋友!果然有一手!

相较而言,吴山卓和萧远山的脸色,就没有那么好看了。

司徒看了看,道:“诸位可以将自己的丹药拿上来了,进行最后的鉴定之后,我会选出第一,并且会和那人所代表的势力合作。炼制出的七品丹药,也会给那一方。”

这话是他几年前闭关的时候给出的承诺,众人原本也就是奔着这个来的,只是听到他亲口说出来的时候,依然免不了有些激动。

不过激动地也只是一部分人,还有的人则是一脸沮丧——因为能够获得第一的炼药师,必定是那三大势力之中的一个了。其余的小帮派,是没什么希望了。

于是,只剩下三大势力的人变得越发的紧张。

原本参加的炼药师有三十多个,除去中间因为自己失手而失败,以及被萧正泽牵连而损毁了丹药的,最终呈上来的丹药只有不到一半。

而重头戏,自然就是那最后出现的几颗。

所以,众人的注意力,从一开始就放在了那上面。

司徒依次看过。

大多都是五品丹药,不过分个上中下三等而已。

司徒也会偶尔说两句建议,那些炼药师便是满脸喜色,也不太在意自己炼制的丹药不能拿第一这件事了。

原本上面就有那几个,他们也没什么希望,能得到司徒这样的七品炼药师的指点,才是意外之喜啊!

不过其他人则是兴致缺缺,直到——司徒走到了最后的四个盒子面前。

四个玉盒,正是最后四个人的丹药。

依次排开,即便是安静的放着,也似乎能够感觉到其中的活泛和灵气。

司徒伸出手,探向第一个玉盒,那骨节分明而白皙的手此时在玉盒的映衬下,显得越发的好看,然而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已经全部被转移到了那玉盒之上。

不少人都是屏住了呼吸——

究竟…。

咔。

第一个玉盒被轻轻打开。

一股浓郁的药香,突然弥漫开来。

这六品丹药,果真是不一般!即便隔着这样的距离,也依然有着这样的药力!

然而正在众人眼巴巴的看着等着的时候,却忽然看到司徒竟然什么都没说,直接将手伸向了第二个玉盒!

而后是第三个、第四个!

他竟是快速的打开了四个玉盒,同时鉴别!

所有人都是有些奇怪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司徒是要做什么。

凤长悦见此,则是微微挑眉。

居然想要用这样的办法比较?

不过,那也不重要。

她的目标,从来都不是那所谓的第一,而是——司徒!

她目光微微垂下,看着脚下平整的地面,意味不明的勾唇一笑。

这下面,只怕隐藏着司徒这几年呆在这里的最大原因!

原本她只是对他的身份有所怀疑,现在,却是想要多拿点东西了…。

“这四个都是六品丹药,都是形成了药灵的。所以只要将这些丹药放在一起,就可以直接进行比较了。”

话音刚落,他便退后一步。

众人的目光下意识落在那几个排列在一起的丹药之上。

吼!

一声狼啸,忽然传出!

而伴随着一起的,还有嘹亮的唳声。

而在那丹药之上,则是忽然出现了一道道暗影!

司徒忽然右手一扬,抛出了一个东西,飞到半空。

唰!

几道影子立刻变大,飞向那被司徒扔出的东西!

看样子,竟是想要撕扯争夺!

不过是眨眼时间,那几道身影便是猛然撞击到一起!

虽然是影子,然而却呈现半透明,显得很有力量感。

一股暴动的能量,顿时朝着四周散去!

竟是几个药灵,相互厮杀了起来!

众人这才恍然——不必比较,几个药灵相互厮杀,最终赢了的,自然是第一

其实这场景也是有些奇妙,丹药都已经炼制出来了,然而不需要炼药师的鉴定,众人便都知道谁赢谁输。

不过,却的确是最公平最有效的办法。

那几只相互厮杀的厉害,一重重的能量波动朝着四周散去,混杂的还有一股股的浓郁的药香。

萧正泽看着那其中,自己的药灵,不仅仅是最早冲出去的,而且此时也逐渐占据了上风,心中也蠢蠢欲动。

只要、只要坚持住,便可以赢得第一!

那药灵凶狠异常,几个动作便将那雄鹰和秃鹫撕咬的意欲逃窜。

萧正泽嘴角,已经开始勾起,只要…。

吼!

又是一声厉吼!一道影子,豁然窜出!

竟是一下子咬住了那狼的脖子!而后用力一折!

萧正泽的脸色顿时苍白!

却是那凤墨的药灵,一直在下面等待,等他的药灵将其他两个打败之后,才伺机而动!

这一下,几乎是立刻决定了胜负!

他甚至可以听到一声极为凄厉的惨叫声!

他心脏骤然一缩,却是已经晚了!

半空之上,竟是转瞬就只剩下了那一道飞狼的身影!

不是凤墨的,又是谁的?

事已至此,胜负已分!

司徒微微一笑,看向凤长悦:“恭喜凤公子。”

凤墨神色淡淡:“应该的。”

司徒一愣,却是没有想到这少年竟然这般嚣张,这样张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是毫不收敛。

他顿了顿,面色却是不变,似乎并未将这不够谦虚的反应放在心上。

场中先是一片死寂,而后便是忽然响起一道清脆的充满喜悦和欢快的欢呼声——

“凤墨,干得漂亮!”

凤长悦侧头,正看到岳小棠小脸之上满是激动的冲着她挥拳,竟是看起来比她自己还要高兴。

而岳小棠的这一声,也是终于让众人惊醒。

这才意识到,竟然真是这少年赢了!

一时间,众人心思各异,复杂难言,只能看着那红衣少年,不知如何言语。

而那红衣少年却是对周围的目光视而不见,清隽而带着一丝魅惑的容颜之上,忽然绽开了一抹笑容。

此时阳光已经逐渐收敛,不那么刺眼而变得有些温和,还泛着淡淡的橙红色,落在那红衣少年身上,竟然显得格外温柔。

细致如玉的肌肤染上了几分绯红,柔和的阳光勾勒出精致完美的线条,似乎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而那双幽黑的眼眸,显得格外透亮深沉,好像多看一眼,都会沉沦。

唇边的那抹淡而诚挚的笑,更像是一瞬间万花盛放,璀璨无言。

一时间,倒是有不少人都看痴了。

而后,那少年脚步微动,走到了司徒身前。

“天赋决定,你值得这个第一。”司徒眼中带着几分欣赏,“希望,合作愉快。”

凤长悦抬起眼皮,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彼此。”

这已经是向所有人说明,这场比赛的结果。

青云宗的炼药师眉头微蹙,脸上有些失魂落魄。期待了太久竟然最终还是这样输了,再怎样都是无法高兴的起来的。

而不死门的那个炼药师,则是阴森的看了凤长悦一眼,便转身离开,嘴角,竟然是带着笑的。

而萧正泽的脸色终于煞白,满心愤懑几乎要让他疯狂。他死死的握住自己的手掌,才没有冲出去,将那凤墨彻底杀了!

萧远山见此,低喝一声:“还不回来!”

萧正泽咬牙回到了青云宗的队伍之中。

而大多数人的目光,还是在司徒和凤长悦身上。

“既然已经决出第一,那么,接下来,便是我开始炼丹了。”

众人精神一震。

凤长悦却似乎不是很关心,将自己的丹药收起来,一把递给岳小棠:“拿着。”

岳小棠终于愣住:“给我的?”

凤长悦点头,不甚在意道:“反正放我这里也没什么用,不如给你。”

岳小棠不是不知道六品丹药是多么珍贵的存在,虽然两人关系好,但是为什么忽然给她?

“这丹药是用来做什么的?”

岳小棠将玉盒拿过来,有些好奇。

既然是凤墨给的,而且是好不容易炼制的,自然是好东西,她也不是矫情人,便也直接拿了。

岳大川却是有些愕然的看着,心中却好像明白了什么。

听到岳小棠问话,他心中一紧——凤墨不会说出来……

“驻颜养身。”

岳小棠立刻兴高采烈的收了:“多谢了!”

众人看得一个扼腕——六品丹药,居然就给了那岳小棠,还说只是驻颜养身?

鬼才会信啊!

不过再怎么嫉妒,也是没有办法了。

眼下,唯一可以期待的,就是司徒大师要在这里炼制七品丹药了!

司徒却忽然看向凤长悦,笑的有些意味深长。

“我炼制的这七品丹药,是上等,只怕靠我自己,是有些勉强。不知,凤墨可否相助?”

凤长悦缓缓抬眼,看了他一眼。

极冷,极静。

司徒莫名心中一沉。

“好。”

……

场上的东西很快清理干净,中间腾出了更大的位置,所有人都退到了外面,中间只剩下了凤长悦和司徒两人。

无论之前的结果如何,在场的人心里是不服不甘还是不愿,都识趣的没有表现出来。

毕竟司徒还在这里看着,若是当场闹起来,岂不是给司徒难看?

无论如何,他们还是不愿得罪司徒的。

于是此时,众人也依旧看似一派平和的等待司徒开始炼制丹药。

“希望这中间,可不要出什么差错才好。若是有什么失误而导致司徒大师失败,那可真是天大的罪过。”

萧远山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看似平和实际讽刺。

岳大川却是丝毫不惧:“哈哈!萧远山,你的手未免也伸得太长了,连这事情你都想管?有时间还是看着你那宝贝儿子,别再随便出门了吧!否则在路上,碰见什么人,被揍得半死不活可就不好了!”

这话就是*裸的威胁了,萧远山脸色一冷,拂袖而去。

萧正泽今天做的事情,实在是丢进了他的脸面!他以为自己可以神不住鬼不觉的将凤墨解决了,却不想最终竟然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么多人都看着,想必不用等到明天,他萧远山和青云宗的名号,就要被毁了!

一旁的吴山卓看着,不发一言,眼神却森然可怖。

而此时的司徒,已经开始准备炼药了。

他右手轻挥,便豁然出现一团白色的火焰,场中的温度骤然升高!

凤长悦心神一凛,立刻觉察不对便要后退,然而司徒却已经动作!

他猛然挥出一团火焰,身形急闪,便朝着凤长悦而来!

“说!你手上为何有师父的药鼎!”

一声厉喝,骤然炸响在众人耳边。

那炽热的温度,立刻弥漫了整个广场!

“是神火!”

凤长悦眼前,立刻涌上了铺天盖地的白色火焰!

她眸色犯冷,果然耐不住了?!

来的正好!

她周身忽然升腾起赤红色的火焰!幽黑的眸子如同诡谲深海!动作行云流水,立刻后退!

吴越的尖叫声忽然响起:

“是他!那个差点杀了我的人——就是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