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60 一兽出,万兽伏!

凤长悦的声音轻缓,却像是惊雷炸响在萧正泽心间。

他的脸色顿变,眼神之中也立刻满是不可置信——

“不可能!你的丹药肯定是毁了的!”

在刚才那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还有时间去顾忌丹药?而且就算是拼尽全力去挽救,也不可能成功的!

没有任何一个炼药师可以在遭受到那样的干扰之后,还可以保证自己的丹药完好无损!

尤其是,凤墨分明是炼制的六品丹药,刚才是最关键的成丹时刻,受到那样的攻击,又怎么可能会…。

萧正泽心中是全然的不可置信,然而在看到那红衣少年冷清而微带讽刺的神色之时,却又心生不安,剩下的话也不自觉的咽了回去。

难道…。

可是那怎么可能!?

萧正泽虽然是五品炼药师,但是他的老师是青云宗的供奉炼药师,也是大沼泽资历最老的六品炼药师,所以也见过不少六品丹药的炼制,更加知道越是高等级的丹药,炼制的时候,就越是需要完全的专心。

若是完全安静的氛围,他或许会相信这个二十岁的少年可以炼制出来六品丹药,甚至可能还会是中等的,然而在这样的情形下……

萧正泽想要反驳,然而在那样淡定而冷清的眼神注视之下,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心中却是逐渐生出了不安。

凤长悦看着他,嘴角微勾似笑非笑。

“你自己做不到,却不代表别人做不到。不过看起来,你似乎很是希望我的丹药完全毁了呢。可惜,我不太喜欢让没什么本事只会偷奸耍滑的人,爬到我的头顶上放肆。”

“不过,萧大公子好像是在为刚才的‘失误’向我道歉,虽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似乎有些不太合适,但是我这人一向宽和仁厚,若是你执意如此,那我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众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奇异。

宽和仁厚。

这凤墨和这四个字有什么关系!看这样子,分明就是萧正泽自己作死,一早就计划好了,在炼药比赛过程中制造这样的一场混乱,而后想要趁机毁了凤墨的丹药啊!

这样歹毒的心思,倒是出乎众人的预料,然而那凤墨却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甚至手段更狠!竟然将计就计,反手一击!

让萧正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跪下不说,还轻松噎死其他所有想要替萧正泽辩驳的人,连萧正泽自己,此时都是一副蔫了的样子,完全是被吊打啊!

不得不说这凤墨心思谋略,的确非同一般。

然而现在,他却说自己“宽和仁厚”?

真是……

“干得漂亮!”

岳小棠狠狠一挥拳,痛快不已,娇俏的小脸上满是骄傲和兴奋,看样子,若不是岳大川在后面拦着,只怕这个时候已经忍不住冲上去了。

“小棠!小棠!淡定点!”

岳大川在后面,满脸的胡子都在颤抖,一只手轻松将岳小棠的肩膀抓住,让她不要过于兴奋而跑出去,然而自己却也满是激动,看着凤长悦的眼神里满是赞赏。

“不过,这小子这性格,还真是让人喜欢!”

岳大川也忍不住开口称赞,看着凤长悦完全就是越来越满意的节奏。

这一声,顿时让众人更加肯定,这岳大川,绝阳楼,是铁定会站在凤墨身后了。

毕竟这凤墨眼下是在欺辱萧正泽,他们这样表态,分毫不掩饰自己的高兴,完全是在打脸萧远山啊!

不少人心思各异,看着这场景各有计较。

这凤墨,果真非同凡响。

才来大沼泽几天,竟然就能让绝阳楼成为他的靠山!

这样的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不过,看着眼前这一幕,有一点倒是不得不承认的…。

看凤墨教训萧正泽,还真他妈爽啊!

萧远山觉察到场间的气氛,气的浑身都快颤抖了,然而看了一眼面色无波的司徒,最终狠狠咬牙,还是忍了下来。

而站在人群之中的杨溯几人,原本正紧张的看着这一幕,毕竟看到这场景,很容易就猜到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满心愤怒,正想着之后如何让萧正泽承受最大的痛苦的时候,就看到凤长悦眨眼时间就已经扭转了局面,而在听到那句“宽和仁厚”之后,几人更是瞬间破了功。

熊五一双铜铃般的大眼之中满是崇拜,凤小姐真不愧是他最佩服的人呢!这样的情况居然还能立于不败之地!将那个该死的家伙整的半死不活的!

风三眉眼弯弯,也是觉得十分痛快。

而杨溯则是摇头失笑,看向凤长悦,眼神温和,却又透着一股子无法掩饰的骄傲。

这一路上,她一直在给他惊喜。

每当他以为,那就是她的极限的时候,却总是能够看到那纤细笔直的身影,用自己的力量开辟出更加宽阔的道路。

这样的她,甚至比当年的千筠,还要出色,而且坚韧。

而一向跟在身边的宫卿,这一次却是因为担心司徒身为七品炼药师,会有所察觉,所以进了凤长悦的金色手镯之中。

不过宫卿也笑的欢畅就是了。

而且,是和小白小彩娃娃一起。

虽然一人一兽之前曾经有过堪称激烈的打斗,尤其是宫卿曾经给予小白极为严重一击,然而那时候也是因为宫卿完全没有记忆,而这段时间的相处,一人一兽早已经冰释前嫌。

此时,更是凑在一起笑的格外骄傲。

“那男人真是自己找死,若是好好炼丹也就罢了,居然还想要故意制造混乱,偷袭主人!这样的歹毒心思,真是死一万次都不够的!”

小白双手抱臂,洋洋得意。

“犯我主人,虽远必诛!”

在对待凤长悦的事情上,总是和小白唱反调的小彩也会和它保持一致。

而娃娃则是在一旁的雪山上翻滚着,闻言停了下来,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歪着头仔细思考了一下,而后重重点头——

“没错!想对付娘亲的人…。通通杀了!”

宫卿看着这一幕,甚是欣慰:“你们有这样的心思是好的,只是杀了他未免还是有些不合适。”

三者顿时齐齐看向他,眼神冷飕飕的:“你说什么?”

宫卿无奈摊手十分无辜:“这样的人,难道不应当让他生不如死,而后抄了他的家,毁了他的族,让他见证自己人自己的家族因为他而落败,最后再死,不是更好?”

众:“……。”

看来,在紫莲心焱那里,真的没少学啊……

……

凤长悦的眼神从萧正泽的身上扫过,似乎完全没有觉察到此时萧正泽还没有起来的异常,漫声道:“你想跪多久,就跪多久吧!”

萧正泽一口血涌到喉间,脸色顿时涨红,脸色有了一瞬间的扭曲,似乎要将凤长悦生吞活剥了。

凤长悦却毫不在意,微微转身,面对自己的药鼎,在萧正泽即将破口大骂的时候,却又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萧大少爷,你也算是幸运,毕竟我这丹药没有毁掉。若是真的碰上了那种不择手段想要对付我的人,我可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而那些人…。连向我跪下的资格都没有。”

她幽黑的眸色微转,中有冷冽寒光闪过。

“你懂得吧。”

萧正泽心一颤,刚刚聚集起来的勇气瞬间溃散,下意识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看向一旁,语气也从一开始的坚定减弱了不少。

“你……你……这怎么可能!你、你在说谎!”

毫无底气的声音让他的申辩听起来十分无力。

周围人此时已经像是看笑话一般的看着他了。

萧正泽自然是觉察到了那眼神。

他有些愣怔的看着凤长悦,这才注意到,从刚才开始,凤墨的一只手就从来没有离开过那药鼎。

他心里仍旧是不甘的,忽然灵光一闪,便想到了一个可能。

凤墨说他的丹药没有毁掉,但是却迟迟不拿出来,最大的可能就是——他的丹药的确是没有完全毁掉,在火焰之中成为灰烬,但是却也不是六品丹药,而很有可能是低品级的丹药!

在那样的紧要关头,最有可能是想尽办法挽救了,但是效果…。

炼药的时候,因为一些外界因素,从而导致丹药的等级下降也不是没有的事!

他咬牙道:“既然你坚持声称自己的丹药没有损坏,为何现在还不拿出来!难道又想刷什么花招?若是你真的有把握,那么现在就将你的丹药拿出来!给司徒大师看看!若是你还比我强,那我就彻底认了!”

凤长悦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和我讨价还价?萧大少爷还真是不同凡响,跪在这里,居然还能这么咄咄逼人呢。”

萧正泽原本就已经恼怒之极,此时听了这话,更是满腔愤怒,若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他必定要将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容撕烂!

那双幽深的眼睛里面,总是那样冷清讽刺,看的他想要彻底毁了!

凤长悦的手还贴在药鼎之山,笑的极淡,也极冷。

“似乎你对于你的丹药很有信心?不如你先拿出来好了。”

萧正泽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若不是你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我现在怎么可能起不来?

岂止是起不来,他全身都无法动弹了!

围观的众人也觉察到了有什么不对,眼神开始在两人身上飘忽,不过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连萧远山都没有发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何况他们?

凤长悦不过是用了一点冰焰之子,将他冻结,没有灵力波动,也没有精神力的变化,自然是没有人会觉察到。

凤长悦却好像十分悠闲:“哦,我差点忘了,你现在还跪着呢。虽然我不在意你跪多久,但是现在在这样的场合,你还是起来拿出你的丹药吧。毕竟,你跪着不嫌累,我看着也累呢。”

萧正泽死死的盯着凤长悦:“凤墨!你!”

凤长悦却已经转身,不再理会。

萧正泽气的肺都要炸了,然而却也不敢使用灵力,方才他想要运转灵力起来的时候,却愕然的发现自己的灵力竟然像是被什么吞噬了一般,快速消失,当下让他出了一身冷汗,此时是无论如何都不再尝试了。

然而他毕竟是第一次被人这样当面羞辱,脸上甚至都已经快要无法控制的扭曲起来,眼神也满是阴鹜,像是一条阴冷的毒蛇一般。

“你别太过分!凤墨!你——”

砰。

下半句话,戛然而止。

众人看着突然站起来,而后身体失衡,猛的向前扑倒而后狠狠栽下去的萧正泽,都是一片愕然。

噗嗤。

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继而,就像是传染了一般,无数人看着这一幕,都立刻低下头,双肩抖动的厉害。

虽然没有笑声,然而这安静却越发的让人羞愤欲死。

萧正泽几乎想要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即将开口咒骂的时候,他的身体忽然能动了,他没有注意到,而当时心里正想着去狠狠的揍凤墨,于是身体便猛地起来而后便扑上前去。

结果,就成了更大的悲剧。

而凤长悦已经连扭头看的*都没有了。

这样的人,实在是不够成为敌手。

倒是在萧正泽忽然起来的时候,她的目光不落痕迹的从司徒身上扫过,想要看看他的反应。

毕竟,一个七品炼药师,是最有可能猜到这其中的猫腻的。

不过司徒的脸上,依然是没有什么波动,容颜温润,眼神却很淡漠。

显然这一切,他都没有放在眼里。

甚至在萧正泽突然起来的时候,他的神色,也没有什么变化。

凤长悦的心一沉。

这个男人,比想象中的更加难以对付。

不过,眼前最重要的还是丹药。

她收回目光,专注的看着自己的药鼎,双手一拍,一簇红色的火焰,立刻从药鼎之中升腾而起!

周围人一阵哗然——

凤墨的话竟然是真的!那药鼎之中的火焰并没有熄灭!

这样看来,极有可能他的丹药也的确没有损毁!

萧正泽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不过,还不到最后时刻!

他也顾不得自己此时多么狼狈,站在自己的药鼎之前,虽然方才发生了点意外,但是他的丹药,却是完好的!

他嘴角咧了咧,扯出一个没什么笑意的冰冷笑容。

凤墨——你等着!

他猛的一拍药鼎,早已经熄灭火焰的药鼎之中,忽然出现一道光柱!

耀眼的光芒,顿时让不少人下意识的伸手遮住自己的眼睛。

而当适应了那光芒,便有人立刻眼尖的看到了在那光柱之中的一颗龙眼大小的丹药!

“成丹了!”

有人忍不住惊呼。

一石激起千层浪、

“那是什么品级的丹药?我看着上面似乎有点特殊的纹路,但是光芒挡着看不清楚啊!”

“天啊!好浓郁的药香!这样的等级,只怕最少是上等五品丹药了吧!?”

“再怎么说,萧正泽也的确是炼药天赋绝佳的天才,看样子…。天!”

忽然,场间再度出现了一阵惊呼,却是因为看到萧正泽面前的丹药,上面忽然浮现了一道虚幻的影子!

看上去,竟然像是……狼?

那是一道灰色的狼影!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这一幕,都是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

这是——药灵!

萧正泽竟然炼制出了六品丹药!

正在众人陷入一片死寂的时候,便看到那灰色的狼竟然忽然仰头长啸!

一道狼啸忽然响彻整个广场!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震耳欲聋!

很多人都是鲜少见到这样的场景的,此时便直接愣住,然而下一刻,却看到那丹药之上的灰色狼影逐渐消失,而后忽然朝着天上飞去!

竟是要逃窜!

萧正泽不但不着急,脸上反而是露出了一丝惊喜和得意,身形一动,便立刻追了上去!

那丹药的速度虽然快,但是和萧正泽比起来,却还是差了一线。

萧正泽手中飞出几道灵力,阻拦在丹药逃窜的方向之前。

那丹药很快被他拦住,而后一道力量飞出,直接打进早已经准备好的玉盒之中。

随后,萧正泽身形一动,便落在了自己原本的位置,手中,赫然是那个玉盒。

众人的眼神已经变了。

很明显,萧正泽能炼制出六品丹药,就证明他已经是六品炼药师了。

五品和六品,一字之差,却是天差地别。

六品丹药的标志就是形成药灵,而看着这情形,谁都知道萧正泽那丹药之上方才出现的那灰色的狼就是药灵了。

五品和六品,可是完全不同的意义!

五品炼药师虽然少,但是却也并不稀奇,所以即便萧正泽是五品炼药师,场上的众多势力也依然没有怎么在意,在看到他那样狼狈的时候,也大多并不过于掩饰自己的嘲讽。

但是六品炼药师却是不同。

整个大沼泽,之前也不过才三个!

而此时,萧正泽成为了六品炼药师,对于青云宗而言,无疑是一大助力!

他的重要性,甚至超乎很多灵宗强者!

于是,当萧正泽再度落下的时候,众人看着他手中的玉盒,都是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无论如何,从今日起,三大势力之间的平衡,只怕是要打破了…。

而萧正泽此时显然也很是得意,虽然形容狼狈,衣服上还有很多血迹和尘土,但是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心情,手中触感温凉的玉盒,成了他最大的依仗。

他轻蔑的看了凤长悦一眼,不就是六品炼药师吗?有什么可嚣张的?

他随即看向司徒,微微抬起下巴:“司徒大师,您可以一看,我这是否…。”

轰!

忽然一道声音,在身后响起,他皱眉回头,却见是青云宗的那个六品炼药师也已经成丹。

而那圆溜溜的丹药周围,赫然是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

而不过是片刻时间,另一个六品炼药师也已经成丹!

不死门的那个炼药师皮包骨一般,面色也十分苍白,双手如同枯枝,在看到那丹药成型的时候,发出一阵神经质的笑声。

而他的丹药之上,也是一个看起来十分凶狠的秃鹫。

而绝阳楼的那个炼药师,却因为刚刚晋级六品炼药师不久,而且和萧正泽的距离比较近,也收到了一点影响,所以炼制出来的丹药并没有形成药灵。

他有些歉疚的看了岳大川以及绝阳楼的诸多汉子,而后将目光投到了凤长悦的身上。

三大势力的两个都已经炼制出来六品丹药,而其中青云宗甚至出现了两个,而绝阳楼却是一个都没有,肯定会有很大影响。

此时他也只好将希望都放在凤墨的身上,看着那红衣少年专注的模样,感受着那还炽热燃烧的火焰,以及其中不断聚集的力量,他长叹一口气。

只期盼这红衣少年,可以炼制出六品丹药,扳回一局!

萧正泽冷眼看着,心中却是冷笑。

形势已经如此明显,居然还奢望那凤墨可以成功,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他今天势必要拿下第一,将所有的屈辱,都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而其他人,有的是早就成丹,有的是在刚才那场混乱之中受到了干扰,无奈只能放弃,而现在更是连这几位公认的最厉害的炼药师都已经完成,场中竟然只剩下了凤长悦一个人。

气氛有些过分的安静。

萧正泽冷哼一声:“司徒大师,既然大家都已经炼制完了,不如现在就开始判定吧!”

这话,明显是将凤长悦排除在外了。

其他炼药师心思各异,面面相觑,竟是一片沉默。

唯有绝阳楼的几位炼药师面色有些难看,他们现在都知道自己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凤墨了,而且他现在还没有完全炼制成功,如何能够开始判定?这不是明摆着要将他摒除在外吗?

如果连凤墨都被取消了资格,那么他们是真的一点念头都没有了!

而那个刚刚晋级不久的炼药师闻言也是皱眉,而后便上前一步,反驳道:“萧大少爷这话从何说起,这场炼药比赛还没有结束呢!凤墨还在炼丹,你没有看到吗?你这样说,到底意欲何为别以为我们不知道!”

这炼药师虽然看着性情温和,说话也比较斯文,然而说出的话却是十分剽悍,竟然是打算直接叫板萧正泽。

不过绝阳楼的人,大多都是这样子。

虽然这炼药师平素很是温和,也不过多在意其他事情,但是在这样的时刻,他自然是无比清楚,凤墨的成功,对他们而言是多么重要。

再加上刚才岳大川就已经表示过立场是绝对站在凤墨这边,所以他说话就更加毫无顾忌了。

萧正泽冷嗤:“大家都已经结束了,凭什么就要为了他一个人而等待?花费这么久的时间,却还没有成功,原本就是他自己的问题!你有时间,司徒大师和在场的众人却是没有那么多时间来等他!”

他眼角余光看到凤长悦还在炼制,那红色的火焰依然升腾,他心中莫名的生出一丝不安,便想要立刻结束。

却不想那炼药师也是冷笑:“萧大少爷,时间还没到呢。”

萧正泽心中一沉,猛然想起时间是四个时辰,而现在…。的确还有最后一点时间!

“那又怎么样,所有人都结束了,而且刚才他又出现了那样的情况,只怕他也没有继续的必要了吧?”

空气一瞬间冻结,气氛凝重无比,仿佛一触即发。

司徒却忽然笑了笑,不甚在意道:“既然时间还没到,我看,还是再等等,说不定,会有什么惊喜发生。”

连司徒都这样说了,萧正泽再怎么不愿意,也不敢当面反驳。

所有人都的目光,都看向了那红衣少年。

短暂的等待之后,一颗丹药,忽然出现在那火焰之中!

众人惊愕,竟然真的没有损坏!

然而还来不及感慨,就看到那丹药周围,忽然生出一重暗影,而后逐渐化作了一匹狼的模样!

也是狼!

然而仔细看去,那狼却是和萧正泽的不同,那后背之上,竟是有着一双翅膀!

而后,一双泛着淡淡红光的眼睛,忽然看向萧正泽!

一声狼啸,破空而去!

萧正泽顿时觉得胸膛一震,手中的玉盒猛然一跳!

他低头,却骇然发现,那玉盒,不知什么时候,竟是已经裂开!

而那里面的丹药,似乎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正疯狂想要逃窜!

------题外话------

某天。

阿夜:似乎我很久没有出来了。

悦儿:嗯。

阿夜:我想回去。

悦儿:我会去找你。

阿夜(思忖片刻):可我等不了。

悦儿:那么久都等了,不差这几天。

阿夜:不。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加难熬。

悦儿(挑眉):所以呢?

阿夜(俯身):所以,你要快点,更快点。我干干净净,等你来。

二月:呸!耍流氓!

众:滚!要洞房!要洞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