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59 谁说我的丹药毁了?

炽热燃烧的蓝色火焰,顿时像是失去了控制一般,从萧正泽身前的药鼎之中猛然扑出!遮蔽了所有人的眼帘!并且还有着不断扩散的趋势,不过片刻时间,便是已经将他周身完全覆盖!

而被牵连其中的,竟是也包括他身边的几个炼药师。

而其中,正有凤长悦!

众人心惊,当即就要后退,然而司徒立刻出手,在外面布下了一层透明的结界,将那强大的能量波动都阻挡在其中。

然而众人还来不及放下心来,便看到那火焰竟是瞬间覆盖,将萧正泽等人都完全遮住,都是被这一幕惊住。

然而纵然如此,也绝对没有人想到,萧正泽会趁机对凤长悦进行偷袭!

在众人看来,此时的萧正泽尚且来不及自保,又怎么会对别人暗下黑手?

只是却没有人知道,这一次,是萧正泽早就计划好的!

此时火焰弥漫,光火璀璨,所有人都看不见这里面的情形,正是最好的时机!

这样的场景放在眼前,谁都会第一时间想到萧正泽此时应当是最慌张无助的那一个,火焰突然失控,丹药必定是要毁了的!这样的他,又如何会有时间有心思去做别的事情?

凤长悦周身也已经被蓝色的火焰遮掩,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她也看不到外面。

她甚至来不及去看一眼萧正泽!

因为此时,最重要的就是保住她即将成型的丹药!

在觉察到那一股阴风的时候,她当机立断,立刻便是一掌推出,雄厚的灵力再也没有任何掩藏的倾泻而出!仿若洪水倾泻而下,势不可挡!

那白色的灵力在蓝色的火光之中,原本应当是比较不显眼的,然而若是此时有人离得近一些,则是会震惊的看到那一道白色的灵力像是利剑一般,狠狠斩开那火焰,挟带着无尽力量而来!

像是用一柄白色的利剑,将蓝色的海洋从中斩断!

一霎间火焰两分,朝着两边各自散去!似乎连它们也无法承受那锋锐的不可阻挡的气息!

那凌厉的气势,顿时让正在得意的萧正泽一愣,而后便是难掩震惊的看着那朝着自己而来的白色灵力,无声划破火焰,披荆斩棘而来!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远也不近,然而对于这迅猛的力量而言,却是太短!

不过是瞬息时间,便已经到达眼前!

萧正泽瞳孔立刻收缩,里面清晰的倒映出那在蓝色的火焰之中,格外耀眼的白色灵力!

他的心脏猛地提起来,掌心之中竟是立时出了冷汗,而心脏也快速的跳动着,几乎要跳出胸膛,而在心底,则是有着他怎么也不肯承认的恐惧正在快速生出!

他想要镇定下来,却发现完全做不到,因为那灵力实在是来势汹汹,即便只是这样看着,也依然能够觉察出其中的锋锐!似乎只要一眼,也会被割伤!

尽管他心中笃定自己不会有危险,然而这样看着,却依然无法阻挡的产生了从来没有过的惊恐!

那样的情绪,是只有在面临生死的时候,才会爆发出来的!

他的心思都放在了凤长悦这一回击之上,自然是没有看到,凤长悦此时已经根本就没有看着他,反而眼神专注的看着自己的药鼎。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声轰然撞击声,忽然响起!

萧正泽心中一块石头瞬间落地,喜悦的心情顿时涌上心头!

成功了!

他方才的那一下,还是打中了那人的药鼎!

尽管声音很是细微,然而在他听来,却是无比清晰,也无比悦耳!

炼药的时候讲究专心致志,是绝对不能被外界打扰的,稍有不慎就会失败,导致之前的功夫全部作废。

所以,他方才那一击,虽然没有用上全部的力量,然而去扰乱那少年的炼丹,却也是足够了的!

没有任何一个炼药师,在自己炼药的时候,遭遇攻击,扰乱心境,甚至连药鼎都遭受了那样的轰击之后,还能成功!

这一次,他赢定了!

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他甚至连那朝着自己而来的强大力量也不是十分害怕了,当下最要紧的,还是将丹药炼制出来!

在这样的紧要关头,萧正泽也不得不感叹自己幸好是有着那东西的,否则也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炼制出丹药了的。

不过,这世界上,原本就没有如果!

他双手扶着自己的药鼎,周围的蓝色火焰也在他的控制之下,快速收回。

这火焰原本就是他散发出去的,此时想要让它们呈现什么样,就会是什么样。

萧正泽眼神阴沉,嘴角却是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

这火焰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消失,然而那少年发出的那一击,却是不能立刻收回!

等这些火焰瞬间消散的时候,所有人都会看到,那道雄浑的白色灵力,正是从那少年的位置朝着他而来!

所有人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会下意识的猜想,是那少年趁机偷袭!

到时候…。千夫所指的,便是他!

哼。

他眼睛微微眯起,看着那站在不远处的逐渐清晰的红色身影,心中冷嗤。

想和他斗?

还嫩了些!

萧正泽原本只是想要趁乱偷袭,却不想对方竟然立刻反手攻击,他便灵光一闪,立刻想到了这个办法,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那人身上!

这样,也算是一举多得了!

就算是再有人护着他,当着这样多的人的面做出这样令人不齿的事情,只怕也是要遭受惩罚的吧?!

更何况,他肯定也无法炼制出丹药了,便更加不会有人在意!

这世上,从来都只有强者,才有资格说话!

萧正泽已经能够感觉到那凌厉的气息朝着自己扑来,脸颊也被那力量带起的风刃割得生疼,若非他的身体也是从小用各种珍贵药材滋补,只怕此时面对这样的招式,也是会无法应对的吧?

他双手护住药鼎,在上面布下结界,自己则是已经做好准备,生生受了那攻击。

正好,蓝色火焰已经逐渐消散,外面的人已经可以看到里面的人影,只要再等一下,所有人都会看见——

噗!

一口鲜血,忽然从萧正泽的口中猛然喷出!洒在衣襟上,嫣红点点,而嘴角竟也还在缓缓渗出黏腻温热的液体整个人看起来好不狼狈!

而他的身体,也立刻像是被什么力量狠狠击中一般,猛然将他的身体撞得一个踉跄,立刻腿一软,跪了下来!

正在此刻,周围火焰散尽!

所有人都看了过来,而后纷纷震惊的睁大眼睛——

这、这……青云宗大少爷萧正泽怎么一眨眼就给那凤墨跪下了?

是的,此时的萧正泽,正是双膝跪地,形容狼狈,而他跪下的方向,正是凤长悦!

而此时,凤长悦身姿挺直,微微侧身,竟像是受了这一跪!

这……

众人看着,面色都是有些扭曲,心里也顿时闪过诸多猜想。

这萧正泽平时也是极为骄傲的一个人,虽然看似谦和,实际上因为是大沼泽公认的出色天才,也早早成名,自然是有着自己的傲气的。只是因为平时息怒不形于色,所以不了解的人才会认为他性格温和。

实际上,萧正泽绝对算是这年轻一辈之中,最为骄傲的人了。

只是他有骄傲的资本,所以其他人也就没什么好说的。

但是现在,他居然给人跪下了?

这是何等让人震惊啊!

毕竟,他老子还在那边看着呢!

没见萧远山的脸色,已经难看的要死了吗?

也是,谁看到自家儿子居然冲着一个那么年轻的少年跪下,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心情都不会太好。

而萧正泽因为浑身都遭受重击,那极致的痛苦实在是太过剧烈,以至于他的脑子里竟然出现了片刻的空白,所以并未第一时间注意到周围的异常。

而当他感觉到周围气氛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这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竟然被那力量冲撞的跪了下来!而且方向,竟是朝着那少年的!

虽然他知道这只是意外,然而此时火光散尽,一切的场景都无比清晰的呈现在众人眼前!

所有人都会倾向于相信自己看到的,更何况是这样的情况!恐怕这些人已经在心里开始各种编排了!

萧正泽甚至可以想到,从今天起,他的名声势必会一落千丈!

所有人都会知道,他萧正泽,在今天,给人跪下了!

萧正泽的脸色一下子涨得通红。

当然,不是因为羞涩,而是因为羞愤和恼怒。

然而正在他试图站起来的时候,耳畔忽然传来一道清朗的声音,似乎带着几分调侃,又好像带着几分冰冷的寒意——

“萧大少爷,就算在我即将成丹的时候,你‘不小心’失控,给我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也不必行这样大的礼,直接给我跪下了吧?”

这话一语双关,暗含嘲讽,瞬间让不少人眼神变了变。

是啊,萧正泽失控的时间也太巧了吧?正好是凤墨即将炼制成功的时候,他那边就忽然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搞得一片混乱。

而且似乎当时,他是朝自己的药鼎里面,加了什么东西,而后才忽然出现那样的情况……

一时间众人心中各有猜测,毕竟谁都看得出来,那凤墨当时的确是快要成了,而且等级绝对是不低的,居然就那么巧合的被毁了,这其中,还真是说不定有什么猫腻呢……

萧正泽在这样的眼神之下,犹如被人扒光了衣服一般羞耻,然而却又不知如何是好,脸色迅速从涨红变得铁青。

这个凤墨——真是好算计!

他肯定是算好了时间,在那火焰正好散去的时候,让大家看到这一幕的!

虽然场间并没有人议论,然而却有不少人都在暗中交换着眼神,自然是不乏对萧正泽的嘲讽。

这让他越发的恼怒愤恨。

他豁然抬头,运转灵力,压下经脉之内乱窜的那股奇怪的气息,便要站起来,然而却在双膝刚刚离开地面,即将要站起来的时候,不知为何再度双腿一软,再次砰然跪倒在地!

这一次,是结结实实的给凤长悦跪下了,连身体都快趴到地上了。

如此一来,自然是更加狼狈不堪。

然而正在这当口,凤长悦却又语速缓缓说道:“萧大少爷,看来你是执意要向我行大礼了,那么……我也就却之不恭,受了!”

萧正泽一股怒气堵在胸口,还没有来得及发泄出来,就听到凤长悦这话,当即胸腔一噎,差点再次吐出一口血来。

他深吸一口气,想要站起来好好算账,却忽然惊骇的发现,自己全身竟是动弹不得!

周身像是被什么东西冻结了一般,连抬抬手指这样的动作,都无法做出来,而身体之内的灵力,也像是受到了牵连,连流动的速度都变得缓慢了许多!

他甚至可以深切的感受到,身体里面的力量正在飞速的流逝!而他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不断的积累着恐惧!

凤长悦一手按着药鼎之上的一个火口,微微侧头,俯视着他,嘴角微勾似乎带笑,然而仔细看去,却是能够感觉到那其中的彻骨寒意,让人不寒而栗。

众人看着这诡异的场景,都是陷入了一片死寂。

就连萧远山,也只是握紧了拳头,眉宇之间的阴鹜气息变得浓厚了一些,却也没有出手。

此时,就除非萧正泽面临生死,否则,他是绝对不能出手的!

这么多人都在看着,这件事情发生的莫名其妙,从那火焰爆发的时候开始,一切就都已经扑朔迷离,然而现在看着自己儿子受辱,他纵然恨极,也强行压制,并未动作。

因为就连他,也不知道在方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若是萧正泽暗中动了手脚,招惹了凤墨不说,若是被拿住把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抖搂出来,那才是得不偿失!

而且,司徒还在旁边!

他不知道这个七品炼药师到底对其中的事情了解多少,这里毕竟算是他的地盘,而且炼药师对于火焰这种东西最是能够掌控,说不定司徒也早已经将里面的场景都看的一清二楚!

而此时,说多错多!忍一时风平浪静!

若是把凤墨逼急了……后果极有可能不堪设想!

有些人对萧远山的反应有些奇怪,毕竟不是谁都能这样看着自己儿子被人侮辱而面不改色的。

不愧是青云宗的宗主,这样的心性果真不凡。

不过大多数人还是喜闻乐见的。尤其是那些小帮派,平时没少受欺压,眼下竟是能够看到这样的场景,实在是——痛快!

而更痛快的还在后面。

萧正泽已经被凤长悦的话气得不轻,然而浑身都不能动弹,心中暗恨,想着等有机会一定要将今日的耻辱百倍讨回。却不想凤长悦冷冷眤了他一眼,而后似笑非笑道:“其实说起来,…我也的确该受你这大礼,而且,你多跪一会儿也没关系,毕竟你也是炼药师,自然知道在别人即将成丹的时候,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的确是…。罪该万死!”

最后一句,她说的轻而缓,然而那精致容颜上似笑非笑的容色,却是让众人都心头一凉,似乎有一种无法阻挡的恐惧,从心底生出。

好像那样的笑容之下,即将面临的,就会是无比可怕的地狱!

萧正泽也有了一瞬间的愣怔,而后迅速将自己的神智拽回来,随即,他的脸色便是有些奇异。

虽然因为耻辱和愤怒而脸色青红交加,然而那双原本满是阴沉的眼睛,此时则是忽然有了一丝喜悦,于是那张脸看起来便十分的别扭。

然而却没有人知道,此时萧正泽心中想的是——

果真成功了!凤墨的丹药,真的已经被毁了!

若不是丹药在最要紧的时候被毁掉,他怎么会是这样的状态?甚至不顾其他人怎么想,就这样让他跪在这里?

这不是恼羞成怒,又是什么?!

哈哈哈……

萧正泽此时简直想要大笑,无论如何,做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

这凤墨,今天是再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了!

萧正泽顾不得身体的疼痛和僵硬,目光转移到一旁,果真看到那红衣少年此时依然站在那药鼎旁边,只是那药鼎之中,却是没有火焰升腾了!

而且,那周围竟满是灰烬,显然是炼丹失败,全部都成了飞灰啊!

萧正泽甚至顾不得此时众人的目光都还在他身上,便露出了释然解恨的神色。

众人随着目光看去,自然也都是立刻明白了。

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萧正泽肯定是用了什么手段干扰了凤墨炼丹,并且用那火焰做掩护,以至于即便众人可以猜测并且肯定萧正泽肯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也没有任何证据去指责他。

因为没有人看到。

从一开始到结束,那蓝色的火焰,将一切都掩埋了。

而且…。

各大势力面面相觑,这样的场景,要么是三大势力相互死斗,要么暂时忍耐一切揭过,他们现在还是静观其变为好。

当然,若是能够完全打起来,那才是最好!

不过就算三大势力有这个打算,凤长悦却是没有这个打算。

她抬眼看了一眼满脸愤怒的岳小棠,以及她身边,满脸胡子都在颤抖的岳大川,眨了眨眼睛,而后,淡笑着摇头。

那两人自然是立刻明白她的意思,这是让他们暂且不究。

可是,这样的事情都发生了,如何能忍?!

岳小棠当即看向萧远山,冷笑一声:“萧宗主,您可真是养了一个好儿子啊!看着别人快要成功了,居然如此不择手段!”

萧远山眉头微蹙,却是道:“此话差矣,现在什么证据都没有,而且看样子,凤墨也并无追究之意…。岳楼主,还是让你家女儿知道,饭可以乱吃,话可是不能乱说的啊。”

岳大川原本就恶心萧远山连同他那个儿子十分不要脸,听到这话更是直接大声嘲笑:“哈哈哈,萧远山,你这一把年纪了怎么一点脸皮都不要了?这么多人看着,你以为你说一句不是,就真不是了?再说了,我女儿说什么你管得着么你!他奶奶的,老子还真是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岳大川原本就豪放不羁,这一下便是直接骂出声,直接将萧远山的脸色憋成猪肝色了。

“你!”萧远山当即就要反驳,但是转而看到自己儿子还在那样跪着,便话锋一转,“哼,岳大川,我知道你一贯看不惯我,不过今日,我也没有心思和你斗法。这炼药比赛,还没有结束!谁是第一,才是最重要的!”

“我呸!你那臭不要脸的儿子做出那样的事儿,你还有脸说第一?!”

岳大川声音如雷,浑身气势雄浑无比,仿若泰山——

“就冲你今天这事儿,我绝阳楼也必定和你青云宗杠上了!”

萧远山冷笑:“随意!”

这算什么,只要得到第一,有司徒帮忙……

萧正泽显然也是这么想的,当即咬牙叫道:“我的丹药,已经成了!就在这药鼎之中!司徒大师可以鉴别,看看我这究竟是不是可以拿到第一!”

他森冷的看了凤长悦一眼,嘴角是忍不住勾起的嗤笑。

“至于其他人,尤其是已经毁了的,我看还是赶快退出吧!”

凤长悦看着他,静默不语,眼神讽刺。

萧正泽被这眼神一激,越发愤恨——

“凤墨!你的丹药已经彻底毁了,你还在妄想什么?!”

今天这第一,肯定是他的!

有些刺耳的喊叫声,让场中陷入一片死寂。

而后,众人的耳边,忽然响起一道冷清而带着几分嘲讽的声音——

“谁告诉你,我的丹药毁了?”

------题外话------

今天少的明天补上,今儿一直在做题,明天考试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