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58 斗!

凤长悦的话,像是石头落入湖中,让司徒的心境久久不能平静。

他想要再说些什么,然而那红衣少年却是已经低下头,开始专心致志的炼丹了。

司徒心中一紧,棕色的眸子里浮现几分怀疑。

对方给出这样的质问,却好像并不想听他的回答。

司徒皱了皱眉:“不要试图装神弄鬼,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至于你的身份,终究都会水落石出。”

凤长悦低着头,唇角微勾。

“这话,返还给你。”

看到这样的态度,司徒知道这样问话是不会有结果,干脆不再继续。

然而他心中却依然满是怀疑。

那药鼎,那兽火,别人不知道,但是他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那的确是苍离的东西没错!

而且,那两样东西,都是苍离比较看重的,绝对不会随便交给外人!

就连他……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司徒的眸色变得越发的幽深,脸色也变得有些莫测。

若说这东西是苍离给的,他更加相信是这少年用特殊手段抢来偷来的!

但是就连他自己都知道,这是多渺小的概率。

苍离虽然是以八品炼药师的身份成名大陆,然而他本身也是一个强者,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是灵宗了,更何况现在?

司徒转而看向那药鼎,以及那在药鼎之间开始剧烈燃烧的火焰,沉默不语。

而此时,一旁的萧远山,吴山卓以及岳大川几人都是走到了司徒的身边,一同观看着已经开始的炼药比赛。

而其他帮派势力的人,虽然也很想靠近一些,然而却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实力,便都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的位置。

还有不少人甚至将注意力放在司徒周围,看着三大势力明争暗斗,窃喜不已。

萧远山原本就是离司徒最近的,也一直很是关注他,余光看到司徒的脸色微微变幻,眸色不明,心下略一思索,却是没有开口问话。

然而司徒却是忽然转头,嘴角勾起一抹温润笑容:“萧宗主,方才在众人面前,我不好细问,其实心中倒是有些好奇的——那个红衣少年,看着似乎实力不弱呢。不知是和森么来头?”

萧远山有点奇怪,似乎从刚才开始,司徒就一直对那个红衣少年很是在意,不过想了半天,司徒这一次是几年来第一次出来,肯定也是第一次见到这少年。若是好奇,可能也是因为之前吴山卓和岳大川的相争,以及觉察到那少年的天赋不弱了吧。

萧远山虽然不是炼药师,但是对这方面还是比较了解的,知道炼药师之间,精神力的差距也会很明显,尤其是一些高等级的炼药师,在这方面会更加敏感。

可能司徒已经觉察那少年的不同凡响了吧。

毕竟,看样子,那药鼎和那火焰,都是不弱啊…。

萧远山心里这般想着,面上却是不显分毫,反而露出一点无奈之色:“司徒,你这话还真是问错人了,我是真不知道那少年的来历。只是知道前几天才来到大沼泽的,而且是六品炼药师。不过这事儿,整个大沼泽的人的都知道。怎么?司徒这般关心,难道是觉得这人是可造之材,想要多加提拔吗?”

萧远山看似问的随意,其实心却是提了起来。若是司徒真的看中了那少年,他们之前所做的一切,岂不是全白费了!

司徒闻言舒展了眉头,摇头轻笑:“是,也不是。我只是觉得,能够引起这两家之争的,应当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却不想竟是个刚刚来到大沼泽的。不过,六品炼药师……”

她顿了顿,似是艳羡似是感慨:“那少年看起来也不过是二十岁的模样,却都已经是六品炼药师,这般天赋,可真是世所罕见了。连我都自叹弗如了呢。”

萧远山眉心一跳:“司徒说的哪里话,虽然这少年的确有六品炼药师的徽章而且看样子也的确有着不弱的气势,然而真正的炼药水平,大家可都还不知道呢。再说,他又如何能跟你比?”

毕竟,司徒可是货真价实的七品炼药师,这才是他们要拉拢的人!

司徒闻言,心中却是不以为意。

这些人心里想的什么,他最是清楚不过,表面上好看而已,实际上都是各取所需。

他看向一旁,想要问问岳大川,却看到岳大川正和岳小棠说着什么,看样子竟是有些拘谨小意的模样。

岳大川这个时候是真没时间去理会司徒,谁让他刚才出手那么晚,惹得岳小棠生气了呢?

岳小棠从方才凤长悦退回来之后,就一直和她说话,而后在凤长悦上场之后,也专注的看着,眼神是一点都没有给自家老爹一个。

岳大川若是还看不出来岳小棠这是生气了,就真是白混了。

岳小棠极少和他闹脾气,然而一旦生气,就绝对是个大麻烦。

因为岳小棠很不好哄。

恰如此刻。

岳大川原本还想着往前走两步,和司徒多说两句话,然而心里却一直都有些忐忑,因为他已经觉察出来岳小棠生气了,而后当他想要和岳小棠说话的时候,却遭到了岳小棠完全不加掩饰的忽视。

他这才慌了。

他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不宠着她宠着谁?

所以当司徒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岳大川正在试图和岳小棠说话。

“小棠啊,这个,你看,凤墨真是厉害啊!我看那火焰很是不一般呢!”

岳小棠不说话。

“我就说他肯定很强吧,这六品炼药师,果真是不一样啊,旁边的人好像都很紧张呢!”

岳小棠不语。

“这个…。幸好有你啊,要不是你,咱们想要请到他,只怕还得花费好一番功夫呢!现在有了他,咱们这一场,肯定赢定了!”

岳大川在岳小棠身边,威武庞大的身躯衬得岳小棠越发的娇小玲珑,然而满是胡子的脸上,一双眼睛却是小心翼翼,语气也是放轻了很多,满是讨好。

岳小棠双臂抱胸,根本不理会。

只有在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才冷笑一声,回头睨了自己老爹一眼:“哟,您还知道啊!可惜,我现在真是后悔,把他拉过来。谁让我实力不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欺负呢?我要是他,早就翻脸走人了,何必继续呆在这里!居然连生命安全都没有保障,这样还有什么意思继续?”

岳小棠说的语速缓慢,神色也很是平静,但是岳大川却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她的愤怒,一时被噎住,不知如何回话。

“小、小棠……其实我爹爹……”

岳大川心中暗恼,自己本来就是个粗人,原本就不怎么会说话,什么事情都喜欢用拳头解决,然而在面对自己唯一的宝贝闺女的时候,就更加不知道要如何应对了,心里急得不行,然而嘴上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想要开口说点好话哄哄,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而且这一次,小棠是真的生气了,只怕不是几句话就可以哄好的。

岳大川急的满头是汗,却不知如何是好。

因为岳小棠猜的没错,他就是故意的。

他是故意在最后关头才出手的。

小棠对他再了解不过,自然能看出一切。

他说什么都是枉然了,毕竟事实已经发生,他就是没有及时出手。

虽然凤墨并没有受伤,但是想必小棠心里也还是有疙瘩的。

岳大川心里叹气。

按着他的实力,自然能够一早就感觉到不对劲,在吴山卓想要用威压压制凤墨的时候,他就没有出手,想要看看这少年的水平到底如何,而且他知道吴山卓这是一次试探,并不会真正的伤到凤墨,所以也就比较放心。

但是他却是没有想到,凤墨不但承受住了那威压,甚至还反将一军,将吴山卓搞得无比狼狈,在这么多人面前让他丢尽了脸面。

一方面他惊讶于凤墨的实力,一方面却也知道凤墨这是彻底得罪吴山卓了,势必之后他的境况会变得更加困难。

吴山卓那个人原本性格就很是乖戾,阴晴不定,手段很辣,而凤墨这一次,相当于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他心中势必是对凤墨恨之入骨,岳大川甚至可以想象得到,之后吴山卓会动用最大的力量给予凤墨致命攻击。

果然,吴山卓甚至当场就回击了,动用了那样强大的力量,显然已经完全撕破脸了。

他心中也很是担心,但是却没有选择第一时间阻止,却是有着自己的考虑的。

一方面,他若是立刻出手,就相当于表明立场,要成为凤墨的靠山,并且彻底和不死门对立了,三大势力相互制衡已久,彼此都很小心的不打破这个平衡,因为谁也无法保证最后死的会不会是自己,另一方面,他是想要看看凤墨的极限在哪里,是否足够强大。

其实第一个原因,在他这里也已经算不上什么。岳大川不是怕事儿的人,何况在看到小棠对待凤墨的态度的时候,他就已经将他看做了自己人,而在和凤墨进行那一场秘密的谈话之后,更是对他信任有加。

他心里其实是不惧为了凤墨和不死门翻脸的,毕竟在他心中,没什么事儿是过不去的,他岳大川半生闯荡,又何曾怕过什么人?

若是凤墨可以为他赢得第一,得到那七品丹药,治好小棠,他又有什么不可以做的?

所以,其实那时候,他是真的想要看看凤墨的水平到底怎样,究竟能不能保护小棠,实际上他也一直仔细看着呢,一旦有危险,他也肯定会立刻出手的,绝对不会让凤墨受伤。

结果小棠竟然这样生气。

但是这话他又不知道要如何解释给她听,也不愿意去说。

因为小棠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有问题。

岳大川看着岳小棠精致的侧脸,脸上还有着故意而为的冷淡,双臂抱胸,神态冷淡。

然而这样的神态,在他看来,也是这样娇憨可爱。

这是他唯一的女儿啊。

可她什么都不知道。

岳大川心中忍不住叹息一声,沉默了片刻,只好说道:“小棠,爹爹知道你很珍惜这个朋友,又怎么会看着他送死呢?”

岳小棠终于扭头,看着他,明亮的眼睛里面,带着显而易见的指责:“爹,我知道你的心思,可是那都不需要。我是真的把他当好朋友的,所以我不希望他因为我受伤。你心里想什么,我也能够猜到,但是,我想说,不需要。”

她执拗的看着他,眼睛里全然的执着坚定。

“我不需要爹你帮我物色任何人来保护我,因为我自己也可以保护我自己,并且将绝阳楼发扬光大!所以,爹,绝对不要有下一次。”

岳大川见她终于肯说话,连忙点头:“好的!你放心绝对没有下一次了!”

岳小棠这才再度看向场中。

岳大川低头,看着岳小棠乌黑的头发,长舒一口气。

小棠这样聪明,果然猜到他的目的是试探凤墨。

不过幸好,她不知道其他的。

这样就好。

他欢快的笑了起来,满脸的胡子一抖一抖的,看着好不喜感,哪里还像是那个传闻中凶悍无比的绝绝阳楼楼主岳大川?

而周围人看着他的笑容,虽然看不见脸容,但是一个那样剽悍威武的男人笑得那么欢快,也很是无语,而且看着总是有着一股奇异的感觉。

只得感慨岳大川对这唯一的女儿还真是宠到家了。

好不容易得到岳小棠谅解的岳大川,又哪里顾得上一旁的司徒?

然而司徒却无法完全忽视那红衣少年,等看到岳大川终于没事儿了之后,才笑着开口——

“看岳楼主这样开心,是对今天的比赛,志在必得了?”

岳大川这时候才终于注意到司徒在和他说话,虽然惊喜但是却也比不过得到岳小棠的原谅高兴,便哈哈一笑:“哈哈哈,我可不是炼药师,谈何志在必得!?而且我们绝阳楼的炼药师最少,可是比不过青云宗和不死门啊!”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谁看着岳大川那满脸的笑容,也都知道他这话不过是说说而已。

不少人心中暗骂:你当然不是炼药师,你们炼药师的数量也的确比不过其他两家,可是你们却是有了一个外援!这时候还装什么!?这话说出来,纯粹是气其他人的吧!

悄然看去,果然看到萧远山和吴山卓的脸色都不是多好看。

“岳兄这话可是谦虚了,这整个大沼泽,谁不知道你们绝阳楼新来了一个六品炼药师,而且年龄也才不过二十岁,有这样的天才镇场,你可真是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不是吗?”

岳大川当然知道这些人都是在打凤墨的主意,不过也并不在乎,反正他们是没有机会了,不如好好酸酸他们。

当下岳大川嘿嘿一笑,又看了一眼岳小棠:“你么有所不知,其实我之前也不知道这件事,毕竟他是从不死门那边的城门进来的,最有优势的自然是他们,而且闻言当时吴魂还曾经拉拢过,只是不知为什么,却是没有成功。而且今天,吴兄居然当着这样多人的面对他出手,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呢。”

岳大川不顾吴山卓瞬间难看的脸色,欢快道:“说起来也是巧合,听说之前在客栈里面的时候,萧兄家的人似乎和他发生了一点误会,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才让小棠认识了他,从而成为了朋友。说起来,还真是要感谢你们萧家人呢!”

萧远山的脸色也难看了。

岳大川丝毫不在意,看着那两人黑的不行的脸,心中更是开心,脸上的胡子一抖一抖:“小棠和他一见如故,很是投缘,我也是在他们回来之后,才知道那居然就是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二十岁的六品炼药师。你们说,巧不巧?”

巧?

巧个屁!

萧远山和吴山卓心中都已经恨极,甚至都有些难以控制脸上的表情,因为岳大川的话实在是太让人窝火了!

看着他看似随意实际炫耀大的样子,两人后槽牙都要咬碎了。

“岳兄真是说笑了,这样的人才,谁都想要不是吗?至于你方才说的那些…。都是一些误会罢了。”

萧远山尚且可以说几句,吴山卓则是完全不理会了。

毕竟刚才这么多人都看见他动手了,脸皮已经彻底撕破,也没有伪装的必要。

岳大川讨好的看了自家闺女一眼:“其实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小棠难得找到一个合得来的朋友,我也就随她去了。”

随她去了…。

你倒是轻松了!

众人腹诽,不知道多少人想要和那红衣少年攀上交情,这倒好,好像根本就不是事儿一样!

这岳大川看似粗鲁,却不想竟然也是个这么能说话的!句句都戳到人心窝!

萧远山眼角跳了跳,好不容易才压下心中愤怒,说道:“只是还不知那少年的名号。看样子今天势必是要出彩了,这么多炼药师,大家也就不认识他了。”

“凤墨——他的名号。”

岳小棠忽然开口,娇俏的容颜上忽然染上了几分与有荣焉的荣光,挑眉看着正各自算计着的众人。

一句话,众人听得清清楚楚。

凤墨。

不少人恍然,而后咀嚼这名字,试图想起这大陆之上,有哪个世家大族是这个姓。

这里的人虽然和外界的交流不多,但是很多人却是都从外面进来的,所以对于大陆之上的情况倒也还算是了解。

只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这大陆之上,到底哪家是姓凤。

有头有脸的家族,他们好歹也是知道的,可是却没有一家是这样的姓。

就连萧远山和吴山卓,也在心里想了好一会儿,最终一无所获。

可是,就算是天赋惊人,想要成为六品炼药师,也是需要强大的资源的,若是没有好的老师悉心教导,没有足够的药材拿来练习,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培养出一个二十岁的六品炼药师的。

这少年…。

要么是用的假名字,要么,他就是来自于什么隐世家族。

毕竟大陆之上,也有一些势力的存在很是隐秘。

说不定,他就是从那里来的。

总之,绝对不是无名之辈,更加不是毫无背景之人。

司徒眸色一动。

他直觉这名字是假的,然而却也没有用,那少年从外面而来,却没有任何彰显身份的特点暴露出来,所以就算是众人怀疑,段时间内,也是不可能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的。

看来是有备而来。

司徒沉思片刻,意味深长道:“倒是个好名字。”

众人都是静默。

在这大沼泽,其实很多人都用的假名字,毕竟很多人都是流亡至此,谁也不会真的暴露自己以前的身份,反而都会用个假名字,重新活过。

所以,这名字,倒真是没那么重要。

“没想到,一出来就遇到这样有趣的人。”司徒双手负于身后,一身蓝衣温文尔雅,看的不少女子都是忍不住再度脸红心跳,“这场比赛,似乎很值得期待了。”

众人无言。

这话已经是承认那少年的实力了。

难道司徒已经看出了什么?

很快,所有人都明白,司徒为什么那么说了。

场中的比赛虽然无声,三十多人站在一起炼药,但是气氛却很是紧张,只是这样看着,也似乎能够感觉到其中紧绷的氛围。

场中的人都已经拿出了自己的药鼎,其中自然不乏有引人注意的。

而凤长悦的那一个,因为是苍离自己早些年就收入手中的,所以知道的人倒是不多,就算是周围的那些炼药师,也没有认出来的。

其实她平时炼制丹药的时候,基本是不会拿出来用药鼎的,但是今天一方面是为了稳妥,一反面则是为了引起司徒的注意,试探一番。

结果不出所料。

她分出一股精神力操控着药鼎之中的兽火,红色的火焰将她的脸颊映出几分动人的绯色,然而那双幽深的眼眸却依然平静如深潭,专注的模样又是让一群女子看的脸红心跳。

这样的容貌,可真是将周围人都比下去了。

虽然旁边的萧正泽原本也算是俊朗,然而两人站在一起一比较,就高下立现了。

那少年原本就容貌极为精致,整张脸都像是上天特别厚爱精心制作,线条流畅,肌肤如玉,雌雄莫辩,然而那眉宇之间的一股英气,却不会让人误以为那是女子,反而更是增添了几分动人气韵,而在眉目流转之间,那股若隐若现的冷清气息,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越是高攀不得,越是艳羡倾慕。

衬着那一身红色的衣衫,更是仿若不似人间色。

这样的人,如何不让人心动?

而其他人,则大多数是在等着看她要炼制什么丹药。

既然有六品炼药师的徽章,那么起码也要炼制六品下品吧?

不过众人虽然好奇凤长悦的实力,但是实际上却没有几个人认为她会赢。

因为场间其实还有三个六品炼药师,分别属于三大势力,除了绝阳楼的那个是刚刚突破不久,其他两个炼药师都是成名已久,成为六品炼药师也已经很长时间,期间也曾经炼制过好多次六品丹药。

即便不是炼药师,众人也都知道炼药水平一方面是看天赋,一方面是看经验。

就算天赋惊人,若是没有足够的练习,那么也是没有用的。

所以,在很多人看来,虽然同样都是六品炼药师,但是这几个人的差距还是很大的,最有希望争夺第一的,自然还是不死门和青云宗的两个炼药师。

至于司徒为什么对那少年这么关心…。

废话!这样一个天才少年,谁不关心?

就算现在他实力不比其他六品炼药师,可是他年轻啊!日后的前途,自然是比其他人都要好!

而且司徒若是想要收徒,自然是不能收年过半百的老者吧?

这少年,倒是最合适的人选。

换做是谁,也会格外关注不是吗?

不过这些东西,凤长悦根本就没有在意。既然已经试探过司徒,那么接下来,就只需要好好炼制丹药就可以了。

只要夺得第一,司徒就必须要面对她。

到时候,就可以进行更加深入的了解。

不过虽然没什么人注意她的药鼎,但是她的火焰却还是比较特殊的,在凤长悦的火焰出现的一瞬间,就有一些目光看过来。

这在她的预料之中。

且不说吴魂在这里,极有可能会认出她的神火,单是司徒在这里看着,她就不会贸然暴露自己身上有神火的事情。

而她用的这兽火,其实也不弱。

这还是当初苍离劝诫她不要过于暴露自己的底牌时给她的。

心念一动,就从空间戒指之中飞出了一排玉盒,整齐的排列在身前。

她手一动,玉盒的盖子便依次打开,接连飞入正在距离燃烧的红色火焰之中。

在药鼎之中的火焰升腾起妖异的火舌,将药材纷纷吞噬,而后分开提炼。

她眉眼沉静,专注的看着身前的火焰,庞大的精神力分散开来,分别控制着其中的几块区域。

看到这一幕,不少人都是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他、他居然一次性炼制那么多药材?!”

“那里面,他刚刚扔进去了足足有十种了吧?居然全部分开提炼?天啊!这是有多么强大的精神力啊!他难道就不怕一不小心毁掉了吗?”

“哼,我看这是心急了,想要展示自己吧?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六品炼药师!”

“话可不是这样说的,就算是想要展示,也得有那个实力不是?你看他虽然一起提炼,但是好像很是轻松的样子,不像是勉强作秀吧?”

“那可不一定,你没看其他几个六品炼药师,都没有这么做?就他自己这样,还不是为了引人注意?终究还是年轻人!这样的心性,可是要不得哟!”

“你说的倒是好听,人家可是六品炼药师,你连炼药师都算不上,又有什么资格批评人家?我看你这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啊!”

“你胡说什么!”

整个广场之上,几乎所有人都在低声议论着,对凤长悦的行为,也有很多人有着不同的看法。

有的认为他只是想出风头,还有的是觉得初生牛犊不怕虎,不过大多数人都不太看好,认为凤长悦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因为就连他们都知道,不同的药材药性不同,提炼时候需要的温度和时间长短也是不同,但是即使是六品炼药师,这样的炼制也是十分消耗精神力的。

没见其他几个六品炼药师也都循规蹈矩的一个个提炼的吗?

有些人心中摇头:终究还是年轻气盛,太过好强了。

还有的人已经在等着凤长悦失败。

这样炼药,不失败还有没有天理了?

不过……。事实证明,这真的是一个没有天理的世界。

众人从一开始的好奇,到后来的不屑,再到后来的吃惊,以及最后的震撼,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觉。

因为,那红衣少年居然从一开始到现在,不仅没有出现任何意外,甚至还添加了更多的药材同时炼制!

看着那药鼎之中的好几簇火焰,包裹着不同的药材,进行着提炼,无数人心中咆哮——这还是不是人!

而其他正在炼药的炼药师,也开始有一些变得急躁。

要知道,不仅仅外面的人在注意着,场中的很多炼药师也一直在默默地观察啊!

刚开始看到她同时提炼的时候,还有不少人心中暗笑,太过急功近利,最终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

可是、可是现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为什么那人越来越熟练,到最后药材都在空中形成一条流畅的线条了好么?!

而且那少年的脸上,居然依然是一副轻松模样,分毫没有勉强之色!分明就是游刃有余的样子啊!

这让其他人怎么办?

凉拌。

很快,就有一个炼药师因为太过关注的看着凤长悦这边的情况,而忽略了自己正在提炼的药材,一个不小心,全部都毁掉了。

等回神的时候,药鼎之中的火焰已经快要熄灭了,而药材也已经完全化为了灰烬。

那是一个看起来还比较年轻的炼药师,看样子似乎也是五品炼药师,竟也发生了这样的失误。

而后,那人面红耳赤的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收回目光,终于开始继续认真的炼制。

然而他不是一个人。

因为随后,就又有三个人因为太过关注凤长悦,从而疏忽了自己的丹药,从而导致失败的。

而这些人,都还是名声不弱的五品炼药师。

在看到这样的情况之后,其他炼药师一边心中暗喜,嘲讽这些人没脑子,一方面则是也收了心思,生怕自己步了他们的后尘。

然而却有一个人,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

萧正泽。

他就站在凤长悦的身边,自然看得最是清楚,那少年动作流畅自然,而且十分熟练,显然不是为了一时风头而为之,而是他分明就是这样的水平!

这少年,居然比他提炼药材还要熟练!

这简直是让萧正泽满心不甘。

他不仅天赋没有这个人强,居然连勤奋都比不过他吗?

看这样子,分明已经是练习了无数次才能出来的效果!

可是这少年却才不过看起来二十岁而已!

原本萧正泽还想着他六品炼药师的名号可能是浪得虚名,现在看来,却并非如此,反而还实力超强!

提炼药材算是基本功,这少年却也这样强悍!

他却是不知,凤长悦早在一年前就已经成为了六品炼药师,中间路途上虽然忙于寻找神火,也不断的在生死危险之中徘徊,然而却从来没有松懈过自己的炼药。一旦有时间就会多加练习,而且不断的挑战自己的极限。

而且她的精神力也在不断的进步,所以这样的事情慢慢就变得越来越熟练,而今已经算是小菜一碟了。

只要稳定心神,便可以顺利炼制六品丹药。

这样的程度,即便是已经成为六品炼药师多年的人也不一定有,然而她却是轻松自如,只能说,天赋几近于妖。

而此时,她专注的炼药,按着一贯的习惯快速提炼,在别人看来,就十分震惊。

她眉色冷清,分毫没有将周围的一切放在心上。

这份定力,也是很多炼药师可望而不可即的。

然而在萧正泽看来,那样云淡风轻的神色,分明就是对他的挑衅!

心中暗恨,不过萧正泽之前已经吃过一次亏了,自然是不会再冲动。

那些因为心急而失败的炼药师,在他眼中全是蠢货。

越是这样的时候,就越是需要稳住。

他命令自己收回目光,深呼吸几次,才压制住自己心中涌起的情绪。

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药鼎,里面正燃烧着蓝色的火焰。

没关系,现在就先让他得意一会儿吧!笑道最后的,肯定还是他萧正泽!

…。

时间缓缓的流逝着,阳光变得越发的耀眼明亮,而场中的气氛,也变得越发的炽热。

各色火焰在燃烧着,各种各样的药材也逐渐被提炼出来,融合在一起。

“丹成!”

忽然从某个角落里,传来一道含着喜悦的叫声。

众人凝目看去,却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五品炼药师,已经开始进行最后一步,而他身前的火焰之中,正有一颗红色的丹药正在成形。

他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还有的已经流到了眼睛里面,却也不敢去擦,因为此时的全部心神,都已经放在了自己身前的丹药之上。

一股浓郁的药香,逐渐飘来。

最终,他猛然一拍药鼎,一道光柱猛然出现!

而其中,那一道明亮的光却忽然朝着一旁飞去,似乎想要逃离!

他立刻伸手,将那丹药抓在手中,而后立刻放在早已经准备好的玉盒之中。

到此时,那炼药师才终于缓缓吐出一口气。

然而那张脸上,却是没有任何喜悦之色,反而是有些失落。

众人也都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因为众人都知道,这丹药虽然已经炼制出来了,可是却也只是五品丹药,绝对不可能得到第一了。

司徒见此,温声道:“虽然不是六品,然而却也已经算是五品丹药之中的极佳。假以时日,势必会突破六品炼药师的。”

此话一出,众人的眼神立刻变了,看着那原本有些沮丧的中年男人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也都是十分艳羡。

能够得到司徒这样的夸奖,可见的确是不错了。

那男人显然也惊喜之极,结巴着不知说什么好,只得连连冲着司徒弯腰道谢,而后才满面欢喜的退场。

虽然没有赢,但是有这样的一句话,他日后的待遇,必定是不同的了!

而众人对于司徒,则又是一番感慨——居然只是那么一看,就已经确定了丹药的等级,果真是七品炼药宗师才会有的水准啊!

也不知最后,到底谁才会成为他青睐的人?

而凤长悦对于这一切,都视若无睹。

她已经将所有的药材都提炼完毕,剩下的,就是融合了。

然而这一次,却是有些挑战。

因为这丹药,是为了岳小棠炼制的。

根据岳大川的话,以及这几天的相处时的观察,她已经知道了岳小棠的问题所在。

在《万丹图》之中寻找了许久,才终于找到了一个最合适的方子。

这是她第一次炼制。

她屏住呼吸,看着药鼎之中逐渐融合的各色丹药,其中的力量正在相互冲撞,连她也需要全力以赴。

精神力已经全然倾出,连带着体内的灵力似乎都快要沸腾起来,精神出于完全紧绷的状态——

她信念一动,那火焰顿时猛然将所有的丹药完全包裹起来!

而精神力也在外面猛然扑了上去,进行狠狠的压制!

轰!

强烈的能量波动,忽然从其中产生!

一*的能量散发出来,撞击在药鼎之上,发出轰然声响!

这声音,顿时惊醒了在场的众人!

无数震惊的目光纷纷落在凤长悦的身上,准确而言,是她身前的药鼎之上——

这、这是……

六品丹药才会有的能量波动?

与这撞击声相比,那浓郁的药香几乎都算不上什么了。

所有人都惊在当场。

就算他是六品炼药师,也不应该这样快的炼制出来吧?

很多五品炼药师还没有练成呢!他居然就已经开始最后一步了!

这让其他人情何以堪?!

然而就算是再不敢相信,事实也已经摆在了眼前——

越来越密集的撞击声传来,也像是惊雷炸响在众人心中,一下下的击打着他们的耳膜。

而司徒等人,也都面色微变的看着这一幕。

竟然——真的是六品丹药!

场间变得越发的安静,只剩下那浑然的撞击声,响彻这片天空!

一声比一声悠远,一次比一次强悍!

此时看去,那一身红衣的少年,身姿挺直,容颜精致,一双幽深如同深潭的眼眸,闪烁着动人的光泽,竟是那般让人沉醉!

凤长悦手腕一转,强行压制着其中的力量,努力融合!

然而随后,在她身边的萧正泽,忽然也狠狠一拍药鼎!

随后,众人就震惊的看到,萧正泽竟是忽然拿出了一个玉瓶,而后倒入了药鼎之中!

一股更为强大的力量,迎面而来!

众人一惊,立刻就要后退。

司徒眸色微变,而后随手布下结界,将那力量隔绝在里面。

看着萧正泽逐渐变得通红的脸颊,司徒沉默片刻,嘴角才微微勾起。

竟然,有这样的手段呢……

看来,今天的第一,不会有其他人了。

下一刻,众人便看到,萧正泽面前的火焰,竟是忽然剧烈燃烧起来!将他的面容都完全遮掩!

凤长悦正要继续融合,却忽然感觉一股冷风袭来,而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朝着她身前而来!

目标——赫然是她即将炼成的丹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