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57 你又是谁?!

整片天空都变得十分寂静,所有人都似有所觉的抬头看去,看着那一道飘然而至的身影,神色各异,但是大多都是难掩激动。

岳大川和吴山卓撞击在一起的两股力量,被那一道柔和却强韧的力量哇暖包裹,而后消融在那一片乌云之中,充斥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庞大包容的气势,看的众人都是屏住了呼吸。

而那一道人影,正背着那一片阴沉的乌云而来。

他似乎是从山峰之上而来,在他身后的山崖之上,最顶端的位置,似乎裂开了一道裂缝,他的身形飘然而出,衣袂飘飘,看着就像是从云端而来。

而随着他的靠近,天空之上的那一片乌云竟是逐渐散开,璀璨的阳光从中散发出来,映照在他的身上,逆光而行,将他的身上都镀上了一岑金色。

众人虽然还看不清脸,但是却也都被这样一幕震慑。

男人是为了那份令人心折的气度,还有那随手一下便将一场即将爆发的大战消弭于无形所展露的实力,而女子则是为了那一身令人迷醉的清朗气质,即便只是这样远远看着,只能看到一个轮廓,却依然能让人感觉到那晴朗温润的气质。

他逆着光而来,步履轻缓,像是从云端而来,通身让人心折的气质。

在下面看着的众人,一时间都是陷入一片寂静。然而心中却都是激动了起来——

这个人,就是司徒!

就连原本剑拔弩张的岳大川和吴山卓,也都已经抬头看着来人,彼此默契的停战。

凤长悦直直的看着那越来越近的身影,精神保持着绝对的警戒。

不知为何,对于这个传闻中“苍离的弟子”,她心中却是充满了怀疑。

她虽然和苍离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但是若是苍离愿意,自然是应当将这件事情讲给她听。就算是外人不知,她是他后来最为看重和疼爱的弟子,那么自然回将一切都说给她。

如果这个人,真是老师的弟子,为什么老师从来没有提过?就算别人不说,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苍离是真心疼爱她,又怎么会从来没有提过这件事?

然而如果不是真的,为什么这个人要打着这样的旗号?

虽然大沼泽在落日山脉之中,有着天然的屏障,外面的人想要进来会十分困难,而里面的人其实也对于外界十分陌生。但是大沼泽并不是一个封闭的存在。

何况,苍离的名声享誉大陆,几乎所有强者都知道他的存在,冒充他的弟子,很容易露出马脚,也不会有什么好处。

所以凤长悦心里满是怀疑,心神也一直保持着最高的警惕。

看着那人越来越近,她的心也逐渐提了起来。

那是一个即为俊雅温润的男人。

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五官俊朗,气质温文尔雅,嘴角微勾,似是在笑,而那双棕色的眼眸之内,则是闪烁着温和的光泽,只是看上一眼,便像是春风拂过,让人心神一暖。

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似乎便会让人不自觉的心情变好,然而却也不会逾矩,因为那人身上虽然眉眼带笑,却也带着通身的尊贵之意,让人不敢高攀。

那样高华的气质,倒像是高山之菱,让人只可远观。

他的脚步看似轻缓,但是却十分优雅,也很是快速,不过是眨眼时间,便从山巅飘然而下,无声在场中落下。

他身上似乎还带着风,衣衫拂动,一头黑发缓缓飘散,容颜清俊,眉眼含笑,倒真是应了那句温润如玉,君子无双。

他抬眼,目光淡淡扫过众人,加上唇角的几分笑意,便让人有一种他在温和看着自己的错觉。

不少女子愣愣的看着,都是纷纷红了脸颊。

实际上这不过是一个极为简单的动作,让他做来,却似乎照顾到了每一个人,不会让人觉得自己被忽略。

这一个细微的动作,便立刻让众人对他的态度更好。

在场的人足足有几百人,然而真正是炼药师的,却只有几十人,而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炼药师都是十分高傲的。

即便是三大势力之中的人,对于自己宗派之中的炼药师,尤其是五品六品炼药师,都不一定有资格说上话。

所以此时,见到司徒这样温和的态度,便立刻让很多人心中好感倍增。

司徒站定,很快便已经看清了眼前的情势。

三大势力在最中间的位置,三足鼎立,而其他的小帮派则是在稍微靠后的位置,各自分散开来。

唯有靠近山壁的一方,原本是没有任何人的,而此时,则是唯有司徒一人。

司徒自然是视线极好,将一切都看在眼中。

他的目光从凤长悦的脸上扫过,瞳孔微微一缩,心中莫名一动。

不知为何,那面容精致通身散发着有些妖娆气质的红衣少年,给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而后,司徒下意识的看向那少年的眼眸。

那红衣少年却忽然转开了目光,向旁边走了一步,微微侧头,似乎正在和他身边的少女说着什么。

那少女脸上也还带着未曾消退的惊慌,而在看到那少年过去低语之后,脸色顿时好了许多,而后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竟是欢快的笑了起来。

那两人的模样,倒像是分毫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司徒微微一愣,而后嘴角的弧度便是大了一些,随即转开了目光,似乎不以为意。

他看着三大势力,微微一笑:“几年不见,几位风华更胜之前。”

这便是直接和三方打了招呼。

谁的名字也没有先说,哪家势力也没有先提,一句话说的看似平淡,然而却很是巧妙的避免了选择先和谁打招呼的问题。

毕竟这个时候,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受到众人的关注的,先和谁说话,在众人眼中,便是代表了倾向于哪家。

这样的玲珑心思,倒是不太像苍离教导出来的。

苍离看似总是笑眯眯,实际上性子十分坚韧固执,而且极为任性护短,谁若是招惹他,他也绝对不会示弱,管对方是什么人,什么背景,势必要讨回来。

而若是伤害了他在意的人,他要护着的人,他只会更加强硬,更加厉害,不将对方弄得生死不如,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这一点,凤长悦是最清楚不过。

在看清这司徒竟然是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的贵公子模样时,她心中闪过片刻的惊讶,毕竟按着之前听到的那些,这司徒在这里已经呆了很久了,然而出来却依然是这么年轻,一方面可能是因为他的确年轻,只是来到这里的时候很是年轻,一方面则是因为他是炼药师,自然懂得怎样让自己看起来年轻。毕竟当达到一定实力的时候,是会有驻颜作用的,还有一些丹药,也有着很好的作用。

而当这男人开口之后,凤长悦心中的疑惑,则是更甚。

这份玲珑圆润,倒是和爽直豪放的苍离有着极大的诧异。

方才司徒似乎想要看她,她却移开了目光,并未选择和他对视。

她知道司徒凭借着一个七品炼药师的实力,是必定会觉察到她的不同的。然而她却并不想立刻和他对上。

这个男人分明看起来是温润如玉,毫无伤害的,然而她心中却总是充斥着一股莫名的危机感。似乎这个男人,并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般温和尔雅。

前生今世的无数次历练,在生死之间的无数次徘徊,让她对于危险有着绝对敏感的感知力。也凭借着这个,她成功的躲过了很多次的险境。

而这一次,在远远看到那男人的第一眼,她心中就不自觉的升起了警惕。

所以,她才会做出那样的行为。

她抵着头,一边和岳小棠说着话,然而注意力却还是放在那人身上。

听到那话,她心中瞬息之间,已经闪过诸多猜测,然而面上却是不显。

岳小棠则是完全没有注意,在众人的目光都被司徒吸引的时候,唯独她还在看着凤长悦,那双明亮动人的眸子里面,满是担忧。

虽然自家老爹最后出手了,但是之前那场景也依然让人震撼,对方毕竟是吴山卓,她虽然对不死门十分不屑,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吴山卓的实力,是和她爹一个等次的。

凤墨不过是一个炼药师,虽然实力也不弱,甚至可能也是灵宗,但是又如何和这样的对手交手?

只怕对方一招便将他杀了!

尽管后来,凤墨的实力超乎想象,抗住了吴山卓的威压,但是第二次的攻击,却是骇人之极,即便是站在一旁的她,都觉察到那是多么危险的一招。

心中担忧之际,她便忍不住喊出了声,也顾不得自己的安危,便要上去帮忙。

幸好后来老爹出手。

不过,岳小棠心中还是有些不满的,毕竟自家老爹肯定知道那一招若是真的落在凤墨身上,不死也残,他居然到了最后一刻才出手!

若是稍微晚了一步,凤墨真的出事了怎么办?!

所以虽然自家老爹出手了,但是岳小棠心里还是有着怨念。

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个这么合口味的朋友,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儿,她绝对不会原谅她爹!

看着凤墨完好的回来,她心里的大石也终于落下。

于是,和凤墨聊得欢畅,完全没有注意到司徒。

吴山卓,岳大川,萧远山闻言心中都是一动,知道这一次,三家是站在一个水平上了。

谁能够赢得司徒的青睐,自然就是最大的赢家。

其实司徒几年前在大沼泽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态度,并不倾向于哪一家,也不会嫌弃哪一家,对谁都是保持着合适的距离,而鉴于他的身份,三大势力也一直态度很好。

“司徒大师也是一样啊!”

萧远山率先开口,总是肃然的脸容上,此时满是笑容,语气熟稔,就像是几年未见的好友一般。

“司徒大师可是不知,你闭关这几年,我们等这一天,可是等的好苦啊。”

司徒闻言,温和一笑,棕色的眼眸闪烁着微光:“萧宗主不必客气,叫我司徒即可,无论如何,您算是前辈,若是一直称呼我‘大师’,我可真是承受不起呢。”

萧远山大笑:“哈哈,如此,我便不客气了!几年未见司徒果真还是一贯的谦和有礼!”

司徒笑着点头:“萧宗主过誉了。”

众人见此,纷纷心中暗骂——呸!真是老狐狸不要脸!居然一两句话就顺势拉近了和司徒的关系!

这里的人,个个都是称呼他司徒大师的,就你直接称呼司徒,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亲近?

我呸!

平时看起来很是严肃的萧远山,居然也有露出这样的笑容,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可真是不要脸至极!

而在心里骂的最厉害的,自然就是岳大川和吴山卓。

不过是片刻的迟钝,便让萧远山那老东西抢了先!居然率先和司徒攀上了关系!

方才司徒可是冲着大家说那句话的,这么一接话,相当于直接截断了其他两家!

哼,果然最深藏不露的,还是萧远山这老东西!

吴山卓性格乖张,脸上立刻变得不太好看,看了萧远山一眼,眼神也是阴鹜至极。

而另一边,岳大川满脸胡子狠狠一颤,心中暗骂萧远山奸诈。

然而不等两人说话,司徒便看向众人:“诸位也都不必客气,叫我司徒便可。”

萧远山一噎,众人则是眼睛一亮,而后纷纷应声。

这样好啊!大家不还是没有差别!

别以为只有你萧远山可以这么叫,有什么可得意的?大家都是这样的!

凤长悦心中冷笑,这人的性子,倒也真是算得上八面玲珑了。

看似客气亲和,实际上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让众人更加崇敬他,而且还不得罪任何一家。

这样的心思,其实也算不上奸猾,也无可厚非,然而凤长悦可以肯定,这样的性子,苍离必定是不会喜欢的。

看似有礼,实际虚伪。

其他人或许会认为这样一个七品炼药师,还能用这样的态度说话,是很平易近人的。然而凤长悦却从他的眼底,看到了决绝的漠然。

只是那份漠然实在是太过浅淡,以至于太难发觉。

她只是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便再度转开目光。

“几年前司某在此立下誓约,闭关之后,要在这里举行一场炼药比赛,从中选出合适的作为我的弟子,并且自己也会炼制一颗七品丹药。诸位竟果真守约,全部至此,实在是让司某无比欣喜。”

司徒话锋一转,便直接说道了这件事上。

众人都是精神一震——来了!

居然一开口就直接说道了这件事,这是要直接开始?

有不少炼药师的脸上都是因为激动而微微泛红。

“司徒实在是客气了,既然有你在这里,我们又怎么会失约?毕竟,这大陆之上,也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司徒了。”

萧远山又是第一个开口,直接抢了所有人的台词。

司徒脸上莞尔一笑:“萧宗主实在是过誉了。我不过是一个炼药师,这世上,优秀的炼药师却多得是。我不过是比别人多了几分运气,有一个好老师罢了。”

凤长悦心中一动,闻言缓缓抬头,终于仔细地看着那个男人。

那个温文尔雅面容俊雅的男人,在讲这句话的时候,面色平静,唇角微勾,连带着眼角都弯起一丝弧度,通身都散发着让人无法忽略的尊贵气息。

吴山卓终于找到机会,顺势插话道:“司徒这话可是太过谦虚了。能够在二十五岁成为七品炼药师的,这大陆之上,只怕也只有你啊!天才是很多,然而能够成长起来的,却是不多,而能够成为绝对的强者的,则更加是凤毛麟角。你可不要太过谦虚了,否则,可是让这里其他的炼药师怎么办?”

一句话说完,很多人配合的笑起来。

“苍离大师的徒弟,可不得是最厉害的吗!?”

“放心吧!咱们是有自知之明的!能让苍离大师看上,已经是证明了你无以伦比的天赋了!”

“就是!咱们还要仰仗着你,多多学习呢!”

很多人纷纷开口,其中不乏有炼药师,言语之间满是憧憬。

不管心里怎么想的,这话倒是说的不假。

毕竟在这里的人,的确是没有可以和他相提并论的。而能够成为苍离的弟子,也是众人都羡慕不已的。

司徒微微一愣,继而也笑了:“我天性愚钝,倒是沾了家师的光,让各位高看一眼了。”

凤长悦心中一动,

在说那句话的时候,这个男人的一切细微表情和动作,都在泄露着这样的讯息——

苍离的确是他的老师。

他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一分一毫的犹豫,更加没有一点谎话的痕迹。

虽然人可以伪装,但是一些细微的地方,却是无法避免的,有的人在撒谎的时候瞳孔会放大,也会有一些违和的小动作。

然而眼前这男人,却是没有。

他的神色无比自然,这话也说的很是顺畅真诚。

凤长悦闭了闭眼。

果然。

事情变得越发的复杂了。

苍离师父从来没有提过这样的一个存在,就连学院之中的其他长老,也从来没有提过,甚至她身边的所有人,都从来没有提到过,苍离曾经有过徒弟。

甚至,她想起初次遇到苍离的时候,他发须皆白,笑眯眯的,然而眼睛却是亮的惊人,看着她就像是看着一个宝库。

他说,他终于找到一个人继承衣钵了。

说过那样的话的苍离,怎么会有其他的徒弟?

凤长悦目光微凉,看着司徒。

想不到,来一次落日山脉,竟然能够遇到这样多的事情。

似乎是感觉到了凤长悦的目光,司徒再次看向她,然而还没有来得及细看,便被一句话镇住——

“苍离大师真是好福气,收的两个徒弟,竟然都是如此出色。普通人或许此生也不会有机会见到,而我们却能够在这里见证司徒的成长,倒也算是幸事啊!”

司徒脸上的表情有了片刻的碎裂,然而很快就恢复常态,收回还没有落在凤长悦身上的目光,看向萧远山,眸色变得有些奇异,棕色的眼睛似乎有些暗沉——

“萧宗主,你方才…。说什么?”

萧远山愣了一下,看到他的反应,才忽然想起司徒这几年都是呆在虚无山里面,恐怕是对于外面的事情都一无所知,当下便解释道:“司徒你这几年都在闭关,不知道也是正常。听闻一年多之前,苍离大师新收了一个徒弟,好像还是个少女,年龄也很小。我也是听一些新进来的人说的,并未见过。不过,听说小小年纪,便已经十分出色。”

看到司徒的面色有些微妙,萧远山心中闪过片刻的计较,而后话锋一转:“不过,我相信不管怎样出色,比起司徒你,还是要逊色很多的。”

毕竟,司徒已经是七品炼药师了,那个少女,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超越他的。

司徒沉默片刻,嘴角微微绽开一抹弧度——

“哦,是吗?”

凤长悦看着他的表情,静默不语。

“那很好啊。”

司徒眉眼含笑:“没想到,几年没有回去,竟然已经……想必,那少女是十分出色的。”

不待众人继续,司徒便抬眼,微微挑了挑眉:“不过,今天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这比赛,诸位等待许久,我却是不能因为自己的事情耽误。不若,现在开始吧!”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众人也都不再继续,反而开始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即将开始的炼药比赛之上。

司徒环视一圈,道:“时间为四个时辰,只要能够凭借着自己的力量,炼制出最好的丹药,便是获得第一。而等比赛结束,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也会开始炼制七品丹药,并且将之送给今天的获胜者。”

看着已经逐渐激动的众人,司徒缓缓笑道:“炼药师在中间的位置,其他人全部后退,观看即可。”

众人立刻行动起来,各家的炼药师纷纷摩拳擦掌,朝着中间走去,而其他人则是往后退去,满脸期待,希望自家的炼药师可以拔得头筹。

这片地方很是宽阔,站出来的大约有三十多个炼药师,其中三大势力的炼药师竟是占据了一大半,其中尤其是以青云宗的炼药师最多,绝阳楼最少。

这些炼药师年龄各不相同,有跃跃欲试的年轻人,也有白发苍苍的老者,但是一眼看去,也能够看出来,基本是年龄越大,等级越高。

不过也有几个虽然看着年龄很轻,但是等级却也不弱的。

萧正泽便是其中之一。

若是以往,众人的注意力必定是放在他身上的,毕竟这样的天才,前途不可限量。

然而今天,场外的几百人的目光,却是默契的投向了某个方向。

萧正泽看着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那红衣少年的身上,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暗暗咬牙,脸上闪过一丝戾气。

若不是那个人,今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会放在他身上!而所有的荣誉和夸奖,也都会是他的!

然而现在,却都被那个少年抢走了!

他目光从凤长悦身上扫过,随即便收回目光,心中不断的压抑着愤怒,告诫自己一定要忍耐。

只要今天将那个少年打败,一切的一切,都会重新回到原本的样子!

到时候,他自然有的是办法对付他!

凤长悦见众人都已经站定,便也施施然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这广场之上,是一整块山岩劈下来的,所以看起来十分平整,而中间的位置很是宽阔,一共也就三十多个炼药师,所以她随便找了个位置就停了下来。

只是……

萧正泽花了好大力气,才控制住自己不要扭头看那正好站在自己身边的红衣少年!心中却是越发的恼恨——

他为什么偏偏站在自己身边?是*裸的挑衅?还是根本就不把他放在心上!?

无论哪一种,都是萧正泽无法接受的。

他心中原本就对凤长悦很是怨恨,此时凤长悦走到他身边不远处的位置,他就越发的觉得是针对他,满心怒火憋闷不已。

实际上,凤长悦还真是没有在意她身边的是谁。

她此时的注意力,自然是在司徒身上。

而司徒此时也终于有时间注意到她。

司徒看着凤长悦,眸光闪了闪,冲着正站在身边不远处的萧远山问道:“萧宗主,那红衣少年,是谁?”

萧远山顿了顿,没有回答,反而是看向一旁的岳大川。

“这个,你还是问他比较好。那是绝阳楼的人呢。”

看到司徒有些好奇的样子,萧远山又笑笑,意味不明的补充道:“而且,方才你刚刚出来的时候,其实就是岳大川和吴山卓为了他大打出手呢。”

司徒了然的点头。

这少年,似乎有些超乎预料…。

他压下心中的情绪,面色恢复一贯的温雅。

然而下一刻,瞳孔却是骤然缩小!一股难以言喻的震惊,涌上心头!

却是凤长悦忽然素手一扬,拿出了一座药鼎!

那药鼎有三足,上面有着龙纹的浮雕,两边的火口之上,龙纹更是栩栩如生,通体呈现青铜之色,看起来十分厚重。

然而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

这药鼎,是苍离的!

司徒死死的盯着那药鼎,仔细辨认,而后便是铺天盖地的震惊涌了上来!

那药鼎,他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那的确是伴随着苍离多年的药鼎!

苍离虽然成名已久,早早就是八品炼药师,然而他身上却一直挟带着药鼎,便是这一个!

虽然因为他的品级很高,所以不需要用到这药鼎,但是他知道这药鼎于苍离而言,却是十分重要的,是以从不离身,一直放在空间戒指中。

却不想,竟然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时间,突然见到!

这个少年…。

司徒猛然眯起眼睛,审视的看着凤长悦。

七品炼药师的威压,比起灵宗绝对只强不弱!

一股无形的精神力,朝着凤长悦而去!

凤长悦抬了下眼皮,似是无意的抬手,从空间戒指之中取出很多玉盒,在身前摆放好。

那股精神力在即将靠近她的时候,忽然消散。

司徒心中一沉。

然而仔细看去,那红衣少年的脸上,却是没有任何异常。

要么是这个人精神力太过强大,以至于可以完全消弭他的试探,要么,就是这人身上有精神力防御的灵宝。

司徒看着,虽然不能确定到底是为什么,然而却是可以肯定这少年,必定不简单。

他静下心神,静观其变。

周围不少人都已经开始炼丹,周围也燃起了不少火焰,空气的温度一下子增高了不少。

凤长悦自然知道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她身上,眸色冷冽,忽然取出一个玉瓶,而后喝下一口。

她的脸色霎时间变得绯红,而后双手拍在药鼎之上,发出轰然声响!

两簇红色火焰,顿时从她双手冒出,涌进药鼎!

司徒面色一变,却是已经认出那东西,正是苍离早些年从某个即将渡劫成为神兽的魔兽身上取来的极为厉害的兽火!

那少年,居然连这个东西都有!

“你和苍离,到底是什么关系!?”

一道声音如同惊雷,炸响在凤长悦耳中。

她面色无波,抬起头来,看了司徒一眼。

“这句话,正好我也想问你呢。”

她眸色幽黑冷清,却字字铿锵,带着一股决然气势。

“你,又是谁?”

------题外话------

明天争取万更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