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56 踏碎山巅!

炽热的气息几乎毫无预警的闯进了她的身体之内,沿着她的四肢百骸疯狂奔涌,灼烧的疼痛从每一处传来,她的脑海之中顿时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几乎是立刻,她便意识到,这奇怪诡异的力量——是神火!

这大陆之上,恐怕没有人比她对神火更加敏感和了解!

那股炽热的力量在她身体里面快速涌动,竟是直接冲着丹田而去!

凤长悦在短暂的极致疼痛之后,便迅速反应过来,而后竟是放任那股力量直直冲进丹田之中。

因为这股炽热的力量,她的脸颊之上沾染了几分绯色,趁着她如玉的肌肤,倒是越发的动人心魄。

即便此时是男装,却依然让不少人看直了眼。

本来她和岳小棠来的时候,周围人就默契的向她们行注目礼,此时见凤长悦忽然顿住了步伐,脸上竟然出现一丝绯色,所有人心中的第一想法,竟然不是这少年为什么突然这样,而是……

好美啊……

是的,这个红衣少年,容颜清隽,五官精致,通身从容尊贵,原本走上来的时候,周身便充斥着让人不敢高攀的冷清气息,而眉宇之间的冷冽英气,更是让人止步,连对视似乎都需要勇气。

然而此时看到那少年露出这样的神色,倒让人有些出乎意料。

这山上原本也有着不少女子,原本看到那红衣少年上来的时候,便是看直了眼,而此时见到这番景致,便纷纷回神,而后接连红了脸颊,眼睛里面似乎泛着微光。

而有一些少年,见此则纷纷不屑冷嗤。

哼,什么东西!不过是仗着皮相好一点罢了!真有几分本事,还真是不好说!

而对于周围的这一切,凤长悦都视若无睹,静若深潭的眸子此时微微下垂,任何人都看不到她的神色。而只能看到那精致流畅的容颜,在灿烈的阳光下,勾勒出了动人的线条。

凤长悦屏息等待。

那股炽热而诡异的力量在进入她体内之后,便是一路横冲直撞,直接冲到了丹田!

而越是靠近,那力量便似乎越是嚣张,若非凤长悦的经脉血肉早就经历神火数次淬炼,只怕就这样的温度,便也已经身死。

那力量瞬息而至!

一颗晶莹润泽的心脏,正在丹田缓慢而有力的跳动!

那正是凤长悦的灵宗之心!

璀璨的金色光芒几乎让整个丹田都清润在温暖的光泽之中,而在那股力量到达的时候,那灵宗之心像是突然感应到了什么一般,忽然加快了跳动的速度!

而周围一片漆黑,像是暗夜星辰一般,充斥着无尽的黑暗和寂静。

那股力量几乎是毫无犹豫的冲着那灵宗之心而去!裹挟着炽热无比的力量奔袭而去!

轰!

在那力量即将撞击到灵宗之心的时候,忽然有另外一股力量从丹田之中涌出,以越发疯狂的速度直直冲着那力量而去!

二者狠狠撞击在一起!

凤长悦这次看清,那股奇怪的力量,竟是忽然变幻成了一道白色的火线!二者撞击在一起之后,竟是瞬间变幻,而后想要四处逃窜。

然而还没有等它完全分化开来,紫金色的火焰顿时将那一道火线包裹在其中!狠狠压制!完全纠缠着将它覆盖!

几乎是瞬息之间,那一道火线便是被完全吞噬!

就像一滴水,落入大海却妄图改变大海的波澜一般,悄然无声的消失了。

那紫金色的火焰迅速将那力量吞噬,火舌妖娆,似乎有些意犹未尽。

凤长悦几乎是立刻,觉察到了那股渴望。

她微微蹙眉,立刻将体内的天堂火安抚好,而后面色如常的抬头,继续往前走去。

然而尽管她的脸色已经恢复了一贯的神色,眸色冷冽,唇角微勾,带着一种让人望而生畏但是却又忍不住想要靠近的气息。

谁也不知道,此时的凤长悦,是花费了怎样的力气,才抑制住了自己心里疯狂涌出的渴望。

是的,渴望!

她方才已经看得清清楚楚,那股诡异的窜入她身体的力量,便是一缕神火,甚至还不是真正的神火分化出来的,而是被分出的一股力量,然而纵然如此,却依然唤起了她体内对于神火的疯狂渴望。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召唤她,而她暂时却什么都不能做。

她眸光微转,已经不动声色的将周围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他们此时所在的位置,是在靠近山顶的一个地方,也不知是为什么,在这里有着一块极为平整光洁的平地,而此时,上来的所有人都已经呆在这里。

凤长悦虽然了解不多,但是却也猜到这里就是之后要举行比赛的地方。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

这山里面,必定埋藏着神火!

凤长悦心中无比确定,纵然此时还不能完全确定神火的踪迹,但是却可以肯定,神火必定是在这附近!甚至就在这山里面!

她记得在学院后山的时候,落入地下被金环蛇王追杀,靠近赤心之炎的时候,便是先感觉到了那股强烈的召唤。

而现在,她也同样感觉到了一股若隐若现的召唤感!

而在那诡异的力量被吞噬之后,那种渴望便越发的浓郁。

她面色如常的走到岳小棠身边。

岳小棠原本没注意到她的异常,回头看的时候,正好看到凤长悦脸上神色尽数敛去,唇角微勾的朝着她走来。

她虽然没看到什么,但是却莫名的觉得有些不对劲,尤其是……周围的目光,似乎变得有些奇怪…。

岳小棠上前一步,站在凤长悦身前,上下打量了一番:“你没事儿吧?”

凤长悦摇头。

岳小棠见她面色如常,眸色淡定,便放下了心,粲然一笑:“没事儿就行!周围那些目光,你也不必理会。”

岳小棠随便看看就知道那些人的目光是什么意思了,她虽然心性大咧,但是心思却十分细腻,不追究那也只是她心情好的时候罢了。

若是赶上她心情不好…。

她抬起下巴,用高傲无敌的眼神,瞬间秒杀一众人等。

少年们是看着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看着自己,纷纷有些心慌意乱,转移目光。

岳小棠的厉害是出了名的,谁要是招惹了她,不打的你亲爹亲妈认不出来绝对不会罢休。

所以看到那张脸,众多少年是又怕又爱,最后通通是理智占了上风,纷纷转头。

女孩子们则是看到岳小棠那张娇艳无敌的面庞,以及她身后那些威武剽悍的汉子们,纷纷露怯,然而心中却大多都是不服的。

岳小棠有那样好的背景也就算了,居然还偏偏长得一点都不像她爹,反而是娇艳无比,玲珑可爱。

初次见面的人,必定会以为这是一个无比软萌的可爱少女。

只有见识过她厉害的人才知道,这也是一个凶悍不输于她爹的人!

然而此时,众女心中怨念更甚。

城中的少年都知道岳小棠是什么人了,是以几乎从来没有人说喜欢她的,大多数也都对她敬而远之,毕竟不想天天被揍个半死。

然而、然而这红衣少年,却是不知道啊!

看看那少年跟在她身边,那样亲密,那样随和,嘴角也总是挂着一丝笑容,显然是被岳小棠骗了啊!

然而那少年却分毫不知,总是那样带着几分冷意的眸子,唯独在看着岳小棠的时候,才显出几分柔和,周身气势冷清让人不敢靠近,却只让岳小棠那么亲近的站在他身边!

这、这一定是岳小棠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欺骗哄骗那少年才这样的!

众女哀戚,幽怨的眼神纷纷落在凤长悦身上。

凤长悦此时大部分心思都放在神火之上,一小部分心思放在这即将开始的比赛之上,哪里还有闲心去理会这些人?

岳小棠倒是注意到了,看看那些人,再看看凤长悦淡定无视的样子,欢快一笑。

她就知道这人必定是懒得理会这些的。

岳大川看到这一幕,心中也是无比欣慰。

小棠倒是挑了个好的,这样淡定从容,而且分毫不被外界干扰的少年,才是真正的良配啊…。

岳大川自从和凤长悦秘密交谈过一次之后,便是已经将凤长悦看做了自己人,而之后的这几天,看着总是呆在一起的两人,心中也是越发的高兴和欣慰。

女孩子长大了,总是要嫁人的啊!

虽然这少年背景成谜,但是看样子,却也是世家大族的少爷,最关键的是,对待小棠态度很好,等这档子事儿结束,倒是可以再好好考虑…。

凤长悦此时哪里想得到,自己已经被列为女婿的选择了…。

在吞噬了那股力量之后,她目色如常的看向四周。

有很多人在看她,目光各异,有的人在相互低声交流着什么,还有的人平心静气的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无论怎样,显然其他人都没有这个状况。

凤长悦眉间微微一蹙。

只有她…。

这是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她体内的天堂火?

可是前几次遇到神火的时候,却也并未遇到这样的情况。

虽然之前的神火,也都对她充满了渴望,而她体内的天堂火也是蠢蠢欲动,然而却并未有过神火主动出击的情况。

甚至,是在双方还没有见面的时候,仅仅是感觉到了她的到来,便突然出手,对她进行袭击。

那股力量虽然迅猛,而且的确产生了极致的疼痛,但是对她而言,实际上并没有威胁。

显然是在试探。

真是有趣了,居然有神火胆敢试探天堂火……

“主人,方才那力量,虽然只是飞出了的一点力量,并不具备原本的形态和特征,但是…。我觉得,有点熟悉。”

小白的声音忽然从心底传来。

凤长悦微微一愣:“熟悉?”

小白在金色手镯之内,严肃的点点头:“是的,我绝对没有感觉错,那火焰,我很熟悉。”

凤长悦当然相信它。

小白对于神火的感知力比她还要强上一些,而且最关键的是,它不知活了多久,见过的神火也应该不少,若真是它曾经见过的……那么,对付起来,倒是容易的多。

“你能猜到是哪一个吗?”凤长悦问道。

小白既然出口,那么应该是猜到了的,而且,也应该*不离十。

小白迟疑片刻,终于开口——

“那股熟悉的感觉……若是我猜对了,那应该是排名十一位的银魂鬼火!”

银魂鬼火!

凤长悦的脑子里,顿时像是照进来一束光,有一团迷雾,似乎正在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感觉到她心绪的波动,小白也接着道:“是的!主人你之前,也是见过的!”

“当时桑煦凝身上的神火,便是银魂鬼火!”

小白的声音虽然轻,却像是重石一块块砸落在她心中,让她豁然明了。

是的。

她对于这种火焰,其实也有着一丝丝的熟悉!

只是方才她并未注意到这个,现在听到小白的体型,才突然想到,那最后出现的一线白色,的确像极了银魂鬼火!

三国交流大会之上,她和桑煦凝缠斗,双方都是动用了神火,而桑煦凝当时所用,的确是白色泛着一丝银色的银魂鬼火得到子火!

虽然不是银魂鬼火的实体,但是其中威力却也是十分相似的,若不是遇到了天堂火,桑煦凝当时或许真的可以凭借银魂鬼火夺得一切。

她曾经想要追查银魂鬼火的下落,毕竟神火降世万年,能够显露踪迹的也很少,而桑煦凝的虽然不是真正的银魂鬼火,但是说不定也能顺藤摸瓜,找到一些线索。

只是那时候,摆在她面前的,还有紫莲心焱的消息。

两相权衡之下,她自然是选择了紫莲心焱。

而后在荆棘沙漠之中,再次遇到桑煦凝和柳承修的时候,她正忙于收了紫莲心焱,自然更加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

于是这件事情就一拖再拖,一直到现在,她都没有真正有时间和精力去搜寻相关的消息。

却不想,今天居然自己撞上来了!

凤长悦冷笑,原本是冲着查询爹爹的事情而来,却不知竟然这样巧,银魂鬼火居然自己撞上来!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她心中霎时间就已经将所有的事情串了起来,然而面上却依然平静,微勾的唇角更是让人看着带着几分不可高攀的尊贵之意。看的周围众人心思各异。

“主人,如果这一次顺利的话,便可以将银魂鬼火一同吞噬了!”

小白在短暂的沉寂之后,便开始兴奋起来。

虽然银魂鬼火排名只是第十一位,但是威力却是不弱,而且,若是真的能够成功…。

小白眼睛闪了闪,黑溜溜的眼睛里面,隐约有一丝金色的光芒闪过。

既然已经送到了眼前,就绝对要拿下!

“几天不见,小公子可是过的顺利?”

忽然一道声音传来,凤长悦转头看去,微微眯起眼睛。

而岳大川等人,也都跟着看去。这一看,也都是皱起了眉。

吴魂。

不死门的人。

也是当时凤长悦进城门的时候,招揽过她的那个男人。

三大势力相互之间的距离不远不近,三足鼎立,而此时,吴魂正站在不死门的地盘,冲着凤长悦说话。

那张总是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此时倒是带上了几分惊讶,几分好奇,似乎真的不知道凤长悦这几天过的如何。

众人心中俱是冷笑。

这三天,整个大沼泽的人都知道城中来了一个六品炼药师,而且年纪很轻,姿容卓越,只是性格也有些奇怪,倒似乎嚣张的很,只是后来却不知怎么,和绝阳楼那个提起来就头疼的岳小棠混在了一起,两人似乎关系也不错。

而那少年,这几天自然是一直呆在绝阳楼,偶尔和岳小棠一起出来,模样清贵,但是对岳小棠却是温和有加。

众人心思不一,大多也是想着这少年是看上了岳小棠,而岳大川甚至为了绑住这少年,干脆将两人凑在一起,更有甚者还有人传闻岳大川已经在筹备两人的喜事。

谣言这种东西,往往从一开始就不是真实的,而到最后更是面目全非。

然而却不会有人愿意去纠正,人们更愿意一厢情愿的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东西,而后添油加醋一番,成了另一番模样。

所以,不过是三天时间,整个大沼泽的人,都知道这少年是绝阳楼的未来女婿了。

这样的身份,能过的不好吗?

听到吴魂的问话,不少人暗中翻白眼:想搭话也不说点有意思的,全是废话!

还有人连连冷笑:早就听闻那少年进来的时候,是从不死门的那个城门进来的,而不死门的那些狗东西,当场便得罪了他,尽管后来吴魂赶去,将人当场杀了道歉,并且想要借机招揽那少年,也依然没有成功。

哼,换做是透他们,自然也不会答应!

周围还有一些小势力帮派的人,知道这少年自己是抢不过来了,便早早歇了心思,只等着三大势力相互斗法,最好能够三败俱伤,这样也好给他们腾出点地方。所以此时,倒也是有不少看笑话的人。

不过吴魂却并不以为意,他的目的,只是这个少年,其他都无所谓。

凤长悦斜着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好又怎样,不好又怎样?”

吴魂一听,虽然感觉那少年脸色不太对,总是有股凉飕飕的感觉,但是这话,却是让他心中一动——

居然没有直接说好?!

那就是不怎么好了?!

他和这少年有过一次交锋,还算是有些了解,听到这回答,便忍不住想到,或许真是不好。

毕竟,绝阳楼都是一群粗鲁至极的家伙,尤其是岳大川,极为护短又剽悍霸道,只怕看这少年姿容好,实力强,早就想着将他扣下来做自己女婿了吧!

而那少年脾性极为骄傲,又怎么会接受这样的安排?

吴魂心里一动,便觉得这句话就是在说,过得不好。

只是碍于这岳大川以及整个绝阳楼还在,所以才这样婉转的表达。

别说吴魂这么想,周围看着的人,除了绝阳楼的人,也都是这样想的。

于是……众人的眼神又变了——

不好就行!这样还有机会!

吴魂看了一眼旁边的岳大川和岳小棠等人,脸色都有些奇怪,心中便越发的肯定,便道:“其实,说起来阁下还是从不死门看守的城门而来,也算是和我不死门有缘。我门主其实是十分爱才的,尤其是青年才俊,若是你想,我们不死门,欢迎你…。”

“关你屁事。”

凤长悦冷冷吐出几个字。

所有人都愣在当场。

就连吴魂,也被噎了一把。片刻之后,才恍然这句话,是跟着前面说的!

“好又怎样,不好又怎样,关你屁事!”

这才是那少年想说的话!

吴魂的脸色顿时难看!

周围的人也立刻明白了这前后两句话是连起来的,咀嚼两下顿时了然。

不少人当场破功笑出来,还有的则是低下头去,但是双肩却抖动的厉害。

真是*裸的打脸啊!

已经有多久没有见过不死门的人被人这样当面羞辱了?便是其他两大势力,只怕也是不会在这样的场景下,这样不给不死门面子!

这句话,针对的当然不仅仅是吴魂,还包括他身后代表的不死门。

不少人都是目色奇异的看着那红衣少年,心思各异。

当然最好奇的,还是吴魂以及不死门,会如何应对这不留情面的话。

吴魂的脸色只是有了片刻的僵硬,几乎是瞬间,他的脸色便恢复如常,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然而那双眼睛,却不再像是之前的那般平静,反而透着一股子阴森,让人望而生畏。

他的目光从周围扫缓缓扫过,所有正看着的人都不自觉的停下了笑声,有些尴尬的避开眼神。

虽然看着过瘾,但是他们自己,却还是不敢去招惹不死门的。

吴魂最后盯着凤长悦,缓慢道:“几日不见,阁下倒是越发的牙尖嘴利了。”

既然已经当着众人的面这样不给面子,那么也就不用再虚与委蛇了,说话自然立刻就难听了一些。

“虽然年轻人本来就应当有一股闯劲,才能成为强者,但是在这之前,我却还是要奉劝阁下一句:在成为真正的强者之前,不要过于张扬。毕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如果仗着自己有天赋,便认为自己天下无敌,那可真是……会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呢。”

这话说的已经十分露骨,算是当场直接撕破脸了,半威胁半警告,显然已经将凤长悦归为对立的一方。

吴魂不傻,对方先说出那样的话,已经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他们不死门的脸上,若是不采取强硬一些的态度,只怕今日回去,便会成为整个大沼泽的笑话!

堂堂三大势力之一的不死门,竟然被一个不过二十岁的少年嫌弃!

他们可是丢不起这个人!

所以几乎是毫无犹豫的,吴魂便立刻针锋相对的回了一句。

周围人也心中一动,明白这算是彻底划开界限了!

一时间众人心思各异。

和不死门杠上,一般人自然是讨不到任何好处的,甚至连个全尸都无法保留,然而这个人,却不是一般人。

这是一个二十岁的六品炼药师!

这样的天才,即便是整个大陆,能够比肩的也不过寥寥,而能够培养出这样的人才,可见那少年的背景也必定不一般!

即便这里是大沼泽,不死门占据优势,可是别忘了,那少年此时,可是站在绝阳楼一方的!

绝阳楼对上不死门,谁生谁死还不好说!

可现在关键就是,绝阳楼会不会为了这样一个少年撑腰。

尽管他现在是站在绝阳楼地盘,可是谁知道绝阳楼到底有多么看重他?

绝阳楼会不会为了他和不死门杠上,也成了最大的一个疑问。

气氛陷入一片死寂。

萧正泽见此,眼中闪过一丝快意。

他这几天一直都呆在炼丹房,但是却发现无论如何都无法静下心来,脑子里总是会出现那红衣少年唇角微勾的讽刺笑容,他眼中的冰冷色泽,更像是刀刃一般,一下下的刺得他心口疼。

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着了一般,任何情绪都无法发泄出去,让他十分难受。

这几天时间,他竟是什么都没有做成。

还是因为虚无山即将开放,那场等待了几年的比赛终于开始,他才得以出来。

而这一路上,萧远山都是面色无波,对待他的态度也是前所未有的冷淡。

而随行的其他人,见此也都不敢上前和他多说话,更不用说求情的了。

萧正泽知道,这一次,父亲是真的发火了。而且摆明了想要让他多吃点教训,若不是这一次,青云宗还需要他出面,只怕他还要很久才能重新回到以前的位置。

说起来也很是讽刺,他虽然是萧远山唯一的儿子,而且从小到大,都因为本身十分出色,而备受器重,甚至在前一段时间,萧远山已经开始让他着手处理宗派之中的一些事情。

但是外人却是不知道,其实比起儿子这个身份,他更像是一个下属,一个他父亲亲手培养出来的下属。

他做的好,会得到奖赏,做的不好,会受到惩罚,甚至比其他的人都更加严厉。

外人看来,他是萧远山最优秀的儿子,但是实际上,两人之间,却并没有几分父子亲情。

更多的时候,他明确的将自己的位置定位于一个属下,而不是儿子。

实际上,这么多年过去,他从一开始的不理解,到后来的挣扎,还有最后的从善如流,其实字啊已经习惯。

所以这一次,他一时冲动做了那样的事情,其实就已经想到了自己会面临的惩罚。

只是没想到,父亲的怒火比想象中的更大,而他所承受的责罚,也更加深重。

萧正泽在受到那样的责骂之后,便自觉的呆在炼丹房,直到这一天才出来。

而这一路之上,他也十分低调,几乎不怎么说话。

外人看来,自然只当是他认错,却不会想到,这一切,都还只是他做的表面功夫罢了。

萧正泽的心中,其实充满了不屑和愤怒。

从那红衣少年上来开始,一步一步,都像是踩在他的心脏之上,狠狠碾压。

那人的淡然,从容,周围人敬畏而好奇的目光,短短时间内,三大势力就因为他的几句话而产生了的微妙的氛围……

这是其他任何人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尤其是在感受着站在自己前面的父亲,也在专注的看着那红衣少年的时候,他心中的愤怒,终于是达到了顶端。

一切——都是那人引起的!

在那人出现之前,他还是青云宗最让人骄傲的大少爷,也是所有人都不得不夸赞承认的天才炼药师,更加是此次虚无山之上,最为耀眼的存在!

然而这一切,却因为那少年的出现,而完全毁灭!

现在,所有人的眼光,都聚集在那少年身上,而他,不仅完全被人忽略,甚至还被自己父亲那样责骂,整个青云宗的人,此时也都不敢多和他说一句话!

更加让他难以释怀的是,在这里,他已经可以预见到,之后举行的炼药比赛,他的光环,也会被这个少年完全抢走!

萧正泽虽然心中万分愤恨,但是却也改变不了对方是六品炼药师的事实。

连绝阳楼都已经将他拉拢,甚至不死门还因为这件事情恼羞成怒,可见他那炼药师的身份,不是作假。

别人不知,他身为炼药师,却是最为清楚,五品炼药师,和六品炼药师,听起来不过是一字之差,实际上却是天差地别!

他自己在几年前就已经是五品炼药师,这两年努力学习,勤奋炼药,却还是没有晋级六品炼药师。

他甚至连一点要突破的感觉都从来没有过。

从五品到六品,于他而言就像是一个峡谷,他需要从这边走到那边。然而此时,却是卡在半路,进退不得。

所以此时再次见到凤长悦,萧正泽心中的愤怒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是越发的旺盛。

三大势力这些年相互之间平安无事,都是因为彼此容忍,也相互忌惮。然而这少年不过是一露面,便是让三大势力之间的平衡瞬间打破!

这样的落差,让萧正泽心中越发的恼恨。

他垂下眼睛,遮住眼底闪过的阴狠,感受着那僵硬的对峙气氛,心中却是冷嗤——

争吧!争吧!过不了多久,等那个人死了,你们就会知道,现在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

六品炼药师,若是论炼药实力,他势必无法占据优势,然而……炼丹……他却是有着自己的杀手锏!

萧正泽心中冷笑。

有几道目光看向他,凭借着不弱的精神力,他立刻感知到,转头看去,却对上了一双阴鹜的眼睛。

萧正泽一愣,随即缓缓皱眉。

吴越。

他这样看着自己干什么?

然而不等他深究,吴越却是已经转开了目光。

然而那带着几分阴鹜的目光,却让萧正泽无法忽视,甚至心中隐隐有着一股不安。

他和吴越并不熟,但是也说不上有什么仇,若是仅仅因为彼此之间的立场对立,吴越不会是这样的表情。

萧正泽眉头皱紧。

那样子,倒像是在看着一个……有仇的人?

而且他看的出来,吴越的眼中,还带着浓重的怀疑。

似乎,是怀疑他做了什么事儿?

萧正泽越想,越是觉得吴越那一眼,就是这个意思。

若不是此时气氛不对,他已经想要大笑出声——他吴越,凭什么用那样的眼神看他!?

他有什么资格?!

不过是一个败家子罢了!

萧正泽对吴越的了解不多,但是却也不少,毕竟吴越的名声,实在是太烂了。而他这么多年,除了因为父亲的原因,偶尔有些羡慕那个被宠坏了却依然有自己父亲宠溺的吴越,其实更多的是不屑。

他看不起吴越。

然而此时,看到吴越的那眼神,自然是将原本心情就不好的萧正泽惹恼。

他心中冷笑,却是已经记下了一笔。

吴越自然是想不到,自己不过是一个眼神,便得罪了萧正泽。

因为他现在看谁,都是那个眼神。

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如果不能报仇,他睡觉都不能安稳!

所以,即便这几天是特殊事件,他也依旧劝动了吴山卓为了他彻查整个大沼泽。

一方面,吴山卓是真心心疼自己这唯一的儿子,看到他受了那样的伤,甚至差点死了,自然是怒不可遏,想要为他报仇,另一方面,吴越这一次,竟然真的找到了那个神秘的少女,他心中大喜,满意至极,想着这个儿子这么多年总算是没有白养,所以就下了最大的力气去搜寻那白衣青年。

而吴越这些天,一边养伤一边找人,或许是这一次受伤刺激了他,让他的性格变得更加古怪嚣张,而且心性也变得更加残忍,看着谁都是那样的怀疑而阴鹜的眼神。

尤其是,他知道那人身上有很厉害的火焰,而一想到火焰,他便想到了炼药师,所以这些天对炼药师的态度很是差劲。

看着是五品炼药师的萧正泽,便是顺带加了几分恼恨。

于是,不过是一个眼神,便让两方结下了梁子。

只是其他人却是未曾觉察,因为此时众人关注的焦点,还是在凤长悦和不死门的对峙之上。

在听到吴魂那彻底撕破脸皮的话之后,凤长悦眨了眨眼睛,神色却很是轻松,连眼神都没有怎么变化,让不少正在暗暗观察的人很是失望,越是看着这人一直这样淡定沉凝宁尊贵的样子,便越是希望看到她受到刺激或恐惧或嚣张的样子。

随后,便听那少年懒散道:“这天下,能有资格教训我的,只有我师父父母,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有这点时间,还是去好好修炼吧,毕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的狗,被主人抛弃之后,连全尸都没有。”

气氛顿时变得更加冰冷僵硬,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冻结了。

人们纷纷屏息,生怕一个没注意,便被波及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吴魂已经很久没有被人气成这样了。

他虽然在不死门的职位一般,但是却是吴山卓的心腹,很多人都要看他的脸色过活,除了伺候门主和少爷,又何时被这样羞辱?

况且,对方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看着那红衣少年毫不畏惧,甚至堪称坦荡的神色,吴魂觉得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噎住,很多话堵在胸口,脸憋得通红,竟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不少人惊叹:能够一句话噎死吴魂这样的老狐狸,这红衣少年果真厉害!

看来不仅是天赋强横,实力厉害,更是十分犀利,不留情面啊!

瞧瞧吴魂那样子,要被气炸了吧?!

不少人暗自叫好,这少年倒是硬气!居然真的直接这样杠上了不死门!

这一次,就连吴山卓都忍不了了。

吴魂胸膛剧烈起伏,刚想起了什么想要开口回击,却被吴山卓一个眼神警告,愤恨不甘的收起了自己的情绪,而后往后退了几步,微微点头,掩住了眼中即将喷发出来的恼恨。

吴山卓知道,这时候若是自己再不开口,不死门就真的要成为一个笑柄了。

“小小年纪,伶牙俐齿。”

吴山卓开口,语气森然,带着一股无法避开的威压,朝着凤长悦而去——

“打狗尚且要看主人,他没有资格教训你,我倒是要看看,我有没有这个资格!”

话音刚落,那威压便从他身上猛然散发出来,直直朝着凤长悦冲去!几乎是瞬间变将她周身各处笼罩!

竟是完全封死了凤长悦的出路!

众人见此,纷纷吃惊——吴山卓比起一年前,竟是又精进了不少!看这样子,最少也是八星灵宗了!

凤长悦眼神一厉,不退反进,一脚狠狠的往前踏出一步!落地无声,周身却顿时灵力暴涨!

而同时,她手中忽然出现一把匕首,银光闪烁,还不等众人看清,她便狠狠挥出!

一道强劲的力量,顿时迅疾飞出,直直撞上那无形的威压!

轰!

强横的力量顿时朝着四周飞散而去!

众人纷纷布下结界,以免受到波及,然而纵然如此,也依然能够感受到那强劲的力量轰击在结界上的强大力量,让人看着都胆战心惊。

而场中,那红衣少年,却是毫无惧色,甚至眉眼之间,充斥着一股令人心寒的冷意,那双冰冷幽黑的如同深潭的眼睛,在周身飞舞的白色灵力的映衬下,显得越发的寂静幽黑,仅仅是一眼,就看着让人心生畏惧。

那眼神,实在是太过平静,也太过冷冽!

就像是从地狱而来的死神,手执镰刀,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那周身在瞬息之间涌出的杀意,几乎让人忍不住发抖!

尽管那恐怖的威压,有一部分分散,却还是有大部分落在凤长悦的身上!

咔嚓!

石块碎裂的声音此时听起来格外清晰,就像是用什么东西在心脏上来回划拉一般,让人浑身发颤。

死寂。

凤长悦微微垂眸,看着自己脚下已经裂开的石块,绯色的唇角,竟是微微勾起。

原本以为得手的吴山卓还没有露出笑容,便看到那笑容,不知为何,竟是忽然心中不安。

随后,就看到那少年脚尖微微一碾——

轰!

一道惊雷,忽然在他脚下炸开!

霎时间乱石飞溅!暴乱的能量在他身边骤然炸开!

所有人都被眼前这一幕惊住,却见吴山卓颇为狼狈的狠狠一挥衣袖,一边飞离躲开一边回击。

于是,他原本呆的地方,就彻底变成了一片废墟。

而原本在那里的人,也早已经狼狈逃跑。

凤长悦对上吴山卓震怒的眼神,微微耸肩,似乎很是无辜——

“既然你非要教训我……那么,不知,你可喜欢,我回送你的这份礼物?”

她语气清淡,似乎还带着几分调侃,好像在和友人聊天。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少年,竟然一出手就是这样的大招!

在对方想要用威压给她一些教训的时候,不但没有分毫的畏惧,反而正面而上,明白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却还是在挡住对方的攻击之后,顺便声东击西,暗暗埋下了一股力量,从吴山卓的脚下偷袭!

不过是片刻时间,竟然就能够想出这样的手段,并且这样流畅的施展,让吴山卓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

不少人的眼神都变了,心中开始重新思量这少年的实力和价值。

然而吴山卓被凤长悦弄得这样狼狈,又如何会善罢甘休?

身为不死门的门主这么多年,除了在面对那些人的时候,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卑躬屈膝过!也没有吃过这样大的亏!

就算是萧远山和岳大川,不到万不得已,也绝对不愿意和他正面对上!

然而现在,却被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小子给弄得这样狼狈,这样丢人!

简直是奇耻大辱!

吴山卓看向凤长悦的眼神,瞬间变得极为危险。

什么狗屁炼药师,什么神秘的天才少年,他现在只想将他好好折磨一番,而后彻底杀了!方能泄恨!

吴山卓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他的眼睛迅速充血,变得猩红,而后一声厉喝,朝着凤长悦扑来——

“好小子!今天若是不让你知道天高地厚,我就不姓吴!”

他声音狠厉,透着一股狠劲儿,显然已经是动了真格!

紧接着,不待众人反应过来,他便是一掌狠狠推出!

不知何时,他那手掌,竟是变成了血红色!

而那带起的劲风之中,也飘荡着一丝红色和黑色!相互纠缠,看起来诡异至极!

凤长悦几乎是立刻,便觉得自己周身被一股力量牢牢控制住,动弹不得。

她微微停顿,幽黑的眼睛眯起来——

等的就是这一刻!

而体内,天堂火已经在疯狂的运转,将那些不知什么时候渗进来的黑红色雾气全部吞噬解决。

果然!依然是那种熟悉的黑色雾气!

她心中骤然一沉,这吴山卓,果然也和那神秘的力量有所牵连!

然而此时在众人眼中,她就像是毫无反击之力一般,只能等着那掌风落下!

“凤墨小心!”

岳小棠立刻就要出手,被岳大川一把拉住,而后一拳强劲轰出!

正好和那掌风相对!

天空之上,骤然出现一片阴云!

正在那两股力量疯狂撞击的时候,忽然从云层之中,延伸出一股柔和的力量,将那暴动的力量完全包裹,而后消融。

整片天空,似乎都变得安静了。

众人纷纷愣住。

凤长悦若有所觉,豁然抬头!

却见那山峰之上,忽然裂开一道缝隙!

一道人影,飘然而出!

她的心脏忽然急迫的跃动起来,周身的肌肉都越发的绷紧,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人——

司徒。

你到底,是什么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