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55 神火!

三日时间眨眼流过。转瞬便是已经到了那个万众期待的日子。

而在这几天之内,整个大沼泽似乎都迅速陷入了一种兴奋的状态致中国,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可见隐隐带着的期待和好奇。相互之间的谈话,也几乎句句不离虚无山这件即将开始的大赛。

而最为激动的,当然是大沼泽的炼药师。

早在几年前,司徒闭关的时候,留下这个约定,众人便开始默默等待,只等着这一天的到来。

对于其他人而言,或许这只是一场热闹,但是对于炼药师而言,这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在这场比赛之中,若是能够拔得头筹,不仅能够得到司徒炼制的七品丹药,更加有可能得到他的器重,甚至成为他的弟子!

这是何等的荣誉!

要知道,司徒的老师可是苍离!那个大陆闻名的炼药宗师!

但是他们一般都呆在大沼泽,而且听闻苍离招收弟子的标准很高,所以倒是没有几个人想着出去拜苍离为师,若是能让司徒看重,也已经算是极大的荣耀了。

而对于各大势力而言,这一场比赛则是关乎司徒的去留。

他必定是倾向于胜利的那一方的,而得到一个七品炼药师,对于任何势力而言,都是一极强的助力。

司徒前些年来到大沼泽,身份神秘,却异常强大,然而当时的他,却也有着炼药师一贯的高傲,对于其他势力的拉拢,也一直选择拒绝。

若是其他人这样,只怕早已经下黄泉了,但是这个人是司徒,是一个七品炼药师,所有人都知道这样一个人的价值,是无法度量的。

所以,也让司徒一直自由的呆在了这里。

直到有一天,他选择进入虚无山。

几年时间过去,大沼泽的人不但没有忘记他,反而更加充满期待。

于是,也就有了如今的盛况。

三大势力不约而同的加大了防守和警戒的力量,进出更加严格。

尤其是,不死门的人还在花费精力搜寻着那个白衣青年。

一开始的时候,众人对于这件事还抱有一丝兴趣,想要看看到底是谁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但是转眼就到了虚无山即将开放的时候,众人的目光,自然也就转移了。

然而尽管如此,不死门的搜寻力度,不仅没有减小,反而变得更大了。

甚至连大沼泽之外,半个落日山脉,都被不死门的人搜查过了。

然而等候了好久,却没有见到过任何人影。

于是,吴山卓和吴越便都以为,那白衣青年以及他的几个侍卫,必定是选择了进入大沼泽。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吴山卓冷笑,一旦那人进入这大沼泽,就必定出不去了!他会让他们知道,招惹了不死门,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吴越也依然满心的愤恨,他自从出生,这二十年就没有受过这么大的羞辱!

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所以,虽然城中的气氛变得越发的热烈,但是不死门的人,却依然满是严肃,到处搜寻。

这难免让很多人不满,却又不敢反驳,只得默默忍耐。

“你!抬起头来!”

“那个!站住!让我们检查一下!”

“还有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一队人马在宽阔的街道上横冲直撞,抓住个白衣人就要看看对方的脸,而没有穿白衣的,则是被一遍遍的询问着有没有见过画像上的人。

一时间整个街道都是陷入了一阵杂乱之中。

“哼,愚蠢。”

岳小棠冷眼看着这一幕,娇艳的容颜上,满是不屑。

这样找下去,就算是把整个大沼泽都挖地三尺,都不会找到人。

不过是仗着自己势力雄厚而已,在这样的紧要关头花费这样大的力气去找人,可见吴山卓那个老东西,已经将吴越宠成什么样了。

“吴越那人没脑子也就算了,竟然连吴山卓都这样冲动,真是越发的过分了。”

岳小棠虽然大咧,但是对于城中的事情都很是了解,在这方面也有着十分细腻的心思,所以和凤长悦一起出来喝茶的时候,从楼上看到这一幕,自然是十分不屑。

凤长悦端起一杯茶,轻轻呷了一口,似乎并不关心。

杨溯几人则是在旁边,面色无波,似乎也并不感兴趣。

“不过,我倒是挺好奇的,到底是谁,能够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看样子,吴越这一次,必定是吃了大亏啊!哈哈!”

岳小棠说着,再度眉飞色舞起来,一张娇俏的容颜上光芒四射,带着璀璨的笑容。

凤长悦闻言,动作微微一顿,心中觉得有些好笑,放下茶杯,眉色淡淡:“恶人自有天收。”

岳小棠闻言,肯定的点点头:“没错!像他这样的东西,杀了他我还嫌脏了我的手呢!”

整个大沼泽,能够让岳小棠看上眼的实在不多,就连萧正泽,虽然炼药天赋极好,但是岳小棠专注修炼,和他交集并不多,所以也并未多加在意。

然而自从经历了上一次的事件之后,她便看出这个人性格极为自私,而且目光短浅,自然更加看不上。

尤其是,他居然敢针对凤墨!

那可是她的朋友!她自然要站在凤墨这一边!

听说萧正泽回去之后,倒是被狠狠的教训了一番,这几天都消停了很多,而萧雅儿更是没了消息,想也知道是被软禁起来了。

这两个没脑子的东西,也着实挺相配的。

岳小棠想着,看着对面凤长悦淡然的表情,却是觉得有些奇怪。

她皱皱眉头:“凤墨,你好像不是很在意的样子啊?”

凤长悦微微愣住:“我有什么好在意的?”

岳小棠一愣,被她坦然而直白的话语惊住,刚想说什么,却听对面的红衣少年唇角勾起一抹弧度,眼中也似乎有流光闪烁,但是却有一股寒意若隐若现,让人心神一凛。

“他们做什么,找什么人,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岳小棠一噎,也是啊……凤墨是刚刚来到大沼泽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的确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好像…。有哪里不对?

岳小棠想了想,盯着凤长悦淡定的面容看了好一会儿,那少年却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闲散模样。真是让人看得有些牙痒痒。

岳小棠眉眼舒展:“也是!那些事情,和咱么也的确没有什么关系!他们想要作死,咱们也别拦着!”

“不过,我倒是希望那个人快点被找到。”岳小棠笑嘻嘻道。

凤长悦心中一动:“哦?为什么?”

岳小棠狠狠咽下一块糕点,似乎是将那糕点想象成了自己的敌人,狠命的咀嚼——

“依我看,这神秘的白衣男人不简单啊!吴越是不死门唯一的少爷,既然出了大沼泽,进入落日山脉,怎么可能不带着保护他的人?最少也得是个灵宗强者吧?可是最后,吴越居然那么悄无声息的回来了,而且受了那么重的伤!可见那白衣男人不是好对付的!”

岳小棠咽下糕点,神色轻松,眼神却带着几分认真,几分兴奋。

“我觉得,这男人,一定也是个强者!甚至,是根本不畏惧不死门的人!这两边若是真的杠上,还不一定谁输谁赢呢!”

岳小棠说的开始激动了起来:“要是有机会,真想和那人切磋一下!”

凤长悦默。

这两天的相处下来,她也已经摸清了岳小棠的脾性。

岳小棠性格爽朗大咧,跟她老爹有一拼,尤其是在修炼上,简直有着让人畏惧的热情。

是的,热情。

岳小棠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是却满心的豪言壮志,而且十分喜欢挑战,经常会和人切磋。

当然,切磋,还是虐打,还是被虐打,取决于双方的共同水平。

这三天,凤长悦也是这么过来的。

第一天,岳小棠坚持要切磋,于是…。她回去躺了一夜。

第二天,岳小棠又要切磋,于是……她又回去躺了一夜。

第三天,岳小棠没有继续切磋,而是带着凤长悦一起出来了。

因为这一天,就是虚无山即将开启的时候。

只是此时时辰还早,两人便呆在这客栈里面,一起喝茶等待。

而城中也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涌向虚无山方向。

两人倒是不急,因为三大势力在虚无山有着最好的位置,所以其他人先行一步,两人反而十分闲散。

看着岳小棠又满是挑战*的晶亮的眼眸,凤长悦静默片刻:“或许会有机会的。不过,你不继续和我切磋了吗?”

岳小棠闻言,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我又不傻,你那两次都是让着我呢!我知道!”

凤长悦也料到她会猜到,故而也没有露出震惊之色,只是勾了勾唇角。

岳小棠,算是可造之材。

岳小棠看到凤长悦这样子,就觉得一阵无力。

她前两天缠着和凤墨切磋,其实心中是存了几分好胜的心思的。

虽然一般炼药师的灵力修炼水平都算不上绝佳,但是她心里却莫名的觉得,凤墨或许会出乎她的预料。

所以,她兴冲冲的去了。

然后,灰溜溜的回来了。

她虽然想到过凤墨会很强,但是却不知道,他会这样强!

岳小棠想起两人两次交手,每一次过招都不会超过二十招,凤墨却不喜进攻,反而退守为上,然而却总是能够在最关键的时候出手,而后结束战斗。

虽然凤墨都是以微小优势获胜,但是她却深深的感到了一种无力感。

那是——被掌控的感觉。

是的,就是掌控。

在和凤墨的对战之中,这种感觉尤为突出,他似乎不怎么主动出手,然而却总是朝着他希望的那个方向发展,而他也能给出最好的防守,而后一招致命。

岳小棠甚至觉得,两次之所以都是在二十招之内结束,都是因为凤墨想要在那个时候结束。

那时候,她就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少年,究竟是多么强大。

要知道她而今十六岁,却也已经是九星灵皇,加上经常出去历练,真实水平其实是高于这个等级的。

然而即便是如此,她也依然在凤墨手上讨不到一点好处。

她觉得,凤墨的实力,必定是不容小觑的。

这让她心中又是郁闷又是骄傲。

郁闷的是,原本以为自己的实力算是不错的,却不想和凤墨一比较,自己什么都不算,骄傲的是,这个人——是她的朋友!

岳小棠不但没有灰心,反而越发的勇猛,充满斗志。

她知道自己和凤墨之间的差距很大,所以也不再强求切磋,但是却一直在默默的努力,不断加强自己,希望有一天可以和他比肩。

岳小棠在凤长悦面前,自在得很,所以什么心思都能在脸上表现出来。

凤长悦有些失笑:“你的天赋很好,若是继续努力,势必将来不可限量。”

岳小棠欣然接受这夸奖。

虽然在她心中,对面的红衣少年,才是真正的不可捉摸的天才。

“不过这一次,我还真是希望,不死门可以被彻底解决…。”

岳小棠喃喃道,迎上凤长悦的眼眸,璀然一笑。

我自然,也这么想。

凤长悦在心中默默说道。

窗外喧闹的声音逐渐消失,只剩下了一摊麻烦。

有很多人看着那逐渐远去的霸道的人影,露出愤恨而隐忍的神色。

凤长悦微微眯起眼睛。

岳小棠不知道,她却是明白的。

不死门这样不死不休的寻找她,除了因为她伤了吴越之外,还因为她俘获了那个暗卫。

那个人,知道的东西可是不少。

恐怕吴山卓也早就想到,若是那男人被人问出什么来,便是无尽的麻烦,甚至有可能会给不死门带来灭顶之灾。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自然还是那奇怪的少年少女。

凤长悦眸色变得暗沉,似乎有漩涡在酝酿,只等着爆发的那一刻,掀起惊涛骇浪。

吴山卓必定是怕她会将他们已经找到那少女的事情泄露出去,所以才会这般急迫,甚至堪称慌张的找寻她的踪迹。

想必,这才是他们最大的软肋。

按照之前了解到的消息,三大势力都是参与了这件事的,但是彼此之间,却是分毫不知。

也就是说,他们都以为这件事情,只有自己知道,只有自己在做,实际上,背后的那只神秘的黑手,早已经在编织着一张大网,从各个方向开始,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那个方向,就是她。

然而对方若是真的想要她的命,直接派人暗杀不就行了?为何要这样大费周章?

凤长悦觉得自己就像是陷入了一个又一个的网之中,重重迷雾都在眼前,她似乎看到一丝头绪,仔细看去,却只看到了更加浓重的迷雾。

岳小棠看到她的眸色似乎有些不对,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凤墨,你在想什么?”

凤长悦眨了眨眼,对她微微一笑。

“在想,如果我是那个白衣男人,会怎么办。”

不等岳小棠露出吃惊之色,她便歪了歪头,似乎有些头疼。

“如果是我,应该比较生气。那么,最好的死法,是什么呢?”

岳小棠看着她的样子,忽然愣住。

杨溯几人见此,心中都是一顿。

她该不会猜到什么了吧?但是长悦这话的确让人遐想……

却不想那明亮璀璨的少女,忽然眼睛发亮的凑近,兴冲冲道——

“当然是——活剥!”

……

等凤长悦和岳小棠走到虚无山下面的时候,周围的人已经很多,而且还不断的有人在朝着山上涌去。

虚无山远远看去,是一片荒芜,而上面的山岩也呈现月白色,在阳光的照耀下,甚至和有些耀眼。

然而当靠近的时候,才会看到那上面若隐若现的红色石头,颜色倒是十分鲜艳,但是因为数量很少,所以并不明显。

而周围的人,也越来越多。

虚无山很大,很高,也很陡。

尤其这上面全部都是岩石,其实并不好攀爬。

所以能够上去的,都是有着一定实力的人。

而在山路上,也到处都是人。

凤长悦和岳小棠一路飞掠而上,倒是让不少人侧目。有眼尖的已经看出两人身份,神色各异,但是也都什么都没说。

毕竟一般人招惹不起这两人。

在临近山顶的地方,竟是有着一块极为广阔的广场。

说是广场,也不过是一片平地罢了,但是却因为这块平地像是被人为横斩的一般,光洁平整,显得十分的大气,所以看着倒也让人惊叹。

再网上,是更加陡峭的山峰。

却已经无人再向上。

所有人都汇聚在这里,形成各自的阵营。

因为司徒大师,将会在这里举办炼丹比赛!

凤长悦和岳小棠的出现,引起了一阵骚动,两人像是没事儿人一般,走向最里面。

外围,有很多小势力帮派,而里面,则是三大势力三足鼎立,各自为营。

一行人走向绝阳楼的地盘。在那里,岳大川已经在示意他们过去。

众人静默的看着那个红衣少年。

这就是——那个二十岁的六品炼药师?

凤长悦面色无波,走向岳大川身边的位置。

她抬脚,稳稳落在地面上。

一阵蚀骨的钻心疼痛,忽然袭上心头!

她面色骤然一变!看向山峰!

这是……

神火的气息!

------题外话------

虽然明天满课,但是二月君会努力万更,嗯,万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