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54 联盟!

萧雅儿和萧正泽听到这个声音,都是身体一僵,转头看去,果真看到不远处,萧远山正面色难看的看着他们两人。

萧正泽极少看到他这个脸色,当即心中一沉,已经猜到是因为今天那莫名其妙冒出来的炼药师的缘故。

这么一想,他心里就越发的不舒服。

别人也就算了,对于一个六品炼药师各种献媚讨好,为什么他一回来,连父亲都是这个脸色?

哼,不就是因为他和那个炼药师发生了点矛盾吗?

他至于这个样子?

萧正泽心里这么想着,然而脸上却是露出略微有些歉疚和后悔的表情:“爹。”

萧远山看着他这么快的认错,心中就是有火也发不出来了,只是脸色依然铁青。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翅膀硬了是不是!?”

顿了顿,萧远山才沉声开口。

一片死寂。

这里早已经没有其他人,就连侍卫之类,也都在之前接到了命令要求不准靠近这里,是以萧远山并不担心这里发生的事情会被人传出去。

“你明知道一个六品炼药师,此时对于我们而言,是多么的重要!居然还在这样的紧要关头去得罪他!你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我这么多年都白教导你了!”

萧远山虽然已经在尽力克制,但是只要一想到一个六品炼药师,他还没有来得及让人去拉拢,就先被自己唯一的儿子坑了一把,将人家拒之门外,他心里的火,就蹭蹭的往上冒。

若不是他一向疼爱这个出色的儿子,只怕已经是直接动手。

饶是如此,他脸色十分难看,周身的气势也让人胆战心惊。

几句话像是重石,狠狠的砸落在萧正泽的心中。

他咬了咬牙,将心中的情绪都压了下来,低声道:“是儿子的错。儿子知道这次,是太冲动了。还请爹惩罚。”

萧远山见他认错,却是越发的愤怒:“现在知道认错了?那你之前怎么不知道好好想想,别做那么愚蠢的事情!你知道你们今天这一闹,会给青云宗带来多大的麻烦吗?!”

他看着面色已经有些不佳的儿子,却是没有心思去顾忌,心头的火还在燃烧,只要想到一个六品炼药师竟然就这样被另外两家拉拢,他心里就实在是不能平静下来!

萧正泽终于忍不住抬头,看着他,声音有些冷:“爹,儿子也是五品炼药师,并且很快就能晋级突破,您难道就不能多相信我一次吗?”

他早在两年前就已经成为了五品炼药师,是大沼泽最年轻,最有天赋的炼药师!就连他的师父,也就是青云宗唯一的六品炼药师何岸,也自叹弗如!说他将来的成就,必定在他之上!

所以,萧正泽也一直是青云宗的骄傲,也深受萧远山的器重,已经开始让他慢慢接手青云宗的一些事务。

萧正泽看似谦虚,但是其中心中也是十分骄傲的。他一直认为自己才是最出色最卓越的炼药师,纵然现在还不是六品,但是他一定可以很快突破。而这一次虚无山即将开始炼丹比赛,他也对自己寄予了厚望,希望能够一举拿下第一,获得司徒大师的青睐。

其实他的野心远不止如此,比起司徒,他更加想要成为苍离的弟子。

那个在整个大陆都声名显赫的炼药宗师。

只有那样的人物,才有资格成为他的老师。

虽然他现在还没有突破六品炼药师,但是他却对自己的水平十分自信,整个大沼泽,也不过三个六品炼药师,三大势力各有一个,其中,绝阳楼的那个还是刚刚晋级的,其实根本无法对他构成威胁。

所以他早早就已经认定,这一切的一切,最后都会是他的。

谁知却忽然传来消息,城中来了一个二十岁的六品炼药师!

听到周围人议论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就连他自己,也是在二十三岁的时候,才成为了五品炼药师,而今年,他已经二十七岁了,距离六品炼药师,却还是有着一段距离。

所以在那一刻,他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然而没过多久,他就愕然的发现——这是真的!

几乎所有人都在议论,那个神秘的红衣少年。

他心中终于生出了几分好奇,几分不甘,便任由萧雅儿去闹腾。

结果,一回来就被自己父亲这样责骂。

萧正泽终究是不甘心,实在没有忍住,便回了这么一句。

萧远山却是没有被他的态度惊住,反而是早有预料一般,冷冷一笑。

“看来这么多年,你呆在大沼泽,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

萧正泽心中一沉。

“你是很优秀,这点无可否认。或许在旁人看来,你这样的年纪,成为五品炼药师,已经是非常出色,但是你却不知道,这世界上,有多少比你还要优秀还要卓越的天才。他们,或许是你此生都无法逾越的高山!”

不顾萧正泽越发难看的脸色,萧远山继续道:“况且,再怎样,你现在,也还不是六品炼药师。而那个少年——他是。”

“仅仅这一点,你就已经输了。在这样的紧要关头,你想的不是如何为本宗争取最大的利益,反而想的是如何不要让别人抢了你的风头,还想出那样拙劣的手段,去试探他,甚至得罪他——你脑子里是进了水吗?!”

萧远山一字一句,说的极为严厉,一点情面都没有留,而且这也确实是他对待自己这个唯一的儿子最苛刻的一次。

他之所以生气,一是因为,这一次萧正泽的行为,的确带来了极大的损失,本来三大势力,他们在炼药师方面是最占优势的,然而这个神秘的少年的到来,则是会完全打破原本的格局,甚至极有可能输掉,这如何不让准备已久的萧远山恼怒?二是因为,这一次萧正泽这么做,极大的暴露了他性格的缺陷,目光短浅,度量狭小,不以大局为重。

这让原本对他寄予厚望的萧远山也十分失望。

于是,才有了这一场责问。

然而萧正泽又怎么会理会这些?他只是觉得,自己今日连连受挫,先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人那般羞辱,回来之后更是被向来看重他的父亲责备,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恼怒异常。

而这一切,都是那个红衣少年的错!

只是这当口,他却是不能再开口反驳,那样实在是太蠢了。

然而正在他默默忍耐的时候,他身后的萧雅儿却是看不下去了。

她觉得很奇怪,也很生气。泽哥哥做了什么?居然被这样教训?她印象中,萧伯伯一直对泽哥哥虽然算不上宠溺,但是算得上宽和疼爱,加上泽哥哥一向争气,所以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责骂。

然而现在,他却这样……

都是因为那个红衣少年!一切都是他的错!

萧雅儿之前还怀疑萧正泽利用她,甚至看她受委屈也冷眼旁观,只为了试探对方,心里十分难过和愤怒,然而此时看到萧正泽被这样骂,她顿时将那些东西都抛到了脑后,一心只想着萧正泽了。

她原本是站在萧正泽身后的,一个没忍住,便往前走了两步,看着萧远山道:“萧伯伯,您不要这样责怪泽哥哥,他也是为了、为了青云宗好啊!那个人来历神秘,嚣张的很,目中无人,泽哥哥只是想探一下他的底细才…。”

“雅儿。”

萧雅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萧远山打断。

她愣在当场,对上萧远山冷肃的眸子,顿时觉得遍体生寒。

“你最近似乎太过懒散了,回去你的院子,静心修炼吧。”

这是要软禁她了。

萧雅儿腿一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说了一句话,就面临这样的惩罚。

她下意识的想要辩驳,却被萧远山一个眼神镇住,心中一颤,不再敢说话。

萧远山已经是在克制了,若不是她没脑子,正泽也不会顺水推舟,得罪了那人!

发生的事情,消息都已经传回来了,若不是考虑到名声,他甚至想要一巴掌直接杀了她。

这么多年她惹下不少麻烦,但是青云宗背景强大,也不怕那些麻烦,所以便一直放任萧雅儿胡作非为。但是却没有想到,她的胆子已经这样大,而且这样没脑子!

萧远山看向萧正泽:“你最好能够想办法弥补这一次的错误!”

说完,便转身离开。

萧正泽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眸色却变得暗沉幽深,最终什么也没说的离开。

而萧雅儿随后也被人带了回去。只怕这一段时间,她都无法出来闹腾了。

……

而同一时刻,整个大沼泽的气氛都变的紧张起来。

因为不死门突然开始动作了。

似乎只是一夜之间,街上便忽然多了许多不死门的人,在到处搜寻。而街面上,也到处都贴了画像,显然是在通缉。

又贴上一副画像,巡逻的人才气势汹汹的离开。

而原本在远处瞧瞧看着的人,见那些可怕的人都离开了,才纷纷凑上去观看。

这一看,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不死门居然下了最高等级的通缉令?!”

“天啊!不死门已经十年没有下过这样的通缉令了,这一次到底是谁招惹了他们?”

“谁知道呢?最近也没有听说不死门发生什么事儿啊?怎么就忽然发出了通缉令?”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我听说,不死门那位少爷,前两天出去,然后特别狼狈的回来了!好像受了很重的伤,现在还不能走路呢!也不知道是谁,竟然招惹了那个小霸王,可是相当于惹上了整个不死门!只怕是在劫难逃啊…。”

“谁这么厉害?居然敢对付小霸王?真是爽快!那家伙平时仗着自己背景强大,可没少做一些让人愤恨至极的事儿!”

“真相看看到底是谁,居然敢这么做啊…。”

一群人议论纷纷,看着那画像之上的人,心思各异。

绝阳楼。

“这不死门是怎么回事?居然在这个时候突然闹出来这么大的动静找人?是不是疯了?”

岳大川听着属下回报的消息,心中疑惑又不屑。

其实他是知道原因的,其他人不了解,几大势力之间,却对彼此的动静都了解极深,至于这一次吴山卓动用了这么大的力量搜寻什么人,他也是知道原因的。

也因此极为看不起吴山卓。

“果然还是为了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哼。”

岳大川向来看不起不死门那个成天惹是生非的少爷,而且对于吴山卓一再的纵容十分看不惯。

但是这毕竟是别人的事情,他虽然不屑,却也从未在意。只要对方不触及他的底线,他都是不会过于在意的。

这是三大势力相互平衡的潜规则。

吴越那人,虽然作恶多端,但是也是有着一点自知之明的,基本上是不会触及几大势力的原则,加上他那个及维护短的老爹,便活到了现在。

不过对于这一次,不死门居然下了最高通缉令,岳大川倒是有一点吃惊,随即便明白,吴越这一次必定是踢到了铁板,而且似乎,受伤还不轻呢。

想到这,岳大川的心情顿时好了。

铁板好啊,最好能头破血流,甚至两腿一蹬就更好了…。

看着自家老爹露出的笑容,岳小棠嫌弃的抖了抖身子,翻了个白眼,冲凤长悦道:“你不用在意,我爹就是这样的,一会儿一会儿的。”

凤长悦默。

一会儿一会儿的……你以为你爹是有什么病吗…。

嘴角却带着淡笑:“不会。岳楼主是豪气英雄,我很是佩服。”

岳小棠毫不在意的挥挥手,自己爹自己知道,她还不了解?权当这话是客气了。

岳大川让岳小棠带着凤长悦去往休息的地方,说无论如何要在这里住下,若是再回去客栈,就显得太生疏了,也显得他们绝阳楼怠慢了她。

凤长悦的目的已经达到,自然不再强求,便随着岳小棠而去。

两人并肩而行,杨溯几人跟在后面,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

岳小棠也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一路上不断介绍着周围的景色。

凤长悦一边看,一边将所有的地形都记在了心里。

这里建筑更加恢弘大气,凤长悦便也分了两分心思欣赏,清隽的容颜上,带着淡淡笑意,倒是惹得不少人都看呆了。

凤长悦也不在意,那些人大多数都是听说她来这里之后,偷偷跑来看的,她也并未放在心上。

岳小棠则是满脸骄傲,仿佛与有荣焉。

虽然,那些人大多都是身材剽悍的汉子。

绝阳楼大多都是男人,只有极少的女子,但是此时看着那在灿烂阳光中缓步而行的红衣少年,却都是有些呆。

从未见过……这样好看的人呢……

虽然是个男人,但是容貌却是不输于女子的精致,但是眉宇之间英气凛然,眸中也透着几分不可高攀的尊贵之意,一点都不会让人当做女人,反而更加为那份气度心折。

纵然是汉子,也都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钟灵毓秀的一个少年。

当然,这些目光之中,还有一半,是好奇和八卦。

甚至有一些一紧眼泛泪花——大小姐平时总是那么剽悍,终于!终于有人瞎了眼了!

哦,这样说好像有什么不对…。

算了管他呢!

大小姐高兴就好!

凤长悦早已经练出一身功夫,面对各色目光都毫不在意,而岳小棠则是一根筋,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些隐藏起来各色眼神。

“刚才你和我爹,都说了些什么?”

岳小棠偏头,看着凤长悦,忍不住好奇问道。

她嗓音清亮,此时开口,声音顿时传开。

众人激动——这、这已经见过楼主了!难道是商谈成婚的事情?

凤长悦静默片刻,脚步不停:“不过是虚无山即将开始的那件事。”

“果然如此!”

岳小棠爽朗笑开,笑容竟是比阳光还要灿烂。

“我就知道!哼,幸亏有我,否则你不是要被其他人抢走了!”

众人又是一阵激动——哟!感情竟然是大小姐主动出击的吗?听着好激烈的样子啊!

“嗯,是啊。”

凤长悦淡笑。

看着眼前这璀璨的女子,心中却是缓缓下沉。

她想起方才,和岳大川的谈话。

“小棠身体有疾患,她自己没有当回事,实际上,若是不能治愈,只怕活不过二十三岁……我岳大川在此承诺,若是你能获得第一,得到司徒大师的那七品丹药,我便帮你,灭了不死门!”

------题外话------

啊啊啊啊我长智齿了啊!居然长智齿了啊!好!疼!啊!

咳咳,基友首推大家都帮忙收藏一下吧么么哒!周五开始三天一万二么么哒!

鬼妃爱财抢夫有道

http://www。520xs.com/info/691191。html

重生了?!

是个前朝皇族的后人?

还是个意图谋反复国的皇族后人?

夭寿了!

收拾包裹,爬上墙头,连夜出逃。

“呀拉索~从今往后吾乃赵家流绾!”

只此,一嗓。

天下,从此大乱。

江湖,从此不安生。

有人想要扎小人害我?

有人想要暗中给我投毒?

还有原主的亲姐姐跑来揭发自己是个大汉奸?

当我前世凤凰一脉的家主之位是白当的吗?!

关门,放狼!打的你们满地找牙!

收女鬼,捉狼妖,驭女尸,待看她如何再次光芒异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