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53 合作

“爹!你在说什么呢!’

岳小也在旁边,跟着一起进来,只是她的实力不比凤长悦,也就没有听清他的话,便随口一问。

岳大川一惊,这才知道几人回来了,听到自己宝贝女儿的声音,当即就什么都抛到了脑后,脸上立刻露出大大的笑容,一边笑一边朝着外面走。

“小棠!你回来了!“

这一声,直让人心神俱颤,震耳欲聋。

岳大川原本就是个大嗓门,这听到自己女儿回来,一时激动,便高声喊了一句,竟是如同惊雷炸响。

周围俯视着的人都已近习惯,脸色不变,反而也露出喜悦的笑容,纷纷看向门口,显然是在盼着岳小棠的出现。

岳小棠几人跨过一个门,便走进了院子,当即看到走出来的满脸笑容的岳大川。

岳大川一眼就看到了自己想念许久的宝贝女儿,心里更加乐呵,脸上的笑容也更大了,只是他面容粗糙,身形剽悍,满脸的胡子,这一笑,看着也依然充斥着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势。

岳小棠欢快的叫了一声:“爹!”

岳大川高兴的应了一声,便张开双臂,等着岳小棠像是以前一样扑到他怀里。

虽然绝阳楼财大势大,但是岳小棠的母亲却也是早早去世,岳大川为了她不受委屈,便一直没有再娶。所以父女两人倒也算是相依为命,感情很好。

岳小棠生性大胆,又从小被岳大川当做男孩子养,所以不喜欢其他女孩子喜欢的东西,反而喜欢出去历练。

而岳大川一向宠她,每次也只是叮嘱人好好保护她,从未阻拦。

而每一次岳小棠回来的时候,岳大川都很是想念,喜欢抱抱她。他身形剽悍,高大无比,而岳小棠虽然实力强劲,但是身形却是十分娇小,站在一起,就像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女孩一般。

而这一次,岳大川却没有等到岳小棠的拥抱,因为岳小棠在他身前两步远的位置,就停住了。

他一愣,这才发现岳小棠竟是转过头兴冲冲的道:“快来!这就是我爹!”

岳大川这才看到在自己宝贝女儿身后,竟是还有一个人。

在看到那噙着几分淡笑的红衣少年的时候,岳大川当即心中一沉——

完了!这小子长得这么好看,自己那宝贝傻闺女,可不得看上人家了!

岳大川短暂的沉默,并没有让岳小棠在意,她满脸笑容的向自己老爹介绍:“爹!这是我朋友!凤墨!”

岳大川心中再次一沉——

完了!这居然已经把人带回来看了!这是岳父见女婿的节奏……哦不,是女婿要见岳父的状况吗?

凤长悦看着盯着自己不说话的岳大川,唇角的笑意微微加深:“伯父好。我是小棠的朋友。”

岳大川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

听听!这叫的多好听!指不定心里已经想着怎么叫岳父呢!

而且看这样子,淡定从容,似乎没有一丝初次登门的局促和不安,难道…两人的关系已经好到这种地步?才让他这样淡定?

两人都是不知,只是片刻功夫,岳大川已经脑补了无数画面,心中也已经是无数道惊雷劈下。

岳小棠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老爹这个样子,心中有点好奇,也有些好笑,但是想到这毕竟是凤墨第一次来,若是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好像也不太好…

“爹!”

岳小棠虽然个子很娇小,但是声音却很清脆,而且嗓门…也不小。

这一声,几乎是贴着岳大川的耳朵喊出来的,顿时让他浑身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啊?小棠你说什么?”

岳小棠:“……我带了一个朋友回来,而这个人,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二十岁的炼药师啊!”

岳小棠看着自家老爹这迟钝的摸样,心里是有点奇怪的,毕竟看之前那架势,老爹可是下了死命令要把凤墨找回去的啊。

现在人来了,怎么反而这个反应?

岳大川闻言,终于正式看向凤长悦。

只是那眼神……

凤长悦心中一笑。

感情这岳大川,还真是把她当做抢走他女儿的臭小子了?

想到之前听到的那些话,凤长悦心中倒是真有些哭笑不得,但是也不好明说,只得迎着岳大川审视的目光,点头行礼:“凤墨见过岳楼主。”

之前是伯父,那是看在岳小棠的面子上,是站在朋友的立场,而这一声“岳楼主”,则是站在炼药师的角度。

岳大川眸色一闪,自然是听出来了不同。

他虽然性格大咧,豪放不羁,但是却也是有勇有谋,否则是不可能支撑着绝阳楼,并且在大沼泽和其他两家三足鼎立这么久的。

这一声“岳楼主”,顿时将他的思绪拽了回来,只要不是关于岳小棠的事情,他就能恢复一贯的威武霸气。

此时,他也终于想起,这个少年,正是自己之前命人请回来的那人——一个二十岁的六品炼药师!

岳大川审视的看着凤长悦,虽然脸上都是胡子,但是那双眼睛,却明亮的很,似乎想要看透这少年。

凤长悦脊背挺直,身形如松,一身红衣在她身上,却只显得她容颜清隽,自由一股不可高攀的尊贵气质。

岳大川当即就明白,眼前这少年,必定背景不凡。

凤长悦感受着岳大川身上隐隐传来的一股威压,倒是并不在意。岳大川必定已经是灵宗级别的强者,甚至星级肯定是远远高于她,才会让她产生这样的威压感。

而且…看样子,岳大川是有意而为。

她淡淡一笑,面色如常。

岳大川的确是有着一点心思,想要试探一下这少年的实力如何,便有意无意的施加了威压,然而却见那少年面色不变,似乎并不受影响。

他心中更是确定,这少年,果真不一般。

他很快收回威压,脸上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凤墨?欢迎你!“

这欢迎,既是对岳小棠朋友的欢迎,也是对一个想要重用的六品炼药师的欢迎。

凤长悦点点头:“多谢。“

这短暂的交锋,岳小棠虽然没有理会,但是却也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眼神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最终只当是自家老爹看到一个这么年轻的六品炼药师太过激动了。

毕竟,他们绝阳楼这么多年,也才只有一个六品炼药师啊。

这一次虚无山的那场盛世,他们也能够多一点胜算了。

这么一想,岳小棠又高兴了。

而这一切,在凤长悦身后保持着一定距离的杨溯几人,虽然没有抬头看,倒是都听得清清楚楚。

不过几人都不担心,看情形,这里是安全的。

岳大川让两人进屋,他自己坐在上首,左下首坐着岳小棠,右下手则是坐着凤长悦。

杨溯几人则是站在凤长悦身后,眼观鼻,鼻观心,一副安静的仆人模样。岳大川的目光只是从他们几人身上扫了一趟便没有再看。

至于宫卿,则是安闲自在的坐在了旁边。

反正也没有人看见,他乐得轻松。

等都坐定了,岳大川观察了一眼岳小棠的神色,虽然没有十分迫切,但是却可以看得出来,她很是喜欢这红衣少年。

这丫头的性子,他最是清楚,这么些年,她也是第一次领着男孩子上门啊!

这么一想,岳大川心里又有些复杂。

但是最终,他还是先将心里的情绪收了起来,颇有些好奇的看着凤长悦,想到之前岳小棠说到的这少年的身份,心中自有计较。

尽管已经做好了准备,也曾经想象过一个二十岁的六品炼药师究竟会是什么样子,但是任凭他想破了脑袋,也是想不到,对方竟然是这样一个偏僻少年郎。

那样的容貌,那样的气质,一眼便可以看出是从世家大族出来的。

而这份天赋,更是难得一见。

岳大川也算是见识过不少世面的,然而就算是他,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年轻的六品炼药师的。

所以在将心中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收起来之后,岳大川看着凤长悦,依然难以置信。

这样一个淡然从容的少年,竟然就是……

“你真的是六品炼药师?”

岳大川想着既然已经是小棠的朋友,更有可能两人的感情已经很好,所以心里就直接将凤长悦当做自己人了,也就不掩饰自己的好奇,直接开口询问。

凤长悦闻言,嘴角噙着几分笑意,微微偏头:“岳楼主是也想要看看我的徽章?“

岳大川尴尬的摆摆手,心中也知道这样其实算是对炼药师的不尊重:“不用!就是好奇,毕竟能够在这样的年纪成为六品炼药师,实在是太过惊人了些。“

岳小棠在一旁翻了个白眼:“爹,您不用怀疑了。我可以证明他就是!”

岳小棠说着,想起在客栈的时候,猛然知道这红衣少年竟然就是那神秘的二十岁的六品炼药师的时候,她心中的疑惑,比起她爹只多不少。

想起那场面,岳小棠就恨不得捶胸顿足——

她很是没出息的傻在了当场。

还是看到凤墨随手抛出的那徽章之后,她才确信,这是真的!

当时她说话都结巴了:“你你你…我我我……炼炼炼药师……“

岳小棠恨不得将那时候的自己回炉重造!

真是太没出息了!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那么丢人!

尤其是,看着凤墨那无辜的眼神,更是悔恨不及,想到之前自己说的那些话,更是追悔莫及。

她还想着罩着人家,谁知人家根本不需要她罩,甚至还会成为三大势力竞相争夺的天才!

毕竟她是知道,一个六品炼药师,对此时的三大势力而言,意味着将会是一股强大的助力。

她才不会像是萧雅儿和萧正泽那两个蠢货,在这样的当口还想那些有的没的。

何况这个人原本就十分合她的口味。

而后又想到自己竟然一副很懂很在行的样子讲述有关炼药师的事情,更加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不过幸好,凤墨看样子并没有放在心上,反而随后就直接答应了她的请求,跟着她一起回来了。

所以此时的岳小棠,是十分理解自家老爹的。

颇为同情的看了自家老爹一眼,岳小棠眼中又浮现几分得意:“爹,你没见过,不代表没有啊!”

岳大川自然也相信,那一问其实也是因为太过震惊。

若不是真的,吴魂那家伙,也不会是那样的态度,也不会试图拉拢了。

青云宗那边…

岳大川心中冷笑,之前的那些事情,他也听到了消息,除了嘲讽萧远山那老家伙居然生了这么一个没见识的儿子之外,真是没什么想法了。

原本他以为,萧远山那儿子,天赋不错,能力也不错,虽然性情有些过于计较,但是也不影响大局。萧远山也因此对他那个儿子十分看重,一直想着将青云宗交给他。

现在看来,岂止是过于计较,简直是目光短浅,难成大器!

岳大川对这其中的事情了解更多,所以自然也是一下子就明白了这其中的原委,也猜到了萧正泽那么做的原因,心中嗤笑。

这样的紧要关头,居然还想着一己私利,只怕这一次,萧远山肺都要气炸了!

而不死门那群半死不活的家伙,就更没机会了。

听闻吴山卓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吴越这一次又出去给他找了麻烦,而且浑身是伤的回来了,哪里还有时间来应付这些?

岳大川看着凤长悦,心里则是越发的满意。

这一次,原本以为没机会了,却不想,竟然得到了这样的天才相助!

他脸上笑容更大,盯着凤长悦,搓了搓手,难掩热切:“凤墨是吧?我有件事,想要请你帮个忙,你看行吗?”

凤长悦心中自然猜到他说的是什么,微微一笑:“是虚无山的炼丹大赛?”

岳大川并不奇怪她知道,听她这么接话,心中顿时升起希望:“绝阳楼在这方面没有任何优势,之前我以为这一次,是没有任何希望了,但是却不想,你来了。”

岳大川深吸一口气,面色变得严肃了许多:“若是,你能够出手帮忙,那么,无论是任何要求,我都会答应,倾尽我岳大川以及整个绝阳楼的力量,都会办到。”

虽然知道岳大川对于这事情很是在意,但是凤长悦心中却是有着些微的诧异的,看着对方严肃的神色,分明不是一般的看重。

她心中微动,面上却是不显,看了岳小棠一眼,笑道:“这是自然。我既然是小棠的朋友,那么自然要尽绵薄之力。只是若不能得到第一,还望您能见谅。”

她虽然对自己的炼药有信心,但是这里毕竟是大沼泽,说不定还其他数不清的变数,到最后一刻之前,她是不会把话说死的。

岳大川却已经满心惊喜,连连点头:“自然!自然!你能帮忙,已经是感激不尽!”

他宽厚的拳头握的死紧,眼底似乎有热烈的火光。

“无论怎样,这个人情,我必定想办法回报!”

凤长悦淡淡点头,却是应允。

双方的交易,或者说是合作,也就在这短短几句话之中完成。

岳小棠有些发愣,这就……完了?

凤长悦却是垂下眸子,眼帘遮住了那幽黑的眼中的一切情绪。

岳大川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劲…

他似乎,不是一般的执着…

想到方才岳大川眸光从岳小棠身上扫过的那一瞬间流露的疼惜,她心中则是已经有了猜想。

无论如何,三天之后,一切都会揭晓。

而爹爹的事情…

她眸中闪过一丝清冽的光,冰寒刺骨。

……

而另一边,刚刚回到青云宗的萧雅儿和萧正泽两人,却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怎样的狂风骤雨。

萧正泽在前面走着,面色难看,连下人的请安都一概忽视,径直朝着自己房间而去。

而萧雅儿跟在他身后,面色惶恐,眼中全是不安和担忧。

萧正泽从出来客栈就不搭理她了,这一路上的脸色,看的她心里一阵阵发寒,也十分难过。

终于,她忍不住开口,语气哀切委屈。

“泽哥哥…你、你方才真的一直在外面看着的吗?”

难道真的,看着她受人责难,丝毫没有心疼吗?

萧正泽心中烦闷至极,他还从来没有这样丢人过!

听到萧雅儿说话,他忽然顿住,而后转身,眼光冰冷的看着萧雅儿,直到她浑身发寒,才讽刺一笑。

“是有怎样,不是又怎样?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

萧雅儿的脸色瞬间煞白!

然而还不等辩驳,两人身后便传来了一道蕴含怒意的低沉声音——

“逆子!你又算是什么东西!?”

------题外话------

头疼,今天只有这么多抱歉。等过两天再一起补回来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