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52 嫁娶

苍离的弟子!?

凤长悦心头骤然升起疑问,老师不是只有自己一个弟子吗?怎么又突然冒出来一个?

她震惊的神色,倒是没有引起岳小棠和岳苍海的怀疑,反而觉得再正常不过。

毕竟,基本只要是个正常人,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吃惊的吧?

苍离是什么人?

那是大陆公认的炼药宗师!早早便是已经晋级八品炼药师,现在的境界更是不知精进了多少,别说是炼药师之中,便是在所有的修炼者眼中,那也是一个几乎传说一样的存在。

苍离声名显赫,尤其早些年游历大陆的时候,更是曾经留下不少传说,让很多人都对他满是崇拜。

不过这些年,苍离倒是不经常出现,收敛了自身锋芒。

但是他虽然隐匿了,可是关于他的传说,却是从来没有消失过,而人们对于这个名字,也依然充满崇拜和向往。

所以,当看到凤长悦眼中的震惊之色,两人都很是习以为常。

每个人在听说司徒大师是苍离的弟子之后,都会是这个表情。

岳小棠甚至脸上还带着几分得意和神秘:“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

凤长悦缓缓收敛了脸上的神色,眼神变得暗沉,像是一潭毫无波澜的湖水,听到岳小棠的问话,静默片刻,微微一笑,看不出神情。

“嗯。“

她浅浅的应了一声。

岳小棠有点呆愣,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个消息说出来之后,眼前的少年竟是这样的反应。

看他俊朗而又妖孽的几乎雌雄难辨的容颜,以及那沉静的表情,她发现自己实在是看不出这少年到底是什么心思,在想些什么。

除了一开始的一点震惊之外,他似乎便没有什么兴趣了啊……

这不对啊…….

难道他不应该是好奇而震惊的吗?为什么却是这个反应?

岳苍海心里一样疑惑,他抬眼看了一眼凤长悦,又快速收回目光,但是那少年噙着淡淡笑容,幽黑的眼眸之中却是一片淡漠冷清的模样,却深深的隐在他的脑海中。

小姐有所不知,但是他却是知道的,这个少年,可是一个六品炼药师!

身为炼药师,总不可能没有听说过苍离的名号吧?

按着他的想象,虽然这少年天赋卓绝,才二十岁就已经是六品炼药师,但是却也应当对苍离有着一定的崇敬的,怎么……

他居然只是短暂的震惊之后,就这样快的恢复了平静,似乎一点也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岳苍海目光微微下垂,面上毫无波澜,但是心中却是忍不住的满是好奇,脑海之中也闪过诸多猜测。

想来想去,唯一的可能就是——这少年的背景实在是太过强大,毕竟能够培养出这样一个年轻的六品炼药师,后面必定也是有十分厉害的炼药宗师亲自教导的。

而这人听到苍离的名号,还能如此淡定,想必是因为也有很厉害的老师吧?

这样一想,岳苍海觉得就说得通了,心下释然许多。

凤长悦淡淡看着两人的反应,略微有点头疼。

她能够猜到岳小棠和她身后这老者在想什么,但是她总不能说,哦,其实我也是苍离的弟子。

而且,多说似乎总有自夸的嫌疑……

岳小棠看凤长悦反应淡淡,顿时感觉被噎住了,想了想,觉得对方果然厉害,面对这样的事情都能够泰然处之,真不像是一个才二十岁的少年啊。

想了想,岳小棠脸上便浮现叹服神色:“你真的很厉害,面对这样的事情居然也这样淡定!要知道,就连我都是因为这件事情被我老爹强行召唤回来的呢!“

说道这里,她的脸色有点垮:“我才出去没多久,正玩得开心呢,还没过瘾就这样被叫回来了,真是不爽!你知道吗,其实啊,我对这件事情,也没有什么兴趣!虽然炼药师是很厉害,但是我又没有天赋,我们家也没有很厉害的炼药师,根本就没有竞争的必要啊!亏老爹还火急火燎的把我叫回来。“

岳小棠撇撇嘴:”本来我不想回来,结果沧海叔叔太听老爹的话,我没逃出去,就只好回来了。“

岳苍海听着自家小姐这样毫不在意的揭老底,脸面上着实还是有点挂不住的,但是他又不可能让岳小棠闭嘴不说,看她那眉飞色舞的样子,就知道这一次,的确是违背了她的意愿,把她憋坏了,心里也确实心疼,便任由她说了。

短暂的尴尬之后,岳苍海便是慈爱的看了岳小棠一眼,露出一个无奈而宠溺的微笑。

凤长悦将茶杯放下,一片缭绕的白色雾气遮挡住她的眼眸,让岳小棠看不真切。

“为什么你不对这个没兴趣?我听着倒还是有点看头的。而且……苍离的弟子,我的确也想要见识一下。”

她微微抬眸,似是有点兴味的笑了笑。

“毕竟我听说,苍离并没有什么徒弟。”

她的声音清淡,好像是友人之间的闲谈,岳小棠心思敞亮,看着她似乎有些疑惑的样子,立刻就来了精神,兴致勃勃的解释道:“嘿嘿,刚才看你没什么兴趣,结果还是想知道的啊!其实你好奇才正常,毕竟这身份,真的很非同寻常呢!“

岳小棠耸了耸肩,似乎有点无奈:“我又不是炼药师,对这个本来就没什么兴趣。去多看两眼,难道就能让我一下子天赋猛增,变成一个炼药师吗?而且,我觉得炼药师的脾气,都不太好。“

岳小棠想起来自家的几个供奉炼药师,尤其是那个才晋级为六品炼药师的老家伙,本来就浑身傲气,自从晋级突破之后,更是眼睛都要高到天上去了。见谁都是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似乎没有人能够配让他看上一眼了,真是——我呸!

要不是因为绝阳楼向来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炼药师,他们又怎么会容忍那样一个人一直呆在绝阳楼好好的活着?甚至一直忍耐他的脾气,满足他的要求?!

所以岳小棠对于炼药师的感知一直还停留在那个眼睛长在头顶的炼药师的身上,心中对于炼药师,尤其是高品级的更是没有什么好感。

她快言快语,觉得和凤长悦很是合得来,见对方也是没有什么性质,便像是遇到了知音一般,将自己的想法毫无保留的倾泻出来。

岳苍海听得一阵尴尬:小姐!你面前的这个人,就是一个炼药师啊!

他有些担忧的抬头看去,却见对面那红衣少年脸色依旧,嘴角噙着淡淡的笑,似乎并不以为意,心中稍安。

凤长悦的确是不在意,反而觉得岳小棠这话说的倒是话糙理不糙,挺有趣的。

岳小棠想了想,冲着外面那虚无山抬了抬下巴:“其实也的确没有什么好看的。不过如果你想看,三天之后就可以看了。只是你若是想要见识司徒大师,倒也不难。听说到时候会封山,而且只允许炼药师和各大势力的一部分人进去,不过那一天,在虚无山之上,我带你进去就行了!“

她拍拍胸脯:“这点忙,我还是可以帮的!“

凤长悦点头淡笑:”那就多谢你了。“

“没事儿!“岳小棠璀然一笑,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微微皱眉,”不过,你怎么说,没有听说苍离有徒弟呢?“

“司徒大师就是他的徒弟啊!“

岳小棠看着凤长悦,而后了然的点头:“你是第一次来大沼泽,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其实司徒大师在这里很久了,听说是因为要在这里找什么东西,所以一直呆在这里。“

凤长悦不语。

她从未听过任何人提起过老师的这个徒弟。

然而看岳小棠笃定的样子,她心中又莫名的觉得有些怪异的感觉,说不上来。

看到她静默,岳小棠也没有在意:“只是中间曾经受过重伤,所以在这里一边养身体,一边寻找那东西,几年前更是开始闭关,这一次他出关,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待呢。“

岂止是等待,想到自家老爹那紧张的样子,岳小棠倒是心中一乐。

相比于三大势力之中的其他两家,绝阳楼最大的劣势就是他们的炼药师水平比较低。四五品的炼药师数量低于另外两家,连唯一的一个六品炼药师,还是不久之前才突破的。而不死门和青云宗,则是早就有六品炼药师了。

这样一比较,他们似乎根本就没有胜利的可能,可怜自家老爹还想尽办法想要赢。

不过岳小棠和岳大川毕竟是父女,有很多地方是很像的,虽然岳小棠精致娇艳的容貌完全没有一点像岳大川那个糙汉子,但是这大咧敞亮不服输的脾性,倒是如出一辙。以至于岳小棠虽然也知道自家没有什么赢面,也依然没有打击老爹。

虽然回来这件事她有些不乐意,但是既然已经回来了,那么她势必还是抱着一点希望的。

凤长悦眸色沉静,从窗口看向远处的虚无山。

隔着这样的一段距离,虚无山看起来也依然巍峨高大,上面没有任何的树木,完全是一片光秃秃的岩石,然而纵然如此,也依然让人感觉出了一股苍凉庄重的气息。

岳小棠看着她,忽然眼睛一亮:“对了,凤墨,你是从外面来的对吗?”

凤长悦心中一动,随即点头:“不错。”

“那既然你是从外面来的,怎么会不知道苍离收徒弟的这件事?”

岳小棠娇艳的容颜上,眉头微蹙,十分疑惑。

凤长悦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沉思片刻正要说话,却见岳小棠双手托腮,眼神变得晶亮:“你是真的不知道吗?”

迎着她好奇的目光,凤长悦唇角依然噙着淡淡笑意,然而眼底却是一片暗沉。

而身后的杨溯几人,虽然这么些年都呆在荆棘沙漠,从未出去过,更因为从家族逃亡之后便进入了荆棘沙漠,所以对于大陆之上的事情了解不多,但是也是听闻过苍离的名声的。

毕竟这么些年,他们见过的不少试图进入沙漠找寻宝物的人,大多都是知道苍离的,而他们也跟着听过这名字。

而且……

几人的脸色都是有些奇异。

好像…似乎…苍离是…长悦的老师啊…

几人听到那司徒大师是苍离徒弟的时候,还以为是凤长悦的师兄,下意识的看向凤长悦,却在看到她神秘莫测的眼神之中明白了什么。

似乎这人…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自己人…

宫卿倒是因为早些年在大陆之上行走,所以对于苍离的名号倒是如雷贯耳,但是却也一直没有见过。

凤长悦也曾经和他讲过自己已经是苍离的徒弟,并且,是唯一的弟子。

所以宫卿的怀疑是最重的,只是没有人看的到他,加上杨溯几人面色控制的很好,所以倒是没有引起岳小棠和岳苍海的注意。

此时听到岳小棠的追问,几人心头都是一紧——她在问什么?她想要知道什么?

唯有凤长悦气定神闲的看着岳小棠。

果然,岳小棠紧接着道——

“苍离他还收了一个女孩子做徒弟啊!”

呼——

几人都是不动声色的在心里喘了口气。

“这件事情在大陆之上可是人尽皆知啊!虽然我出去的时间不长,但是却也听到了不少关于那个女孩子的传说呢!“

凤长悦唇角微勾:“是吗?我平时并不太在意这些,仔细想想,似乎是有那么一件事。但是我知道的并不多。“

岳小棠眼睛亮的惊人,整个人都像是一颗小太阳,充满了热切:“你不知道啊?那我告诉你好了!那个女子,我也没有见过,只是一直听人们说她很是厉害呢!“

“听说她是被苍离一眼看中的天才,直接让她成为了自己的徒弟。别人一生都可能没有机会见到苍离一次,而她只是见了第一次,就成为了苍离的徒弟,你说她是不是很厉害?“

凤长悦静默。

“而且我听说,她在那什么三国交流大会之山,得了两个冠军呢!原来她不仅仅是修炼很厉害,连炼丹都那样厉害啊!哦,对了,苍离本来也就是炼药宗师嘛!“

凤长悦不语。

“原本我是想要见识一下这么厉害的女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但是还没找到人,就被我老爹拽回来了,而且听说她好像从那大会之后,就消失了。很多人都找不到她,所以我也只好放弃了。不过如果有机会见到就好了。能成为苍离的徒弟的女子,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啊…“

岳小棠说着说着,脸上便露出遗憾的神色:“真是可惜,不能切磋一下了。“

凤长悦失笑,眉毛微扬,看着岳小棠。

她明亮艳丽的容颜上,有着不加掩饰的遗憾,似乎还在为这件事感到可惜。

她可以感觉出来,岳小棠是那种喜欢挑战一切的女子,虽然是女子,但是性情却大咧豪放如同男人,而且灿烈明亮的让人无法忽视。

凤长悦顿了顿,声音清朗依旧,却带上了几分笑意:“或许你们会见面的。到时候你再找她切磋,也可以。“

岳小棠眼睛亮了亮,而后又无奈耸肩:“虽然这是我的想法,但是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实现了。据说连苍离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呢。“

“其实很多人传说她出事了,但是我觉得,那样的女子,必定是能够战胜一切的。“

岳小棠神色笃定,倒是让凤长悦有些忍俊不禁。

“你怎么如此确定?你不是也没有见过那个人吗?”

岳小棠偏了偏脑袋,想了想,认真道:“直觉吧。我听说过她最后一场决赛的时候,对方用了各种卑鄙手段,甚至召唤了神兽,所有人都以为她会输,但是最后,还是她笑道了最后。我虽然没有看到那场景,但是听着便已经觉得热血沸腾了!能够力挽狂澜,最后赢得这样一场比赛的女子,我觉得,必定是不会被轻易打败的!“

岳小棠越说越是笃定,却没发现对面红衣少年眸中一霎间的愣怔,和那眼底涌出的淡然笑意。

“你会和她遇见的。“

略显冷清的声音此时听起来,倒是多了点人气。

岳小棠挥挥手,绽开笑容:“希望如此!到时候,我一定要和她比比看,到底谁比较厉害!“

看着跃跃欲试的岳小棠,凤长悦没有继续再问。

很多事情不是非要一次问出来,而且,看着那少女的明亮笑容,凤长悦忽然便也笑了,顿时觉得心中轻松了许多。

“不过你放心!以后在大沼泽,就有我罩着你了!”

岳小棠很是跳脱,又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

凤长悦看着她,脑海之中忽然浮现一张同样娇俏动人的容颜。

在晨光熹微之中,光照在那少女的脸上,向来明亮的神色却是沾染了一丝不舍,眸中微光浮动。

她努力的挥动着手:“喂!你可要混出个样子啊!回来我还要靠你呢!要是你不按时回来,我就、我就霸占你的房子,,明天欺负你隔壁的朋友!”

迎着光,那少女似是有些不耐烦,催促着她:“走吧!不经常笑的人忽然笑的这么灿烂,不知道会把人吓出病来啊!走吧!”

分明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然而那人,那笑容,那画面却还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一般,深深的镌刻在脑海之中,从未褪色。

凤长悦心中忽然涌出一阵强烈的想念。

她忽然有种迫切的想要回去学院的心情。

眼前这少女,和记忆中的女子多像啊。

蒂亚,我想你了。

师父,我很快回来,必定会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

她心中默念,闭了闭眼,将眼中浮现的情绪压下。

再次睁开眼,又是那带着几分妖孽气息的少年。

不过这变化,岳小棠却是看在眼中。

看到红衣少年那一瞬间的神情,岳小棠有片刻的愣怔,而后忽然觉得,似乎对面的少年在透过她看什么人。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岳小棠却看得清楚。

不过虽然心中疑惑,岳小棠则是没有准备深究。

她虽然大大咧咧,但是却并不代表她缺心眼。

相反,她比起大多数人脑子都要好使,只是她这人,一是懒得和别人耍心眼,能用武力解决的问题绝不动口,二是心胸宽阔,很多事情只要不触及她的底线,她也不会多计较。

而同样的,在觉察到对方有一些秘密的时候,她也不会深究。

凤长悦回神,看着岳小棠:‘那我之后在这里的日子,可是要多多摆脱你了。“

岳小棠听她这样说,知道是把自己当朋友了心里特别高兴,当即狠狠点头:“好!这样才是朋友!哦对了,方才那萧正泽和萧雅儿,绝对不会再找你的麻烦的。你尽管放心好了!“

岳小棠一副大招大揽的样子,显然已经将凤长悦归为自己人。

对于这样豪气的承诺,凤长悦勾唇一笑,点头致谢。

或许别人说这句话,她会怀疑,但是说这话的是岳小棠,就另当别论了。

因为岳小棠真的有这样的实力和底气。

她之前就已经从雷一刀那里知道了一些三大势力的事情,而在进来之后,更是一直细致入微的观察着,已经大概清楚了三大势力的分布和大体情况。

自然,也知道了萧正泽萧雅儿岳小棠这些人的身份。

萧雅儿那么闹,是明知她是六品炼药师之后故意找茬儿,而萧正泽显然故意纵容,表面上看上去,萧雅儿的行为很是令人不解,毕竟现在这里的人都知道她是六品炼药师了,平白得罪她并没有什么好处。

她原本也有些疑惑,然而现在则是有些头绪了。

关于虚无山,关于司徒大师,关于那场即将开始的炼丹大赛,关于……那未知却令人心动的奖赏。

萧正泽是一个五品炼药师。

她在初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其实炼药师之间,相互并不容易看出来等级,但是自从吞噬了紫莲心焱之后,她的精神力就明显得到了提升,而且萧正泽根本没有设防,她便轻易的探知了他的精神力水平,加上他身上的药香,简单便推测出他的实力。

原本的一些疑惑,在听了岳小棠的一些话之后,则是完全理顺了。

似乎,萧正泽是想要试探她呢。

或许他以为她是冲着那炼丹比赛而来,冲着那些他早已经渴望得到的东西而来,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敌意。

至于吴魂之前的拉拢…

从大局考虑,自然是自己手下有越多厉害的炼药师越好,这样胜利的几率便是越大,能够借机和即将出关的司徒攀上关系,当然是求之不得的。

但是对于炼药师个人而言,则是无比希望胜利的是自己,当然不会想要看到有强劲的对手出现。

这也就是萧正泽看她不顺眼,想要一探究竟的原因了。

凤长悦冷笑,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她都会让他后悔。

至于萧雅儿,恐怕根本就不用她动手。

毕竟,一个寄人篱下的伪大小姐,和一个可以让自己势力飞黄腾达的六品炼药师,在这样的时刻,是个人都知道怎么做。

倒是萧雅儿一心为萧正泽,反而被当枪使了。

凤长悦眸色冷冷,并没有一丝同情。

等时机到了,她自然会讨回一切。

看到她这般泰然自若的神色,岳小棠心中越发欣赏,她就喜欢这种胆大的!

“那萧雅儿不过就是个草包,没什么可在意的,倒是那萧正泽……你得小心…”

岳小棠的话还没有说话,正在这时候,下面忽然传来一阵喧哗声,听着动静还闹得很大。

岳小棠眉头一簇:“谁啊?!”

居然打扰她和朋友聊天!

说着就站起身冲了出去。

岳苍海眼角一抽,而后连忙跟上去:“小姐等等!”

如果他没有听错,那是…自己人!

果然,岳小棠冲出去之后,已经到了喉咙的话在看到那一群凶神恶煞的黑衣人的时候,顿时咽下去了。

下面大堂看着有二三十个人,都是满面严肃的剽悍大汉,在那里一站,整个大堂都陷入了一片死寂。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来寻仇的。

一个领头模样的人走到已经浑身僵硬的掌柜的面前,皱着眉头问:“那新来的炼药师在哪里?“

掌柜的心神俱颤,生怕是绝阳楼的人来找麻烦,立刻乖觉的回答:“楼上!“

那一群人便齐齐往上看来。

“走!你们几个跟着我上去找!其他人留在这里!省的惊扰到人家!“

众人默默:难道你们以为你们这样就不惊扰了吗?这一群剽悍的男人面无表情的杵在这里,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啊喂!

不过众人也只是心中默默这样想,真要让他们开口,是一个也不敢的。

也不看看面前这是谁?

绝阳楼的人!

这时候开口,岂不是找死?

那壮硕的男人大手一挥,便带着几个人上了楼,气势汹汹的样子。

众人汗,任谁看到这情形,也不会以为他们只是单纯的来请人吧?

不过…有人疑惑,方才绝阳楼唯一的大小姐,岳小棠,不是已经跟那少年说上话了吗?看那少年的样子,两人必定是能够结下一定交情的啊。怎么又派人来了?

而且这架势…莫不是要拆了这楼?

众人沉默的目送那几个大汉上去,而后,目光上移…

便看到一个娇俏的身影,正挡在那几个人之前。

几人一上楼,便看到了自家大小姐,当即恭敬的行礼:“大小姐好!“

岳小棠疑惑的看着几人,双手抱臂:“怎么了?你们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几人抬起头,脸上都有着因为看到岳小棠而浮现的喜悦之情。

岳小棠是绝阳楼唯一的大小姐,但是却并不在意等级之分,所以和他们的关系都很好,平时便是被这群糙汉子宠着。而这一次,岳小棠出去历练有一段时间了,这些人都是想念的很,再猛的看到她,自然都是满心喜悦。

楼主还不知道这事儿吧?要是知道了肯定要高兴的不行了!

听到岳小棠的问话,当前的一个人当即回答道:“大小姐,我们来这里是找人的!”

“找什么人?”

岳小棠问,他们自然是老实交代:“是新来的一个六品炼药师!听说才二十岁呢!楼主一听说消息,就让我们来了!“

岳小棠震惊的睁大眼睛:“六品炼药师?二十岁?“

几个汉子都是肯定的点头:“可不是!听说还拒绝了吴魂那家伙的邀请,所以楼主便让我们立刻赶来,要将人抢过来。“

岳小棠觉得有点晕,二十岁的六品炼药师……妖孽啊!

“他在哪里?“

岳小棠迫不及待的问道。

那汉子挠头:“大小姐,我们这不是正在找嘛!听说他就在这上面呢!咱们可得抓紧时间啊!要不然被另外两家抢先了可不行!“

岳小棠用力点头:“嗯!一定得先找到!“

这个六品炼药师,对他们而言太重要了!

然而人还没动,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泛着淡淡笑意的清朗声音。

“小棠,你在找我吗?“

岳小棠回头,愣愣的看着凤长悦。

“二十岁的炼药师……似乎是在找我呢。”

凤长悦扬起眉毛,神色之中似乎带上几分戏谑。

岳小棠顿时觉得一道惊雷劈了下来。

……

同一时刻,接到消息的岳大川正在绝阳楼的会客厅来回走动,脸上一会儿高兴一会儿生气,好不精彩。

旁边的管家实在是受不了了,询问道:“楼主,您安心坐着吧!不是说小姐正和那少年一同回来吗?“

岳大川顿时皱起眉头,重重叹气:”可不就是因为这!那丫头居然肯帮一个刚见面的小子,你说,这代表啥?!“

管家呆愣:“您是说…“

岳大川再次叹气,满是不舍:“算了,她也长大了,就随了她的意吧!若是真的喜欢…就直接成亲!”

刚刚走进外面门口的人,顿时提听得清清楚楚。

凤长悦挑眉,有种淡淡的忧伤。

不行,我还得娶阿夜呢。

------题外话------

今天欠下两千,周六一万二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