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51 苍离的弟子?

落针可闻。

现场顿时陷入一片死寂,很多人都被这突然冒出来的少女的这话震得脑门一懵,不少人眨了眨眼睛,似乎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就连杨溯几人,也是无语至极的看着这站在凤长悦身前的少女。

看着分明是一脸娇艳,浑身都散发着热烈的活力,让人无法忽视那似乎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明朗灿烂,整个看上去就像是一颗小太阳一般无法无视。

可是这样一个好好的少女,怎么偏偏就这么…。

宫卿在旁边打量了一下那少女,看着那少女一双明亮的眸子里,闪烁着明亮的光泽,看着凤长悦,顿时心下一个激灵,一个想法浮上心头…。

该不会……这少女…。喜欢上…。长悦了吧…。

有着同样担忧的,还有杨溯。

自家长悦吸引男人也就算了,为什么女扮男装还这么受女人喜欢?

关键是,好像还被那女人调戏了!?

两人虽然没有交流,但是却同时涌出了一股淡淡的忧伤,然而这忧伤之中,却又好像有着那么一丝丝的……骄傲?

不管怎样,两人心中都是十分复杂,一时间竟都是愣住。

而萧雅儿和萧正泽听到这话,后者尴尬了一瞬,似乎不知该如何继续呆在这里,萧雅儿则是脸色一白,而后又是一青,意识到那红衣少女说的话是什么之后,心中既鄙视又气氛。

“岳小棠!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萧雅儿本来就在气头上,方才被凤长悦的两句话扰乱了心神,正在暗自神伤,突然就受到这样的刺激,自然是多重情绪一同爆发,当即是什么都顾不得了,便直接破口大骂,声音也尖锐刺耳无比,当即就让不少人皱起了眉头,嫌恶的看着她。

萧雅儿恍然未觉,铁青着脸色:“你算是什么东西!居然也敢在我面前说话?!以前以为你不过是粗鲁一些,现在看来,则是完全没有羞耻心!居然当众、当众……你真是好不要脸!”

萧雅儿一口气骂完,犹自喘气,瞪着岳小棠,似乎要用眼神杀死她。

平时她就和岳小棠不和,此时更是直接撕破了脸,干脆痛骂出声。

虽然几年前两人曾经打过一次,她输给了岳小棠,但是这几年,岳小棠成天只顾着玩,根本就没有将心思放在修炼之上,指不定此时的水平有没有她高呢!

况且,她还有泽哥哥在,肯定是不会让她吃亏的,这岳小棠今天敢这样当着众人的面羞辱她,那么就要做好被反击的准备!

想到此,萧雅儿的眼神之中也带上了几分得意。

众人也都屏息,想要看看岳小棠会怎么做。

实际上,无论她做什么,众人都不会感到震惊。

因为她是岳小棠。

身为绝阳楼楼主岳大川唯一的女儿,平时便是受尽宠爱。因为她从小便没了母亲,岳大川怕这个女儿受委屈,便再也没有许仙,一个人把岳小棠拉扯大。

而岳小棠也耳濡目染,从小就跟着岳大川在各种危险的境地之中穿梭,倒是练出一副好胆量。

岳小棠这样长大,比起一般女子,豪爽明朗许多,所以她也不屑于和城中的那些矫揉造作的女子为伍,十天倒是有八天都在外面。

可是纵然如此,岳小棠的名声却是丝毫不弱,甚至在城中这些同辈比起来,反而是众人更加不肯招惹的一个。

岳小棠的那个护短的令人发指的老爹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岳小棠自己也很剽悍。

所以岳小棠也是城中不可得罪的人之一。

此时看到岳小棠突然站出来,除了最开始被她的话镇住之外,其实很多人已经开始默默等待着,想要看看岳小棠会怎么对付萧雅儿。

虽然这两个人并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果然,听到萧雅儿的话,岳小棠就转过身来,看着萧雅儿。

岳小棠身材比较娇小,比萧雅儿略低一点,但是却并不影响她的气场,两人只是往这里一站,便让人觉察出岳小棠身上那热烈的无法忽视的鲜明色彩。

而萧雅儿有些畏畏缩缩的躲在萧正泽身后,虽然眼神凶狠,但是却还是透着一股子的怯弱。

两人高下立见。

岳小棠盯着萧雅儿看了一会儿,直到萧雅儿浑身发毛快要受不了的时候,才慢悠悠开口——

“我是什么东西,大沼泽的人都知道,起码,我不是寄人篱下却以为自己真是金贵大小姐的东西,你说是不是?”

萧雅儿顿时脸色惨白,这是她最大的隐痛,她在萧家呆了十年,早就以为自己是真正的萧家大小姐,然而她也不断听到有人说她不过是一个仆人的女儿,终归是下贱的,越是这样,她就越是激愤,偏偏要做出一些行为来证明自己大小姐身份的行为。

她就是想让那些人知道,她萧雅儿,就是真正的萧家大小姐!是最尊贵,最受宠的!

这一直是她的痛处,此时被岳小棠毫不留情的撕开,自然是满心仇怨,恨不得立刻将岳小棠的那张嘴撕烂!

“你!”

然而反驳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又听到岳小棠说道:“再说了,我要不要脸,关你屁事!?我看,倒像是你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

说着,岳小棠的目光还不屑的落在萧雅儿胸前,嗤笑一声。

萧雅儿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已经冲到了头顶,胸腹之间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难受的要命,却又无法发泄出来,但是看着岳小棠的目光,却是越发的狠毒。

岳小棠睁大眼睛:“哟!你这是知道打不过我,所以想要用眼神杀死我吗?哎哟我好怕怕!”

周围的人一眼看去,果真看到萧雅儿还没有收回去的狠毒眼神,顿时都是一阵不屑和厌恶。

“瞧瞧这眼神,真是狠毒啊,平时真是看不出来呢!”

“什么看不出来?那是你没看到她欺负别人的样子!啧啧那真是……”

“可惜啊,今天好像踢到了铁板,这岳小棠可不是任她揉捏的人啊!毕竟人家可是绝阳楼楼主的掌上明珠啊!对上这个萧雅儿,你以为,萧家会为了她而得罪绝阳楼吗?”

四周的声音高高低低的传来,让萧雅儿的脸色一阵青白,心中的愤恨越发的浓郁。

她最痛恨别人说这些!

只是岳小棠的那两句话,已经让萧雅儿无法应对,她若是继续在那个问题上纠缠,丢人的还是她自己!

岳小棠可以不要脸,她却不可以!

她扯了扯萧正泽的衣角,希望他可以帮自己出头。

却不想萧正泽在看到来人是岳小棠的时候,就已经想要退让。

他可是不想因为一个萧雅儿得罪绝阳楼!

他当机立断,拱了拱手,向岳小棠以及凤长悦道歉:“无论如何,今天多有得罪,还望见谅。我们这就离开,改日再来。”

说完,就直接拉着呆愣着的萧雅儿快速离开。

众人目送他们离开,直到那身影完全消失,便忽然像是爆发了一般,笑出了声。

这萧雅儿,总算是受到了该有的教训!

岳小棠对这些则是毫不在意,不过是一个萧雅儿而已。

她转身,看向凤长悦,又露出了那样热烈灿烂的眼神。

“喂!我叫岳小棠,你叫什么名字?咱们交个朋友!”

那眼神……

杨溯和宫卿同时心生担忧,自家长悦太受欢迎了,似乎也颇为烦恼啊…。

凤长悦却是勾唇一笑:“凤墨。”

她的声音清朗,语速却不急不缓,让人感觉到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从容。似乎什么事儿,都不会让她惊慌。

岳小棠兴奋不已:“够爽快!”

其他人看着这一幕,则是别有心思。

这岳小棠看似和她那个老爹一样豪放,却不想心思竟然如此细腻,竟然这么简单地就和这少年攀上了关系!

众人心中唏嘘——这岳小棠,可不会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般单纯吧!难道那少年就没有察觉?

不过也同时恍然——原来那少年,竟是叫凤墨?

岳小棠却是对周围的目光毫不在意,上前就要拉着凤长悦往楼上走,却被凤长悦不动声色的避开。

岳小抬头看着她,凤长悦微微一笑:“虽然是朋友,但毕竟…。男女有别。”

岳小棠原本有些失落,以为这少年是不喜欢自己触碰,听到这解释,顿时释然了,微蹙的眉头也舒展开,毫不在意笑道:“没关系啊!咱们是朋友嘛!不过你既然这么说了,那也没什么。走吧!我带你上去,正好我在这里有房间,反正我也不在这里住,正好可以腾给你!”

众人一听,又是一阵说不上来的感觉。

这想要献殷勤,也得看看自己是不是有资格啊…。单是这房间,起码就不是他们可以给出来的啊…。

众人只得看着凤长悦几人跟着岳小棠上楼,心中则是暗自感慨。

还有的,则是已经盘算着经过这样一场闹剧,青云宗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和这少年攀上关系了,倒是绝阳楼,靠着岳小棠抢先一步!

这……他们可是也得好好思量一番啊……

不过片刻功夫,几人便已经上了楼。

岳小棠一路上叽叽喳喳,显然心情很好。

“凤墨,你刚才真是太厉害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除了我之外,有人这么对待萧雅儿呢!哈哈哈,虽然我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但是和我也一直不对盘,今天算是痛快了!”

岳小棠显然还沉浸在方才的事情里,虽然她若是真的想要对付萧雅儿,也是很简单地事情,但是平时其他人看见萧雅儿,却都是一副怯弱委屈的样子,看的她很是不爽。

而今天,终于看到一个果断出手,哦不,出口的人,真是好爽!

“那萧雅儿自己没什么本事,还总是仗着萧家那么嚣张,你真是应该早点来!这样就能早点看到她那难看之极的脸色了哈哈哈…。”

凤长悦脸上噙着几分淡淡笑意,倒是没有将岳小棠的话放在心上。

她那样做,也是故意为之。

从她进来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做好准备,将整个大沼泽,都翻过来一遍。

她就是要引起众人的注意和重视,这样才能够最快的得到消息!

走了几步,岳小棠走到一个房间门口,一把推开:“进来吧!这里是我的房间。旁边是我的侍卫的房间,正好两间,都给你们!”

掌柜的早已经被岳小棠一个眼神留在了楼下,此时一并进来的,除了岳小棠,就是凤长悦几人了。

而屋子里面,还有一个老者。

似乎是早就准备好,那老者在几人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恭敬的站在那里,看样子是在等待。

脸上带着和煦笑容,看着岳小棠就像是长辈看着疼爱的小辈,有着淡淡的无奈和宠溺。

“小姐。”

岳小棠灿烂一笑:“沧海爷爷,这是我刚才认识的朋友!”

岳苍海当然知道这是她新认识的朋友,还知道对方是……

他微微弯腰:“欢迎之至。我家小姐,没给您添麻烦吧?”

凤长悦洒然一笑,这老者倒是了解自己小姐的脾性。摇头淡笑:“没有。反而是要感谢她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呢。”

老者微微一愣,听到这评论,倒是心中有些赫然。

自家小姐的脾性,他最是清楚,方才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却不想对方竟然这样给面子。

其实他一开始是不愿让岳小棠下来的,毕竟他们刚刚回来,就招惹是非实在是有些过于……但是却挡不住岳小棠,只好任由她去。

却不想在这期间,听到了一个令人震惊不已的消息。

他看着凤长悦,笑了笑:“凤公子过誉了,但愿我们小姐没有给您带来麻烦。”

岳小棠走上前,有些奇怪这个虽然温和但是其实也有些傲气的沧海爷爷怎么这般客气。

岳苍海是绝阳楼的三大长老之一,平时则是跟在岳小棠身边保护她,带着她出来历练,虽然看着很是温和,但是其实眼界颇高,对于很多人都是客气疏离的。

而今天……她很清楚的感觉到,他竟是真的对凤墨很和善。

而且……似乎带着一丝尊敬?

不过这个想法也只是一霎而过,随即就被她忽略,她走到靠窗的位置,在桌子旁边坐下来,而后冲着凤长悦招手:“凤墨!你快过来!”

凤长悦自然也感觉到了岳苍海的情绪,二人四目相对,有片刻的寂静。

她随即转移目光,走向岳小棠的位置:“好。”

方才那一眼,她可以确定,这个老者是知道她是六品炼药师的,而且显然是想要趁机拉拢,但是却似乎碍于岳小棠,并未表现出来。

看来岳小棠是真的还不知道她是用什么身份进来的。

岳小棠是真的不知道,她只是听到吵闹声,出来看了一眼,发觉竟是一个少年。

冷酷,高傲,淡然,还两句话把萧雅儿打击的体无完肤,真是太厉害了!

于是,她就忍不住开口了。

直到现在,她也不知道凤长悦的身份。

而岳苍海也放心了不少,方才虽然只是看了一眼,但是那少年眸光澄澈,淡定从容,显然并未存着什么坏心思。

看着岳小棠热情的招待着凤长悦,岳苍海心里倒是有些高兴。

小姐虽然不知道对方身份,反而更好。

这样结交的情谊,才会显得更加珍贵不是吗?

想到方才听到的消息,岳苍海有些哭笑不得。

谁会想到,这样一个身份尊贵,天赋卓越,甚至会让三大势力抢夺的少年,竟然会被自家小姐率先结识。

这让岳苍海心中无比欣慰。

误打误撞,倒是更好。

而岳小棠则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等凤长悦坐在自己面前了,便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像是热烈盛开的太阳花一般,散发着炽热的温度,让人觉得自己也似乎热烈了起来。

看着凤长悦,岳小棠满心的好奇:“凤墨,你是第一次来大沼泽吗?我感觉以前这里没有你这号人啊。”

凤长悦淡淡点头:“是第一次来。”

“果然!不过我觉得你好厉害的样子,你来这里,也是为了‘那个‘吗?”

凤长悦心中一动:“你说哪个?”

“哎呀,就是‘那个‘啊!”岳小棠眨眨眼睛,“如果不是为了’那个‘,你为什么要在这里要四个房间?”

凤长悦静默片刻:“因为我们有四个人。”

岳小棠:“……”

她以为他是奔着那东西来的!否则也不会那么固执的想要房间,只是看样子好像…。并不是…。

岳小棠咳嗽两声,低声道:“你真的不知道?”

凤长悦淡笑:“你说什么,我真的不知道。”

岳小棠看到凤长悦这样淡定的模样,反而急了:“你怎么会不知道?我还以为你是知道了才来这里的呢!原来不是啊……”

凤长悦眉心微动,给岳小棠和自己倒了茶:“并不是。我来这里,只是想要历练一番。在家很没意思。”

岳苍海不动声色的看了凤长悦一眼。

家里?

哪家?

能够培养出这样的天才炼药师,只怕家族背景,也是不弱啊……

再说,想要历练,去哪里不好,偏偏来大沼泽这样的地方?

凤长悦原本就没想过怎么编造故事,怀疑她的人肯定不会在少数,既然如此,那么就继续怀疑吧。

至于岳小棠,她倒是真的信了…。

“原来是这样……”

岳小棠叹气:“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凤长悦端起茶杯,貌似不经意问道。

岳小棠却是没有觉察,冲着窗外抬抬下巴:“看到了吗?那里有一座山。”

凤长悦扭头,果真看到远处,正有一座山峰。

只是那上面,却似乎一片荒芜,一点绿色都没有,看起来倒是荒凉的很。

“那里是‘虚无山’。”

岳小棠道:“也是三天之后,司徒大师要炼制丹药的地方。”

岳小棠在提到“司徒大师”的时候,满眼都是崇拜。

凤长悦黛眉微扬:“哦?司徒大师,是什么人?”

岳小棠惊奇的看了凤长悦一眼:“司徒大师你都不知道?”

随即想到凤长悦是第一次来这里,不知道也是正常,便解释道:“司徒大师是大沼泽最厉害的炼药师啊!他几年前说要闭关,过几天就是他要出关的日子了!而且他当时曾近承诺一旦出来,就会炼制七品丹药,并且从众多炼药师之中选出来一个,传承自己衣钵。”

她神秘笑道:“这样的选拔,肯定是其他人先炼药比赛才行啊!最重要的是,他也会炼制!所以我以为,你是冲着他来的呢!”

凤长悦心中了然,七品炼药师?

倒是可以一看。

“而且,你知道吗?他最厉害的还有一点!”

岳小棠看着凤长悦,脸上满是羡慕和惊叹。

“他可是,大陆最有名的炼药师——苍离的弟子呢!”

凤长悦豁然抬头!

------题外话------

等下去陪母上大人,明天争取万更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