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49 我要定了!

被称为“泽哥哥”的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青年,长得倒是算得上英俊,身上还带着淡淡的药香。

听到那少女的话,他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显然是没有想到她竟然会直接说出这样的话,低声斥责了一句:“夏儿,不要这么说话。”

那少女没想到自己替他出头竟然还被这样责备,娇俏的脸上顿时不高兴了,但是却没有发火,只是有些幽怨的看了他一眼。

显然,这女子是喜欢这男人的。

那男人却是没有再理会她,转头又看向凤长悦,微微一笑:“不好意思,夏儿从小被家里宠坏了,刚才多有冒犯,还请见谅。”

说着,眼睛里恰到好处的流露出一丝无奈和歉意,似乎真的拿这个少女没有办法。

不过,这句话也相当于在说让凤长悦不要和他们计较,否则就是小题大做,对一个小女孩不依不饶了。

毕竟在所有人眼中,凤长悦此时是一个二十岁的少年,无论怎样,对方说成这样,若是再追究,就显得十分小气。

不过,凤长悦对于这些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她懒散的看了两人一眼,随即就要离开,而后面的杨溯几人,也随即跟上,连眼神都没有朝着他们这边看过。

显然是真的没有将他们放在心上。

那一男一女顿时愣在当场,他们以为,这样当面挑衅的话,是个人听了,都会免不了生气,何况这个人还是六品炼药师,自然是十分高傲,目空一切的,即便是他们那样说,起码也应该表明一下态度吧?

可是对方居然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甩过来!

根本就是完全忽视了他们!

叫夏儿的女子顿时更加气闷,转过头看着凤长悦几人离开的背影,尤其是那一袭红衣的少年,步伐稳健轻缓,一身从容,竟是一点都没有将他们的挑衅放在心上!

她心口顿时像是塞上了一团棉花,闷闷的十分难受。

这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真是太憋屈了!

而那个红衣少年,也太窝囊了吧!被人这样当面说,居然没有一点反应!

她心中气恼:“什么人啊,真以为自己多厉害!在这大沼泽,真以为仗着自己的所谓六品炼药师身份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吗?可笑!是不是六品炼药师还不知道呢!就先拽起来了!来到这里这么张扬,有的是苦头吃!”

她的声音并不小,周围路过的人虽然看似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其实都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呢。毕竟这红衣少年,可是六品炼药师!

很多人不动声色的听着,还有一些人认出来那两个人的身份,心知不能搀和进去,眼神有些奇异。

也不知这少年,撞上了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虽然那些人不好惹,但是……这红衣少年看起来也很是不好对付呢……毕竟,可是一个六品炼药师!

凤长悦对于周围的各色目光毫不在意,神色自若的像是在自家闲逛。

杨溯几人原本有些担心那两个人是专门上来找事儿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进来就遭到了这样的攻击,但是看到凤长悦这样淡定的态度,几人也就放下了心。

只是他们却不知,凤长悦看似不在意,却已经将那两个人放在了心上。

那个男人,是炼药师。

虽然不知道他的等级如何,但是看样子似乎也不错,否则不会一派大家公子的做派,而且虽然方才是笑着道歉的,但是眼底却有着一丝无法掩盖的敌意。

敌意?

凤长悦唇角微扬,她不过是才进来,从城门口闹起来,到现在也不过是才一小会儿,消息却已经传了这么远了吗?

她知道自己从来到这里的一刻起,一举一动就已经受到监视,所以早已经做好准备,并不以为意。

越是正大光明,越是坦荡磊落,那些人的怀疑,就越是不成立。

没有人会想到,将吴越差点打死的人,竟然会这般大胆的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活动。

而且,是这样一个身份。

六品炼药师。

凤长悦想起了什么,眼中划过一抹笑意。

三国交流大会上的时候,她炼制出六品丹药之后,第二天其实就离开了,根本没有时间去炼药师公会证明自己身份,更不用提什么徽章。

她方才拿出来的徽章,是苍离的。

当时她第二天离开的时候,苍离虽然舍不得,但是却并没有表现出来,最后随手扔给她一个戒指。

她后来将那戒指放在金色手镯之中,连同里面的东西,也一同放在了里面。

而这徽章,就是那里面的。

也不知道苍离是怎么想的,恨不得将自己的东西全部给她,乱七八糟的什么东西都有。

她心中熨帖,想到那里面还躺着的几个徽章,却又有些想笑。

杨溯几人包括宫卿,都以为那徽章是她的,虽然之前没有料到她会用自己炼药师的身份另辟蹊径,直接进来,但是看到那徽章的时候,几人分明没有怀疑,甚至还释然——她是六品炼药师,自然是有这东西的!

谁会知道,那东西其实是苍离的?

而且……想到那些人在看到她手中那徽章的时候,脸上露出的震惊之色,她心中微动,不知道那些人如果看到她手中的七品和八品徽章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嗯,想必很精彩。

不过…。至于那男人眼中的敌意……倒是有些值得深思呢……

难道是针对她同为炼药师的身份?

凤长悦眼眸微转,又想到方才见到吴魂的时候,他虽然不明显但是却实实在在存在的热切。

那种热切,似乎并不只是因为她炼药师的身份。

要知道虽然六品炼药师身份尊贵,而且十分罕有,吴魂的那个态度也很正常,但是她却还是觉得,有什么不一样。

那种感觉倒像是期待很久,忽然得到了一样的惊喜。

他虽然尽力掩饰,而且有欲擒故纵的嫌疑,只可惜这点心思,在凤长悦眼中看的清清楚楚。

这大沼泽,似乎真的有什么不同呢……

一行人在街上走了一会儿,碰到不少人,越是往里面走去,打架斗殴的就越多。

有的一言不合,就直接打了起来。

还有的则像是约好了一般,在显眼的地方有着擂台,那上面也有很多人在打斗。

招式凶狠,手段毒辣。

那种气势,绝对是经历生死厮杀之后艰难存活下来的人,才会有的。

可见想要在这里存活,是多么艰辛。

但是这些人虽然凶悍,但是看向凤长悦一行人的眼神,却都是带着几分好奇,几分敬畏,除了最开始那两人,倒是再也没有遇到麻烦。

可见,她的身份,已经在短短时间之内,便传遍了这里。

凤长悦不知道的是,其实这件事情,远远超出她的预期。

仅仅这一会儿功夫,一个一袭红衣的才二十岁左右,却已经是六品炼药师的少年来到泽城的消息,就已经传遍了整个泽城。

自然,包括另外两大势力,也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

青云宗。

三大势力在泽城各自占据地盘,虽然平时互相客气,但是又怎么会真的放下戒心?彼此之间自然也是少不了一些内线和探子,各方也都是心知肚明,只要不是触及底线,相互之间还是可以和平共处的。

所以,从不死门的城门进来一个六品炼药师的事情,在有心人的推动之下,也迅速传遍城中,其中最早得到消息的,自然是另外两大势力。

“而后,那红衣少年便是拿出了一个徽章,证明自己是六品炼药师,吴魂的态度才发生了变化。”

正午的阳光从窗口射进来,让半个房间都变得十分亮堂,然而房间之中的气氛,却并不热烈,甚至有些让人觉得心中一阵阵的发冷。

这是一个普通的房间,然而坐在上首的中年男人,却并不普通。

他不过是坐在那里,一张国字脸便不怒而威,加上周身的强大气场,让人不自觉的心惊胆战,不敢有丝毫的别样心思。

这个人,就是青云宗的宗主,萧远山。

在他的面前,正有一个人单膝跪地,说完这句话,便垂下头,等待着上面那个男人发话。

那国字脸的男人闻言,习惯性的摩挲着自己手上的戒指,动作轻缓,却让下面的人越发紧张。

片刻,那男人才似乎饶有兴致的一笑:“六品炼药师?二十岁?”

尾音上扬,显然有些感兴趣。

那禀报的人听他这样说,以为他是不相信,随即道:“是的。据属下观察,那徽章应当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国字脸男人脸上神色淡淡,闪过几分讥讽。

吴魂那家伙作为吴山卓最宠信的心腹,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再说,这世上没有几个人蠢到冒充炼药师。

尤其是,像这样的高品级的炼药师。

他不过是惊讶于那竟然是一个少年。

虽然他也曾经见识过不少天才,也见过不少高等级的炼药师,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二十岁的六品炼药师。

即便是闻名大陆的炼药宗师苍离,成为六品炼药师的时候,也已经二十九岁,是大路上最年轻的六品炼药师。

然而现在,却出现了一个二十岁的六品炼药师,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只能说明,这个少年,有着比苍离还要高的炼药天赋!

这样的人,想也知道,日后会有怎样的前途!

就连他,也有些心动,想要见见这个少年了。

想到这里,他问道:“吴魂当时什么反应?”

下面的人立刻答道:“吴魂当时似乎也是愣住了,不过反应很快,想要请那个少年去不死门,但是那少年并未同意,神情懒散的拒绝了。而吴魂,也并没有勉强,只是将那个招惹他的那个不长眼的统领当场斩杀。”

坐在上首的萧远山嗤笑,吴魂这么做的目的,再明显不过,分明是想要拉拢那少年,为了消除隔阂,便用手下的一条命来换取。

虽然不知道那少年是否在意,但是这样干脆利索的表明态度,已经很能说明问题——吴魂是已经打定了主意想将那少年归拢在不死门了。

而且看样子,吴魂并不想表现的那般急迫,反而十分谨慎小心。

不过这也很容易理解,高等炼药师都是一群怪胎,何况一个二十岁的变态?

在萧远山眼里,炼药师都是一些奇怪的人,等级越高,越是奇怪。

不过他也并不在意,对于自己宗门中的那几个炼药师,面子都还是给的,毕竟他知道自己是需要他们的。

尤其是这个时候。

萧远山沉吟了片刻,而后道:“除了留下两个人监视那少年,其他人全部撤回。静观其变。”

地上的人吃了一惊:“宗主?难道我们不去拉拢那少年吗?”

那可是一个六品炼药师!

萧远山睇了他一眼,顿时让那人畏缩的低下了头:“宗主饶命!是属下逾矩!”

他真是找死了,居然敢当面质疑宗主的决定!

在他冷汗涔涔的时候,萧远山终于发话:“等待时机。”

现在并不是最好的时机。

那少年不简单,必定已经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受人监视,是个人都不会开心自己做什么都被人看着,何况是这样的天之骄子?

虽然他也很想立刻拉拢那少年,但是此事确实急不得,只怕还会起到反效果,所以不如还是暂停一切行动,给他留一个好点的印象。

这个等级的炼药师,纵然年轻,也绝对不会被另外两家的花言巧语和一些蝇头小利给诱惑了。

他不急。

而且,如果做得过分了,炼药师的脾性,可是不会轻易原谅啊…。

“是!”

跪倒在地的男人则是立刻应声。

萧远山的手仍然在习惯性的摩挲着手上的戒指,脸上的神色却是有些幽深。

然而正在打算结束这场谈话的时候,却忽然传来敲门声。

萧远山眉色微蹙,这个地方平时没有他的允许,是不会有人来的,更不用说是他在处理事情的时候。

然而敢敲门的,也是他的心腹,这样做想必是出了什么事。

他抬抬下巴,道:“进来。”

进来的是他派在自己唯一儿子萧正泽身边的暗卫。

难道是正泽出了什么事?

“怎么了?”

即便是心中有些担忧,萧远山的脸色却是看不出分毫,显然,这是一个心思深沉的男人。

进来的人看了一眼还没有来得及出去的人,知道这也是宗主的心腹,并未迟疑,道:“宗主,正泽少爷和雅初小姐在路上的时候,碰伤了一个红衣少年,并且,雅初小姐出言不逊,那红衣少年虽然没有追究,但是…。因为他六品炼药师的身份,属下便率先回来禀报了。”

他知道按照宗主的效率,必定已经知道了那少年的身份,所以并未多加解释,简明说了事情。

萧远山的眼中,闪过几分不耐烦。

雅初的身份有些特殊,他平素并不会对她发火,以至于养成了这般骄纵蛮横的性子,这一次看样子事情并不严重,但是却也算是犯了错!

谁知道那红衣少年会不会因为她的冒犯,而不再接受他们青云宗的邀请?

看到他神色变幻,来人又道:“幸而正泽少爷当时也在场,即使制止了雅初小姐的行为,而且已经和他道歉。否则只怕会留下更坏的印象,造成更不好的影响。”

都是他的心腹,自然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萧远山的脸色这才好看一些。

正泽那小子,还让他省心,但是……正泽也是知道那件事的,难不成是为了……

萧远山挥挥手:“都下去吧。将雅初带回来,这段时间,不要让她再惹是生非。”

这意思,就是要软禁了。

“是!”

两人一同退下。

重重光影照射在屋内,却让他的脸半明半暗,看不清晰。

许久,才在安静的氛围中,听到他低沉的话语。

“……只怕是快了……”

同一时刻,另一个方向。绝阳楼。

作为三大势力之一的绝阳楼,自然也是立刻得到了消息。

彼时,绝阳楼的楼主岳大川还在练习武技,一双流星锤耍的虎虎生风,幸好周围的一切都是特制的,否则也无法承受那样的攻击力了。

等他将一套武技练完,下面的人才恭敬上前,将事情告诉了他。

岳大川正打算将手中的流星锤收起来,放到专门准备的地方,然而听到身后的人说的话之后,则是忽然怔住,手一松,那流星锤便是直接掉在他的脚边。

硬实的地面顿时砸出两个大洞。

周围服侍的人不多,都是他的心腹,饶是如此,见此也纷纷抽了抽嘴角。

看来这地板,又要换了。

虽然已经尽量选取最硬实的材料,但是楼主的流星锤,可真不是一般物件,随便一放,就能造成这样的效果。

无声叹气,很多人都是露出无奈却又有些骄傲的神色。

楼主可是靠着这在大沼泽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啊!

所以虽然心疼,但是众人还是没有任何怨言。

而岳大川自己更是不在意,他此时全部的注意力都被那个传闻中的红衣少年吸引了。

他震惊的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属下,一开口就像是雷声阵阵,嗡嗡直响:“你说什么?一个二十岁的六品炼药师?你说的是真的?!”

属下强行稳住心神,让自己不要在楼主面前倒下去,顽强的点头:“是的,据我们了解,那少年之前拒绝了不死门吴魂的邀请,此时已经……”

“去!立刻请回来!”

岳大川大手一挥,直接下了命令。

属下一呆。

这话还……没说完呢……

看到自家楼主已经高兴的裂开了嘴,仿佛已经看到将那天赋绝佳的少年请回来,做属下的不由得一阵胃疼。

已经说了那少年拒绝了不死门的邀请,摆明了是不想要个任何一方扯上关系,或者是还没有得到足够的东西,而这两个原因,无论哪一个,他们现在直接去都是不可能将人直接请回来的啊!

难道楼主以为这是说请就请的人吗?

那可是六品炼药师!

他们宁肯得罪一个灵宗强者,也不愿得罪一个六品炼药师!何况,还这样年轻!背景成谜!

属下试图劝阻,让楼主做一个比较靠谱的决定:“楼主,那少年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趣加入三大势力,我们直接去,只怕会被直接轰出来……”

“那你们就再去啊!”

岳大川奇怪的看了自己属下一眼,简单粗暴道:“撵你们出去,那你们就再去请!直到他同意!这都不懂吗?”

属下泪流满面,楼主,您可知这一句话会让兄弟们吃多少苦啊……

但是却又不得不立刻行动,看着岳大川脸上不容置疑理所当然的神色,属下默默的收拾了情绪,恭声道:“是!属下必定竭尽全力!”

说完,就要离开,却在即将转身的时候,忽然被岳大川叫住。

“等等。”岳大川忽然皱眉,想了一会儿,颇为烦躁,“这个人来了,那两个老狐狸不会也想去抢吧?”

毕竟,现在可是非常时期啊……

属下面无表情的点头:“楼主英明!”

岂止是想啊?!人家都已经从各方面入手了好吗!只有您一个反应这样慢啊!

岳大川是个行动派,方才一听到那个消息,便想到要立刻让人去请,但是转念一想,才想到另外还有两个老东西虎视眈眈,他们惯常就喜欢抢他看上的东西,抢他想要的地盘,抢他想要的珍宝,这一次,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步了!

岳大川虽然性格豪放,不拘小节,但是却并不是头脑简单的愚蠢之人,所以在短暂的思量之后,便大手一挥——

“去请!就说我岳大川请他作我的结拜兄弟!同时请他,来绝阳楼做第二把手!”

……

凤长悦一行人随便找了一个客栈休息,客栈老板在看到他们来的时候,脸上竟然也是迅速闪过了一丝惊喜的表情,而后亲自上前来领着他们上了最好的房间。

而周围的人,也大多露出了然的神色,看着他们的目光虽然隐晦,但是却不掩好奇。

显然,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她这号人的存在。

凤长悦心中涌起淡淡嘲讽。

吴越那人,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她会这样明目张胆的来到这里吧?

她不仅不会如同他想象的那样狼狈出逃,到处奔波,反而要正大光明的来到这里,并且找寻自己想要的东西!

四个人要了四间最好的房间。

掌柜脸上堆积的笑容滞了一下,有些迟疑。

凤长悦一眼便是明白,淡淡道:“我出三倍的价格。”

掌柜的这才醒过来,想不到原本想象中的六品炼药师会高高在上,却不想虽然尊贵,但是却遵守规则,也并不为难他。

只是今天……

“公子,这房间只剩下了两间,其他的房间都已经满了……”

凤长悦了然,想必占据着那房间的人,也是这掌柜的惹不起的。

仅仅是用钱,也不能解决。

她并不为难他,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掌柜的满脸堆笑,心中乞求这位能够高抬贵手。

这两边,他可都惹不起啊!

“其他的全都满了?”

她微微挑眉,看似疑问,其实却是质问。

谁都知道,在这样的客栈之中,会长期留着一些人的房间,纵然住的时间不多,却是身份的象征,所以虽然花费高昂,但是依然有人愿意买单。

她此时一问,就表示自己要的就是那些房间!

不管住没住,都腾出来!

所以这话一出口,掌柜的脸色就跨了,心想原本以为今天迎来个贵客,却不想竟然是这样飞扬跋扈的,非要四个房间,还是最好的!

这不是专门挑事儿的吗?

不管这少年想做什么,他都不想过问,更加不想搀和!

那些人随便动动指头,都能要了他的命!

他脸色犹豫,实在是不知如何是好。

“您…。您真的不能暂且委屈一下吗?明天!明天必定会有房间的!”

掌柜的都要哭了,看着凤长悦就像是看着自己亲爹。

凤长悦见此,笑了笑。

掌柜的顿时觉得柳暗花明,期待的看着她。

却见那红衣少年长眉微挑,眼中带着几分戏谑,几分尊贵。

“不行。向来只有我委屈别人,没有别人委屈我。今天这房间,我是要定了!”

------题外话------

三大势力的名字这一章确定,之前的若有错误二月君会改正么么哒~谁让今天写的时候某人实在是想不起来是什么了…。八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其实我还没有写过瘾啊!但是一看时间,哟!该更新啦!那就只好先发了…明天继续奋起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