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48 不怎么样

吴魂的脸色顿时变了,原本平静的眸色瞬间像是被风吹动的湖面,荡起了一层波澜,带着明显的震惊。

显然,这样一个看上去不过二十岁的红衣少年,居然是一个六品炼药师,着实是超乎了他的预料。

何止是吴魂,旁边正看着这一场闹剧的人,全部都被凤长悦的身份震慑住,难掩惊讶的看着她,在看到那熠熠生辉的徽章之后,便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现场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仔细的打量着凤长悦,显然难以想象,这样一个看上去乳臭未干的小子,竟然就已经是六品炼药师了!

要知道,在大沼泽,最厉害的,也不过是六品炼药师!而且,那几个,也都是属于三大势力的供奉炼药师,是他们最看重的人物!

大沼泽虽然比起外界更加危险,风起也更加凶悍,但是和外界还是有一点相同的——就是炼药师,一直都很珍惜。

当然,这个炼药师,指的是真正的炼药宗师级别的人,就算不是炼药宗师,起码也是四品炼药师。

在这里,四品炼药师其实并不少,所受到的待遇也比起一般的修炼者都要好很多。

有一些是零散分布在大沼泽的,但是大部分都是分属于各个势力的,其中自然以三大势力为多。

对于一般人而言,四品炼药师已经是很不错的人物了,能够攀上点交情,自然是再好不过,毕竟在这里混日子的,都是一些穷凶极恶之辈,风气又狠厉,自然免不了受伤。

而这个时候,炼药师的优势,就凸显出来了。

五品炼药师,已经不是一般人物,会被各大势力奉为上宾,尽可能的提供最好的条件。而一般人,也不敢招惹这样的人物。

至于六品炼药师…

那是最高级的存在!即便是三大势力的头领,对这些人也带着十分的尊重!毕竟这个等级的炼药师,已经十分稀有。

炼药师需要通过无数次的炼药,才能找到自己的不足,并且加以改善,所以对于药材之类的东西的消耗,自然也非同小可。

而各大势力,也会提供无数这样的东西,只为了留住他们。

对于他们而言,一个六品炼药师的价值,远远超出一群九星灵皇!

六品炼药师,已经是走到哪里,都会受到极度欢迎的群体,任何人都无一例外的想要攀上关系,即便是绝世强者,也会对炼药师客气许多,甚至为了一颗丹药,而甘于被驱使。

所以相对应的,这些炼药师的人脉也都十分强大,一颗丹药便可以欠下一个人情,当遇到危险的时候,随便一打招呼,就是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

而那个等次的人,对于这些人而言,自然是不可高攀,此时猛然看到一个不过二十岁的少年竟然就是六品炼药师不由得都是又震惊又兴奋,眼神从一开始的呆愣迅速转变成了热烈。

凤长悦对那些眼神视而不见,气定神闲的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徽章,不甚在意道:“这东西,似乎你们很有兴趣呢?‘

吴魂心中一动,眼神盯着他,他们感兴趣的当然不是这徽章,而是他!

一个不过二十岁的六品炼药师!

不过是刹那间,他就明白了这个少年的价值有多么大,当即心中便是做了决定,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都一定要将这个少年招揽在手下!

既然是出现在他们不死门的入口,那么自然要成为他们的人!

不过心中虽然这般想,吴魂却知道不能操之过急,这样一个少年,年纪轻轻居然就已经成了六品炼药师,想必背景雄厚,势必要好好招待,而且这样的天才,堪称天之骄子,用一些普通的拉拢手段,自然是不行的。

他露出一抹微笑,一张平淡无奇的脸容,总算是有了一些表情,但是看起来还是没什么感情波动。

“在下吴魂,乃是不死门的堂主,管教不严,让手下冒犯了您,实在是多有得罪。您放心,我这就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他虽然年龄比凤长悦大一些,但是语气恭敬,面上没有一丝不自然。

自然,一个六品炼药师,也是值得他这样的。

说着,他便微微直起身子,转头看了那原先闹事的男人。

此时的男人,已经浑身瘫软的倒在地上,面如死灰,满脸的不敢置信,眼底是深深的绝望。

完了。

他知道,这一次,自己是彻底的完了!

六品炼药师!

这个红衣少年竟然真的是六品炼药师!

纵然他见过的炼药师不多,但是他也是明白的,炼药师徽章是由炼药师公会用特殊的材料和技巧专门制作,只有真正的炼药师才会拥有。而其他人也不敢随意冒充,因为一旦被人发现是假的,就会面临炼药师公会的联合绞杀,追杀千里,也必定取其首级。

可见这东西,对于炼药师而言,是多么神圣的一个东西。

既然这少年敢拿出来,那么这徽章,就一定是他的!

想到自己之前对这少年的诸多刁难,甚至前一瞬间还在试图挣扎,一切行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笑话一般!

怪不得他脸上总是那样淡定从容,一点也没有被逼迫的窘迫和紧张,原来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底牌!

恐怕从一开始,人家就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吧!

而且……

还是当着吴魂大人的面!

一瞬间,他只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都已经被抽走,连求饶的力量都没有了。

听到吴魂的声音,他知道自己是彻底的完了。

嗤。

一柄长枪顿时从他的心脏穿过,利器摩擦血肉的声音,听起来如此细微,却又如此惊心动魄。

周围的人看着这一幕,倒是没有多大反应,连一丝惊讶或者怜悯都没有。

在这里混的,没有几个纯善之辈,之前遭受这男人刁难的也不在少数,只是碍于不敢招惹不死门才忍耐了一次又一次,此时见到他当街惨死,自然是没有一点同情,反而倒是十分解恨。

而且从另一方面来讲,这样的结果,其实也在意料之中。

毕竟,一个六品炼药师,值得倾尽全力去招揽,何况,这不过是一个蝼蚁。

很多人都明白,吴魂是想要代表不死门招揽这红衣少年了。

杀死这冒犯过他的人,不过是小事。

那个男人只感觉心脏忽然有点凉,缓缓低头,才看到一柄长枪,竟是从心脏穿刺而过,干净利落。

有血缓缓滴下。

他终于觉得一股剧痛传来,瞬间淹没了他的所有知觉,眼前一黑,便豁然倒下。

砰。

微微荡起了一些微尘,而后便迅速沉落,无声。

吴魂看着凤长悦,神色诚恳:“在下深知这样的结果,也不足以弥补对您的冒犯,所以若是您不介意,还请随我回…”

“我介意。”

对面的红衣少年忽然开口,打断了吴魂的话,让他一下子愣住。却见那红衣少年俊朗甚至堪称魅惑的容颜上,露出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虽然嘴角上扬,但是吴魂却觉得,这笑容是没有温度的。

散漫,而随性,仿佛真的从来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我可没有随便被人牵着走的习惯。“

凤长悦似笑非笑的说道。

周围人都是一片寂静,这话可真是一点面子都没有给啊…

不过吴魂能够混到今天的位置,显然已经深藏不露,不会是能被这一句话激怒的人。

相反,他甚至微微一笑,从善如流:“您说笑了,在下不过是觉得在不死门的地盘上,让您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实在是我们的失职。这些人飞扬跋扈,仗势欺人,不知给门中招揽了多少坏名声。我之前曾经听过,但是一直没有采取行动,今天倒是正好看到这场景,顺便解决了。您也不必有压力,我们对您只有欢迎,绝对没有其他心思。“

他平静的叙述着,而后手伸出:“请。“

凤长悦眉毛一挑,嘴角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而后竟是真的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之中,朝着城内走去。

身后杨溯几人,自然也是跟在后面。

旁边的人虽然围观,但是却都识趣的闭嘴,不发一言。

那红衣少年在这么多人的目光注视之中,竟然是没有露出一点局促或者不自然的神色,泰然自若的朝着城门而去。

无人阻拦。

杨溯几人心中简直要叹服不已,他们原本以为,在打了吴越那个家伙之后,进入大沼泽会变得极为困难,甚至可能会遭受通缉和追杀,所以心中都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

后来看到凤长悦易容,并且将他们几个的容貌也进行了改变,他们都以为她是打算蒙混过关,用别的身份进去。

谁知,他们的确是换了身份,却不算是蒙混过关,而是用了这样张扬的方式!正大光明的从城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进去!

看着凤长悦淡定的步伐,几人心中叹服不已。

而一旁的隐形的宫卿,也一直关注着这一切,此时看到这一幕,心中也是生出了无线的骄傲和安慰。

长悦这丫头,果真是有着这样玲珑心思,甚至,可以说是胸有丘壑,满腹谋略。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明知对方会从各个方面开始着手对方他们,不但没有因此产生畏惧,反而直面而上,用最光明正大的方式进去。

从城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甚至——这里面,还有一个是不死门的上位者!

几人距离城门的距离越来越近。

“请留步。“

吴魂的声音,忽然再度响起。

凤长悦果真停下了脚步,转身,似是有些不奈法:“还有什么事?“

吴魂看着凤长悦,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次,而后道:“不知您来之前,是否曾经遇到过几个人?一个白衣男子,年龄与您相仿,而他身边,也有三个手下,和您…倒也是一样。不知,您可有印象?“

凤长悦眉间微蹙,眼神之中似乎闪过一丝奇怪和惘然,而后舒展眉头:“没有。我们这一路走来,并没有遇到这样的人。”

吴魂笑了笑:“是吗?“

凤长悦奇怪的看着他:“怎么?那人是谁?你在找他们?“

“是的。“吴魂的目光仍然落在她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异常,”他……是我们不死门正在追杀的人,犯下了滔天大罪,门主已经发出生死通缉令,只要能够找到,那么不计生死,只要能找到人就可。原本以为您从外面而来,可能会遇到,不想却是没有。“

他微微一笑,随即转过身去,而眸中却如同寒冰:“传令下去,从现在起,任何人进出城门,都要经过严格排查,而这些,则是他们的模样。一旦发现异常,势必要立刻上报!“

说着,他从手中拿出来几张纸,甩手张开,上面赫然是凤长悦几人之前的扮相模样!

杨溯几人都是心头一紧,下意识的看向凤长悦,却看到她沉静淡然的侧脸。

凤长悦挑眉看了几眼,嗯,画的还挺像。

只可惜,都是假脸。

“是!”

原本被眼前这一系列事情镇住的侍卫们,听见这个命令,当即振奋了精神,大声答道,神经已经完全警戒起来。

开玩笑,统领都已经因为一时不慎而栽里面了,他们要是不识趣点,只怕也要步后尘!

而在吴魂发出命令之后,从城门里面,也忽然传来了一阵整齐的脚步声。

一股肃杀的气息,扑面而来。

在场的众人都是有些吃惊,连忙让开,于是方才吴魂过来的那一条路,变得越发的宽阔,随即在众人的注视之中,两队人马,身着铠甲,面色严肃而来。

一步步铿锵有力,浑身都透露出一股血腥的杀意。

这些人,明显都是经历过生死厮杀锻炼出来的将士。

想不到大沼泽竟然还有这样规范的类似军队一样的存在,而且从旁观的人敬畏缩的态度来看,还是一支不常露面但是非常有威慑力的队伍。

吴魂手一挥,这些人便分成两队,分立两边,脸色严肃的看着前方。

这凝肃的气息,让现场变得更加沉凝冷肃。

很多人连大气都不敢喘,心中却开始纷纷猜测,到底是谁,做了什么事,才会让不死门做出这样的反应?

这分明已经是下了决心,要将那几个人置于死地!

也不知谁,这样倒霉。

周围的人不敢说话,但是相互交换的眼神,已经将一切心思表达了出来。

她嗤笑一声,而后转身离开。

吴魂看着她坦荡的神色,眼神微沉,心中却是疑惑起来。

其实方才,他只是忽然想到,这个红衣少年,会不会是他们正在找的人?

毕竟年龄相近,而且根据描述,似乎身高也有些接近,最关键的是,这个人身边也有三个人跟随。

这些,难道真的都是巧合吗?

所以他才会有后来一问,只是看那少年的反应,却是没有丝毫的不正常。

那样坦荡的神色,让他心中原本就不坚定的怀疑,变得更加动摇。

想了想,他也只好选择静观其变。

反正这里是他们不死门的地盘,若是真的有什么异常,也能够全部掌控。

尤其是,这个少年是六品炼药师,没有确定之前,他实在是不愿意招惹对方,和他们敌对。

要知道,那日子……可是快要接近了……若是此时能够有一个六品炼药师加入他们,会是一个无比强悍的助力!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事情,吴魂又交代了几句,而后也离开了。

现场的人随后也都消散了。

至于那个死掉的人,连尸体都没有留下,连那一些血迹,都是很快被清理干净了。

凤长悦神色从容的走进了城内。

凶戾的气息,充斥着整个城市。连空气中,似乎都带着淡淡的血腥气息。

杨溯几人都是心神一凛,方才在城外还不觉得,此时一进来,就觉察到了这里面的不同。

这里的一切……都仿佛充斥着暴戾的因子。

这里的建筑都是十分粗狂的,也很是简单,道路宽阔,行人不多,但是个个都不是弱者。

凤长悦随便的看了几眼,竟然看到的最弱的,也是八星灵王。

而大多数,都是灵皇强者。

甚至有几个气息隐晦,凤长悦知道,那是高于她的人。

大沼泽,果然名不虚传。

凤长悦因为方才在城门处引起了轰动,所以此时很多人都在看她,眼神大多热烈,不过也含着敬畏。

显然是想要上前套近乎,却又不敢的人。

凤长悦并不在意,脚步一转,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然而一道人影,忽然拦在身前。

“你就是那个六品炼药师?”

娇俏的女声,带着显而易见的骄傲。

凤长悦抬眼看去。

一张尚且算是娇俏的容颜呈现在眼前,却因为上扬的眼角,浑身跋扈的气势,而生生扭曲了几分。

她上下打量凤长悦几眼,嗤笑。

“我看,也不怎么样吗,是不是,泽哥哥?“

------题外话------

今日违约,打脸啪啪啪,QAQ,求原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