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47 六品炼药师!

“我竟是不知道,这大沼泽的城门侍卫,竟然是这般嚣张。”

凤长悦清淡出口,神色淡淡,却顿时像是钉子一般,将即将走到前面想要搜身的侍卫的脚步钉在原地。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这红衣少年的话,分明没有很严厉,但是却莫名的充斥着一股无法反抗的威压,让人不自主的就想要臣服。

这些人再怎样作威作福,也改变不了他们不过是城门侍卫这个事实。表面看起来十分跋扈,但是实际上都是一些声厉内荏的家伙。

此时看到面对自己的威胁,竟然没有露出分毫慌张,反而一派淡定沉凝的凤长悦,再感受着她身上的隐隐的威压,一时间竟是心头发憷,不敢上前。

那发话的头领见此,不由得一阵火大,虽然他方才也是有一瞬间觉得这红衣少年不好惹,但是当看到自己手下竟然真的就这样随便被一个毛头小子给镇住的时候,暴脾气上来,加上好面子,自然是什么都抛到了脑后,满腔怒火当即就发了出来。

他厉喝一声:“还站着干什么?都上去!给我好好搜查一番!这小子看着便不像是什么老实人,方才竟然还敢妄图从城门上过去,可疑至极!搜!”

其实倒也不是他多么针对凤长悦一行人,只是在这个地方的人,大多都是没有什么前途的,常年在这样的地方做着一样的事,自然是难免心有怨气。于是也就养成了这些人飞扬跋扈,仗势欺人的性子。仗着自己是三大势力的人,便对过往的人横眉冷对,四处挑刺。

毕竟三大势力各自占据一个城门,自然是不会相互干涉,一般而言,彼此之间是不会从别人的城门进去的。

而自己人之中的大人物,他们自然也都是认识的,就算是不认识,三大势力的人身上都会有着明显的标示,让他们从而不必担心会得罪不该得罪的人。

而其他人,尽管受了侮辱嘲讽,却也是不敢声张的,毕竟三大势力,哪个也惹不起。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久而久之,这些人也就逐渐以为自己的身份地位比其他人都要高出一大截,态度也越发的蛮横,只要不是三大势力的人,通常都会遭受一番刁难。

何况今天凤长悦几人还差点直接飞进去。

不过凤长悦对此并不在意,她也算是走南闯北了,又怎会不知但凡大城市,其实城门守卫处都是有着这样的规定?

一方面,是为了表现威严,一方面也是为了提高警惕,一旦有人入侵,可以尽早知道。

凤长悦当然能够猜到这一点,但是却还是选择那样做,自然是另有目的。

她当时的位置十分微妙,那些侍卫看她,以为不过是不知道规矩才没有落下,实际上则不然,而是她趁着方才的时候,就已经将半个城市收入目中。

不过这里实在是太大,她用最快的速度记住了城中的一部分的地形。

说起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实际上,凤长悦在这方面的能力,几乎无人可及。

她习惯在最早的时候就摸清所有的情况,而既然已经做好准备进入这城中,那么自然不会空手而来,否则在这样的地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而且她对于地形又十分敏感,在方才的那几眼,就已经将一切都尽收眼底,恐怕没有人会相信,此时她的脑海之中,已经是出现了一个清晰的城市道路布局。

而另一方面,她也是为了试探一番。

余光扫过周围进出的人员,竟然没有一个往这边看来,反而是加快速度离开,就可以看出一二。

这所谓的三大势力,看来到是真的名不虚传,竟然真的拥有着这样几乎堪称霸主的地位。

这样的场景,竟然连个看热闹的人都没有。

不过这也在凤长悦的预料之中。

会在大沼泽之中混的人,自然大多数都是长了心眼,知道明哲保身的。

这样的态度,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想到此,再想到离开时,吴越那张嚣张而微微扭曲的脸容,她心中总算是明白了一点。

吴越那样,看来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若是换做别人,只怕会任由他欺凌,可惜,他遇到的是凤长悦。

而且,明知道吴越回来之后,不死门的人就会大肆搜寻追杀她,她竟还是来了这里。

隐身的宫卿看着凤长悦脸上带着淡淡倨傲,仿佛高不可攀的从容神色,心中再次叹气。

这丫头,竟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谁让这里,或许隐藏着他们必须知道的东西?

想到这里,宫卿原本因为看到凤长悦的表现而有些惊喜和欣慰的脸上,再度增添了几分愁绪和阴郁。

那个男人,居然说不知道!

无论他们怎样审问,甚至已经将人折腾的半死,那个男人却还是只有一句不知道。而且中间有无数次想要自杀,都被凤长悦及时阻止了。可见是个死士之类的人物。

经过一次次毫无进展的审问,宫卿到最后也终于放弃,心中无尽失望。不过当他认为真的无法从这个男人口中套出话的时候,凤长悦却并没有直接杀了这个男人,而是将他肉身损毁,并且将他的灵魂体困在金色手镯之中,每天经受赤心之炎的折磨。

日复一日。并且似乎并没有决定什么时候将这个男人彻底杀了。

宫卿一开始心中疑惑,但是后来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这个男人虽然现在不肯开口,但是当他成为了灵魂体,并且被凤长悦困在金色手镯之中,那么他也就失去了自杀的能力,而只能每天承受无尽的疼痛折磨。

起码,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不过宫卿没有想到的是,凤长悦心中的想法,却并不止如此,不过她并没有专门说出来。

等以后,自然就什么都知道了。

而此时,这些人的反应,其实都在她的预料之中,自然也并不会畏惧。

听到那男人严厉的声音,其他几人都是有些踌躇,看看凤长悦,再看看老大,一时间竟是不知如何是好。

这红衣少年一看便不像是普通人,若是真得罪不起,死的还不是他们!

可是若是不动,回头也免不了受罚…。

见到他们这般模样,那领头的男人冷哼一声,脸上露出嘲讽的神色。

“窝囊废!”

不就是个小白脸吗?有什么不敢的!

其余人被他这样当着众人的面辱骂,虽然羞愤至极,但是却没有敢出言反抗的,一个个嗫嚅着,却不敢反抗。

凤长悦微微眯起了眼睛,唇边勾起一抹微不可查的冷笑。

看来这男人应该是有些背景的,不然是不敢这样的。

不过,她要的就是这样!

那个男人说着便向前走来,一枪就直接朝着凤长悦刺来!

“找死!”

凤长悦见此,纤长浓密的睫毛一掀,那双原本如雾一般的眼眸,忽然像是暮霭沉沉的湖面之上,忽然有风吹来,吹散了那原本的几分迷茫烟雾,露出了几分凛冽寒光,让人心中一惊。

那已经出手的男人见此,顿时心中一沉,直觉不好,但是招式已经使出,却是无法立刻收回。

这男人虽然嚣张跋扈,但是也有着三星灵皇的水平,这一刺又是挟怒而来,自然是用了全力,带起周围强劲的风。

凤长悦眉毛一扬,三大势力看来真的不可小觑呢。单单是一个城门侍卫的头领,竟然就已经是三星灵皇,可见三大势力确实底蕴深厚,实力不凡。

凤长悦不知道的是,三大势力因为根基稳固,所以经常会有一些零散的修炼者加入其中,而这些人大多数都是从外面流亡至此的,历尽艰辛想要活下来,在大沼泽,如果没有靠山,势单力薄只会死的更快。

而这些人好不容易闯了进来,自然是不舍得自己的那条命,所以就造成了不少人会争取进入三大势力的人,从而得到一定的性命保障。

不过这人越多,门槛自然是越高。

而且外面来的人,三大势力又岂会真的将一些重要的职务交给他们?终究是亲疏有别,而且是带着浓厚的提防的。

而其中的很多人,就被派到了很低的位置,做一些低等的工作。

比如,城门侍卫。

而凤长悦遇到的这些人,其实大多也是这样的身份,所以那领头的男人虽然不过是一个看城门的,但是实力却并不算弱。

不过因为在这里呆的时间久了一些,而且和上面的一些人攀上了点关系,所以格外的嚣张起来。

所以甚至在还没有搞清楚凤长悦的身份的时候,就因为一时意气而出手。

看着那即将戳到自己眉心的长枪,凤长悦眉色不动,周身都散发着淡定沉凝的强大气场。

众人看着都是呆愣。

居然没有躲开?

可是下一刻,正在偷偷看着的众人,就是震惊当场。

只见那个红衣少年,神色淡淡,在那长枪即将戳到自己眉心的时候,忽然伸出右手,而后朝前轻轻一点。

这一点,很轻。

后果,很严重。

咔嚓!

那男人的长枪竟然是瞬间停下,堪堪距离那红衣少年眉心一拳之距!

而后,更是直接从尖端位置,产生了一道裂缝!

那男人顿时傻眼!震惊无比的看着碎裂了的自己的灵宝,这可是玄阶高级灵宝!而且他方才可是用了全力!但是却被这少年轻轻一点,就碎了?

这让他如何接受?

他看向凤长悦,眼神凶狠的几乎要将凤长悦吞掉,但是那眼底深处,却是抑制不住的涌上了几分恐惧,而拿着长枪的手,也开始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

还不等他再度出手,一串接连响起的声音就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下意识的转移视线,看着自己手中的长枪,只见那上面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布满裂缝!

而后,在他震惊而惶恐担忧的眼神之中,轰然破碎!

有一些碎裂的渣渣落下,砸在他的脚上,他也丝毫没有反应,脸上原本的嚣张此时已经全部变成了恐惧。

若是、若是…。对方有心,他知道,此时碎裂的,就不只是这长枪了!

他浑身僵硬的抬头,看着凤长悦:这到底是谁?竟然有着这样的实力?

能够轻易将他的长枪弄碎,加上身上若隐若现的威压,他知道这少年最少也是六星灵皇!比自己高出几个星级!

凤长悦自然是压制了自己的等级,用精神力将自己的真实水平掩盖之后,又刻意将自己的威压控制在七星灵皇。

二十岁的七星灵皇,虽然算是天才,但是却是不会引起过多麻烦的天才。

她偏了偏头,看着那个男人,刚刚想要开口,却见那男人脸色难看之极的冲着她吼道:“你到底是谁!?竟敢擅自对我们动手?你知不知道,你今天这样做,就相当于得罪了不死门!”

不死门。

很好。

凤长悦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却没来由的让看到的人心头一阵发冷,直觉危险。

然而那男人已经恼羞成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人秒杀,他平时作威作福惯了,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哪里有别人嘲讽他的份?

而今颜面扫地,这笔账,自然是被他记在了凤长悦的帐上。

“不死门?你是说……你可以代表不死门?”

凤长悦轻飘飘的问道。

那男人脑子一热,当即就冷笑一声,大声道:“当然!”

这城门就是不死门的,他是这里的统领,自然可以代表不死门!

然而这话听在别人的耳中,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当即就有人变了脸色。

不过那男人倒是未觉,反而是看到凤长悦不言不语,以为她是被自己的话唬住了,当即心中一阵得意,看着凤长悦的目光也越发的阴狠起来。

敢这样对他?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他正要继续教训凤长悦,却忽然从后面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这声音恍如钟雷,一字字清晰落下,像是砸在了人的心脏,不由得振聋发聩。

在场的人都是心神一凛,凤长悦则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看着那原本嚣张的男人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就立刻白了一张脸,冷汗一下子出来,不由得心中好笑。

每天经过城门的人虽然算不上是络绎不绝,但是也不算少,原本看到这一幕,很多人都识相的快些离开了,但是还是免不了有人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毕竟要是跑动起来,岂不是显得更加心虚?

所以此时城门内外,还是围了那么几十号人的。

而此时,城门里面的人忽然朝着两边散去,腾出了中间一条宽阔的道路,而且凤长悦注意到,那些围观的人在听到这声音之后,脸上神色虽然不同,但是显然都是听出了这声音的主人是谁,并且更加忌惮。不过却不是那种对恶霸的害怕,而是对强者的敬畏。

从后面很快走上来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看起来不过三十岁,五官平淡无奇,气质也很是普通,并不会让人感觉到凌厉,唯一特别的,大概就是那一头灰白的头发,看起来不过是三十岁的面容,却已经拥有了一头灰白的发色,着实看着有些怪异。

这男人稳步走来,不急不缓,面色寻常,但是周围这些人却都露出了比之前更加恭敬的神色,纷纷微微低头行礼。

显然,这个男人的身份,不简单。

凤长悦上下打量着那个男人,并不避讳自己的目光,似乎并不觉得,这样做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那男人原本是冲着那个统领去的,结果还没开口,就感觉到一股奇怪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他转头看过来,对上凤长悦的眸子。

凤长悦看了又看,脸上带着几分年少气傲的淡漠,浑身上下都透出一股子的大家风范,让人心中不免猜想,这又是谁家的少爷,竟然敢这样无礼的盯着吴魂大人看?

吴魂看着面前这个红衣少年,心中也瞬间闪过无数想法。

他其实已经看了一段时间了。

从他们开始动手的时候,他就一直在暗中看着,原本想着还要等一会儿,却不想竟然这么快就出来了。

这还要拜这个少年所赐。

那个统领见到这男人出现,已经是两股站站,脸色刷白。

“你方才说,你可以代表不死门?是谁给你的权利,嗯?”

来人只是不轻不重的一句问话,就让那个原本嚣张的统领瞬间腿软,跪倒在地。

“魂大人饶命啊!小的、小的只是一时失言,绝对不是那个意思啊大人!”

一边说着,一边磕头,砸在地上碰碰响,可见是用了十成十的力量。很快,他的脑门上就全是血,将地上也染红了一片。

不过周围的人,全都冷眼相看,没有一个人求情的。

吴魂看着那男人,平凡无奇的脸上,别说杀意,连一丝怒意都没有,眼睛里面没有任何的波澜,就像是在看一场闹剧,分毫没有将这放在心上。

然而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样的他,才是最危险的。

这个男人在不死门之中的职务只是中上层次,但是却因为是吴山卓的多年心腹,而凌驾于其他人之上。

虽然职务一般,但是手中却是掌管着无数人的生杀大权。

尤其是,这个男人,远比表面上看上去的平凡冷静,疯狂血腥的多。

手段之狠厉,心思之狠决,简直是令人叹为观止。

就连吴山卓,有时候也会听从他的意见。

可见他的地位。

凤长悦自然也不会因为对方温和平静的模样,就认为对方真的无害,实际上,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样的人,才是最危险的。

会叫的狗不咬人,反之亦然。

从方才那么多人的反应,就可以看出来这个男人,在这里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地位,什么样的名声和威望了。

当然,威望或许算不上,但是威压是一定有的。

凤长悦挑了挑眉。

看来不死门能够屹立在大沼泽这么久,不是没有原因的。

像吴越那样的,也算是少数的了。

此时这统领在地上狼狈求饶,只差没有自刎谢罪了,这男人的脸上,还是没有一丝表情。

“你是说,我听力有问题?”

地上的男人顿时身体一颤,连求饶的声音都低了,似乎已经绝望。

“拖下去。”

吴魂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地上的男人终于一脸死灰的瘫倒在地。

后面的人立刻上前,将他拖走。

但是在即将离开的时候,那个男人却忽然抬头,眼神疯狂,死死瞪着凤长悦——

“你不得好死!都是你!都是你的错!你会有报应的!”

凤长悦挑眉,对上他的眼睛,微微一笑:“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毕竟你也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那男人顿时眼睛都红了,开始挣扎起来,看样子竟是想要和凤长悦拼命。

“大人!大人!这个人来历不明,妄图擅自进入城内,图谋不轨啊大人!您若是不早早除了他,必定会留下后患的!”

直到最后,也不忘拉凤长悦一把。

吴魂转头看向凤长悦,眼神平静,却自带锋芒,像是要看透她,随即,身上竟是隐隐有威压降临。

这是想要动手?

凤长悦嗤笑:“我竟是不知道,炼药师在这里,竟然要被人几次三番的羞辱?”

炼药师三个字一出,场间顿时陷入一片安静。

吴魂也神色微动,上下不动声色的打量她,而后逐渐收敛了身上的气息。

“胡说!胡说八道!”快要被带走的男人浑身狼藉,嘶声道,“你怎么可能会是炼药师!不可能!你身上连炼药师的袍子都没穿,连徽章都没有!”

他不相信!一个毛头小子而已!

怎么会是炼药师!

关键是,如果是炼药师,那么…。在大沼泽,是拥有绝对的优势的!

所有人都看向凤长悦。

凤长悦耸耸肩膀,手一晃,掌间就多了个闪着微光的东西,面色无辜——

“你是说,这个吗?”

所有人震惊难掩的看着她手上的金色徽章!

上面,赫然是六颗闪耀的星芒!

六品炼药师!

------题外话------

大姨妈肆虐,二月君基本挺尸,今天晚上不知道能不能睡着,我先去写作业,明天肯定比今天多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