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46 搜身

砰!

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传来,顿时让整个房间陷入一片死寂。

地上摔得粉碎的上好的青瓷茶杯,彰显着主人此时绝对的愤怒。

“说!是谁!到底是谁!”

偌大的装饰豪华却并不显得庸俗的房间之内,一个中年男人此时正满脸怒容的发着火,一张只能算是普通的脸上,却因为那双格外犀利冷森的眼眸,而增添了几分让人难以忘怀的特质。似乎只要被这个男人看上一眼,便像是被毒蛇盯上了一般,难以逃脱,而且浑身都充满着一种极不自然的阴冷的感觉。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但是却无法掩盖那话中的滔天愤怒,任谁都能看出,这个时候的他,是多么危险。

实际山,这本来就是一个极为危险的男人。

不死门的掌门,吴山卓。

在这样一个凶狠暴戾满是危险的地方,还能够掌管这样一个一流实力,和另外两大势力多年来三足鼎立,吴山卓绝对不是普通人可比。

他的脾气是出了名的阴晴不定,除了那个不成器的宝贝儿子,他谁都不在意。

然而今天,却有人将他的儿子打成重伤,甚至将他逼得最后用灵宝打开空间裂缝狼狈逃窜回来,他如何不生气?

想到儿子回来的时候,那满身血迹的狼狈模样,吴山卓心中就是一阵抑制不住的翻涌!眼睛甚至涌上了猩红之色!

只要知道那人是谁,他必定会将对方千刀万剐!灵魂毁灭!永世不得超生!

而此时,在他面前的,自然就是吴越。

吴越坐在椅子上,身上还缠着纱布,在空间裂缝之中,他受了不少伤,虽然是特制的灵宝,本来就是逃亡用的,但是他却是第一次用,导致自己没有经验,从而在里面受了不少苦。

他本身实力不行,而且又原本就受了点伤,以及严重的惊吓,所以就不小心将自己搞成了这个样子。

不过虽然看上去严重,实际上都是一些皮肉伤,只要好好修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倒是没有伤及内脏之类的严重伤痛。

毕竟一开始,那个男人还是非常注意保护他的,即便是后来,那个男人输给了凤长悦,凤长悦也并没有对吴越采取什么伤害行动,就是怕他受了伤连逃回去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但是这些,吴越自然是不会考虑,也不会知道的,他现在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竟然在落日山脉,在自家地盘被人打了!

不仅手下全部阵亡,甚至最后自己狼狈逃窜,差点就回不来!

这样的狼狈和耻辱,对于总是嚣张横行的吴越而言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在他心里,这落日山脉,这整个大沼泽,就是他们不死门的地盘,也就是他的地盘,他说一绝对不能有人说二,他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要别人做什么,别人也都必须做什么。

然而眼下,他却是直接被人狠狠的教训了一顿,而且受到了那样大的惊吓,如何不让他心中满是愤怒愤恨?

当时他突如其来的回来,正好落在父亲的书房,这也是父亲早在将那灵宝给他的时候,就故意设计好的。为的就是能够保他平安。

为此,他还不惜花费巨大的精力在自己书房设置了一个传送阵。

仅仅是为了吴越一人而设置的传送阵。

可见吴山卓对自己的这个独子有多么的宠溺。

平时看到他有一点点的不开心,吴山卓就能处置了一群无辜的人,更何况这一次,自己儿子是真的被人打了!

甚至,如果不是他机灵,此时还是否活着都不一定!

在吴越回来的时候,吴山卓就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并且立刻放下了手中的事务,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就在书房看到了奄奄一息的儿子。

他一眼看去,差点没丢了魂,满心惊慌的叫人过来,一直等到吴越身上的伤势都已经得到了治疗,并且完全清醒了过来。

而在这段等待的时间之中,他一开始的慌乱恐惧,全部都转化为了愤怒恨意。

整个大沼泽,都知道吴越是他的命根子,若是招惹,就要做好被不死门追杀,不死不休的报复。

便是另外两大势力,虽然彼此看不惯,却也不会随意招惹吴越,更加不会讲吴越整成这般模样。

吴山卓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他实在是想不出来,到底是谁有这样的胆子,敢在不死门的地盘撒野,敢在他吴山卓的头顶撒尿!

于是,等吴越的身体好一些之后,他便迫不及待的将他找来,而后便是有了这样的一场谈话。

“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有这么打的胆子!居然敢动你的主意!”

吴山卓面前书桌上的东西,都已经被他扫在地上,在看到吴越那浑身是伤的模样的时候,便实在是无法控制自己,愤怒发泄着。

不过好歹是估计着儿子,这一下两下的,都还只是单纯的发泄。

若是掺杂着灵力,只怕此时整个房间都已经碎裂炸掉了。

一听吴山卓这样问话,吴越的心中,一下子满是委屈,看着吴山卓恨恨道:“爹,这一次您一定要帮我报仇!”

想到自己之前所受到的羞辱,吴越的心中就像是有一把火在燃烧,恨不得当即将那个白衣男人抓过来杀了才解恨!

不!怎么能直接杀了?那样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一定要往死里折磨他才好!

还有其他的人,通通也不能放过!

吴山卓看到自己儿子这样的神色,知道他这一次是真的恨上了对方,心中自然也是已经下定了决心,无论花费多大的人力物力,也一定要将对方抓住!置之死地!

“大沼泽之中的人,都是知道你的身份的,虽然说和咱们不死门有梁子的不少,但是敢冲着你动手的,倒是不多。你说!这一次,到底是谁!爹这次必定将他们满门斩尽!”

吴越闻言,神色凶狠,却是道:“爹,这一次对我动手的,是血刀门的那些人!”

“血刀门?”

吴山卓一愣,而后便是在脑海中搜索到了相关的记忆,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竟然是那一群人!那个什么雷一刀,先前都是敢怒不敢言,窝囊的很,怎么这一次…。他现在在哪里?我这就派人去灭了他们满门!”

吴山卓对于血刀门有印象,还是因为他们的门主雷一刀手中,是真的有一件不错的灵宝,以及曾经听闻过一些雷一刀的传闻,知道这是个欺软怕硬的东西。却不想这一次,这玩意儿竟然敢对自己儿子下手!

若是不杀光杀尽他们血刀门,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吴越冷哼一声:“爹,这您就不用费心了,雷一刀连同他手底下的那些东西,全都已经死光了!一个不剩!”

“嗯?这是怎么回事?”吴山卓满心疑惑。

血刀门虽然是个三流势力上不得台面,但是雷一刀的实力却是比自家儿子强的,这……

“我是在落日山脉之中遇到他们的,雷一刀还带着几十个人,看上去已经是倾巢而出。而那些人现在也早已经死光,血刀门现在,只剩下了一个空壳罢了!就算里面还有一些热,也不过是些虾兵蟹将,随便就可以清除干净了!倒是和他们一起的那个白衣男人……才是导致我这般狼狈,差点死了的元凶!”

说道最后一句的时候,吴越脸上的神色分外阴冷,一个个字都仿佛是从咬紧了牙蹦出来的,仿佛从这一句话之中,便可以感受到那深切的恨意。

吴山卓这才意识到,原来真正的敌人,是另有其人!

“白衣男人?什么样的白衣男人?你认识吗?是哪家的?”吴山卓声音冷的掉渣,“除了雷一刀的血刀门,还有哪一方势力?”

他以为这白衣男人必定也是属于大沼泽之中的某个势力,和雷一刀那种差不多的,所以才这样一问。

这整个大沼泽,还没有人能够伤了他的宝贝儿子还能好好地活着的!

然而听了他的话,吴越却是摇头,恨恨道:“爹,那白衣男人,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但是我敢肯定,和雷一刀不是熟人,我也可以肯定,他肯定不是大沼泽的人!”

吴山卓顿时皱起眉头:“不是大沼泽的人?”

难道是从外面进来的人?

那怎么会和雷一刀搅和在一起?

似乎是看出了自家老爹的疑惑,吴越冷哼一声:“谁知道他们是怎么一起行动的?但是我看的出来,他们也都是刚刚认识,而且关系并不怎么样。雷一刀口口声声的喊着那白衣男人恩人,但是双方好像却并不对盘,反而相互针对的感觉。”

吴山卓心中了然,冷笑:“我虽然对雷一刀这个人不熟,但是还是挺过一些传言的,这个人极为自私,生性多疑,能够在大沼泽活下来,纯粹是靠着那浑身的演技和运气。照你这样说,这白衣男人倒是真的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的,甚至真的可能是雷一刀的恩人,不过这种恩情,对于雷一刀而言,却是没什么束缚力,他这人,想必不但不会报恩,反而会想着怎么从别人身上挖到好处。”

不得不说吴山卓的确是不死门绝对的第一把手,而不死门在大沼泽的掌控力,也的确非同一般,以至于吴山卓虽然对雷一刀这人并不熟悉,但是却能够迅速的想起来这个人,并且猜测的这般准确。

不过吴越对于这事情不是十分在意,对方到底是相互维护还是相互诋毁,对于他而言,都没有什么区别。

他真正在意的,还是那个白衣男人!

“爹,其实这一次,雷一刀他们倒还算不上什么,主要是那个白衣男人,实在是太诡异了!态度嚣张,好像没有将任何人放在眼里,而且也正是他,才让我成了这般狼狈的模样!如果不是最后我跑得快,只怕现在,就已经死了!”

这个“死”字顿时戳中了吴山卓敏感的神经,他心中顿时再度涌上无尽怒意:“是他?在落日山脉,竟然还有这般嚣张的人?他长得什么样子,你仔细说来,我这就下发通缉!势必抓住他碎尸万段!”

吴山卓的话总算是给了吴越一点安慰,但是他心里却莫名的产生一个感觉,他总觉得,那个白衣男人,并没有那么容易被抓住。

“爹,那个男人看着不过是二十岁,面容普通,但是心思狡诈至极,而且手段狠辣,中间更是对我各种羞辱,您一定要将他抓住!替我报仇!”

吴越说的激动,仿佛真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一般,顿时将吴山卓心中的怒火挑到了最高,一张老脸气的通红:“你放心!爹一定会帮你找到那个人!你说他之前在落日山脉,很好,我这就派人下去找,就算是挖地三尺,也一定会将人找到!到时候一定交给你处置!”

得到了保证,吴越这才解了气,想到依着父亲和门中的势力,想要找一个人还不死易如反掌?

他很快便可以报仇了!

哼!

“不过,你是在哪里遇到他们的?”吴山卓问道。

只要先确定一下位置,总是要好找很多。

吴越说了一个位置,嘴角有一丝冷笑,一张原本就因为纵欲过度而憔悴的脸此时因为受伤,更是难看的不行,加上那嘴角的一抹冷笑,实在是让人心中十分不舒服:“后来他身边又出现了三个人,不过都不足为患。遇到的时候,他正和雷一刀在一起。”

“雷一刀为什么会到那里?”

吴山卓听了之后,心中忽然生疑,大沼泽对于外人而言十分危险,但是对于他们而言,却十分安全,无数小空间交汇的平衡力量更是为这里提供了一个天然的屏障,让他们能够安全的呆在这里。

所以其实在大沼泽之中拥有自己一席之位的人,没有什么大事,是不会出去的。

更何况,方才吴越说的那个地方,十分偏僻。

雷一刀竟是亲自带人去了那里?而且几乎是带上了整个帮派的人?

他这是想要做什么?

吴山卓本来是无意喃喃,但是却被吴越听到,以为是问自己,当即满不在乎的说道:“似乎是在找什么人吧。”

吴山卓像是忽然被什么东西刺到,豁然扭看着他:“找人?找什么人!?”

听着自己父亲这般警戒的样子,吴越心中也生出了几分疑惑,皱着眉头道:“您不是让我这一次出来的时候,找一个左边脸上有着胎记的女子吗?后来我发现,他们也在找这个人。”

“什么!?”

吴山卓顿时一个没控制住,震惊至极的喊出声来,但是随即他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刻压低了声音,并且警觉的朝着四周看去,等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才看着吴越,紧紧的盯着他:“你说的是真的?他们真的……也在找那个女子?”

吴山卓的语气十分严肃,让原本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的吴越一愣:“……是啊,他们后来也承认了,而且在我们刚刚找到那女子的时候,就赶了过来想要和我们抢,还差点被他们抢走。不过最终,我还是看准时机跑了,顺便将那两个人也带了回来。”

说到这里,吴越的脸上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神情:“他们以为我实力不如他们,便以为我拿他们没办法,殊不知我这里,多得是手段对付他们!”

然而一向宠爱吴越的吴山卓这一次却没有注意他后一句话,他满脸震惊的看着吴越,似是不敢相信:“你将人带回来了?是那个左脸有着胎记的女子?”

吴山卓的语气有些压抑不住的激动,以至于尾音都有些颤抖,这让吴越十分疑惑,不过随即就越发得意:“当然!那女子是我走了很久才找到的,虽然花费了一些力气,但是一定就是她没得跑!”

看着吴山卓满脸震惊的神色,吴越一想也就知道,自己回来的时候,是带着那两个人的,虽然是一同回来,但是他们却是在书房之中的传送阵上落下的。而在书房之中潜藏着的暗卫,在觉察到他的动静之后,看到他浑身是伤,都是十分震惊和惊恐,便立刻将他送去治疗了。

而那两个人,自然也是被直接关了起来。

不过想也知道,他们肯定是不知道那女子的身份,只是当做一般人,所以没有专门通报给吴山卓。

毕竟谁都知道,对于吴山卓而言,吴越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所以,他们也只通报了这一件事,而没有提到其他的事情。

或许是觉得,等吴越的事情安稳下来之后再说也是一样的。

所以也就导致了,吴山卓虽然知道吴越回来,却是不知道那女子也一同被带回来了!

此时听吴越讲起,顿时惊住。

吴越见他这般模样,心中也是疑惑:“怎么了,爹?那人很重要?”

岂止是重要!?

简直是无比重要!

这是关系到整个不死门的大事!

吴山卓心中无声咆哮,但是面色却是不显,只有眼中是掩藏不住的激动,兴奋!

“快!带我去看看!”

…。

大沼泽之上的城,又称为泽城,虽然从远处看的时候,显得十分的虚幻,但是当靠近的时候,却越发的真实。

凤长悦几人经过一段时间的飞行,终于是逐渐看清了面前的场景,从半空看去,已经是可以逐渐看到林立的粗狂的建筑,以及里面正在走动的人。

而在城墙之上,则是站着一列护卫,肃然而立,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而四人的靠近,也引起了城墙上下诸多护卫的注意。

“什么人!”

城墙上的一个士兵立刻高声询问,十分严肃。

泽城是建立在大沼泽之上的,像是一个小岛一般浮动在半空之中,外面的人想要进来,就必须接受检查。

而整个泽城,因为三大势力相互鼎力,所以有着三个城门,每个势力各自占据一个。

能够占据这样的关口,无疑会带来极大的利益,也是实力的证明。

而且,虽然从落日山脉之中抵达泽城需要飞行很长的一段距离,但是实际上,是不允许凌空入内的,所有人都要在靠近的时候落下,从城门进入。

所以看到凤长悦几人,在逐渐靠近的时候,竟然还没有落下的时候,就知道是新人来了。

凤长悦心中一动,看到周围有人也纷纷开始落下,于是也向着下方而去。

杨溯几人自然也是照做。

城门上的侍卫见此,不由得有些气闷,还有一些恼怒,不过是新来的人,竟然态度就这样嚣张!

于是上面的侍卫当即就冲着下面的人传递了眼色,示意他们一定要好好“招待”这几个人。

于是,当凤长悦几人走到城门处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张张面色不善的脸。

“站住!什么人!?”

当先的一个大汉当即朝前走了一步,把长枪往前面的土地上一插,上下打量了凤长悦几个人一眼,满脸横肉似乎都在颤抖:“看样子是第一次来?知不知道,这里的规矩?”

凤长悦静默不语,一双湛黑的眼睛静静的看着他,直看得这些人心中莫名发颤,不由得心中发憷。

“看什么看?新来的,一律搜身!来人啊!上!”

随即就有几个人朝着凤长悦而来。

------题外话------

默默面壁,我不应该这么晚更新,真的,我这就去面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