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44 引蛇出洞

妖娆绽放的紫色火焰,从她白皙纤细的手掌之飘然而出,看似轻缓实则非常迅猛的冲着那飞向自己的黑色游丝撞去!

不过是才脱离了她的掌心,周围的温度就一下子升高!尤其是几个人的距离,和凤长悦都不算远,这下更是直接感觉到了那突如奇来的炽热的温度,顿时如同身处火海之中!

宫卿早已经习惯这温度,毕竟他本身不过是灵魂体,而且在千面莲心之中呆了那么久,对这种温度早就已经适应。

而杨溯熊五以及还在不断流血的风三,虽然一瞬间感觉到了一些不适,但是之前也都是见识过凤长悦的手段的,所以并未受到什么影响。

尤其是杨溯,他的伤就是凤长悦用天堂火治愈,所以在感觉到这高温的时候,不但没有任何的不适应,反而是更加舒服,之前被那个男人的埙声造成的伤痛,此时也似乎得到了缓解。

但是其他三人,则是没有这么好过。

那被捆绑在一起的少年少女都是精疲力竭,之前并没有看着凤长悦和那男人的打斗,只是在感受到那一股不同寻常的温度的时候,才猛然意识到什么,转头看过来,一眼便是看到了那即将撞击在一起的紫色火焰。

那样瑰丽耀眼的颜色,几乎敛尽了天下最妖娆的风情。虽然只是一朵火焰,但是却莫名的让人感觉到了一股无可侵犯的尊贵。

周身炽热的难受,两人身上又没有任何的防护,不一会儿就变得通红。

两人的神情都是有些痛苦,但是也学是怕再引起这些人的不满,两人都是咬牙忍耐,尽管身上灼痛,但是却都没有发出痛苦呻吟的声音。

不过,旁边的吴越情况却是有些诡异。

在感受着那火焰传来的高温的时候,他就猛然感觉到身体像是被扔进了一个巨大的熔炉之中,有热烈无比的火焰在周身燃烧,剧烈的疼痛瞬间袭遍全身,让他立刻惨叫出声,而后猛然倒在了地上,开始遍地打滚。

看到他这样的反应,几人都是一愣。却随之看到吴越满脸痛苦的在地上疯狂的捶打着,滚动着,似乎身上着了火一般。随着他的动作,他身上也逐渐被摩擦出了很多伤口,但是他却毫不在意,似乎完全被那炽热的灼烧感占据了大脑。

看他那么激烈的反应,好似十分痛苦,一众人等都是看的疑惑不已,但是却也没兴趣知道是怎么了。

吴越这人,和他们都是敌人,别说像是现在这么痛苦了,就算是再痛苦一百倍也是应该的!或者直接死了也行。

而不过是眨眼的时间,那朵火焰也已经闯入了那一片黑色之中!

在还未完全触碰的时候,那黑色的游丝就像是感受到了什么莫名的威胁,速度逐渐变得缓慢了下来,而后竟是忽然向着四周扩散而去——竟是要逃跑!

只是却已经太迟了!

那一簇紫色的火焰已经闯入那黑色游丝的范围,而后在它们意欲奔逃的时候,猛然扩散开来!

无数的火花忽然炸裂开来,像是璀璨的烟花忽然盛开!

这场景美丽至极,却也惊心动魄至极!

因为那些无限动人的火花,携带了让人心惊的强大力量!

在那火焰变化的一瞬间,那些黑色游丝便像是忽然被什么钳制住,突然停在了原地!而后更是不受控制的朝后退去,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从外围包抄过来一般!

正是那些在瞬间爆发的火花!

虽然看似零散,但是这些火花的力量,却是超乎预料,而且竟是形成了一张无形的巨大的网,阻拦了那些黑色游丝的逃跑,并且将它们完全逼迫到了中间!

而中间,还有着一朵燃烧着的紫色火焰!

瓮中捉鳖!

看到的人,脑海中都是出现了这个词,虽然不甚合适,但是却十分贴切。

不过是瞬息之间,就已经将对方赶入绝境!

虽然只是两股力量的交锋,但是却让人感觉是人在激烈相斗,让看着的人都为之捏了一把汗。

嗤!

终于有一线黑色触碰到了那火焰!却像是碰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猛然发出一声奇怪的声音,就像是……水滴在了热锅之上,瞬间被蒸发的声音。

虽然那声音平时听起来十分普通,但是此时,看着这样的场景,那声音却显得格外的诡异可怕。

而事实上,那一丝黑色的游丝,的确是被完全吞噬,在触碰的瞬间就消失了踪影!

说是吞噬,其实也不尽然,因为连一丝丝残余都没有剩下,而显然那火焰也并没有将那黑色的游丝融入。

其实,说的准确一些,就像是遇到了天敌,轻易被打败并且连一丝痕迹都没有剩下。

而其他的黑丝一瞬间也似乎更加惶恐,疯狂的游窜起来,但是那些火星此时已经在外面完全围了起来,导致它们连冲撞上去的勇气都没有——因为那火星,也有着火焰的力量啊!

于是,在前后夹击之下,那些原本蕴含了强悍能量的黑色游丝,竟然毫无招架之力的被逐渐清除干净!

凤长悦看着这样出乎意料的一边倒的情形,微微眯起了眼睛。

这东西,好像有些诡异……

虽说神火本来就实力强大,但是却比她想象中的更加……

而这样的情形,很巧,她以前曾经遇到过。

那是还在奥斯帝国的时候,帮一个孩子清除身体里面的毒素,而那时候他身体里面的黑色雾气一般的东西,当时遇到天堂火时的反应,和现在这些东西的反应一模一样。

甚至,她之前帮杨溯疗伤的时候,也曾经遇到过类似的情形…。

她心中闪过无数猜想,眸色越发的暗沉。

一次两次,她尚且可以当做是巧合,但是却总是遇到这样的情形……

轰!

正在她思量的间隙,那紫色的火焰,已经将周围的黑色游丝通通竭尽全力的吞噬燃烧掉,只剩余的一些还在狼狈逃窜的,也被火焰剧烈的爆炸完全燃烧殆尽。

啊一簇紫色的火焰猛然炸开,而外面的那些火星也牢牢的在外面形成一张坚不可摧的无形的网。火焰爆炸的时候,紫色的耀眼的火光瞬间映亮这片空间,而那些东西,也全部都被淹没在其中,再也看不到一丝踪迹。

而那明亮的火光,也纷纷让众人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而当他们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便只看到了一片焦土。

其余,干干净净。

场中陷入一片死寂,唯有吴越痛苦凄惨的叫声响彻其中,显得有些吵闹。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这一幕震惊。

“这…。这…。”

杨溯向来温和的脸上,此时满是错愕,纵然他知道凤长悦的实力不弱,而且加上天堂火之后必定更加厉害,但是……但是…。也不至于厉害到这种地步吧?

她对面的可至少是一个五星灵宗!

然而她却不过是区区一星灵宗!

二者之间的额差距,何止天差地别!

原本他想着这一次战斗,对于凤长悦而言,将会是一场十分艰辛的煎熬,但是却没想到,结果居然是这样的!

就连宫卿,也终于震惊了。

他比杨溯对凤长悦的了解更多,因为他知道她真正的身份!

琛哥和筠姐的女儿,自然什么都是最强的!

除此之外,他也曾经和拼尽全力的凤长悦战斗过,而且还和她那只神秘的魔兽打过,虽然当时不知道情况把它伤了……但是他对于凤长悦实力的了解,的确是高于在场的所有人的。

可是就连宫卿,对这结果也是完全没想到。

若是此时有人能够看到他,就会知道他的表情有多么的…。愕然以及深深的震惊。

越是强大的人,就越是明白越级战斗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何况这一次两个人都是灵宗?而且相差了整整四个台阶!

这样的差距,绝对不仅仅是天堂火能够弥补的!

何况方才凤长悦分明没有全力动用天堂火!

宫卿只觉得,自从认识了凤长悦,她就在一遍遍无情的刷新他对于修炼的认知…。

她似乎总是能够在自己处于劣势的时候,出乎意料的取得胜利。

这样的人…。说是天才,似乎也已经不足来描绘她。

充满未知,无限潜能。

就连当年的琛哥和筠姐,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不及她的。

而一旁的风三,也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头看着这一幕,沉默无言。

他的脸色异常苍白,唇角有嫣红的血液渗出,然而他却没有动作,任由那血液缓缓划过,低落,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猩红而令人心颤的痕迹。

实际上,他不是不想动,而是动不了。

没有人知道,此时的他,身体已经虚耗到了什么地步。

方才的那一曲,几乎耗尽了他的所有心血和精力,加上是触动记忆的一次酣畅淋漓血泪交加的演奏,他几乎整个人都已近虚脱的几近死去。

别说身体之内连一丝灵力都无法调动,此时的他便是连手指头,都几乎没有力气动弹了。

之前为了保护杨溯和熊五,他用琴声将他们两人所遭受的攻击都转移到自己这里,并且将之化解而后反攻,也就相当于自己一个人承受了三个人的压力,虽然后来他的反攻的确奏效了,并且成功的扰乱了那人的埙的声调,但是那短暂的时间却也已经给他的身体造成了极为严重的损伤,身体上不知崩裂了多少伤口,而里面又不知伤成了什么样。

这一场助攻,他尽了全力,也的确做到了最好,但是同时也几乎将自己置于死地。

甚至到现在,他睁开眼睛,眼前的视线都还是模糊的,甚至隐隐有一丝猩红,但是他却还是将之前的一切都纳入眼底。

这一场战斗,竟是这样快的结束了。

而他,虽然差点死去,却正巧从中获得了新生。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风三的眼眸忽然变得温柔,而已经血肉模糊的双手,轻轻的搭在琴弦上,缱绻而平和。

经历了这一次的生死磨难,以及从琴声和埙声的交锋之中领悟的那些东西,他忽然看明白了许多事,也释然了许多。

那些他不愿回首记起的往事,也终于成了一颗脑海中的琥珀,将一切都珍藏。

他静静的看着,或许是这些人之中,心态最为平静的一个。

因为他知道,她必定会赢。

而那一声爆炸声,也终于将吴越从无尽的痛苦挣扎之中炸醒,猛然看向场中,等看到这场景,先是呆愣了片刻,而后便是意识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顿时心中一沉,而后涌出无尽的恐慌。

怎么会这样?

这个白衣男人怎么可能这么厉害?而那个男人,又怎么成了现在这样无用的样子?!

如果,、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岂不是下一个要死的,就是他!

吴越不傻,在看到这场战斗已经成了这样子的时候,就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有多么的危险。

连那个男人都不是这白衣男子的对手,更何况是他?

此时他的身边已经没有任何其他人的保护,而对手却还有好几个!

按照之前结下的梁子,他是死定了!

这么一想,吴越心中越发的惶恐,加上身上传来的剧痛,简直狼狈至极。

至于那两个少年少女,则都是一副震惊的模样看着,似乎被这样恢弘激烈的打斗震慑住,又像是充满了惊慌和无助,眼底都是闪过一丝属于弱者的悲哀。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优胜劣汰,亘古不变。

谁是强者,谁就有绝对的话语权。

而现在,他们两个人的命运,便是在这个白衣男人的手中。

死寂。

那脸色蜡黄的男人见到这场景,心中终于是涌起了惊涛骇浪!

这个人、这个人手上的是…。神火!

纵然那形态颜色看着不是十分明显,但是他却可以肯定,那就是神火!

已经…。那么久…。没有再见过神火,却不想竟然在今天,在这个地方再次看到!

那双总是一片死寂森冷的眼睛里,终于是被翻涌的震惊和愤怒以及不甘占据。

只是他的脸上,依然是没什么表情。

因为他整个人此时都已经被一层冰霜冻结。

他的眉毛头发之上,全部都是晶莹的冰霜,脸部已经僵硬,就算是真的想摆出什么表情,也是不能了。

他虽然心中恨极,却对这冰霜无可奈何,所有的能量都被冻结了,若非他的境界是灵宗,此时只怕已经性命难保。

他自然是不知道,凤长悦身上,不止一种神火,更加想象不到,自己身上的这些,竟然是因为冰焰之子。

凤长悦毫不犹豫,当即甩出一道火鞭,将他紧紧的缠绕起来。

有冰焰之子,暂且不用担心他会逃跑的问题。

而在一旁等候的宫卿,早已经是死死的盯着那男人,几乎耗尽了所有的忍耐力才让自己没有立刻上前去质问。

那男人垂下眼睛,似乎有一丝不甘,但却无可奈何。

凤长悦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双幽黑的眼睛像是深不见底的水潭,满是不可捉摸的未知的危险。

然而谁也不知道,最深处翻涌着的无尽情绪。

这个男人,是参与追杀爹爹的其中之一。

她一路之上,都在寻找娘亲,却不想,最先找到的竟然是和爹爹失踪有关的人。

这个人犯下的错,足够他死一百遍一千遍!然而此时,却还不是要他的命的时候……

杨溯终于走上前,看着凤长悦沉静的侧脸,却清晰的感觉到她并不平静的内心。

虽然外人看不出来,但是他却比较敏感,对于凤长悦的情绪了解的比较多。此时见她这般看着这个男人,心中疑惑,却没有开口询问。

她似乎正在努力平静着自己的心情。

他最好沉默不言。

然而这沉默,却也被吴越看在了眼里。

他阴森的眼睛看着这一切,而后等到没人注意他的时候,忽然从手上的空间戒指中掏出了一把匕首,而后狠狠的在自己受伤一划!

血液染红了匕首,周围的一切也忽然发生了变化!

在他的面洽,忽然坍塌了一块空间!呈现一片诡异的黑色!

凤长悦等人觉察到什么,转头看过来,吴越对上他们的目光,森冷一笑,而后一把抓住了那少年少女,猛的向里面跳去!竟是瞬间没有了踪影!

杨溯立刻皱眉就要追上去,却被凤长悦拦住。

“让他走。”

杨溯惊愕回头,看到她平静的神色,才恍然——长悦是故意让他走的!还故意放走了那两个少年少女!

她这是…。

“引蛇出洞”

凤长悦看着那逐渐消失的空间裂缝,淡淡道。

而后,她再度看向脚边的男人。

“宫叔,你来问吧。”

------题外话------

二月君先休息两天缓一缓,然后会努力恢复万更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