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43 绝杀!

无数白色的灵力,忽然从她的手上散发出去,快速而去!而后相互纠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白色的牢笼,冲着那男人而去!

埙声再起!

那些黑色的长刀虽然有一部分被射天箭射穿从而碎裂,但是数量足足有上百把,又如何是能够瞬间消灭完的?

而且随着那埙声的变化,那些长刀也忽然都转换了方向,挪动了位置,片刻时间在他的身前组成了一个栅栏!

说是栅栏其实并不准确,因为那些长刀挡在了他的整个周身,尖端通通朝外,泛着冷冽的光泽!

一股强大的气势,从中散发出来!

凤长悦微微眯起眼睛,想不到竟然还有人可以用音攻化形,那些刀几乎有如实质!

可见此人实力之高,也可以猜测他手中的那个埙,绝对不是普通灵宝!

凤长悦这一招,还是在伽陵学院之中时,阿夜被追杀的那一晚,从血衣人那里学会的。

因为她当时和那血衣人近距离交手,并且被困在那血色的牢笼之中,所以其实了解的比较深,而且她后来发现,这个武技不需要什么心法,她后来不断的练习并且模拟,很快就掌握并且能够熟练应用。

不过自从凑齐了射天箭和射天弓之后,她就极少动用这一招,但是此时,这一招,却是最好的选择!

这个男人很诡异,几乎没有任何的表情,而且眼神空洞死寂,若不是听到他说过几句话,凤长悦就要以为他是个高级傀儡了。

而且若是真的杠上,自己境界不高,必定是要吃亏的,所以一定要在其他方面寻找突破口,而这锁魂,便是一招!

白色的牢笼朝着那男人压下!

一股压抑的力量,从那牢笼之中传出!

那男人原本并未将这一招放在心上,对方再怎样,也不过是一个一星灵宗,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和他抗衡,所以纵然想到凤长悦实力不错,但是在他心中,其实并没有想过会出现第二种情况。

却不想,对方连出两招,顿时刷新了他的印象。

感觉到身体像是一瞬间陷入了一片泥潭之中一般难以动弹,尤其是身体里面流动的灵力,更是变得十分迟缓,难以调动,他终于认识到,对面的这个人,竟是比自己原本的预期,还要强!

男人心中多少还是有些震惊的,别说一星灵宗,就算是三星灵宗,在他面前也不可能讨到任何好处,而且他自己的实力也是十分强悍的,所以主人才会只派他出来,一方面保护少爷,一方面寻找那女子的下落。就是因为相信他拥有绝对的实力。

所以此时凤长悦使出的这一手,实力着实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蜡黄的脸上没有任何波动,仿佛天塌下来,他的表情也不会有一丝的变化。而唯有那死寂阴森的眼睛,瞬间变得暗沉。

里面汹涌着的,是无尽的杀意。

埙声再度陡然一变!

他身前的那些已经形成了一层防御的黑色长刀,顿时再度变幻!

他忽然伸出了一只手,握住身前的那把长刀,而后就像是开启了什么按钮一般,周围还在漂浮着的蠢蠢欲动的长刀,也纷纷靠近,而后合并在那一把长刀之上!

就像是从最开始分化的时候一般,此时的合并,也十分快速,并且契合的十分完美,随着其他长刀的融入,逐渐成为了一把,其中的威力,也越发的浓重。

黑色的刀身光泽暗沉,似乎透露出浓重的杀气,虽然变成了一把,但是所拥有的威力却是分明比之前的上百把都要强!

他一手持埙,一手握刀,半面温和,半面锋锐,看起来十分诡异,但是又莫名的和谐。

只有首当其冲的凤长悦能够感知到,之所以能够感觉到这场景并无违和感,是因为他手上的两样东西,都是极为凶恶的灵宝!其中充斥着的杀戮气息,如出一辙!

可见这人已经将这一招练就的炉火纯青。

而那白色的牢笼,此时也已经到了他的偷头顶,似乎只要他一抬头,就会触碰到那牢笼一般!

无声的交战。

虽然没有任何撞击的声音,整个场间除了那一道有些刺耳并且开始让人感觉到不舒服的埙声之外,竟是再也没有其他声音!

但是那激烈的交锋,却是看的人心惊胆战!

他右手挥动,黑色长刀顿时砍在那白色牢笼之上!

无数火花迸溅而出!

彼此的力量在无声的相互吞噬,一时之间竟是不分上下。

然而却没有人知道那男人此时的痛苦。

他咬紧牙,面色虽然无波,但是周身的气息却在不断的提升,那样森然的杀气,即便是隔着远远的杨溯等人,也是感觉的清清楚楚,当下心中更是担忧,强自忍耐着那埙的声音落在身上,心上的强烈的疼痛,杨溯和熊五都仔细的看着场中情形,若是一旦有不测,那么即便是死,他们也一定要冲上去!

唯一没有抬头看的,就是风三。

他肩背挺直,双手却轻轻落于琴身之上,显然举重若轻。

一双总是藏在宽大衣袖之中的白皙的完美而修长的手,落在已经焦黑的琴上,更增添了几分惊心动魄的美感,让人忍不住怀疑,有着那样一双手的人,势必能够弹奏出这天下最动听的琴声。

铮铮铮!

然而在短暂的欢快之后,琴音却忽然变幻,声音变得激烈昂扬,连带着人的心脏也似乎加快了速度!

听到这声音的人,几乎是同时,脑海之中忽然一片空白,而后便像是忽然出现了紧张的战斗场面,虽然看不清晰,但是那种急迫的气氛,却是渲染的淋漓尽致,让人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仿佛即将被什么人追杀,走投无路的场景。

随着这琴声落下,那男人周身的气息忽然变化,而趁着这个机会,那白色的牢笼也忽然朝前行进了一分!

高手过招,瞬息之间的变数便是可以决定生死!

方才还在僵持的力量,顿时出现了偏差!

那白色的牢笼,周身闪烁着淡淡的光辉,看起来甚至有些明亮轻盈,但是却没有人不知道那其中的力量!

因为随着那一下的靠近,那男人站着的地反,竟是因为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而忽然坍塌了一块儿!

在他的脚下,顿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看那痕迹,正是牢笼的边框留下的!

而那男人的身体也下陷了一些,但是双脚却十分稳定,周身也纹丝不动,似乎本身并未受到那力量的影响。

他死寂的眼神微微一闪。

随即,他右手狠狠朝自己身前一刺!方向正是那白色牢笼!

以他的实力,又怎么会被一个区区一星灵宗压制?!

他周身灵力忽然暴涨,气息也忽然变化,似乎在这一个顺价,他的实力就再度提升了不少!

凤长悦微微眯起眸子,一双湛黑的眼眸之中划过一抹极致危险的光。

这个男人,之前果然隐藏了实力!

她全身的肌肉顿时绷紧,精神高度境界,天堂火在体内疯狂的流转,没有人知道,那些炽热的力量,就像是江流一般在她的四肢百骸奔涌,贴着晶莹坚韧的经脉游走,更是在丹田之中不断激荡,像是潮水即将淹没海堤一般,汹涌澎湃,只等着某一刻时机的到来,就让那一切,彻底崩塌!

而晶莹润泽的灵宗之心,也一下下有力的跳动着,满是鲜活的力量,彰显着无以伦比的生命力!

凤长悦轻轻握紧了拳头,感受着体内已经被能量充满的感觉,心中也是变得有些沸腾了起来——这是她晋级成为灵宗之后的第一战,也将会是她迈上强者征途之中不可磨灭的一战!

在一般的修炼者眼中,能够成为灵王就已经十分不错,而能够成为灵皇的,更可谓是天才。灵宗,对于很多人而言,都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存在罢了。

要知道,即便当年在强盛的奥斯帝国,所拥有的灵宗也不过五指之数!

可见灵宗是多么的罕见,又是多么的难得。

修炼者想要成为灵宗,就要渡过天劫,可惜十之*的人都死在了天劫之中,即便不死,也永远呆在灵皇的境界,此生无法越过这道天堑。

不知道这世上,有多少人因此而郁郁而终。

但是在凤长悦的眼中,灵宗,不过是第一步!

她的道路还很长,将来是必定会进入“一城四族”的,所以即使已经成为了灵宗,却还是充满了热切,心中对于变强的*,没有随着自己实力的增加而松懈,反而是变得更加强烈。

越是成长,越是强大,就越是知道自己的境界还不过如此,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她若是想要做到自己一开始就定下的那些目标,那么就必须更快的变强!

她虽然性格冷清从容,但是却绝对不是任人宰割的小绵羊,而是一只拥有着最顽强意志和战斗力的狼!

敌人越强,她就越是兴奋!

这种感觉十分微妙,只有在遇到真正的强者的时候,她的心中才会涌出这样的感觉。那就像是一个信号,唤醒了沉睡在身体之内的最原始的本能——杀戮!

是的!凤长悦的本能,就是杀戮!

而现在,看着那男人周身激烈碰撞的能量,感受着他身上越来越强大的威压,她心中不但没有出现一丝害怕,反而是变得越发的冷静而兴奋。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掩藏在寒冷的冰层之下的炽热火焰,一旦燃烧,必将燎原!

她身上的紫色铠甲,也似乎感受到了她内心久违的狂热,也变得越发的清透坚硬,光华流转之间便是无尽的潜能!

咔嚓!

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忽然传来!

众人惊愕看去,却看到竟是那把被刺出的黑刀,轰然碎裂!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其余看着的人,都是陷入了疑惑之中。

凤长悦方才似乎什么都没做,反而是那男人,凝聚力量朝前狠狠刺出了一刀,怎么最后凤长悦没有什么事儿,反而是那刀碎裂了?

吴越看的心头火起,原本他还以为这个跟在自己身边的男人有多厉害,谁知竟然连那白衣男人的一招都过不了?

不仅没有快速结束战斗,将那白衣男子制服,反而是自己陷入了劣势,频频受挫!方才他脚下塌陷的时候,吴越看着就十分不爽了,此时看到连战斗的刀都碎裂了,更是火冒三丈,只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带了一个废物出门!

而杨溯在短暂的惊愕之后,则是看向了不远处的风三。

此时的风三依旧是微微垂着头,双手在琴弦之上飞快的波动起来!

没有人看得到他的神色,便是杨溯,也只能借着旁边昏暗的火光,看到他紧绷的侧脸线条以及微微苍白的唇色。

杨溯心中的担忧愈甚,但是却知道此时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呆着不动。

只要不打扰,就已经是帮忙。

而熊五见此,也只得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他虽然时常和风三闹别扭,但是心中却还是认这个“三哥”的,他弹奏这曲子,着实有些出乎意料,却也在意料之中。

纵然是粗狂豪放如同熊五,此时也是忍不住心生感慨,除了身体之上的疼痛,更加是连心上也堵得不行,整个人都闷闷的,说不出话来。

唉!

若不是到了这样的情形,又有谁愿意让他这样拼尽全力舍命而为?

或者说,这其实比让风三死去,更加痛苦。

但是此时此刻,战斗的是凤长悦,是他们共同的恩人,也是他们早已决定跟随的人。

为此,纵然心疼,也绝对不会多加阻拦。

而那被捆绑着的少年少女,则是因为受到了那男人的保护,而没有遭受波及,但是只是隔着这样远的距离看着,也能够感觉到那其中的血腥惨烈!

那少年脸上虽然满是狼狈,却还是能顾看出眼中的担忧,虽然看不见和自己背靠背的少女的脸,但是想也知道此时她必定不好受,心中更是疼惜。

趁着场面混乱,他微微偏了偏头,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雅儿…。别怕…。有哥哥在…。”

那被称为“雅儿”的少女,却是一时没有说话。

他以为是她被惊吓住了,想要保住她安慰她,但是两人现在背靠背死死的捆绑着,连动一下头都十分困难,何况其他?

他只得小心的喘息着,继续用那样谨慎细微的声音安慰道:“雅儿…。哥哥会保护你…。你…。要是害怕…。就……就闭上眼睛……”

其实方才那些人死的时候,他就已经十分担心雅儿承受不住,毕竟连他看了,都是瞬间苍白了脸色,若不是几天没吃饭了,只怕就真的吐出来了。

而雅儿也一直没有怎么说话,他以为是她承受不住,说不出话,便也没有多说。

而此时眼前的场景虽然说不上血腥,甚至双方到现在都还没有见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中,就一直充斥着一股莫名的不安和恐惧,仿佛自己看到的,不是两个人在战斗,而是一场猎杀。

而那两人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极致的危险,尤其是那眼睛,带着对生命的绝对藐视,让人心中发凉,从头到尾都似乎充满了无力。

虽然他之前以为,那脸色蜡黄的男人是猎人,那白衣男子是猎物,但是现在,他心中的想法却是开始动摇了。

虽然两人的气势还有着十分明显的差别,但是他无意间看到那白衣男子的眼睛的时候,却忽然心中一惊。

那样的眼神,实在是…。

就像是他曾经见过的最凶猛的魔兽一般,淡漠,冷酷,而又带着绝对的强大自信,尤其是那一丝因为面临激烈无比的战斗产生的兴奋,更像是在他心中砸下重重一锤。

他便莫名的觉得,或者这场看似简单地战斗,不会那么简单。

他的脑海中只有这么多东西,却不知道背对着他的少女,在看到那两人对阵的时候,脸上露出的一丝奇异的神色。

她那双和凤长悦有着几分相像但是却总是充斥着恐慌的眼眸,在悄然扭过来看到那战斗的场景的时候,竟是露出了一丝锋芒。

不过随即,那奇异的光就消失,呈现在眼底的,依旧是一派惊慌,仿佛那片刻的神色,从未出现过。

这一幕,唯有一个人看到。

宫卿。

在凤长悦的保护下,宫卿所遭受的痛苦比之前小了很多,原本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是放在凤长悦和那男人身上的,但是却忽然听到了那少男的声音,无意的一个侧眸,余光便正好扫到了那少女那瞬间的神色。

只是那一刻的神情,却是让宫卿心中顿时一动,心中闪过几分深思。

无论这少女身上,有什么猫腻,他都会追查清楚。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还是……

那个神秘的像是傀儡一般的男人。

当年他并没有看到他的容颜,此时便死死地盯着,像是要将那蜡黄僵硬的容颜深深的刻在脑子里,永生不忘。

这样的仇恨,又如何能忘?

宫卿用了所有的力气,才能压制着自己内心不断翻涌的杀意,只要,只要将他抓过来,那么一切就都可以找到线索了!

然而对于其他人的反应,此时的凤长悦都是无心顾及。

她的眼中,只有面前的敌人!

随着那一声碎裂声的响起,那男人的眼神变得越发的阴森可怖,就像是从地狱之中而来的恶鬼一般,带着一股总是阴森的气息。

会出现这样的场景,倒不完全是那白色牢笼的错,还有…。

他干脆一手将那已经碎裂的刀抛掷在一旁,而后极快的扭头看了一眼正沉浸在自己曲调之中的风三。

倒是没有想到,这里还有一个。

原本看境界,不过是灵皇,却不想这音攻的力量,竟是足足将他的实力提升到了灵宗的境界!

别人感受不清晰,但是当双方交手的时候,他却是立刻觉察,那琴声的力量,竟是远远超出了他本身的实力!

音攻是一种极为特殊的攻击方法,一般的修炼者对之的分辨能力不强,但是同为音攻的他,却是能够轻易分辨出那琴声的不同!

着实是有些超乎预料……

那激扬浓烈的乐声不断的扰乱着那埙声,也就相当于直接干扰了他的攻击,他用埙凝聚出那黑刀,无论是百把,还是一把,其实都靠着一部分阵法的力量,是靠着一定的旋律凝聚出现的,然而那琴声却生生的打断了,在一定程度上,当然也就导致了他的刀碎裂。

不过他在看了一眼之后,又极快的收回了目光。

虽然出乎意料,但是终究,不过如此。

铮!

又是一声琴响!

他面色依旧,却是再度吹起了埙!

不同于之前的埙声,这一次的埙声,完全失去了悠扬悦耳的音色,只剩下了尖锐的刺耳的声音!

凤长悦当即蹙眉!立刻看向他手中的埙!

果然,那原本已经逐渐恢复正常的埙,此时竟是再度发生了变化!上面的那些游丝,竟是再度缓缓的动了起来!而且速度越来越快,不过片刻时间,就再度变得浓烈欲滴,几乎要渗出来一般!

凤长悦本能的感觉到了一股危险,但是却没有后退,嘴角反而勾出一抹冰冷的笑容,而后身形猛的弹射而出!飞向对面的敌人!

那白色牢笼似乎是受到了她的命令,周身的光芒变得越发耀眼,而且竟是还在不断的吸收着周围的能量,狠狠的压下去!

数道黑色的线条,忽然朝着凤长悦而来!

而同一时刻,那白色的牢笼也忽然变幻形状,灵活的朝着那男人周身袭去!

那男人并不惊慌,这个等级的牢笼,虽然会对他造成一定的影响,但是却远远不会对他构成威胁……

什么!

他忽然震惊的抬头,看着那朝着自己而来的白色牢笼,像是藤蔓又像是绳索一般将自己的周身都笼罩,看似柔软,却依旧充斥着澎湃的力量,即便是还没有触碰,也依然让人觉得心惊。

然而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身体之内的灵力为什么突然冻结了!

他心神顿时一沉,连忙催动灵力,然而无论采用怎样的办法,都无一例外无法撼动身体之内的灵力。

那些灵力像是突然遭遇了什么神秘的力量,彻底冻结了,连一分一毫都无法抽调出来!

他终于慌了!

之前虽然这牢笼在不断靠近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像是在一片沼泽之中,任何动作都十分困难,而且灵力的流动速度也变得十分缓慢,但是那时候他根本不担心,因为那不过是特殊的武技对灵力的镇压罢了,对于这种他还是能够应付的。只要将按白衣男人杀了,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何况一个简单的牢笼?

然而现在,他却是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这两者之中的不同!

这一次,他身体之内的灵力,不,是能量!都一起被冻结了!

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当你想要用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一点都无法调用,就像是一个人拥有一座装满了珍宝的仓库,但是却没有了那仓库的钥匙,整个都被封得死死的!

而且,他竟然开始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力量,开始朝着自己身体内部流去!

那力量冰寒至极,所到之处,几乎将他的经脉全部冻结!连同血液也几乎凝固!

他的身体,瞬间僵硬!

就是趁着他愣神的功夫,那白色的牢笼,瞬间将他笼罩其中!

他立刻觉察到一股冰冷彻骨的感觉传遍了全身,几乎连精神力都冻结了!

他心下骇然,从未见过这般诡异的场景,纵然是在……他也从来没有见过有谁有这样的手段!

那白衣男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他心中终于是掀起了惊涛骇浪,然而却已经来不及!而且不知为何,他心中在一瞬间产生了一种无力的感觉,似乎猜到自己即便是有所准备,也是无法对付这诡异的寒冰之气。

所以,下一刻,他便是用了自己最后的力量,朝着放在嘴边的埙再度吹动了最后一口气!

原本就尖锐刺耳的声音顿时上扬,像是正在前行的人忽然遇到了一堵墙,而后控制不住的撞了上去,头破血流!

那声音在转换的一瞬间,周围所有残余的力量都猛然汇聚,形成了极重的威压!朝着周围散去!

轰!

无数道力量从他周身朝着四周飞去!而后狠狠砸落在地上!

然而伴随着的还有那无形的力量,落在人的身上,几乎瞬间如同体会骨肉剔离的痛苦!

杨溯闷哼一身,虽然已近召唤灵力铠甲,并且还有凤长悦和风三的保护,但是还是被这一击狠狠击中,身体猛然摇晃了一下。

胸腔之中像是翻江倒海一般,全身都疼的几乎无法忍受。

而熊五的情况自然更加糟糕,他的境界毕竟不如杨溯,在面对这一层威压的时候,明显更加吃亏。不过好在他皮糙肉厚,*力量比较强横,所以虽然疼,但是好歹还能够忍受,虽然不知道身体内部,有多严重的内伤了。

而且这一次,似乎是来不及注意,连吴越以及那两个少年少女都受到了波及。

吴越当场一口血喷出来,倒在了低山,疼的脸色瞬间苍白,刚刚想要喊出声,却被下一轮的疼痛袭击,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他只来得及在心中痛骂那男人,等今天的事情过去,他一定要回去让父亲要了他的命!居然敢给他受这么大的罪!

按理说吴越的境界,不死也残了,但是此时的他,却不过是吐了血,身上觉得很痛,显然是身上还有着其他的护体防御灵宝。

作为不死门的少爷,有着这样的装备,自然是没什么奇怪的。

但是……最为诡异的是那连个少年少女。

他们两个人就在吴越的脚边,没有可能吴越遭受波及,而他们两个人却恰巧好躲过去了。

可是他们现在却只是疼的皱起了眉头,脸色苍白一些罢了!

他们的脸都已经扭成了一团,看似十分痛苦,但是明眼人一看就能知道这两个人其实并未承受致命的打击!

纵然痛苦,但是他们却是绝对的安全!

这两个人身上,果然有着秘密!

杨溯收回目光,眼中闪过一丝深思,连自己唇瓣溢出鲜血也未曾意识到。

这是关系到凤长悦的事情,他便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一切放在了后面,虽然剧痛的感觉像是一把锯子在脑门儿,但是他的头脑却依然保持着十分的冷静。

无论如何,要看住这两个人,给长悦带回去,好好调查一番。

否则日后会闹出什么麻烦来,才是真的麻烦。

他口中不断的溢出鲜血,身体也忽然一个踉跄,几乎站立不稳。

一直盯着凤长悦两人看的宫卿,在感觉到那股最后散发出来的力量之后,也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转头看向杨溯几人,正好看到这一幕。

他上千,不动声色的帮了他一把。

杨溯感觉到突然有一股温热的力量涌进身体,微微一愣,却没有看到人影。

宫卿。

平时他身体呈现半透明,还能看见模样,但是自从进入落日山脉,为了凤长悦的安全考虑,他就一直呈现全透明的状态,若不是知道有这么一号人存在,杨溯也是猜不出竟是一个灵魂体在帮自己。

杨溯为了不引起众人的注意,并未说话,只是微微点头,示意感激。

宫卿也收回自己的力量,用精神力传到自己的意思:“不用谢,一切都是为了长悦。”

杨溯微不可查的点头,然而心中却是有些复杂。

宫卿……听说,是当年曾经和千筠一起出来闯荡的朋友?也是唯一见证千筠和那个男人感情的人,更加是所剩不多的知道当年真相的一个人。

杨溯在第一次知道宫卿的存在的时候,心情就有些微妙。

这个人,曾经见证过千筠在离开千族之后的很多日子,还知道她的很多事情,甚至,他还见过长悦小时候的样子。

可见他和千筠以及那个男人的关系有多好。

然而他心中,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他曾经以为,千筠离开千族,是骄傲的,是固执的,她的那场辛苦的逃亡,是辛苦的,是颠沛流离的,纵然他知道按着千筠的性子不会后悔,却也不知,她原来竟是也曾经过的这样开怀而舒畅的。

有相爱一生舍命相陪的爱人,有诚挚爽朗强大温和的挚友,有温软可爱讨人喜欢的孩子…。

原来在千筠的眼中,她大部分的时光,也都还是那样温暖的吗?

路上偶尔会听到宫卿会讲述一些当年的事情,因为他的记忆不完整,所以一旦想起了什么,总是及时说出来,而且反复回想,就是为了能够知道的多一些。

而凤长悦和他,也都不断的改变着自己的认知。

凤长悦的脑海中,浮现的是一个逐渐生动具体鲜活的娘亲,而他脑海之中出现的,则是一个言笑晏晏满脸幸福的女子的容颜。

而同时,还会有一张决绝的容颜,脸色苍白,眸色幽深。

同样的一张脸,却是两种不同的神情。

他一生只见过她两次,却见证了她最为浓烈的色彩,从此印在脑海,随着时间的流失,不仅没有褪色,反而历久弥新,越发的沉凝。

他终于明白,原来她后来,其实还是很幸福的。

那样…。也好……

他想。

后来,再听到一些回忆,他也总是淡笑,基本不会说话。

那些是他仅有的记忆,也是他唯一的珍宝,已经说与凤长悦听,那么,就已经足够。

其他人,说出来,也是徒增烦忧。

况且,他又如何舍得,将记忆中的那个女子的一切与他人分享。

就当是,他的一个私心吧。

而宫卿,似乎也对他的身份有一些模糊的了解,却并不清晰,更加不知道那些过往。

这大约,也是长悦的选择,最好的结果。

所以宫卿倒是一切都很自然,除了觉得杨溯有些过于温和寡言之外,从没有其他的想法。

而此时,他更是直接出手相助,纵然连他自己,也快要不行了,正在遭受艰苦的磨难。

杨溯的心中,忽然就释然了许多。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她曾经那样幸福,其实,不就是他希望的吗?

……

而也正是此时,那琴声在被短暂的压制之后,也猛然变化!

风三似乎没有在故意为之,但是却凑巧,演奏到了最后的部分。

声调逐渐的平缓下来,艰涩,晦暗,低哑,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战之后,奄奄一息的感觉。

最关键的是,在那琴声之中,竟是透露出了无尽的哀伤和悲哀,仿佛看到曾经繁华的王城崩塌衰落,又仿佛看到无数的兄弟死在战场再也无人同归,又仿佛看见曾经一起那样快乐的她,遍体狼藉死不瞑目的躺在他们最喜欢呆在一起的地方……

风三的眼前,不断的闪现着过去的一幕幕,一帧帧,那些或欢乐或悲伤,或鲜活或绝望的场景和情绪,像是积攒了万年突然喷发的火山一般,炽热!璀璨!却又悲怆而绝望!

相互之间最为激烈的能量冲撞!毫无顾忌义无反顾的拼命而为!

风三的双手逐渐放慢了速度,然而力道却并未放松,一双眼睛始终放在那琴身之上,只剩下了三根琴弦,却也分毫不影响他的发挥,甚至,因为这琴身的损毁,让他的心境有了突破性的进展,跳出了以前的那个束缚,迈出了新的一步。

虽然这一步,是用那样惨烈的代价换来,然而此时,却是派上了用场。

无人可以看到他眸中神情,唯能感受到他周身的浓郁的挥之不散的绝望,以及深深的思念。

是的,那一丝丝的思念,是如此的细微,甚至让人忽略。

但是却也正是这思念,贯穿了整个曲子,让人欲罢不能,黯然神伤。

琴声逐渐变得更加轻缓,到最后,甚至只剩下了几声间歇不定的拨弦。

然而随着那声音一声声落下,杨溯宫卿等人也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皆是定定的看着风三,目光复杂。

啪嗒。

一滴嫣红的血液,从他白皙修长的指尖滑落,滴在琴身之上,发出无声的悲鸣。

“他竟然…。到如此地步…。”

宫卿意味不明的一句话,杨溯却是明白。

那埙声尖锐刺耳的音调,忽然猛地削弱。

啪嗒。

啪嗒。

随着第一滴血的落下,开始不断的有血从他的指尖滑落,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短短时间,竟是都已经将那琴身染红了一般。

而随着血液的低落,那最后盘旋的埙声的声调,终于是逐渐消散,到最后竟是无力至极,所有的力量都消耗殆尽。

风三的身下,也忽然有血液弥漫开来。

那是他身体承受太多攻击,并且强行交锋的结果。

不知自己的骨头断了几根,也不知道身体之上,是否还有一块完整的肌肤…。

这却是,风三拼上了自己的性命,才换来的一线生机。

浅淡却让人揪心的血腥气传来,杨溯轻轻摇了摇头,似是无奈。

“随他去吧…。人不能总活在过去,况且为了长悦,他也是甘愿自己为之。这对于他而言,未必不是好事。”

那些曾经的过往,就像是腐肉,只有狠狠全部割掉,才能获得新生。

风三对上他的目光,虚弱至极的一笑,而后闭上了眼睛,仰头。

有透明的液体淌进鬓角,嘴角却是微勾。

杨溯看着他,沉默许久。

风三,你可明白?

你可明白?

他问自己。

……

风三能够将他的招数化解,实在是超乎预料,在那埙声完全消失的时候,他体内的力量,再度出现了严重的崩塌!

没有其他办法了!

他死死的盯着凤长悦,眼下,却是只能希望那一击,能够彻底解决了那白衣男人!

即便是不能,只要是能够触碰到……他也绝对难逃一死!

寒冷的感觉迅速传遍全身,连他的眉毛头发之上,都开始结出了一层冰霜!

凤长悦冷笑,冰焰之子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至于眼前这个…。

无数黑色的游丝朝着她而来!

腐朽的气息扑面而来!

她眸色一厉,掌间顿时出现了一朵紫色的火焰!而后朝前狠狠扔去!

“爆!”

------题外话------

好啦,人终于解决啦!然后二月君明天要撸大纲,而且还要调整更新时间,以便有时间缓冲。那么,问题来了,明天到底更新多少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