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42 锁魂!

宫卿的话像是惊雷,炸响在凤长悦的心上。

爹爹!

她虽然之前怀疑过,爹爹并没有死亡,但是因为一点线索或者是征兆都没有,所以她一直也没有抱着十分的信心。这一路而来她一直想着,如果能够找到娘亲,那么说不定也就能够知道一些关于爹爹的情况。

起码,生死是可以知道的吧?

她其实并不敢奢望,爹爹也是存活着的,却没想到,宫卿的话一下子让她震惊当场,随即就意识到,一定要抓住这个男人!

原本她是想要借着雷一刀引出后面的人,却不想还未来得及行动就遇到了吴越这一群人。但是随后她就发现,吴越这些人竟然也是在寻找她,顿时改变了想法。

吴越身后是不死门,是落日山脉三大势力之一,那么相较雷一刀而言,他们可能知道的更多,知道的秘辛也可能更多。

而且,既然不死门这样的势力都已经参与其中,那么可见这之后的人,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想要将她置之死地。

不过没想到雷一刀竟然妄图将人抢走,最后身死魂灭,不过这也并不重要,眼下,最重要的就是那个拿着埙的男人!

那男人对上凤长悦的眼神,波澜不惊的眼睛之中,终于逐渐泛起波澜。

他自然是能够感受到,从凤长悦身上散发出来的凛冽杀意!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那样一股极致的恨意,又是从何而来,但是他却明白,今天是一定要将这个人杀了!

对方竟然没有死在他的埙声之下,有些出乎意料,也让他知道面前这个白衣男人绝对不简单。

不过那都无法阻挡他的决定——任何看到今天这场景的人,都要死!

主人之前已经下过死命令,绝对不能将消息泄露出去!

虽然有些意外雷一刀等人竟然也是在寻找那少女,不过现在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连尸首都没有留下,自然是不用担心。

于是,他现在的目标,便只剩下了面前的这个白衣男子。

他手中还拿着那埙,苍白的手衬得那埙越发的暗沉,而在将周围的那些人都杀死之后,埙上面流动的一丝丝的黑色,似乎越发的鲜艳,仿佛下一刻就要流淌出来一般。

只是隔着这样的距离看着,凤长悦就能够感觉到从中散发出来的浓郁的血腥气。

这埙果然是一种极为凶悍诡谲的灵宝,不仅威力极大,而且虐杀人的手段也极为残忍,几乎都是在让人遭受了非人的折磨之后,才终于死去,可见绝对是一件凶器。

而现在,这诡谲莫测的灵宝,也极有可能是曾经杀害过她爹的东西!

面前这人,更是极有可能知道爹爹下落的凶手!

周围的一切都已经被方才那强横的能量波动席卷一空,此时几人隔着一段距离对峙,却并不显得空旷,反而充斥着一股极为紧绷的气氛,似乎一不小心,就会迸裂开来,让一切都朝着无法预知的方向而去。

吴越在一旁看着,却是没有注意到两人对峙的暗潮汹涌,只是脸色难看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在他们的面前,遍地横尸,一片狼藉。血肉翻卷,白骨森然。

虽然地上的那一片血腥的场景并不会让他怎么样,毕竟他自己也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他自己也曾经非常残忍的杀过人,眼下这场景并不至于让他惊吓到,但是终究是觉得有些不舒服。

这些人,可都是他的人!

但是方才,这男人却是一句话没说,就直接要了这些人的命!

他生气的并不是因为心疼或者可惜这些人,毕竟门中有不少人都争着抢着做他的护卫,他真正觉得恼怒的是觉得自己被人藐视了。

他可是不死门唯一的少爷!将来整个不死门都是他的!这老男人居然敢当着他的面,就直接杀了他的人,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竟然连一声招呼都不打,直接要了所有人的命!

吴越心中恼恨,虽然之前这男人也救了他的命,但是那本来就是他该做的不是吗?

父亲派他来,不就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吗?

方才没反应过来,此时看到这场景,而中间那两团撞击的力量也逐渐消散,吴越终于忍不住朝着那男人狠声道:“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敢动我的人?!”

那男人转头看了他一眼,一双死寂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他:“主人吩咐,此事绝对不可外泄。现在既然已经找到人,那么他们也就没有继续活着的必要了。”

他的声音平板,像是在叙述一件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事情,神色坦然却也僵硬,似乎并不认为自己杀了那些人有什么错。

这样的反应,顿时让吴越傻了。

什么?是父亲的命令?

可是…。可是父亲却没有跟他说过这些话呀?

吴越心中怀疑,但是想着这男人虽然油盐不进,但是的确是父亲的心腹,怎么也不可能做违背父亲的事情?

也就是说,这的确是真的了?

是父亲要将这些人灭口的?

他顿时像是明白了什么,豁然转头看向那仍旧被捆绑在一起的少年少女,却见到这两人并没有被方才的能量冲击波及,显然是那个男人故意为之。

可是……若是连他都没有告诉,那么这个少女,究竟是什么身份?

他第一次觉得有点心虚,并且因为未知而暴躁。

吴越一下子不知该怎么接话了。

虽然父亲宠爱他,但是他也知道有些事情能做,有的,却是不能做!

这还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形,吴越心中难免没底。

然而那男人却像是对他的窘迫视而不见:“少爷这一次找到她有功,主人势必会十分高兴。但是现在,还请少爷靠后,还有四个人没有解决。”

吴越愣愣点头,随即忽然疑惑,四个人?哪四个人?

凤长悦闻言,却是眯起了眼睛。

杨溯三人的行踪,果然已经泄漏。

这男人的实力,比她预估计的还要高一些。

吴越走到后面,站在了那少女身边,看到她强自掩盖惊慌的神色,心中顿时厌恶,狠狠踢了她小腿一脚:“看什么看!老是呆着!”

若不是因为她,他怎么会受到这般的教训!?

吴越心中越想越气恼,看着前面那背对着自己的男人,又狠狠的踹了那少女几脚。

那女子疼的脸瞬间苍白,却不敢叫出声,只是强者忍着,垂下头不敢再看。

那少年见此,心疼不已却再也不敢再出声。

方才说了一句话差点引来杀身之祸,他此时就是再心疼,也不敢再多说话了,只是咬牙忍着,甚至感觉到身后少女身体疼的颤抖,也只得闭上眼睛,默默忍耐,不断告诫自己绝对不可以贸然行动。

宫卿眼睛死死的看着那男人,仿佛身上的伤痛都已经消失,剩下的只是无尽的痛恨。

“宫叔,我知道了,我会抓住那个男人的,只是你现在的状态实在是太差了,还是先休息一下吧。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凤长悦分出一部分的精神力形成一个盾牌,将宫卿保护起来。

这埙似乎对于灵魂体有着特别厉害的冲击,虽然那些人也都死的极为痛苦,但是凤长悦能够感觉到,宫卿所遭受的比他们还要痛苦。

要知道他是一个在千面莲心之中呆了那么久的人,而且自己本身实力也十分强悍,却在那埙声出来的一瞬间就如遭雷击,几乎倒下,可见其中威力。

而她若不是靠着天堂火的保护,以及本身极为强悍的实力,只怕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宫卿听了她的话,心中稍微放心了些,但是却还是紧紧的盯着那男人,像是要用眼神杀死他。

十几年前的那一次暗杀,来的实在是太过突然,他的记忆并没有完全恢复,但是闪过的那些画面之中,却正有那一幕——无数的黑衣人突然出现,直接朝着他们攻击而来,招式狠辣,几乎致命,而且关键实力也非常强悍,而琛哥也就是为了救他和筠姐,将那些人都引开,最终再也没有回来。

虽然那些人都带着阴森可怖的面具,看不见脸,但是他却记得清清楚楚,其中一个人,正是拿着那埙!

却不想,竟然在今天,在这里再次遇到这个人!

宫卿心中的恨意几乎将他燃烧,却也让他变得越发的冷静,按照这男人之前出手的程度,显然最少是五星灵宗!而且他手上还有那个埙,自然实力更加强悍。

现在的长悦,不过是一星灵宗,纵然有天堂火相助,但是想要赢依然十分困难。

不过他也不是吃素的,只要他手上没有那个埙,他就可以一战!

今日无论如何,一定不能放过这个男人!

凤长悦心中显然也是这个想法。

无论她是否有把握,今天这一仗——势在必得!

在感觉宫卿的气息稍微稳了一些之后,凤长悦看向对面:“看来你早就知道了。既然如此……杨叔,你们都出来吧。”

她的声音很是清朗平淡,就像是普通的说话一般,但是仔细听来却像是蕴含了某种特殊的韵律一般,饶人心间,久久不散。

实际上,那声音也清晰的落在了十里之外的杨溯等人耳边。

而正严阵以待的杨溯几人,刚刚应付了那波及而来的能量,就听到了凤长悦的声音,当即神色一定:“走!”

风三和熊五都跟在后面,神色严肃。

三人的身影顿时消失在原地,飞速朝着凤长悦的方向而去。

原本三人是跟在凤长悦身后不远的,但是后来当凤长悦决定和雷一刀等人碰到吴越的时候,就已经暗中让他们靠后,于是三人就后撤了十里,只等着她一声令下,随时出手应援。

只是之前三人还没有等到凤长悦的命令,就先感受到了激烈的波动。

方才那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传来的时候,三人就吃了一惊,想着双方难道已经打起来了?

熊五当即就急了,抬腿就要走,被杨溯拦住:“先等等,等长悦发话。”

果然没过多久,就听到了凤长悦的声音传来。

三人再不犹豫,径直朝着那个方向而去。

在路上,风三还有些担忧:“大哥,凤小姐应该没事儿吧?”

刚才那令人心惊的能量,实在是让他有些放心不下。

那样的冲击,显然是碰上了强者。

杨溯微微蹙眉,还没有说话,熊五就粗声道:“凤小姐怎么可能有事!?”

她那么厉害,就算是遇到很危险的人,也是能够解决的吧?

在熊五心中,已经将凤长悦当做神一般的人。

不过杨溯和风三则是理智很多,从方才那动静来看,最少是灵宗强者!

虽然凤长悦手上有很多底牌,但是也说不准对方的实力,况且在落日山脉这种地方,说不准真的会有她难以对付的强者。

杨溯这十几年虽然都在荆棘沙漠,从未出去过,但是却不断有人从外面进入荆棘沙漠之中,也因此对于外界有着一些了解。

而其中,就有一些人是从落日山脉而去的,想要在荆棘沙漠之中找到宝藏。

所以杨溯倒是对落日山脉有过一些耳闻,知道这也是一个势力分布十分复杂的地方,可谓是群狼环伺,处处危险。

听到凤长悦的召唤之后,杨溯便是用最快的速度赶去,而熊五和风三则都是在后面紧紧相随。

而在路上,看到那满是可怕的沟壑的地面,三人的担忧也越发的深。

片刻时间之后,三人便看到最中间的地方,几个人正在相互对峙,杨溯更是眼尖的一下子就看到了凤长悦,当即率领着风三两人过去。

三人刚刚站在凤长悦的身边,就觉察到了旁边异常的目光,扭头看去,杨溯心中当即了然,想必这个男人,就是方才出手的人?

仔细的打量着那个男人,杨溯心头忽然生出几分警惕——这男人的实力,似乎并不在他鼎盛时期之下。

若不是深受病痛影响,杨溯此时的境界,绝对不仅仅是灵宗,要知道他在十几年前逃亡的时候,就已经是灵宗,不过这十几年的折磨,严重阻碍了他的进步,甚至因为身体不好,而一度导致境界下滑,给他的身体造成更加严重的伤害。

他能够保持着现在的境界,已经是付出了极大的心血。

虽然之后遇到凤长悦,彻底治愈了身上的伤,但是修养却是要花费不少时间的,而且之前为了保护凤长悦,他也几度强行施展灵力,导致身体再次遭受创伤。

从绝龙谷出来之后的这段时间,在路上凤长悦一直在努力的为他修复身体,而且还炼制了一些辅助治愈的丹药,总算是彻底的将他的身体调养好。

只是想要恢复以前的境界,只怕是还需要不少时间。

“长悦,没事儿吧?”

看到凤长悦的身上似乎没有受伤的痕迹,当下心中放下了一块石头,但是还是有些担心她受了内伤。

凤长悦轻轻摇头:“杨叔放心。我没事。”

风三和熊五在后面看着,也都是放下了心,熊五更是露出一脸了然的骄傲神色。

那男人看着杨溯三人出来,目光僵冷死寂,只是在杨溯身上多停留了一瞬,随即便是淡声道:

“蝼蚁。”

这自然是在说杨溯三人。

风三的怀中,还抱着那一把已经烧焦了的琴,脸上也依然带着温和的笑容,只是在听到这话的时候,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冷光,而抱着琴的手,也悄然握紧。

熊五的心情则是都表现在了脸上,原本就对胆敢伤害凤长悦的人带着敌意,不想对方竟然一出口就这样嚣张,顿时心头火起,瞪大了一双铜铃般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一遍那男人,反击道:“你又是什么东西?看着这脸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从哪个棺材里爬出来的呢!”

敢欺负凤小姐,先问过他熊五!

熊五的话,不过是无心而言,但是凤长悦却忽然觉查到,对面的那男人,周身的气息竟是出现了一丝不稳!

她心中一动,仔细看去,虽然他脸上的神色不变,但是眼底却忽然多了几分阴鹜,随即就消失不见。

凤长悦心中顿时生疑,这个人即便是在和她对阵的时候,或者方才用埙杀人的时候,也没有露出什么特别的表情,就像是一个杀人机器一般毫无波动,但是现在为何却只是因为熊五的一句话而有了异动?

尤其是…。熊五的话…。

凤长悦眼眸微微眯起,心中则是逐渐浮现一个猜测。

不过现在并不是追究这个的时机,第一重要的任务是——抓住这个男人!

杨溯没有说话,但是却已经调动了身体之内的灵力,那强横的能量在周身环绕几乎沸腾,灵宗的威压更是若隐若现,挡在凤长悦的身前,显然已经进入境界状态,随时准备出手。

对此,那个男人视若无睹,将目光投向了凤长悦。

虽然这个白衣男人的境界不过是一星灵宗,但是凭着多年战斗的直觉,他早就觉察出这个男人的实力,绝对高于他表现出来的水平。

他虽然还没有动手,但是周身的气息,却总是带着一丝凛然的杀意,加上他眉目之间强大的自信从容,他可以断定,这个人,绝对是今天最难缠的!

所以,他一开始就将目标锁在了凤长悦的身上。

凤长悦抬眸,对上他的眼神,轻轻一笑,却是极冷。

这眼神…。是已经决定不死不休了?

正好,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呢……

“杨叔,你们先让开。”

凤长悦淡淡开口,三人顿时愣住,皆是扭头看她,这是什么意思?

“长悦,你…。要自己对付他?”

杨溯有些担忧的低声问道。

不是他不相信凤长悦的实力,实际上只要是见识过凤长悦出手的人,就绝对会对她有着十足的信心,她这个人,总是拥有着将腐朽化为神奇的能力,即便是一开始看起来实力悬殊的战斗,在最后,胜利的也总是她。

虽然会受伤,会很艰难,但是笑到最后的,绝对只是她。

但是这个神秘的男人,虽然看着脸色极为难看,好像身体特别不好,但是杨溯却是清晰地感觉到了对方身上传来的威压。

这个男人,最少也是五行灵宗啊!

两人之间,最少差了四个星级!

灵宗之间,一个星级的差异就已经是天差地别,何况两人之间是这样的差距?

当修炼者晋级成为灵宗之后,每上一星级,就需要极大的灵力积攒,所以低等级的人想要越级挑战,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虽然对凤长悦有信心,但是杨溯还是担忧她会太过勉强。

而且现在还有不明势力的人在暗中追杀她,更加不能轻易暴露行踪,那么受到的限制就会更大。

凤长悦唇角微勾,眸光犯冷:“这个人,我今天一定要拿下。”

语气虽轻,字字落下却都带着决绝的杀意,让杨溯心中一惊。

即便是在荆棘沙漠之中,他也从来没有见过凤长悦这样的反应,发生什么事儿了?还是这个男人的身份有什么不同?

杨溯心中着实疑惑,却又不想在这个当口问,只得低声道:“注意安全。”

一旦发生什么不对,他必定会不顾一切冲上去,势必保住她。

凤长悦点头:“你们去看好那三个人,尤其是那个少女。”

杨溯扭头,这才看到在旁边还有三人。

一个站着,正是之前遇到的吴越,此时正满脸阴鹜的看着场中,显然心情非常糟糕。

而在他的脚边,正有两个少年少女被捆绑着。

之前杨溯三人虽然隔得距离较远,但是也是知道凤长悦和雷一刀等人是回去追吴越等人的,只是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抓到了人。

然而只是一眼,杨溯顿时瞪大了眼睛。

而一旁,熊五和风三也立刻发现了不对劲——

“大哥!这个女的怎么长得…。”

熊五惊愕的睁大了眼睛,情不自禁脱口而出,不过随即被风三暗中捅了捅,立刻咽下了后面的话,然而心中却还是十分震惊。

风三也眼神复杂的看着那少女,虽然看的不是十分清晰,但是那左脸上的暗紫色胎记,可是和凤长悦的几乎一模一样!

而且那张脸容,看起来竟也是和她有着几分相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风三虽然新疑惑,却谨慎的并没有出声,只是用问询的目光看向了杨溯。

杨溯看到那少女的时候,自然也是十分震惊的,虽然之后他就发现这少女仔细看和凤长悦的差别很大,但是若是不熟悉的人,分辨力不高,恐怕就会以为她是凤长悦的双胞胎姐妹了。

他不会认为,这只是巧合。

他并未回答熊五的疑问,只是迅速的收敛了脸上的神色,变得淡定无波,走向了那几个人。

风三和熊五自然是紧随其上。

吴越一看对方竟然在朝着自己走过来,当即就大声喊道:“你们想干什么!?”

这人,可是他们找到的!

那男人也转头看向这边,周身隐有杀意。

不过杨溯三人在距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停住了,杨溯更是看着吴越,眸中似有嘲讽。

“只要你们别跑,我们就不会做什么。”

吴越当即又被气的脸色发绿,这是在嘲讽自己胆子小?还是威胁自己不准动?

他想要发火,想要将对方的脑袋狠狠的拧下来,但是在即将动手的时候,却感觉到了一股威压从杨溯的身上散发出来!

他心中顿时一惊——竟然是灵宗!

这样一个看起来十分不惹眼的男人,竟然是灵宗!

而且看这样子,竟然只是那白衣男人的随从?先前担忧顺从的模样,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但是,现在的自己不过是灵皇,又如何是他的对手?

如果那男人在自己身边就好了,可惜看这情况,他已经被那白衣男人拖住了,要解决那白衣男子不知道要花费多久时间,万一他在这边动手,而那男人来不及救他,那才是死的冤枉!

吴越虽然嚣张跋扈无恶不作,但是对于自己的性命还是万分珍惜的,尤其是他也知道自己这个灵皇不过是丹药堆积出来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实力可言,若是单打独斗对上这人,自己铁定是要输了的!

所以他只得再度忍耐……

吴越心中越发的憋火,自己活了这么久,还没有这一天受的火大!

不过杨溯显然也没有和他动手的意思,竟然真的只是在那里呆着,而后看着他们而已。

很明显,他是将吴越也算在了里面,一起当做了自己看守的对象。

风三和熊五也都走到了一旁,不动声色的将吴越三人包围了起来。

吴越的牙都要咬碎了。

不过那个男人并没有回头打算帮他的打算,因为此时他知道,最棘手的人,就在自己身前!

他缓缓拿起了手边的埙,而后放在了唇边,僵冷死寂的目光,直直的看着凤长悦——

凤长悦这一次倒是不担心,这男人这一次显然是冲着她来的,应该是不会波及杨溯几人。

不过就算是有波及,她之前也早已经用精神力封住了几人的神识,还在几人身体外面设置了结界,只要神识不会遭受攻击就会大大减少威力,而且风三这人对音攻极为擅长,有他在,她也能稍微放心些。

她沉下心神,身体之内的灵力开始从丹田之中涌出,而后沿着四肢百骸游走起来,并且越来越快,到最后几乎沸腾了起来!

而她周身气息,也忽然暴涨!

一星灵宗!

虽然早已经料到凤长悦的境界,但是当真正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那男人的眼中还是划过一抹异色。

能够在这个年龄成为灵宗,这个男人身份肯定不简单,不过那都没什么,只要这个人死在这里,一切就都没有任何顾虑了!

他气息微动,开始奏响了手中的埙!

这一会儿功夫,原本因为杀了十几个人而变得越发暗沉的黑色游丝竟然再度变得和之前一样了,猛的看去,竟是和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凤长悦眯起眼睛,这埙,不知道要了多少人的性命!

尤其是,她要知道,这里面,究竟有没有爹爹的血!

随着灵力在体内游走,她也迅速召唤出了灵力铠甲!

不过这一次,她召唤出的,却是一身紫色的铠甲!

瑰丽的紫色铠甲之上光华流转,带着无上的尊贵和威严,虽然此时是带着人皮面具,但是却依旧衬得她容颜冷清,不可高攀!

悠扬的乐声,忽然飘扬而起!

在那乐声出现的一瞬间,杨溯就意识到了不对,当即一声厉喝:“封闭五识!”

熊五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听到自家大哥这样迅疾严肃的命令,下意识的就做了,立刻毫不犹豫的封闭了五识。

那音符终于落下!

杨溯顿时感觉到一阵剧痛,却只来得及召唤灵力铠甲,看向一旁的风三:“快!”

风三还没有动作!

然而风三看着他,却是轻轻摇了摇头,而后竟是一掀衣摆,席地而坐,将怀中的亲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之上,双手轻轻放在上面——竟是要抚琴!以琴音相抗!

杨溯心头一紧,这男人一出手就这般威力,风三又如何是他的敌手?

他想要开口阻止,却发现自己已经因为周围强烈的威压和周身剧烈的疼痛说不出话来!

看到杨溯焦急的面色,风三自然是知道他的意思,若是以往,他自然回听从大哥的意见,但是这一次,他却是不能如此做。

他最擅长音攻,一生琴不离手,现下的情况正是需要他出手相抗,他又如何能袖手旁观?

只要能保护自己在意的人,帮助到自己想要帮助的人,不就好了吗?

其他的,都不重要。

他的这条命,本来就不值钱,是大哥还有凤长悦的出手帮忙,他才能活到现在,又怎能什么都不做的呆在那里?

而且,他从未和任何人提起过,自从这琴损毁了之后,他在音攻上面的造诣,却反而更高了。

今天,正是一展身手的时候!

无论如何,要坚持到凤长悦和那个男人的战斗结束!

风三对杨溯焦急阻拦的目光视而不见,而后缓缓低头,看着静静躺在自己膝盖之上的亲,目色逐渐变得温柔。

这琴,已经跟在他身边数十年,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危险,从来不舍得将之抛弃。

无论是十多年前从那个地方狼狈辛苦逃亡出来,还是这期间遭遇过的无数次的艰辛苦难,甚至是之前在荆棘沙漠之的迷宫之中,整个身体都已经被火焰包围,妖异的火舌就在自己身上来回跳动,引起一阵阵剧烈的难以忍受的疼痛,以及最后被炽热的岩浆冲击而出,他都没有松开过手,始终死死的抱在怀中。

可见这琴对他而言,是多么重要。

虽然此时,琴几乎已经被烧毁。上面的四根琴弦现在只剩下了三根,而琴尾也已经被烧成了一片焦炭,几乎看不出原本的形状,整体看上去狼狈至极。

但是他的目光依旧温柔似水,是他一贯的神色,却又不太像。

那眼中,是真正的温柔。

流露的,也是真正的疼惜。

就仿佛,是在看着自己……心爱的人。

杨溯看到他这个样子,忽然就顿住了,眸色复杂的看着他,眼底有几分疼惜之色。

风三这是又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他只有在面临极致的危险的时候,才会选择这样做,强行去回忆那一段并不美好甚至残忍的记忆,任由自己的心再度承受一次煎熬。

因为只有在这种时候,风三才能发挥出自己的最强实力。

可是杨溯却不愿他这样做。

那是风三对自己的一次凌迟。

他怔怔的看着,风三眸色温柔,右手一个拨弦,一声欢快的音调,忽然从中流淌出来。

这声音实在是太过清澈,甚至不像是琴可以发出的声音,听起来轻快至极,只是一个音调,却仿佛让人想起年少时,最为无忧的时光。

杨溯眸中闪过痛色,却是无法去阻止。

而熊五听见这声音,一向粗犷的他也忽然沉默了下来,看着风三的身影,脸上竟是流露出了悲伤的神色。

那声音调的响起,顿时像是一颗石子,落在了平静的湖水中,激起了一圈圈的涟漪,并且打乱了那埙原本的旋律。

凤长悦闻声,顿时心中一动,侧头看了风三一眼。

她之前领教过风三的音攻,所以心中是有底的,只要他能够尽力保护杨溯几人就行,但是这一声,却是打破了她原本对风三的认知。

风三…。似乎比她想象中的,更加厉害…。

这一声琴音,已经超出了她的预想。

何况,这还只是第一声!

可见风三之后,还会有更大的招数!

她着实没有想到风三竟然还能够发挥出这样的水平,然而在短暂的惊喜之后,却忽然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

这琴音,虽然听着十分欢快,但是不知为何她却是从中听出了一股哀伤。

铮——

第二声响,依然轻快,和前面的音调衔接的十分完美,而人的脑海之中,也似乎不受控制的出现了明媚活泼的场景,看到自己最为欢快的时候,但是却并不会让人开心起来,似乎总是有什么东西,压在心上,就像是清朗的天空之上,总是有着一朵乌云,带着一丝压抑的气氛。

凤长悦心中却是一沉,风三的这琴身,看似欢乐,其实悲伤压抑,不知为何竟是带着一股绝望。

她从未听过如此让人悲伤的琴声,只是两个音调,却让人有了落泪的冲动。

她却是不知,这琴声之中,是因为融合了风三的血泪和绝望,才会让人产生这样的感觉。

而那男人在听到这声音之后,眸中闪过一丝波澜,看了一眼风三。

不过随即,他便是收回目光,忽然变幻了音调。

想和他斗?还嫩了些!

而随着他的音调变幻,那埙发出的悠扬的声音,也忽然像是凝成实质,朝着凤长悦而去!

一道无形的能量波动,朝着凤长悦而去!

她当即翻手取出射天弓和射天箭,身体绷出一道完美的曲线,像是起伏的山峦,又像是蜿蜒的河流,带着不自知却让人无法忽视的动人心魄的美。

关键是,那起伏的山峦,却是比别处的更加锋锐,那蜿蜒的河流,也带着激扬的流水,无形之中更是增添了几分凛冽!让人心神巨震!

像是做了无数次的动作一般流畅自然,拉弓,搭箭——射!

这一次,她直接用了射天箭,因为知道对面的敌人,是她修炼以来,遇到的最强的敌人!

那无形的音波,继续朝着这边而来!

两股力量,几乎是立刻,就撞击在一起!

不同的是,因为音波攻击是无形的,所以射天箭像是什么都没有射中一般,飞快的飞过。

实际上,它挟带着的强大的力量,已经对那音攻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因为之前这里已经是一片狼藉,地面之上除了强大的力量划出的深深的沟壑,再也没有其他东西,所以这次两股力量撞击,看上去并未产生极大的影响。

但是实际上,这比起之前的,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射天箭在飞出之后,竟是极为迅速的回旋,朝着那男人背影而去!

这一次的目标——就是他!

身后传来强大的力量波动,那男人蜡黄僵硬的脸依旧面无表情,在即将被射穿的时候,忽然再度变声!

埙的声音原本是悠扬悦耳的,只是这一次,却忽然变得尖锐了起来!

他的周身,忽然出现了无数能量漩涡!

而后,那些能量漩涡之中,竟然逐渐出现了一把把的长刀!

那些长刀通体银色,只是中间的位置有着一线黑色,看着十分诡异,而周身也充斥着一股森冷阴寒的力量,一眼看去,竟是足足有上百把!

他手指微微一动,声音再变,那些长刀便豁然出击!向着四周四散而去!

铿!

这是长刀和射天箭撞击在一起的声音!

咔嚓!

这是长刀被射天箭打碎的声音!

而那飞向凤长悦身前的……则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在距离她身前三步远的距离,就通通无声的湮灭。

从最前面的部分,到刀柄,一点点,完全碎裂,成了粉末。

铮!

琴音再起!

凤长悦身形飞快朝前而去!再度狠辣出手!

“锁!”

------题外话------

咳咳,要不给风三来个小番外?也是一只悲苦的娃子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