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41 爹爹的下落

是的,相像。

虽然这女子满脸狼狈,脸上都是匆忙逃窜留下的痕迹,头发也凌乱的遮住了半张脸,但是依然可以看出来,这张脸,和凤长悦,真的很像。

一样精致清丽的小脸,一样像是名伶水袖般的黛眉,虽然苍白但是十分漂亮的唇形,尤其是,连那眼睛,竟也如同冰凌凌的秋水一般,泛着淡淡的动人光泽。

这五官,倒是和凤长悦有三分相像,尤其是左边脸颊上,竟然也有着暗紫色的胎记,更是有了五分相似。

虽然才五分,却也已经足够让人吃惊。

听到宫卿的问话,她敛了眉目,唇边掀起一抹笑。

“大约是,人有相似。”

宫卿听了这话,自然是不信。

虽然不知道凤长悦心中怎么向,但是宫卿心中,却是直觉的认为这绝对不是巧合。

人有相似?

若是这女子和长悦有七分容貌相似,那么他倒是可能相信,但是眼下,这女子虽然五官不算是非常相像,但是左边脸颊上的那胎记,着实让人心中怀疑。

“若真是这样也就罢了,但如果是有人故意为之…。”宫卿一笑,却是没有什么笑意,“那这样的手段,未免也太低劣了些。”

虽然猛的看上去非常相似,但是实际上仔细观察,就能够看出其中的差别还是非常大的。

虽然乍一看,两人的容貌眼神都很像,但是熟悉的人,则是能够一眼看出其中的差别。

这少女的脸容虽然漂亮,但是却不及凤长悦眉目之间自由一股灵气,钟灵毓秀,而眼神虽然也是有些冷,但是这少女的冷,是那种略微带着几分骄傲的冷,不同于凤长悦见惯沧桑万事不放心间的冷漠,而且,最关键的是,凤长悦眉宇之间,总是会隐隐约约带着几分清冽的气息,那是经历过无数厮杀和战斗之后,仍然能够保持强大自信心和意志力的表现。

也是她最特别的地方。

宫卿这一路随着凤长悦走来,早已经将她的一切都记在了心里,方才光线昏暗,而那少女和他们也距离比较远,猛的看上去,就觉得很是相似,但是此时细看,却觉得不过是徒有其形罢了。

那少女的眼神,实在是没有什么内容。

宫卿看了第二眼便无趣的收回目光,只是心中的疑惑却是盘旋不去。听着凤长悦说人有相似,却是不以为然。

“你难道不觉得,这一切都很奇怪吗?”

宫卿再度问出口,只是这一次,刚刚说完,对上凤长悦含着几分笑意的眼神,就忽然明了——

她早就知道了!

是啊!连他都猜测怀疑这里有问题,长悦又怎么会没有想到?虽然这话听着有点不对劲,但是实际上,宫卿心中,凤长悦的心思,的确比他更加玲珑,并且深不可测。

虽然性格果决,但是她却一点也不粗心大意,反而细谨无比,一步步看似如履薄冰,实际上都早已经将一切都掌控在自己手中。

从千面莲心之中见到她,到现在,这一路,他已经充分见识了她的腹黑程度,完全不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甚至很多时候,连他都自愧不如。

连同这一次进入落日山脉,从发现不对劲到现在逐渐揭露线索,凤长悦的作为,总是让他震惊并且叹服。

想到这些,宫卿稍微放下了心。

看样子,她是早有打算,那么他就在一旁看着吧。

无论是什么样的阴谋诡计,总是要让施展出来才能更好的揭露啊。

不过纵然如此,宫卿看到那张和凤长悦有几分相像的脸,心中还是十分不舒服。

若是这里面真的有什么猫腻,那么他希望,结束之后,可以永远不再看到这张赝品的脸。

宫卿还算淡定,但是在空间之内的几只,则是完全沸腾了。

虽然在空间之内,看不到外面的场景,但是小白以及娃娃,都是和凤长悦心意相通的,所以凤长悦在见到那少女时心中闪过的惊讶,疑惑,深思,都一一传递给了小白和娃娃。

两只顿时激动了起来,其他什么都顾不上了,只知道外面竟然出现了一个跟自家主人长得像的女人,这怎么能忍?

小白立刻满脸凶悍:“什么东西?居然敢和我主人长得像?找死吗?!”

娃娃也从冰焰之子之中爬出来,拍了拍身上晶莹的颗粒,肉呼呼的小脸上也很是生气:“就是!我要去教训她!肯定是假的娘亲!”

虽然气势汹汹,只是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实在是没有什么威慑力,加上那软糯的声音,若是不知道它真实实力的人,只怕只觉得玉雪可爱。

听到这两只在交换,小彩原本正闭着眼睛休息,闻言也瞬间睁开了眼睛,一双清透瑰丽的眼眸顿时泛起冷光:“什么?居然有人敢假冒主人?”

因为实在是不知道应当怎么称呼凤长悦,加上心中一直对凤长悦有着深深的依恋和喜欢,所以没怎么犹豫,小彩便也跟着叫主人。

不过,这从一开始就遭到了小白的强烈反对,认为主人只能是自己的,别的兽都没有这个资格,为此每次都要和小彩争执一番,不过小彩却是置若罔闻。

这一次却是因为情况特殊,小白翻了个白眼便不在追究,现在它想的就是到底什么人这么大胆子,竟然出来冒充主人!

感觉到三只已经快要沸腾,凤长悦淡定道:“这不是什么都还不知道呢吗?万一不过是巧合,你们不是白费力气?等结果出来了再发火也不迟。”

听她这么一说,三只顿时安静了下来,只是都认为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虽然没有再叽叽喳喳的讨论,但是却个个都眼神炽热,仿佛下一刻就想要冲出去,将那个放肆的女人抓起来。

哦,当然,她现在已经被抓起来了。

两个人此时背对背,被一根绳子绑在了一起,动弹不得。浑身上下,也只有脑袋自由一点,能够转个头什么的。

而此时,那两个人,正转过头看着她。

凤长悦忽视了那一男一女两道落在她身上的目光,眸色淡淡的飘过,似乎从未将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

感觉到那带着莫名压力的眼神消失,那少年才暗中松了一口气,身上的肌肉也都稍微放松了一些,被捆绑着的手艰难的碰到那少女的手,轻轻碰了碰,似乎是在示意她不要慌张。

那少女胆子似乎小一些,但是却十分机警敏感,所以在凤长悦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便屏住了呼吸,等她转过去,才吐出一口气,手心已经是一片濡湿。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那白衣男人的目光,让她很有压力。

她向来对危险十分警觉,所以这一次也不例外,虽然对方已经毫不在意的看向了别处,但是她的心脏,还是忍不住狂跳,冷汗也湿了整个后背。

感觉到手掌上传来的粗糙却温暖的触感,她心中稍安,才放下心来。

其实她心中还是对那个白衣男人十分警惕,但是对方好像对她并没有什么兴趣,她便只好垂下脑袋,再次将自己的脸容和神情掩盖在阴影之中。

两人的动作十分细微,情感交流更是隐蔽,所以纵然是一旁不远处看守着的吴越的手下,也什么都没有发现。

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两方势力的交锋之上。

代表,自然是雷一刀和吴越。

凤长悦一句话就把自己摘了个干干净净,给雷一刀留下了最大的麻烦,此时雷一刀面对着吴越冷厉阴森的眼神,心中既是恼怒又是恐慌。

他可不傻!不死门怎么是他血刀门能够对付的了的?而吴越……他更不想招惹!

别看之前双方对阵的时候,他对吴越满脸的不满和嘲讽,虽然的确有一部分自己的情绪,想要趁机发泄一番,但是更多的则是做戏给凤长悦看,想要引起双方的矛盾,让凤长悦误以为对方没有那么厉害,从而打起来,他好从中牟利。

谁知打是打起来了,可惜吴越这个龟儿子竟然这么怂!被打了也不敢还手!反而是诶自己的手下劝走了!

他之前接下的梁子还没有解开,眼下便又是添了一笔!

但是这话,却是没有一个字可以说出口的!只能让他自己憋在心里,恨不得将一切都通通杀了!

吴越的眼神更是让雷一刀心中发颤。

“哈,我说你们血刀门,以前总是窝在老巢不敢动,怎么突然就出来了,在这种偏僻的地方走动,却原来……是另有目的啊……”

吴越看着雷一刀,语气森森:“怎么?看样子,你们还真是和我们做一样的事情呢!这可真是巧了!”

雷一刀心中叫苦不迭,本以为是个好机会,谁知吴越他们竟然也搅和了进来!

吴越是什么身份?他身后代表的,可是不死门!

而若是不死门也已经开始这样做了,那么其他两大势力,说不定也早已经参与其中!

亏他还以为这是独独找上自己的好事!

雷一刀这才想明白,为什么自己一个普通六星灵皇,竟然能够引得那人前来,现在看来,和布局,竟是比想象中的更加庞大!

对方的手,竟然已经伸到了三大势力!

那还有他什么事儿?

雷一刀新中国又气又恼,面对吴越的质问,想要辩驳却不知道怎么说。

吴越显然已经相信了那白衣男人的话,而且就算是不相信,看到他们这一路的行为,思前想后也能明白了!

吴越虽然纨绔凶恶,但是终究还不是傻子!

他说什么,此时吴越都是不会相信的,反而只会让彼此之间的仇怨越来越深。

他的这种行为,虽然是迫于对方的威胁,但是其实后来他也是爽快的答应了的,而现在撞上吴越,无疑是让不死门的人知道,他雷一刀在妄图从他们口中夺食!

这个理由,对方杀死他一千遍都不够的!

雷一刀心中闪过无数念头,脸色也逐渐苍白,原本身体就受了重伤,虽然有凤长悦的丹药,但是怎么也挡不住这一连串的冲击,尤其是,吴越身边的那个中年男人,正看着他!从他的身上,散发出越来越重的威压!几乎让雷一刀腿软倒地!

见雷一刀这模样,吴越当即冷笑一声,这无非是承认了他的猜想了?

这倒是奇怪了。

父亲那么慎重的将这个任务交给他,怎么这雷一刀也在带领血刀门做这件事情?

要说是父亲派他们做根本不可能,连他都是这般秘密的接受了任务,像是雷一刀这样的小人,父亲又怎么会轻易和他们进行交易?

别说指派任务了,依照雷一刀的名声和血刀门的势力,连和他们说话的资格,都是没有的。

这里面,看来的确有着什么猫腻。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在吴越脑子里一闪而过,并没有多加思考。既然人已经找到,任务完成,那么他就轻松了,管那么多干什么?

这些事儿父亲知道了自然会料理了的。

大不了,清除了血刀门而已。

“来人啊!将这个敢和本少爷抢东西的人好好教训一顿!让他知道,有些人,有些东西,他是碰也碰不得,想也想不得的!”

吴越一声令下,当即退后两步,身边随从便立刻上前,准备抓住雷一刀。

见到这般架势,雷一刀心中一沉,也立刻一挥手,跟在他后面的人,也快速的往前跑来,在他的周围保护他。

双方人马当即对峙,彼此都是眼神凶恶恨不得吞了对方,气氛一下子僵持起来,氛围降到了冰点。

吴越这边虽然只有十几个人,而且还有两个人留在原地看守那两个少年少女,对比雷一刀这边的二十多个人,显得有些势单力薄。

但是实际上,这几乎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

因为吴越身边的人,再如何不济,也是不死门之中精心培养的护卫,最弱的都是二星灵皇以上,最高的甚至有七星灵皇,比雷一刀的境界还要高出一个星级,实力悬殊,如何会输?

而且,吴越身边,还有那个脸色蜡黄实力莫测的中年男人!

虽然在对峙,但是雷一刀这边的人都清楚,自己绝对是没有赢面的,说不准几个回合便是会被对方打败了!

感受着对方不可小觑的威压,雷一刀身边的人都是有些心虚而且害怕。

最镇定的恐怕就是在雷一刀身边的冯浩。

看着吴越,冯浩的心里其实非常复杂,因为他当时就是从不死门之中被赶出来的。

但是他心里,倒也说不上对不死门有多大的仇恨,毕竟是自己先做错了事情。况且他一个小小的三品炼药师,就算真的死了,又有谁会记得?

此时双方对峙,也没人注意他。

雷一刀对他有恩,他自然是站在血刀门一边的。

只是他心中也明白自己这一方是绝对不占据优势的,对方实在是太过强大。他们是没有任何赢的机会的。

或许…。也不一定…。

冯浩的目光往旁边偏移了一瞬,目光落在她身上。

若是这个人能够出手,说不定还有希望……

只是,对方好像并没有这个意思。

“上!”

吴越一声令下,一群手下当即朝着雷一刀等人而来。

一时间,灵力纷飞,各出奇招,场面迅速混乱了起来。

其中自然是掺杂着不少人的痛呼声。

不过片刻时间,就已经分出了胜负。

中间场地上躺着不少人,在痛苦的呻吟,仔细看去,却几乎都是雷一刀这边的人。

而吴越的手下,则是面色狠厉的盯着那躺在地上的人,有的还又狠狠踹了几脚,踩得人吐血。

场面一片狼藉。

雷一刀的脸都青了。

虽然知道双方实力悬殊,但是被人这样吊打,也实在是太过丢人!

不过看到雷一刀的脸色难看,吴越的心情则是格外畅快,看着雷一刀,目露鄙夷:“垃圾。”

雷一刀紧紧握着拳,青筋暴起,心中的愤怒几乎已经将他的理智燃烧尽。

他的目光忽然转移,看向旁边那因为手下离开,而暴露出来的被捆绑着的少年少女的身影。

借着昏暗的光,他清楚的看到了那少女左边脸颊上的暗紫色胎记!

他心中顿时一喜——一定是她!

当下,雷一刀的心中就下了决定:既然已经找到了这个人,那么就不用顾虑其他了!今天就是拼死,也要把那个少女抢过来!

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吴越看到雷一刀的眼神落在自己身,自然知道他在看什么,当即嘲讽一笑:“怎么?想要确定一下这是不是你要找的人吗?怎么样?是她吗?嗯?”

雷一刀没有说话。

吴越却是邪佞一笑,转身走了几步,走到了那少女身前。

“我看,你站的那么远,应该是没有看清吧?”

感觉到有外人的靠近,那少年和少女都是有些惊慌,纷纷抬头看向吴越。

当看清是他的时候,两人的眼中,同时流露出愤恨和无奈的神色。显然是对这个将自己绑起来的人愤恨至极,但是又知道自己无法战胜对方,而产生深深的绝望。

吴越却是不顾,直接走到那少女身前,站定。

那少女立刻低下了头,似乎很是惶恐,虽然在强行克制,但是身体还是在微微颤抖,显然新中国恐惧至极。

吴越俯身,一下子掐住她的下巴,而后狠狠的将她的脸扭过来,冲着雷一刀的方向,邪笑道:“怎么样?这下,看的清楚了吗?看看这张脸,是不是你要找的?”

虽然比起来凤长悦这种吴越简直就是草包,但是被不死门这么多年的资源全部堆积起来的他,其实比起普通人而言还是不错的,手上的劲头很大,用力也很猛。

那少女被他狠狠掐住下巴,一下子疼的皱起了眉头,一双秋水般的眼睛,也终于露出惊慌之色。

宫卿终于忍不住皱眉,看到那张和长悦有些相像的脸上出现这种神色,真是……有些恶心。

原本看她就不爽,现在看她更是厌恶。

吴越看的心中一动,不知为什么,这眼神,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

对了!像那个白衣男人!

他心头一亮,虽然还差点,但是这猛然一看,却真是有点相像!

这个发现让吴越心情忽然变得好了一些,这才仔细的看了看这个被抓住的少女。

之前远远看到她的时候,还没有看清楚,身边那男人就出手了,将两人死死地捆绑起来,他被这动静吓了一跳,想要发脾气的时候却发现那少女的左边脸颊上,竟然有着暗紫色的胎记!

他这才明白——这个少女,十有*就是他在找的人!

不过那时候他站的比较远,并没有仔细看,对于丑女他一向没什么兴趣。而且刚刚抓住人,雷一刀等人就追上来了。

所以他竟是此时才发现,这丑女,竟然有着这样一双灵秀的眼睛!倒是和那个白衣男人的眼睛,有几分相像!

不过……吴越微微蹙眉,严重过流露出几分不满,这眼睛虽然漂亮,但是未免显得有些空空荡荡,虽然满是惊慌显得楚楚可怜,但是他却是没什么兴趣。

脑子里浮现的,是那一双幽黑的,冥冥冷冷的眼眸,像是敛去了天下所有的光辉,淡漠,冰冷,不可高攀,却最让人心动……

这样一想,吴越心里又痒痒了。

只是转眼又想到那白衣男人的身份似乎不简单,连自家的势力都要掂量,是自己绝对碰不得的,又是一阵气恼。

转头正好看到凤长悦的眼神,像是冰雪一般,顿时冷的他一个激灵,连忙收回眼神。

心中暗恨:总有一天,他要将那个男人弄到手里!

至于这个少女……虽然越看越是失望,但是也能聊以慰藉,反正距离回去还有一段时间,看这样子,这少女也是得罪了什么人,才会遭遇这样的暗中追杀。若是他…。提前享受一下,也不会有人知道不是吗?

纵然知道了,又如何?

不过是一个被追杀的没用的女人。

这些念头都是一瞬间从吴越的脑海里闪过,在外人看来,他不过是掐着那少女的脸,逼问雷一刀而已。

雷一刀浑身僵硬,唯有心头沸腾,像是要将一切都毁灭!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他的手下本来就只剩下了二十几个,方才一场恶战下来,存活的更是寥寥无几,血刀门这一次出来,可谓伤亡惨重。

不仅血刀门可能从此消亡在落日山脉,甚至连他也从此消失!

而后,雷一刀忽然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向着凤长悦的方向猛然跪下——

“阁下!今日承蒙阁下出手相救,我们才能从那魔兽手中逃脱,我也才能活下来,更是靠着阁下,我们才得以找到这女子。虽然这女子此时被他们掌控在手里,我必定是无法抢夺,但是这份恩情,我雷一刀,始终铭记在心!既然如此,必定舍身相报!”

雷一刀说的慷慨激昂,满脸诚恳,脸上也因为激动变得通红,眼睛里一片决绝,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赴死。

凤长悦的眼眸,却猛然冷了下来!

好一个雷一刀,竟然敢在这个时候将她拉下水!

这一番话,看似是在为她着想,向她表忠心,但是实际上却是将一切的罪责,都推到了她的身上!

果然,下一刻,众人的眼神,也猛然看向凤长悦!

吴越更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一般,看向她,目光危险。

他的手狠狠一甩,那少女的头顿时偏向一旁,狼狈的咳嗽了几声。

那少年和她背对着,无法看到她的神色,但是听着这声音,感觉到她身体因为咳嗽而颤抖,忍不住露出心疼之色。

他只能努力挺直自己的脊背,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却不敢再做其他动作,怕被人发现,又惹来一顿毒打。

凤长悦面色淡然,似乎并不被雷一刀的话影响,反而在微微的思考之后,露出了一丝疑惑的表情。

“这话从何说起?我和你不过才第一次见面不到四个时辰,怎么好受你这大恩?难道不是因为你说,这三大势力都十分危险,才想要带着我出去,免得我在这里一直迷路吗?至于找人…。我没记错的话,是你要找的吧?这段时间你一直带着我在这附近兜圈子,就是为了找人,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想着,若是帮你找到人,你也能早点带我出去了,怎么现在成了,我要找人了呢?”

凤长悦眼睛微微眯起,唇瓣微扬,似是在笑,然而话语却一字字像是冰块砸在雷一刀的心中,几乎让他承受不住。

雷一刀的脸色瞬间变得刷白,震惊的看着凤长悦。

他居然知道?他居然猜到了之前的那段时间,其实他一直带着他在这一片闲逛?主要还是为了寻找那女子?

落日山脉地形复杂,即便是熟悉的人,在这里也经常迷路,何况初次进来的人?

所以雷一刀心中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被对方识破!

他却是不知道,凤长悦虽然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没有大幅度的扩张精神力,但是她身边,还有小白,以及宫卿。

雷一刀见此,只好道:“想不到你居然对我有这样的误会,既然如此,恐怕我怎样解释,你都是不会听的了。可是你的恩情,我是一定要报的,那么,我就…。替你杀了吴越!”

原本正微微低着头说话的雷一刀忽然身形暴动,像是离弦的箭一般猛的朝着吴越而去!

这一次,他显然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一出手便是自己最快的速度!

虽然身体受伤,但是凤长悦的丹药,还是让他恢复的极快,而且之前他有意拖延时间,就是为了蓄力,此时既然已经无法挽回,那么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所以,他谨慎筹谋的一场偷袭,便发挥出了自己最好的水平!

速度竟是比之前没有受伤的时候还要好!

众人只能看到一道身影划过,而后便到了吴越的眼前!

吴越在雷一刀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之前被凤长悦镇压过,所以此时竟是稍微锻炼出了一点,在看到雷一刀的身形消失在原地的时候,心中倒是并没有几分慌张,甚至下一刻,当那迅猛的力量直直朝着自己面门而来的时候,吴越也比之前淡定了许多——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好吗?

在已经被凤长悦的那样的水平教训过之后,此时的吴越,面对这手段,倒是显的比之前从容了一些。

何况,他身边还有那样的一个高手。

在距离吴越还有三步距离的时候,那脸色蜡黄的男人就忽然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了吴越的身前,而后面无表情的看着即将冲过来的雷一刀。

那眼神,冰冷死寂,根本就不像是在看一个活人。

雷一刀的速度,也立刻受到了阻碍!

他的手中,不知何时竟是出现了一把血刀!

这把血刀,和之前凤长悦看到的有些相似,但是却并不一样,刀身更加宽厚,颜色也越发的鲜艳,似乎能够滴出血来!

凤长悦清楚的记得,之前他拿出的那一把,已经碎裂,却不想竟然还有一把。

看样子……这一把,才是他真正的灵宝!

此时,雷一刀双手握紧血刀,一边朝着吴越而去,一边缓缓的在胸前划出一刀!

“嗜血魂刀!”

一声厉喝,顿时从雷一刀的口中喊出!

无人知晓,血刀门,就是因为这一把真正的血刀而建立的!

这才是他真正的杀手锏!

那血红色的刀在他身前缓缓划过,看起轻飘,如若无物。

而那挡在吴越身前的中年男人,眼中也出现了一丝波动,不过随即就恢复了死寂。

随后,他也忽然从怀中取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埙。

那埙通体呈现棕色,上面有十个孔,正好让他将之拿在手中。

而在他拿起那埙的时候,那埙的身上,忽然浮现了一丝丝的黑色!

虽然因为那埙的颜色本来就很暗,这黑色并不明显,但是在旁边观战的凤长悦,一眼就注意到了这点变化,顿时心中一动。

宫卿的面容也严肃起来,看着那埙,眉头逐渐皱了起来。

雷一刀的血刀,已然收回,然而他的脸上,却忽然浮现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也正在这时,那男人将埙凑到了唇边,轻轻吹了起来——

一阵悠扬的乐声,忽然传来。

凤长悦立刻用灵力封闭五识,却还是晚了!

那悠扬悦耳的声音像是无法抗拒一般,落在耳膜之上,落在人身体之上,落在人的心上!

全身顿时传来一阵剧痛!

凤长悦眉头微蹙,这埙果真诡异!

她已经封闭了五识,看不见听不见,却还是听到了这声音!

而且这声音像是实质一般,只要碰触靠近,就会遭受极大的痛苦!

凤长悦不知道,此时场中已经是一片人间地狱!

那些还活着的人,在看到这男人拿出埙的时候,还都是一脸迷惑,很多人连那是什么东西都不认得,当他吹奏起来的时候,还有人心中暗笑,这都是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情吹奏乐器?

但是下一刻,当那声音落在身上的时候,所有人都是猛然凄厉的惨叫起来!

实在是太痛了!

像是被放在油锅里面煎熬,又像是被人拿着巨大的锤子一次次的捶打,全身的皮肤,血肉,骨头,都像是被完全碎裂了一般!

那种疼痛,几乎是立刻,就让几个人倒在了地上,疯狂的捶打着地面,想要缓解一下,但是都没有什么效果。反而身上的痛苦更加剧烈,周身不断有血开始缓缓渗出,血肉也开始逐渐裂开。

不过是片刻时间,场中就已经是一片血迹狼藉,甚至有的人挨不住,已经惨死。

在死之前,自然也是遭受了无法言说的痛苦。

而其中,最强悍的一道力量,自然是朝着雷一刀而去!

雷一刀的血刀虽然收回,也停下了动作,但是他的身前血刀的那一下划动,却是忽然发生了异变!

那一刀划痕所在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大片的黑色!

那是被血刀划开的空间裂缝!

不,那已经不能算是空间裂缝,因为那一片黑色居然还在蔓延,随着那一道血痕向前行动,而朝前不断吞噬!

那一片的空间,顿时开始了连续的崩塌!

无声,却令人震惊难言!

只是这场景,却没有几个人看到。

因为那些人,都已经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周身都像是遭受了极重的刑罚,惨不忍睹,大部分连完整的尸体都没有留下。还存活着的几个,也已经昏迷过去,身上的伤势还在加重,只怕在昏迷之中就会死去。

悠扬的乐声和那让空间急速崩塌的血刀刀痕,瞬间撞击在一起!

寂静!

吞噬!

强大的力量波动,朝着四周四散开来!

周围方圆二十里的树木,瞬间全部被粉碎!

是的!不是拔起,而是直接的粉碎!

以这里为中心,向着四周疯狂的席卷而去,只有留下了深深沟壑的地面,彰显着那一击蕴含的力量,究竟有多么的霸道!

那样的力量冲击,顿时让刚刚睁开眼的凤长悦心生震惊。

她没有想到,一个六星灵皇,竟然能够发出这样威力的一击!

那血刀,最少是地阶灵宝!

而同样震惊的,还有吴越和那两个少年少女。

三人似乎都是被那中年男人保护,有意避开了他的攻击,所以才得以保住一命。

然而看到这般人间地狱般的场景,三个人也都是傻在了当场。

吴越呆愣的看着这一幕,心头俱骇。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竟然还有着这般手段!

不过是吹了一个曲子,竟然就瞬间秒杀了这么多的人!

而且死状这般凄惨,简直不忍直视,看一眼都会做噩梦。

但是他最不解的是,这些人,大多都是他的手下!

他居然连他们也一起杀了!?

他自然是不知道那男人心中的打算。

既然已经找到了人,那么知道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

自己人?既然看到了不该看的,那么,就当是为门中做了贡献吧。

两股力量在中间相互纠缠,空间似乎崩塌的更加快了,但是却再也没有向前方扩散,而那乐声,也越发的悦耳。

却不知,这是致人死亡的致命音符。

而原本打算趁机去将那女子抓过来的雷一刀,刚刚转身,就被随即而来的力量吞噬,因为距离最近,在那力量疯狂的搅动之中,连尸身都没有留下。

而这一切,都不是凤长悦关注的重点。

她此时的全部心神,都已经放在了宫卿的身上。

“宫叔,你怎么样?!”

她的声音之中难得的带上了几分焦虑,因为方才她刚刚睁开眼睛,就发现身边的宫卿竟然是极为痛苦,在那乐声的干扰之下,甚至连他本身的力量都在飞快的消耗!

要知道他现在是灵魂体,很多的攻击对他都是无效的,凤长悦却是没想到,这乐声,对他的影响,竟然是最大!

宫卿脸色扭曲,整个人似乎都已经虚脱的昏迷过去,谁也不知道,此时的他,正遭受着怎样的折磨!

而最关键的是,他的脑海之中,竟然再度出现了一帧帧的画面!

“宫叔!你还好吗!?”

凤长悦见此情形,立刻就要将他收入黄金手镯,却看到宫卿忽然睁开了眼睛,而后死死地看着那吹埙的男人,眼神是凤长悦从未见过的痛恨!

“他!他是当年暗杀琛哥的人之一!”

凤长悦顿时愣住!而后豁然扭头!

却见那男人正好停下了动作,将埙从嘴边挪开,一张蜡黄的脸容面无表情的看着雷一刀消失的地方。

而后,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目光,他也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杀意顿起!

他微微诧异,想不到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还有人没死,而且那眼神……

凤长悦死死地看着他,宫卿的话却是一字不落的传到耳中——

“我记得,当年就是一群黑衣人暗杀琛哥,才最终造成琛哥去向不明的!而这个男人,正是其中一个!他手中的埙,正是铁证!”

宫卿已经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变得越发虚脱,再这样下去只怕真的会死去,却还是死死的看着那男人,一字一句道。

“长悦,琛哥的下落,或许,就在他这里!”

------题外话------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小妖精,她们也不留言了,她们也不投票了,她们安安静静忘记二月做了美男了(泪目)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