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40 另一个她?

一股冰寒彻骨的寒意,顿时袭上吴越心头!立刻让他忍不住心中一抖,下意识的缩了缩头。

那眼神实在是太过冰冷,又极为犀利,像是挟带着冰刺而来,瞬息之间便能刺穿他的心脏,要了他的命!

吴越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眼神!

但是随即他就意识到自己竟是被对方的一个压身吓住,顿时一阵难堪,连忙又强自撑着直直迎上凤长悦的目光,只是却并不和她的眼神碰触,视线却只是在她的脸上游离。

“你那是什么眼神!能被我看上是你的福气!怎么?胆子还真大,居然敢这么看着我?”

吴越当即冷了脸色,恶声恶气的说道。

凤长悦心中不得被感慨,这世界上,总是会有一些不长眼的人出现。

最可笑的是,这样不长眼的人,还往往仗着自己有点靠山而胡作非为,总是以为自己天下无敌。

所以,这样的人,往往死的最快。

而听到吴越生气的声音,在他身后的那十几个人也连忙跟着叫骂起来——。

“你是什么东西!竟敢这样看着少爷!小心挖掉你的眼珠子!”

“就是!少爷看上你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在这落日山脉,还没有人敢这样无视我们少爷,你找死吗?”

“快点认错!说不定少爷一个高兴,还会饶了你!”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叫嚣着,面色狠厉。

只可惜,外强中干。

凤长悦一眼看出,这十几个人都不过是灵皇境界,而且最高的也不过是五星灵皇,吴越自己更只是一个一星灵皇,而且气息虚浮,显然是靠着外力才晋级的,论起真正的战斗实力,只怕还不如九星灵王。

不过起重工有一个人,倒是引起了凤长悦的注意。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身形消瘦,脸色蜡黄,脸上两边的颧骨高高凸起,而且眼神死寂,暗淡无光,像极了大病初愈的人。

在众人都叫嚣的时候,唯独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安静的呆在吴越的身后。

这是个强者。

凤长悦感觉不出对方的境界,要么是对方用什么特殊的办法掩盖了,要么就是比她境界高。

她更加偏向于后一个理由。

按着雷一刀的说法,这吴越是三大势力之中“不死门”的少爷,就算是庶出,而且似乎不学无术,但是终归还是少爷,该有的保护是没有少的。

凤长悦还有一点不知道的是,吴越虽然是庶出的,但是不死门掌门吴山卓膝下唯一的儿子。他原先有一个嫡出的儿子,天赋不错,也比较有能力,所以深受他的喜欢。谁知天有不测风云,那个大儿子早些年遭遇不测,死在了落日山脉一个偏僻的树林之中,至今都没有找到凶手,所以吴山卓心里怨愤至极,性格也变得十分阴沉不定,好不容易后来又有了吴越,自然是宠爱至极。虽然是庶出,但是待遇却都是最好的。无论吴越犯了什么错,吴山卓从来不舍得责罚,有人提出异议还会被惩戒,久而久之,就养成了吴越现在这般游手好闲甚至无恶不作的性子。

仗着自家门派是三大势力之一,以及自家老爹对自己的宠爱,吴越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什么事儿都敢做。

吴越的名声在落日山脉之中,虽然臭名昭著,但是却一直没有招惹什么大的麻烦。

三大势力之中的另外两家,吴越虽然也看不惯对方,但是每次要犯下大错的时候,身边都会有人及时劝阻,而若是一些小事,双方都会选择各让一步,不愿因为这样一个纨绔子弟莫名的和不死门对立,所以他倒是没有捅出什么大的篓子。

至于其他的势力门派,则是碍于比不上他身后的不死门,而选择忍气吞声。

吴越对这些人则是毫无顾忌,而他身边的人也会放任不管,任由他去做,反正都是一些小势力,这点麻烦不算什么。

虽然大部分人会选择退让,但是当吴越做了一些极为过分的事情的时候,也会引起反抗。

吴越就曾经遭遇无数次刺杀,但是从来没有真正成功过。最厉害的一次是他的胳膊被对方打骨折了,结果吴山卓雷霆震怒,三天就找出了背后之人,原来是一个二流的门派门主,他的女儿被吴越掳走虐杀致死,所以才起了杀心并且付诸行动。

而后那个门派一天就被除名了。

整个门派一百多人全部死光,老巢被人彻底抄了。

自从那之后,整个落日山脉都是一片风声鹤唳,而吴越连同不死门的名声,也急剧下滑。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了吴越在吴山卓心中的地位。

而雷一刀也是因为曾经受到过吴越的侮辱欺压才结了仇。

而现在,他故意没有将这些事情说出来,而只是突出吴越“庶出”的身份,自然是想要借刀杀人,借由凤长悦之力给吴越一些教训。

凤长悦心中冷笑。

能够有这样的高手在身边保护,而且本身性格这般嚣张,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这个雷一刀绝对隐藏了什么。

听着那些人的叫骂,雷一刀心中暗喜,这种辱骂,换在谁身上都不会好受,尤其这个男人出身不凡,想必平时也是个被人供起来的主,怎么会忍得了这口气?

只要他们打起来…。

雷一刀偷偷看了眼凤长悦,却惊愕的发现她的脸色并无变化,心中暗暗咬牙,转而看向吴越等人:“你们说话小心点!这是我血刀门的恩人,若是你们再如此不敬,我雷一刀第一个不答应!纵然我血刀门没有办法和不死门相抗,但是也绝不会任由人欺负!”

吴越一下子笑了,冲着身后的人指着雷一刀笑的欢快:“听听!听见他说什么了吗?哈哈哈…。恩人?管你什么人!不过是个手下败将,不入流的三流势力,居然还妄图在我面前叫嚣,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身后的人一阵附和,看着雷一刀的眼神也像是看着死人,自然,当中还有一些不善的目光落在了凤长悦身上。

恩人?

那就是关系不错了?

这雷一刀为人自私多疑,平时就是个吃软怕硬的,在落日山脉的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今天居然还有人愿意成为他血刀门的恩人?

莫不是瞎了眼?

想到此,吴越嘴角的嘲讽越发的浓郁,看着凤长悦的眼神,也像是看着一个傻子。

“我看着你倒是面生,想必也是最近才来到落日山脉的吧?哈哈,你可知道你身边站着的这个人,是个什么货色?居然还是什么恩人?哈哈哈真是笑死了!别说恩人,就是亲娘老子,这雷一刀也是照杀不误!你还以为自己多大脸面?!”

随着吴越每多说一句话,雷一刀的脸色就难看一分,到最后已经黑如锅底。

而他身后的二十几人,也都是低下了头,眼神闪烁,似乎想要装作听不见。

凤长悦瞟了一眼,顿时了然——看来这吴越的话,是有几分可信度?

雷一刀感觉到凤长悦的目光似乎落在自己脸上,心中一惊,连忙骂道:“你胡说八道!你自己平时坏事做尽,早晚是要造报应的!不就是我血刀门之前得到的那东西你想要,但是我没有给你吗?从此你就怀恨在心,处处针对我血刀门!真是卑鄙!”

他转而看向凤长悦,气冲冲道:“阁下,你千万不要听他的话!这人的名声,在整个落日山脉都是出了名的差!现在又对你…。绝对不是什么好人!你可知道,每年死在他手下的少年少女,有多少?不过是仗着不死门势力庞大,大家都不敢声张罢了!而我血刀门也没少受他们的挤压,但是之前我们都是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不愿多招惹是非。可是今天不一样!”

他目光诚挚,语气迫切而坦诚,看着凤长悦说道:“今天是阁下救了我们,我们本应当竭力相报,却不想反而因为和我们一起行动,而遇到了这家伙!你放心,今天他若是欲行不轨,我们必定拼死护卫你的安全!”

一番话说得大义凛然,慷慨激昂,凤长悦都要忍不住鼓掌了——这演技,真是不错。

怪不得只是六星灵皇,却能够带着手下在这鱼龙混杂极度危险的落日山脉存活下来。

一旁的宫卿已经快要受不了了,面对这种智商,只好扭过头去,不愿再看。

凤长悦眉色淡淡,听了他的话也没有露出什么激动的神色,顿时又让雷一刀尴尬不已。

她看向吴越:“我这个人,有个优点。”

吴越听她对自己说话,那双幽黑的眼眸就那么淡淡的看着自己,顿时一阵热血沸腾:“什么优点?”

难道想说个优点让自己更加喜欢?

看来这个人,也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不上道啊……

迎着吴越期待的眼神,凤长悦冷冷一笑:“我这个优点就是——记性太好。”

吴越一愣。

“无论是什么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只要我看见过,就绝对不会忘记。尤其是,比较有特点的人。”

吴越愣住,越发的搞不清楚:“……所以呢?”

“所以…。我这个人,非常记仇,瑕疵必报!”

凤长悦缓缓说出最后一个字,忽然左手一抖!一道银光闪过!

吴越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一道明亮的光朝着自己面门而来!一股凌厉至极的杀意顿时袭来!

他这次是真的惊了,他从来没有遇到人竟然连个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对他动手的!

凤长悦此时已经是一星灵宗,这一路上都用精神力包裹,让人看不透真正的境界,而此时出手,更是将境界压到了八星灵皇。

不过纵然如此,依着她的实力,这一刀,也已经超越了普通的八星灵皇太多!

吴越没什么实战经验,一身灵力都是他那父亲花费了不少心思寻来丹药才堆积起来的,面对凤长悦这一击,根本毫无招架之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道白光霎时间就到了自己眼前!

脸上传来一阵割裂的疼痛,仅仅是那劲风,就已经拥有极大的冲击力!

他的心中顿时惶恐,想要躲避,身体却完全僵硬住,一点都动不了。

唰!

一道身影忽然挡在他身前,轻轻一挥袖袍,将那遒劲有力的白光化解。

周围的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却是那一直站在他身后的中年男人,在他即将受到攻击的时候出手了!

在外人看来,他不过是往前走了一步,袖袍轻挥,便让那白光消失了。

他蜡黄的脸上面无表情,却让人感觉到一股莫民的压力。

凤长悦知道,这是他在警告她。

而吴越也随后才意识过来,面前这个白衣男人竟然要杀自己!

他还没动手,对方竟然就先开打了!而且是直接冲着他而来!

会想到刚才感觉到的凌厉的杀意,吴越便是一阵脚软,不敢想象那若是真的落在自己身上,会是个什么场景。

这样一想,他自然立刻怒火中烧,看着凤长悦眼睛像是要喷出火来,一张原本就憔悴而难看的脸,顿时惨不忍睹。

“你竟然…。那竟然敢打我!?”

因为过于激动,吴越的声音有些尖锐,神色满是不可置信和愤怒。

在他看来,自己还没有动手,对方就先出手,分明是对他的侮辱!

在落日山脉,便是三大势力的人,也不一定有这个胆子!

最近日子无聊,他实在是腻了那些只知道哭的女人和男人,以前喜欢的那些东西,忽然都没了兴致,才决定出来逛逛,谁知真的遇到了个极品,这男人的眼睛,一下子让他喜欢上了,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激动的连血液都要沸腾的感觉了,谁知对方竟然是个这么不长眼的!

而且看样子,竟是比他还要嚣张!

他不过才是说了几句话,竟然就开打了!

真是气死他了!今天这仇,他是一定要讨回来的!

吴越狠狠的瞪了一眼凤长悦,而后看了一眼已经后退站在他身后半步的中年男人,心想幸好这一次老爹让他带上了这个人,否则真不知要发生什么情况了。

虽然他心里一直不喜欢这个人,但是他却一直是老爹的得力助手,便是他也只是见过几次,可见身份不一般。

其实这一次,老爹听说他要出来大沼泽,其实是不同意的,而且态度极为坚决,任他怎么说都不答应,问原因他也不说,只是禁止他出来。但是越是这样,吴越便越是要出来,最后死缠烂打软硬兼施才终于得到了允许,只是却必须带上这个人。

他虽然不愿意,但是却也知道这已经是老爹的底线,只好答应。

却不想,关键时候竟是救了自己一命。

而自己的那群手下…。他僵硬着身体回头看了一眼,却见到这群人脸上的惊惧还没有落下!

而且看样子,竟是没有一个打算上前的!

“一群废物!”他环视了一圈,阴森愤怒的目光顿时让这些人都心虚的低下了头,“回去有你们好受的!”

平时就知道跟着叫唤,真正危险的时候,全他妈都是废物!

一个个恨不得先跑!

不过尽管如此,他还是对救了自己的这个人无法喜欢起来,看到那一脸蜡黄的样子,他就觉得不舒服。

他倒是不知自己纵欲过度满脸憔悴的样子,也十分难看。

他全身僵硬,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而后就看向凤长悦,眼神比之前更加阴狠。

“你找——”

嗤。

利器割裂肌肤的声音,那样细微,却令人心惊。

吴越这一次反应的倒是快,直接捂住了自己右手臂,触手一片黏腻,他惊恐的看去,却见自己的右手臂之上竟是有了一道血痕!

而且还在汩汩的冒着血!

他惊骇的抬头看向凤长悦:“你!你什么时候…。”

他想问凤长悦是什么时候出的手,却被凤长悦的眼神镇住,打了个寒战,顿时不敢说话。

而站在他身后的那个男人,见到这个场景,总是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是出现了一丝波动,看向凤长悦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隐晦的光。

他分明已经化解了这男人的招数……

其他人也都是一脸见了鬼的表情,他们分明没有看到那个男人动手,怎么吴越的手臂上忽然受了伤?

关键是,连一丝能量波动都没有!

凤长悦却是下巴微抬,看着吴越:“有些人,不是你能惹得起的,懂?”

说完,竟是径直朝前走来。

众人都是一惊——他要做什么?

吴越更是惊慌,虽然手臂上的伤不算重,但是对方神出鬼没的行动却是让他心中十分惊恐,生怕一个不注意,就再度被对方攻击。

这一次是手臂,若是下一次是脖子怎么办?

他可是惜命的很!

凤长悦越来越近。吴越这边的人也都紧张的屏住呼吸,紧紧的看着凤长悦。

十步……。五步……两步……

凤长悦目不斜视的从吴越身边走过。

众人:“…。”

所以其实这个人就是想过去而已是吧!?

他们居然还这么紧张!

吴越身后众人眼睁睁的看着凤长悦从他们之中穿行而过,却是一个字都不敢说。

而站在吴越身后的那中年男人,见此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却并没有出面阻拦,更加没有回击。

而雷一刀等人也傻眼了。

原本看见凤长悦出手的时候,雷一刀心里还乐呵呵的,想着自己的计谋真的管用了,居然真的打起来了!

而后在看到吴越并没有受伤,虽然遗憾,但是想着两方这梁子是结下了,也不错,没想到这白衣男人竟然还有这样一手!居然莫名其妙伤了吴越!

雷一刀心中暗喜,吴越这个人心胸狭窄,被人打了一定会让对方死个彻底,但是这白衣男人可不是一般人,若是两方真正打起来,他倒是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一方面报仇杀了吴越,一方面又可以趁机再捞一个人情,让这白衣男人拿出更多的好东西。

虽然这白衣男人说话很有技巧,什么背景都没有透露,任他怎么旁敲侧击也打听不出来一星半点的东西,但是凭着他多年的毒辣眼神,他可以断定,这个男人绝对不简单。

且不说他自己实力不凡,而且极有可能是六品炼药师,能够培养出这一身气度的家族,怎么也不会弱于三大势力吧?

说不定,还会更强!

而且雷一刀总是莫名的觉得,这个白衣男人很深不可测,就算是真的和不死门杠上,他也觉得这男人不会吃亏。

这是他在落日山脉混了十几年才有的眼光和直觉,也是凭此他才躲过了很多次的危难。

所以他并不担忧最终会引火烧身。

反正本来就和不死门有仇,只是以前因为自己无权无势,为了在这里生存下来才忍气吞声的呆着,现在却是不一样了。

他有了这样好的机会,一旦成功,必定飞黄腾达,有了那等靠山,他又何惧三大势力?

谁知这男人出手之后,竟然……竟然直接走了!

这是什么情况?!

关键吴越怎么也没有反应?被这么打了却不反击,难道他是脑子糊涂了吗?

雷一刀心中暗暗着急,若是就这样,那么不仅加深了血刀门和不死门的怨仇,还什么好处都没捞着,那不是亏大了!?

看着那逐渐走远的白衣身影,雷一刀情急之下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示意身后的手下全部跟上。

不过还没等他走过去,吴越就忽然神色发狠,一声怒吼:“你站住!”

这一声,自然是冲着凤长悦喊的。

凤长悦脚步不停,眼中闪过凛冽的光。

方才那一手,不过是打个招呼而已。

她挥出的那一道灵力,其实是分为两道的,另一股力量被精神力包裹,一直在等待,当吴越等人以为那危险已经被那个中年男人化解的时候,突然发力。

她的精神力已经十分雄厚,即便是灵宗强者,也无法相比,所以即使是那个中年男人也没有发觉。

等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这不过是个警告,若是他还不消停,那么下一次出血的,就是他的心脏!

但是看样子,他似乎真的挺不知死活的…。

宫卿无奈摊手:“许久没有出来了,怎么外面还是这么多的蠢货?”

他隐约记得,曾经和琛哥和筠姐那时候一起出来历练,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看琛哥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而筠姐又相貌极美,难免总是会遭人惦记。

最后,那些人都死的不能再死。

在千面莲心之中呆的久了,在里面的那些灵魂体都是有眼色的,知道自己实力不行就绝对不会去招惹比自己强悍的人,否则绝对会是一场折磨。

在千面莲心之中的灵魂体无法真正的死去,所以一旦犯错,就会面临生不如死的情况。

在那里时间长了,忽然看到这样的人,宫卿很是有些不适应。

“你站住!”

吴越又喊了一声,随即就看向了自己身边的那脸色蜡黄的男人,怒气冲冲:“你为什么不上去!?你眼睛瞎了吗?没看到我被人打了吗?!父亲让你跟着我你就是这样保护我的?”

那男人只得低头:“少爷息怒。”

吴越越发激动:“息什么怒?我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你上去!把那个男人给我抓回来!我要将他带回去狠狠的教训一番!”

他要让这个人知道,他吴越也不是好惹的!

气喘吁吁的喊完,那男人却没有动,只是依旧保持着低头的姿势:“少爷息怒。”

吴越一下子火就冲到头顶了,他自小到大,家族之中的人对他从来都是百依百顺,从来没有人会这样反抗他的命令!

啪!

吴越气急,顿时一巴掌狠狠打在那男人脸上——

“你反了天了!我回去一定会让父亲好好惩治你的!你给我等着!”

吴越的力量根本对这个男人没有造成任何伤害,甚至那男人的脑袋都没有动一下,反而是吴越自己的手掌痛的不行,但是这么多人看着,他却只能强忍着,看向那男人,却发现他的脸庞连红都没有红一下!

他只是低着头:“少爷息怒。”

便是旁边的人,脸色也有些奇怪,这男人难道只会说这一句话?

吴越气不过还要再打,那男人却是忽然抬起了头,面无表情的劝道:“少爷,您身上的伤并不重,加上是您侮辱对方在先,还是就这样算了吧。咱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吴越这一下,直接气笑了,上下打量了他一圈,不屑一笑:“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这么命令我?”

他靠近那男人的耳边,低声而邪恶的缓缓低声道:“不过是父亲脚边的一条狗罢了。”

他退回去,等着这男人的反应,然而这男人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只是依旧那样看着他:“少爷,我本来就是主人的仆人。”

吴越一下子被噎住,还想说什么,面前的男人却忽然又继续道:“少爷,既然是我跟着您,那么就必定会舍命护卫您的安全。但是我的底线是,您绝对不能为主人惹上麻烦。”

吴越愣住。

“我这样说,您懂了吗?”

一字一句,缓缓的敲打在吴越的耳膜之上,让他心神俱颤。

这话是…。什么意思?

为父亲招惹麻烦?

他不过是……等等!

吴越猛然回头,看向凤长悦,那双暗沉无光的眼睛里,终于是迸发出了震惊惶恐之色。

难道这白衣男子的身份…。是连他也招惹不起的?

这样一想,吴越的心里顿时堵得不行,一方面他实在是对那双眼睛念念不忘,如果得不到真是心痒痒的,另一方面对方给了他这样的侮辱,若是不报仇岂不是太丢人了?这一口气如何咽得下去?

“少爷,还望您不要忘了主人的要求。”

冷冰冰的声音顿时提醒了他——对!这一次出来之前,父亲的确是提了要求的!

他这一次出来,其实是为了…。

“算了!这一次,就先放过你!”

吴越恶狠狠的冲着凤长悦说了一句,而后便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转身离开。

“走!”

眼见自家少爷心情差到极点,剩下的人自然是不敢多多言语,全部默默跟上,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出气筒。

吴越在经过雷一刀身边的时候,则是满是恨意的看了一眼:“今天算你有种!等着!”

雷一刀顿时心中一沉,这帐,怎么还是算到自己头上了!分明是那个白衣男人动的手,怎么吴越竟然选择了退让,并且加深了吴越和血刀门的仇恨?

雷一刀顿时有了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只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而那男人则是在后面也贴身保护着吴越,只是在即将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了凤长悦一眼。

正好对上凤长悦带着几分兴味的眼神。

那男人心中一惊,连忙收回眼神,朝前走去。

在众人看不见的角度,眼神逐渐变得阴鹜而暗沉,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光亮一般暗无边际……

……

看着那些人离开,凤长悦却是没有挪动脚步,反而是目光深邃,陷入了沉思。

有要事?

要做什么事,才会来到这里?

看这样子,这吴越倒并不是单纯的出来闲逛啊……

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猜想,凤长悦心中一动。

该不会……不死门也…。

正在独自懊恼郁闷的雷一刀走上前来,却看到凤长悦一动不动,看着吴越等人离开的方向,眼神幽深,以为凤长悦还没有消气,心中生出几分不满和怨怼。本来是要借力打力,好好教训吴越一番,也将仇恨引到这白衣男人身上,却不想最后竟然发展成了这样。

而他居然还在看着?难道还不打算结束?

“既然事情都已经解决了,咱们还是快走吧。”

雷一刀说着,就朝前走去。

再看见那张脸,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出手。

雷一刀的语气倒是还带着几分诚恳和关心,脸上也带着合适的表情,看着倒还想是那个样子。

只是那眼中一闪而过的怨毒,还是被凤长悦看的清清楚楚。

她嗤笑一声。

这男人,只怕此时心里已经恨死她了,只是却还是要装出一副好恩人好朋友的模样,倒也真是难为他了。

这一路下来,不会憋出内伤吧?

凤长悦扬眉:“我看他们好像也在找什么东西呢。”

正在不耐烦的雷一刀闻言顿时惊住——找东西?找什么东西?难道他们也是……

转过身,雷一刀疑惑的问道:“什么?”

凤长悦不屑于嘲讽他的装模作样,抬抬下巴示意:“方才听到那男人在说什么任务,好像是找什么东西。在这种地方,能找什么东西?难道这里有宝藏?”

凤长悦状似无意的说着,果然看到雷一刀的脸色瞬间变了变。

雷一刀心中此时的确是在想这个问题,本来在这里遇到吴越等人就是很奇怪的,只是方才他一直没有时间思考这个问题,现在想来,倒是极有可能是在做和他们一样的事情!

否则为什么在这里遇到了吴越,而起他身边有那样一个深不可测的高手!那等境界,可不是他以前的那些随从可有的!

而且关键是今天吴越被人这样羞辱,居然还选择了退让!

原本以为他是忌惮白衣男子,现在看来,极有可能还因为的确有事情在身!忙着去做!

一定是这样的!

雷一刀心中震惊至极,他虽然知道这其中并不只有他们一个门派搜寻那女子,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三大势力竟然也会参与其中!

若真是这样…。那还谈什么飞黄腾达!

到最后不还是要在他们的下面,被他们压制!

想到这里,雷一刀就不淡定了,心情瞬间变得急迫起来——他们必须赶在其他人之前,找到那女子!否则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若是办事不利,到时候是不是还有性命都不好说!

“你这样一说,似乎很有道理……”

雷一刀斟酌着,虽然心中急迫万分,但是面上却还是一片凝重,似乎是在为凤长悦考虑。

“这样看来,倒是极有可能。这吴越向来嚣张,今天被你这样教训一番,必定记恨在心,竟然选择了离开,那就说明的确是有问题的!反正你本来也是要找仇敌,说不定就能从这吴越的口中,套出一些话来!”

雷一刀小心翼翼的说着。

凤长悦静默不语。

旁边的人也都安静的看着两人,不知道这一出闹剧又要怎么发展。

雷一刀心中也颇为忐忑,但是面上却是不显。

顿了顿,凤长悦点头:“好像有点道理。”

雷一刀心中暗喜:“既然如此…。”

“啊!”

忽然一声尖叫声,从远处传来。

众人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了过去,纷纷转头看过去,只是此时天色已经十分昏暗,只能看到一片暗沉的阴影。

茂密的树林之中,唯有那一声尖叫,显得格外诡异。

关键是,那是一个少女的声音。

雷一刀顿时急迫了起来——这声音,听起来也就是十几岁,正附和他们要找的那个少女的年龄!

“这声音…。”

凤长悦懒懒起身,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雷一刀连忙跟上去,而冯浩等人看着,纷纷眼神怪异。

自家大哥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不过是一会儿工夫,竟然就习惯性的跟在这男人身后了……不过这也没什么,其实他们也觉得这男人身上有一种气度,让人不自觉的臣服。

一行人于是跟了上去。

声音的来源距离他们并不远,而且正是吴越等人离开的方向,凤长悦等人跟在后面,没有花费多久时间就跟了上去。

呈现在眼前的一幕,顿时让众人惊住。

这是一片空旷的空地,而场中,在他们身前,正站着吴越等人。

只是他们是背对着凤长悦等人而立,听到声音后,才缓缓的转过身来。

看到是凤长悦,吴越原本有些得意和兴奋的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至极。再看看她身后的雷一刀等人,立刻明白了什么,眼神也变得极为不善。

“你们来干什么?”

凤长悦眨眨眼睛,摊开手:“我只是,来问你几个问题而已。而我后面这些人……真是巧,好像是和你做一样的事情呢。”

话一出口,众人脸色均是遽变!

雷一刀震怒的看着凤长悦,这男人在做什么!居然直接将这话说了出来!在还没有搞清楚对方到底找到了什么的时候,居然就这样说出来了!

这不是纯粹拉仇恨吗!

这下好了,看看吴越一瞬间变得更加狠厉的眼神,雷一刀心中别提多恼怒了,这一句话直接将他们血刀门推到了前面!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当然,吴越等人此时也是十分震惊。

他们这一次出来,看似是出来闲逛,实际上还有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找人。

他并不知道要找的人是谁,只是听父亲交代是一个左边脸颊有着暗紫色胎记的十五六岁的少女,而这也是父亲答应他出来的一个重要条件。

甚至这也是将那个脸色蜡黄的男人派到他身边的一个重要原因。

他原本十分不愿,但是心中狮子啊烦闷,怎么求都没用,只好答应。父亲还唠叨了很多,其实他都没有注意听,只知道这是要找一个少女。

其实他心里还有点好奇,一个能让父亲这般慎重对待的少女,到底长得什么样?

他表面答应的好好地,其实心里自然有自己的打算。

虽然听说有胎记,心里的念头打散了不少,但是最终还是抱着一丝好奇来了。

父亲难得那般郑重的让他做一件事,其实他心里也有点激动,所以之前那男人劝阻他的时候他选择了暂时退让出去找人。

谁知道,还真是给找着了!

其实算是对方自己撞上来的,因为他们刚刚走到这里,便看到两个人影跌跌撞撞的跑来。

他本来不耐烦,想要出手教训的时候,却忽然发现那女子的脸上,竟然有胎记!

这一下,可算是让他心情好了不少。

立刻吩咐人将那两个人控制住,便要开口审问。

谁知,还没开口,雷一刀还有那个白衣男人竟然就赶上来了!

“你们血刀门?哈哈!竟然是这样!”

吴越嘲讽出声,不过凤长悦却是没时间理他,径直走过去几步,歪着脑袋向里面看了一眼。

宫卿已经在前面站着,没人看见,此时感觉到她的动静,缓缓回头,眼神奇异。

那眼神,着实是有些奇怪。

凤长悦正想问他怎么了,却无意间余光扫到了前面的场景,顿时也愣住,而后微微眯起了眼睛。

周期暗沉无光,天空像是一块青黑色的幕布,连一颗星星都没有,而周围起伏的山脉,阴影重叠,一片静默,然而却像是匍匐的巨兽,似乎随时等待着要张开血盆大口,将一切都吞噬。

而唯一的一片亮光,在这片空旷的空地。

吴越的手下四散站着,手中不知什么时候举起了火把,一片模糊的火光,映亮了中间的场景。

有微风吹来,火光微微颤动。

而在那之中,正有两个被捆绑起来的人。

一男一女。

左边的是个男孩儿,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身材单薄,衣衫褴褛,一头蓬松的乱发僵他的面容遮掩了大部分,看起来似乎精神很不好,垂着头,只是在感觉到他们视线的时候,才像是警觉的小兽一般猛然抬头。

那眼神,实在是像极了不安而警惕却又无力的小兽。

而这一切,都不是关键。

凤长悦的目光,落在他身边的那个少女身上,眸色深深。

那是一个看起来十五六的少女,也是一样的蓬头垢面,一样的衣衫褴褛,一头黑发虽然掩去了半边脸,但是昏暗的光还是映出了她精致流畅的下巴线条。

似乎被自己身后的少年动作惊住,她也抬起头,看向这边——

一张虽然狼狈憔悴但是掩不住精致清丽的脸容,顿时呈现在眼前。

而她的左边脸颊上,竟也有着淡淡的暗紫色胎记。

关键是

宫卿面色复杂难言,还有着深深的疑惑:“长悦,那个女子,为何与你长得这般相像?”

------题外话------

没有评价票,没有月票,没有留言,没有抱抱,(今天这个点更新大家居然连个催更怀疑我断更的都没有虽然二月君的确不会断更泪目)=没有万更呜呜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