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38 不知死活!

距离她离开,已经快要整整一年时间了。再有半个月,就是她履行承诺的时候了。

想到此,便是苍离也忍不住眼中浮现了几分激动。

而心中,则是早早就开始变得迫切。

时间过得这样快,当时她走的时候他心里是如何不舍得,却不想转眼间就已经过去了一年。

那丫头…。肯定变得更强了吧?

她当时已经是二星灵皇,不知现在又是怎样的水平?

依着那丫头的天赋和心性,只怕现在已经到了一种连他都震惊的程度了吧?

等她回来,必定会让他大吃一惊呢。

而不仅仅是他,便是蒂亚和西泽等人,也早早想到这些,所以才会在她离开的这一年时间里,分外努力吧?

即使在学院之中已经是绝对的佼佼者,这两个人仍然算得上是最勤奋的。

蒂亚原本性子活泼,大大咧咧,虽然天赋极好但是却并不算是十分努力,但是自从上一次在三国交流大会之后和凤长悦告别,她回来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修炼之上。

这一度让原本已经放任她为所欲为的家族再度燃起了希望——小姐居然开始正经而勤勉的修炼了!这对于整个家族而言,都是一件天大的好消息啊!

要知道蒂亚的背景也十分强悍,而且在家族之中十分受宠,之前总是懒懒散散也没有人敢怎么说她,而家族之中的人,也早已经不在意了,只要她能够在学院之中保持中上的成绩就好。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大大咧咧豪放不羁的蒂亚,也会有这样静下心专心修炼的一天。

哦,不是一天,是已经一年了。

甚至因为她的转变,家族还专门派人前来学院拜见苍离,感谢他的教导。

苍离满脸笑容的摆手,示意这件事不是自己的功劳,最后在对方殷勤的追问之下,才暗示性的说是凤长悦过于出色,身为她朋友的蒂亚自然也就起了好胜心,想要追上她。

这话说的那些人连连点头——小姐能够和声名鹊起的凤长悦成为朋友,并且由此激发了上进心,真是太好了!

彼时三国交流大会刚刚落下帷幕不久,作为第一个拿下双料冠军的凤长悦自然是受到了各界的关注,尤其是奥斯帝国这边,有不少势力早就想着如何拉拢她了。

暗中,可是有不少人都在做准备,只等着她回来,希望能够攀上一些交情。

要知道凤长悦的价值可不仅仅如此,的了冠军只能说明她天赋好,实力在这些年轻人之中也极为卓越,但是真正让众人动心的,除此之外,最重要的两个原因,还是她的背景。

一个是她的师父苍离,一个则是当时出现在三国交流大会,姿态傲慢唯独对凤长悦好言好语甚至总是特殊照顾的“越思风”。

前者是伽陵学院的院长,也是大陆最富盛名的顶级炼药宗师。凤长悦是他这么多年唯一收下的徒弟,自然身份不同一般。

若是能和凤长悦攀上关系,那么自然也就能够和苍离说上话。

苍离在凤长悦面前总是一副任性可爱的老头模样,其实在外人眼中,苍离身份尊崇,是极为受尊敬的炼药宗师。

一个八品炼药师所拥有的价值,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了解的。

退一步讲,即便只是认识了凤长悦,也绝对赚大了。

这个少女才不过十五岁,就已经成为了六品炼药师,更是苍离的亲传弟子,那么将来的前途自然不可限量。

此时趁着她不过刚刚有了名气,便先打好关系,那么自然是会比日后她扬名立万了来的快。

那时候,大陆之上又不知会有多少人想打她的主意。

所以一听说自家小姐竟然是凤长悦的好朋友,他们自然是意外之喜,随后就带着十分的喜悦欢天喜地的回去了。

不过蒂亚本身对于这些事情倒是都不太了解,她向来懒得理会家族之中的事情,在和凤长悦分离之后,更是暗下决心,要好好提升自己,绝对不能拖她的后腿。

这一点,其实苍离还是猜的很准确的。

和蒂亚一个心思的,自然还有西泽。

在凤长悦去参加三国交流大会的时候,西泽就因为自己实力不够而留了下来,加上当时五长老一直拉着他学习炼器,所以他一直到最后,都没有能够去三国交流大会上看一眼。

他只能无数次的从那些人的口中听着她是如何的厉害,如何力压群雄,将一群人秒杀,如何战胜了召唤来神兽的对手,又是如何在最后的炼丹大赛之上,绝地反击一鸣惊人的炼制出了六品丹药,震惊了所有人。

其实去参加三国交流大会的人不多,而西泽能够接触到的,更是几乎都只有伽陵学院之中的人,而其中的一部分,更是回来之后就开始了闭关,他所听说的那些,其实不少都是真正的“听说”,真正见到的人并不多。

不过当时那场景实在是太过宏大,而且波澜起伏,让人印象深刻,那些让人震惊而感叹的场面,倒是几乎都说的差不多。

虽然其中的确不乏夸张的成分,但是对于西泽而言,那都不是问题。

他依然乐呵呵的听,乐此不疲。

每听一次,他心中对凤长悦的佩服就更深一分,心中想要变强的想法也就越发的强烈。

五长老自然是看出了他的心思,眼睛贼亮的说了一句:“她天赋极好,前途无限,若是你还想跟在她身边做她的朋友,要么变成一把刀,锋利无比,随着她的指挥而刺向每一个敌人,要么就变作一个依靠,厚重可靠,能够为她提供最坚实的后援。”

西泽思考良久,选了后一个。

他知道自己的性格便是如此,而且在灵力修炼上的天赋并不比凤长悦厉害,所以基本是不可能变成匕首,那么就只能成为她的后援,在她需要的时候,随时出战。

而他唯一的优势,就是炼器!

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五长老从一开始就看上了他的炼器能力,他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有炼器的天赋。

所以他一开始的时候,其实心里十分担忧,觉得自己不够好,怕五长老失望。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五长老对他却愈发的和颜悦色,一开始的时候,每当他炼制出一件灵宝的时候,五长老都会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他,到后来则是已经习惯,他总会带着几分满意的笑容看看他,而后再离开。

西泽的性子本就稳重坦诚,一旦下定决心做什么事情,绝对坚持到底。

所以他在五长老专门留给他的一个山洞里面,呆了几乎一年。

其中出来几次,也不过是出来找炼器要用的东西,或者回去凤长悦他们的房子那里,看着空空荡荡的房间微微感慨一番,压下心中的想念,而后再度开始炼器。

鉴于以上原因,这两个人,都是平时不会出现在练武场的人,所以才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

自从他们走进来,原本在练习的少年少女都停了下来,颇为兴奋的看着这一幕,等着他们两人交手。

不少人都是想看看,这两个传闻中凤长悦的好朋友,究竟已经到了什么水平?

不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话说的一点没错。

现下这里的百十号人,也不是个个都崇敬凤长悦,羡慕蒂亚和西泽的。

看这两个人一来就抢走了所有的风头,自然是有人不满的。

“哼,我倒是要看看,这两个人能够有多厉害!”一个偏僻的角落,几个少年少女站在一起,看样子原本是在练习的,只是当他们两人来之后,周围人都停了下来,他们也只好如此。表面没什么,但是心里却是不服。

“可不是?仗着自己是那凤长悦的朋友就这么嚣张,不出来也就罢了,一出来就这么张扬。真以为自己有多么厉害吗?”一个个子高挑的少女两眼一翻,“这伽陵学院,什么时候成了他们的后院?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还要得到这么多的关注!”

“话可不是这么说。”一个笑嘻嘻的少年看着蒂亚,眼神之中是毫不掩饰的火热,“能够看美人打架,也算是福利了。”

蒂亚性子火爆,所有人都知道,但是她的确是个难得的美人,这也是众人公认的。

听这少年说话,那高挑的少女脸色顿时变得更加不好看,当即嘴角一扯:“可不是,比起那个什么凤长悦,可是漂亮的多了呢!”

这话说的,攻击性就很明显了。

听到她这般毫不掩饰的讽刺蒂亚,甚至还牵连了凤长悦,几人都是心中一惊,不赞同的看着她。

“你说话小心点。这两个人都不是你惹得起的。且不说蒂亚家族,便是院长那里,便已经是一道跨不去的坎了。小心话被人听去,惹祸上身。”那个少年皱起眉头,她若是有什么不满,自己说给自己听也就罢了,在这个地方,若是被有心人听到,最后牵连到自己可就不好了,“再说,凤长悦的确非常厉害,恐怕便是你的家族,也对她十分看重呢。”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再怎么厉害,那也是一年前的事情了。这一年踪迹全无,谁还记得那个人?说不定,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呢!”那少女一时情急,竟是口不择言的将心中的话说了出来,刚说出来就觉察到自己说错了话,当即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而那个少年闻言,则是用奇异的眼神看了她一眼,眼底既有嘲讽也有鄙夷。

虽然早就知道这女人没什么脑子,但是谁知道竟然这么没脑子?简直蠢到家了。

这不是直接诅咒凤长悦?

虽然她已经离开学院一年,而且再也没有消息传来,但是她怎么会以为凤长悦会从此消失?

苍离院长怎么可能这般轻易的让自己唯一的弟子受伤甚至殒命?

看来他以后还是要离这个女人远点的好,省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牵连了!

而那女子觉察到他以及周围几人的眼神,心中更是难看,脸色也越发难看,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闭上了嘴。

其他听到一些的人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眼中都是嘲讽。

而此时,场中的西泽和蒂亚,也开始了正式的战斗!

……

休息了一会儿,凤长悦站起身,淡淡的看了雷一刀一眼。

“这地方不宜久留,我看还是尽早离开的好。”

雷一刀下意识的就要答应,但是转而却忽然露出了犹豫之色。

他们已经找了一个月,好不容易已经搜查到了这里,如果就这样回去,岂不是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万一那个少女真的从这里路过,而他们却将她放过去了,亏大了不说,单是那些人的怒火,就不是他们血刀门可以承受的。

如此一想,雷一刀心中自然再度动摇。

虽然自己身体受伤,手下也已经损失过半,剩下的一半也大多都受了伤,难以再战,整体情况都不容乐观,若是再遇到什么厉害的对手,他们铁定是无法应付了。但是雷一刀心中还是存着一丝侥幸。

他心里觉得,这一次真的是自己飞黄腾达的机会,所以实在是不愿轻易放弃,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他可以遇到那女子,所以虽然危险,但是他也着实顾不上那么多了。

旁边正竖着耳朵的手下们,虽然听不清两人的谈话,但是也都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纷纷转头看过来。

雷一刀咳嗽两声,支起身体:“阁下有所不知,我们已经在这里寻找等待了一个月之久,实在是不愿此时放弃。这也是唯一一次机会能让我血刀门拥有可以媲美三大势力,所以…。我认为,还是再看看吧!若是阁下不愿,大可离去,我血刀门承蒙阁下大恩,无以为报。若是他日有……”

凤长悦挑挑眉:“哦?你这意思,你们是要铁了心在这里等着了?”

雷一刀大义凛然的点头:“不错!”

这一次的机会,他无论如何都要抓住!

否则,还要再回去受三大势力的排挤和欺压!

凤长悦敛目,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继而走进了几步,在他面前蹲了下来,用那双湛黑如同深潭深不可测的眼眸望着他。

雷一刀被这样的一双眼睛看着,顿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已经被看透,一瞬间后背生出了冷汗,下意识的便是想要移开视线,但是他也不傻,知道这时候,绝对不可以心虚的转头,所以强迫自己直视着那双眼睛,状似不解的问道——

“阁下这是……”

“其实我这一次,第一个目的,是想要来落日山脉历练,而第二个目的,则是想要为我的兄弟报仇。”

雷一刀一愣:“报仇?”

凤长悦点点头:“不错,我有个关系不错的兄弟,三个月之前从落日山脉经过,但是却从此了无音信,最后还是他拼了性命才留下线索,说自己是被三大势力杀害。只是大概那时候他已经快要死了,所以线索有线,而我们也都不了解所谓三大势力究竟是什么,所以并不知道到底是谁杀了他。这个兄弟和我关系非常好,更是曾经对我有恩,所以我才来到这里,想要一探究竟,为他报仇。也好让他死的安心一些。”

“我来到这里已经有几天了,但是这里地势崎岖,到处都是山林,我没多久便迷了路。所以一直在这附近到处。正想着要如何离开,却正好碰上了你们。所以……”

雷一刀恍然:“所以你想让我们带你出去,寻找三大势力?”

凤长悦点头:“没想到你们却不想离开,看来我要找别人帮忙了。”

这可是个攀交情的好机会!

雷一刀心中顿时浮起这个想法,虽然之前说的那些被这白衣男子拒绝,让他心中十分窝火,但是却没想到,真正的机会还在后面!

这个男人居然要找三大势力!并且看样子是要去寻仇!

这可真是太好了!

雷一刀心中的喜悦差点就要溢出来,不过一抬头看到那张平静的面容的时候,便又觉得心中微凉,不知为何总是觉得深受束缚,不敢在这个人面前放肆,现在更是连笑容都不敢展露出来,生怕对方就这样看出自己的意图。

在这里混了十几年的人,这点功力还是有的,他心中一转,脸上便迅速闪过了一丝惊讶的表情,而后眼中涌出几分歉意和挽留:“阁下这是说的哪里话?你救了我的命,就相当于救了我整个血刀门,这样的恩情,我们又怎么会连这点小忙都不帮呢?只是阁下有所不知,这落日山脉,之所以会比看起来的危险,而你又一直没有找到三大势力,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在这里!”

凤长悦恰到好处的露出疑惑的神色:“什么意思?什么叫不在这里?”

雷一刀不疑有他,解释道:“这落日山脉,是三大帝国的交界处,众人都知道这里鱼龙混杂,是三不管地带,十分危险,而其中,三大势力又是落日山脉大小几十个帮派势力之中,最厉害的三个,分别是天罡宗,不死门,以及青云派。而他们的所在地,算是在这里,却也不算在这里——因为,他们的真正所在,其实是在小空间里面的!”

这一次,凤长悦是真的吃惊了:“小空间?”

“没错。”雷一刀看了看四周,似乎想要确定没有其他人在听,有些神秘的压低声音道,“在落日山脉中间的位置,有一片巨大的沼泽,十分广阔,又称‘大沼泽’,而那小空间,就在大沼泽之上!那大沼泽十分危险,但是对他们而言,则是最好的处所。想要去他们门派里面,就要先过了大沼泽,并且找到他们的小空间入口,才能进去。而其他的小一些的势力,也都几乎是围绕着大沼泽地而立,因为这对于他们而言,也是一层保护层。”

凤长悦心下恍然——怪不得一直没有找到什么人,原来都在那地方!

他们之前的活动范围虽然不小,但是也未曾到达中间位置,更加不知道在这样的一片几乎算是原始森林的落日山脉之中,竟然还有着沼泽地的存在!

为了安全起见,这一路而来她都未曾用精神力试探过周围一公里以外的情况。

关于落日山脉,她在之前就有所了解,既然打算从这最近的一条路走,自然是早就做了一些准备。其实她原本就看过一些书籍,对这里有一些了解,知道这里会有一些强者出现。只是这一次她只是打算从这里路过,所以一早就决定尽量减少麻烦,只是她想低调,却偏偏有人想要找她的麻烦。

对方已经使出了这般力气,她若是不好好回馈对反一把,岂不是太不尊重人了?

见到凤长悦脸上露出惊奇之色,雷一刀心中有些得意,这件事情其实算不上是秘密,在这里混的人都知道,但是对于那些刚刚进来的人而言,却是十分震惊而新鲜的。

“那些老东西平时都躲在里面,你在这里找,自然是什么都找不到了。”

凤长悦点头。

原来是这样。

而且看样子,这个雷一刀对三大势力的怨念,可不是一般的深呢…。

“既然如此,那我便可以自己找去了。”说着,她站起身,似乎就要离开“我给了你丹药救你一命,你给我消息助我报仇,也算是两清了。那我这就走了。”

说完,竟是真的转身朝着落日山脉中间的位置而去。

雷一刀傻眼,原本是打算告诉他这些东西,然后顺势提出自己带他去,只要将这里的事情解决了就行,谁知对方竟然听完就走?!

那男人难道不怕找不到地方吗?

他还想着让他呆在这里,在他们继续寻找的时候保护着他们一些呢!

有这样一张王牌在手里,他们行动自然更加安全,也更有成功的可能性。

谁知…。

但是看着对方洒然离开的背影,雷一刀傻了。

正当他想着怎么把人叫回来的时候,那人却忽然转身,眨了眨眼睛——

“不过,你们要找的那个女子,我也会注意一下的。看你们这样子,报酬必定不会少,而且能够在这个地方布下天罗地网,说明那人身份着实不简单呢,若是能够找到,说不定也能帮我一把,直接报仇了呢…。”

雷一刀这次是真的傻了眼。

万万没想到,这人竟然翻脸不认人!前一秒还在和自己好言告别,下一秒竟然就要抢自己的饭碗!

他一时气火攻心,喉咙之中顿时涌出一口甜腥,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瞪着一双眼睛看着他。

凤长悦淡笑着看他,随即转身。

“等等!”

她停住脚步,唇边却是泛起一丝冷冷的笑容。

雷一刀一口咽下喉间的血,艰难道:“我、我们和你一起……一起去……”

她似是有些惊讶的回身:“你们不继续在这里了?”

看着凤长悦无辜的神情,雷一刀差点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这小子!分明就是想要逼迫他们跟着他一块儿走,却不直说,而是用这样的办法来要挟!

这男人的实力放在这里,也没有受伤,比起他们行动要灵活的多,虽然他只是一个人,但是看样子他也是个炼药师,精神力一定不弱,自然更加占据优势。

他若是真的想找,说不定真的在他们之前将那女子找到了!

那他们就真的死到临头了!

这件事情本来就是秘密,他之前也一直很小心的没有透露出来,只是今天不小心大意说漏了嘴,结果放才又不经意的说出了一些细节。若是给知道他将这些东西告诉了外人,必定会杀了他!

想起见到的那人冷酷的声音,冰冷的强调,以及狠厉的手段,他的心中就忍不住狠狠一颤!

他一定会死的很难看的!

雷一刀是很怕死的,为了活下来他什么都做得出来,所以此时当凤长悦说出这话,着实是将他逼到了死角。

他甚至没有时间去犹豫,便率先开了口。

反正从这里到大沼泽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而这个男人也不认识路,若是跟着这个男人,中间随便转换一下路线,想必他也不会觉察,而在这之中,说不定也能找到那女子,只要最终将他带到大沼泽,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

这样,他不会将秘密说出来,而他以及血刀门的众人,也都能松一口气。

这年头只是瞬息之间便闪过他的脑海,在凤长悦问话的时候,他顿了顿,便毫不犹豫的咬牙点头:“没错!我想过了,我们现在这样子,只怕也是找不到那女子,不如趁机报答你的恩情,随你一起回去大沼泽。”

凤长悦淡淡一笑。

宫卿在一旁看的叹为观止:“你……今年真的只有十五岁?”

十五岁的少女!居然已经学会了不动声色以退为进!

简单几句话,就抓到对方的软肋并且将他们逼到死角,最终不得不按照她的安排走,这样的心思…。绝对不是一个普通十五岁少女就有的!

当然,宫卿其实是非常欣赏这种的,这般的心智,这般的谋略,甚至已经远远超过很多老谋深算的人。

不过……在宫卿看来,她会有这般的谋略,自然是因为从小生活在凤家那样的环境之中,没有父母,只怕日子过得非常艰难吧?

若是不这样,只怕早已经被人害死几百回了。

这么一想,宫卿心里又有些心酸疼惜。

听到宫卿的赞叹,再感觉到那变的怜惜的目光,凤长悦微微挑眉。

原主的确受了不少苦,只是她都已经将那些债尽数讨还了,所以已经完全不必再考虑这些事情了。

至于这小小手段…。

凤长悦不以为然,不过是送对方上西天的其中一种办法而已。

若是连这点事情都解决不了,那她还谈什么找娘亲,又怎么能克服困难,站在阿夜身边?

她看似缓慢的朝前走着,其实速度极快,而后面的雷一刀见此,也只得连忙让人将自己搀扶起来,紧紧跟在后面。

…。

“你说什么?她从荆棘沙漠之中出来之后,就莫名消失了?”

暗沉的几乎看不见人影的屋子里,忽然传来一道低沉的男人声音,语气平缓,尾音却是微微上扬,彰显着隐忍的怒意。

听到他的问话,跪在他身后的男人垂下头:“尊者恕罪!属下着实没有想到,凤长悦竟是这般的狡猾!当时接到的消息,说她当时在荆棘沙漠,但是却因为柳承修和桑煦凝身死,而并没有多余的线索。虽然当时柳承修妄图自爆以趁机逃走,但是却最终还是被对方抓住,最终身死魂灭。”

“不过荆棘沙漠向来危险,当时属下以为,无论她的目的是什么,最终必定是会出来的,所以派人在外围守候,却不想…。竟是一直没有看到她的身影。而我们之前在落日山脉以及其他地方设置的埋伏,也始终没有派上用场……”

“啪!”

清脆的巴掌声回荡在空旷的房间内,顿时让整个房间陷入一片死寂,连月光都被遮掩,只有丝丝缕缕的微光从缝隙之中映照进来,只能看到两道模糊的暗影。

一个似乎是跪在地上,垂着头,脑袋似乎被打的歪到一旁,却不敢有丝毫的不满,而是越发恭敬的附跪在地:“尊者恕罪!”

声音之中还带着几分微不可查的颤抖,彰显着此人惊恐的内心。

而站在他面前的男人,身形高大,却看不到容颜,只能模糊的看到他在打出一巴掌之后,拿出了一个手帕一样的东西,仔细的擦拭着自己的手,似乎怕脏了一般。

地上跪着的男人屏息着,不敢表露一丝的不敬以及不满的情绪,只是周围越发的安静,他的心中便越是恐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身体也似乎开始微微颤抖。

可见心中恐惧至极。

终于,那男人似乎是已经擦干净了手,将手帕随手一扔,冷声道:“无用。”

地上的男人身体剧烈的一颤,而后立刻道:“请尊者责罚!”

“既然无用,留着也没什么意义了。”那男人毫无感情波澜的说道。

地上的男人顿时一惊,但是刚想开口求情,却忽然觉得脖子一凉。

他缓缓的伸出手,果然一片黏腻。

他想说什么,但是喉间的血已经快速涌出,将他的喉管全部堵住,说不出话来。

砰。

人已经倒在了地上。

而那个站着的男人,则是纹丝不动,似乎早已经见惯这一场景。

“清理干净。”

他淡淡说道,随后便转身,打开了房门似乎是要离开。

如水的月光照进来,从半开的门缝之中流淌而进,虽然被他高大的身形遮挡了一部分,但是还是有一部分月光进去,映亮了那片场景。

光可鉴人的地面上,一个男人已经浑身僵硬的躺在地上,脑袋以不正常的角度歪着,隐约可以看见脖子里正有嫣红浓郁的血液缓缓流出来,在地上缓缓形成了一滩暗红色的血迹。

“是!”

又有一道暗影出现在里面,单膝跪地。

“将这个屋子也拆了,脏了。”

男人留下这一句便不再回头的离开。

而在男人离开之后,那尸体流出的血,缓缓的停了下来,而后竟是逐渐的流回了那尸体之上!

只是那尸体的血肉,竟是迅速的干枯,片刻时间便是成了一具干尸。

而周身的肌肤,也已经变成了血红色。

而这一切,都被后来出现的那个人看到,只是他周身气息未变,似乎也不是第一次看到这般场景。

当一切都结束了之后,他才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已经死去并且面目全非的“人”,低低一笑。

“能让尊者将你做成傀儡,已经是对你的恩赐了。”

说完,身影瞬间消失,空无一物。

月光仍在,只剩下了几丝嫣红的痕迹,隐约彰显着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

轰!

在人离开之后,这个房子,忽然毫无预警的崩塌!

“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了怎么了?这到底是什么动静!?”

“来人啊!快来人!这里的房子塌了!”

在这房子倒塌之后不久,便忽然响起了一片吵闹声,还有纷乱的脚步声,惊呼声。

片刻之后,一群人都是匆忙赶来,看着已经成为一片废墟,连一块完整的砖石都没有的场景,都是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我记得这房子是去年才盖得,怎么就突然塌了?!”

“谁知道?不过这方家最近的邪门事儿的确不少,儿子出去不见了踪影不说,老方和他媳妇儿出去找儿子,这一年也没个信儿!”

“哎你们说这老方家是不是闹鬼了?这可真是不清净!幸好从他们家出事儿,就没人住旁边了,否则咱们住在这,恐怕也得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一群女人围着看,眼里都是怀疑的神色,喋喋不休,眼中还隐约带着几分害怕和兴奋。

“咳!都别说了!什么鬼不鬼的!我看就是个意外!都回去吧!这什么地方都有可能不对劲,唯独咱们帝都不会!上面可是还有帝王之气镇着呢!这件事儿大家说也别管了!”

一个中年男人连忙站出来阻止众人的议论。

他的话似乎有些作用,一群人开始往回走,只是还是忍不住有人低声道:“帝都又怎么了?我看这帝都也不太平!要不前一段时间,怎么大公主就被人那样挂在城墙上了呢!?那死的……啧啧,可真是惨哟!”

一句话顿时勾起众人回忆,仔细思量,都是一阵寒战——是啊!帝都又怎么了?连大公主都那么屈辱的死了,更何况他们这些平民百姓?

中年男人听见,脸色也变得不太好:“都别说了!小心祸从口出!”

一句话总算是震慑了众人。

可不是?自从大公主死了,陛下就好像变了性子,听说整个人都变得十分乖戾,也总是一个人呆着,时常都不出现了,每次出现,却总是会发脾气,而后发落一些人。

有些被抄家还是好的,有的则是直接被打入死牢,还有的则是直接被斩杀,整个帝都的人,尤其是群臣,其实都已经如履薄冰。

不过也许是被大公主的死刺激了吧?毕竟之前,陛下是那么以大公主为傲啊…。

一群人神色感慨,相互交换着了然的眼神各自离开。

不过是帝都偏僻地方一个房子倒塌,自然是不会引起多大的浪花。

这件事很快也被人淡忘。连饭后谈资都算不上了。

……

凤长悦和雷一刀等人还在落日山脉里行进着。

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时辰,已经从傍晚走到了夜晚,周围的光线变得更加暗沉,不过凤长悦手中却拿着一颗夜明珠照明,所以还可以看得清楚。

可是眼前却还是一片茂密的树林,似乎永远也走不出去。

一群人都静默无言的朝前走着。

宫卿终于忍不住了:“长悦,他们这是明显在绕道啊,你难道一直打算在这里消耗时间?”

凤长悦勾起一抹冷笑:“当然不可能。”

她自然早就发现这些人在绕路,看似已经走了两个时辰,其实还是在这一片打转。

她虽然没有施展精神力,但是小白却不是吃素的,这一路走来,他们行走的路线,早已经在她的脑海中。

她可没有那么多耐心。

这两个时辰,不过是给杨溯几人赶上来的时间罢了。

在他们开始行走的时候,她就已经让宫卿回去找杨溯几人,让他们暗中跟随。

方才她已经确定了他们几人已经赶上,正躲在他们不远处的灌木之中,所以,没有必要再消耗时间了。

距离一年期限,还有十四天。她必须抓紧时间。

“我怎么觉得,我们好像一直在这里绕着走呢?”

凤长悦忽然开口,将在前面走着的雷一刀吓了一跳。

他心中一惊,连忙回头,原本要辩解,但是不知为何,看到那双幽黑的眼眸,说话便结巴了。

吭哧了半晌,才道:“这里的地形的确很相似,所以你会有绕圈的感觉。放心,我们很快就可以走出去的。”

凤长悦缓声问道:“是吗?”

雷一刀眼神闪躲:“自然……我们只要找到那个女……”

“哟,真巧啊!雷一刀,你们这样子,好像也是在找什么人?”

众人一愣,便看到眼前忽然出现了一群人。

大约有三十几个人,当先的是一个身材瘦弱的青年,只是眼底青黑,明显是纵欲过度。

看到这青年,雷一刀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

“吴越!你怎么在这里!?”

被称为吴越的青年闻言顿时哈哈大笑,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般,一边笑一边指着雷一刀道:“哈哈哈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了?这地方还是你的地盘不成!?我可是不知道,你雷一刀竟是有这般本事啊!”

那吴越显然是雷一刀的死敌,说话句句带刺。

而他身后的十几人,也都满脸不屑的看着雷一刀以及他身后的人。

显然这两方已经不合已久,甚至极有可能是仇敌。

“我今天不想和你斗!你最好识相点!你们今天不过十几个人,绝对不占优势!还是趁早离开!”

吴越听了笑的眼泪都要彪出来了:“哈哈哈你们人多是吗?可是我怎么看着,都是一群老弱病残啊?哈哈该不会,你们已经被人教训了吧!”

显然,吴越并不怕明显受创的雷一刀。

雷一刀脸色越发的难看,低声对凤长悦说道:“这吴越是不死门的庶出的少爷,平素为非作歹,说不定,也有可能是杀害你朋友的人。你要小心。”

凤长悦瞥了他一眼,心中冷笑。

这雷一刀真是以为她傻?居然这么明显的挑拨关系?

想借刀杀人,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而雷一刀这样做,显然也引起了吴越的注意。

他这才注意到,雷一刀身边,竟是站着一个男人。

这一看,吴越直接看直了眼。

“这双眼睛……真是…。真是极品啊!”

这人虽然长相一般,但是这双眼睛,可真是夺天地灵气!

虽然冷,却动人心魄!

吴越向来就是男女不忌,此时见到凤长悦,更是直接被那双眼睛迷住,心中顿时痒痒。

若是被这双眼睛看着……

那可真是*!

“你叫什么名字?”吴越搓搓手,一双眼睛满是贪婪,“就冲着你这双眼睛,我也能让你吃香喝辣,如何?”

凤长悦眸光一寒,如同刀锋般看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