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36 吻别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银色的圆球终于消失,露出里面的场景。

轩辕夜长身玉立,黑色的锦袍被残余的能量吹动,扬起一抹弧度,如同浮冰碎雪般的容颜之上,沉静如水,而在他的面前,已经空无一物。

这场景已经可以说明一切。

虽然早就料到他会成功,但是真正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凤长悦心中还是有些异样。

阿夜真的把黄金巨龙收服了,那么就意味着,此时他的身体里面,有两只魔兽!

虽然她自己身体里面除了小白,还有小彩,但是毕竟小彩是呆在黄金手镯之中的,并没有和她契约。

但是阿夜不同。

虽然被银色的结界遮挡,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凤长悦可以肯定,后来必定又出现了一次银色圆阵,完成黄金巨龙的契约。

此时一眼看去,阿夜和之前并无不同,但是却隐隐能够感觉到,他周身的气势变得更加强横了。

那是黄金巨龙带给他的更强的能量。

而寒浠和羽千宴,此时也都看向他,沉默不语。

轩辕夜敛了眉目,收了结界,感觉到几道目光,顿时抬头看去。

对上凤长悦的目光,微微一笑,而后径直走过来:“走吧。”

既然目的已经达成,那么自然是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了。

凤长悦随即点头。

不过在即将出去的时候,还是转身,抛给了两人两个玉瓶。

寒浠和羽千宴都是有些惊愕的伸手抓住。

她看着羽千宴:“这个就当是还你之前的援手。那些东西,还是清理干净的好。”

而后,又对上寒浠若有所思的眼神:“这个,就当是第二个人情。”

寒浠的脸色顿时拉下来,什么时候他的人情想要就要,想不要就不要了?

想要反驳,旁边的羽千宴却是忽然插话:“多谢。”

他心中一顿,这才感觉到那玉瓶之中,竟是带着一股炽热的温度。

他心中顿时浮现某个猜想,有些不可思议,看着凤长悦有些试探性的问道:“这里面……是神火?”

凤长悦扬眉:“算不上,只是能不让你死的东西罢了。”

神火的威力实在太过强大,尤其是她身上的,还是融合了其他两种火焰的天堂火,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若是直接给他们,别说疗伤,只怕会造成更加严重的伤势,连身体也一同灼烧了也不一定。

所以她就分出了一小簇火焰,外面用灵力包裹,瓶子里面更是放了一些温和的药材,不仅能够压制一番火焰,还能起到更加温和而有效的疗伤作用。

不过这些话她懒得说,等他们用了自然就知道了。

寒浠听她这么说,下意识的想要反问,但是看到她沉静的容色,又忍了下去,眼底闪过一抹深思。

这个女子既然已经说要人情,那么给出的东西自然不会差了。

而且这东西,他也的确需要。

他扬了扬手:“既然是人情,那么就不谢了。我等着你找我讨还人情的那一天最好早点到来。”

他性子终究是有些懒散的,平素对家族中的那些破事儿,就不愿意费心,只是现在是涉及自身,所以才会多了点心思。只是心底终究还是有些不习惯——这种欠人人情的感觉,真是不喜欢。

而且,他也的确对这个女子十分好奇。

能够让他动用整个家族的力量去帮忙……倒是不简单呢…。

凤长悦闻言,却是认真的点了点头:“自然。”

她也非常希望,能够早点用到这个人情。

那么,一切的谜底,都可以解决了。

寒浠只是顺嘴一说,却不想她竟然这般自然的应了,当下挑了挑眉,也没有在意。

谁也不知,这个女子真的来到的时候,会带来怎样的一番惊涛骇浪。

轩辕夜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将事情解决。

其实这些人的生死,他并不在意,但是既然她想这样做,那么他便不会反对。

寒浠的人情,对于她而言,的确不要白不要。

而羽千宴,他并不在意。

这个男人对凤长悦的微妙的感情,他清楚的很,但是对他而言,却连情敌都算不上。

凤长悦的态度,已经清晰的决定了一切。

凤长悦说完,便转身和轩辕夜朝着大门方向走出。

走出去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变了。

他们来时的甬道已经消失,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空旷的空地。

其实也不是空地,而是……战场。

看着面前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的旷野之上,全部都是散乱的尸骨,凤长悦心头微震。

即便时间已经过去了万年之久,但是从这里,还是能够感觉到当年一战的惨烈。

那浓重的血腥气息,几乎直冲脑门,让人的心神顿时充斥暴戾,后面走上来的寒浠和羽千宴,都是在看到这场景的一瞬间,周身气息强烈的波动起来,眼睛也一瞬间变得通红。

意识到不对,两人都是立刻将那玉瓶紧紧握住,同时坚守心神,努力将那股暴戾狂躁的气息从体内清除出去。

这样做之后,两人才险险回神,再度看向面前的战场的时候,都是增添了几分警惕。

“看来那一场战斗,的确是惊天一战。”轩辕夜目光沉静的从上面扫过,倒是没有十分吃惊,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一般,“即便是万年岁月过去,也依然能够感受到那股杀戮的气息。”

凤长悦点头,这场景,实在是太过震撼。她甚至分不清哪些是龙族的尸骨,哪些是入侵外族的。因为实在是太多了,无数的白骨堆积在一起,像是丘陵一般朝着远方蔓延而去。

可见这场战争涉及的范围之广。

这才是真正的绝龙谷。

至于他们进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些,想必也只是龙族为了保全最后的血脉而设下的。只是随着他们打破牢笼,而黄金巨龙也被阿夜契约,想必也同时消失了。

于是,才将这真正的面目,呈现在眼前。

当几人都在看着这一幕的时候,忽然传来了一阵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凤长悦警觉的看去,却发现是脚下的地面在颤动,而上面也出现了深深的裂缝。

“就要出去了,小心。”

轩辕夜说完,便是一手揽住了她的腰。

轰!

整个地面,终于完全裂开!

几人的身影,也同时消失在原地!

而同一时刻,原本在外面等待着的老者,也震惊的看着眼前瞬息变幻的场景。

他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心脏狠狠的一跳,正担忧着寒浠的时候,身边却忽然传来了一声低低的痛苦呻吟。

他连忙低头看去,立刻惊喜的叫道:“洛斐少爷,您醒了!?”

洛斐感觉全身都是一阵剧痛,眼皮沉重无比,试了好几次,才终于睁开,然而眼前的影像还模糊着,就听到了老者的惊喜的叫声。

洛斐头疼的缓缓起来,老者连忙扶住他:“洛斐少爷,您怎么样?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洛斐扶住自己的脑袋,觉得像是有人拿着一把斧子在狠狠的砍着自己的头,好不容易看清了面前的是谁,费劲的摇摇头:“我…。我没事儿…。他……他怎么样了?”

这个他自然是值得寒浠。

老者顿了顿:“少爷跟着他们进去了,现在却是不知如何。但是少爷之前已经和他们达成了交易,想必应当是不会有什么危险。”

虽然是这样说,但是老者心中还是难免担忧。

毕竟谁也料不准中间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若是…。

洛斐紧紧的皱起眉头,看向四周,也十分震惊。

他虽然昏迷了过去,但是之前的记忆还非常深刻,他分明记得,他们还在那一片墓地之中!

可是眼前这遍野的白骨,森凉而腥重的气息,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放下手,头有点晕,却瞬间摸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正是一块碎裂的白骨。

洛斐:“……”

虽然他的胆子很大,但是也不意味着他会喜欢这种环境。

老者见此,也只好说道:“洛斐少爷,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你醒来的前一刻,这里还是我们之前所待的墓地,却不知为何变成了这般模样。不过,这极有可能意味着少爷那边应当是发生了什么事。”

洛斐忍住疼痛,虽然身体还是很虚弱,但是能够感觉到丹田之内似乎有一股能量在不断的温养着他的身体,四肢百骸的伤势都在飞速的修复着:“我的身体怎么了,还有,寒浠去了哪里?”

老者只好将所有的事情简单讲了一遍,洛斐的神色随着老者的话语来回变换。

“所以,我的命是寒浠那小子换回来的?而他现在,正和其他几个人进入了那不知道是什么的地方?”

老者点头。

虽然少爷做这些,是自愿的而不是想要换取什么,但是在他看来,洛斐也应当知道。

洛斐俊朗的容颜面无表情,而后勉强站了起来:“那小子,竟然敢趁着我昏迷就做这样的事情!我有那么容易死吗?!哼,等找到这小子,一定要狠狠的教训他!”

说着,便一瘸一拐的朝前走去,看样子竟然真是要去找人。

那小子竟然付出了这样的代价,并且跟了上去,这让他以后怎么还他的情分?

而且他究竟知不知道这到底有多么危险!

想到寒浠那臭脾气,竟然做了那些事,洛斐心中就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脚下就走的更快。

老者见此微微叹气,心中却是涌上一股暖意,连忙上前阻止:“洛斐少爷,您刚刚醒来,还是不要逞强了,否则只会让身体留下病根,而且看这样子,少爷那边是发生了什么事,咱们还是在这里等着吧。”

洛斐正朝前走,忽然身体一个踉跄,闻言也只好停了下来。

只是神色依然愤愤,似乎对寒浠的行为十分不满。

“…。等他回来,有的好看!”

然而他话音未落,脚下忽然剧烈的震颤起来!

老者连忙上前扶住他,却不想下一刻,身体突然腾空!

两人脚下的地面忽然坍塌,而后——坠落!

……

而在绝龙谷之外,墨四和泽尔也在静默等待。

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天,但是竟然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两人的心情,也不像是一开始那般轻松了。

泽尔再次看向下方,两座山崖以及中间的峡谷,都已经被白色的雾气缭绕,遮掩的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他还是习惯性的向下看去,希望能够感觉到什么动静。

看到他这样子,躺在一旁的墨四无奈叹气——

“你就不要看了,反正什么都看不到。而且如果真的出事了,主上自然会通知我们。”

泽尔收回目光,看了他一眼,有些无奈。

“话是这么说,但是时间的确有点长了。主上之前为此做了充足的准备,应当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凡事都有个万一……”

墨四忽而一笑,伸出手指摇了摇:“你错了,主上那里,不会有万一。便是为了那位,主上也绝对不会允许发生任何万一的。”

泽尔一愣,随即想了想,好像的确有点道理……

凤长悦和主上在一起,便是不为自己,为了她的安全,主上也绝对不会让任何意外发生。

泽尔其实对此更有感触,却不想这一次竟是被墨四说服了,当下看墨四的眼神就有点变化:“你对她好像很有…。信心?”

“准确而言,是看好。”

墨四翻身而起,笑道:“你跟随主上在外的时间更多,而且算是咱们之中,最早认识她的人,她有多大的进步,有多让主上倾心,你比我们都清楚。不过你性格稳重,而且时间久了,自然会忽略一些东西。而我虽然才刚刚认识她,但是却正好有了一个鲜明的印象——这女子,配得上咱们主上!”

泽尔不语,但是心里倒是同意。

墨四说的不错,其实见证了那女子这一路而来的巨大变化的,除了主上,就是他了。

其他人不了解,会或多或少有些成见,但是他不会。

想到此,只好点头。

“的确。”

若是再给她几年,她会成长成什么样,谁也无法预料。

“不过话说回来,主上这一次结束之后,应该是要回去了。”泽尔微微蹙眉,“城中有些事情,必须要主上回去解决了。”

说到这个,墨四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干脆坐起身来:“那群老家伙,总是破事儿一堆,而且固执己见!若不是七部还有一些问题没有解决,又怎么会留他们到现在?”

当年主上一路厮杀而来,登上那个位置,这些老家伙虽然明面上没有什么反对之词,但是其实有不少人都有异心。虽然主上已经大清洗一次,很是让那些老家伙收了心,但是毕竟是一些老家伙了,上了年纪果然记性就不好,主上这几年忙于其他事,竟是让他们的气焰再度嚣张了起来,倚老卖老尽是干些无聊的事情。

甚至,这几年还有人将手伸得更远了。

主上这几年并无大动作,便让有些人的尾巴翘了起来,以为没了自己就不行,殊不知自己的性命,就在主上的一念之间。

原本主上就已经有了想要清理的心思,前一段时间竟是还有人妄图插手主上的婚事,借机分化势力,真是作死!

而听信一些谣言,攻击并反对从未见过的凤长悦,更是花样作死。

墨四冷冷一笑,这一次主上算是了了一件心事,等回去,正好可以彻底的清理一番!

泽尔负手:“主上这些年,一直在培植新势力,时机,也快要成熟了。”

既然有些人看不清形势,那么——就永远都不要看了!

正在这时,山崖忽然一阵摇晃!

墨四立刻起身:“怎么了?!”

泽尔心中一动,两人对视片刻,同时飞身而起,并看向下方——

那些白色雾气,竟是在逐渐消散!

“这是…。主上要出来了?”

墨四惊诧出声,看到两边的山崖竟然都在颤动,随着白色雾气的散去,下面的场景,也逐渐显露出来。

“有人出来了!”

墨四和泽尔都是紧紧注视着那飞快上升的人影,当近了一些的时候,都是忍不住面露喜色——

“是主上!”

那怀中抱着一个少女,一身黑袍猎猎的人,不是主上又是何人?

片刻时间,轩辕夜便已经带着凤长悦飞了上去。

墨四和泽尔立刻飞上前去迎接:“拜见主上!”

轩辕夜随即停了下来,松开了手臂,沉稳问道:“可有异常?”

泽尔摇头:“回主上,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天,并无任何人前来。”

凤长悦一愣,他们在里面呆的时间,感觉已经过了很久,却不想外面才过了十天。

时间流速果然是不同的。

至于没有其他人来,其实很正常。

知道绝龙谷的人本来就不多,加上这里这么偏僻,没有其他人其实是在意料之中。

轩辕夜点了点头,转身看向下方,白色雾气还在快速消失,下面深深的峡谷正在逐渐显露出原本的模样。

凤长悦的目光,却是忽然看向了其他地方。

“我去找点东西。”

她转头简单说了一句,便忽然走向了某处。

那是…。药材?

轩辕夜眸中闪过一丝了然的笑意。

凤长悦动作极快,瞬息之间便到了那一片药材之中,眼睛微微发亮。

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注意到这些药材,都是极为难得的珍品,心里一直存着心思,只是那时候阿夜的事情比较重要她就暂且没说,此时出来,一切顺利,自然是要将这些东西都拿走。

其实这几个人都不知道的是,在他们下去之后,山崖之上的药材,便全部枯萎,而山石之中也有嫣红的血液渗出,只是在轩辕夜契约了黄金巨龙之后,这些东西才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只是这里一直被浓郁的白色雾气遮掩,就连墨四和泽尔也一直没有注意到。

不过这里的东西,本来就是因为黄金巨龙的存在而生长出来的,而且经受长久的龙气滋养,自然不是普通药材可比。

一般而言,天材地宝旁边都会有高等级魔兽守护,这里倒是反了过来,因为黄金巨龙的存在,而产生了这些珍惜药材,但是对于凤长悦而言,没什么差别。

反正……这些东西,都已经属于她了。

她素手一扬,便是数个玉盒飞出,排列而立,而后她的身影便是穿梭在药材之中,快速而干脆利落的将药材都采了下来,放在玉盒之中。

动作行云流水,带着一股子大家风范。

不过她并未将所有的东西都采了个干净,有些数量较多的珍惜药材,她也只是采了一部分,留下了一部分。

像这样的天材地宝着实算是难得一见,但是她却始终遵循着一个原则:尽量留下根源,以便于以后还可以生生不息。

这算是炼药师的一个默认的原则,只是很多人做不到而已。

毕竟在这样的珍宝面前,很少有人能够控制住自己的贪婪的*。

而小白早已经在一片药材之中,闻着香气沉沉欲醉了。

几个呼吸之后,小白感觉自己整只兽都好了很多,心情也随之好了。

原本以为金斯能和那个男人相抗,但是想不到竟是那么短的时间内就被降伏并且完成了契约,它心中略微还是有些震惊的,当然,也有点不爽。

想到自己难得找到的好基友居然成为了那个男人的魔兽,小白心中越发的郁闷。

但是想了想,却也不得不承认,这是最好的结果。

小白将自己小小的身体放在一株“雪里青”之下,看着那青翠的叶子边缘那一线雪白,难得感慨的叹了一口气。

万年之前的事情,它的记忆已经很模糊,只是因为和金斯关系很好,所以虽然金斯的样子已经变了很多,但是它还是一眼认了出来。毕竟它的样子和当年龙族那老族长,也就是它的父亲,简直一模一样了。至于其他,它却是没有那么清晰的记忆了。

而且万年之前,它的性子很是散漫,万事不放在心上,整个大陆来回跑,尤其是各大超神兽的家族,虽然常去,但是并不留恋,关系好的,也不多。

而万年前龙族那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它虽然因为自己当时也恰好遭受了意外,而不知道其中具体情况,甚至是在很久之后才了解了这件事情,但是并不意味着它什么都不知道。

它甚至知道了龙族这一场大战的前因后果,前情后事。

它隐约知道龙族最后是留下了血脉的,毕竟是那样一个骄傲万分也强悍万分的种族,即便在所有人看来,龙族绝对已经完全覆灭,但是它心中,却始终相信龙族未死。

只是,没有想到最后活着的竟然是金斯。

其实它知道这一次契约,对于金斯也的确是一次绝好的机会。

龙族只剩下了它自己,想要振兴龙族,让龙族重新恢复到万年前的鼎盛,是一个极难的任务。

它虽然厉害,但是难免势单力薄,想要办到这件事,不知要耗费多久时间。

而轩辕夜这个男人,虽然抢了它主人,但是连它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一个极强的男人。

不仅仅是实力,还有背景。

他手上的资源,可以帮金斯最快的振兴龙族,虽然金斯相应的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但是两者之间是平等契约,倒也还不算亏本,也不会折辱了龙族的骄傲。

这样想着,小白心里也就顺畅了许多,随手拿出了从里面带出来的一块红色魔核啃了起来。

算了,管他呢。

看到凤长悦又飞到另一边的山崖之上,泽尔垂下目光:“主上,该回去了。城中…。”

轩辕夜周边的气息一下子变得冷冽,泽尔心中一惊,却是不得不将话说完。

“城中人心似乎有些浮动,七部的那些事情还差最后一步,而城中的那些人,却已经将注意力放在了您的心上。这一次您前来绝龙谷,本就是绝密之事,他们认为您出行太久……需要尽快回去城中主持事务。”

泽尔冒死将话一次性说完,便立刻闭了嘴,等着轩辕夜发话。

却不想轩辕夜竟是陷入了沉默,什么话都没有说。

墨四大着胆子抬头看了一眼,却发现自家主上竟是在看着那一抹纤细的身影,周身气息静谧,却不知为何觉得极致的危险,当下更是什么话都不敢说,垂下了脑袋,静默等候。

一时之间,竟是陷入了一片死寂。

轩辕夜目色沉静,看着那还在收集药材的纤细身影,像是海水无声的将她包围,带着微暖的温度。

只是谁也不知道,那下面掩藏着的惊涛骇浪,若有一日乘风而起,必将让所有人都心神俱骇。

他静静的看着她,目色缱绻。

身后的两人头垂的越发的低。

似乎是感觉到他的目光,她忽然停下了动作,起身看向他。

只是一眼,轩辕夜就明白,她方才是故意的。

她心思何等玲珑,轻易就给了他余地。让他的属下将那些话说出来。

他早就知道她聪颖,也向来喜欢,只是每每在这样的时刻,就觉得宁愿她不要那么玲珑剔透。

越是这样,他越是心疼,越是不舍。

她忽然一笑。璀璨胜过这日的明媚阳光。

只是一个对视,一个笑容,彼此便已经心有灵犀相互知会。

他薄唇微动,便要张口说话,却忽然眸色一厉,向着她飞去!

而凤长悦也感觉到了不对劲,神色微冷,当即身形一动,飞到了半空之中。

正有几道人影,飞快的从下方飞上来,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两边的山崖竟是在剧烈的颤动!

其实方才他们上来的时候,墨四和泽尔也觉察到了山体的颤动,但是幅度并不大而且之后又快速停止,所以都没有放在心上。

此时寒浠几人上来,两边的山崖竟然再次震颤!

几人快速而上,看到上方的轩辕夜和凤长悦,都是心神一定——果真出来了!

唰!

几人都迅速的略过了山崖,飞到了上方,和凤长悦和轩辕夜几人相隔而望。

“这是……”

寒浠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忽然听到下方忽然传来一阵轰鸣声!

所有人都立刻看向下方,却见到两边的山崖竟是在朝着中间汇聚!而后狠狠的贴合在了一起!

轰!

烟尘四起,乱石飞溅!

原本相隔一线的两边山崖,竟是在这颤动之中,撞击在了一起!重新合为一体!

而后,在几人震惊的目光中,竟是开始变幻形状!山石挪动,山体变幻,瞬息之间,便是成了另一番模样!

若不是几人一直呆在这里,亲眼见证了这一幕,只怕也是认不出来这里竟是原来他们进去的地方!

“这里,从此无人可进了。”

轩辕夜忽然开口,面色无波,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

几人听了,心中都是了然。

绝龙谷里面,最大的价值所在——黄金巨龙,已经被收服,这里便彻底成了一个墓地。变幻了形状,两边山体合二为一,也永远都不会有人进来了。

如此,也算是还它们一片安宁。

终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

羽千宴忽然开口,随即再不留恋,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青色身影迅速变成了一个点,而后消失在视野之中。

寒浠看了眼凤长悦和轩辕夜,原本还是想问一些问题的,但是此时看来,却是忽然不想问了,也淡淡一笑,离开。

自然,那老者和洛斐也跟在后面,一起离开。

洛斐似乎还对寒浠所做的事情耿耿于怀,跟在后面走了一顿啊距离,终于是忍不住爆发了。

“寒浠!你这臭小子!你是傻的吗!我不就是受了点伤么,你何必做那些事情!”

虽然寒浠做事情都是一个人,从来没有跟他提过来绝龙谷的目的,但是洛斐不傻,一连串的事情连起来,自然猜到了寒浠的想法,但是却不想竟然因为自己的拖累,让他放弃了抢夺。

无论如何,这都让洛斐心中十分过意不去。

两人虽然平时总是拌嘴,他也总是说寒浠的坏话,喜欢针对他,而寒浠也总是打击他,态度冷淡,但是两人其实是非常好的朋友,比起各自家族之中的所谓兄弟姐妹,关系要好得多。

但是即便如此,洛斐也认为,寒浠的这个牺牲,实在是太大了。

他虽然话语是在责备寒浠,其实内心里十分愧疚,却又不知如何发泄,只好希望能够让寒浠揍自己一顿,或者做什么都好,只要能让他心里轻松点。

虽然知道这次让步,寒浠永远都没有第二次的机会了,一切无法挽回,洛斐也只好希望让寒浠发泄一番。

寒浠看了他一眼。

洛斐顿时停打住,心中有些忐忑,却又希望他能真的骂他打他。

“鬼门关走了一趟,居然还是这么自恋。”

洛斐:“…”

寒浠上下大量他一番,面无表情:“你该不会真的以为,自己的命那么值钱吧?”

洛斐:“…。”

寒浠摇摇头:“那男人在那里,我本来就抢不过,何必拼命?何况,还能用你的命换一次人情,不算赔本。若是我没有记错,你们家族的炼器大赛,快要开始了吧?想必对于那些老家伙而言,你的命还是挺值钱的,我去选两件灵宝,应该不是问题吧?”

洛斐:“……”

寒浠耸耸肩,朝前走去。

洛斐:“…。臭小子你给我等着!”

老者在后面见此情形,也是忍不住笑了。

这两位少爷能够有这样的情分,在他们的家族之中,的确已经十分难得了啊……

听着那远远传来的洛斐的嘶吼,凤长悦忍不住笑了笑。

其实说起来,他们都不算吃亏。

感觉到手心忽然传来温热,她抬头,他垂首,四目相视。

“对不起。”

凤长悦忽然开口。

轩辕夜一愣,手握的更紧:“怎么了?”

凤长悦湛黑的眸子之中,映出他清隽的容颜,只有他一个人。

“我要走了。”

她轻声道。

“我之前答应过老师,一年之内一定会回去,而现在,紫莲心焱已经解决,一年的时间也快要到了,也是要回去的时候了。”

轩辕夜伸出手臂,将她拦在怀里,白皙如刻的下巴抵在她的头上,蹭着那柔软的黑发,像是要将他的心也缠绕住,不知如何解开。

这个女人啊……

向来杀伐果决,手段狠厉,唯独对他,保留着最多的温柔和谅解,他何其有幸?

他方才差点就要让她随他一同回去,但是她的话,却再次提醒他,这个时候,还不是最合适的时间。

她选择自己走到他面前,向所有人证明她足以站在他身旁。

他纵然心疼,却尊重她的选择。

忍了又忍,才将这话咽下。

喉间便像是堵住了什么东西,什么都说不出来。

凤长悦紧紧的抱着他,脸颊贴在他坚韧宽阔的胸膛,感受着那有力的心跳,一如既往的给予她安心的感觉。

鼻尖充斥着那熟悉的冷香,头顶便是他温热的呼吸。

腰间的铁臂收的更紧,似乎要将她镶嵌在自己身体里面,融入骨血。

“放心,我这一次回去之后,将那些事情都解决,便可以去找你了。”凤长悦轻声道。

“真的?”

“真的。”

凤长悦想着,她身体里面已经有了三种神火,也已经晋级成为了灵宗,这一次回去,只要见苍离一面,好好的巩固一段时间,就可以出发了。

毕竟,想要更快的变强,就只能选择更加惊险而充满挑战的路程。

一城四族,就是可以供她更快提升自己的地方。

也或许,会找到关于母亲的一些消息。

“所以这一次,我保证你不会等很久。”

沉默片刻,轩辕夜才道:“好。”

凤长悦忽然将他推开了一点,转头看向一旁。

“你们将跟我一起的那几个人安置在了哪里?”

这话,自然是在问墨四和泽尔。

正低着头恨不得隐身的两人当即一个激灵,墨四连忙道:“回凤小姐的话,在五十里之外的树林里!”

凤长悦点点头,而后继续道:“你们能将他们带回来吗,我是要带他们一同回去的。”

“是!”

墨四当即应了,而后转身,狠狠的扯了一把泽尔,泽尔当即了悟,两人作势便要飞走。

凤长悦却忽然叫住了他们:“等等。”

两人回头:“凤小姐还有何事交代?”

凤长悦转头,看向了一旁一直在装透明的宫卿。

“宫叔,他们一会儿就要走了,您能不能帮我把他们带回来,顺便看看,您是否认识那几个人?”

宫卿正在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不想还是被点名,当即咳嗽了几声:“嗯?是什么人?”

凤长悦淡淡道:“是认识我娘亲的人。好像,知道当年的一些事情。”

“是吗?”宫卿精神一下子振奋了,“就跟着去!你放心,我一定把人安全的带回来。”

三人随即一溜烟的消失了。

于是,只剩下了两个人。

一男一女。

看着几人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凤长悦微微挑了挑眉,轩辕夜却忽然叫了她一声。

“悦儿。”

她回头:“嗯?”

一片暗影忽然压下。

唇瓣之上,传来了微凉的触感,而其中,还萦绕着他身上惯有的冷香。

细微的碾压着,腰间的手,紧贴的胸膛,似乎都变得炽热。

“只要你想。”

他向来冷清的声音之中,染上了几分沙哑,似乎在克制着自己,然而却又无法掩饰。

她黑色的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像是翩跹欲飞的蝴蝶。

她想说难道只是我一个人想吗,难道你不想吗,你不想为什么现在这么恋恋不舍,但是转而想着反正是自己的男人,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叫那些人离开,纯粹是想两个人安静的待一会儿。

不过既然他这么想,那么,就再来一次吧……

而离开的三人,在确定脱离了范围之后,一起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而后,一起躲起来偷偷回头看。

虽然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但是还是能够看到是轩辕夜先出手。

墨四兴奋:亲上了!

宫卿冷哼:臭小子!

泽尔热泪盈眶:主上终于占据了一次主……哦,原来又被强了。

……

------题外话------

亲们由于二月君是在辛苦的蹭网,而且时间紧迫,所以暂时木有时间检查错别字,等明天回学校会一起检查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