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35 他的秘密

宫卿的脸色瞬间变白,眼中俱是深切的怀恋,而不知为何,心底却是忽然涌出了浓重的悲伤。

画面逐渐消散。

凤长悦这一次没有催促他,等看到他的面色逐渐恢复的时候,以为他又将那些东西忘掉,心中微微叹气,面上却是不显。

“又忘了?没关系,总会有一天,你会想起来的。”

凤长悦知道这种事情也的确急不来,加上心中早就做好了准备,是以心中并没有十分失望。

说罢,她便要转过头去。

宫卿却忽然开了口。

“千筠……凤琛…。是你的什么?”

他的声音有些虚幻,像是还沉浸在环境之中,带着几分捉摸不定的飘渺轻飘,但是仔细听,却是能够听到那话语之中的颤抖,虽然极为细微,却像在竭尽全力的压制着什么。

凤长悦身体一僵,随即缓缓扭过头去,湛黑的眸子死死地盯着他,像是要将他整个人都看穿——

“你…。想起了什么!?”

宫卿抬起脸,虽然只是半透明的灵魂体,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那样清晰。

凤长悦已经太久没有见过这样的神情。

激动,悲伤,怜悯,创伤,痛楚,怀念。

不过是一瞬间,宫卿的眸中,就闪过了这样多的情绪,看着凤长悦清丽的容颜,像是初次见面一般,仔细打量,又像是在透过她的脸,在看着什么人。

凤长悦心中一动,随即便是听到宫卿长长的叹息——

“果真是…。太像了……我为何竟是现在才看出来呢……分明是这样的想象啊……”

凤长悦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这个宫卿,果然和娘亲和爹爹认识!

宫卿看着那双湛黑如同黑色玉石般的眼睛,里面一片沉静,闪烁着冷静而生疏的光芒,似乎眨眼间便可以看透一切。

有着这样眼神的人,心性必定是十分沉稳而坚韧的。

虽然和记忆中的那双总是带着盈盈笑意的眼睛有些差别,但是却还是那样的熟悉。

也许,还是因为那最深处,都带着几分坚决而勇敢的光芒吧。

宫卿看了一会儿,忽然低头笑了起来。

凤长悦看着他,却并没有笑意。

因为宫卿的笑声,是如此悲伤,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在无辜的痛哭。

他笑了一阵,却并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连身体都开始微微颤抖,似乎真的笑的浑身发抖了。

凤长悦垂下眼睛,静默了一瞬。

“他们是我的父母。”

宫卿的笑声,终于逐渐减小。

“不过,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们便已经消失。”

宫卿沉默了下来,而后抬起头来看她。

“如果你记起来了什么,希望你全部都告诉我。因为我在寻找他……”

凤长悦的话,突然停了下来。

宫卿的脸上,神色是如此哀伤。

他只是一个灵魂体,是无法流泪的,然而现在他的表情,却让人明白他此时心中一定比流泪还要悲伤。

那双总是淡然沉稳的眼睛,此时看着她,满是怜惜和愧疚。

自然,还有几分感慨。

“想不到,琛哥和筠姐的孩子,已经这么大了……不过是十几年的记忆,我竟是全部都失去了。呵呵…。我原本还以为,自己已经在千面莲心之中呆了上百年,却原来,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十多年而已…。”

他看着凤长悦,眼中是她熟悉的带着几分慈爱,几分疼惜的表情。

“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宫卿问出这话的时候,面上平静,其实心中已经在抽疼。

怎么可能好?

从小失去父母,孤苦一人在那样的大家族之中,只怕受尽了冷眼和嘲讽吧?

也不知道,她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

他这一路跟随,对凤长悦不说有十分的了解,但是也已经十分熟悉,一个十几岁的少女,会有着这样干脆果决的心性以及雷霆手段,绝对不是被人娇宠着长大的。

那一身浓重的犀利杀气,更加不是普通强者会拥有的。

那只能是在经历过无数次的生死厮杀之后,才会有的渗进骨子里的血腥和狠决!

他心中疼惜,却也十分疑惑。

面前这个少女,是琛哥和筠姐的孩子没错,不需要任何的检验,他无比确信这一点。

且不说那张像极了两人的脸庞,单单是她手上的那个金色手镯,就已经足够确认她的身份。

可是若是他没有记错,这孩子从小就是灵脉阻塞,不能修炼的,也因此琛哥和筠姐后来才一直打听相关的解决办法,只是最终也没有找到。

但是眼前的这少女,却绝对不是废柴!

甚至恰恰相反,是绝世的天才!

宫卿甚至可以肯定,她的天赋,绝对已经超越了之前的琛哥和筠姐!

这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后来,她的身体又可以修炼了?

可是就连琛哥和筠姐都那般辛苦都没有找到,又会是谁帮她解决了这个问题?

感觉到宫卿似乎带着几分疼惜的目光,凤长悦心中一动,抬眼看着他:“我很好。”

她的声音很平静,并不是强自逞强,更加不是委曲求全的客套,她的神色如此坦然,甚至让宫卿有些局促。

凤长悦说的是真心话。

她觉得自己过得很好。

或许原主小时候遭受多年欺凌侮辱,日子的确过得辛苦,但是在她穿越过来之后,她一直在按着自己心中所想去做事情,并且一直走到了这里,她并不认为自己过得不好,甚至觉得自己过得很是潇洒自在。

虽然这一路之上,始终背负着沉重的责任,但是她却从来没有自怨自艾,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她做的不是抱怨而是努力去解决。

她的性格向来如此,在别人眼中或许很是辛苦,但是在她心中,的确没有什么不好的。

从某个角度而言这样充满了刺激和挑战的生活,或许也正是适合她的生活方式。

所以她很坦荡的说出这句话,眸色澄清如同深秋的湖水,虽然带着几分凉意,却也不失明晰。

何况,她并不孤单。

有小白,有蒂亚,有老师,有……阿夜。

她的眸色之中染上几分难得的暖意,看的宫卿微愣。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凤长悦会这样说,但是这样的太态度,却是让宫卿十分欣赏。

这样的心性,不愧是他们两个人的孩子……

见她如此说,宫卿也忽然一笑,心生感慨:‘若是他们知道,你已经长成了如今的这般模样,不知会有多么欣喜。“

虽然难免心疼,在那样的一个家族之中从小就要面对那么多的困苦,在群狼环伺的环境之中成长成这般出色的额模样,必定是吃了不少苦,受到不知多少磨难,但是这个大陆本来就是强者为尊,她现在变成这般样子,也算是好事一桩。

宫卿收起心中的那份心酸疼惜:”那就好…。那就好…。“

凤长悦却是不知这片刻时间,宫卿心中已经是闪过了这么多的想法,心中最关心的,自然还是关于爹爹和娘亲的事情。

看到她的神色,宫卿自然明白她心中所想,嘴唇蠕动了几下,却不知该如何说起。

见他面有难色,凤长悦心中大致有了猜想,虽然很急迫的想要知道,却并没有急于追问。

她清丽的容颜上,容颜平静如水,似乎并不觉得这个场景有多么的激动。

然而唯有小白几个才知道她的心跳,比平时稍微快了一些。

感受到她并不能算十分平缓的情绪,原本待在半空之中的小白,顿时扭头看向了她,黑溜溜的眼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担忧。

它是最早跟随在她身边的,自然知道这件事对她有多么重要。

她从西索城走出来,历尽辛苦达到这里,一半的原因,就是为了寻找父母,此时遇到一个可能知道当年真相的人,说不激动,是不可能的。只是凤长悦向来喜怒不形于色,所以外人看来她似乎并不激动,实际上,这对于向来沉稳淡定的凤长悦而言,已经是非常时刻。

白影一闪,小白已经飞到了凤长悦的肩膀之上,挨着她的脸颊,乖巧的蹭了蹭,似乎在传达自己的关心。

而见到它这般模样,小彩也难得的没有横眉冷对,和娃娃一起保持了沉默。

看到凤长悦这般模样,宫卿停顿了片刻,却是忽然长叹一口气,望着她的眼睛之中,满是歉疚。”我记得,你的名字是长悦,对吧?长悦,虽然了解你的心情,但是很抱歉,我现在,并不能给你提供什么有用的线索。因为我的记忆,只恢复了一部分。“

凤长悦心中微微一凉。

宫卿沉默片刻,道:”方才出现在我的脑子里的画面,是我们一起在荆棘沙漠之中的一个夜晚,其他的就再也没有了。而我也不过是想起了我们几人的关系,以及你小时候的一些事情,再之前,以及再之后的事情,我没有任何印象。“

也就是说,他并不记得他们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进入了千面莲心之中,也不记得其他人都去了哪里,最终遭遇了什么,得到了什么结果。

凤长悦方才说他们在她小时候就消失了,他一点头绪都没有。

为此,宫卿心中十分歉疚。

凤长悦神色微敛,摇了摇头:”没关系。我相信你终归都会想起来的。“

之前他什么都想不起来,即使想起来了,也会立刻忘记,但是今天,却是真的恢复了一部分的记忆,不仅想起了曾经的画面,更是连他们的关系都记了起来。

这对于她而言,已经是极好的消息。

至于其他,可以慢慢来。

见凤长悦面色沉静的暗卫自己,宫卿心中,莫名的觉得安抚了许多,原本充斥在心中的急躁,似乎也无声消散。

只是终究心里还是有些愧疚。

他忽然笑了笑,点了点头,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眼睛一亮:”对了,说起来,你还应当叫我一声宫叔叔,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眨眼间,你已经长这么大了。“

凤长悦看向他的眼睛。

干净,温暖,怜惜,温和。

他这样年轻的容颜,却用这样成熟的眼光看她,着实有些违和,但是她却并不反感,反而生出了几分暖意。

她前世今生,都极少被人用这样的眼光看着。

前生,她是佣兵之王,强悍铁血,人人敬畏莫敢不从,今生她是凤家丑女,受尽欺凌,看尽炎凉,更加难得被人疼惜。

阿夜给予的是一生一世的忠诚和爱护,宫卿给予的,却是长辈才会有的疼惜。

虽然苍离对她也很好,甚至杨溯也对她十分维护,但是宫卿和他们都不同。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苍离眼中,总是会带着无上的骄傲,杨溯眼中,总是会带着几分复杂的怀念和寄托,而宫卿则是纯粹站在一个”叔叔“的角度上来看她。

被他这样的目光看着,似乎也总是会想到爹爹和娘亲。

宫卿想到自己说了这么多,却没有说清楚自己的身份,连忙又补充道:”对了,正式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宫卿,是你双亲的好朋友。你爹爹凤琛,是我最敬重的大哥,而你的娘亲千筠,是我最敬重的嫂子。“

宫卿说着,语气虽然清淡,但是其中却带着显而易见的怀念和尊敬,显然的确对那两人感情深厚。

凤长悦点点头。

其实这个她已经大概猜到,从他之前的表现,以及方才的称呼上,已经可以确认。

只是着实想不到,在千面莲心之中带出来的强大的男人,竟然是这样的身份。

凤长悦起码可以肯定一点,就是爹爹和娘亲,的确是曾经来过荆棘沙漠的。

只是这里面,却并没有他们的踪迹。

千面莲心之中,全都是沧月千年来收集的强者的灵魂体,但是她却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

何况,宫卿能够在里面称雄,那就必定是没有爹爹和娘亲了。

虽然有些遗憾,但是能够得到这个消息已经很好,何况还有宫卿。

若是有一天,宫卿全部的交易都恢复了,必定会提供更多的有用的线索,甚至从而找到娘亲也未可知。

爹爹的生死她并不知晓,但是娘亲的确是还活着的,只要找下去,终究她会成功。

她冲着宫卿点点头:”多谢。“

宫卿摇头:”我并没有帮到你很多,再说你既然是他们两人的孩子,那么自然也是我的孩子,他们两人不在你身边,暂且就由我来保护你。“

凤长悦看着宫卿年轻的面庞,对那一句”自然也是我的孩子“略微有些……接受无能。

想到这样年轻面庞的一个男人,对她各种殷切关心……

她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那我以后,怎么称呼你?“

似乎是觉察到了凤长悦的顾虑,宫卿反应了一瞬间,却是忽然笑了,而且笑得十分欢畅。”哈哈哈哈你这孩子,考虑的问题还真是…。嗯,你有所不知,虽然我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但是实际上已经三十多岁了,只是因为在千面莲心之中,时间流速十分缓慢,加上环境特殊,所以容颜还是和最开始的时候一般无二。实际上,我只比你的父亲小三岁,和你娘亲一样岁数,只是因为十分崇敬他们两人,尤其十分佩服你娘亲,才会称呼‘筠姐’。我这个年纪,是绝对可以做你的叔叔了。“

宫卿嘴角还带着残余的笑容,看着凤长悦眸色温和怜惜。

这一路走来,他看到的凤长悦是强悍的,杀伐果决的,却是难得看到她为这样的小事纠结,那张总是冷冷的容颜因为这一丝小小的顾虑,而现出了几分她这个年龄正常的神色,心中既是好笑又是疼惜。”再说,修炼者到了一定境界,便可以保持容颜不老,很多看起来年轻的人,其实都是老家伙了。所以你没什么可纠结的,慢慢就都习惯了。“

凤长悦想了想,也只好答应。

看在爹爹和娘亲的份上,暂且就这样吧。

凤长悦却是不知,自己这随口一答应,让宫卿多了一个怎样光明正大耍流氓的理由…。”这样多好啊,你…。“

轰!

正在宫卿满脸笑容的准备继续说的时候,忽然从两人身后传来了一阵轰鸣声,顿时打断了他的话。

两人立刻警醒的回头,却见那原本正在僵持的轩辕夜和黄金巨龙,竟是忽然交手!

说是交手,其实也被准确,因为这一人一兽,此时正在进行精神力的比拼!

凤长悦却是因为之前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宫卿身上,没有注意到轩辕夜和黄金巨龙相互之间的较量已经开始。

黄金巨龙身上的光芒越发的耀眼,低沉神圣的声音响在耳边——”若是想要和我签订契约,那么,就先打败我!“

说罢,竟是闭上了眼睛,周身隐隐开始有着不同寻常的气息浮现!

一重若有若无的威压,在逐渐靠近!

而轩辕夜也一掀衣角,向前走了一步,正对上黄金巨龙!

凤眸之中,一丝凛冽至极的光芒闪过!惊心动魄!

一人一兽,便是这般开始了较量!

小白顿时回头,看着这一幕,竟是有些…。幸灾乐祸?”哼,他居然对自己这般有自信,金斯可不好对付,若是最后输了……啧啧,脸色一定很好看啊!“

听着小白兴致勃勃的声音,凤长悦淡淡挑眉:”小白,你似乎,一直不喜欢阿夜?“

小白身体僵了僵,转而干脆承认:”没错!谁让他要和我争你!而且最关键的是,主人你心里喜欢他,比我多!“

说着,小白的语气就变得酸溜溜:”他有什么好的?除了长得好看一点,背景强大一点,实力强横一点,在主人几次遇到危险的时候及时到来,其他还有什么优点了?“

凤长悦认真点头:”嗯,好像是这样。“

小白更来劲,抱臂,抬起下巴,眼神睥睨的看着那一幕:”就是!这样看来,这个男人除了这些,剩下的也没什么了啊!“

凤长悦再次点头:”嗯,好像没错。“

小白心里更高兴了:”金斯那家伙虽然比不上我,但是作为龙族最后的血脉,必定是继承了龙族的力量的。这万年时间,虽然它一直在沉睡,但是这绝龙谷里面并不缺乏能量,尤其这里面,能量充裕的简直无人可比。伽陵学院后山和这里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差地别啊!金斯这万年岁月,想也知道它进步有多大了。“

凤长悦心中一动,问道:”你是说,金斯比不上你“

小白点头:”当然!“”那我怎么觉得,你一直挺害怕阿夜的?“

小白兴奋的神色顿时垮掉,凤长悦这一句简直就是诛心之言!

它承认,对轩辕夜总是有种莫名的敬畏,这个男人深不可测,所以就连它也并不会选择直接杠上。

但是小白执意认为,这是因为自己没有恢复本体的原因。

若是它恢复真身,必定可以和轩辕夜一战!

小白想要辩解,但是忽然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便蔫了精神。

好吧,其实……它也不知道,这场较量最后谁会赢。

之前轩辕夜对付那巨龙的时候,轻易将那血斧发挥出了充足的实力之后,它心中对他又多了几分顾虑。

只能在心里祝福金斯好运了。

凤长悦其实也知道这黄金巨龙必定不简单,可惜,它对上的是轩辕夜,那么她自然相信他赢。

不是出于侥幸的心里,也不是什么盲目的崇拜,而是一种直觉。

其实到现在,她都不知道阿夜到底到了什么境界,即使知道了,也未必意味着他的实力就是那样。

他似乎,总是深不可测。”放心吧,他会赢的。“

宫卿忽然带着几分笑意,说道。

凤长悦转头看向他,却看到他眼中的几分调侃。”若是没有这个能力,他可不会选择这样做。“

要知道,长悦还在这里看着呢。

没有一个男人会愿意在自己心上人面前输掉。

这是这个世上,所有男人的通病

而他相信,这个男人,也可以做到。

不等凤长悦说话,宫卿便再度有些懒洋洋的开口——”再说,若是连这点能耐都没有,又怎么配得上你?别说你爹爹和娘亲,便是我,也绝对不会同意。“

说道最后,宫卿神色已经带上了几分审视的味道,俨然是考察女婿的架势。

凤长悦:”……“

她这个”叔叔“,好像并不会继续像之前一样淡然相待了……

轩辕夜周身,逐渐形成了一个白色的耀眼结界,而黄金巨龙周身的鳞片,也似乎越发明亮,浩瀚的气息若隐若现。

两者僵持,两股力量在中间位置相持不下。

整个空间都都书被割裂成了两半。

而正在这时,又有人进来了。

凤长悦向大门看去,果然是寒浠和羽千宴。

她目色不变,转过头继续盯着场中。

而终于抵达的两人,见到这里面的场景,也是吃了一惊。

率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耀眼的金色光芒,以及那巨大的身躯。

而几乎是同时,两人也注意到了轩辕夜。

这显然是在对峙……

这是活的!

两人都是心里玲珑之辈,片刻便是抓住了重点,当下都是难掩震惊。

即使寒浠之前想象过无数次,但是当真正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却还是震惊到了。

居然是活着的黄金巨龙!

龙族的最尊贵的存在!

原来万年之前的那一场大战,真的没有让龙族彻底灭绝!

虽然已经打定主意不去争夺,但是寒浠的心中,还是变得无比激动。

即使散漫如他,此时面对这样的场景,也是无法淡定!

这世上,居然还有存活的黄金巨龙!

这个消息,若是放出去,不知会引起多少势力的争夺!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寒浠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黄金巨龙,虽然不打算争抢,但是这样的机会还是要把握的。毕竟不是谁都有这样的运气,能够看到这一幕!

羽千宴在寒浠身后三步远的距离,看着这场景,短暂的震惊之后,便是恢复了常态。

看起来,倒是没有那般兴奋激动。

他走到一旁,盘腿坐下开始疗伤。

谁也不知道,他来到这里,其实也是为了这黄金巨龙,而且中间遭受的痛苦,比所有人都多,甚至无数次差点死去。

但是当这一场景出现的时候,他却是表现的无比淡然。

他不是不想争,没有人知道这黄金巨龙对于他而言,意味着什么,但是他心中却是一片平静。

没有不甘,没有不服,也没有怨言。

体内的灵力在他的引导下沿着经脉游走,之前服下的丹药还有一些效果没有发挥出来,此时正好可以将之激发出来。

感觉到从身体细微之处涌出的温热的力量在温养着身体,他缓缓吐出一口气。

既然如此,也好。

他终于可以出去了。

他想起这一路,从开始到现在,也觉得十分疲倦了。

凤长悦他们没有问,但是他知道他们都很疑惑。

关于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在这里做什么。

其实就连他自己,也很疑惑。

在三国交流大会之后,他便回到了奥斯帝。因为身体受伤严重,虽然有凤长悦帮忙疗伤,但是身体的虚耗依然很大,加上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创伤,所以便直接选择回去修养。

但是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后来竟然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他身体里面,竟是有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准确的说,是丹田的地方,好像多了什么东西。

他一开始并没有觉察,只是在一次修炼的时候,忽然觉得灵力流动的速度加快了许多,身体也似乎变得有些冰凉。

他停下来检查,却最终发现是在丹田位置,多了什么东西。

一开始的几次,他看的并不清晰,外面似乎总是有着一层雾气缭绕,努力看也看不清,但是随着他身体的好转,境界的提升,终于又一次突破的时候,看清了那是什么。

但是随后,也开始陷入了一系列的意外之中。

那竟然是一个小小的石台,当他用神识去触碰的时候,便瞬间失去了意识。

而后,便是出现在了这里。

那之后,他才意识到,那竟然是一个传送阵!

他不是不震惊的,要知道,即便是他也未曾听闻过在人体之内,有传送阵存在的!

而且这个传送阵,显然不是他可以控制的,否则也不会莫名其妙来了这里。

他心中满是疑惑,却没有时间去思考,因为在来之后,便开始面临生死威胁。

他吃了很多苦头,受了很多煎熬,几次差点死去。

后来,他想了很久,心中终于生出了一个猜测——那传送阵,是随着照壁阁而来。

很多人都知道当年照壁阁开放,无数强者纷至沓来,希望得到那里面奥斯帝国开过帝王的传承,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是照壁阁崩塌,无数人惨死。

其实,那是因为照壁阁中的传承,被他得到了。

他身体里面多了一股神秘而强大的力量,境界也飞速提升。

但是他却不知,还有这样的一个诡异的传送阵。

思来想去,只有这一个解释。

中间他曾经无数次尝试离开,但是那传送阵在丹田之中静默着,却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而在这个时间,他不断的遇到各种危险的境地,大多数都会有森然的龙骨,或者是其他和龙族有关的东西,加上曾经无意间听过的龙族的传闻,他很快便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也猜测这里面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得到了才能离开。

而现在,虽然他没有得到,但是应该也算是破开了一种规则,让他能够离开。

谁也不会知道,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虽然最后的结果,不是他找到黄金巨龙,但是心中却并无怨怼,甚至还生出了几分敬佩。

那个男人能够找到,并且看样子是能将之驯服的,那么他输的也心服口服。

看到羽千宴一进来就这般淡定,并且竟是自己跑去疗伤,寒浠微微挑眉。

这一次出来,还真算是长了见识。

遇到的人,竟然都这么…。奇特。

不过他倒是很清楚的明白了一个道理:强中自有强中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总是呆在家族之中,迟早会被那快要腐朽的自以为是的思想束缚。

不过,这些,家族中那些高傲无比固执无比的老家伙们,是不会理解的了。

他饶有兴致的看着,倒是有些好奇,这一条幸存下来,经历了万年岁月的黄金巨龙,那个男人究竟要如何收服。

不仅仅是他,场上的所有人,都有着这样的疑问。

一时间,整个空间都陷入了一片安静。

唯有中间的一人一兽,相争越发的激烈。

两股力量,一股白色,一股泛金,在半空之中相互交缠,彼此吞噬,试图将对方攻击下来,但是却总是此消彼长,无法分辨。

轩辕夜凤眸微臣,冷清的容颜线条流畅,下巴微微扬起,划出一抹完美的弧度。

他的左手忽然翻转,一朵莲花忽然出现!

那莲花呈现白色,通体晶莹,精美异常,层层叠叠似乎就要盛放,看起来并不像是普通的莲花,反而像是白玉雕就的一般。

他手掌向前轻轻一送,那莲花便瞬间朝着黄金巨龙而去!

凤长悦挑眉,眼中闪过几分笑意。

他居然将紫莲心焱的招数都学来了,若是没有记错,似乎,他也只是看到了一次。

果然,下一刻,那朵白玉般的莲花在飞行的过程中,便忽然盛放开来!

千瓣莲瓣忽然从莲心飞出,而后朝着黄金巨龙周身而去!

霎时间,竟是出现无数的黑色空间裂缝!

那些花瓣在飞去的过程中,看似缓慢,却是已经挟带着无可匹敌的力量而去!甚至轻松划破空间!

黄金巨龙见此,自然不会坐以待毙,金色的眼眸之中闪过冷光,巨大的龙首忽然抬起!

而后,猛的吐出一口龙息!

这一次的龙息,可是几乎用上了所有的力量!

凤长悦顿时感觉到一阵胸闷,几乎喘不过起来,周身的血液开始飞速的流动起来,心脏突突的跳着,几乎就要跃出胸膛。

然而这一次,还不等她召唤天堂火防御,小白就已经爪子一挥,布下了结界。

泛着淡淡金色的结界,顿时将凤长悦笼罩起来。

她顿时觉得好了许多,周围的压力骤然一松。”这小子,居然敢这么对待主人,真是找死!“小白愤愤,”这个账就先欠着,等它来日再还好了!“

看到小白这么自觉的拉关系,凤长悦默默的转开了目光。

嗤!

有什么穿刺的声音传来!

凤长悦凝目看去,却是那莲花花瓣飞去,穿透了两者中间僵持的结界!

因为极度的能量摩擦,竟是发出了声音!

龙息的力量,也瞬息而至!

咔嚓!

地面忽然裂开了无数裂缝!轩辕夜和黄金巨龙的周围,朝着四周蔓延而去!

一眼望去,竟是几乎连地面都裂开来!有一些大的裂缝,深不见底!

最前面的花瓣,速度忽然骤减!而后,短暂的安静之后,竟是反向冲着轩辕夜的方向而去!

轩辕夜嘴角,却忽然出现一抹嗜血的笑容!

凤长悦心中一动,却看到那些飞回的花瓣,全部都生出了藤蔓一般,相互结合在了一起!瞬间形成了一张巨网!

巨网之上,相互连接的地方,银光闪烁!

而后,猛的朝着黄金巨龙而去!

此番变故,顿时让几人都吃了一惊。

凤长悦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这一招,果真是和紫莲心焱学的啊…。

她怎么没发现,他在这方面的天赋竟然这般妖孽?

虽然说紫莲心焱是神火,所用的招数并不需要心法之类的东西,但是像这样看一遍就能施展出来的……

凤长悦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加强对阿夜的了解了……

黄金巨龙眸中闪过一丝恼意,而后忽然挪动了庞大的身躯!腾龙而起!

众人立刻抬头看去!却见暗沉的空间之内,那一条巨大的黄金巨龙在半空之上完全舒展了身体,细密光泽的鳞片之上,闪烁着神圣的光芒!

从上而下,俯视着轩辕夜,带着绝对的高傲!

那是真正的龙族所拥有的尊贵!

轩辕夜却是毫不畏惧,抬头看了一眼,唇边笑意微冷。

而后,他身下,忽然出现了一个银色的圆阵!

几人都是一惊——这是要,强行契约吗?

寒浠和羽千宴心中都是这般猜想,然而凤长悦却是忽然蹙起了眉。

阿夜已经说过,和黄金巨龙是平等契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样失传已久的契约办法,但是据她所知,平等契约的签订,是要双方都同意的吧?

可是眼下,黄金巨龙明显还不愿意呢!

这契约……又怎么签订?

还未想清,那银色圆阵周边便是忽然生出了水波一般的结界,而后——竟是将一人一兽包围在了里面!

顿时,外面的几人什么都看不到了。

凤长悦一愣,小白却是忽然冷哼一声:”主人,他这动静,可不是要签订契约。

凤长悦蹙眉:“那是什么?”

银色圆阵一般只有签订契约,或者召唤魔兽的时候才会出现,那是天地规则降临的体现,不可违背也不可更改。

但是眼下…。小白却说不是签订契约……

小白顿了顿,才语气莫名的说道:“他是在召唤魔兽。”

凤长悦顿时心中一惊!

召唤魔兽?

她从来不知道阿夜身上有魔兽!

而且,若是他已经契约了魔兽,那么又怎么要和黄金巨龙签订平等契约?

修炼者一般只能契约一只魔兽,这是常识!

感觉到凤长悦心中的震惊和疑惑,小白也有些无奈。它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别的人不知道,它对于魔兽的气息,却是再熟悉不过。

那的确是在召唤魔兽。

凤长悦目光紧紧的看着那一银色的圆球。

而在那里面,黄金巨龙也暴躁了许多,这样被包围的感觉,让它十分不爽。庞大的身躯来回翻腾,希望能够破开。

尝试了几次无果,它终于看向了轩辕夜,看到他身下的银色圆阵,金色的眼睛异常严厉——

“你要做什么!不是说要先较量一番,赢了我再说吗?!”

轩辕夜抬头,面色无波,淡淡道:“我没有打算现在和你契约。”

“那这…。”

黄金巨龙的声音,顿时消失,震惊无比的看着轩辕夜身下,银色的圆阵之上,忽然出现了一道模糊的身影!

一道丝毫不弱于它甚至更强的强悍气息,仿佛穿越虚空一般,摧枯拉朽而来!

------题外话------

打着伞在雨夜里蹲着蹭网上传我也是醉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