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34 尤记当年

小白这一举动,顿时让现场的气氛发生了奇特的转变。

原本冷肃庄重的氛围经由它这样一喊,顿时变了味。

好像这里并不是他们历经艰苦终于找到的龙族密地,而是偶然到了一个地方,并且遇到了熟人一般。

这个“熟人”,自然就是那生着一双金色眼眸的巨龙。

小白的身影在半空快速闪过,只留下一道白色的残影,下一刻,它已经站在了那双眼睛的主人面前,抱臂,仰头,小脸上似乎还有着几分不忿。

“喂!小子!我叫你呢!你怎么不说话!?”

凤长悦挑了挑眉。

不知道为什么,小白虽然实力强横,即便是神兽也依然能够轻松应付,但是却始终无法开口说话,只能在心中和她进行交流。

而方才小白说的这两句话,其实都只有她一个人听到。

在轩辕夜和宫卿的眼中,就是他们刚刚进入这地方,小白就猛的窜了出去,并且神态很是张扬。

轩辕夜面色无波,凤眸之中却划过一抹暗光,而宫卿则是难掩吃惊,看着这一幕,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

这还是他没听到小白的话,若是听到,只怕会更加震惊。

整个空间都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

凤长悦本来就性子沉静,此时见到小白的态度如此,更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却并没有放松警惕,一双黑玉般的眸子依然紧紧的盯着那双金色的眼睛。

随着小白的声音落下,周围忽然有一点点的光芒亮起,仔细看去,却是四周忽然渐次有灯亮起,将整个空间都照亮。

几人这才看清面前的场景。

然而当一切都呈现在眼前的时候,便是沉稳如凤长悦,也震惊的微微睁大了眼睛,后背的肌肉猛然绷紧!

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十分空旷,一眼望去,几乎看不到尽头。原本黑漆漆一片也就算了,此时当那双金色的眼眸出现,而周围的光亮逐渐变得更加耀眼清楚的时候,她却发现,原来这地方,竟是这般大。

四周灯火无数,几乎已经映亮了方圆十里,但是更远的地方却还是一片暗沉,看着有些莫名的诡异和森凉。

而最让她震惊的在,自然还是正在他们面前的巨龙。

这是一条真正的巨龙。

它的身躯像是一座小山,盘区卧在这里,像是沉睡已久。

它身上的鳞片,是金黄色的,闪耀着耀目却不刺眼的光芒,看起来充满了神圣不可侵犯的尊贵之气。而那些鳞片分布均匀色泽润透,最小的一块,也已经有凤长悦的整个身躯大小。

而它的龙首,此时正微微俯下,那双金色的眼睛,带着温和而慈爱的目光看着他们。听到小白的话,它将目光转移到小白的身上,短暂的凝视之后,便是多了几分笑意。

那是只有见到自己熟悉的人,才会露出的表情。

而后,它温和的眼睛眨了眨,带起了一片微风,而那龙首之上的龙须,也微微拂动。

“好久不见。”

低沉,优雅,神圣!

在听到这声音的时候,凤长悦脑海中的第一反应,便是如此!

这是只有处于食物链顶端,并且拥有强大的血脉之力的龙族,才会拥有的无上的尊贵!

即便只是几个简单的音节,也似乎蕴含着无尽的底蕴和尊贵,让人不由自主的臣服!

这是一条真正的龙族——是活的!

凤长悦立刻反应过来,这件事情,究竟意味着什么!

她豁然转头看向轩辕夜,却发现他凤眸微敛,向来澄澈的眸中此时一片暗沉,似有暗潮涌动!稍有不慎,就会引发滔天巨浪!

她心中猛然意识到——连阿夜,也是不知道这件事的!

所有人都以为,龙族早已经在万年之前的那场战争之中灭绝,是以大陆之上,关于龙族的传说几乎已经销声匿迹。若不是此次跟随者阿夜而来,她甚至不会想到,这世上还有着绝龙谷这样的地方!她更加不会想到,在这片大陆之上,竟然还有着真正的活着的巨龙!

她原本以为阿夜知道,但是从方才他的反应看来,他也是不知道的!

谁能想到,传闻中已经彻底覆灭的龙族,竟是还存活着最后的血脉!

若是这个消息传出去,只怕会立刻引发整个大陆的动荡!

一条活着的巨龙——任何人得到它,都相当于拥有了一笔无法横梁的财富!

一飞冲天,只手翻云覆雨也只是片刻之间!

谁都知道,这会是一个多么强大的无可比拟的助力!

所以就连凤长悦,都是忍不住心神震颤。

她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黄金巨龙。”

轩辕夜的声音,忽然浅浅淡淡的传来。

凤长悦一愣,随即转眼看他,却见他的神色已经恢复,面上一片云淡风轻。然而只有她知道,他已经抱定了决心,将其抢夺!

他越是平淡,便是越势在必得!

似乎是感觉到凤长悦有些疑惑的目光,轩辕夜转头,看着她,目色淡淡:“龙族一共分为四大类,青龙,白龙,黑龙,以及黄金巨龙。虽然都是龙族,但是龙族之内的等级也依然森严。而其中,黄金巨龙,正是等级最高的一类。即便是龙族鼎盛时期,黄金巨龙,也是拥有着无可置疑的最高权利的,每一代龙族的族长,也都必定是从黄金巨龙之中选出。”

“传闻万年之前的那一次大战,龙族因为被内奸出卖,同时遭受外敌入侵,加上内部叛乱,相互厮杀,异常惨烈。那些入侵的外族最后虽然被全部斩杀,但是龙族也为此付出了最为惨重的代价——那一次大战,堪称惊天动地,彼此都拼尽全力,导致龙族存活的数量,只有不到一手之数。而最后剩余的那几位也因为重伤不治,没过多久,也接连死亡。整个龙族,从此彻底消失在大陆之上。”

轩辕夜声线冷清,娓娓道来,听在凤长悦的耳中,却好像看到了万年前那场异常惨厉的战争——

能够和龙族抗衡的,必定也不是等闲之辈!而这样强势的双方,竟都是倾尽全族之力参与战斗,可以想见当年场景,究竟是则样的一番凄惨绝伦。

她忽然想到在进来之前,外面的那一片堪称恢弘的墓地。

虽然那些族群之前攻击了他们,但是毫无疑问,那些的确是真正的龙族。

那么多的龙族尸骨,想必也都是那个时候留下来的吧?

以及空气中虽然浅淡,但是始终萦绕着的淡淡血腥气,也一直提醒着她这里曾经发生过怎样惨烈的战斗以至于万年之后,那甜腥的血腥气竟然还是挥之不散。

“想不到,漫长的岁月之后,竟然还有人,记得这些事情。”

黄金巨龙的声音忽然响起,带着苍凉的感慨和无奈,似乎也能让人感受到,那醒来之后,沧海桑田物是人非的悲哀。

不过,场上的几人,却都是心性极为坚韧之人,在听到那些话之后,居然都是面色不变,似乎并不为所动。

而轩辕夜的眼角,似乎还沾上了几料峭,似笑非笑。

凤长悦却忽然觉得,似乎有什么力量,在朝着自己而来,虽然缓慢,但是却十分坚定的在她周身包裹起来。

她眉目一凛——它这是要试探她?!

然而不等那股力量真正落在她身上,便忽然有另外的一股力量,将之驱散。

而后,她转眼,果然看到小白在冲着那黄金巨龙发脾气——

“好你个小子,这么长时间不见,居然学会故作深沉了!真是和从前一样欠打!”

在一旁被忽略了的小白,立刻不忿的叫嚷,挥舞着小爪子,似乎颇为生气。

凤长悦心中的那一丝不悦,顿时消散。

看小白这样子,对方是友非敌。

看似是在对那黄金巨龙发火,说话也毫不客气,但是凤长悦却知道,这是小白在想办法为黄金巨龙开脱。

似乎是担心惹她生气,冲那黄金巨龙发火。

凤长悦心中,生出了一种微妙的感觉,让她眸中的温度柔和了几分。

小白难得会为谁表现出这样的态度,可见这黄金巨龙,在它心中地位不低。

那么,她自然是要给它面子的。

感觉到凤长悦心中的那一丝情绪消散,小白心中顿时舒畅了许多。虽然它并不担心彼此会打起来伤到对方,但是它还是希望,这两方能够和平共处的。

毕竟,它的确是很久很久,没有见到它了。

而那黄金巨龙,显然也觉察到了小白的意图,当下就收了手,并且态度更加温和,垂下金黄色的眸子,看着小白,带着几分怀念和感慨。

“苍,你也知道,已经太久未见。中间的变幻沧桑,又岂是一句话可以说明白的?”

这一次,话语虽轻,却是真正带着几分和朋友交谈的真切。

它并没有多么悲伤的去讲,却是听得人心中一酸。

这的确,是它的心声吧…。

听得如此,小白原本就并不是十分生气,此时更是心软,只是语气却依然凶悍:“哼,看在你沉睡了这么久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以后,允许你和我一样的眼色。”

黄金巨龙这一次却是忍不住笑了。

“我原本就是这个眼色的眼睛,又不是真的为了模仿你,何来罪责?不过万年未见,你居然还是这个脾气,真是一点没变啊……”

这语气,俨然就是两个久未相见的朋友在叙旧了。

只是,黄金巨龙显然并未打算直接放过小白,话锋一转,那双巨大的金色眼睛,仔细的看着小白,露出深思好奇之色——

“可是,为什么你现在,却是变成了……这般模样?”

小白顿时像是被猜到了痛脚一样炸毛,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你知道什么!?”

转身,抱臂,留下一个高冷的背影——

“我喜欢!浓缩就是精华,这句话你没有听过吗!?”

“噗嗤!”

这一次,忍不住笑出声的,是宫卿。

小白顿时身体抖了抖,却没有回头。

黄金巨龙却是没有笑,只是依旧温和的看着小白的背影。

而凤长悦,此时也全神贯注的听着它们的交谈,并未笑意。

其实,这也是她想要知道的问题。

她原本以为,苍才是小白的原形,而小白只有在全力战斗状态的时候,才会显出本体,所以心中倒也并未生疑。

但是她后来才发现,在呈现不同形态的时候,它的性情也完全不同。

她曾经想过几次,想不出结果,她便没有继续深究。小白和她生死与共,是绝对不会做任何不利于她的事情的。若是它选择不说,那么也必定是为了她好,所以她并未深究其中缘由。

甚至,她现在连小白的真正身份,都不知道。

其实说起来,一个修炼者连自己契约的魔兽究竟是什么身份都不知道,好似有些好笑,但是凤长悦却也从来没有在意过,更加没有追问过。

不是不好奇,不是不疑惑,但是她选择相信它,并且尊重它。

她知道小白是她的魔兽,并且实力不凡,身份不凡,就够了。

至于其他,她并没有想过去知道。

该知道的,总会知道,只是时间的早晚罢了。

但是此时,见到黄金巨龙的反应,听到它的疑问,她心中的那些猜想,终于是再度冒了出来。

她认真的听着,心中也不知到底是希望听到,还是听不到。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隐约觉得,那个原因,是她暂时不能追问的。

于是她等待着小白的回答。

而后,便是小白的回答。

宫卿忍不住笑了,她却是心中一动,知道这是它不愿意说了。

黄金巨龙自然也是觉察到了小白的心思,心中微微诧异。

原本它只是想要趁机报仇,谁让小白一进来便是对它一番指责,虽然是出于朋友之义,但是好歹它现在身份不同了,自然是要小小的回击一下,却不想,竟是得到了这样的反应。

它自然知道这背后的含义,一时间心中也是涌现诸般猜测。

于是,只好转移话题。

“你……竟然和一个人类契约了?”

听到黄金巨龙的问话,小白的身体僵硬了一瞬,而后便是忽然转过身来,小脑袋高高扬起,满脸都是骄傲:“对啊!羡慕吧?!不过可惜,我主人只能契约我一个,所以你还是不要想了!”

说完这话,小白随即便是越发得意的看着黄金巨龙。那神色,谁看了,都会以为是中了大奖,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中了。

黄金巨龙顿时更加郁闷。

怎么这么长时间不见,它现在变成了这样子?

黄金巨龙随即看向凤长悦,它能够感觉到,她的身体之中,有着苍的气息——那是契约的力量。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它就注意到了凤长悦,以及她身体之内契约的力量,只是此时才有机会问出口。

它是真的不明白,要知道,在魔兽的认知之中,人类是卑劣的,也是懦弱的,更是渺小的,尤其是对于它们这种等级来讲,和人类契约,绝对是一件羞耻的事情。

但是现在苍居然这般骄傲的说出这件事,仿佛以此为荣一样。

若是放在万年之前,苍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所以黄金巨龙才会充满了怀疑。

可是看着苍的模样,确实不像是在说假话。

那晶亮的眼睛,谁看了都知道里面闪烁着的是兴奋得意的光芒。

它随即看向凤长悦,一双金色的眼眸,带着审视,仔细的打量着她。

这个看起来纤弱的不堪一击的人类女子,究竟是靠着什么,才能让苍如此青睐?

被那样的眼神看着,凤长悦神色坦荡,她明知此时的自己在对方眼中是再渺小不过的存在,清丽的脸容上,却是没有一丝不安,甚至抬起了眼眸,沉静的和黄金巨龙对视。

黄金巨龙心头微震。

且不论其他,这份胆识倒是还值得一看。

不过,终究也不过是一个灵宗而已。

它隐约猜到小白应当是有着什么特殊原因才会做这件事,但是却不知,到底是什么,才能让它放下身段,和一个这样弱小的人类签订契约。

并且,是出于自愿,并依此为傲!

想到此,黄金巨龙看着凤长悦的眼神,就有些微妙了。

小白不满的挥舞着爪子:“喂!看在以前的情分上,让你看我主人一眼已经是恩赐了!赶快把你的眼神收起来!”

黄金巨龙似是有些好笑,不过并不打算和小白争执,果真收回了目光。

然而随后,它却是看向了轩辕夜。

眸色深沉,和看凤长悦的眼神,全然不同。带着十足的怀疑和探究,甚至还有几分兴味——

“人类,你是如何知道,那些事情的?”

那些事情,自然就是之前轩辕夜讲给凤长悦听得东西。

其实龙族在大陆之上消失这么久,造已经快要淡化所有存在的痕迹,即便是很多修炼者,也不过是听说过万年之前,大陆之上,曾经有过一段龙族称霸的时间罢了。然而知道龙族为什么灭绝的,却是少还有少,连许多的珍藏典籍之中,也没有记载。这也是为什么凤长悦对此知之甚少。

知道这些事情的,只剩下了一些庞大势力。

而关于龙族的这段历史,外界众说纷纭,说法不一。

有的说龙族作风嚣张,招惹了不少势力,最终被人类强者联合绞杀,还有的说龙族身为超神兽,在魔兽世界之中是顶级的存在,但是也得罪了不少其他超神兽以及神兽,最终遭受排挤和追杀,导致灭族,还有的则是说龙族之中派系分立,矛盾丛生,才会最终爆发了内战,最终双双死亡,最终灭族。

传言不可尽信,何况在漫长的岁月中,这些传言早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黄金巨龙原本以为,这大陆之上,不会有人知道其中真相,却不想,这个男人竟然知道的清清楚楚。

黄金巨龙的目光很有压力,若是一般强者,只怕此时已经承受不住,毕竟是超神兽,即便只是呆在那里,周身隐隐的威压,也不可小觑。

尤其现在,它针对性的看着某一个人,自然威力更强。

但是出乎黄金巨龙的料想,对面的男人竟然面色不变,分毫没有受到挤压的痛苦感,反而十分悠闲自得,甚至,在和它的眼睛对视的时候,也依然一派淡然。

轩辕夜如同清雪般的容颜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带着无可匹敌的强大自信。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龙族灭绝的真相在你看来,或许是天大的秘密,在我看来,却也不过如此。”

不顾及黄金巨龙一瞬间变得危险之极的眸光,轩辕夜的衣衫在它危险的呼吸下轻轻晃动,身体却挺拔坚韧,如同青松不可弯折,充满了不可想象的强大力量。

他看着那双金色的眼睛,忽然轻笑。

“我既然专程来此,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些?”

话音刚落,一阵飓风忽起!中间夹杂着凌厉之极的光以及深重的威压,朝着轩辕夜碾压而来!

轩辕夜手腕一转,将凤长悦拉向身后,而后一掌挥出!

绣着金丝的黑色袖袍划过一抹弧度,随即便是挥出一道强劲的灵力!

两股力量顿时激烈的碰撞在一起!

却是悄然无声!

带着几分金色的风刃和白色的灵力相互撞击,彼此的力量拼命吞噬对方,不断有力量湮灭在相互之间的较量之中!

甚至周围划开了黑色的空间裂缝,吸收了一部分的暴动能量!

这个场景看起来十分激烈,然而却悄无声息,更是增添了几分恐怖!

最终,那纠缠在一起的能量,竟是同时消失在空间裂缝!

场中再次恢复了一片死寂。

黄金巨龙沉默片刻,忽然笑开:“果然是有备而来!”

这个男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岁,但是却已经到达了这种境界!

也难怪有着这般的底气!

双方不过是试探一番,彼此都没有动用杀招,但是这一次的试探,却已经足够对对方有个初步的判断。

轩辕夜唇瓣微微勾起。

黄金巨龙却是长舒一口气,庞大无比的身体在周围的映照下,发出淡淡辉光,看起来依旧神圣尊贵。

轩辕夜却是率先开口——

“传闻中,那一场惊天大战,让整个龙族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并且导致了最终的灭亡,龙族血脉,从此消亡。而曾经的战场,也就是这里,便成为了龙族的埋骨之地——所以这个地方,才会被称之为绝龙谷。世上众人都以为,至尊无上的龙族,果真是完全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出现,然而却只有极少人知道,龙族,其实是留下了一线血脉的。”

轩辕夜凤眸直直看着黄金巨龙,倏尔一笑:“想必,那最后的血脉,就是你了。”

黄金巨龙闭了闭眼,周身的气息一瞬间变得沉凝森凉而压抑,空气中的血腥气息,似乎变得更重。

许久,它才睁开眼睛,看着轩辕夜,眸色冷淡。

“不错,你方才所言,都是事实。”

凤长悦心中一动——原来阿夜来到绝龙谷,果然是寻找龙族的!但是就连她也没有想到,他来到这里竟然是为了寻找龙族最后的血脉。她原本以为是谁为了找寻龙族留下的一些东西。

显然,阿夜为了这一次,做了充足的准备。

“不过,至于你的目的…。还是趁早放弃吧!”黄金巨龙的语气变得无比郑重,“龙族是绝对不会成为任何人的契约魔兽的。”

是的,轩辕夜来此就是为了寻找龙族最后的血脉,而后契约。

不过显然黄金巨龙并没有这个意愿,甚至可以说是十分排斥。

其实很好理解。

即便已经在大陆之上消失了万年之久,龙族也依然是整个魔兽世界无可争议的最顶层的存在。连普通魔兽都认为契约人类是可耻的,何况它们?

此时双方还能这样心平气和的交流,而不是直接开打,有一大部分的原因,还是因为小白,另一方面,则是轩辕夜本身给黄金巨龙的感觉,值得它给出一部分尊重。

但是这份尊重,并不意味着它会同意契约。

在它听来,这简直就是笑话。

所以它十分庄重,严肃的讲这些话。

它不知道为什么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但是出于身为龙族的骄傲,以及为了维护龙族最看重的荣誉,亦或是为了它自己的绝对的尊严,它也是绝对不会同意这种事情的。

轩辕夜面色不变,黄金巨龙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再正常不过的。若是它同意了,他才会觉得不对劲。

不过,这些反对对他而言,并不是问题。

“我知道你会直接拒绝,不过你别无选择。”

轩辕夜语气淡淡,却充斥着无法抗拒的威严,让人听了便不由自主的信服。

“龙族在大陆之上消失万年,早已经物是人非。而你是龙族最后的血脉,沉睡万年,不就是为了这一刻的到来——让龙族重新振兴。”

“若是你在沉眠,那么自然可以继续安逸的呆在这里,但是既然你已经选择醒来,你就必须去履行自己的责任。而想要让龙族恢复以往的繁荣,你就必须得到足够的支援。而我,恰恰就是那个可以给你想要的东西的人——你也可以将这当做是一次交易。”

“但是…。我会让你知道,能够和我签订契约是你最好的机会。”

黄金巨龙气息微沉:“龙族绝对不会屈尊于任何人类,你还是趁早死了这心吧!至于机会…。龙族并不需要那种东西。这个世界,强者为尊。强大的实力,可以碾压一切!所谓机会,不过是弱者的托词罢了!”

它巨大的金色龙首扬起,带着俯视天下的绝对骄傲和自豪:“龙族——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我身上有着最为纯正的龙族血脉之力,自当带领龙族重新走向辉煌!”

这话听来难免偏激,但是对于高傲的龙族,说出这样的话很正常。

尤其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它其实会更加倔强。

再怎么说,在它的眼中,契约就是出卖自己的灵魂,失去自由不说,高贵的灵魂也将受到禁锢。

这对于任何龙族而言,都是耻辱的选择。

黄金巨龙庞大的身躯有一部分隐藏在黑暗中,但是它的神情,却是如此清晰坚决。

态度如此强硬,基本这次谈判,是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了。

就连小白的脸上,都是有些纠结。

凤长悦在心中问道:“没有任何答应的可能吗?”

小白愣了愣,随即点头:“是的。龙族本来就是极为高傲的种族,谈论这样的事情,其实对于他们而言就已经是一种侮辱。金斯能够做到这样克制,已经是很好了。”

金斯,显然就是那黄金巨龙的名字。

凤长悦心中微动。

小白果然是和它认识的,并且关系不错,居然连对方的名字都知道,显然的确不是一般的关系。

虽然小白没说,但是凤长悦心中也猜到,金斯从他们进来到现在,只是出手试探了阿夜一次,而没有真正动手,已经是看在小白的面子上了。

但是…。他们已经来到了这里,而且阿夜显然的确很想得到黄金巨龙的帮助。

她转头看向他。

轩辕夜却忽然转过身去,看向身后他们来时的大门。

整个空间空空荡荡,唯有那大门,此时敞开,显得越发孤寂。

仿佛万年的岁月,都如此这般的安静死寂,悄然无声。

“若是我没有猜错,外面的那些墓地,其实是龙族的背叛者吧。”

轩辕夜顿了顿,忽然语出惊人。

凤长悦顿时震惊的看着他,宫卿也收起了有些戏谑的眼光,难掩吃惊的盯着他,显然都被他的这句话惊住。

而最震惊难言的,自然是黄金巨龙!

那双金色的眼眸里,顿时闪过无数情绪,周身的气势,也一下子变得凌厉了许多,盯着轩辕夜的背影,像是要将他的背烧出一个洞来!

“你说什么!?”

他一个普通人类,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

这是整个龙族最深的秘密,也是灭亡的真正原因,他为何会知道!?

无数疑问霎时间从黄金巨龙的心中闪过,让它瞬间对轩辕夜起了疑心!

龙族除了它,依然全族覆灭,当年那一战,又是那般的凄惨决绝,绝对没有敌人逃生!

这原本应当是只有它知道的秘密!

可是现在,这个男人……

感受着后背之上灼热的目光,轩辕夜却淡定的很,并未回头,只是仔细的看着那门,似乎还能够看到那门之后,他们来时,见到的那无数坟墓,无数白骨。

其实这话,在其他人听来都是有些奇怪的。

凤长悦脑子也在疯狂的转动,回想着之前见到的那一幕幕场景。

龙族的背叛者?

虽然黄金巨龙承认当年龙族的灭绝,是因为有叛徒联合外族,一同偷袭内部导致,但是这个猜想,还是有些诡异。

如果是背叛者,抛尸弃野甚至挫骨扬灰都不为过,怎么还会让它们安安分分的呆在坟墓之中?

而且是那般恢弘大气的坟墓!

即便是有也应当是龙族的维护者呆在里面吧?!

背叛者在死后的待遇,居然这样好,简直是不可思议!

然而正在凤长悦奇怪的时候,脑海之中,却忽然闪过了一个画面。

是那个在黑色玉石台上的巨龙骨骸!以及它脊背上,深深嵌入的杀意滔天的血斧!还有……那些奇怪的符文!

原先她并没有在意这些东西,激烈的战斗之中,受伤是难免的,而在死后,高等级的龙享受更加高规格的待遇,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现在想来,却是有些奇怪!

对了!

她的眼睛忽然亮了。

牢笼!

她怎么忘了,他们之前所在的那个地方,是一个巨大的牢笼啊!

那里的坟墓虽然恢弘大气,但是最后却都是用来捆绑那巨龙的!

还有那些莫名出现的裂缝,琐灵石,以及那黑色玉石台!

此时看来,在清晰不过——那就是精心设置的一个牢笼!

果然,轩辕夜回头,剑眉微扬:“用琐灵石来布置锁魂阵,并且用其他龙族的尸骨震慑,镶嵌魔核让它能够吸取它们的力量,却又死死困在黑色玉石台上,万年不得自由,尝遍孤寂苦冷,无尽煎熬。能受到这般待遇的,自然身份不同。”

他微微笑开:“这样的手段,还真是深得我心。”

够狠辣,够决绝,够冷酷。

一字字,一句句,清晰如同雨水滴落在屋檐,声声可闻,打在心底。

黄金巨龙心头巨震。

它想不到,不过是在外面和那东西战斗了一番,他竟然已经看透了所有!

是的,外面的那一层布局,的确是专门为背叛者准备的。

其实,整个绝龙谷,还有很多这样的地方,每一个小场景,都困着一个背叛者的领头人物,全部都在无尽的岁月中,承受无穷的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是当年大战之后,几位长老凭着最后一口气,辛苦构建。为的就是惩罚那些可耻的背叛者。

这也是为什么,羽千宴之前在这里的那段时间,走进来的几次,每一次遇到的情形都不同。

绝龙谷原本就是由无数小空间构造而成,在这之中分划出一些专门用来束缚背叛者,简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这样做,一方面可以尽情的折磨背叛者,一方面又可以起到一定的防御作用,将一些图谋不轨的对象全部清除。

虽然绝龙谷难以进入,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结界的力量在逐渐减弱,也出现了一些小小的空间漏洞,导致会有一些人进来为非作歹。

而这些,恰好可以作为一层坚固的防御。

金斯在万年之前的那一场大战之中,也身受重伤,作为龙族最后的血脉,最后残余的几位长老,倾尽全族之力,并且耗光自己的生命,才终于为它创建了这一个安居之所,希望它能够静养,在沉睡之中恢复。

若有一天,它再出来,必将是龙族回归之日!

只是这一次,轩辕夜几人竟是成功将那牢笼破开,并且居然成功的打开了那大门,才终于将金斯唤醒。

听着他寥寥几句,却是已经将全部的秘密参透,黄金巨龙心中,依然难以平静。

当年大战之后,整个战场都是一片狼藉,万里之内,鲜血尽然,尸骨遍地,那是真正的地狱。

而后,长老们便是直接将战场变作了埋骨之地,做出那么多布置,也是希望能够惩戒背叛者,让为龙族而战死的守护者安眠。

金斯虽然已经沉睡了万年,但是记忆却还像是昨天一般鲜明。

也因此当听轩辕夜讲出那些秘密的时候,反应才会那般剧烈。

它周身的气息,顿时变得极度危险!

而它的眼睛之中,也忽然闪现了杀戮之气!

轩辕夜眉峰微皱,微微眯起了眼睛。

小白见此心头焦急,连忙飞到金斯面前,大声叫道:“金斯!”

金斯猛然一震,等看到眼前的小白焦急的神色,才忽然意识到自己竟然在方才陷入了回忆之中,差点癫狂!

它闭了闭眼睛,金色的眼睛逐渐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不用担心,我很好。”

小白却还是有些担心。

它不知道,金斯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方才那样血腥暴戾的气息,和记忆中那个总是淘气却可爱的金斯天差地别

小白心中忽然涌出几分难过。

它当时也正好咋紧要关头,所以并不知道龙族巨变的消息,等后来它知道的时候,龙族覆灭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天下。

它却无能为力。

其实这一次进来绝龙谷的时候,它心中就猜到了一些事情,但是并未奢望过龙族还会有最后的血脉存在,毕竟当时那一场战争,实在是太过激烈,凡是被涉及的势力,都不好过。

所以它一直什么都没说。

可是,谁知道龙族居然真的有存活下来的!而且还是金斯!

它在龙族最好的朋友!

它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只得笑骂一顿,掩去自己心中的激动。

只是现在看来,万年的岁月,终究还是划下了一道鸿沟。

它们,都已经变成了另一番模样。

“我和你签订的契约,并不是生死契约,而是平等契约,这样——你可愿意?”

金斯猛然看向轩辕夜!

平等契约!

这是在万年之前,都已经接近失传的特殊契约办法,他怎么会知道!?

轩辕夜似乎没有觉擦到金斯瞬间变得犀利的目光,凤眸深沉莫测,只露出几分探寻之色。

说是问话,其实他的语气,已经很是肯定。

金斯陷入犹豫。

而同一时刻,凤长悦也忽然怔住:平等契约?还有这样的契约办法?

宫卿也露出震惊之色:“他居然会这个?连他们俩都不会呢…。”

凤长悦闻言,顿时精神一震,回头看向他:“你说谁?!”

宫卿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说了什么。

然而对上凤长悦湛黑的眸子,他的精神忽然出现了一瞬间的恍惚,似乎在什么时候,也曾看到这样的眼睛。

脑海中,忽然有一帧画面闪过。

沙漠的夜晚很冷,几个人选择了一个沙丘的背面,挡住吹来的风,停下休息,围坐成一团,而中间,正有一团火焰燃烧。

“筠姐,你这火焰还真是万能,白天杀人,晚上取暖啊!瞧!还可以烤肉!哈哈哈哈……”

一个少年举举手中的烤肉,似是十分欢乐。

另一边,一个蓝衣男人淡笑:“既然如此,就将你手中的烤肉给你筠姐吧!”

少年连忙收回烤肉,讪笑:“琛哥,你也不能只考虑筠姐啊!咱们几个还饿着呢!嘿嘿!”

蓝衣男人笑了几句,引得那女子也欢快的笑起来,声音如同银铃。

而那少年笑着回头,年轻的面庞被火焰映亮。

宫卿的心忽然一抖。

那容貌,赫然就是他自己!

------题外话------

亲们,二月君回家啦!而且电脑突然卡掉,上传晚了明天一定不会啦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