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33 老相识?

然而宫卿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眸色之中闪过纷乱的情绪,嘴唇动了几动,却只觉得喉间一阵艰涩,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嗓子眼,也同时压在心中,让他无法开口。

凤长悦见此,缓缓蹙眉,并不催促。

“我…“

好不容易发出了一个简单的音节,凤长悦目光紧紧的注视着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宫卿的脸色迅速的转换,看着她手腕山的金色手镯,像是在努力的思考着什么。

方才,他是真的回忆起了一些东西的。

在那金色手镯闯进眼帘的一瞬间,宫卿只觉得脑海中,似乎有一个清晰的轮廓闪现,身材纤细,线条优雅,显然是一个女子身影,而她背对着他,看不到脸容。

那股莫名的熟悉感,再次出现。

尽管看不到脸容,但是宫卿在看到那背影的那一刻,就感觉这个女子非常熟悉。

似乎,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

他想要走近一些,看的更加清楚一点,却发现自己如论如何,都只能呆在原地,无法靠近。

而后,不知道从哪里,忽然蔓延而来黑色的雾气,向着她包围过去。

他心中莫名的产生了一丝惊慌,想要开口大叫,提醒那个女子危险,却像是一个木头人一般不能动,不能开口。

他心急如焚,却在下一刻,那些黑色的雾气即将将她包围起来的时候,看到那女子忽然动了!

她的双手高高举起,掌中光芒大盛,炽热的温度几乎让人的灵魂都燃烧起来,袖子滑落,露出一截皓腕。

而在那上面,正有一个精致的金色手镯。

和凤长悦手上的,一模一样。

这是宫卿在那一瞬间,脑海之中浮现的画面,所以他才会在确定凤长悦手上的金色手镯,和自己脑海之中的那一只一模一样的时候,那般激动——这个女子,必定来历不凡,并且,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但是当他想要开口的时候,那画面,却是已经逐渐消散。

他顿住,想要回想,却发现那场景越发的模糊,甚至有着再次消退的迹象。

所以,宫卿才会神色愣怔而紧张,想要努力记清楚,但是最终,还是只剩下了一点点的印象。

就是那金色手镯。

宫卿感觉又是一阵剧烈的头疼袭来,立刻停下来,捂着自己的头。

凤长悦见此,已经什么都明白了。

宫卿还是没有完全想起来。

虽然心中有些遗憾,但是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急不来的,宫卿能够一直在他们身边,并且和他们站在同一立场,已经证明他心中,其实还是偏向于她的。

也就是说,他以前的身份,的确是值得探究的。

虽然看样子,只是偶然的片段闪过,但是已经是一个好的开始。

而且这一次,宫卿的反应,的确是值得深思的…

她垂眸,看向自己的右手,那金色手镯正静静的待着。

这手镯,是娘亲留下的,从她穿越重生在这个身体之上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而后更是从这里面,契约了小白,得到了天堂火。

能够对这金色手镯产生这样的反应,可见他之前,也是见过的!

这个消息,无疑确定了凤长悦之前的猜想——这个宫卿,的确是和娘亲有着关系的!

无论是什么样的关系,这对她都是一个重要的线索。

加上这一路而来,宫卿宽和的态度,显然他和娘亲的关系,应当是偏向于好的一方。

但是她这里,除了这个金色手镯,以及在魔兽森林之中得到了的母亲和爹爹留下的《万丹图》的那个盒子,其余任何有关的消息都不知道,所以一时之间,也无法凭借这个线索得到什么结论。

不过好歹,,这是个好的开端。

总有一天,她会将娘亲和爹爹,全部找回来!

看到凤长悦若有所思而后变得越发坚定的神色,轩辕夜什么也没有问,只是无言的将她的手握在手中,似是安抚。

无论怎样,她还有他。

凤长悦反握住他的手,示意自己无碍。

宫卿停下来之后,总算是好了一些,疼痛感减弱了很多,只是再次抬头看向凤长悦的时候,目光却是变得有些复杂。

他现在,也可以确定,自己之前消失的记忆,确实是和她有关的。

或者说,是和她有关的人有关。

先前他的感觉还并不算强烈,但是当这种场景,这种感觉再次出现的时候,他的心情,就不那么好了。

看着凤长悦那双湛黑如同黑色玉石般的眼睛,清澈的好像可以映透月光,并没有因为他没有想起来什么而产生不满和失望,依旧是一派平静。

他低下头,不再去看她的眼睛。

然而心中,却没有那般的平静。

他原本以为,自己失去了一切的记忆也好,无论是在千面莲心之中,或者是在外面也好,无牵无挂反而落得轻松。

然而现在,他却发现这样不行。

因为他心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了牵挂。

或者说,是一种隐隐存在的微妙的情绪。

他意识到,自己是真的不能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轻松过活。

因为或许他的记忆之中,藏着惊天的秘密!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忘记了什么,但是心中却越发的觉得,自己应当将那些记忆找回来。

凤长悦静静看着他,看到了他垂下眸子的时候,眼中闪过的几分怅然和了悟,转眼一想,便是猜了个大概。

当下也不戳破,只是淡淡道:“想不起来的话,就不要想了。看样子,你的记忆已经在恢复了,也许过不久就真的能够完全记起来。至于这金色手镯…是我的一位已故的前辈赠与的,怎么,你脑海中,有相关的记忆?“

已故。

这个词她说的清清淡淡,却像是在宫卿的心中落下了重重一锤!

不知为何,他心中忽然涌出了一阵悲伤。

那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却再清晰无比。

见他神色有异,凤长悦心中一动:“有什么问题?“

宫卿将心中的异样全部压下,勉力一笑:“无事。再等等,也许就想起来了。‘

凤长悦静静的看了看他,点了点头。

随即便是将注意力放在了面前已经碎裂成一片的黑色玉石台上。

宫卿闭了闭眼,也随即走上前,将脑子里的东西全部清除干净,专心的看了起来。

而在轩辕夜将那些符文全部重新排列之后,场中的气氛,便是忽然变了。

那些符文的光芒,都黯淡了下去,然而那缓缓流淌的液体,却是发出淡淡辉光,看起来十分温暖舒服。

这个黑色玉石台其实非常大,否则也不会用来困住那巨龙。

只是轩辕夜之前的那一招威力太大,彻底将这玉石台毁了个彻底,两道巨大的裂缝在中间交叉,显然就是裂天戈和那血斧的杰作。而裂缝的力量,也朝着四周扩散,整个台子都已经完全碎裂,连一块完整的石头都是找不出来了。

否则,那些液体也不会流出来,而那些符文,也不会被轩辕夜的力量震出。

而现在,他们正站在最中间的位置。

轩辕夜直接走到这里,显然已经确定东西就在这下面。

凤长悦再次回头看了身后几人。

宫卿已经从之前的那种状态下恢复了过来,此时面色已经好了很多,站在她身旁不远处,显然也是打算跟他们进去。

不过宫卿的话,本来也就不需要担心。

他没有肉身,不过是个半透明的灵魂体,就算是他想抢东西,也是没有什么办法带着的。

何况,他只怕对此并没有什么兴趣。

虽然宫卿没有说,但是凤长悦隐约能够感觉到,宫卿不像是对龙族有什么兴趣的人,除了最开始意识到这里是龙族万年之前的灭族埋骨之地的时候有些讶异之外,并未露出好奇或者兴奋的神色。

不过,他似乎也对龙族有一些了解,所以心中更加平静,即便是站在她身旁,也似乎…是为了她的安全?

这个想法从方才便有了,但是当时她的注意力都放在战斗之上,所以也并未发觉,而之后则是有些后知后觉,似乎每一次她站在前面比较危险的地方的时候,宫卿都在不远处,而且有意无意选择最好的出手位置,似乎,的确是在默默地帮助她。

虽然直到最后,宫卿也没有出手的机会,但是这心意,凤长悦还是领了的。因此心中对宫卿,倒是比较信任。

但是……

其他人,则是不好说了。

且不说寒浠那三人,本来就是冲着这绝龙谷而来的,绝对不可能轻易放弃,就是羽千宴,也好像藏着什么秘密。

她虽然没有开口问,但是其实心中最疑惑的,就是羽千宴的问题。

即使他实力不错,也在方才的战斗之中吃了不少苦,而在他们进来之前,更是可以想象。

她能够看出来他的身体,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若不是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他们从一进来,就一直没有消停过,加上后面的这些极为危险的场景,只怕他早已经承受不住倒下了。

她蹙眉看了羽千宴一眼,即使隔着比较远的距离,她也依然能够看清他苍白如雪的脸色,以及身上凌乱的血迹。

其实他的脸色,已经透出了一股灰败之色,若是那不能尽快得到治疗,只怕…

不过在场的几人,个个都是玲珑心思,她只是一个眼神,几人便是已经知道她想说什么。

寒浠看了一眼洛斐,淡淡开口:“若是你们能够承诺救他,我也可以承诺,放弃抢夺那东西。”

轩辕夜并未回头,精致流畅的下巴微抬,眼角眉梢之中,具是清贵之意。

“你没有资格讨价还价。”

没错,现在的寒浠,的确是没有任何优势和他谈条件的。

轩辕夜比他强,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且现在,他身负重伤,能不能自己走出去都是问题更何况去和轩辕夜争夺?

但是寒浠不得不如此,即便自己处于绝对的劣势,气势上,也依然保持着大家风范。

若是他此时再颓然让步,那么才是彻底的结束。

以后,他都无法在这个男人面前抬头了。

寒浠虽然懒散,但是骨子里,却是一个极为骄傲的人。

这和他的出身无关,即便他只是一个没什么背景的普通人,面对这样的强敌,他也不会选择低头。

所以即使知道轩辕夜会说出这样的话,寒浠还是面不改色的提出来自己的建议。

轩辕夜的话很不客气,但是却很客观。

寒浠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听了轩辕夜的话,却并没有产生什么波动,显然早已经料到他会这么说。

“一个人情。”寒浠干脆道,“这件事,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日后必定找机会偿还。”

其实他提出的不抢夺那东西,并不是真正的筹码,他真正的条件——是他的承诺。

人情这种东西,是世间最难还的东西。

寒浠从来不喜欢欠人人情,因为那等于多了一个弱点,将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中,给自己招惹麻烦。

要知道,这个世界,有时候并不是那么纯善。他的身份摆在那里,一个人情,若是被有心人利用,那么掀起未知的狂潮,也极有可能。

所以此时,他说出这一句,已经是交付出自己为数不多的信任。

老者在他身后,面色吃惊,眸中却是闪过无奈之色。

想必,若不是没办法,少爷也是不愿地低头的吧?

要知道,即便是在家族之中的这么多年,遭受那么多的明枪暗箭,少爷也几乎从来没有向任何人低头,发生什么事,都是云淡风轻。

只是现在,情势所迫,别无他法。

洛斐少爷是遭受了那巨龙的攻击,周身冻结,若是想要治愈,只怕会非常困难,毕竟龙族,是一个超越神兽的存在!

现在巨龙已死,显然只能用龙骨来想办法。

但是显然,那龙骨现在是属于对方的。

他可不信对方会不知道龙骨的价值,白白放弃。

寒浠脑中迅速分析,最后直接做了这样的决定,并且开口。

其实在他心中,做出这样的选择,并不是难事。

本来那东西,他也是抢不到的了,而洛斐,无论是出于两人难得的友情,还是他身后家族的压力,他都不能看放任看着他死去。

寒浠说完,看着轩辕夜,等待着他的回答。

轩辕夜微微侧身,终于看了他一眼。

一瞬间,寒浠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对方看了个彻底。似乎所有的心思,所有的想法,都在那双清澈而深沉的凤眸之中彰显无遗。

这种感觉,让寒浠不太舒服,所以他微微蹙了蹙眉,但是却并未移开眼睛,反而是任由那冰凉的目光,从自己身上刮过。

这个男人……他早就知道不简单,所以面对这样的情形,其实早已有了准备。

轩辕夜却是忽然扬起一抹笑,只是那笑容极轻,极淡。

“这世上,还没有谁,能够用人情来和我做交易。”

寒浠的眼神,骤然暗沉!

这话——说的实在是嚣张至极!

话虽然只有一句,所表达的意思,却是再清楚不过——他寒浠,,在他面前,什么都不是!所以,所谓人情,在他的眼中,也是一文不值!

这对于寒浠而言,的确算是诛心之言!

寒浠认为,自己已经足够放低姿态,纵然对方实力强悍,身份尊贵,在这样的事情上,也应当是有些顾虑的。

谁知,对方竟然是个比他还要骄傲,还要嚣张的人!

居然一点余地都不留!

但是看着对方那张淡然平静的脸,却又不得不让人相信他说的话——他说没有人能够有资格,那么便是真的没有!

感觉到自家少爷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情绪,又有了上涨的趋势,老者的心中,实在是苦不堪言。

看这样子,必定是那位无疑!

但是此情此景,却又不可以说出来!

方才少爷追问的时候,其实好像已经有点猜到了,但是少爷虽然有所耳闻,却是了解不深。

传闻中的那位,其实比这还要霸道,还要嚣张!

因为他有资本!

即便是四大家族,也没有一家愿意直接和他杠上!

就算是家主在这里,对方也不一定会同意这样的提议,何况是少爷!?

但是这话,老者在心内疯狂叫嚣,却是真的不敢说出来,只得在身后徒劳的焦虑着,盼望着双方不要加大争执。

其实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更加希望自家少爷能够服软一些…

唉……老者心中叹气,这绝龙谷本来就足够危险了,怎么偏偏还碰到了他!

但愿少爷不要将事情闹得更僵啊。

寒浠心中原本真的是生出了火气,他自认为已经是足够放低姿态,却不想对方竟然一点都不领情!

若不是对方的神色过于自然,他只怕会以为这是在故意羞辱他!

但是寒浠在这样的大家族之中成长起来,并且到了如今的额这个地位,显然不是什么一根筋的人物。

相反,绝大多数时候,他才是那个掌控者,举重若轻,翻手覆云。

只可惜,今天他遇到的,是轩辕夜。

他原本想要说出自己的身份,但是立刻觉察到自己若是真的说出口,会是多么愚蠢的行为。

对方这姿态,显然也来历不凡,并且极有可能已经猜到他的身份,然而态度依然如此,那就证明他的背景,绝对足够强大,是真的不将他的所谓少爷身份放在心上。

那么他说什么都是徒劳。

寒浠深吸一口气,眼神重新恢复平静。

“那么,你有什么条件?”

他不傻,对方说道这种地步,显然是等着这句话。

但是却也没有其他办法。

轩辕夜笑意加深,如同浮冰碎雪般的清隽容颜上,因为这一抹笑容,显得分外动人。

然而这份光彩温柔,却只属于一个人。

他握紧了身旁女子的手,淡淡的看着他,语气却是不容置喙的坚决。

“我要你,代表你身后家族,欠下她一份人情。日后若是她提出任何要求,你都必须答应,并且倾尽全力去做。”

这个“她”,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这一次,不仅仅是寒浠,就连凤长悦都吃了一惊,转眸看向他。

轩辕夜却只是眸色淡淡,看着寒浠。

“好。“

寒浠没有怎么考虑,就答应了这个要求。

这女子在他心中的地位昭然若揭,这样的要求,虽然不合常理但是意料之中。

其实寒浠心中,倒是难得的生出了几分好奇。

这个女子的天赋还是其次,甚至连同她身上的神火,也这个男人的映衬下,也显得不是那么惊人。

他好奇的是,她的身份背景。

四大家族之中,没有这样的女子存在。

而且这个男人提出的这个要求,本身就很有趣。

他显然已经知道他的身份,所以才会连同他的家族都算上。

但是这样的一个女子,又怎么会和他们家族有所牵连?

即便是有什么麻烦,按照他的实力和背景,又如何不能护她周全,怎么还会向他提出这样的要求?

实在是诡异至极。

寒浠的目光,落在凤长悦的身上。

那女子一直很是淡定,这一路走来,无论是面对什么样的情况,都没有出现过慌乱的神色,即使是曾经面对那样强大的巨龙,也依然一派沉静。

而在出手的时候,周身又带着不可小觑的惊人的杀意。

那样的气势,寒浠可以肯定,是从无数次生死厮杀之中得来的。

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女子,需要得到过怎样的训练,才能有这样坚韧沉静的心性,以及杀伐果决的雷霆手段?

而她,又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用到这份人情?

他几乎是没有考虑,便同意了,其实心中难免认为,这个轩辕夜想要讨她欢心的一种小手段罢了。

寒浠不知道,这个决定,将会在日后,给自己以及整个家族,带来怎样的惊涛骇浪。

那时候他才惊觉,这份人情,价值几何。

听到他这么爽快的回答,凤长悦黛眉扬起,像是名伶水袖,划出一抹流畅自然的弧度,几乎划开云水天色,动人之极。

阿夜的这个行为,虽然出乎意料的,但是她能够体会到他的良苦用心。

阿夜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

关于她真正的身份,她并没有专门提过,但是两人相识这么长时间,有什么事情,她也不会避着他,他知道也是正常。

不过他并没有问过,也没有特意提出,她一直也没有放在心上,却不想,他已经替她考虑到了这么多。

无论最终是否能够找到爹爹和娘亲,她最终都一定会踏上那条路,并且最终走到那个神秘而遥远的家族之中,将自己的身份公示天下,为他们两人,澄清一切,将娘亲曾经遭受过的苦难,全部还回去,并且证明娘亲当年的决定,没有错。

而这一路,必定会是风雨兼程。

中间会遭受怎样的困难,她并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这路不好走。

她现在还没有靠近,便已经遭受到了这么多的困难,若是想要走的更远,那么只会面临更多的困难,更艰涩的坎坷。

但是她必须要这么做。

还有一个原因,阿夜恐怕并不清楚。

她虽然并不看重那些反对的声音和羞辱,但是她却不愿让他因为她而遭受任何非议。

她要为自己挣一份荣耀,让这天下,都必须正视她的存在,承认她的存在!

为他!

这些事情,她在心中有所念想,但是却不想阿夜竟然抢先,为她争得了这样的一份人情。

四大家族彼此之间的差距不大,相互敬重也相互提防,若是到时候有这样的一份人情相助,是能够起到大作用的。

阿夜或许不需要,但是对于她而言,却的确是最好的赠与。

既然已经说好,那么还是尽快解决比较好。

凤长悦上前几步,走到了那巨大的龙骨身旁,右手打了个响指,纤细的指尖便出现了一抹紫金色的火焰。

周围的温度顿时升高!

纵然不是第一次见识到这神火,寒浠等人眼中还是划过一抹异色。

凤长悦手指一动,那火焰便瞬间蔓延而出,将整个龙骨都包围并且燃烧了起来。

而同时,一抹白色迅速闪过。

再次回来的时候,小白的手中,正拿着那两颗血红色的魔核。

凤长悦挑眉看着小白。

小白冲她咧嘴一笑,满脸讨好。

“娃娃这两天长大了,需要点什么东西磨牙,我看这东西不错!就顺手拿来了!”

凤长悦:“……“

虽然知道你一直想要拿这东西,但是这理由也未免太…

小彩在空间内听到,当即一声冷笑,彩色的翅膀微微一震,转过身去,虽然看不到小白也似乎通过这个动作表达了自己的不屑。

至于娃娃…站起身来,双手掐腰,肉呼呼的小脸上满是不忿——

“小白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是灵宝之魂又不是魔兽,才不像你一样需要磨牙!“

一片寂静…

小白的脸上有白色的毛遮掩,倒是看不出脸红,但是那双圆溜溜的眼睛却是微闪,显然心虚。

凤长悦又有了扶额的冲动。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苍和小白,为什么会硬生生的形成两种性格?

看到凤长悦无语的模样,小白无法,只好咳了咳:“主人,这东西……龙族的东西,还是可以的呀……“

凤长悦当然知道,所以她并未打算浪费。

不过…

“小白,以后你想要什么,直接去拿,有什么后果,我来担。“

小白的眼睛一下子亮了:”真的?!“

凤长悦敲了敲它的脑袋:“不过,以后可不准再这么偷偷摸摸。省的出去丢我的人。“

“知道了!“

小白当即将两块魔核揣的更紧,双眼精良的看着她——不愧是它的主人!真是太酷了!

任由小白将那魔核抱了回去,凤长悦随即看向还在灼烧之中的龙骨。

有一滴淡红色的液体,逐渐产生,在白色的骨头里面缓缓游走。

凤长悦心念一动,紫金色的火焰顿时朝着那一滴液体而去,并且最终将之逼出了题外。

她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准备好了一个玉瓶,随后用天堂火包裹着那一滴液体,落入了玉瓶之中。手腕一翻,那玉瓶便是抛向了寒浠。

寒浠眼疾手快的接住,感觉到那玉瓶之中还带着炽热温度的力量,不由得握紧。

“这东西是最好的解药。只要之后好好休养,一个月痊愈不成问题。”

凤长悦淡淡道,同时收回天堂火,并且将龙骨收到了空间之内。

这东西,还大有用处呢。

寒浠点头致谢:“多谢。”

在巨龙死之后,洛斐身上的那一层冻结便逐渐消散,只是看起来依然是十分虚弱,寒浠将玉瓶递给了老者,老者会意的蹲下来,喂到他嘴边。

几乎是立刻,洛斐身上冰冷的气息,便减轻了许多。而苍白灰败的脸上也逐渐恢复了几分血色。

那老者这才松了一口气,看向寒浠,点了点头。

寒浠这才放下心。

然而凤长悦却已经回到了轩辕夜身边。

她眨眨眼睛,向来冷清的小脸上荡开一抹笑意。

想不到,阿夜还真是会物尽其用啊。

寒浠看着她脸上笑容,微微一怔。

想不到,这女子还是会笑的…

而羽千宴则是垂下眸光,掩去眼中的一切神色。

这样最好。

她只有在他身边,才会露出这样的笑容。

而他…又有什么资格…

咔嚓——

突然一声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传来,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凝目看去,却是轩辕夜和凤长悦身前的碎裂成一片狼藉的黑色于是台,竟是忽然裂开了一道缝隙。

那些符文之上的光芒,越发的明亮,而空气中的那一股温和的奇妙的力量,也变得越发的醇厚。

一时间,似乎连身上的伤,都在飞快的痊愈。

几人的目光,都紧紧的盯着那裂缝。

果然,随后又是几道崩裂的声音传来,而那玉石台上面的裂缝,也终于相互链接在一起,最终——忽然挪开!

沉重的石块挪动的声音,有些刺耳,但是却也将众人的心绪,提到了最高!

这里面,果然是有东西的!

几人的距离其实相隔的并不远,此时这番动静,几人都是看的清清楚楚。

却是那一块的石块,忽然朝着一旁挪去,而后露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深坑。

说是坑,其实并不准确。

因为下面出现的,其实是台阶。

黑色的,蔓延而下看不到尽头的台阶。

凤长悦站的近一些,能够看到那台阶之上,竟然也都雕刻着符文,透着无可言喻的神秘和庄重。

“既然已经打开,东西就在里面,想要的——各凭本事。”

轩辕夜说完,便转身带着凤长悦一同走了下去。

宫卿自然是紧随其后。

三人的身影很快便消失。

剩下四个人。

短暂的沉默之后,羽千宴也走了过去。

寒浠思考了片刻,吩咐老者在原地看守着洛斐,也跟了上去。

虽然已经打定主意不去争夺,但是……既然都已经到了这里了,好歹也要看上一眼。

否则这一趟,真是得不偿失。

二人的身影,也一前一后的消失在那台阶之下。

一片狼藉的场中,只剩下了那老者,以及还在昏迷之中的洛斐。

老者看着自家少爷的身影消失,心中暗暗叹气。

希望少爷能够安全回来啊。

….

沿着黑色的台阶走下,凤长悦和轩辕夜并肩而行,能够感觉到好像的确是在向下而行。

但是虽然是向下走,眼前的视线,却并没有变暗。

因为这台阶两边的墙壁之上,每隔一小段距离,就镶嵌着极大的夜明珠,圆润光泽。一般人可能一生都看不到这样的夜明珠,但是在这个地方,却是用来装饰墙壁,并且照明用的。

而且,数量极多,竟然全部都是一样大小。

能够做到这种奢侈水平的,大约除了一城四族,也只有龙族了。

因为龙族虽然血脉强大,却也是一种喜爱珍宝的族群。能够有着这样的手笔,着实在意料之中。

而这也再次印证了他们的确是进入到了龙族真正的秘密场所。

两人细微的脚步声,在安静的隧道里面,显得格外清晰。

宫卿在后面……飘着。

台阶蔓延而下,很宽。

因为这是按照龙族的体型大小建造的。

面前一片明亮,夜明珠的光芒虽然明亮但是并不刺眼,所以正好可以清楚的看到面前的场景。

空旷。

这是凤长悦心中,最直观的评价。

实在是太空旷了。

他们不知道走了多久,都一直看不到尽头。

不过两人心性都是绝佳,面上都不见一丝烦躁。

而宫卿,脸上也十分平静。

实际上,除了关于记忆的事情,他一直都很淡定。

不知过了多久,面前终于光芒大盛。

一个巨大的门,出现在道路的尽头。

凤长悦仔细看去,果然看到在大门之上,依然雕刻着那奇怪的符文。

而在中间的位置,有一个圆形的凹槽,手掌大小,向里面凹陷,大约四指深。

周边也是雕刻着精美的花纹,看起来庄重而神圣。

凤长悦走进看了看,发现那上面雕刻着的,是一条龙,将整个凹槽盘绕起来,像是在周边游走。

她正想着如何打开这门的时候,轩辕夜已经轻轻将她拉在身后,而后伸出手掌,一道白光闪过,手掌之上,顿时渗出了嫣红的血液。

凤长悦一惊,却没有阻止。

果然,轩辕夜随即将手掌放在了那凹槽之中。

那原本是圆形的凹槽,在被他的血液侵染之后,竟是逐渐发生了变化!

那凸起的环绕在周边的小龙,忽然动了!

整个身躯都像是活过来了一般,在他手边,缓缓游动着!沾染着轩辕夜的血液,那小龙似乎变得更加活跃。

很快,那小龙竟是游到了他的手掌边缘,而后,靠近了他手掌之上的伤口!

凤长悦的心,像是被紧紧攥住,双眼死死地盯着。

虽然知道阿夜做事情都有分寸,但是看着这样诡异的一幕,还是会有一些担忧。

小白放下手中啃着的魔核,看到主人这般担忧轩辕夜,心中还是难免有些酸,只是现在却也知道不是闹小脾气的时候,便狠狠的咬下一口魔核,狠狠咀嚼,道:“主人,您就放心吧!那小龙又不是真的龙,只是因为曾经被注入龙血而有了一点龙的气息和灵气的小东西,现在只是在进行简单的验证,不会对他造成伤害的。”

凤长悦这才放下心。

只是心中的疑惑,却是丝毫都没有减少。

终于,当那小龙终于靠近轩辕夜的手掌的时候,周身忽然光芒大盛!那扇大门——终于打开!

有刺眼的光芒,从里面射出!

凤长悦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却感觉到一条铁臂揽住了自己的腰身,而后快速前行!

咄咄咄!

利器钉入墙壁的声音,从耳后传来。

她还被轩辕夜抱在怀中,闻声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在大门打开的瞬间,从那门的四周,忽然射出了无数白色的箭矢!

仔细看去,才看清那箭矢,竟然都是用手臂长短的骨头削成!

而那显然也不是普通的骨头,虽然整体呈现白色,但是却也透着一股清透润泽,显然是什么魔兽的骨头!

而现在,竟是全部都用作箭矢!

然而还不待凤长悦看个仔细,就忽然感觉到身后,一阵凉风袭来。

她豁然回首!

却看到面前无尽的光亮之中,忽然浮现了一道巨大的阴影!

那阴影,足足有一座小山大小!

她的心脏,忽然剧烈的跳动起来!

而轩辕夜的手臂,也将她抱得更紧,凤眸却是专注的看着那一片阴影,而后,唇边募得勾出一抹弧度,凤眸之中闪过清冽冷寒的光泽。

“太久了……终于……有人来了……“

一道浑厚而不失威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像是从遥远的地方而来,带着穿越漫长时空的沧桑感,仅仅只是一声叹息,便让人心生无尽苍凉,似乎能够感受到那其中的无穷孤寂和沧桑。

而后,两道金色的光芒,忽然闪现。

她心头巨震。

而小白却是忽然将手中的魔核扔掉,浑身炸毛——

“丫的!这么多年了,你小子居然还敢和老子一个眼色!“

------题外话------

宫卿两三天之内就会恢复一部分关键记忆表急么么哒~想要继续万更的娃子们,举起手来!让我看到乃们的双手!High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