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32 你想起来了?

两人的动作几乎是同时发生,像是早就约定好了一般,同时发力,狠狠落下!

而威力,显然也超乎想象。

原本看到轩辕夜两手各自拿着一件灵宝的时候,巨龙心中还颇为不屑。那两件灵宝,都不是凡物,再厉害的强者,也不可能同时使用两件天阶灵宝!

天阶灵宝施展,需要巨大的力量,以及极为强悍的掌控力。若是想要发挥灵宝的最大威力,必定是需要施展者本身就拥有着极为强悍的实力,才能够驾驭。

而且最重要的是,天阶灵宝有很多已经有了自己懵懂的意识,虽然不至于件件都像射天弓和射天箭一样,产生了类似娃娃的灵宝之魂,但是也都算是有着自己的意志,并且一旦认主,就会无比忠诚。其他人若是想要使用,不但不会有任何帮助,甚至极有可能还会遭遇反噬,最终落得凄惨下场。

它相信轩辕夜手中的裂天戈,是他的杀手锏,对他的命令绝对服从,并且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但是……那血斧,可是没那么简单!

巨龙望着远处的轩辕夜,看着他手中血腥气息浓郁的血斧,眸中闪过一丝冷嘲。

别说是他,就算是比他强上一倍的人,对这血斧,也是不可能施展出来的!

否则,它也不会被这血斧砍断脊椎,从而困在这里万年岁月!

想到这些,巨龙心中就涌出无尽的怨念以及愤怒,它在这漫长的岁月之中,不知承受了多少孤独的煎熬,从最开始的愤慨不服,到后来的痛苦挣扎,到最后的颓然孤寂,这万年的牢狱之苦,又岂是这些渺小的人类可以想象的?

这男仗着自己有几分实力,便异想天开,想要用这两件灵宝同时对付他,真是笑话!

要知道,一件天阶灵宝就需要费尽心神,倾注所有,若是同时使用两个,那么只能造成体内灵力的混乱,最终害惨了自己!

它冷冷的看着,等着轩辕夜自食恶果!

然而轩辕夜的动作,却是没有丝毫停顿,好像只是随意将两件灵宝拿在手中,而后狠狠挥出!

动作简单流畅,行云流水。

巨龙冷嘲愈甚。

而同时看着这一幕的宫卿,则是在微微皱眉之后,缓缓笑开。

虽然认识的时间很短,彼此的交流也不多,但是他心中,却是莫名的相信他。

或者说,是相信他的实力。

宫卿就算没有了以前的记忆,但是这些常识,却还是都知道的。

一个人不能分心同时使用两种灵宝,这是任何修炼者都知道的简单道理。

而眼前这男人,不仅是用了,而且,两件都是天阶灵宝!

无论怎样,这都绝对算得上的震惊世人的一举。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清楚的看到,轩辕夜的脸上,是超乎寻常的冷静!

那表情…。绝对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

这样看来,倒是有些意思…。

宫卿淡笑着收回目光,看着几乎已经消失在紫金色火焰之中的纤细身影。

周围已经遍布火焰,一眼望去像是一片紫金色的海洋。

整个空间的温度,似乎都在瞬间上升了。

他虽然没有*,但是这火焰,却是连灵魂都能灼烧,若不是他早早做好了防护,只怕此时也已经难以承受。

火焰蔓延之处,一片焦土狼藉。

而当蔓延到那些龙群的时候,惨叫声此起彼伏。

宫卿微微叹气。

这两个人,倒还真是绝配。

明明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做过事先的交流,竟然就这样默契十足。

倒是,有些像…。

脑海之中,忽然浮现了两道人影,似乎在携手向他走来。

宫卿顿时愣住。

然而片刻之后,那场景就消失了。

脑海中,又是一片空白。

宫卿心中却是忽然有了什么预感,那莫名出现的影像,一定是和他有关的!

他立刻静下心神,努力的回想,但是却再也想不起来什么,甚至想的久一点,就会产生剧烈的头疼。

他只得无奈放弃。

更加无奈的是,他之前也并没有看清那影像之中的两人的模样。

实在是太过模糊了,连轮廓都显得十分虚幻,只能隐约看出来是两个人,而且,似乎是…。一男一女?

宫卿长舒一口气,又没有想起来。

但是这也不失为一种信号——他的记忆,在逐渐恢复的信号!

其实从千面莲心之中出来之后,他就发觉自己的记忆,在莫名其妙的逐渐恢复。虽然速度极为缓慢,但是却实实在在发生着这样的变化。

大多数时候,他只是不由自主的说出一些奇怪的话,而今天,竟是出现了影像!

虽然极为模糊,但是他可以肯定,那一定就是他的记忆!

虽然对于宫卿而言,从千面莲心之中出来之后,就是重生,若是他愿意,大可以随便找一个躯体,而后夺舍,以一个崭新的身份存活,远离这些是非。

但是他却始终无法释然,似乎冥冥之中,总有什么力量在促使他召回记忆。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人,不知道自己的过去,究竟发生过什么,更加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会进入了千面莲心之中。刚出来的时候,他并不在意这些,因为虽然脑海之中一片空白,但是他并不在意。

这样,也算是无牵无挂。

可是他无法忽略自己心中的那一抹好奇。

他隐约感觉到,从见到凤长悦的那一刻开始,他以都不会安闲自在了。

那样诡异而致命的熟悉感,让他无法离开。

当然,就算他想离开,也要问问凤长悦答不答应。

凤长悦心中,可是比他自己还要希望他立刻恢复所有的记忆。

因为他的一系列表现,都让人无法忽视。

凤长悦心中,也早已有了一些猜想。

现在,不过是等着他找到机会,恢复记忆罢了。

不过虽然那影像已经消散,宫卿的心中,却是莫名的涌起了一丝怅然。

他已经太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或许,等他们从这里出去,就是知道一切的时候吧…。

若是之前,宫卿的异常凤长悦必定是可以觉察到的,但是此时她的全部心神,都已经放在了轩辕夜和巨龙的决斗之上,而她自己也在倾尽全力的破开这牢笼在,自然是什么都没有感知到。

何况,此时场中已经是一片混乱。

偌大的空间之内,已经纷乱无比,到处都是耀眼的光芒闪烁,激烈的能量碰撞!

轰!

轩辕夜手中的两者,终于同时挥下!

一黑一红两道光芒,顿时从两者之上爆发出来!

因为巨大的冲击力,他黑色的衣衫被狂烈的卷起,唯有那双凤眸,划过一抹冷冽至极的光!

两道光芒同时朝着那黑色玉石台而去!

一瞬间几乎天河裂变,万物销声!

那两道极致耀眼的光芒,迅速飞出!

连一个眨眼的时间都没有,便是已经抵达!

甚至连天地之间的异象还没有完全形成,天空之上的乌云还没有完全巨龙,远方的风声还未抵达,那两道光芒,便是已经迅速飞出!

不需要任何的多余动作,不需要等待蓄力,只是随手一挥,便是金戈铁马,天翻地覆!

而那巨龙眸中的神色,也迅速变幻!

从一开始的不屑嘲讽,到后来的不可置信,终于是在映出那两道黑红的时候,冒出了一丝畏惧!

这怎么可能?

那两个,分明都是天阶灵宝!他怎么可能这般完美的同时驾驭!

就算是在它漫长的记忆当中,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场景,甚至,连传说都不曾有过!

这个男人不但没有被那血斧反噬,也没有被两件灵宝的抢夺而失去平衡,更加没有因为同时使用两件天阶灵宝而耗光所有的灵力!

它甚至还能看到,在挥出这一招之后,那个男人脸上冷清的神色,以及那凤眸之中深深的嘲讽!

那是——绝对的蔑视!

心中闪电般闪过这些念头,巨龙虽然震惊不已,但是反应还是非常灵敏的,尤其是此时已近脱离了束缚,更是比之前更加强悍了不少。

看着呈现从两边包抄而来的两道耀眼光芒,它巨大的身体,瞬间腾空而起!

那黑色玉石台,顿时遭受重击,完全碎裂开来!

而在它飞起的同时,又有些恼怒的看了尾巴上的红色火焰。

都是被这东西分神,才导致它疏忽大意落了下风!

啪!

巨大的白色龙尾,顿时狠狠拍打在地面上!

那条龙终于完全飞起!

而那团红色的火焰,原本就已经快要耗尽,此时遭受重击,更是虚幻了不少,狼狈的滚落在地上,溅出几星火花。

还有一朵,落在了寒浠的身前。

在那小狐狸抢在他身前,为他挡住危险的时候,他便被强大的能量波及,狼狈倒在了旁边的地面上,身上还有不少擦上,有嫣红粘稠的血液从身体上面滴落,而后无声的流淌进了暗红色的土地之上。

此时的他,已经无暇顾忌那些神秘的裂缝以及琐灵石。

看到那朵落在身前的小小火焰,寒浠的表情微怔,而后脸色便是沉了下来。

随后他看向前方,果然,不远处,那团红色的火焰,已经逐渐消散,而在里面,正有模糊的一团,逐渐显出身形。

他伸出手掌,那团红色便向着他的方向而来。

似乎是感觉到是他,那小东西并没有任何反抗,任由自己再次落在寒浠手中。

是的,它此时,正躺在他手中。

它勉强睁开眼睛,眼前一片猩红,但是还是能够模糊的看到寒浠的脸。

那张向来懒散随意的俊朗面容,此时竟是染上了几分阴沉的杀意,它看的一个哆嗦。当下垂下眼睛不敢再看。

虽然它这样做,是为了他,但是却是没有经过任何允许的,而且…。它在飞出去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多此一举了。

主人他,好像早就有所准备。

而它,不但没有任何帮忙,反而还阻拦了主人的计划。

这样的话,主人会不会惩罚它?

小狐狸有些不安的想着,眼神有些飘忽。

但是随即,他的手动了动,剧烈的疼痛,便传遍了整个身体,小狐狸偷偷疼的颤抖,却不敢抬头看他,也不敢开口呜咽,只是迷迷糊糊的想着,现在自己这样子,主人再怎样惩罚,应当都是没什么关系的了。

它却不知,见到他这般模样,寒浠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

但是他却不是因为这小东西破坏了他的计划而生气,而是……

感受着手中轻的几乎没有的重量,以及触手黏腻而粗糙的手感,寒浠眉目之间冷意愈甚。

看着已经因为自燃而面目全非的小狐狸,寒浠心中,像是压了一块石头。

他心中有些复杂难明的情绪盘桓,辨不清析,但是他却是知道,自己的心情,的确非常非常的不好!

他的魔兽,只能他来欺负!别的任何人,都不行!

虽然之前他并未将这小东西放在心上,但是这也并不意味着他会任由它遭受欺负!

即便这个对象,是龙族!

小东西还在瑟瑟发抖。

他心中忽然烦躁。

这个伤势,无论如何是不可能挽回的了。因为燃烧了自己的精气,所以此时的它,已经和废物无异,而且灼伤严重,皮毛已经尽数灼尽,小小的身体之上,满是伤痕。

若不是那巨龙方才将它甩出去,只怕此时的它已经完全燃尽。

但是纵然如此,那巨龙的最后狠狠一甩,也是彻底断了它的升级。

寒浠心中,其实说到底,并没有几分对这小东西的同情和怜悯,被挑衅的怒意,其实占据的成分更大一些。

为他而死的魔兽数不胜数,而他从小到大所受到的教育,也早已经让他将这一切都看的理所当然。

但是他看到这场景,依然十分沉郁。

早早觉察到他心情不好的小狐狸,却是慢慢的停止了颤抖。

寒浠一愣,这才发现,它的气息已经变得十分微弱。

只怕是要死了。

寒浠皱了皱眉:“看在这一场情分之上,我会帮你报仇。”

小狐狸已经看不出形状的耳朵动了动,缓缓睁开眼睛,隔着那一层血色看着寒浠,有些发愣,有些震惊。

……报仇…。吗?

它这样的身份,也有这样的资格吗?

虽然最近被寒浠宠着,并且带出了家族,甚至在面对小白的时候有过片刻的趾高气昂,但是其实它心中明白,它的身份是何等低微。

它不过是一只暂时受宠的宠物罢了,主人不喜它随时就会被抛弃。

天知道整个家族之中,有多少魔兽在渴望着成为他的魔兽。

而它,在幸运的得到了一点宠爱之后,终于迎来了自己最终的命运。

其实它觉得自己死得其所。

其实一开始,它对小白那么敌对,是因为感受到寒浠对小白的兴趣,这让它有些担忧,所以不自觉的就做了一些不合适的举动。

而它也为此付出了代价——被寒浠赶走。

其实这对它而言,是极为羞耻的,虽然心中万般不甘,但是却是不敢反驳,只好离开。

其实,也不过是隐藏起来,跟在他们身后罢了。

轩辕夜等人对它并不在意,所以也没有什么表示,而寒浠则是一心都放在如何应对这里面的困境,加上它有一些小小的技巧,所以一路尾随,倒是没有被发现。

也正因为如此,它才能那般出其不意的挡在寒浠身前。

虽然极为痛苦,并且会付出自己的生命,但是它心中,却是觉得欢喜的。

但是当它知道因为自己的私自动作影响了寒浠的计划之后,心情就跌落谷底了。

可是它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听到寒浠说这样的话——

我替你报仇。

它的眼睛也被烧伤,眼里面全是血,但是此时却依然顽强的睁开,里面隐约闪烁着不敢置信的光泽。

寒浠淡淡的看它一眼。

它心中,终于涌出无尽欢喜。

这样,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它闭上眼睛,血肉模糊的身体蜷缩成一团,看起来分外可怜。

寒浠眼中,忽然闪现了一丝暗沉的色彩。

小狐狸的身体,逐渐消散。

片刻之后,他手中,已经空无一物。

而且什么痕迹都没有,干干净净。

他站起身,再度看向那巨龙,此时那一黑一红的两道利刃,正从半空斩下!

见到这一场景的寒浠,忽然觉得有些疲惫。

对方显然已经比他高出不止一个档次了。

他无论做什么,都会像是个笑话一般。

原本以为凭着自己的天赋,是绝对可以得到那东西,却不想半路杀出了这样的强敌。

强到,让他连站在他面前的资格,都没有。

寒浠转身,飞向了一同而来的老者身旁。

那老者看着自家少爷受伤自然是非常担忧,但是又因为要照看洛斐而不能上前,之前在看到寒浠狠狠跌落在地的时候,老者就已经十分心疼,但是想到终究算是脱离了那巨龙的攻击范围,反而还有些宽慰。

此时见到寒浠不但没有去对付那巨龙,反而是朝着自己的方向而来,老者心中倒是有些疑惑。而当看到寒浠脸上平静的表情的时候,更是不解。

这神色……怎么看也不像是要去争夺东西的样子啊…。

寒浠站定,而后便是看向了还在被冻结的洛斐。

他的脸色苍白似雪,眼睛紧闭气息微弱,若不是周身还能感觉到一丝能量的波动,看起来真是和死人无异了。

“务必保住他的安全。免得回去不好交代。”

寒浠蹙眉道。

老者愣了一下,随即连忙点头。

洛斐少爷是什么身份?

不说别的,单是少爷的这份情谊放在这里,他就一定会拼了命的保住罗斐少爷!

只是少爷这话的意思…。

“少爷,您这是…。是要回去了?!”

老者满脸震惊,口气中带着不可控制的怀疑。

他们好不容易才进来,正好那巨龙也已经出现,一切的一切,都在朝着最后的那个方向发展,他有预感,若是将这巨龙解决,必定就能够快速找到那东西!也能够获悉龙族的秘密!

而且现在,那神秘的黑衣男人,以及那刚刚晋级的少女,都在和巨龙缠斗,看样子胜算不小,只要登上片刻,他们就一定可以将这巨龙解决!

而后,他们就可以…。

少爷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选择回去?

只是此时的情形,恐怕少爷也知道回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这句话……其实是在表明态度!

少爷竟是想要退出争夺!

这怎么……

老者心中知道寒浠为了这一次潜入绝龙谷,做了多少准备,而且这一路走来,也的确吃了不少苦,怎么偏偏选择在这个时候放弃?

这不是让之前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吗?

少爷怎么甘心…。

似乎是早就料到老者的反应,寒浠的面色并没有什么变化:“等一切尘埃落定,找到机会就出去。那东西…。并不属于我。”

清淡而不容拒绝的语气,让老者愣住,这才意识到自家少爷是下定了决心的。

“但是……”但是这样的话,岂不是太遗憾了?

话没有说出口,便是被寒浠打断。

他竖起手掌,示意他不必再说。

“那个男人对那东西势在必得,已经没有争抢的必要了。”

他并不是那种知难而退的人,更加不是会因为对方强悍,便将自己看上的东西拱手让人的人,不过,这一次,是个例外。

那个男人的强悍,以及这绝龙谷的诡异,洛斐的伤势…。一切的一切,都让他忽然淡了争抢的心。

老者见此,只好沉默。

纵然再不甘愿,少爷都已经发话了,那么他自然是没有资格再插话的。

毕竟,少爷考虑的,或许更多一些吧。

而且…。

老者忍不住抬眼,看了一眼那正在半空之中身姿挺拔的男人,心中复杂难言。

若是那个男人真是…。那遮掩,或许是最好的结果吧…。

寒浠的目光,不动声色的从他脸上划过,胸腹之间忽然传来一阵剧痛,他皱眉咳嗽了几声,立刻将老者的注意力拉了回来,焦灼的看着他问道:“少爷,您没事儿吧?”

怎么会没事儿?经历方才那一战,他的身体此时已经是极度虚耗,恐怕身体里面,也已经满是重创,没有几个月,是修养不过来的。

寒浠没有说话,从戒指中拿出一颗丹药咽下。

老者满脸担忧的看着他,心疼不已。

然而寒浠在咳嗽逐渐挺直了之后,却是忽然直起了身体,转眸看向了他。

“那个男人的身份,你知道,是不是?”

老者的身体,顿时僵住。

寒浠看着他的反应,眯起了眼睛。

“少爷,那个人…。”

老者斟酌着词句,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先不说那只是自己的猜想,就算是真的,那他也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

少爷现在,绝对是不知道为好!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老者脑门顿时出了一头冷汗,想要开口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但是在寒浠那样透彻的几乎看透一切的眼光下,他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说出口,像是有什么堵在喉咙。

“这样的天赋,这样的实力…。我虽然并不喜欢了解这些事,但是也是知道的,他……”

轰轰轰!

忽然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将寒浠的声音,扯得淹没!

而这般动静,也立刻让寒浠扭过头去。

当看到那场景的时候,寒浠的眼中,闪过莫名的光。

却是轩辕夜那一击,已经砍中了那黑色玉石台!

两道妖异的光芒,在半空之中划过,而后同时落下!

几乎是瞬间,那黑色玉石台,便是产生了几道裂纹!

而这一动静,也立刻让那玉石台上的咒文,更加剧烈的颤动起来!

原本在那巨龙身上的血斧掉落的时候,那上面的符文便隐隐颤动起来,像是漂浮在水面上一般,似乎要脱离开来,但是却始终没有彻底挪动。

但是现在,这几乎让天地变色的一招,在砍碎了黑色玉石台的同时,也似乎彻底打碎了什么禁制!

那些神秘的符文,顿时像是脱离了束缚一般,疯狂的游动起来!而在那下面,原本看起来像是封印在里面的液体,也缓缓流淌起来!

在黑色玉石台碎裂的瞬间,缓缓流出!

有淡淡的光芒,从上面散发出来!

这动静,自然也是让已经飞到天空的巨龙吃了一惊,慌忙之中向下看去,却是差点从天空摔下来。

因为在那黑色玉石台碎裂的时候,那紫金色的火焰,也已经蔓延其上!

那一黑一红的两道利刃划下之后,在整个地面之上,都留下了两道深深的痕迹,几乎连地面都裂开来!

而这两道痕迹,正好横亘在那张由地面移动的裂缝和琐灵石汇聚在一起的巨网之上!

像是两道刀痕,狠狠割裂!

而那之上浓郁的血腥气,也沉重的几乎让人喘不过来气!紧紧只是这样看上一眼,便是能够感觉到其中的滔天杀意!

裂天戈本来就是极为凶悍之物,这一下轩辕夜又是用了十足的力量,因此所具有的威力,比起之前对付那巨龙的,还要厉害几分,而那血斧,却也不知为何,竟然能够为他所用,在他出手的瞬间,便将周围的力量尽数吞噬,而后全部聚集在一起,给出了致命一击!

那般威力,丝毫不弱于裂天戈!

也正因为如此,这两道利刃,才能够一下斩裂!

无数缓缓移动的裂缝,顿时被出现的深坑吞噬!

而那些看似无意散落的琐灵石,也纷纷被强大的力量震碎,顷刻间化为齑粉!

而那紫金色的火焰,也顺势而行,将整个中间的空间都包围了起来,还有一些渗入了琐灵石之中,在遭遇轩辕夜那一击强大的力量攻击的时候,发出剧烈的爆炸声!

那些琐灵石,就像是鞭炮一般,牵一发而动全身,从最初的一个爆点,彻底爆裂开来!

这也是为什么,方才寒浠听到了那一连串的巨大的爆炸声。

整个偌大的空间,都被紫金色的火焰以及黑色或者红色的光刃充斥!

不过是片刻时间,便已经天翻地覆,所有的东西都彻底变了模样!

甚至连远一些的坟墓,也没能幸免于难,纷纷在这场连珠炮一般的爆炸之中,尽数彻底消散。

看到这般堪称色彩缤纷的场景,凤长悦黛眉微挑,露出一丝满意的神情。

轩辕夜见此,凤眸微闪,抬眼看她。

隔着一段距离,却依旧能够看到她精致清丽的脸容上,带着的绝世风华。

分明两个人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却是如此默契,配合的天衣无缝。

似乎是觉察到他有些炽热的目光,她忽然抬眼,正对上他的眼眸。

四目相对,皆是一笑。

轩辕夜向来冷清尊贵,从容不迫,但是今天这一场战斗,却是让她更加清楚的了解到,这是一个多么强悍的男人。

举手投足间,倾覆一切!

他的狠辣,他的决绝,他的冷厉,她今天,才越发清楚的了解了这个男人。

虽然之前,她早就知道这个男人是这样的性格,但是在她面前,却总是温柔和宠溺居多,有时候还会有一点的霸道和孩子气,所以其实她心中的印象,还是会略微有些片面。

但是当真正看到他这样的一面的时候,她才知道,那对于她的震撼,有多大。

而在看到他随意却无可匹敌的挥出裂天戈和那血斧的时候,在看到那双凤眸之中蕴含的绝对的杀伐冷漠的时候,她心中产生的,却并不是陌生的感觉,而是——

不愧是我的男人。

那是一种从心底深处产生的,无法抑制的骄傲。

是的,这个男人,是她的。

此时,看到他凤眸之中,唯独对她才会流露的温柔,她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的塌陷。

而她却是不知,对于轩辕夜而言,她才是那个越发耀眼的存在。

周围乱火纷飞,一片狼藉,而她的衣衫,也早已经变得凌乱不堪,上面凌乱的沾染着一些血迹。

然而她却一点都不狼狈,甚至在这样的场景之下,对他璀然一笑。

那笑容虽然淡,在他眼中,却是无比耀眼而明亮。

她不知道,在这样的场景之中,她这样的笑容,是多么让人沉醉。

一切都是那么糟糕,然而她在,一切,都可以忽略。

这个女子,没有最出色的家世背景,却有着最为坚韧的心性,没有得天独厚的资源,却有着最不屈的意志。

她不温婉,不娇嗔,不纤弱,在他眼中,却是如此动人。

他甚至怀疑,这是上天给予他此生,最好的恩赐。

他何其有幸,得到她。

两人相视一笑,不过片刻,却不知,彼此心中,早已经将对方纳入了最深的心底,刻进骨血,永世不可磨灭。

而那巨龙此时是什么都顾不上了,看到那接连爆炸的场景,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而在看到那些被牵连,从而彻底损毁的龙族之后,是彻底的惊住。

而后,便是生出了无尽的恐慌。

这里虽然是它的牢笼,那些龙族不过是陪葬,但是同时,那也是它的力量补充源头!

是靠着那些低等级的龙族的存在,它才能够得以维持这么久的力量。此时它们都被摧毁了,那么相当于切断了它的后路!

它该怎么办?

原本以为自己虽然沉眠万年,但是终究是最为尊贵的龙族,对付几个普通的人类强者,必定是没有问题的,谁知道这几个人,竟然全部都这么不好对付!

尤其是那个黑衣男人,竟然能够同时使用两件天阶灵宝,本身就是个妖孽般的存在!

而就连那个不过是灵宗的女子,竟然也有神火在身!

这都是些什么人!?

它心中生出无限怨念,万年时间,大陆之上的强者,已经变得这般强了吗?

它却是不知道,此时自己面对的几人,纵然不算是最强的强者,却也已经是绝对的佼佼者,而且,都是战斗力超强的。

很可惜,它运气不太好。

但是此时,已经没有时间想那么多。

思来想去,它还是决定——先解决了那个女人!

总的来说,这个女子比那个男人更好对付!

而且,她显然是那个男人的软肋!只要将她控制在手中,未必不会有翻盘的可能!

想到此,它身形一个甩动,立刻朝着轩辕夜而去!

轩辕夜周身气息暴涨,毫不畏惧直至迎上!

那巨龙喷出一口龙息,直冲轩辕夜!

轩辕夜眉目冷冽,身形快速闪动!手中裂天戈划破虚空,直接冲去!

两股力量顿时撞击在一起!

巨龙快速甩动身体,很快到了轩辕夜身前!在他即将再度出手的时候,冒着极大的冲击力量,飞到了他的身后!

轩辕夜当即反应,回身砍下!

然而这一次,巨龙的目标,却已经变成了凤长悦!

不知什么时候,在凤长悦的头顶,竟是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龙爪!

那是一只银色的龙爪,看起来光华璀璨,但是若是仔细看去,则是可以看到那上面隐约游动的黑色阴影!

眨眼时间,那龙爪已经从天而降,直接冲着凤长悦而去!

强大的威压,顿时让凤长悦周身遭受到了极大的压迫感,剧烈的疼痛,顿时袭来!

其实这种感觉,凤长悦并不陌生,因为她总是遇到比自己强悍的敌手。

而她也总是会遭受威压的折磨。

只是,最后死的,却不是她!

天堂火包裹着灵力在体内疯狂奔涌,没有分毫被限制的滞涩,而那些奔涌的灵力在丹田之中汇聚,像是潮水一般汹涌,在她的身体之外,也隐约形成了一层能量的浪潮。

一层层,一次次,产生越发强大的力量!

而体内的雪山,也忽然崩塌!

一股冰寒的至极的力量,忽然从她的体内涌出!

轩辕夜在那龙爪出现的一瞬间就意识到这巨龙是在声东击西,表面在和他对打其实早就暗中偷袭了凤长悦,顿时心头怒意凛然,手中的血斧,顷刻飞出!

没有人看到,那双凤眸之中,闪过的无比暗沉的潮涌!

而在最深处,更是隐约有着一抹猩红之色!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响彻所有人耳膜。

却是那巨龙,再度被轩辕夜用血斧狠狠砍中!

这一次,那血斧正砍在那龙首之上!

砰!

那强大的冲击力,随后更是将那巨龙砸落地上!血斧更是直接刺穿了它的头颅!将之狠狠的钉在了地上!

没有人看到,那血斧之在深深嵌入它头颅之上之后,逐渐蔓延出一丝丝的黑色灵力,快速的侵入了龙骨之中!

不过片刻功夫,那巨龙便是没了声息。

众人皆是无声。

一瞬间,诡异的可怕。

这个男人……

然而轩辕夜却是毫不理会那几个人的目光,在挥出那一招之后,便是看向了凤长悦,原本想要直接冲过去,在看到那场景之后,却是没有动。

因为凤长悦已经将那笼龙爪解决了。

那巨大的龙爪之上,覆盖了一层冰霜,在距离她头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已经彻底停了下来。

短暂的僵持之后,凤长悦抬头,看着那龙爪,冰冷吐出一个字——

“爆!”

璀璨的紫金色烟花,顿时从中爆开!

一瞬间光华璀璨,照亮了半个天空!

众人再度陷入安静。

这个女子…。

然而这两个人,却都统一对其他人的目光视而不见。

轩辕夜上前,紧紧的盯着她:“可有受伤?”

凤长悦轻轻摇头:“都是小伤,一会儿就会痊愈。”

毕竟,她身体之内还有着赤心之炎的存在,对付那些小伤,都是很简单的。

轩辕夜这才缓缓吐出一口气,像是终于放下了一块巨石,深沉的望着她,凤眸之中,有激赏,也有担忧,还有——骄傲。

这就是她,最吸引他目光,让他只能选择沦陷的她。

什么都不用说,彼此便已经知道彼此心意。

这样的感觉,是最好的。

看到这一幕,羽千宴擦去唇边不断涌出的血,竟是缓缓露出一个笑容。

那笑容极为短暂,还未完全扬起就落下,似乎是有些疲惫。

他唇角微弯,却还是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胸腔里,又有点疼。

寒浠看着,则是陷入沉思。

老者在他身旁,不发一言。

宫卿默默退后一步,他好像,还是有点多余…。

凤长悦看向下方已经一片狼藉:“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他似乎,还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

轩辕夜指向那一片碎裂的黑色玉石台,还有那些在缓缓流淌的黑色液体:“在那里。”

凤长悦随即点头,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确认的,但是她相信她的判断。

“走吧!”

轩辕夜随即手一扬,将那血斧收回手中。

凤长悦看着,即使被他控制着,也依然能够感觉到那几乎冲破天际的杀意,浓郁的血腥气似乎在无数尸骨之中染就。

她其实心中颇为疑惑,不知道他是如何能够驾驭这灵宝,毕竟,这不是他的东西。

而且,同时发挥两件天阶灵宝的威力……

凤长悦觉得,自己恐怕是没这个可能了。

轩辕夜知道她心中疑惑,淡淡一笑:“这都是小事,若是你好奇,回头说与你听。”

小事…。

凤长悦笑笑:“好。”

随后,她看向身后几人,有些犹豫。

这几个人……

轩辕夜却似乎毫不在意,拉着她的手边朝着那碎裂的黑色玉石台而去。

刚一靠近,凤长悦就发觉了不对。

那些缓缓流淌的液体,似乎在散发出一股微妙的力量。

那种力量十分温和,像是微风在体内吹过,让人不自觉的放松了身心。

而那些符文,此时竟是漂浮在了上面,带着淡淡辉光。

轩辕夜面色不变,看了一会儿,便忽然抬起了手指,轻轻一划——

有几个符文,忽然改变了位置。

凤长悦一惊。

轩辕夜的动作还在继续,很快,那些符文,竟然就重新被拼凑在了一起。

凤长悦忍住心头的吃惊,仔细看去,却发现,那些符文组合在一起之后,竟然忽然全部暗淡了辉光。

而后,脚下的地面,忽然剧烈的震动了起来!

凤长悦手一扬,却忽然被不知什么东西挂住,扯下了一小截袖子。

她皱眉低头看去,却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颤抖的问话——

“你为什么……会有那手镯?”

凤长悦回头,却见宫卿正盯着她手腕上露出的金色手镯,表情激动,眉头紧蹙似乎想起了什么。

她心中一动:“你想起来了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