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31 破牢笼!

原本看到那些奇怪的挪动的裂缝的时候,她心中并没有猜想到这些,但是从某个角度看去的时候,她却忽然无意间发现,那些零散摆放着的琐灵石,竟然好巧不巧的都落在了那裂缝之上,或者在几条裂缝的交叉处。

猛的看去杂乱无章,但是当仔细看去的时候,就会看出这其中的猫腻。

那时候她心中就有了一个模糊的想法,但是却并未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这裂缝和琐灵石,似乎看起来都是有些怪异。

而后,她才发现,这其中竟是隐藏着这样的秘密!那些裂缝和琐灵石组合在一起,从半空之中的某个角度看去,竟然像极了一张巨大的网!

而这张网的中心,就是那黑色的玉石台!

也就是,那巨龙所在的位置!

她原本想要去找到阿夜,并且将这个猜想告诉他,但是却不想这一切实在是发生的太快,眨眼时间,阿夜就已经出手,用裂天戈和那封印,将那巨龙镇压,同时,也将它身上的血斧震裂掉了下来。

她什么都来不及说,事情就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

不过她心中唯一庆幸的是,在阿夜将巨龙镇压之后,他却并没有急着将巨龙降伏,反而是寒浠见缝插针,抵达了巨龙身前。

所以,此时此刻,面对那突然疯狂的巨龙的人,也就变成了寒浠!

那巨龙仰天长啸,声音振聋发聩,实力稍弱的人,只怕此时已经七窍流血昏迷了过去,而还在场中的几人,面色也各自不同,纷纷施展灵力抵御这几乎震碎心神的声波攻击!

寒浠显然也是被这一幕突然惊住。

在那巨龙身上的血斧即将掉落的时候,他就隐约觉察到似乎有什么不对,但是却并未在意,以为那是因为自己靠近巨龙而遭受的正常攻击,只要趁此机会将它降伏,那么这威胁自然会消失。

然而下一刻,他就忽然感觉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威压,突然降临!

他周身的灵力流转速度,顿时迟缓了许多!

寒浠心中一惊,立刻抬头看去,却只看到那巨大的白色龙首仰头长啸,轰鸣的声音响彻整个空间!

而在听到那句话之后,寒浠的脑海之中,出现了片刻的空白。

我终于自由了…。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寒浠向来精明睿智的脑子,此时像是忽然停止了运行,只是有些呆愣的看着那巨龙,看到那白色森然的骨骸,摇晃出剧烈的波动,产生强大的力量冲击而来,而那双血红色的眼眸,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充斥着冰冷的色泽,死死地盯着他。

或者说,那眼中,是全然的不屑和嘲讽。

他很熟悉,那是强者对待蝼蚁的目光。

甚至,这蝼蚁在之前,还妄图挑衅他,甚至降伏他。

寒浠觉得浑身一阵冰冷。

不过再怎样,寒浠都是四大家族的人,而且是家族重点培养的对象,纵然面度这突变的情况,有了一瞬间的呆滞,却也没有慌乱了手脚,更加没有腿软求饶。

在短暂的迷茫之后,他立刻飞身而起!

一道白色的光刃,忽然绞杀而来!

有余波撞击到了他的小腿,不过却并没有打中要害。

他的身形像是一道闪电,在半空之中快速闪过,向后退去!

巨龙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因为这没有击中的一击而失望。

这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

寒浠体内的灵力运转极为缓慢,能够有着这样的速度,只能证明他对这武技掌握的炉火纯青,也因此,他才逃过了一截。

但是……

他停下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腿。

红色的铠甲,已经破裂了一道裂纹,正有嫣红的血液,从那之中不断渗出。

虽然因为铠甲也是红色,那血液在上面侵染看着并不清晰,但是那浓重的血腥气,却是怎样也掩盖不了的。

而那巨龙,虽然没有嗅觉,但是却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它给出了一个简单的攻击之后,并没有立刻追上,只是随意的看了寒浠一眼。

那一眼,虽然隔着这般远的距离,却依然让寒浠胸膛一震,顿时吐出一口血来!

而他身体之内的灵力,也再度变得迟缓起来!

“少爷!”

还在下方看守着洛斐的老者,见此一颗心立刻提在了嗓子眼,满脸焦灼的看着,一声惊呼忍不住便喊了出来。

那声音,竟是有些颤抖。

也不怪乎他反应这样激烈,寒浠作为家族之中这一辈之中,无疑是天赋最好的,加上身份本就尊贵,一直受到家族的重点培养,家主甚至有好几次都提到要少爷继承家业,只是碍于一些人的阻碍,而少爷的态度也一直不积极,所以这事情才一直十分模糊。

但是无可置疑的是,少爷从来都是天之骄子!

这也是为什么当少爷提出来绝龙谷一查究竟的时候,家主同意了少爷的原因。

因为他有那个实力!

可是就是这样的少爷,此时面对敌人,却是几乎毫无招架之力!

这如何不让他心中焦灼万分?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虽然在下面照顾洛斐少爷,但是之前的事情他知道的清清楚楚——自家少爷这一次是用了些特殊手段,才得以最先靠近那巨龙的!却不想竟是弄巧成拙!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老者看着自家少爷有些苍白的脸色,心中担忧万分,想要上去帮忙,却立刻被一道能量光刃砍中!

砰!

他一下子狠狠的摔在地上!

尽管已经召唤了灵力铠甲,也布下了结界,但是这两层防御,在恢复了自由身的巨龙面前,根本就毫无作用。

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肋骨已经断了好几根,胸腹之内也是一片翻腾。若不是强忍着,只怕此时也已经倒下。

实际上,和倒下也差不多了。因为他震惊的发现,自己体内的灵力,正在被冻结!流淌的速度,竟是越来越慢!

对方不过是随便出手,便将他打成了残废,想要再次出手,却已经无能为力。

而一旁的洛斐,也遭受了一点波及,那冻结的外壳,似乎有了一点的松动,产生了一点裂缝,可是这撞击,却也给在里面昏迷着的洛斐,造成了更加严重的伤害!

洛斐的气息,变得更加微弱了!

老见此心中如同火烧,一反面想要去帮自家少爷,一方面又害怕洛斐少爷就这样死在这里,只是自己此时却也已经成了半个废人,只好一声苦笑,安静的呆在洛斐身边。

现在,只能祈祷少爷还有后招了…。

不过见到这三人的凄惨场景,其他几人,则是没有分毫同情或者怜悯。

轩辕夜对于想要抢自己东西的人,向来不留情面,若不是现在情况紧急,他是绝对不会就这样对寒浠的作为毫无反应的。

这一笔账,还是先记着吧。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这巨龙!

他双手紧握裂天戈,凤眸之中暗沉如海,看不见的暗潮涌动。

那些黑色的灵力,则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完全消失在了那黑色玉石之上,没有人看到。

先前听到凤长悦喊出那一声的时候,他虽然动作没停下来,但是心中却是已经闪过诸多念头。

等出手之后,在巨龙和裂天戈以及那封印相抗的时候,他已经不动声色的看向了身下。

自然他也是注意到了那些正在缓慢移动的裂缝,以及那些看似随意摆放着的琐灵石。

他心中几乎是立刻就猜到了什么。而后,他再看向那黑色玉石,以及一直盘踞在上面的巨龙,便越发的证实了自己新中国的猜想。

但是他面上,却是丝毫不显。

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在封印即将镇压巨龙的时候,他没有选择立刻出手。

若是他真的想要去降伏巨龙,又怎么可能给别人留机会?寒浠的实力是不错,反应也十分迅速,选择的时机更是绝佳。

只是在他眼里,不过如此。

在寒浠冲出去的时候,他凤眸之中,划过一抹了然的冷笑。

既然他想要自己找死,那么,自然是怨不得别人。

看着寒浠浑身浴血,剧烈喘息的模样,轩辕夜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

这个,就算是一个小小的惩罚。

而凤长悦在反应过来之后,听到那巨龙的吼声,终于是确定了自己的猜想,那一瞬间,她的心脏都几乎猛烈的跳出来!

然而随后,有些出乎意料的看到是寒浠站在巨龙身前,她眉头微蹙,而后便是立刻有所觉的看向了阿夜。

像是心有灵犀一般,他也同时抬起了眸子,静静看着她。

沉静,深沉,深不可测,以及……隐约可见的安抚和温柔。

凤长悦的心,这才是真正放下。

原来,他早就猜到了。

所以,才会让寒浠出手是吗?

不过凤长悦看到寒浠的凄惨模样,倒是没有一丝怜悯。

这个人,之前对她一直态度奇怪,性格有些不羁,又好像对一切都习惯掌控,而她知晓这个人身份不凡,所以打定主意敬而远之。

可惜,他想要抢阿夜的东西。

这是她绝对不会容忍的了。

就算是阿夜没有这样做,等一切都结束之后,她也会好好地和他算一下这一笔账。

“爹爹真帅!”

娃娃忍不住大声赞叹。

这一句脱线的话,顿时将凤长悦的思绪拉回,娃娃虽然一直呆在黄金手镯之中,但是一举一动,一言一语,甚至连情绪,她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此时感受到娃娃躺在自己用冰焰之子堆积的雪山之上欢乐的打滚,凤长悦顿时无奈,有了扶额的冲动。

“爹爹真是太厉害了!”

“爹爹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呢?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呢?连娘亲都是刚刚才确认的啊!看样子,爹爹好像知道的更早一些哇!”

“真是娃娃最帅的爹爹!这臭龙这般嚣张,以为自己天下无敌,长得那么难看就算了,竟然还笑的那么难听!真是多亏了爹爹一早识破了它的轨迹!才没有遭受危险!”

“还有那个人,竟然敢抢爹爹的成果!还想要在爹爹辛苦之后,不费力气的得到一切!真是臭不要脸!幸好爹爹英明!哈哈哈真是活该!”

“爹爹……”

“娃娃,安静点。”

凤长悦终于忍不住闭了闭眼,开了口。

娃娃听到娘亲说话,立刻精神抖擞的爬起来,圆乎乎的小脸上满是兴奋激动,片刻之后,意识到娘亲竟然是在让自己安静,顿时眼眶一红,想要掉眼泪了。

娘亲是不是讨厌娃娃了?

是不是觉得娃娃太吵了?

可是娃娃只是真的觉得爹爹很好啊!

娃娃有些害怕,还有些委屈,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只得呆呆的站在那里,白嫩圆润的身体在一片晶莹的冰焰之子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可爱。

只是好像……有点发抖?

凤长悦顿时无语凝噎。

她怎么忘了,娃娃虽然战斗力超强,但是在她面前,永远都是这样小心翼翼的呢?

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强悍无比的射天箭之魂,娃娃的性格却是这样……

娃娃心中也着实有些委屈,方才它还帮着娘亲好好教训了一番那臭龙呢!可是现在娘亲居然又嫌弃它吵闹了…。

凤长悦扶额:“…。娃娃,其实我不是责怪你,但是现在这场景…。”她实在是没有什么心思去听它夸赞阿夜啊。

娃娃得到了安抚,心情顿时好了一些,转念一想,虽然娘亲和爹爹都很厉害,而且看样子爹爹也早早就做好了打算,好好的对付那臭龙,但是好像……似乎……那巨龙,的确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难对付…。

它方才算是和它有过交手,射天箭其实就是娃娃,所以才能那般灵敏而快速的反应并且进行精准的攻击。

而在穿刺过那巨龙的身体的时候,虽然的确伤了它,但是娃娃心中也不得不承认,这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东西,的确有点难搞。

它花费了不少力气去对付它呢!

这样一想,娃娃的心情又明媚了许多,握拳,坚定的点头——

“娘亲,娃娃知道了!娃娃一定安静的看着爹爹将那臭龙制服!有爹爹在,一定可以保护娘亲的!”

得到了凤长悦回应之后,娃娃再次安静了下来,而且进入了警惕状态,随时准备再次出手。

虽然阿夜有准备,但是她也需要做好万全准备,纵然不能帮上什么忙,也一定不能成为他的拖累。

这是她的底线。

看到那身形纤细的少女再度将射天弓和射天箭紧紧的握在手中,在不远处默默看着的宫卿忍不住叹气——

这女子这般谨慎,而且实力莫测,他好像有点多余?

原本想着他在她身边,遇到危险还可以出手相助,现在看来,好像根本就用不到啊…。

不过虽然有些遗憾,但是宫卿心中,其实还是欣慰多一些,看着那分明纤细甚至娇弱的身躯,谁能想象到,在那之中,蕴含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强大力量?

而此时,随着那巨龙的疯狂大笑,众人身后的那些被召唤醒来的龙骨,也忽然再度开始了攻击!

而这一次,明显战斗力比之前更加厉害!

羽千宴率先回头!身上冰蓝色光芒闪烁,下一瞬,他已经站在了最前面!

雷神之盾挡在身前,雷神之矛则直指向天!

无数能量,疯狂的朝着这边涌来!

在他身前,有大约十几只巨龙骨骸,原本都看向了那中间位置的黑色石台,但是在羽千宴动了以后,似乎是觉察到了强烈的能量波动,有一些向他看来!

羽千宴周身灵力沸腾,一道蓝色光芒,顿时从雷神之矛上面激射而出!

而随着那一线光芒划过,天空之中,隐约风雷声动!

而后,随着那一线冰蓝色光芒落在那群巨龙之中,天空之上,忽然出现了几道闪电!

他手中的雷神之矛,光芒则是越发耀眼!

那几道闪电,在暗沉的天幕之上疯狂的游走闪烁,即便只是这样远远看去,也能感觉到那其中蕴含的强大力量!

若是一旦落下,必定是一片狼藉!

这景象,倒是和轩辕夜引发的天地异象不同。

因为这些闪电,是雷神之矛自己所拥有的力量!

羽千宴做的,就是用自己身体中的力量,作为引子,而后将雷神之矛之中包含的潜在力量全部激发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雷神之矛能够成为奥斯帝国的镇国至宝!

普通的灵宝,只是将力量凝聚,而后集中攻击,而高等级的灵宝,则是会汇聚天地之间的力量,并且将之转化为自己的,最终发出攻击。

而羽千宴手中的雷神之矛,却不完全是这样。

因为雷神之矛,其实是奥斯帝国的开国祖先留下的灵宝,只有帝国的继承者才能得到它。

而羽千宴的父亲虽然天赋不错,但是却算不上难得一见的天才,加上早早上位那位,国富民强,并没有什么机会施展这灵宝,所以对这雷神之盾以及雷神之矛的了解并不多。

但是羽千宴不一样。

羽千宴十三四岁便已经离开帝国,独自出来闯荡,难得一见的天赋,加上后天的努力,以及坚韧的心性,一直在飞快的进步。

这也是为什么,他一早便可以得到这灵宝的原因。

而在得到这灵宝之后,羽千宴也很快发现了其中的特殊之处。

那就是,其实这灵宝之中,本身便蕴含着强大的力量!

说的清楚一些,其实就是凝聚着让人惊诧力量的闪电。

而这些闪电,就是那位开国先祖留下的。

不知他是用了什么样的方法,竟是将天地力量封锁在了里面。

只是若是想要启动这力量,也不是那么简单。

首先的一个条件,就是境界在灵宗以上!

羽千宴是奥斯帝国百年来,第一位灵宗。

这也是为什么,只有他得到了这灵宝之后,才将它的威力,完全发挥了出来。

但是即便是这样,现在的羽千宴,想要完全激活雷神之矛,也是有一些困难。

尤其是在他已经受了这样的伤以后,其实他身体已经虚耗的非常严重,现在不过是靠着一口气在强撑,稍微松懈一下,只怕就已经倒下。

他胸膛之内,剧烈的疼痛不但没有随着时间的流失减轻,反而是变得更加剧烈,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已经完全打结,在疼痛的抽搐。

而口中,也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但是此时的清醒,却是连一丝休息的空隙都没有。

头顶之上,闪电闪烁,隐约有雷声炸响,惊的人心脏震颤。

似乎是感受到那闪电之中的强大力量,那些原本打算直接前去支援的巨龙,也纷纷扭头看来。

它们也都是白骨构造,通体没有一丝皮肉,只有森然白骨,然而在双眼的位置,竟也是镶嵌着魔核。

只是它们的魔核颜色,却是比正在和轩辕夜对战的那一只的淡上很多,看起来就像是稀释了的血液染就的一般。

而且它们周身,也并没有那般骇人的气势和威压,显然等级比那只低上不少。

可是羽千宴却没有丝毫放松,一双狭长的眼眸,死死地盯着它们,而后一声暴喝,手中的雷神之矛在头顶划出了一个奇怪的符号!

“雷神之怒!”

话音未落,天空之上盘旋着的道闪电,顿时像是受到了什么指引一般,朝着那龙群而去!

而那原本就落在龙群之中的一线蓝色,此时也不知不觉的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轰轰轰!

接连而起的爆炸声,顿时让现场陷入了一片混乱!

那些闪电纷纷落下,挟带着无法匹敌的力量,狠狠砸落!

一瞬间火花四溅,满目辉光!

而凄惨而愤怒的龙吟声,也瞬间响彻整个空间!

这些龙虽然等级不如中间那一条,但是十几只汇聚在一起,攻击力也是极为强悍的,尤其是在遭受了这样的攻击之后,属于龙族的高傲和傲慢让它们顿时充满了愤怒!

十几道龙吟,朝着羽千宴而去!

无形的波动,像是波浪一般朝着他疯狂涌来!

羽千宴立刻退后,同时将雷神之盾挡在身前!

然而即便如此,那强烈的冲击力量,还是狠狠砸落在雷神之盾之上,将羽千宴向后推离了足足上百米的距离!

即便是隔着雷神之盾,羽千宴依然能够感觉到那几乎让人无法呼吸的强悍的压迫感!

他的左手紧紧的握着雷神之盾上面的手柄,整个身体都已经被挡在后面,然而即使已经抵消了一大半的力量,剩余的冲击力,依然对他造成了极重的伤害!

他的身体无法控制的朝着后面飞去!

他强行咽下喉间的温热,嘴角却是已经溢出嫣红的血液,而后无声低落在铠甲之上,竟是有了一丝凄艳。

然而此时的他,已经顾不得这许多,调动所有的灵力,全力抵抗!

匆忙中他快速的回头看了一眼,立刻狠狠的皱起了眉头!

他身后不远处就是那黑色玉石台!

羽千宴立刻明白,若是放任自己被攻击向后飞去,那么不仅仅自己会遭受到危险,也极有可能会影响到那一边的战局!

他虽然在这边作战,但是却也知道,那边此时其实算是占据优势!

毕竟那个男人,的确强悍。

而且……她也在那里!

他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闯进去!

这些念头快速从他脑海中闪过,立刻促使他做了决定!

他忽然全力扭转,而后整个身体都朝着地面倾斜而去!

因为压迫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而那么多龙吟声,一道道的落在他身上,一层层叠加!

而他的这一次扭转,则是耗费了他不少精力,在感觉到自己后退的身体终于转移了方向之后,他却并没有完全放弃,而是咬牙举起了右手之上的雷神之矛!

而后——狠狠的向下挥去!

此时他的身体已经快要摔在地面上,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顿时将雷神之矛插进了暗红色的土地之中!

刺耳的声音,顿时响起!

因为这一举动,他的速度快速下降,最终终于停了下来。

他单膝跪地,左手持盾,右手紧紧握着雷神之矛,微微垂着头。

但是,终于是停下来了……

他忽然剧烈的喘息了一下。

他膝盖之下,有什么东西逐渐濡湿了青色的衣衫,而后融进了地面,分毫不显。

唯有那青色衣摆之上的那一线嫣红,格外刺眼。

在他的身前,正有一道深深的沟壑,从他跌落的地方,一直蔓延到他脚下。

而他的右手,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

为了停下来,他将雷神之矛插进地面,虽然的确见效,但是却因为剧烈的颤动,给他的右手造成了极大的磨难。

在冰蓝色的雷神之矛上面,有几道血痕缓缓滑下,而后缓缓消失。

而他的手,因为这一段距离握的太紧,即使是已经磨烂了手掌,但是却已经粘黏在了上面。

他容颜苍白似雪,却依然淡漠,感觉右手已经血肉模糊,而且粘连在上面之后,好不在意的用力一扯——

嘶——

无声的撕裂声,一块已经磨烂了的皮肉,顿时被扯下。

他扭头看了一眼,还能看到隐约的森森白骨。

若是普通人此时就算再强悍,看到自己手掌变成了这样,纵然不发出痛呼声,面色也不会太好看。

然而羽千宴的神色却没有分毫变化,剥离了之后,干脆利落的拿出了一颗丹药再次吞服了下去。

而后,再度看向那龙群。

那地方,已经一片狼藉。

闪电纷纷落下,砸在地上,轰出了一个个的巨大深坑,焦土遍地。

而那些龙族,虽然强悍,但是这样的连续攻击,也着实有些吃不消,有几个身上的骨头断裂了不少,显然受伤惨重。

当然,羽千宴自己的情况,比它们都要惨。

此时他已经耗光了所有的灵力,脸色无比苍白,虽然面色淡定,但是其实他的眼前,已经开始出现一片片的黑暗,一阵阵的晕眩感袭来。

他知道那是身体出于极度虚脱的时候,才会出现的情况。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关键的是,除了身体之上的损伤,他的身体里面,也已经遭受了极重的损伤。

五脏六腑,只怕此时都已经处于极限。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因为长时间的煎熬,原本充斥着整个身体的那剧烈的疼痛,竟是逐渐变得麻木了。

或者,并不算是麻木而是他已经习惯,而且身体之上,又承受了极大的伤害,有了其他的疼痛来分离他的注意力,所以倒是觉得没有一开始痛苦了。

何况,这也不是第一次。

羽千宴淡淡想到。

而后,他的身影,再度飞出!

在那巨龙被解决之前,他必须阻拦这些龙族前去支援!

虽然看起来不可能,但是能够拖延一时,就是为他们争夺一份希望。

纵然几人从来没有商量过,但是却也彼此心知肚明,很有默契。

他选择尽自己的全力。

…。

寒浠咬牙,擦去唇边的血液,眼神极冷。

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也会有被坑的一天。

是的,他就是被坑了!

那个神秘而强大的男人,真是滴水不漏!

他怎么会以为,能够和这巨龙相抗的男人,会没有他速度快?

他现在,分明就是替罪羔羊!

这一切,都是那个男人策划好的!

寒浠并不傻,在片刻的愣怔之后,便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大错!看到这巨龙似乎变得更强的模样,以及自己难以逃出生天的困境,他若是还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那么就不用混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也不急着逃跑了,反而是目色阴沉的看向下方。

果然,那些手臂粗细的裂缝,还在缓缓转移!而那些琐灵石,也和那些裂缝完全贴合在了一起!

看起来,正是一张巨大的网!

而锁定的中心,正是这黑色玉石台!

显然,这地方,是用来囚禁这只巨龙的牢笼!

无论是外面的琐灵石,还是那些忽然出现的裂缝,或者是那中间的黑色玉石,以及它脊背之上,深深嵌入的血斧,都毫无疑问是用来困死这巨龙的!

怪不得,这巨龙之前虽然各种嚣张愤怒,却始终都没有离开这黑色玉石台!

却原来,不是不愿,而是不能!

凤长悦的话,以及现在的这些东西,将所有的疑点都串了起来!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一切!

寒浠忍住疼痛,虽然已经理清楚了一切,但是他心中,却还是有着几分疑惑。

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一切的?又是如何在这样短的时间内,计划了这一切,顺水推舟,将他推到前面的?

但是寒浠的这个疑问,是无法问出口的了。

因为那巨龙,此时终于动了!

它仰天长啸,整个身体都被轩辕夜的封印压制着,原本就要完全镇压的时候,却忽然像是拥有了新的力量一般,再度反弹!

而这一次,它的奋力反击,终于是成功了!

轩辕夜的封印,光芒逐渐消散!而上面的威力也逐渐减弱!

这时候,已经无法对那巨龙造成什么威胁了!

轩辕夜凤眸深沉如同最深的海底,暗潮汹涌,却是不动声色。

他双手紧握裂天戈,面色沉静,看起来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封印被破除而产生什么失望之色。

凤长悦注意到他的神色和动作,黛眉微挑,原本有些讶异沉重的心情,倒是莫名轻松了许多。

这个男人,好像总是有着这样的力量,能够给人最好的安全感。似乎他在,就永远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天塌下来,似乎有他在,也不会是什么大事。

他总是这样淡定从容,而又霸气凛然。

他不知道,这个时候的他,最让人折服。

轰!

封印终于完全消散!

一声充满了兴奋的威严的龙吟声中,那硕大的龙骨,终于飞起!

寒浠此时猛然抬头!

长长的龙尾,突然甩了过来!

寒浠立刻在身前布下结界,却是没有分毫作用,瞬间被打飞!

而同时,伴随着的还有他身上灵力铠甲碎裂的声音!

然而寒浠却并没有砸落在地上,因为那巨龙在他即将落下的时候,忽然转换了方向,又是很很一下!

虽然是一具骨骸,但是这巨龙却是拥有着极为强大的力量的,加上终于从万年的束缚之中挣脱出来,自然满是兴奋。

而寒浠,不幸沦为它的一个发泄对象。

它的身体虽然庞大,但是动作可谓是极为灵活,寒浠每每被甩出去,还没有落地,便再度遭受它的攻击!

如此几次之后,寒浠已经浑身是血。

但是,寒浠却并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

当再次被远远拍飞之后,寒浠手中,快速的闪过了一丝暗沉的光芒!

轩辕夜眸色微闪。

凤长悦也看到了,浑身的肌肉,都忽然紧绷起来!

宫卿倒是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现在的这些年轻人,倒是都不可小觑啊…。

巨大的冲击力再度袭来!

然而这一次,寒浠却不再一味的忍耐,而是选择了主动出击!

在那巨龙的尾尖,即将打在他身上的时候,他神色一厉,忽然身体猛的绷紧!

尾尖忽至!

有凌厉的风,疯狂的打在脸上!

寒浠眸中,厉光顿现!

嗤!

然而在他即将出手的时候,眼前却忽然闪现了一道红色的身影!

寒浠心中顿时一惊,却发现那一抹红色,已经挡在了他的身前,并且将他的身体推了出去。

一簇红色的火焰,顿时燃烧起来!

异常的高温,顿时让寒浠的面色一变,而后仔细看去,顿时心中一沉!

原来,挡在他身前的,正是之前被他抛弃的红色的小狐狸!

此时的它,小小的身体已经被尖锐的龙尾刺穿,但是周身却燃起了红色的火焰,看起来美丽异常!也妖异异常!

巨龙顿时一声厉吼,甩动起了尾巴!想要将它彻底甩出去,却发现那小狐狸被刺穿之后,竟然还死死地抱住了尾尖!此时仍凭它如何做,那小狐狸就是不下来!

纵然这样会给它的身体造成极大的痛苦!

魔兽世界之中,等级森严,尤其像是龙族这样超越神兽的存在,几乎只在传说中出现,现在这个,虽然只是死去万年的尸骨,但是骨血之中的尊贵的血脉力量,还是无法磨灭的。

那是低等级的魔兽,才会感受到的几乎窒息的威压。

之前就是因为这威压,小狐狸才十分畏缩,最终被寒浠随手抛弃的。

但是现在,小狐狸居然完全不惧,而是倾尽全力去对付巨龙!

虽然它的这点力量,在所有人眼中,都只是徒劳,它也依然坚持。

其实小狐狸的等级并不算低,还在幼年期就已经是八级魔兽,等长大了,未必没有晋级突破成为神兽的可能。

但是从这一刻,是永远都没有可能了。

寒浠有些呆愣。

它的出现,显然是为了救他。

之前,他抛弃它,头也不回的离开,而这一路上,也没有任何气息出现,但是他没想到,它居然会在这种时候,突然出现。

他以为,它早就自生自灭了…。却不想……

为什么呢?

寒浠咳出几口血,毫不在意的擦去,眼神依旧放在那小狐狸身上。

它等级不算低,但是战斗力一般,只是他用来都逗弄的小东西,其实他从将它放在眼中。

它并没有资格和他契约,所以对他而言,它便只是用一些简单地方法驯服的魔兽而已。

其实,为他而死的魔兽,并不在少数,他也一直认为那是应该的。

但是现在,他却忽然有些怀疑,有些迷惘。

看到那火焰,他眼中似是有了些微的震惊。

那火焰,不是普通的火焰。

它是火系魔兽,却在此时,选择了自燃。

将所有的能量,全部燃尽,以换取最大的力量。

身死魂灭,死个干净。

寒浠忽然自嘲一笑,虽然在笑,眸中却是有些莫名的苍凉。

而那小狐狸的自燃,虽然威力不足以对付巨龙,却还是给它造成了一点麻烦。

正是这一点麻烦,成了最佳的时机!

轩辕夜忽然身形一闪,凌空而去!

凤长悦同时闪身消失在原地!

轩辕夜手掌微动,那血斧便忽然飞到了他手中!

那巨龙顿时慌张抬头!却已经晚了!

轩辕夜左手裂天戈,右手血斧,交叉而立,狠狠劈出!

而这一次,他的攻击对象,不是那巨龙,而是——黑色玉石台!

这是个牢笼,那么,他便斩破这牢笼!

让这一切繁琐桎梏,通通碎裂!

而同时,紫金色的火焰,也忽然像是海水一般,弥漫开来!

这是个牢笼,那么,她便烧了这牢笼!

让这一切肮脏纷乱,尽数烧尽!

一霎间,光芒大作!

------题外话------

连续万更,二月君已废。求安慰,求抱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