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30 永世的囚禁!

虽然听到了她的声音,但是轩辕夜手中的黑色玉戈,已经被他握在2手中,即将落下!

他凤眸深沉,却是没有停下动作!

一瞬间,天地之间所有声音都消弭于无形的威压之中!所有的光辉似乎都已经被那黑色玉戈吸收走,偌大的空间之内,只有那玉戈,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轩辕夜的黑袍猎猎作响,周身都充斥着极为危险的致命气息,他双手握着那黑色玉戈,干净利落的挥下!玉戈挥落,天地变色!

“裂天戈!”

轩辕夜忽然一声暴喝!

一线黑色,忽然无声划下!

相携而来的雄浑能量,瞬间从那黑色玉戈之中疯狂涌出!

像是忽然拉开了闸门,无数的能量,忽然倾斜而出,无可阻拦!

那一道黑线,从玉戈之上出现,而后朝着远处的巨龙斩下!

像是波涛汹涌的大海,忽然被强硬分开一般,轩辕夜身前的空间,忽然随着那玉戈落下,而出现了一道深深的空间裂缝!

虽然空间裂缝是黑色的,而那裂天戈留下的痕迹也是黑色的,但是却没有人将它们混在一起,因为——

那黑线,居然在吞噬空间裂缝!

寒浠的拳头,再次握紧,目光紧紧的盯着那画面,像是要深深的刻在脑子里。

羽千宴面色依旧淡漠,捂着胸口咳了几口血,眸中神色,却是有些晦涩不明。

而那老者,此时虽然专心照看着洛斐,看见此情景,也是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吞、吞噬空间裂缝?

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这样的气势,这样的实力,甚至,这样的灵宝……

老者脑海之中,像是忽然划过了一抹亮光,心中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然而这想法刚刚出来,却是顿时让他出了一身冷汗!

应该……大概…。不可能吧!

若说这大陆之上,能够在这样的年纪,拥有这样实力的人,他脑海中,其实蹦出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那个人!

可是,那位此时,是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啊!

而且,他身边,还有这样的一个女子!

老者心头疑窦丛生,惊疑不定。

如果真的是他,那么这个女子的存在,又如何解释?

他那样的身份,怎么会对一个刚刚晋级灵宗的女子这般照顾?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他对她的感情,绝对不是普通朋友!

而依照传闻中那位的性格,又怎么会对一个这样普通的女子动心?并且这般爱护?

要知道,尽管这个少女拥有神火,而且晋级的时候,引发了那样大动静的天劫,都证明着她天赋不错,甚至可以说是绝佳。

但是,这一切,都无法掩盖她不过是个灵宗的事实。

而且这少女的姿容……绝对算不上绝色。虽然左边脸颊上,那痕迹已经很淡,可是却还是影响整体的,任谁看到,都不会对这样一个女子一见钟情。

关键是,这女子的身份,实在是个谜。各大家族之中,都没有这样的女子存在。

也就是说,这个女子,身份卑陋,实力低微,姿容一般,没有任何一点,是值得那位动心的。

所以,老者心中虽然疑惑,但是却因为凤长悦的存在,而对轩辕夜的身份无法确定。

他宁愿相信这个男人是属于什么隐秘势力的,也不愿相信这个男人,就是传说中的那位。

老者随即下意识的看了自家少爷一眼,幸好少爷平时对于这事情并不关心,而关于那位的传闻,少爷也并不关心,所以此时才会一直都没有联想到。

现在看来,倒是好事一桩…。

无论是不是,他们都要装作不是才行!

老者心头叹气,随即也不愿再想。

而此时在众人身后,那些坟墓,在剧烈的颤动之后,终于是猛然爆发!

原本由坚硬的琐灵石构建而成的恢弘庞大的坟墓,此时纷纷从中间位置裂开,上面小一些的琐灵石则是毫无规则的往下滚落,看起来有些凌乱,胡乱的落在地上。

而靠近中间位置的地方之中,原本就有着一些琐碎零散的琐灵石,此时遭受震动,却是没有挪动位置,反而是落下的那些琐灵石,有不少都砸落在上面,发出碰撞的声音。

而此时,那一线黑色,已经划开空间,抵达巨龙身前!

那巨龙原本傲慢愤怒的神色,在看到轩辕夜祭出裂天戈的时候,就已经转变成了谨慎,而现在,当他真正施展出来,并且带着催枯拉朽的力量朝着它而来的时候,那双血红色的眼眸之中,终于是闪过了一丝震惊。

而后,便是愈发滔天的愤怒!

渺小的人类,居然还要妄图挑衅龙族?

因为愤怒,那双血红色的眼睛,显得格外冷厉渗人。

虽然那只是魔核,但是万年的时间,已经足够它将那魔核融合在自己的骨骸之中,能够表达出自己的情绪。

巨龙看着那即将落在自己头颅之上的裂天戈,终于奋起!

比之前要深远嘹亮数倍的龙吟声,再度出现!

然而这一次,所拥有的威力,却是也比之前强悍了数倍!

而且,这一次,那些力量,竟是全部都用来攻击轩辕夜!

一道无形的威压,朝着头顶而去!

巨龙看着那即将落下的裂天戈,眸中闪过冰冷的色泽。

这东西虽然威力不错,可惜,想要对付它……

什么!?

巨龙的嘲讽神色还没有出现,就被接下来的一幕,震惊当场!

原本以为会被龙吟阻挡住的裂天戈,不但没有被阻拦,甚至连速度,都没有分毫的减慢!看起来有些迟钝,但是实际上却锋利无比!

而后,在巨龙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裂天戈终于狠狠落下!精准狠厉的砍在了巨龙的头颅之上!

啊!——

一道惊叫,顿时响彻整个空间!

那声音虽然发音并不清晰,但是那其中所蕴含的凄楚痛苦,众人却都是听得一清二楚!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

那由裂天戈产生的蕴含着强大力量的黑线,竟是丝毫不受阻拦的,狠狠砍在巨龙头颅之上!

那白色的骨头,衬得那裂天戈越发的暗沉!透出一股无法言喻的森凉和威重!

甚至只是这样看着,那裂天戈也似乎散发出无尽的血腥气息,让人心惊!

在场的几人,无一不是从无数次的生死厮杀之中走出来的强者,就算是身份尊贵如寒浠,也是经受了家族魔鬼般的训练,才得以在这般年纪,就成长到这般水平的。

要知道,越是庞大的家族,其中的人们,所拥有的压力就越大。

因为永远有人比你努力,希望爬到比你更高的位置,得到更多的重视,从而得到更多自己想要的东西。

寒浠在外人的眼中,身份贵重,不需要面对这些中层以及下层的人们需要面对的压力。但是实际上,却因为一早被给予重任,所以其实遭受着更多无形的危险。

没有人知道,他其实遭受过比绝大多数人,都凄惨痛苦的训练。

所以寒浠虽然面上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的懒散,其实真的认真起来的时候,也是非常可怕的。这也是为什么之前遇到轩辕夜,在感受到他身上难掩的威压之后,还对自己争夺那东西抱有希望的原因。

当然,现在见到轩辕夜这一出手,他心中的想法又有了变化。

但是重点是,连他这样的人,看到那裂天戈的时候,都觉得心惊,可见那东西来历不凡。

若是普通的强者,只怕还没有出手,就已经被那裂天戈之中所蕴含的可怕的腥重杀意所惊,更严重的,稍有不慎,就极有可能被无辜伤及。

而这一击,显然也已经彻底惹怒了那巨龙!

它忽然仰天长啸!

身后的动静,顿时更大了!

忽然有一节白色的骨头,从那已经崩裂的坟墓之中探出!

看样子,确是龙族无异!

在喊出那一声之后,凤长悦的身形急速闪动,想要靠近轩辕夜,只是在挥出裂天戈之后,轩辕夜周身气息狂暴,甚至连她都无法靠近,而且为了能够让他彻底施展,她纵然心中急迫,那时候却也是紧紧看着,并未尝试靠近。

而此时,他身上的气息微敛,虽然还是十分危险,但是却已经比之前好了很多,凤长悦周身紫金色火焰剧烈燃烧,将身体完全包裹其中,便再度朝着轩辕夜而去!

她必须尽快!

如果一切都如同她猜想的那般,那时间已经极为紧迫!

听着身后传来的琐灵石砸落的声音,凤长悦身体带风,不过片刻时间,已经飞到了轩辕夜的身后不远处。

轩辕夜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忽然回头看了她一眼。

方才听她那样一句,他心中瞬间略过千般猜想,但是裂天戈已经祭出,无论如何是无法立刻收回,他便顺势而为,干脆挥出砍中巨龙!

一眼看到凤长悦眸中的那一丝暗沉,掩藏着只有他懂得的急迫和不安的时候,轩辕夜便心中一沉。

他脚下一动,便要去接她。

啪!

一道响亮的鞭笞声,忽然响起!

轩辕夜和凤长悦同时停下动作,却发现两人之间,正有一条森白龙尾骨,横亘其中!

方才那一声嘹亮的声响,就是那龙骨破空之声!

凤长悦立刻向后退去!避开那龙尾!

然而那龙尾,却忽然方向一转,紧随而上!

那凌厉的劲风,顿时袭向凤长悦!

她眸色一厉,湛黑的眸中,似有冰雪划过!

这巨龙,是奔着她来的!

凤长悦当机立断,身形快速闪动后退!

她心中想的不错,那巨龙,这一次的确是奔着她去的!

轩辕夜见此,眸色顿时沉了下来!

却原来是那巨龙听到了凤长悦之前的话语,加上之前便可以看出来这两个人关系非凡,在遭受了轩辕夜的攻击之后,居然没有选择在第一时间反击,而是转而开始攻击凤长悦!

一方面,这样可以阻止她将这里的秘密说出来,那么这些人,就还会最终都死在这里,另一方面,利用这女子,可以更好的对付那神秘而强大的男人!

虽然已经在这里沉眠了万年之久,但是这小小伎俩,它还是懂得的。

于是,它果断的在两人即将会面的时候,强行破坏!并且倾尽全力追击凤长悦!

那龙骨看起来足足与有十几米长,仅仅是上面随便挑出来的一块骨头,都比凤长悦的身体还要长,在这样的围追堵截之下,凤长悦纤细的身躯,简直再渺小不过!

那龙尾之上,携带着强大的力量,所到之处,发出恐怖的破空之声!

而且因为这龙尾似乎有一些特殊的攻击,在围堵凤长悦的时候,还在不断的凝聚出冰球,狠狠砸向凤长悦。

这自然不是普通的冰球,之前攻击羽千宴的时候,众人在身后那么远的位置,都遭受了波及,更何况此时,凤长悦一直在对方的攻击范围之内!?

随着巨龙龙尾的甩动,它的身体也在来回摇晃,虽然之前它的头颅之上,被轩辕夜砍出了一道深深的裂缝,但是却迅速的得到了复原!

轩辕夜见她来回闪躲,虽然敏捷但是还是无法避免偶尔被力量打中的场景,眸中似有疯狂的漩涡卷起!

他黑色的袖袍在空中划过一抹凛冽的弧度!

握在手中的裂天戈,暗沉无光,似乎吸收了宇宙中所有的光线,而收敛于自己体内,只等着一瞬间的爆发!

而那一道凹槽,也显得格外森冷!透出浓重的杀意!

他手腕一转,白皙有力的手衬得那裂天戈分外凶悍。

谁也想不到,这样一双骨骼分明,纤长白皙的手掌,会爆发出什么样的力量!

他双手握住裂天戈,脚下一动,身体却是迅速向着巨龙而去!

他竟是选择——直面迎击!

这一次,他的动作和上次有些不一样,但是依然干脆利落,果断狠决!

而在那动作施展出来之后,整个天空,再次变幻!

他头顶的乌云,竟是变得越发阴沉!

但是看起来更加诡异的是,纵然那乌云聚集,阴沉无比,那中间的一线裂缝,却始终没有合上!

那是……裂天戈之前,无意留下的痕迹!

而随着裂天戈再度挥下,天空之上,忽然出现一个巨大的红色图案!

那看起来,像是一个奇怪的符号,又像是咒文,通体都是半透明的红色,看起来格外通透。

而在那咒文出现的一瞬间,正在追击凤长悦的巨龙,豁然回首!在看清那是什么之后,眸中是全然的震惊和愤怒!

这个渺小的人类,居然妄图将它封印!

这是龙族绝对不会容忍的挑衅!

它周身气息忽然变化,血红色的眸中,忽然光芒大作!朝着凤长悦而去!明显是想要将凤长悦包裹在其中!

这一个招式,他之前已经对洛斐做过!

知道自己绝对不能中招,凤长悦身形立刻后退!

然而光的速度有多快?她能够躲得过那龙尾的攻击,却难以避开这东西!

她的身影,顿时被红色的光芒吞噬!

见到这一场景,场间气氛突变!

轩辕夜凤眸之中,忽然闪现一丝妖异的红色!

而同时,从他的身体之中,忽然冒出了黑色的灵力,朝着巨龙而去!

那黑色的灵力,悄无声息,却是十分快速,眨眼时间便已经蔓延到了那黑色的玉石旁边!并且将巨龙周围都包围了起来!

然而这一幕,却没有任何人看见。

因为在那黑色灵力出现的一瞬间,无数龙族骨骸,从已经裂开的坟墓之中飞出!

这般动静,自然是立刻引起了寒浠羽千宴等人的注意,当下就立刻回头,见到这样的场景,都是震惊不已,但好在几人都是身经百战的强者,面对这场景虽然吃惊,却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做出了反应!

羽千宴因为之前被砸落在最远的距离,所以此时,倒是距离那坟墓群最近,当下毫不犹豫,再次召唤灵力铠甲,带着雷神之矛和雷神之盾飞身而起!

在他脚下,隐约有冰蓝色的闪电划过,眨眼时间,他的身影,便是已经再度出现在半空。

一眼望去,他们来时的路上的那些坟墓,此时竟无一例外,尽数裂开!

无数琐灵石凌乱的落在地上,有的堆积在一起,更多的杂乱无章的散落着,在那一片片的灰白色以及棕黑色之中,正有无数具骨骸,从坟墓之中醒来!

那些龙族的身体大小不一,但是都比正在战斗的那一只要小一些,可以想见地位和实力,也会弱一些。

但是即便如此,他们面对的,也是——龙族!

这是超越神兽的存在!虽然已经灭亡万年,此时醒来不过是骨骸,但是却依然拥有让人难以企及的实力!

尤其是——它们的数量,竟是如此之多!

羽千宴一眼望去,仅仅是这片刻时间,醒来的巨龙,便是已经足足有了上百条!

而在更远处,还有一些还在蠢蠢欲动的!

寒浠看了一眼轩辕夜,眉头微皱,而后果断选择了后退,转身对付那些醒来的巨龙。

他身形闪动,眨眼时间站在了另一个方向,倒是和羽千宴,轩辕夜形成了一个三角形,面前各自有着极为危险的敌手。

而跟着寒浠的老者,此时见到自家少爷竟然选择直接对战,虽然知道少爷的实力对付这些应当是没什么大的问题,但是心中还是忍不住生出担忧。

想要上前帮忙,但是转瞬低头便看到了还咋地上躺着的洛斐。

他现在还处在冰冻状态,要极为小心,稍有不慎只怕就会损害到他的身体,若是他离开了,只怕在这样的动乱情况下,洛斐少爷是极其危险的。

因此,纵然心中焦灼,老者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原地,谨慎的看护着洛斐。只是偶尔抬头看一眼,不到关键时刻,绝对不轻易离开。

而宫卿,则是毫不犹豫的奔向了凤长悦的方向。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就是不想看到她受伤。

虽然她已经是灵宗,但是在这样的敌人面前,她是毫无疑问的弱者。

龙族,是比想象中国更加厉害的族群!

若是那只巨龙铁了心想要对付她,那么仅仅只靠轩辕,也是非常危险的。

虽然轩辕夜比他想象中,还要厉害很多。

但是安全起见,宫卿还是选择了立刻出手。

他没有肉身,作为一个灵魂体,本身行动上就占据优势,巨龙的一些攻击,对他都是削弱了很多力量的。

何况,他本身也十分强悍。

他半透明的身躯,在激烈无比的攻击中,显得格外渺小,若是不仔细看,是完全无法注意到的。

但是宫卿依然非常小心的靠近。

因为,他虽然没有肉身,但是周身却依然会产生能量波动,尤其是在他靠近的时候,若是巨龙有心,还是能够立刻觉察到的,所以宫卿的动作,也十分谨慎。

不过纵然如此,他的动作还是非常快,很快便抵达了凤长悦不远处。

而此时,凤长悦已经被那红色的光芒完全包裹在其中,而且大约是因为这一次使出了更大的力道,所以竟是不像洛斐那般可以看到人的脸容,而只能隐约看到一个人影。

不过虽然看到这情形,宫卿心中,却并不是十分担忧。

因为他知道凤长悦不会被这困住。

她身上的神火,可不仅仅是用来看着好看的。

他屏息等待了片刻。

果然,下一刻,那团红色的如同琥珀一般的东西,忽然碎裂开来!

一道纤细的身影,从中猛然飞出!

周身覆盖着紫金色的火焰,让她看起来像是一颗流星,恍然划过暗沉的天幕!同时,她周身的火焰,也顿时让周围的温度升高!

那样炽热的温度,甚至让已经在千面莲心之中不知道呆了多久的宫卿都感觉到一丝不适。

他心中忍不住感慨,天堂火,果真不愧是拍在第一位的神火啊…。

宫卿跟在后面,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随时等待着出手。

而凤长悦在出来的瞬间,就已经翻手取出了射天弓和射天箭!

“娃娃,倾尽全力给它一击!”

凤长悦的声音比以往还要冷上三分,湛黑的眸子里似乎有火焰在燃烧,周身的灵力已经完全调动起来,从丹田到经脉,丰沛的灵力在疯狂的奔涌,几乎激荡起她周身的能量!

而这一次,她甚至直接让娃娃出手,可见已经抱定了决心!

一定要给对方致命一击!

她这个人,恩怨分明,对方给她一分威胁,她必定还给对方十分痛楚!

何况此时,阿夜也在和它对战!

即使,在它眼里,她不过是是蝼蚁,她会让它知道,她凤长悦,不是那么容易招惹的!

娃娃听得心神激动,尽管在金色手镯中,却还是立刻爬了起来,雄赳赳道:“娘亲放心!娃娃一定会做到最好!”

敢招惹娘亲和爹爹,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娃娃在空间里面,已经看了很久,但是因为之前娘亲一直没有开口,所以它也不敢擅自行动,但是心中早已经恨得牙痒痒,此时听到凤长悦要让它出手,自然是十分激动而兴奋。

虽然那一声回答仍然是奶声奶气,但是却没有人知道,这个小小的娃娃,拥有的,是怎样的力量!

因为知道的人——都已经死了!

娃娃说完,便立刻闭上眼睛,开始融入射天弓和射天箭之中,将所有的力量都调动了起来!

凤长悦立刻左手执弓,右手搭箭!纤细的身体紧绷成流畅的线条,在周身紫金色光芒的映衬下,黑发飘扬,衣衫猎猎,像是战神降世一般!

她将射天弓拉满,射天箭搭在上面,尾部的紫色羽毛之中,隐约有什么东西在流动,像是火山岩浆,只等着一瞬的惊世爆发!

而后,她毫不犹豫,瞄准了那巨大的龙首的右眼——狠狠射出!

咻!

射天箭顿时在空中划过,瞬息而至!

甚至因为极致的的速度,在巨龙还没有看清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它眼前!

那巨龙虽然没有看到,但是因为能量的波动,所以下意识的朝着旁边紧急避开!

然而它的身体,却并不像它想象中的那样直接避开!反而只是挪动了一小部分距离!

巨龙当下心中一惊,立刻抬头看向那已经降落下来,快要将自己笼罩的封印!

随着时间的推移,轩辕夜的封印,也在逐渐的靠近它!

巨龙心中一惊,它原本以为这封印不过了了,这个人虽然厉害,但是却并没有到可以将它封印的境界,而且身为尊贵无比的龙族,这大陆之上,能够封印龙族的封印,原本就少之又少,而且即使是在万年之前,那封印也是极为罕有的,即使是在它记忆中的绝世强者,也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封印龙族!

更何况,已经过去了万年的岁月,龙族沉寂这么久,只怕那封印也早就失传,所以它才这般有恃无恐。

但是它万万没想到,这个人,这个人…。

居然真的会!而且,居然能够催动这封印!

这需要多大的能量消耗?而又需要多么强大的掌控力?

即便是万年之前,也绝少有着这样的人物!

一瞬间,巨龙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可以轻松将这些渺小的人类全部快速解决。

它方才分明已经在抵抗这封印,但是一个疏忽,没想到就已经到了头顶!

现在的它是真正处于两面夹击!

这些念头在它脑中不过是一瞬间闪过,动作却是没有停。

一边再度加强力量抵抗那封印,一方面躲闪过凤长悦的射天箭。

不过原本想着可以轻易闪过的,却因为动作受到了封印的一丝限制,而没有完全做到。

于是,射天箭快速的从那巨龙的身体一侧狠狠擦过!

似乎有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却是那巨龙身体一侧的骨头,被射天箭擦出了一道深深的裂痕!而且似乎是因为余威,有残余的力量从那里蔓延开来,又扩张出了几道裂缝。

巨龙顿时仰天一啸!龙尾疯狂的甩动!引发了强烈的能量暴动,周身的暗红色地面,全数被掀起!

一时间飞沙走石,凌乱不堪!

没有人知道,这对于龙族来讲,是多么大的耻辱!

也没有人知道,能将龙骨擦伤,那射天箭,究竟蕴含了怎样的力量!

龙族是超神兽,而在为数不多的超神兽之中,龙族的*力量,又是最强大的。

它们的皮肉,筋骨,全都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强悍力量。

就算是超神兽之间,和龙族对杀,也鲜少有选择直接和它们的身体直接相抗的。

因为在这上面,实在是太吃亏了。

有时候,全部力量耗尽,也不见得会对龙族的身体造成什么危害。

而沉睡了万年的龙族骨骸,身体的力量其实并没有分毫的减弱,反而因为重新嵌入了那神秘的魔核,拥有了更加强悍的未知力量。

尤其是,沉寂万年之后,骨骼之中其实已经累积了不少潜在的能量。

所以对于它们而言,从坟墓之中醒来,却被一个渺小的人类打伤,实在是不可饶恕的罪恶!

不过因为滔天的愤怒,巨龙并未想到,能够将它伤了,那么,那射天箭,本就不是凡物。

只可惜,此时的它,已经完全顾不上那些了。

而擦伤了巨龙之后,射天箭却好像并未削减速度,反而是片刻时间就消失在天际!

巨龙见此,眸色冰冷,带着无尽的愤怒和不屑的看了一眼凤长悦。

不过如此。

凤长悦却不闪不避,看着它,也忽然冷冷一笑。

是吗?

巨龙见此,心中忽然咯噔一下,来不及回头看,立刻俯下身体!

嗤!

一线紫色,忽然从它身体之上穿过!

正是去而复返的射天箭!

宫卿原本打算出手,见此也忍不住些微惊讶,低声喃喃:“居然速度更快了……这凤长悦,还真是不可小觑啊…。不过,这到底,是什么灵宝呢?纵然是天阶灵宝,也不能做到如此吧?”

那紫色的箭射出,而后返回,别人看不到,他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在加快速度的时候,那紫色的箭,尾部竟是泛着淡淡紫金色的翎毛,随着速度的加快,而逐渐在空气中舒展开来。

越是快,那翎毛就越是伸展!到最后,竟像是盛开了艳丽而尊贵的翅膀一般!

而这个时候,轩辕夜的封印,已经快要落下!

射天箭瞬息而至!

而后,狠狠刺穿它的一处骨头!

那巨龙的身体,顿时翻腾起来!

无数冰球,忽然化为钢针,朝着凤长悦的方向而去!

凤长悦周身火焰剧烈燃烧,见此不闪不避,竟是双手一挥,一道紫金色火焰,顿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盾牌,立在身前!

那些冰针,顿时像是被扔进了一个巨大的熔炉,无声湮灭!

巨龙这次,心中是真的惊骇!

它豁然回头,死死地看着凤长悦!

准确的将,是她身前的火焰盾牌!

这般炽热的温度,不用想都知道绝对是神火!

然而它却是不知,这到底是哪一位的神火,竟然能够这般轻易地化解它的力量!

而此时,血红色的封印,已经到了它的头顶!

强大的威压,顿时降临!

而巨龙身下的黑色玉石之上,那些奇怪而神秘的咒文,也忽然像是平静的湖水之中扔进了一块石头一般,荡起了一曾涟漪。

那些咒文,竟是在那上面,缓缓浮动起来!

一声深沉辽远的怒吼,忽然从巨龙口中发出!

而像是受到了什么感召一般,正在和寒浠羽千宴激战的那些龙族,忽然也都停下了动作,仰天长啸!

一时间,龙族特有的音色,充斥了整个空间,好像是敲击在心脏之上一般,狠狠颤动!

寒浠顿时心神一凛,向后退去!

羽千宴也收回雷神之矛,快速的回头看了一眼。

见到那抹身影还在,看上去并未遭受重伤,他毫不犹豫的收回目光,趁着这片刻的休战,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颗白色的丹药,快速咽下。

感觉到温热的力量在体内游走,乱窜的能量逐渐理顺,已经快要枯竭的丹田也得到了补充,他的脸色总算是好了一些。

这一系列动作流畅自然,显然不是第一次做。

这一幕,也恰好被无意间扭头的寒浠看到。

寒浠眸中闪过几分思虑之色。

这个男人,也很奇怪。

孤身在此呆着,想必他遭受不少折磨,但是却一直没有选择出去。

这绝龙谷,虽然极度危险,但是知道的人并不多,能够进来的,更是少之又少。

他能够早他们一步进来,相比是有着特殊原因的,说不定有出去的方法,也说不定。

但是他却一直在这里。

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在这里呆的久了,都是弊大于利。

看他的样子,那空气中的狂暴能量,已经在侵蚀他的身体了。

这种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严重点甚至可能会夺了他的性命,可是他却一直没有什么反应,强自忍耐也要在这里呆着。

寒浠着实是不明白。

任何宝贝,都要有命才能得到。

不过这想法,也只是从他脑海中一闪而过罢了。

这个淡漠的男人,生或死,又和他有什么关系?

寒浠随即收回目光,心中一动,转头看向了正在挣扎的巨龙,眉毛微扬。

原本嚣张傲慢的巨龙,此时竟然已经被轩辕夜的封印死死压制,在黑色的玉石台上虽然还能动弹,但是却已经无法挪动。

而看样子,它十分痛苦。

而且……它的身体之上,竟是又多了几道伤口。

那显然,是凤长悦造成的。

那些伤口有深有浅,甚至有一道直接穿刺了它的一截骨头,虽然它的身体之上,原本就有伤口,但是这新添的伤痕,还是有些触目惊心。

因为——这是龙族!

寒浠心中,又是一番思量,静静的调整着自己的状态。

“娘亲,娃娃做的好吗?”

来回穿刺了几次之后,娃娃终于收回了射天箭,随即就迫不及待的向凤长悦炫耀。

凤长悦满意点头,红唇微勾:“很好。”

虽然之前,曾经让娃娃出过手,但是此时面对的对手不同,却不想它的表现,也不相同。

敌人越强,它就越强。

她并未想到,面对强悍的龙族,射天箭竟然能够在它的骨骸之上,留下伤痕。

甚至,射穿了它的一根骨头。

总算是报了仇。

而在她和轩辕夜的两面夹击之下,那巨龙经过长时间的挣扎,也终于开始露出了疲态。

虽然不知道阿夜的封印为何会拥有那样强大的力量,但是对于他们而言,是绝对的好事。

不过想想也可以理解,既然阿夜早就想来这里,那么必定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的。

这个男人,总能够将一切都掌控在手中。

虽然这对于她的能量消耗极大,但是总算是好结果。

轰!

血红色的封印,终于降临!

那巨龙,终于完全被封锁!

所有人都是神色一震!

强大的威压,狠狠的压制着巨龙,让它连一丝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轩辕夜凤眸沉沉,却并没有因为快要成功而露出欣慰的神色。

咔嚓!

一道清脆的声音,忽然响起!

众人立刻看过去,却见那声音,是从那巨龙脊背之上传来的。

因为那封印的力量太过强大,原本深深镶嵌在它脊背上的那柄血斧,竟是有些松动,而那块脊椎骨——碎裂了。

见到这一幕,凤长悦心中不知为何,竟是忽然有些不安。

那血斧,万年时间都在它身体之上,然而却在今天突然掉落……

而轩辕夜,也微不可查的皱起了眉。

寒浠却是神色一动,不动声色的将全身的力量都调动起来。

哗!

那血斧,终于坠落!

一道身影,忽然奔袭而去!

却是寒浠,率先冲了过去!他的身下,不知何时,已经召唤出了银色圆阵!

他是要——抢占这巨龙骨骸!

然而在他即将靠近的时候,却忽然传来了一阵疯狂而森凉的笑声!

“哈哈哈哈……我终于自由了!”

却是那巨龙,忽然仰首!得意大笑!

不好!

凤长悦原本轻松的神色骤然一变!

她立刻看向下面,却见那些从一开始就缓慢异动的裂缝,以及零散掉落的琐灵石,此时全都连在了一起!

而所有的线,纠葛缠绕,最终却都是指向了一个方向!

正是那黑色玉石台!

这个地方,果真是牢笼!

然而,却不是用来对付他们的,而是——

困锁这巨龙的!

这是一只,被流亡的龙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