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29 生死牢笼!

随着话音落下,那巨大的龙骨,也忽然动了!

它身体突然腾空,虽然没有皮肉,只是一副巨大的骨骸,看起来有些诡异,但是动作却依流畅自如,一举一动,都充斥着绝对的强悍气息。

不过当它完全腾空而起,完全呈现在众人眼前之后,几人才看到,因为脊背上依然深深镶嵌在血斧,它的身体并似乎有些僵硬,脊背的那部分,更是如此,任凭身体的其他地方动弹,它的那一段骨架却是完全不动的,不过这倒并不会损毁它强势的气息,反而增添了一分凶悍。

看到众人的眼神投放在自己脊背的血斧之上,那巨龙似乎更加愤怒,忽然仰天长啸!

一道劲风,忽然卷起!

一道轰鸣遥远的声音,蕴含了强大的力量,瞬息而至!

那声音听起来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音节,而像是由无数复杂至极的音色重叠在一起一般,猛的听来,几乎无法辨认倒是是什么声音,而心头却充斥着深重的震撼,敲打在耳膜上,一声声几乎炸裂。

众人的脸色骤然变化——龙吟!

居然一出手,就是这样的大招!

传闻中,龙族的语言十分复杂,而当发出龙吟的时候,所蕴含的力量更是超乎想象。

而此时,几人也都是没有想到,这巨龙骨骸一上来,居然就是使出了这样的杀手锏。

来不及思考许多,众人立刻开启防御!

羽千宴站在最前面的位置,见此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却见到轩辕夜黑色的袖袍划出一抹弧度,已经一把将凤长悦拉在自己身后,同时身前顿时出现了一道透明的结界!

羽千宴狭长的眸子中,闪过莫名晦涩的光,藏在袖中的手,悄然转了个方向,随即转头也是立刻布下结界,挡在了身前。

而寒浠身后的老者,也瞬间挡在了寒浠的身前,同时布下结界!

而宫卿是灵魂体,对于这样的攻击,受到的影响,倒是比其他几人都要轻上许多,不过其中蕴含的威压,即便是他,也依旧感觉到难以相抗,毕竟是超越神兽的存在。

宫卿当机立断,并没有正面相抗,反而是身影飘忽了一瞬,而原本半透明的身体,瞬间变得更加清透,看起来几乎已经消失了一般。

轰!

龙吟瞬息而至,从天而降!

强大的挤压力量从四面八方而来,将几人通通包裹在其中!

而伴随而来的,还有彻骨的寒冷!

却原来是那巨龙在发出龙吟的时候,同时挥动了自己的尾骨!

一道目光可见的银色光团,瞬间朝着几人而去!越是靠近,速度越快,并且在上面生出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而在这冰球出现的时候,以巨龙为中心,身下的黑色巨石,突然冻结!

满是神秘咒文的黑色巨石之上,迅速被厚厚的冰层覆盖,而那些形状奇怪而神秘的咒文,则是隐隐颤抖起来!

那巨龙的眼中,瞬息闪过冷厉的光泽!

而那些手臂粗细的裂缝,也似乎发生了变化!

只是此时,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那龙吟之上,自然是没有注意到这细微的变化。

轰轰轰!

龙吟突降!

一股恐怖之极的力量,直接狠狠的砸在结界之上!

此时,轩辕夜挡在凤长悦身前,而宫卿则是在他们身旁不远处的位置,而那老者和寒浠,则是站在稍微靠后的位置。

最重要的是,羽千宴的位置,是最靠前的。

他,首当其冲!

但是显然,羽千宴并没有退缩的打算,豁然抬首,淡漠的容颜,瞬息带上了几分锋锐气息。

瞬息时间,他已经调动了身体之内的所有灵力!周身气息沸腾,几乎卷起了一个个小小的能量漩涡!

他心中明白,若是此时不拿出所有的力量,那么很有可能,以后永远都不会有机会施展了。

他在这里的时间,不算长,却也不断,生死危难倒也是遇到过几次,却没有一次,像是这一次一般。

在此之前,他虽然几次濒临死亡,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这里面,发生这样的动静。

尤其是,居然遇到了醒来的巨龙。

虽然只是一具骨骸,但是却依然拥有着龙族强大的不可思议的战斗力,此时不过是一招,便已经让他们陷入困境。

轰!

龙吟终于降落而下!

率先承受攻击的,自然就是羽千宴的结界!

那透明的结界,顿时变得薄弱了许多!

而羽千宴的脸色,也是瞬间变得苍白了许多,喉间那股甜腥,再度上涌!

他强行咽下,身上光芒闪烁,不过片刻时间,就已经召唤出了冰蓝色的灵力铠甲!

而他的左手,正有一个蓝色的盾牌,右手,则是紧紧的握住一柄冰蓝色,上面隐约有银色闪电游动的矛!

凤长悦认得这东西。

这是奥斯帝国的镇国至宝——雷神之盾,以及雷神之矛!

当年,两人曾经同时掉落伽陵学院后山地下,而在和金环蛇王战斗的时候,羽千宴便是拿出了这灵宝,并且最终将金环蛇王斩杀。

虽然当时算是两人联手,但是凤长悦知道,其实依照她当时的实力,自己是绝对无法逃出生天的,羽千宴在其中,帮了她不少。

而后来的一次,则是在三国交流大会之上,羽千宴在和凤静雨缠斗的时候,用了这灵宝。

却是没想到,再次见到,竟然是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场景。

显然,羽千宴已经是动用了自己全部的实力。

不过,虽然灵宝未变,但是此时的羽千宴,又不知比以前强大了多少。

在照壁阁之中,羽千宴继承了奥斯帝国开国祖先的传承,所拥有的实力,必定比想象中的更加厉害。

距离三国交流大会,已经有将近大半年的时间了,何况他还这般神秘的出现在了这普通强者连知道都不知道的绝龙谷,更加不知道究竟到了什么境界。

而且,像雷神之矛以及雷神之盾这样的灵宝,是拥有极大的力量的,并且会跟随主人实力的提升,而施展出更加强悍的威力。

所以,此时的羽千宴,其实已经不可小觑。

纵然是凤长悦,也从未敢小看他。

下一刻,羽千宴忽然腾空!身上冰蓝色的铠甲,因为极致的速度,划出一道瑰丽的蓝色线条!

而后,竟是直直迎上!

那因为龙吟而产生的能量,再度落下一道!

咔嚓!

透明的结界,竟然是承受不住这般的压力,出现了裂缝!

而当那一道裂缝出现之后,整个结界之上,又迅速爬满了细密的裂缝!

看起来,竟像是蛛网一般!

羽千宴拼尽全力布下的结界,竟是在对方的两次重击之下,轰然碎裂!

已经凌空的羽千宴,胸腹之间像是有无数刀在疯狂搅动,从身体的每一处,传来剧痛,然而他的脸上,除了脸色苍白了一些,却是看不出任何异样。

这样的疼痛,不是第一次了。

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了,可以抵抗一段时间,却不想这一次,竟然是格外的惨烈。

那落下的两道龙吟的力量,将他的结界打碎,也轻易的将他所有的痛觉全部勾起来了。

原本被他狠狠压制着的痛苦,以及之前一次次的重伤,此时终于是全部爆发!在他的身体里面决绝肆虐!

羽千宴口中已经是腥甜无比,铁锈的气息,即便是他紧闭着唇也依旧能够闻到。

但是他的脊背依然挺直,身上的灵力铠甲,依然流转着动人的光泽!

而雷神之矛之上,也有越来越多的银色闪电出现,虽然极为细小,但是却隐隐能够听到风雷之声!

无数力量朝着羽千宴身上涌去!

而他的气势,也一再提升!

而羽千宴的直面反抗,显然也惊动了那巨龙,那双血红色的眼眸充斥着绝对的冰冷无情,死死地盯着羽千宴,而后,便是涌出滔天的愤怒!

它已经说过,任何冒犯龙族的人,都将受到龙族最严厉的惩罚!

而这个人,却是明知故犯!

实在是可恶至极!罪该万死!

心念一动,那还在飞速旋转的冰球,竟是忽然转变了方向,朝着羽千宴而去!

它巨大的龙尾一甩,便控制着那冰球在空中再度加快!

因为极致的速度,甚至在那银霜色的冰球之外,出现了无数黑色的空间裂缝!

不过是眨眼时间,那冰球已经抵达羽千宴面前!

因为强大的力量冲击,他的头发扬起,几乎在空中扯成了一道旗幡,那冰球尚未触碰,他的身上,却已经开始出现了薄薄的冰霜。

眉毛上迅速结出了一层薄薄的银色的霜,而后又被他用灵力催化,又快速消失。

然而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冰球已经到了鼻子之前!

他棕色的眼眸之中,映出一道银色的冰冷色泽!

一道冰蓝色忽然从天空之上划过!

整个空间,都像是忽然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或许是那颜色太过动人,又像是所有的东西都突然静止了下来,总之,在羽千宴出手的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般静谧!

唯有那一线冰蓝,划破长空,猛然刺向那银色的冰球!

似乎有细碎的冰霜,溅在他的脸上,传来冰凉彻骨的触感。

所有人都看着那一幕,像是陷入了定格之中。

在暗沉的天空之中,羽千宴身着冰蓝色的流光溢彩的铠甲,黑色的长发不断飘摇,几乎扯成一线,而在他身前,正有一颗巨大的银色冰球,两者相距,不过一拳之距。

那冰球比他高大许多,他有些消瘦的身躯,挡在那冰球之前,看起来像是螳臂当车,而且两者之间的距离,只有一拳。

若是再晚一瞬,只怕那冰球已经将他撞飞,或者吞噬淹没。

然而,那原本飞速前行的冰球,却是真的停了下来。

他手中,正紧紧握着雷神之矛,狠狠的刺入了冰球之中!在正中的位置!几乎深可没柄!

他和那冰球之间的一拳距离,正是他握着雷神之矛尾端的那一段距离!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瞬息之间,在场的人,却都可以想见这其中的惊心动魄!

若不是有充足的准备,以及精准的算计,是绝对无法准确刺中正中间的位置,并且让它正好在那个位置停下来的!

当然,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要依靠着绝对的实力!

若是羽千宴实力微弱,那么一切的算计,一切的考虑,都将成为空谈!

而他,也必定已经在这几乎无法抵抗的攻击之中,烟消云散,迅速陨落!

而此时,龙吟其余的力量,也同时落在其他人身上!

那老者布下的结界,倒是比羽千宴的支撑的时间长久,还没有出现裂缝,但是看起来,那老者的脸色,也是有些痛苦。

结界的支撑,其实原本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当遇到外敌攻击的时候,则是会极快的消耗灵力。

而此时,老者虽然还算不上灵力枯竭,但是那龙吟之中,蕴含的深重威压,却是给了他极大的压力,让他的灵力,更加急剧的消耗着。

寒浠也明显感觉到了那股威压,缓缓皱起了眉。

那老者见此,连忙道:“少爷,您千万不要出手!这不过是第一关,老朽还可以应付,最重要的是您要保存实力,这样才有机会得到那东西啊!”

寒浠微微颔首,只是余光似是无意的扫向了已经被冻结的洛斐,气息微沉。

嗤!

忽然,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响彻整个空间!

抬头看去,却是羽千宴身前的巨大冰球,忽然裂开了一条巨大的裂缝!

然而众人脸上,却并没有露出惊喜之色,羽千宴更是心中猛然一沉,而后迅速后退!

然而已经迟了!

唰!

那巨大的冰球,瞬间碎裂成无数细小的冰锥,朝着四周飞射而去!

眨眼间,便已经遮天蔽日!

而那寒意,更是迅速扩散!

最重要的是,首当其冲的羽千宴,纵然已经敏锐的向后退去,却还是没有躲开!

一只冰锥,正好射到他的胸膛!

蓝色的灵力铠甲,顿时碎裂!

他身体剧烈一颤,而后猛的吐出一口血来!低落在有些凌乱的青衫之上,衬得格外凄艳。

然而虽然受了重伤,羽千宴的速度却是没有下降,反而借着冰锥的冲击力,向后更快的退去。

只是那力量在他体内疯狂的撞击,让原本就已经受创的羽千宴更加痛苦,在飞快的后退之后,狠狠的撞击在了地上。

他的身体受到撞击,又是一颤,神色越发苍白,唇边的血迹却是越发的鲜艳,趁着那一双泛着冰冷色泽的狭长眼眸,沾染了格外的冷厉。

这样的神色,让原本准备出手相助的凤长悦,微微顿住,而后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

这时候,任何人的帮忙,都显得多余。

不如让他自己面对,虽然难免凄惨,却并不会狼狈。

而后,她便迅速收回目光,想要想办法去应付那巨龙。然而刚刚扭过头,就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般,神色一怔,而后立刻再度回头。

羽千宴已经站了起来,然而她看的,却是他脚下的地面!

若是刚才没有记错的话,刚才他脚下的那几道裂缝,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而不过是一转身的时间,他脚下的裂缝,竟然换了样子!

她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随即立刻看向自己脚下。

这一看,顿时确认了她心中的猜想——

这裂缝,真的在变化!

或者说,是在挪动!

虽然这些裂缝,都不过是手臂粗细,并不会让人掉下去,所以出现的时候,她虽然心中疑惑,却也并未放在心上,加上的确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危险,所以她一直都没有注意。

但是现在,她心中却忽然升起了一丝凝重的疑问。

这些裂缝,出现的实在是太过诡异。

这里是什么地方?

绝龙谷的中心位置!是龙族最为庄重严肃不可侵犯的埋骨之地,怎么可能随便就出现这样的裂缝?

而且这些东西出现之后,居然什么动静都没有产生,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

而他们因为那巨龙,也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些。

若不是无意间看到羽千宴脚下的裂缝发生了变化,她恐怕也不会这么快发现异常。

她低头仔细看去,果然看到那裂缝依然在缓慢的移动着!

不过幅度极小,而且速度十分缓慢,若不是停下来仔细看,是绝对没有办法发现的。

看着那暗红色的地面上一条条的裂缝缓缓挪动,她心中,竟是逐渐生出了一股不安。

她的眉头缓缓蹙起。

轩辕夜正在抵抗那不断袭来的攻击,想着如何将这巨龙解决掉,却忽然发觉身后一空,回头看了一眼,却是凤长悦突然凌空而起。

他凤眸微沉,随着她的目光看去,随即也是微微敛眸。

那些裂缝…。

轰!

又是一重威压,再次降临!

他眉心之间,似有风雪,带着冷意,袖袍一挥,那层随着攻击的能量而微微颤动的结界,竟是忽然更加剧烈的晃动起来!而后,竟是猛的将那力量,反击了回去!

两者在半空之间,发出巨大的撞击声!似有火花四溅!

这动静,自然是立刻引起了那巨龙的注意力。

而后,它便是将注意力,放在了轩辕夜的身上!巨大的龙首,忽然扬起!而后长吸一口气!

周围忽然狂风骤起!

无数能量,疯狂的朝着巨龙而去!

那白色的骨骸周身,因为快速而来的能量,而形成了一个个的小小漩涡,最终都快速的被吸收到了那双血红色的眼睛之中!

随着能量的快速注入那双眼睛,也越发的鲜红!

有呼啸的风声,从身后的坟墓之中传来!

轩辕夜眼角带上了几分料峭冷意——这巨龙,竟然是想要施展龙息!

而且这一个动作,极有可能是一个信号,将外面的那些坟墓之中的龙族全部召唤醒来!

绝龙谷实在是太过神秘,就连他也不过是掌握了一丝线索才得以来到这里,但是知道的,却并不多。此时看到这巨龙仰头,周围能量疯狂涌动,而身后的诸多坟墓,又似乎在蠢蠢欲动,他心中便忽然冒出了这个想法。

虽然没有任何依据,但是他心中,却莫名有着这样的感知。

他右手成拳,狠狠挥出!

简单利落,干脆至极!

没有任何的花招,也没有任何多余的修饰,更加没有冗长的蓄力,只是一拳,却已经足够!

世上招式,唯快不破!

轩辕夜的这一拳,自然是极快的,甚至没有人看到他到底做了什么动作,就看到一团巨大的能量,已经飞出,朝着那颗巨大的龙首攻击而去!

那一团能量实在是太过剽悍,从他手中脱离而出,一路飞出,掀起了一地暗红色地皮!

一道深深的痕迹,顿时出现!

在空旷的暗红色土地之上,这一道划痕,显得格外刺眼!

那一团能量,挟带着无可匹敌之势,直冲而去!

这动静实在是太大,以至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寒浠看着那一拳,微微眯起了眼睛。

那老者则是睁大了眼睛,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羽千宴站起身,还在剧烈的咳嗽着,看到这一幕,狭长的眸中,神色深深,看不出情绪。

宫卿见了,反而是轻笑一声。

早就猜到这小子,不会是普通人物,现在看来,还要超出他原本的猜想啊……看起来,这男人也不过才二十岁,竟然已经到达了这般境界,只怕堪称是千年一遇不世出的天才了。

不过,这份天赋,倒是和那女子相配的很呢。

宫卿虽然尚未想起来什么东西,但是心中却是莫名的希望他们能战胜这巨龙,是以此时见到轩辕夜终于出手,露出了自己真实水平,心中倒是比较高兴。

那巨龙周围的能量,终于汇聚完全!

那巨龙的脑袋,终于低下!

而后,张开了嘴巴,果真喷出一口龙息!

一道带着一丝红色的气息,忽然弥漫开来!

而在同时,身后的诸多坟墓之中,也忽然发出了一道道的似有若无的嘶鸣声!

寒浠眸色一顿,却是没有回头,而是在能量撞击到一起的时候,身影突然消失!

老者顿时一惊,却已经无法阻拦——

“少爷!”

他的喊声随即像是被扼住了脖子突然消失,眼中却是忽然生出几分感慨。

寒浠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直奔洛斐落下的方向而去。

却原来是方才,巨龙将注意力转移到轩辕夜身上的时候,就已经不在意的将洛斐扔了出去,已经冻结成了琥珀的洛斐,便砸落在不远处的一个地方。

寒浠之前已经注意到,此时趁着轩辕夜拖住巨龙,才趁势赶去将洛斐救了回来。

幸好巨龙已经完全没有在意洛斐,而且寒浠的动作足够快,这才得意成功。

不过是眨眼时间,寒浠已经将人弄了回来。

只是,此时的洛斐,依然是被冻结着的。周身都处在一块冰块之中,看起来已经浑身僵硬,而且眼睛紧闭,似乎已经昏迷了过去,甚至看起来脸呼吸都微弱了很多。

也不怪乎他这样凄惨模样,任何人遭受了巨龙的攻击,只怕都无法避免。

洛斐还是实力不错的,尚且被伤成这样,更不论其他人了。

寒浠的脸色不变,只是眸中有几分冷意,看着洛斐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老者如何不知道自家少爷在想什么?虽然两人不是一个家族的,但是关系却很好,虽然平时自家少爷总是对洛斐少爷冷冷淡淡,但是其实心中,是真的将他看做朋友的。

此时洛斐少爷落到这般境地,少爷虽然脸上看不出来,只怕心中是真的不好受。

只是,老者也知道,寒浠就是这个性子,万事并不表现在脸上,心性冷静成熟,所以即便担心,却也是在找到最好的机会才出手,将洛斐少爷救回来。

只是,看洛斐少爷现在这样子,已经是危在旦夕,不知又要怎么做,才能救回他。

寒浠倒是没老者想象中的担忧,只要将他弄回来,那么一切都好说。

这里是绝龙谷,既然他的伤是那巨龙所伤,那么治疗的办法,一定也可以从这里找到。

寒浠随即看了老者一眼:“看好他。”

还不待老者反应过来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寒浠就再次离开!

这一次,他是真的冲着那巨龙而去!

老者顿时吃了一惊,连忙呼叫:“少爷!少…。”

看着那决绝的背影,老者只好咽下喉间的话。转身看了看洛斐,心中却是担忧无比。

少爷虽然天赋绝佳,实力也很强,但是…。那可是龙族!

寒浠自然不是一味的冲动。

他心中,其实另有考虑。

毫无疑问,巨龙的实力,绝对不是现在的他可以驯服的,甚至连一战之力,他都勉强。

但是,他此行来的目的,就是龙族。

所以,他不能选择逃避。

若是只有他自己,那么他战,或者不战,其实都没有什么区别。他的耐心很好,心思也很巧,若是他愿意,总能在这里找到机会,将巨龙解决,而后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可是现在情况太复杂。

一方面,洛斐那边伤情拖不得,最快的解决办法,就是将这巨龙降伏,而后问出治愈的办法,另外,这里,不仅仅只有他对这龙族有兴趣。

他凌空而起,站在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看向轩辕夜。

那个男人,即便是这种时刻,也依然充斥着无上的尊贵气息,他什么都不说,却也让人忍不住产生臣服的念头。

这样的一个男人,绝对不是普通人。

而加上刚才的那干脆利落的一拳,寒浠更加清楚,对方的实力,绝对是在自己之上。

而现在,那个男人,也想要得到那东西。

那么,他只能选择出手。

不过,他知道自己的劣势,所以虽然站了出来,却并不急于出手。

因为此时,轩辕夜和巨龙激战正酣。

那两团能量在半空相撞之后发出巨大的轰鸣声,而后彼此吞噬,消融,地面甚至因此产生震动!

能够和巨龙的力量相抗,可见这个男人深不可测!

而且关键是,这样全力一击,那个男人的神色,居然没有一丝变化!

可见这对于他而言,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寒浠悄然握紧了拳头,心中则是再度改变了对轩辕夜的看法。

这个男人,只怕要重新估计了…。

其实在他的认知之中,不是没有这般厉害的人,但是在这样的年纪,就已经达到这般水平的,倒还真是没有。

寒浠认识的天才不少,强者也不少,但是能让他这般谨慎的,这人绝对是第一个。

似乎是觉察到了他的打量,轩辕夜忽然转头,看了他一眼。

那一眼,极淡,极冷。

寒浠很熟悉那样的眼神。

那是强者绝对的自信,以及对一切势在必得的眼神。

那之中,没有对他的蔑视,也没有挑衅,什么都没有,仿佛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寒浠。

但是寒浠知道,不是这样的。

他熟悉那眼神,是因为他自己经常露出那样的神色。

然而却万万没想到,此时竟是被另一个人用在了自己身上。

他想要得到龙族的秘密,所以势在必得,而那份无视,则是——他根本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

纵然知道对方比自己厉害很多,也并非是针对他而露出那样的眼神,但是寒浠的心中,还是有了一丝不舒服。

只是想了一会儿,寒浠还是笑了。

等一会儿,那个男人就会知道,他是不应担对他露出那样的眼神的。

因为,他会是他成功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寒浠随即收敛了目光,静静等待着那强大的能量波动削减。

轩辕夜自然知道寒浠打的什么主意。

想看他们俩拼力相争,最后左手渔翁之利?

呵,这男人,未免也太天真。

轩辕夜凤眸之中,似有漩涡包裹着滔天巨浪翻卷,几乎将人的灵魂都吸进去。

他会让那个人知道,他轩辕夜看上的东西,任何人,都不准觊觎!

轩辕夜凤眸微沉,而后竟是不等那力量完全消失,再度出手!

他颀长的身躯,在那还在闪烁的光团的映衬之下,显得格外挺拔。

一身黑袍在风中猎猎作响,黑发飘扬,唯有清隽冷清的仿佛浮冰碎雪一般的容颜之上,带着凛然不可侵犯的尊贵和霸气!

眼角眉梢,都忽然散发出极致的危险气息!

寒浠心中顿时一惊!

轩辕夜双手忽然结出复杂的手势!

一股难以描述的威压,忽然降临!

那是不同于巨龙威压的沉重感!几乎让人喘不过来气一般!但是在这之中,又忍不住生出无尽的敬畏!

而在他的头顶,也忽然变得越发暗沉!

众人见此,都是静默不语,只剩下了难以置信的眼神。

这怎么可能?

他怎么会引起天地异象!

寒浠此时,终于是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心中如遭雷击,怔怔的看着轩辕夜头顶之上,变得更加暗沉的天空。

似乎有飓风将起。

周围的一切,都似乎忽然静止,换了一种诡异至极的气氛。

怎么会这样?

谁都知道,当有人使出地阶武技或者是天阶武技的时候,会引发天地异象,经常会出现乌云或者狂风,而能量,也会像是海水一半汹涌而来。

这种行为,其实算是借助天地之力能够让修炼者将天地之间,自己周围的能量利用起来,发挥更大的威力。

虽然施展者本身也会为了启动这招式,而消耗极大的能量,甚至有的稍弱一些的,为了用出一招杀手锏,会将身体消耗虚脱,但是所展现出来的力量,也是极为强大的,攻击效果也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很多人会将地阶或者天阶武技,当做是最后一招,给敌人致命一击。

而引起的天地异象,其实也都是很常见的。

尤其是寒浠这等人物,其实那种等级的东西,更是十分常见。

可是关键是,这里,是绝龙谷。

在进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这里是由无数个小空间混杂在一起的,空间介质的不同,引起了行进的困难,虽然众人后来在羽千宴的带领下,算是比较轻松的走来,但是其实那种空间的撕裂力量,一直是存在的。

所以,其实在这里,是无法引起天地异象的!

纵然之前的战斗,他们都可以调动周身的力量为自己所用,但是却也绝对不到能够引发天地异象的程度。

因为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在无数小空间之间,引发天地异象,简直是笑话!

可是现在,却有人做到了!

而那个人,做起来还是举重若轻的模样!

这样看来,原本以为可以和对方一争的他,才是个笑话!

这件事给寒浠的冲击,其实比之前都大。

甚至在看到凤长悦身上奇怪的神火的时候,他都没有这般震惊!

因为这世上,实在是太多天才了!而其中,自然是不乏既有天赋,又有机缘,更有运气的佼佼者。

那些人,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可是,天才,却并不等同于强者!

这世上,不知有多少天才,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就已经陨落!

每一天,每一刻,都有无数的天才,死在走向强者的道路之上!

所以在寒浠心中,对此并不在意。

再强悍的天赋,在他眼中,都不过如此。

凤长悦在他眼中,就是一个比较运气的天才罢了。

而现在,他才意识到,这个男人,不是。

他已经是绝对的强者!

而且,他打破了寒浠的认知!

寒浠曾经听家主以及很多长老讲过,在小空间之内,是无法引起天地异象的,因为那其实算是独立于天地之间的特殊存在,是几乎无法和外界进行流通的。

但是现在,轩辕夜却是毫不犹豫的干脆的打碎了他的思想的框架!

寒浠甚至有些愣怔的看着那逐渐聚集的乌云,以及打在脸上的狂风,心中第一次觉得,有什么东西,似乎已经超出了掌控。

这一切的想法,其实闪过也就只是一瞬间,当他再度凝目看去的时候,轩辕夜头顶的乌云,已经完全聚集。

他身边的灵力,甚至因为太过浓郁,而产生了一丝丝白色的雾气!

而那巨龙,也终于抬起龙首,冷漠暴戾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轩辕夜。

轩辕夜周身气势暴涨!

一柄黑色玉戈,突然出现在他头顶!

那玉戈不过比手臂长了一点,下面锋利,中间宽厚,从上端到下面,线条流畅自然,像是上天最自然的雕就成果,而最宽阔的地方,大约有四肢之宽,厚度大约有一小节手指那么厚。

而那玉戈之上,也只有一线凹槽,并没有多余的花纹雕刻。

猛的看起来,着实是有些钝。

但是在这样的场景之下,所有人都知道,轩辕夜祭出的灵宝,绝非等闲之物。

那玉戈随即缓缓落下,最终被轩辕夜握在手中。

他轻轻挥动,直指巨龙!

而在那玉戈从上划下的时候,他头顶的天空,厚重的乌云,忽然被无声割裂了一道裂痕!

有一线微光,从中透出!

一挥而裂天!

这就是——他那黑色玉戈的实力!

所有人都震撼无言,看着那玉戈,眸中都是难掩震惊之色。

但是那黑色玉戈之上,却是没有任何能量波动。

看起来就像只是普通的玉戈一般。

然而那巨龙,此时终于意识到了不对。

那双血红色的眼睛,似乎闪烁着不明的光泽。

而后,巨龙的身体也缓缓挪动,飞到了半空,不过却并没有离开那黑色玉石之上。

“真是大胆的人类……既然如此,能够让伟大的龙族,赐予你死亡——是你最大的荣耀!”

深沉的声音,一声声砸落!

随着这话落下,众人身后的坟墓,忽然全部都颤动了起来!

一声接一声的龙吟,似乎从遥远的时空传来!

它果真——召唤醒了这里所有沉睡的龙族尸骨!

轩辕夜并未回头,唇瓣却忽然扬起一抹弧度,醉人沉沦,一瞬间如同从地狱之中,踏过火莲而来的死神!

魅惑清娆,而致人死亡!

这是——最危险的轩辕夜!

他手中的黑色玉戈,忽然斩下!

而在一人一兽激战正酣的时候,在半空之上的凤长悦,在仔细的观察之后,也终于露出了震惊之色!

她先是在那里观察了一会儿,而后在某个角度的时候,脑海中忽然闪出了一道白光,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顿时眼神一变,而后飞到了更高的地方,再次查看。

这一次,她的脸色终于变了。

而此时,轩辕夜的黑色玉戈,正要迎头斩下龙首!

余光看到这一幕,她心中猛的一跳,猛的朝着轩辕夜飞去!

“阿夜!小心!这里是牢笼!”

------题外话------

之所以更新这么晚,是因为二月君在思考一个问题——阿夜到底是穿得什么颜色的内裤?而小悦悦,又是穿得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