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28 通通诛杀!

那黑色的巨石之上,像是流水一般静静流淌着瑰丽的光泽,虽然猛的看上去是黑色,但是仔细看去,却能看到那里面似乎沾染着一丝丝的鲜红,在不断涌动。

那块巨石呈现圆形,周围有一层层的台阶,逐次递上。而整块黑色巨石之上,都雕刻着神秘的符咒,看起来庄重肃穆,还带着几分阴森,让人看到便觉得周身一冷。

那些符咒,凤长悦并不懂,转头看了阿夜一眼,显然,他也未曾见过。

大概是龙族的符咒吧。

而最吸引人目光的,自然是那黑色巨石之上,躺着的一具骨骸。

纵然巨石高大,她们隔得距离还算是远,所以倒是能够看个清楚,在那光华深沉的黑色巨石之上,正有一具巨大的白色骨骸。

而在那骨骸出现的一瞬间,一股威压,顿时降临!

从那骨骸之中,散发出来让人窒息的强大威压!

那是——绝对的强者!

即便已经死去万年,紧紧是一具骨骸,却还是拥有着无法预测的力量!以及不可侵犯的威严!

那凌厉的杀意,几乎透过骨骸,直接抵达心底!让人的整个身体,都忍不住微微颤抖!

若是普通人站在这里,仅仅是感受到那气息,便已经腿软。

而随着那尸骨的出现,这一片的天空,似乎都产生了变化。

原本暗沉的天空,似乎变得更加深沉,呈现黑蓝色,然而在尸骨的正上方,却逐渐出现了一片片的红色!

那种红色,凄艳而鲜明,即便只是这样看着,也似乎能够让人感觉到那让人心惊的血腥气息。

那些红色像是云朵一般,逐渐在天空之上汇聚,呈现出一个奇怪的图案。

看起来,倒像是…。

“龙?那是龙族的图案吗?”

凤长悦仰头看着,另一边却是在向小白求证。

按着小白的身份背景,是这里唯一一个有可能知道龙族模样的存在。

果然,小白也仰着脸,眯起黑溜溜的眼睛仔细看着,毫不犹豫的点头——

“是龙族!”

凤长悦看向轩辕夜,轻轻眨了眨眼睛。

轩辕夜了然。

那样的形状,绝对是龙族没错了,只是…。

怎么看起来有些奇怪?

小白眨了眨眼经,仔细看去,总是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但是却一时想不起来,而当它的目光无意间扫到下面巨石之上的骨骸的时候,却忽然灵光一闪:“对了!我知道哪里不对了!”

那上面的图案,少了东西!

然而它刚刚想要将这个发现告诉凤长悦,却猛然感觉到一股异常凛冽的气息,忽然朝着他们而来!

小白立刻警醒!

却见那骨骸周围,忽然卷起了狂风!

凤长悦等人也立刻觉察到了不对劲,却在瞬间发现脚下的土地正在颤动!

低头看去,却只能看到暗红色的地面之上,竟然在逐渐裂开一道道裂缝!

但是这些裂缝,却并未让几人掉下去,因为都不过手臂粗细,但是却密密麻麻,遍布脚下!

片刻时间,那颤动便停止了,但是几人却并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反而越发的警醒,并且各自都已经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做好了战斗准备。

洛斐双手握拳,目光紧紧的盯着那骨骸,深信这巨大的变动就是因为这骨骸!

他倒是要看看,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猫腻!

而寒浠虽然面色依旧,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下了抚摸怀中小狐狸的动作,而那小狐狸,也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变得十分不安,浑身都几乎炸毛,眼睛慌乱的转动,好像在寻找着什么危险的对象,又好像在寻找出路,以便逃走。

虽然之前也有这样的情况,但是当时它并未像是现在这般极致的慌乱,甚至寒浠紧紧的抓住它,也无法让它安定下来,小脑袋四处扭动,似乎想要逃窜,又像是怕极了什么东西在外面。

“不要乱动……”

寒浠的话,刚刚说了一半,就骤然停下,而后,面色微寒的抬起自己的右手。

骨节分明的手背上,竟是已经被抓出了几道划痕。

却是方才那小狐狸想要跑出去却又犹豫的时候,无意间用自己锋利的爪子抓伤的。

虽然浅淡,只是几道血痕,并不严重,但是寒浠的脸色,却是瞬间变得阴寒。

他低头,看向怀中的小狐狸,语气也变得危险:“我说了,不要乱动,你没有听到?”

小狐狸这才猛然抬头,对上了那双虽然熟悉,但是此时却还是十分畏惧的眼睛,心中一颤——自己犯了大错!

“少爷,看来真是要有什么东西出现了,否则,它是绝对不会这般莽撞的抓伤您的啊。”

一直贴身跟在寒浠身后的老者,见此也是皱起了眉头,心中不无担忧。

少爷一直将这些魔兽都驯服的十分听话,从来不敢违背他的意思,也因为这样,少爷经常觉得无趣,十天半个月就会换宠物。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少爷会容忍它们过度张狂。

这小狐狸是最近才比较受宠的,因为性子还没有被完全驯服,总是带着点莽撞和任性,所以少爷这次出来,才带着它。

可是少爷一时的宠爱,却并不意味着,会容忍小东西冒犯他。

而那个小东西,平时也是绝对没有这样的胆子的。

可是现在,它却无意间抓伤了少爷。这不仅仅意味着它将要失宠,更加意味着,这里的确是危险,危险到,它竟然忽视了对少爷的敬畏。

听到老者的话,小狐狸眼中不但没有露出感激之色,反而更加紧张。

加上外界给予的那种强烈的威胁感,它的精神已经接近崩溃,不敢再抓伤寒浠,它竟然开始扯自己的皮毛。

寒浠面无表情的看着,而后,手一松。

小狐狸就摔在了地上。

“既然你想走,那么,就不要再回来。”

他的声音很轻,却不容置疑。

小狐狸一下子傻眼了,呆愣愣的看着他,随后就发出呜咽的哀求,但是寒浠视若无睹。

“已经脏了。”

小狐狸顿时身体一僵,一个不小心,将自己也抓伤了。

随后,便是默默的走到了一旁,不敢再靠近寒浠。

那老者见此,面色无波。

不过是一只魔兽罢了。

伤害了少爷,这样将它放走,已经是格外开恩。

在一旁紧张等待的洛斐自然是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但是还是忍不住出声:“我说,每一次你都是这样,有意思吗?你身边的魔兽,就没有长久的。就算你身份尊贵,天赋惊人,也不能一直这样吧?”

洛斐说着,想起自己至今还没有一个合适的魔兽契约,不由得十分忧伤。

他又不是寒浠,选择魔兽的时候,自然万分谨慎。随便找一只魔兽契约,别说他不同意,就算是家族之中的那些长老们,也绝对会反对的。

想到此,洛斐更加幽怨。

寒浠置若罔闻,看向那安静躺着的骨骸,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泽。

正在全神贯注看着前方的小白,似乎是觉察到了什么,转头看了一眼。

小狐狸抬头,正好对上小白的眼神。

小白不甚在意的扭过头去。

虽然它不会因为之前这小狐狸的无礼挑衅而计较,但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它现在可是没有心思去帮它。

没有那个实力,就不要总是仗着自己有什么靠山作威作福。

当然,它除外。

它的主人,是最值得信赖,最不可能倒下的存在!

小白骄傲无比的甩了甩尾巴,不再理会这小狐狸了。

后者逐渐露出绝望之色。

对于众人而言,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连看一眼的心思都没有,此时连自己的性命都命悬一线,又如何会关注它的死活?

不过只能证明,这里,比想象中的更加诡异可怕罢了。

羽千宴咽下口中甜腥,幸好此时天色昏暗,光线不明,他脸色瞬间的苍白,也无人看见。

运转灵力,让脸色变得好了一些之后,才抬起头。

却不想,正对上凤长悦探究的眼神。

羽千宴不动声色的避开。

凤长悦蹙眉。

其实从一开始,她就觉得羽千宴有什么不对劲,但是却一直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直到刚才,她才意识到,羽千宴极有可能是有伤的。

从表面看起来,自然是看不出来,可是在方才,洛斐发问的时候,他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却忽然停住,而后就低下了头,直到这会儿才抬头。

虽然面色无异,但是她却敏锐的觉察到他的异常。

羽千宴却已经转头,看向身后的那黑色巨石,脸色凛然。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场景。”

几人惊住,随后看向羽千宴,却见他淡漠如雪的容颜上,带上了几分凛冽寒意。

这神色,由不得几人不信。

再说这时候,也没有什么说谎的必要。

羽千宴的确是第一次见到这场景。

之前,他曾经进来过五次,次次重伤而回。

“我曾经进来过几次,但是……每次的场景,都不一样。”

羽千宴的话,顿时让几人心中一沉!

每次都不一样!

那么,也就是说,这里并不是他们的目的地!

但是,这里分明已经是中间位置了!

从周围的那些呈现包围状的坟墓就可以看出来,这里的确是特殊的存在,甚至这神秘的巨石之上还躺着一具骨骸!

但是此时,羽千宴的话,却是将几人原本的想法通通打破。

起码,想要一下子找到,是不可能了。

而且,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破解这困境?

正在此时!中间那黑色巨石之上,却是忽然一阵颤动!

众人顿时抬头看去!

随即,却是看到了此生难忘的场景!

只见那原本躺着的巨大骨骸,竟是忽然动了!

像是放置了许久的东西生了锈,再次拿起来的时候,发出沉重的摩擦声。

随着那细微的摩擦声,那骨骸,终于是缓缓——站了起来!

一架巨大的龙骨,出现在众人眼前!

纵然众人都没有见过龙族的模样,但是当这骨骸站起来,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却几乎顿时让所有人确信——那,就是龙族!

通体呈现莹润的白色,体型十分庞大,长约五六十米,骨架硕大,大约是因为岁月侵蚀,已经完全只剩下了骨头,连一点点的多余皮肉都没有。

甚至,在龙骨的身体之上,还有着明显的创伤!

有几截骨头,是碎裂的,但是最重要的,却并不是这些碎裂的伤口,而是——在那巨龙身体的中间位置,竟然有一柄血斧,深深的嵌入它的骨头之中!

那血斧大约有一人之高,十分巨大,但是造型十分简单,深黑色的斧柄,斧头则是呈现暗红色,倒是和这土地的颜色十分相似。

那血斧像是从天而降,狠狠的将这条巨龙,横斩两半!

不过,巨龙却并未被完全斩断,那血斧深深嵌入它的脊背,周围竟是一丝裂缝也没有,可见当时这血斧速度之快,力量之强,竟然全部都集中到了那一线之上,没有分毫的力量外泄。

即便只是这样远远看着,也似乎能够感受到那血斧冲天的血腥暴戾气息!

似乎有浓重的血腥气,弥漫而来!

感受着那几乎尖啸的狠厉气息,众人都静默了片刻,随即发现,空气中那些狂躁能量,竟是变得浓郁了许多。

若非几人早早做了准备,只怕此时,差点又要再度陷入狂暴之中。

不过饶是如此,除了凤长悦和轩辕夜,几人还是有些受到了些微的影响,不自觉的变得烦躁了一些。

空空荡荡,有风吹来,发出呼啸的声音。

羽千宴深吸一口气,眸色倒是比洛斐几人都清明许多,显然已经习惯。

“我之所以之前没有告诉你们,是因为,这里的气息,是无法避免的。当你们踏入这地方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而我即便是说了,也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他忽然出声,倒是让几人想起方才洛斐对他的质问,想不到他竟然还是选择了回答,洛斐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他还以为,他不想说什么了呢。

不过这个回答,引起了洛斐更大的疑问:“可是纵然这样,你若是说了,我们好歹也能用灵力或者灵宝抵御一下……”

“不可能。”羽千宴淡淡打断洛斐,“任何东西,都是没有用的。”

洛斐怔住,连寒浠也看了过来。

他们方才分明已经用灵力强行压制,并且想办法清除,可是他居然说……

“丹药也不行?”寒浠蹙眉。

羽千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却已经给出了答案。

羽千宴的身份也不是普通人,能进入这里,想必也是有些手段的,怎么可能没有想过丹药来解决?

可是他的情况并不好。

现场忽然一片静默。

洛斐觉得不可置信,若是没有任何办法,那他是如何在这里呆着的?

是个人都可以猜出他绝对不是第一天在这里了,那么就是说,他一直在遭受着这东西的侵蚀?

那他怎么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

洛斐的脸上,明确的写着几个大字——

那你怎么没事?

羽千宴顿了顿,道:“我也不过是在强行压制而已,习惯了,自然承受力就强一些。”

这话中的深意,只有他自己能懂。

不过,洛斐也像是觉察到了什么,没有再问,只是看了羽千宴一眼,心中倒生出几分佩服。

能在这样的环境中坚持,甚至到现在还神志清明,这个人,显然也不是一般人。

不过,怎么出来一趟,遇到的都是一个接一个的妖孽!?

洛斐顿时又郁闷了。

羽千宴将话说完,便再次看向那巨龙。

其实,倒也不是没有办法的。

其实纵然他不能亲身体会,但是看凤长悦和轩辕夜的样子,也能够感觉到他们的情况好上很多,尤其是,他在这里呆了很久,已经十分敏感,那些东西对于凤长悦的隐隐的畏惧,他其实有所感觉。

而且,也能够感觉到他们两人的不同,周身气息澄澈,显然是并未受到侵袭。

只是另外几人初来乍到,没有经验,自然是看不出来的。

他目光沉静的看着那巨龙,只是…。若是会给她带去不必要的麻烦,那么还是……沉默为上。

整个空间都是陷入了一片安静。

那巨大的龙骨,虽然没有皮肉相连,但是却完整的组合在一起,缓慢地站起来,而后像是一座巨大的骨山,伫立在那黑色巨石之上,森凉庄重,威压重重。

它周身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唯有那颗龙首之上,在眼睛的部位,竟然是镶嵌着两颗血红色的珠子。

凤长悦微微眯起眼睛,却发觉有一股隐隐的威压,从那红色的珠子之中散发出来。

那是……

“竟然是魔核。”

洛斐有些震惊的看着那珠子,大约有拳头大小,圆润透亮,通体呈现血红色,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缓缓流动,充斥了整颗珠子,看起来十分瑰丽。

能够放在这个位置的东西,显然不是普通的魔核。

就连小白的脸色,也是严肃了许多,盯着那两颗珠子,眸中似有光泽闪过。

这威压虽然浅淡许多,像是被什么封印着,但是凤长悦却依然能够感觉到,那中间蕴含的巨大力量。

洛斐随即看向寒浠,脸上露出几分疑惑好奇之色:“哎,你说这魔核,是什么神兽的魔核?能够被龙族拿来用,想必也不是等闲之辈啊……”

寒浠勾起一抹笑,却是看向了轩辕夜两人:“我倒是觉得,这并不是神兽的魔核呢。”

“什么?”

洛斐一愣,刚想要开口问怎么会不是神兽魔核,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脸色突变,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你是说,这魔核……不是从神兽身上取来的?”

寒浠含笑,却并不言语。

意思不言而喻了。

洛斐这次,是真的震惊了,立刻抬头再次看了那巨龙一眼。

很显然,这巨大的龙骨之所以能够再度站起来,就是依靠着这魔核的力量。

龙族作为超越神兽的神圣存在,本身便是极为尊贵强大的,即便是死了,它们的尸骨也依旧蕴含着极大的能量,普通魔兽的魔核,还没有到达可以尝试去支撑它的时候,说不定就已经被那骨骸之中蕴含的深重威压碾压碎裂。

而即便是勉强能够承受着威压的魔核,只怕也无法拥有足够的力量,将整个骨骸都撑起来。

凤长悦看着它,尤其是那血红色的魔核,心中闪过诸般念头。

她之前看过许多资料,在凌云阁之中,更是看了很多常人没有资格接触的东西,所以知道的也更多一些。

魔兽通常分为九级,随着等级的增加,魔兽所拥有的实力也会逐层增加,而且越是往上,相互之间的差距也就越大,而它们所拥有的威压,也会越大。

魔兽等级森严,若不是出于生存等原因,一般低等级的魔兽,是无法违抗高级魔兽的命令的。

这种森严的等级,在魔兽族群之中,显得格外明显。

而在九级魔兽之上,还有更为强大的存在——神兽!

凤长悦迄今为止,也不过见过几次神兽,从一开始的无力反抗,到后来可以全力一试,现在,她的眼中,神兽已经不再是那么神秘而强大的存在了。

甚至如果此时,出现神兽,她说不定可以更加轻松的解决,而不会像之前在三国交流大会之上那般,需要拼劲全力一搏。

许多人终其一生,也不一定会见到一次九级的魔兽,就连苍离这般人物,所契约的魔兽,也不过是刚刚到达半神兽的境界。

不过有些魔兽的等级,是会逐渐增加的,幼年期的魔兽随着年龄的增长,等级也会升高,而若是遇到难得的机缘,则是有机会跳跃等级,达到更强的境界。

而像是苍离的那只魔兽,其实就是这种情况,只要能够成功渡劫,就可以成长为神兽,正式踏入一个全新的领域!

不过,有的魔兽晋级快,有的魔兽则是需要漫长的岁月,所以能从魔兽晋级为神兽的极少。

而就连很多强者都不知道的是……大陆之上,其实还有比神兽更加强大的存在!

它们拥有着更加强悍的力量,也凌越在其他魔兽甚至是神兽的等级之上,威压极为深重,所拥有的特殊的血脉之力,也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强大资本。这种存在就是——

超神兽!

不过,就连神兽都极难出现,那么这种超神兽,自然是更加难以见到。就连洛斐和寒浠,也不过是听过传闻而已。

然而此时,听说那上面的两颗魔核,竟然是属于超神兽的魔核,别说洛斐,就连凤长悦,心中也是有着强烈的震撼的。

那两颗魔核完美镶嵌在龙骨之上,并没有用任何东西固定,却牢固的呆在那里,浑然天成,即便是衬托着森然的破碎白骨,也依然让人在看见的一瞬间,产生惊艳的感觉。

不过,感触最深的,自然还是那其中,无法切身感知却直觉危险的威压。

轩辕夜看着那龙骨,眼中暗潮涌动。

这魔核,值得深究…。

“能够用超神兽的魔核来做眼睛……看来,龙族的传说,十之*是真的了。”

寒浠噙着几分笑意,倒是很快恢复了淡定,甚至好像有点兴奋。

不过也可以理解,他原本就是奔着龙族而来,此时见到这场景,确定了先前所想,也证明离目标越来越近,自然是会兴奋激动一些。

不过…。很可惜,阿夜在这里,那么,就没有他什么事儿了。

凤长悦在心中淡淡想着。

似乎是感觉到她在想什么,轩辕夜忽然紧了紧她的手,她回头,却看到他清隽的容颜上,挑起的一抹笑意。

那是——拥有着绝对强大实力的人,在看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的时候,才会露出的笑容。

小白蹲在凤长悦的左肩上,这一次看见两人这般,倒是没有吃醋。

因为它现在,有着更加重要的事情。

看着那光泽闪耀的红色眼眸,虽然是魔核,却依然像是真正的眼睛一般,闪烁着神秘的光泽。这样看着,久了就好像真的在看着你一般。

众人不知,此时若是从上面俯瞰而下,就会看到他们身下,那些手臂粗细的裂缝相互交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

从某个角度看,则是和那黑色巨石之上的那神秘符文,一模一样。

…。

绝龙谷外。

泽尔等人速度比不上轩辕夜,加上还要处理一些其他城中传来的事情,所以直到现在才赶来。

黑刹已经收归,毕竟这种地方,军队的用处并不大。

泽尔站在悬崖之上,探查着痕迹。而墨四则是在稍远一些的地方,仔细观察着所有可疑的痕迹。

片刻之后,两人汇聚到一起,脸上的神色,都有几分严肃。

“君上已经下去了。”

泽尔指着下方,被白色雾气完全遮挡的峡谷。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是他们有着特殊的追踪办法,即便是在这里,也依然能够起到作用。

“而且,在下去的时候,君上应当是和凤小姐一起下去的。”

这个简直就是废话,依照君上的性子,恨不得将人时刻放在身边,这种时候,怎么会舍下她一人?

纵然危险,只怕君上也会先护住她的性命,才会考虑自己吧?

泽尔心中有些感慨,不过想到这又不是第一次了,又很快释然。

墨四点点头,面色却是有些怪异,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有些犹豫。

两人共事多年,如何不知彼此心思?泽尔当即奇怪问道:“墨四,你怎么了?发现了什么?”

墨四迟疑了片刻:“在五十公里之外,那几个人被那只魔兽放在了一处隐蔽的地方。”

这说的,就是被小彩背回来的杨溯几人。

在轩辕夜和凤长悦抵达的时候,小彩也随即将他们带回来了,不过出于各种原因,小彩便将他们放在了远处的一个距离。

而且用了点小手段,让几人昏迷了过去,直到墨四去了,才将几人唤醒。不过出于对几人安全考虑,并未让他们过来,而是让他们在原本的地方等待。

泽尔直到墨四绝对不会是因为这种小事就露出这种神色,故而继续探寻的看着他。

墨四有些迟疑道:“我方才在周围探查了一番,发现,似乎是有人在这里晋级了。”

晋级?这有什么?

难道,是…。凤小姐突破晋级了?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她刚刚融合了紫莲心焱,会晋级,似乎也正常啊。

嗯,之前凤小姐是五星灵皇?

现在,倒是不知道是什么境界,若是真的晋级了,只怕,不仅仅是六星灵皇啊。

“你是说,凤小姐在这里突破了?”

墨四僵硬的点点头。

泽尔更加奇怪,这虽然算是好事,不过,倒也不至于让墨四这样吧?

“怎么?动静很大?”

若是突破六星灵皇,动静也应该挺大的,不过君上在,应当是不会让其他人觉察到的吧?

难道,她突破的,不是六星灵皇?

泽尔心中,倒是有些好奇。

“你看出来凤小姐是晋级到什么水平了吗?六星灵皇?七星灵皇?”

墨四摇头,眼神更加怪异。

泽尔心中一惊:“该不会……一下子成为了八星灵皇吧?”

如真是这样,那么,可真是足够震撼的了!

要知道,虽然只是一个星级的差别,但是其中的差距却十分大,他们虽然并不将灵皇看的很重,但是若是一次晋级就连跳三星级,那么,就绝对是堪称天才中的天才了。

虽然君上并不在意,但是他们私心还是希望,凤长悦越强越好的。

毕竟,他们不希望她成为无上尊贵的君上,唯一的软肋。

所以,听闻她晋级的消息,其实泽尔心中还是非常高兴的。

若是她能够更快的进步,那么自然是最好。

她若是更快一些,那么君上,也就能够轻松一些啊。

墨四看着泽尔脸上有些惊奇,有些感慨的神色,顿了顿,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听到泽尔还在喃喃自语,墨四终于忍不住打断他的话。

“泽尔,晋级的应当是凤小姐没错,但是……她却并不是突破八星灵皇。”

泽尔一愣,不是八星?

“那就是七星了?”

虽然心中有些遗憾,但是泽尔也知道这不过是随便想想,能够一下子突破三星级的人,即便是他们,也没有怎么见过呢。

能够成为七星灵皇,已经非常不错了。

“没关系,依照凤小姐的天赋,一定会很快晋级的。现在的她,已经比当初好上很多了,几乎是天差地别呢。不用担心。”

听到泽尔这么说,墨四终于忍不住了打断他的话。

“凤小姐方才晋级,经历了天劫。”

“……”

泽尔的眼睛,缓缓睁大。

随后,不可置信的提高了声音:“你说什么?”

天劫!

那是突破成为灵宗的时候,才会经历的!

可是凤小姐不是才五星灵皇吗?

在她随着君上离开的时候,他们都是清楚她的境界的!

这不过才是不到一天的时间,怎么会…。

看到一向沉稳的泽尔这般反应,墨四的心中,总算是舒爽了一下。

之前看到那些天劫留下的痕迹的时候,谁知道他内心的咆哮!

这世道,真是越来越难混了!

不过只是半天时间不见,那少女就生生从五星灵皇成为了灵宗!

这让辛苦修炼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才得以到达今天这番实力的他们,情何以堪!

而泽尔再三问了之后,也终于确信了这个听起来几乎不可能的消息。

毕竟,对于她的气息,他们也是掌握了的不可能认错。

至于天劫……那么大的动静,造成的轰动场景,如何会认错?

谁见了,也猜得到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想起那片几乎已经倾倒的山脉以及狼藉一片的森林,墨四心中还是有些难以消化。

那般场景,不知到底是什么样的天劫啊……

想起自家君上的一再维护,墨四此时终于再度深深的觉得,自家君上,真是这个世界上,眼光最好的男人。

他挑中的女子,果真也是最不可思议的存在。

连续晋级也就算了,竟然还弄出了这样动静的天劫!

泽尔看他的神色,也猜到了一些,静默片刻,淡淡笑开。

也好。

这样的她,才配得上君上。

“不过除此之外,我还觉察到了几个人的气息,看样子,倒像是其他家族的人。”

“你也感觉到了?”泽尔看了墨四一眼,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出了对方的猜测。

“似乎是那两家的少爷。而且,显然不是无意间路过,而是专程而来的。看样子,他们也已经下去了。”墨四道。

君上肯定已经猜到了他们的身份,只是不知,君上的身份是否暴露。

虽然在这个时候,这种地方,君上的身份已经不算是秘密,不过还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他们应当是猜不到的。”泽尔思考了一瞬,“毕竟君上的身份实在是特殊,他们虽然贵为两大家族的重点培养对象,但是偏偏是不知道君上模样的人,想必,应当是猜不到的。就算是猜到了,只怕也会十分怀疑。”

凌家的那小子会认出君上,倒是个巧合。

早些年的时候,他曾经跟随凌家家主出来,并且见到过君上一面。

而另外两大家族则是不同。想必应当是不太确信的。

墨四却是不怀好意的笑了。

“他们猜不到才是幸运,若是猜到了,此时,不知又要如何反应呢。”

墨四有些得意,自家君上的身份,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知道的,更加不是什么人知道,便可以表现出知道的!

这个时候只怕就算是知道,也会装作不知道吧?

毕竟,是要同君上抢东西的人啊…。

墨四唇边笑意微冷,泽尔则是眸中透露出几分怜悯。

可怜,可惜。

“君上之前已经吩咐,我们不必进去,在这里守着就行。”泽尔抬眼,周围的一切都已经看不太清晰,只有无尽的白色雾气,将一切都遮掩,“我们就先等着吧。等君上让我们进去,也不迟。”

墨四点点头。

其实两人都觉得,他们是没有进去的机会的。

绝龙谷这样的地方,危险之极,若是连君上都无法获得那东西,只怕这大陆之上,也没有人可以做到了,而他们,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在外等候就好。

两人却是没有看见,在浓郁的白色雾气之下,悬崖峭壁的巨石之上,逐渐溢出的暗红色的液体,像是血液一般,逐渐将身体再度染红。

而那些枯萎的草药,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踪影。

…。

而此时,在绝龙谷之内的几人,正面临着极大的危险。

在那巨大的骨骸站起来之后,就忽然有强大的威压降临!

那像是从每一个地方渗透出来的巨大的压力,死死的朝着身体碾压而来!

洛斐率先承受不住,狠狠挥出了一道灵力,砍在那巨龙身上!

这一击,却像是启动了什么开关一般,猛然让那巨龙动了起来!

那种骨骼摩擦的声音,听来格外刺耳!

简直像是阴森的蛇,在心脏爬行,狠狠缠绕!

那颗硕大的龙首,终于转动了几下,像是在活动身体,而后,就看向了洛斐!

那两颗红色的魔核,此时正散发着妖异的光芒!

它转头看来,正对上洛斐的眼睛!

洛斐当即痛呼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胸膛!

然而却有一股嫣红的血液,从他的嘴角滑落!

几人都是一震。

洛斐的实力,纵然他不说,他们也都是能够猜到的,起码也是灵宗,但是此时,在这样的存在面前,却是毫无招架之力!

那巨龙甚至还没有出手!不过是——看了一眼!

只是一眼!

就让早已经是灵宗的洛斐,口吐鲜血,肺腑受损!

洛斐狠狠咬牙,方才那一眼看过来,他只感觉到比之前还要沉重千倍的压力,顿时朝着自己袭来!

他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已经被对方收拾了。

洛斐的性子,自然是不能容忍这样的屈辱的,当即就咬牙,拼死要上前。

他身上顿时召唤出了蓝色的灵力铠甲!周身灵力也顿时沸腾!

一瞬间,他的气息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的双手握拳,上面隐约有银色的光芒闪烁!

仔细看去,却是一层冰霜!

而后,他的身影猛然消失!朝着那巨龙而去!

硕大的龙首原本已经要转过去,听到声音之后,又缓缓的转了回来。

看似缓慢,一举一动,却充斥着绝对的尊贵,以及傲慢。

龙族是绝强的种族,自然拥有最强的力量以及尊严,即便是死后,它也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尸骨遭受凌辱,被人觊觎,所以才会做了完全准备,将那魔核嵌入。

为的,就是——不被蝼蚁玷污!

这一次,它眼中,忽然出现了耀眼的光芒!

那光芒顿时将洛斐笼罩!

于是,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下,正在全速前进的洛斐,忽然停住了动作,像是一颗琥珀一般,凝固在了里面。

而他身上,蓝色的铠甲,片片碎裂,而后——掉落。

洛斐的神色极为痛苦,发出极为凄厉的喊叫声。

众人见此,都是紧紧的看着,却没有人立刻上前。

他们都明白,此时贸然上去,只是自找死路,而且,还会连累洛斐遭受更大的痛苦,甚至加速他的死亡!

所以,只能忍耐!

而那巨龙,也不再将注意力放在已经浑身是血的洛斐身上,而是转头,看向了几人,甚至从宫卿的身上,也扫了片刻。

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起来。

它的目光,似乎流露出一丝嘲讽。

“无名小辈,怯懦蝼蚁,竟也胆敢闯入我龙族禁地,真是好大的胆子!吾以龙族最后的荣耀宣布——犯吾龙族者,通通斩杀!”

浑厚浩淼如同从远古传来的声音,顿时响彻了整个空间!

------题外话------

亲们抱歉更新晚了,周六周日会更新早一些的么么哒!不过肯定都是万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