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27 你抱得什么心思?

眼前的男人,一身青衣有些凌乱,但是却分毫不损他周身淡漠气质,狭长的眼眸之中,闪烁着淡淡的陌生光泽,容颜比起记忆中的模样似乎消瘦了一些,但是却多了几分男人成熟的气息。

此时他看着她们,不发一言,眸色淡漠,像是终年不化的积雪。

听到她的话,他容色不变,淡淡道:“自然。”

声音不似原本的清朗洒然,倒是有了几分嘶哑,像极了在沙漠中行走数日,干渴至极的时候,才会有的沧桑感。

这里不是沙漠,却也不遑多让,也堪称绝地。

凤长悦记得,在她离开的时候,羽千宴的实力,就已经不低,而过了这么久的时间,他的实力显然也提升了许多。从方才的那一手来看,他应当也已经晋级为灵宗。

但是即便是这样的实力,他在这里,却显然并不好过。

不过这个男人,就算是真的艰难,也未必会露出狼狈之色,即便此刻,他青衫些微凌乱,脸色也有些苍白消瘦,但是却还是无法让人把他和“狼狈”这个词挂钩。

甚至仔细看去,还能感觉到他周身淡定平和的气息。

他似乎,比之前,更加寡言淡漠了些,然而,却也毫无疑问,变得更加强悍了。

寒浠几人并不掩饰的打量着他,不过他却并不理会,任由他们的目光从自己身上略过,容色淡漠。

“此地危险重重,此事就暂且放下,等时机到了,我自然会想你们讨还。”

他平静的说道,目光清淡如水,却又冷淡如霜。

说罢,也不等几人回话,径自转身走开。

凤长悦微微蹙眉。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感觉到,这一次见到的羽千宴,似乎和之前见到的,有什么不一样了。

但是又说不出是哪里不一样。

这种感觉非常微妙,也不太舒服,她想了想,心中竟是感觉到莫名的不安,虽然只是一瞬,但是却依旧让她心中升起了警惕。

羽千宴这个人,她自然是不会有所怀疑的,但是…

疑点实在是太多了。

羽千宴虽然贵为奥斯帝国的三殿下,身份尊贵,背景强大,但是其实和大陆之上的顶级势力比起来,还是差了很多的。

这一点,从当初三位帝王对待阿夜以越思风的身份出现的时候的恭敬态度就可以看出来,两者是没有可比性的,帝国虽然强大,却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并不敢于招惹一城四族。

然而与之对应的,他们之所以这般弱势,是因为他们的资源,强者,战斗力,都无法和一城四族的人相比较。

可是,就连阿夜,都不过是听说过一些关于绝龙谷的传说,那个抱着狐狸的神秘少年寒浠,以及看似大大咧咧实则谨慎小心的洛斐,毫无疑问都是一城四族的人。可是就连他们,在面对绝龙谷的时候,也显出了几分犹豫,显然绝龙谷,的确是危险绝境。

然而此时此地,羽千宴却出现了。

这不得不让她心中生疑。

羽千宴是怎么知道绝龙谷的?又是什么时候到的?

最关键的是,他到底是怎么到达的?

外面的防御那么厉害,而且之前,阿夜听泽尔禀告的时候,她也听到了一些,说绝龙谷是近期,结界才开始变弱的,他们来到的时机,才是最好的进入时间,受到的伤害和危险也就越小。

可是,羽千宴却好像已经早就在这里了。刚才他们觉察到了莫名的能量波动,从而警惕,而后就看到那莫名其妙的一团东西袭来,可是,羽千宴出手最快,显然不是第一天在这里,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形了,所以才能这般的得心应手。

就连深不可测的阿夜,也是谨慎而来。可是对于羽千宴,似乎已经在这里熟门熟路了一般。

看他有些憔悴的消瘦模样,显然在这里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虽然他的神色,依然淡漠平静。

她想要开口问,可是却已经看到羽千宴转身,那消瘦颀长的背影,竟透出一股不可觉察的苍凉,让她莫名的堵住,咽下了口中的话。

也许,这个时候,不说话才是最好的。

问了,只怕并不合适。

正在她脑海中飞快的闪过各种念头的时候,轩辕夜却轻轻的揉了揉她的脑袋,手掌将她的手握的更紧。

她的思绪被打断,扭头看去,却看到他唇瓣挑起了几分弧度。

“走吧。”

凤长悦看懂了他的眼神,随即心中释然,点点头,两人携手向前走去。

寒浠抱着小狐狸,眼眸微微眯起,半晌,才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洛斐倒是并不在意,不过之前倒是难得见到寒浠这小子吃闷亏,现在遇到这两个人,倒是频频受阻,还真是…爽!

想到此,之前受轩辕夜冷言冷语的一丝不快,也烟消云散了。

他心性原本宽和洒然,并不喜欢和人计较,转眼就已经追了上去。

一行人这一次,倒算是走在了一起。

羽千宴虽然依旧淡漠,也一个人走在前面,不过始终和他们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一行人就这样在空旷而森凉的谷中行进着。

羽千宴的步伐稳健,时而左转,时而横跨,倒是如同行云流水,像是已经走了无数次。

几人就跟在他后面。

过了一会儿,洛斐有些疑惑的皱眉,再次抬头看向最前方的那道青色身影,才忽然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脑袋!

他就说怎么这道路走起来,这么奇怪,好像一直在东拐西拐,却原来是那个人在带着他们走!

这一路走来,竟是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风平浪静,显然是因为他带着走的路,是最正确的道路!

洛斐眼神顿时变得有些怪异,这个人,看似冷淡,可实际上,却在帮他们,若不是他发现不对劲,恐怕这心思,就无人知道了。

这么一想,洛斐又心生感慨,自己真是聪明啊!

寒浠见他的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顿时嗤笑。

所有人都已经看出来了,只有他才恍然大悟,居然还以为只有自己知道…这智商,真是完美的继承了他们家族的传统啊。

凤长悦看着,则是更加肯定,羽千宴已经在这里呆了许久。

否则,他是无法这样熟练地从这里走过的。

他们方才经过的路途,走法十分曲折奇怪,即便是走过几次的人,只怕也无法完全走对。

可想而知,他在这里究竟是经历了怎样长久的磨难,才得以找到了最安全的路。

不过她却并没有因此而放松,她心中莫名的有一种直觉,这里并不会一帆风顺。

实际上,也的确是这样。

在走出了一段距离之后,拐过一个弯,忽然就从旁边猛然射出了一道黑影!直直的朝着她而来!

而与此同时,还有几道黑影,从不同方向朝着几人而来!

寒浠怀中的小狐狸顿时炸毛,眼神警惕的看着那朝着自己而来的黑影。

洛斐脸上不羁散漫的笑容,也微微收敛,手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能握成了拳头,似乎随时都会出手。

而那个一直寡言的老者,也是袖袍微动,有些浑浊的眼珠子微微转动。

唯有寒浠,神色懒散,似乎并不打算出手。

那劲风越来越近,几乎割裂脸上的肌肤!几人的衣角,都已经划出了些微的弧度!

正在几人不约而同的警惕起来,想要出手的时候——

轩辕夜眉目微冷,冷冷一瞥。

有什么东西无声的碎裂。

朝着凤长悦而来的那股劲风忽然无声消失,那仿佛下一刻就会撞击到脸上的能量,也瞬间消失了踪影,无声消散。

轩辕夜眼角眉梢,似乎都沾染了几分冷意,越发的清贵逼人。

这样的伎俩,原本不值得他出手。

不过是为了她,便处处小心。

而随着他的出手,那些随后而至的黑影,也像是遭受到了警告,速度纷立刻下降,几乎停在了原地!

这一幕,顿时让几人都微微惊住。

虽然看不清是什么东西,但是洛斐还是能够感觉到并不是一般的攻击,正打算出手,却见到对方忽然停了下来。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让洛斐产生了几分疑惑,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看了前方的轩辕夜一眼,只看到他清贵凛然的侧脸。

若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洛斐就可以去死了。

他心中微微叹气,收回了手中盘桓的能量。

着和自己不过几步距离的黑影,不过是因为那个男人随意的一眼,就不敢再随意冒犯,甚至明显产生了畏惧情绪,洛斐的心中,远远没有表面看起来的这般平静。

不过只是,看了一眼而已啊…

甚至,那一眼,针对的只是朝着那个女子而去的那一团黑影,但是其他的“同类”,却也像是感觉到了莫大的致命威胁一般,退缩不前。

这让原本满腔热情,甚至想着大展身手的洛斐心情十分复杂。

原本以为寒浠那小子已经是妖孽了,却不想随便跑出来,就在荒郊野外碰到了一个搞出那么大动静天劫的女子,然而还不等他将这个事情消化,接受自己再一次败给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女的时候,居然又有一重打击,狠狠的砸落下来。

这个男人的天赋,极有可能比那个少女更加厉害!

他的境界,绝对是在寒浠之上!

甚至…

想到那个几乎不可能的可能,洛斐顿时觉得脊背一阵哆嗦,什么时候,天才已经变成了大白菜,随处可见?

在这样的人物的衬托之下,显得方才想要认真出手的他——特别的不上档次!

不过洛斐在这边风中凌乱,其他人倒是都很是淡定。

而走在前面的羽千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回头看来。

他狭长的眸子之中,似有微光,闪过不知名的情绪,只是猛的看去,却像是触及到了冬天的寒霜,带着让人心凉的寒意。

凤长悦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来了。

不过,那种眼神只是一瞬,下一刻,羽千宴就再度转身。

“虽然这是最安全的一条路,但是依然会有一些东西冒出来,小心为上。”

而随后,也印证了他这话的真实性。

那些受到了轩辕夜警告的东西,都畏畏缩缩不敢上前,但是走了一段距离之后,还是有一些控制不住的冲了上来。

下场,自然是死路一条。

随着他们的前行,那些东西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高。

不过自始至终,都没有人能够看清楚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只能看到一团团模糊的黑影,挟带着充沛的力量冲击而来。

越是往里走,它们携带的能量,就越是凶悍。

不过有轩辕夜在,凤长悦就一直没有出手。

这些东西,对于轩辕夜而言,连练手都算不上。

而羽千宴也知道轩辕夜的实力,再未回头。

一行人无声的朝着墓地的中央而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前面的羽千宴忽然停了下来。

“这里是我休息的地方,以这里为界限,再朝里面走,危险就会大大增加。每天半夜的那个时辰,是危险最弱的时候。若是你们想要继续往里走,在那个时候进去,最合适。不过我想,大约你们并不在意这些。“

羽千宴一下子将所有的话都说了出来,随后就朝着旁边走去,在一块巨石旁边做下,,闭上眼睛,似乎在休息。

凤长悦几人随即看向四周。

绝龙谷,原本就是一个巨大的峡谷,两边都是悬崖峭壁,唯有中间一线空隙。

但是他们落下的时候,凤长悦就已经发现,这里的空间结构,是另有玄机的。

越是往下,峡谷就越是宽阔,空间就越是空旷,他们原本在上面看着,不过是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的间隔,已经逐渐加大,到了最后,已经完成伸展开来,看不到尽头。

他们就像是进入了一个瓶子,瓶口极为细小,但是瓶肚却十分宽敞。

而他们现在,明显就在最为广阔的“瓶肚“。

最开始落下的地方,一眼看去,全部都是灰白色或者棕黑色的巨石坟墓,然而走到现在,坟墓的数量却是大大减少,在宽广的土地上零散的分布着,而在大部分的区域,都只是有很多散落的石块。

大小不一,形状各异,但是很明显,依然是之前让小白垂涎不已的琐灵石。

只是这些琐灵石的质地,看起来竟是比之前的那些都要好上很多,颜色更加纯正干净,看起来蕴含的能量,也越发的纯粹。在里面流淌的液体,晶莹透亮,即便只是看着,也似乎能够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的精纯灵力。

不过这一次,小白却并不像之前那般露出垂涎的样子,反而一直是保持着沉默,在一块比它身体大了好几倍的琐灵石旁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它这样子,引得凤长悦侧目,不过她并没有立刻询问的打算。

小白性格欢脱,倒是极少露出这般的神色,看样子似乎是有什么隐情。但是现在,它不说,她便不问。

若是它想要她知道,自然会说,若是不想说,那么想必也是为了她好。

她转头看向远处。

这个地方的坟墓虽然少了很多,但是规模却是大了很多,而且看起来也越发的庄重肃穆。

彼此之间的间隔很大,而且布局也有些奇怪,仔细看去,倒像是……彼此避开一般。

她心中闪过一个模糊的想法。

这些坟墓,听着羽千宴的意思,是靠近了这里的中心位置,不仅数量很少,而且这般宏大相互之间倒像是彼此忌讳一般。

这里…难道是龙族之中,身份比较贵重的那些强大存在的坟墓?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这一切奇怪的布局。

不过,那些零散的琐灵石,又是怎么回事?

她已经猜到琐灵石的作用大约就是封锁灵力,保存能量,用来做坟墓,对于尸骨的保存很有好处,但是为什么在靠近中心的位置,会这般零散?

甚至羽千宴休息的地方,所靠着的那块巨石,也是一块棕黑色的琐灵石。

而他所谓的“界限“,其实并不是一道明确的线,而是…以这些零散的坟墓为界限,将里面和外面进行了区分。

这其实是个非常明显的界限,因为再往里的位置,是一片苍茫。

里面并没有任何东西,那些零散的坟墓以及琐灵石在外面,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正好将中间的位置包围成了一个圆形。

她仔细看去,的确是什么东西都没有。

但是羽千宴却说,里面非常危险。

即便是他,也不过是在外面选择了一块琐灵石作为休息的地方,并未带领他们进去。

不过,中间的位置,也是很大的,一眼看去,几乎看不到尽头。

而且,最为诡异的是,从那中间的位置,莫名的传出了一个森凉庄重的气息。

那是种让人不自觉臣服的气息。

而那土地的颜色…赫然是暗红色!

像极了被鲜血染红,而后被时光风干的颜色!

一股极其压抑的气氛,从中散发出来,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

她的呼吸逐渐变得紧张,脖子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扼住,胸膛剧烈的起伏,但是依然无法缓和那种极为难受的窒息感。

她浑身的血液都像是要沸腾了一般,疯狂的涌动起来!冲击着筋脉!像是要冲出牢笼!

而她的眼睛,也在刹那间变得通红!眸中忽然染上了一丝疯狂!

“悦儿!“

一声清喝,忽然在耳边炸响!

她猛的回神!眼神顿时恢复了清明!

她回头,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正在四处观察的阿夜已经回到了她的身旁,清隽的容颜上,带着几分冷肃,而澄澈的凤眸之中,更是藏着一丝紧张。

而她的手,正被他紧紧握住。

她闭了闭眼睛,摇头:“没事儿,让你担心了。“

然而后背,却是已经被冷汗染透。

她不知道此时自己的脸色,已经异常苍白。

所以轩辕夜才会那么紧张。

但是听她这般说了,轩辕夜也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将她的手握的更紧,叮嘱道:“这里有些诡异,你方才晋级,尚且不稳,要格外小心。“

即便她引发了那样大的动静,但是终归是才晋级,便已经随着他来到了这样的地方,纵然她心性绝佳,实力也得到了很大提升,但是却依然会受到一些影响。

这个地方,比想象中的,更加诡异。

羽千宴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我说了里面很是危险,不要轻易跨国这个界限。“

这话的潜台词就是在说凤长悦自己不注意,招惹了麻烦。

但是凤长悦不以为意,反而冲着他点点头:“多谢,方才是我大意了。“

羽千宴倒是没有想到她会这样的反应,抿了抿唇,再度闭上了眼睛。

寒浠三人无声看着,其实心中也是略微震惊。

就连他们也想不到,不过是多看了两眼,便造成了这样的情况。

而且,那少女的实力,他们是有目共睹的,若是连她都不行,那么只怕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

洛斐有些感慨:“这人虽然实诚,但是未免太过冷淡。“

方才那一句,看似是责备,其实若不是在意,谁会在意你做了什么,受到了什么危险?

若是还看不出这三人是什么关系,那他就是真的缺根筋了。

虽然想不明白这奇怪的三人是怎么在这里碰到,但是洛斐还是忍不住喃喃道:“不过,谁又能想到,不过是看一眼,就这么危险呢?“

寒浠目色淡淡,从四周扫过,看的洛斐一惊:”喂!刚才那人可是说了,里面很危险!你还看!“

寒浠瞥了他一眼:“那你是要将自己的眼睛挖了,什么都不看?”

洛斐顿时一阵语塞。

寒浠说的也有道理,虽然危险,但是他们来这里,本来就是另有目的,若是因为担忧一时的危险,而什么都不做,甚至连看都不看,那才是够丢人的。

不过从小到大都被寒浠这么教训,洛斐也已经习惯了。

不然早就被气死了。

看了羽千宴一眼,想要问问一些事情,却看到对方竟然已经闭上了眼睛,呼吸均匀,显然是在修养生息,洛斐只好闭上了嘴。

一行人各自找地方带了下来,等待着午夜的到来。

虽然这里光线很暗,但是还是可以感觉到白天黑夜的。他们进来的时候,天幕就已经快要黑了,此时又走了这么久,想必等不多久就可以进去了。

凤长悦和轩辕夜在不远处的一块石头旁边坐下。

宫卿也随即跟了过来。

“这地方,总是透着一股子诡异…”

宫卿皱着眉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看着周围的场景,脸色有些纠结。

经历方才的折磨,他的脸色一直不好,现在倒是恢复了一些,但是眉头却皱的很紧,像是有些忌惮,又像是有些好奇。

凤长悦调整了一下,眸色已经恢复了清明,只是心中警惕更甚。

绝龙谷…

光线斜移,逐渐暗淡。

时间无声的流失,很快就到了午夜。

凤长悦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气氛变了。

原本绝龙谷之中,因为那些相互碰撞的小空间,难以行动,但是此时,周围的气氛却是忽然变得浅淡,似乎有微风吹来,让人身体稍微放松了一些。

而在那片空旷的暗红色的场中,也分外的寂静。

洛斐早已经等待的不耐烦,此时发觉不对,立刻看向了羽千宴:“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羽千宴终于睁开了眼睛,缓缓吐出一口气,听到洛斐的声音,转头看了他一眼。

“可以。不过,是生是死,各听天命。”

洛斐脸上的笑容一僵。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不对劲呢!

不过他也知道这是对方在警示他里面十分危险,所以并不生气,只是目光从凤长悦几人身上扫过,心想这几个人还真是够了,一个两个的,脾气都这么冷淡!

寒浠却是已经抱着小狐狸,朝着里面走去。

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那么自然是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面对任何危险,他都不会退缩。

他还不知道,“害怕“两个字,怎么写呢。

甚至,想到即将面临的挑战,寒浠都觉得有些兴奋起来,情绪也比之前高涨了一些。

虽然脸上依然是淡笑,但是眼中却像是忽然生出了锋锐十足的匕首,带着锋利无比的兴奋战意。

他脚步从容,怀中的小狐狸像是觉察到了什么,逐渐不安起来。小小的身体逐渐变得不安分起来,扭来扭去似乎想要挣脱,但是动作迟疑,又好像在畏惧着什么。

这样进退不得的样子,倒是引得寒浠一阵轻笑。

“有什么可怕的,果真还是个小东西。“

小狐狸稍微安分了一些,但是眸中却还是带着几分惊惧,埋在他的胸膛只露出了一颗脑袋,连尾巴都蜷缩了起来。

寒浠不以为意,径直朝着里面走去。

洛斐连忙跟上:“喂!你等等我!怎么能一个人去呢!你虽然总是对不起我,但是我是不会撇下你自己一个人的!”

紧紧跟在寒浠身后的老者幽怨的回头看了他一眼,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少爷,难道老朽不是人吗?

洛斐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虽然这老家伙的战斗力很是强悍,但是存在感实在是太弱了,而且,他这样说,也只是开个玩笑啊……

顾不得老者幽怨的眼神,洛斐随即跟了上去,但是刚刚走出几步,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忽然回头:“你们不走吗?我们人多一些还是比较…“

洛斐一噎,眼前哪里还有人?

他立刻觉察到了什么一般,回头看了一眼,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凤长悦和轩辕夜,以及羽千宴,都已经走到了他们前面。

甚至连小白,都已经蹲在了凤长悦的肩膀上,闻言回头,分外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显然在嘲笑他的迟钝。

洛斐:“…….”

走了也不知道说一声啊喂!

真是的!白费了一番苦心!

跨过那个界限,凤长悦就明显的感觉到,周围的一切,在瞬间发生了变化。

一股几乎渗进骨子里的森凉,瞬间从脚底传到了头顶。

踏进那暗红色的土地上的时候,那种感觉,再度来袭!

只是这一次,她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周身早已经包裹了一层紫金色的天堂火!

周围的温度,一下子升高!

感觉到异常的几人,都是扭头看了她一眼。

即便是寒浠,脸色也微微动容,看着那明灭的火焰,眸中光泽闪烁。

洛斐也是睁大了眼睛,难掩好奇和激动。

就算是他们两个,也是极难见到神火的。

只是,看着这颜色…倒是猜不出到底是什么火焰?

天将神火,位列十三,紫金色……好像并没有啊……

就连那老者浑浊的眼中,也露出了惊异之色。

他虽然比两位少爷见识广,但是却也没有见过这般的火焰。

原本在她晋级的时候,隔得距离很远,看的并不清晰,那时候其实心中就有些疑惑,但是此时近距离看,却是更加奇怪。

他也是见过神火的,所以可以肯定这并不是什么兽火,而是真正的神火!

这样的温度,这样的威压,绝对不是兽火可以拥有的!

即便是神兽身上的兽火,也没有可比之处!

但是……的确没有这颜色啊…

难道……

老者有些震惊的睁大眼睛,心中涌出一个疯狂的想法。

难道这神火…

‘少爷,难道这神火,是…新出现的?“

通过秘法,他们可以直接进行精神交流而不为外人所知,虽然想着那强大的黑袍男人可能会注意到异常,但是老者还是忍不住在心中开问。

若这是真的,那么将会震撼整个大陆!

这难道是第十四位神火?

寒浠并未回头,而是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

神火乃是上苍所生,降世人间,万年来从未听闻有过这样的传闻。

再说,神火之数,其实蕴含天道,怎么可能轻易更改?

这其中,一定有着什么蹊跷!

但是……

寒浠的眼神之中,也闪过一丝不确定。

若不是新的神火,她身上的这火焰,又该如何解释?

洛斐倒是没有想那么多,脸上犹自带着几分兴奋。

千族的那些人总是仗着自己有神火,而且掌握着无上的炼药之术,一直鼻孔朝天,他早就看不惯了!虽然这些年,已经低调了很多,但是他每每看到那些人的骄傲模样,就觉得手很痒。

现在若是告诉他们,一个不过十几岁的少女,就身负神火,不知道他们心中,又是作何感想?

神火,也不单单是他们才有的!

若不是看在明雪的份上,他早就懒得去千族走动了!

不过这几年,那丫头好像进步神速,一直作为家族重点培养的对象,而他整日跑来窜去,很久没有见过了。

他记得,那丫头就很想得到神火,只是还不到年龄,所以一直在辛苦修炼,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若是她知道,有一个和她差不多大小的少女,已经拥有了神火,只怕又是一阵羡慕了。

想到此,洛斐看向凤长悦的眼神,就带上了几分探究。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在这样的年纪,得到神火呢?

大约,有那个男人的帮忙吧……

这么一想,洛斐心中就释然了。

那个男人身份不凡,若是有他的帮忙,这少女能有神火,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凤长悦此时却是已经顾不上洛斐几人的眼神,她的全部心神,都已经放在了眼前。

周围的压力,随着前行而变得越发的沉重!

阿夜原本想要帮她负担一部分,被她一个眼神拒绝。

她要让他知道,她自己,也可以。

这一次来,她不是来给他添麻烦的!

她终究,会证明自己的存在,会是他的骄傲!

轩辕夜便不再坚持,只是和她同步而行,唇瓣微扬。

羽千宴显然不是第一次闯进来,显得比他们几个人都要熟稔一些。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比他们承受的痛苦轻松。

实际上,他的身体之内,正在遭受着剧烈的疼痛!

胸腹之间,像是有无数把锋利的匕首和钢针在疯狂的刺痛他的肺腑,引起他身体之上一阵阵难以言喻的疼痛。

但是他的脸上,却是丝毫不显,甚至淡漠的眉宇之间,依旧如霜。

他青衫些微凌乱,却没有人看得到在衣袍之下,他强力忍耐却还是时不时微微颤抖的身体。

他的额头之上,逐渐有冷汗冒了出来,又迅速的消失。

凤长悦是最先发现不对劲的。

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她就逐渐发觉天堂火似是有些不对劲,仔细感受了之后,却是蹙起了眉。

天堂火,似乎在和什么东西抵抗?

虽然那感觉十分微弱,但是因为天堂火和她已经融为一体,所以感知十分敏锐,所以一旦静下心神,就可以觉察到异常。

而同一时刻,小白也严肃的开口——

“主人!这里有猫腻!”

小白蹲在她的肩膀上,小小的身体也瞬间紧绷,圆溜溜的眼睛里面,是少见的严肃。

凤长悦点点头。

她也感觉到了。

这空气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

小白皱着眉头,好一会儿,才冷嗤一声:“原来如此…不过如此!“

那空气之中,竟是充斥着无数狂暴的能量!

说是能量,其实并不准确,因为按着小白的猜测,那是龙族万年之前大战之后,留下的无数尸骨产生的东西。

龙族是超越神兽的存在,战斗力以及血脉之力,都几乎凌驾在所有的魔兽之上,即便是战死,它们的身体之上,也依旧蕴藏着无数的能量。

肌肉,骨骼,甚至血液,每一处,都藏着无尽潜在力量。

而那些力量,在龙族本身战死之后,随着时间的流失,逐渐演变,积攒,变得越发的浓郁。

这里有着这么多的坟墓,可见之前的龙族灭族一战,究竟是死去了多少巨龙。

而它们身体之内的能量,长久的岁月之后,自然是全部都已经沉积下来。

尸身虽然可能已经腐烂,但是其中的力量,却是不可小觑。

尽管有琐灵石,但是依然挡不住那些浓郁的暴躁能量挥发出来。

即便是一丝丝,汇聚到一起,也相当可观了。

之所以之前没有注意到,无非是因为这些东西,实在是太隐蔽了。

藏匿在空气中,谁也无法避免。

不过幸而她周身的天堂火对于这种东西似乎有着极强的抵抗能力,那些东西在试图靠近的时候,就已经被完全清除干净。

她简单的检查了一下体内,确信的确没有杂质之后,又分出了一线火焰,用灵力包裹着,涌进了轩辕夜的身体。

轩辕夜也已经发现了异常,是以并未拒绝。

而寒浠等人,片刻之后,也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

只是此时,已经是有些晚了,连同那老者在内,三人的胸腔之中,都像是忽然涌出了灼烧而冰冷的洪水!瞬间淹没而来!

一股剧痛,忽然传来!

三人的眼眸,都是一瞬间变得猩红!

不过三人的境界都不低,片刻之后,便是用灵力强行压了下去,眼眸之中也只剩下了一点血丝。

然而那突如其来的剧烈折磨,却是让三人的脸色变得不是很好。

三人虽然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却也猜到大概是这里面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而且这东西,很明显不是靠灵力就可以镇压的,它们已经进入了身体之内,无论如何都只有清除出去,才能完全恢复。

洛斐脸上散漫的神色已经完全收起,眸色带上了几分严厉,这让他看起来有了几分让人心惊的威严。

他看向羽千宴,语气低沉——

“你早就知道这里面,有这种东西的吧?可是,你从头到尾,却一个字都没有提过。虽然我们素不相识,我们也没有资格要求你为我们做什么。但是既然此时大家一起走了,总归算是伙伴,你知道这危险,却一话不说,不知,你到底……想做什么?”

掷地有声,似是质问。

显然,洛斐的话,也问出了寒浠两人的疑问。

寒浠的手,缓缓抚摸着小狐狸,唇边笑意微冷。

那老者也皱着眉头,看着羽千宴。

羽千宴并不说话。

洛斐皱了皱眉,似乎意识到自己这样说话过了,又伸出手,指向一旁的凤长悦——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们是认识的,而且,你对她,应该不只是普通朋友的感情吧?就算我们没有资格,她,总归是有的吧?你难道,连自己喜欢的女子,都不肯出声相助?“

现场顿时陷入了一片安静。

洛斐说出之后,顿时觉得自己失言,别人做什么,自己实在是没有资格置喙,更何况这人和他们不过是一面之缘。

而且,显然对方并不想提到彼此的关系,却被他一口道出,必定十分尴尬。

他真是被那东西迷了心神,竟然一时冲动,说出了这样的话?

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洛斐再怎么大大咧咧,此时也是不好意思立刻拉下脸面认错,只好硬着头皮上,脸色逐渐涨红,却是执着的看着羽千宴,似乎要等一个答案。

寒浠看了轩辕夜一眼,却见他面色并无波动,如同初见时的冷清淡然,好像方才洛斐的话,对他没有一丝影响。

这个男人,实在是深不可测…

而那女子…居然也是一副平静的模样!

寒浠虽然想到凭着这两人的性子,听到这话,想必也不会放在心上,但是却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已经强大到了这种地步。

他自然是不会知道,这两个人,从最开始认定对方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将所有交付于对方,彼此信任,忠诚,相爱。又怎么会因为这一两句话,就受到什么影响?

对于凤长悦而言,羽千宴是朋友,却也只是朋友。

他若相助她自然感激,并想办法回报,若他冷眼相看她也不怨怼,自己也可以解决。

而且,她身边,还有阿夜。

对于轩辕夜而言…

她的心思如此明了,他自然也倾心相付。

羽千宴如同水墨般的温润容颜上,淡然从容。

对于这样的话,他并不在意。

但是想到那两个人都在,还是解释一下的好。

于是,思考了片刻,便张口想要解释,然而胸腹之间,却忽然窜起一线灼痛!

一股甜腥,忽然涌出!

而正在此时,身后忽然传来遥远而浩淼的轰鸣声!

众人顿时扭头看去!

一道巨大的裂缝,忽然出现!而一座巨大的黑色玉石台,忽然从暗红色的土地之中,缓缓升起!

在那上面,竟是躺着一副巨大的骨骸!

凤长悦心中猛然一动!

------题外话------

亲们,严肃将一件事,不要再扔三星评价票了!再扔二月君就没有万更的心情了!评分真的被拉下来好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