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25 生死墓地!

顷刻间,耀眼的光芒,以她为中心,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隔着远远的距离,只能看到在那璀璨的光芒之下,一道纤细坚韧的身影,紧绷了身体的每一处线条,周身烈焰燃烧,几乎看不清她的容颜,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凛冽气息!

那是强者的气息!

在她身下的五星阵终于完整的出现的那一刻,她豁然睁开眼睛,一霎紫金色闪过!

此时,在她周身的银色闪电,都已经完全消散,而那些弥漫了整个天空的火焰,也都收了回来,像是溪流汇进大海一般重新涌入她的身体。

那无尽的炽热的火焰,尽数涌入她有些单薄的身躯之中。

她身下的五星阵,终于逐渐消散,而眉心处的那一颗星星,也迅速没入她的额头之中,再也不见分毫光芒。

但是晋级的那一幕,依然给正在看着的几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久久不能回神。

感受着天堂火回归,在体内缓缓流淌着,一遍遍的冲刷着筋脉,一丝丝的力量在缓缓补充着身体的虚耗,她的心也终于放下。

她伸出手,握拳,感受着那从未有过的力量充沛的感觉,一阵神清气爽。

她放眼看去,却觉得视力似乎变得好了很多,听力也好像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当然,最明显也是最让她惊喜的是精神力似乎也变得更加强悍。

要知道精神力的修炼,比起灵力修炼要难上不少,一般人一辈子也无法精进,这也是为什么高等级的炼药师的身份无比尊贵。她虽然在《万丹图》之中,看到过修炼精神力的办法,但是那都是需要持之以恒的办法,虽然有效却难免有些缓慢,却不想这一次晋级,竟然顺带提升了精神力。

凤长悦自然不会知道,天劫之中蕴含天地规则,对于精神力的扩展,自然也是有着不可小觑的力量。

只是一般人突破的时候,能够安全渡过那一两道闪电,已经是非常出色的了,哪里有时间去注意其他?而且即便是对于精神力感知比较敏锐的炼药师,一般那一两道闪电下来,也没什么特别明显的效果。

但是凤长悦是个例外。

首先她的精神力已经非常雄厚,任何细微的变化,都能明确的感知到,另外这一场天劫下来,那些闪电……实在是太多了…汇聚的能量,也确实足够引起她的注意。

这其实算是渡过天劫的好处,并且别人轻易不会觉察出来,对她其实更好。

任由天堂火在体内流淌,精神力也在缓慢的温养着,她随即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低下头去,正迎上一双正专注的看着她的凤眸。

潋滟微光,深沉内敛,却在看到她的时候,露出了一丝宠溺和眷恋。

她唇瓣微挑,而后身影一闪,便朝着他飞去。

他像是心有灵犀一般,眼角染上了几分动人的悦意,一瞬间凤眸波光潋滟,清透而清隽,看起来简直让人沉沦。

娃娃立刻乖乖的松开爹爹的手臂,自己滑了下来,呆在他脚边,巴巴的看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思念和倾慕。

忍住!一定要忍住!

爹爹和娘亲好不容易在一起了,它怎么可以在中间打扰他们!?

娃娃身为一个称职的乖巧的娃娃,自然要在这种时候,自觉消失,降低存在感!

虽然,它也真的好想念娘亲啊……

娃娃扣扣手指,一双眼睛粘在凤长悦的身上,却死死的克制着自己扑上去的本能,再次握拳——

只有这样,才是讨人喜欢的娃娃!

不过即便如此,凤长悦还是一瞬间就看到了它,当下黛眉微扬,唇边的笑意加深。

晋级成为灵宗之后,她的实力自然不用说,提升了不少,而速度,也加快了许多,不过是眨眼时间,便出现在了他面前,而在她身后,那段不长不短的距离上,甚至还残留着几个能够看到面目的残影!

可见她速度之快!

伴随着她快速而来的,似有风雷之声,那些残影之上,似乎还有冰蓝色掺杂着银色的光芒,看起来像是小小的闪电,但是却消散的很快,看起来就像是伴随着残影而出现的一般。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

在吞噬了天劫之后,那些闪电的能量便被她吸收,当她施展身形的时候,就会留下那些细小的闪电。

这些小小的闪电,显然提升了她的速度,若是她有心,速度将会更快。

但是此时她心中轻松,随意一走,便已经到了他眼前。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半臂,彼此可以看到对方眸子之中闪烁的情绪。

他唇瓣的笑意加深,清贵如同浮冰碎雪般的容颜上,荡起动人的光泽,像是春日忽然从雪山之上映出的日光,然而那最深处,却还是带上了几分心疼。

“下一次,不要这般莽撞。“

这一次实在是太过惊险了。

她居然在这样的地方突破,而且一下子竟然从五星灵皇晋级成了灵宗,并且引起了这样大的动静,若不是她自己天赋出众,而且实力强悍,想到用天堂火反攻,只怕这一次,绝对没有那般简单的解决。

其实她不说,他也能猜到,在方才的那段时间内,她究竟遭受了怎样的磨难。

他也是经历过的,此时看到这般阵势,自然能够预料到她为了渡劫,究竟吃了多少苦。

只是她不说,他也就不问,只是选择默默守候,一旦发生任何不测,他都会立刻冲上去,为她遮蔽风雨。

好在,她比他之前想象的,更加出色。

他知道她迫切想要变强的心思,所以虽然心中疼惜,面上却并且流露太多,只是淡淡叮嘱了这么一句,话语虽然轻淡,但是凤长悦却立刻明白了这句话的含量。

他的担心,他的不舍,他的心疼,他的包容,都在这一句话之中了。

她站在他身前,虽然这段时间长高了不少,但是还是只能够到他胸口的位置,于是微微仰头,望进那双深沉莫测的凤眸,璀然一笑。

“好!”

即便只是为了他,她也会保证自己的安全的。

她不能一味的让他替她担心。

总有一天,她会强大到让他可以放心。

凤长悦却是不知道,对于轩辕夜而言,她再强悍,在他心中,都是需要细心呵护的。

那是他的女人,他不疼惜,谁来疼惜?

不过看到凤长悦这般欢快自信的模样,轩辕夜微微一笑,将那些话都咽了回去,只是揉了揉她的脑袋。

“娘亲……“

一声低低的,软软的声音,忽然传来,像是还带着点忐忑,以及讨好。

凤长悦低头看去,果然看到娃娃睁着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她,肉呼呼的小手还在扯着阿夜的衣角,看样子似乎想要向她靠近,又似乎有些心虚。

凤长悦黛眉微扬:“怎么?”

她的脸色看不出什么,娃娃心中一个咯噔,生怕自己这一次贸然跑出来惹得娘亲不高兴。毕竟之前它提出出来找爹爹的时候,娘亲都没有怎么同意过,而今天,它一时心急,竟然就这样莽撞的闯了出来,而且直接跑到了爹爹的面前,虽然爹爹看样子并不讨厌它,但是万一娘亲不高兴怎么办?

娃娃小手抓的更紧了,心中十分担忧,感觉到娘亲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似乎有一层无形的压力,不由得又是一阵心虚,结巴了半晌,只好诺诺道:“娘亲…是娃娃的错…”

凤长悦眸中光色莫名,却还是看着它:“你错在哪里了?”

娃娃听着她这语气,完全不知她的喜怒,不由得满是忐忑,加上娘亲下来之后,虽然看到了它,却一直没有抱它的意思,难道真的生气了?

它可怜兮兮的仰头,想要向爹爹求助,却只能看到一片暗沉华丽的衣角,以及一片精致白皙的下巴。

娃娃犹豫半晌,终于咬了咬牙,仰头看向凤长悦,面色坚定,只是语气却听起来却强自压抑着一丝哭腔:“……娃娃……娃娃错了…娃娃不应该没有娘亲的允许,就私自跑出来…找爹爹…娘亲,娃娃错了……你不要讨厌娃娃好不好?”

说道最后,大眼睛里面,已经是弥漫了一层水汽,眼巴巴的看着凤长悦,生怕她说出一句讨厌的话。

凤长悦不动声色,过了一小会儿才道:“嗯,你的意思是,以后都不会再犯了是吗?“

娃娃眉头皱的更深了,一张肉呼呼的小脸上,满是愁容。

不行啊,这个真的不行啊,要是娘亲还会遇到危险,它怎么可以坐视不管呢?

再来一次,它还是会这样选择的!

但是这话,却是有些说不出口。

但是娘亲就那样看着它,压力好大的啊!

娃娃仰头看着她,刚想要点头,却觉得一道目光不轻不重的落在了自己身上。

是爹爹…

娃娃扁扁嘴,却换了原本就要说出口的话:“娘亲,以后娃娃一定会听话的,但是……但是娃娃很喜欢爹爹,娘亲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爹爹和娃娃都很担心啊,为什么不可以找他?“

说完这话,娃娃顿时觉得身上轻松了许多。

轩辕夜随后淡淡道:“它说的不错。再有下一次,我也不会放任不管。若是让我知道你随意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娃娃在一旁猛点头。

凤长悦扶额,为什么她只是晋级突破了,只过了这么一小会儿时间,这两人就变成了这样?

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不过她心中原本就不是十分在意,若说一开始娃娃说要找爹爹,她心中还是会有点怪异的感觉,眼下却已经完全不在意了。

这是她的男人,娃娃要叫他爹爹,倒也没什么不对。

何况,娃娃看似软糯,实际上性格十分固执,认定了的事情,就绝对不会改变。

早在它出生没多久,见到了阿夜的时候,它就已经认定了他,她也不想矫情,干脆默认。

此时看到这一大一小两个人在一起的画面,竟是有种奇怪的感觉在心中缓缓蔓延。

听着娃娃软软的叫着“娘亲“,”爹爹“,她的心脏,好像也变得柔软了许多。

脑海中也没有了什么想法,只是觉得这一幕,似乎颇为……温馨?

看她笑而不语,好像还有点走神,轩辕夜如何不知她心中想法?声音依然像是以往带着几分冷清,却掺杂了不易觉察的温柔。

“它的称呼并没有错,不是吗?”

凤长悦闻言,抬眼看他。

对上那双澄澈纯粹,带着毫不掩饰的宠溺的凤眸,她缓缓笑开——

“不错,虽然只是灵宝之魂化形而成,但是却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甚至还有了一定的情感。它这称呼,倒的确是一点不错。“

既然我是它的娘亲,那么,你自然是它的爹爹。

并且,永远都只会是你。

娃娃觉得,自己又多余了…

“真是郎情妾意,好一番你侬我侬啊!“

忽然一声不甚和谐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轩辕夜眸色一冷,凤长悦却已经转头,看向那抱着狐狸的少年,脸上的笑意还未褪去,眼角眉梢却是有些冷厉之色。

“怎么?阁下这是觉得,活着没意思了?”

那少年一愣,想必是没有想到这少女一出口,就是这样不客气的话,略略吃惊了一下。

但是转瞬,他便已经恢复了常态,平凡的脸容上面,一双光华璀璨的眼睛看起来格外的醒目,被他这样看着,似乎有种在被专注的看着的错觉,一不小心就会沉醉在那样的目光之中。

“看不出来,还是个暴脾气。女孩子这样,可是不太好呢。”

凤长悦冷冷一笑,带着几分轻蔑,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眼中的嘲讽不言而喻:“可惜,我倒是看得出来,你是个没事儿找事儿的。做人这样,更是不好啊!”

原本正站在那少年面前的小白闻言,顿时破了功,噗嗤笑了出来。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眯了起来,毫不留情的大笑起来。

那少年眼睛有些危险的眯起来,想不到这神秘的少女不仅天赋惊人,说话也是犀利无比。

凤长悦看着他,心中却是警惕了起来。

她方才一直在渡劫,对于外界的一切,都没有什么感知的,但是在一切结束之后,精神力变得更加强悍,轻易便让她觉察到了旁边人的存在。

虽然她晋级的时候,弄出了很大的动静,难免会引起一些人的注意,但是这个地方,是绝龙谷,按着阿夜的说法,知道的人并不多,而能够在这里呆着的人,显然身份不同。

实际上,在靠近的时候,她已经用精神力探测过,这个少年的实力,的确深不可测。

要么是他用了特殊的灵宝或者武技掩饰了自己的真实境界,要么就是…他的确高于她的水平!

这少年看起来也不过是二十岁的模样,虽然模样平凡,但是周身隐约透着尊贵的气息,那一股子慵懒劲儿,可不是什么家族都可以培养出来的。

而且,他身后的那个老者,显然也不是普通强者。能够让这样的强者作为自己的仆人,显然身份非同凡响。

不过,她虽然警惕,心中却并无惧怕。

看着她直直迎上来的眼神,那少年本来心中有些闷火,此时也忽然消散了许多,想着毕竟自己不是来打架的,便径自笑道:“你们不用这般紧张,我不过是偶然路过,看到有人晋级,动静颇大,一时好奇才来看看罢了。“

在他身后的老者心中略微震惊了一下,眼神往自家少爷身上扫了好几眼:少爷这是怎么了?怎么忽然变得这般…客气?要知道,即便是对待家主,他也不一定会有这样的温和语气!

今天怎么忽然变成了这样?少爷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凤长悦一笑置之,并不理会。

能出现在这地方的,这样的话,听着真是够假了。

似乎是觉察到对方的毫不在意,那少年却也并不尴尬,只是又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两人一下,笑道:“而今看来,倒是遇到了难得的天才。”

那样掩藏着探究之色的眼神,让凤长悦微微皱起了眉头。

而后,那少年才一边缓缓摸着怀中的小狐狸,一边笑道:“相识一场也是有缘,既然在这里碰到,也是难得的缘分。不知道你们可有兴趣下去一看?“

他的目光看向下面那些飘荡着的白色雾气,以及隐藏在其中的悬崖峭壁,还有那上面的摇晃着的珍贵草药,眸中光华越发璀璨。

‘听说,这下面,可是有着宝贝呢。“

凤长悦心中一动,面上带着一丝冷意:“既然你说这下面有宝贝,怎么不自己独吞,偏偏要拉着我们一起?“

这是很正常的疑问,毕竟要是知道有宝贝,没有人会愿意和别人分享,何况这人还是不知底细的陌生人。

他这一举动,实在是怪异的很,她问出这个问题,倒也不显得突兀。

那少年脸色如常,伸出一只手指,微微摇了摇,眼中莫测,好像带着几分透彻的笑意。

“大家都来到这里了,何必再买官司,想必这里面有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不如坦诚来讲。这绝龙谷,最近就要开启了,但是我之前观察了几天,还是没有找到最合适的办法进去。若是咱们能够联手,倒是可以增加进去的几率。不如我们先联合起来,一同进去,而后分散开来,能不能找到宝贝各凭本事,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老者这才恍然——原来自家少爷打的是这个主意!怪不得之前他非执意要来这边,而且现在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凤长悦黛眉微扬。

这话传达的意思,已经很多。

对方明显也是来历不凡,想要趁着绝龙谷结界动荡的时候闯进去,找到上古传说中的神龙,但是却因为一些原因,无法进去,或者贸然进去会损失极大,所以才会一直在外面等待,一直到遇到了他们,看他们实力不错,想要先联合起来,一起进去。

只是,他们彼此都是第一次见面,他就这样放心的提出这样的要去,未免心太宽了吧?

呵,无非是一些小心思。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在外面,他们是联盟,一旦进去,就会即刻变成彼此的敌人!

而到时候,靠着省下的实力暗下黑手,也不无可能!

他这算盘,倒是打得啪啪响!

正在她思考着如何拒绝的时候,却忽然看到阿夜动了。

轩辕夜上前一步,站在她半步之前的位置,维护之意昭然若揭,看着那少年,面色淡淡,却带着彻骨的寒意——

“这绝龙谷之中的东西,抢夺各凭本事,若是没有那个实力,就不要妄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他的声线冷清,轻轻淡淡,却带着无上的尊贵,一瞬间仿若帝王垂询,让人突然心神震撼,无法产生违逆的心思。

那是久居上位者,才有的气势。

少年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眼睛微微眯起来,看不清神色。

而他怀中的小狐狸,则是忽然露出了惊慌的神色,却不敢挣扎,只任由那少年在短暂的停顿之后,再次缓缓的抚摸它的皮毛,姿态轻缓,却让它越发的受惊警惕,浑身的毛几乎都竖了起来,眼神惊慌而愤愤。

那少年浑然不觉,脸色如常,似乎并未听出轩辕夜话中的嘲讽,只是淡淡一笑:“既然如此…”

“寒浠!你小子怎么也在这!?“

忽然传来的一道咋咋呼呼的年轻男人的声音,打断了少年的话语,听到这声音,他面色不变,却是停了下来,转眸看向来人。

却见暗沉的天幕之下,一道矫健的身影,正在飞速前来。

若说之前凤长悦飞向轩辕夜的时候,是瞬息消失了踪影,像是瞬移一般飞速移动,那么这个男人就像是一只猎豹,飞快的穿梭腾跃着,不过片刻时间,便已经由远到近,出现在了几人的面前。

而在他身后,一道彩色的光芒,迅速闪过,而后落在了凤长悦的怀中。

正是小彩。

小彩的身体已经变成了手臂大小,正好窝在她怀中,只是这一次,却只是轻蔑的看着那飞快而来的男人,那彩色琉璃般的眼眸之中,闪过的鄙夷的色彩,简直再明显不过。

不过下一瞬,小彩就感觉到了一股凉凉的目光投在自己身上,它浑身的皮毛顿时紧绷起来,翎毛也像是突然定住,不再摇晃。

下一刻,小彩乖乖的飞了出去,盘旋在凤长悦的头顶,面色严肃,俨然一副守护的姿态。

轩辕夜满意的收回目光。

小白嗤笑,它早就知道当着这男人的面,绝对不能和主人太过亲近!

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哼!

这可是活生生的血泪史!它是经历了多少辛酸,才得以知晓的!

想到这里,小白又忍不住心中一阵心酸——唉,它怎么就沦落到了这样的地步!

不过转眼想到能看到小彩那小东西被教训,小白心中又有些莫名的高兴。

小彩俯视着,瞟了一眼小白,冷哼——切!好歹它之前也是呆过她怀里的!

小白顿时咬牙,愤愤扭头。

凤长悦方才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个年轻男人,只是因为小彩一直在阻挡,所以并未放在心上,甚至小彩后来放行,不再理会他,才让他得以过来,也是因为她暗中授意。

反正她最紧要的关头已经过去,这些人,干脆一起解决了好。

只是现在才知道,这两方人,竟然是认识的。

而且显然,关系不错。

等近一些了,才看清了那男人的容貌。

看起来也不过是二十多岁的模样,容颜俊朗,身材挺拔,剑眉星目,只是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丝痞气。

若是放在一般人身上,这痞气会显得很轻浮,但是在他身上,却因为他清亮的眸子和眉宇之间透出的一丝清正而显得有种矛盾的诱惑力,看着不但不会让人讨厌,反而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这凤长悦隐约觉得,这男人不知道哪里,似乎有些熟悉。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哪里相似,确信自己之前没有见过这个男人,她也就不再多想。

被称为寒浠的少年面色不变,似乎并不惊讶在这里遇到他,而他身后的老者则是脸上露出了几分惊异:“洛斐少爷,您也在这里?“

“哼,这小子在这里,我怎么不能在这里?“那叫做洛斐的年轻男人翻了个白眼,这样的动作按理说会看起来十分不雅,但是他做起来,却是带着一股自然的优雅,那是长久的养尊处优才会有的气势,说完看了那寒浠一眼,满是嫌弃,“我说之前去找你,你都不在,却原来是偷偷来到了这里!怎么这次抱了个小狐狸?上次我记得是……”

“多日不见,你的废话,还是这么多。”

寒浠淡淡道。

洛斐顿时被噎住,心中愤愤,却又知道自己嘴皮子是耍不过这小子的,再说下去,也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干脆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他。

随后,他才像是想到了什么,骤然转身,看向凤长悦,脸上露出一丝痞气的笑容。

“我这一次,可不是为了找你,而是……为了找她!“

他脸上带着十足的兴奋以及好奇,眼光在凤长悦的身上打量着:“方才那一幕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原本以为是哪个家族偷偷培养的天才小子,却不想竟然是个女人!”

说是女人,其实也不太准确,对面这张容颜,显然还只能算是少女,年龄至多也就十六岁?虽然左边脸颊上虽然带着淡淡的痕迹,但是还是可以看出五官精致,是标准的一个清丽的美人。

洛斐的眼睛发亮,这样的天才少女,就连他,也不过是见过那么一两个而已,还都是心高气傲的主,招惹不得。

而且,就算是那两人,只怕天赋也差她一截。

那漫天银色闪电的场景,还在他的脑海中盘旋呢。

那样的情形,只怕就连那群老家伙,也会震惊的。

方才一直被那魔兽缠住,不能近看,此时好不容易停了下来,得以靠近,怎么能不抓住机会,好好看看?

只是这一看,心中的震惊,只多不少。

他面色虽然带着几分洒然,但是心中却已经在哀嚎——是个女人也就算了,居然还是个年龄这么小的!这让他情何以堪!这世道已经这般难混了吗?

洛斐一心只顾着自己激动,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行为,在别人眼中,并不是那么合适。

凤长悦看着指着自己的手指,无声的扬眉。

怎么今天碰见的,都是这样自以为是不知死活的?

还不等她出声,轩辕夜的眉眼已经冷了下来。

对面的洛斐忽然感觉到一股剧痛从手指上传来,立刻惊呼一声,快速收回自己的手指,连忙仔细查看。

一道嫣红的血液,正无声的沿着手指流淌下来。

洛斐震惊的看向轩辕夜。

他的肉身力量可不是一般人可比!即便是家族之中的那些长老,想要对付他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而现在,对方竟然这般轻松的破了他的防御,割裂了他的手指!

若不是他体内还有灵宝震慑,加上他反应灵敏,只怕此时,他的手指连同半只手掌,已经被狠狠削掉!

他有些惊怒不定的看着轩辕夜,想要发火,却不能肯定对方的身份,同时也忌惮对方莫测高深的实力,噎了半晌,才愤愤的说道:“喂!你们也太不讲理了吧!凭什么一见面就出手!我和你们什么仇什么怨!?“

轩辕夜冷淡的瞥了他一眼,声音冷的像初冬的冰,带着彻骨的寒——

“管好你自己,不然我不保证,下一次,被割裂掉的,会不会是你身上的其他地方。”

洛斐身份何等尊贵,何时听过有人这样不客气的对他说话,下意识就要反驳,但是当看到那双深沉如同最深的海洋的凤眸的时候,却不自觉的打了个寒噤,心中顿时涌上了浓重的警惕。

这个男人…

洛斐面色微变,转头看了寒浠一眼,发现他面色如常,这才确信寒浠已经猜到对方身份不凡,所以并未贸然出手,甚至方才那一幕,可以算是客气。

怪不得…

这男人纵然不出手,也依然让人感觉到巨大的压力。

这样的威势……显然不是他们可以随意招惹的人。

虽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是还是小心为上。

他们虽然自己身份也不凡,但是却并不像是那群纨绔子弟一般,只知道出来卖弄炫耀自己的背景身份,以为天下无敌。

越是强大,越是知道这世上,其实是有着更加厉害的存在的,也会更加谨慎。

洛斐虽然平时喜欢玩闹,也总是带着几分痞气,但是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总是能够把握大局,懂得进退。

他脸色很快恢复,哈哈一笑:“看来是我冒犯了,好像这位仁兄,对这位小姐,可是十分关爱啊。刚才多有冒犯,还请见谅。”

而旁边一直挂着淡淡笑意,看似并不关心的寒浠,也随即接话道:“你这贪玩的性子,若是再不收敛些,可有的苦头吃。还好对方并不计较,换做是别人,只怕你已经要接受挑战了。”

凤长悦眉色不变,心中却是对这两人又有了几分改观。

这两个人,一个看似玩世不恭,一个看似痞气十足,但是实际上都是心思细腻的人物。

说话滴水不漏。也能够忍下一时不忿,迅速调整情绪,显然不是一般人。

轩辕夜凤眸淡淡,却是没有再说话,而是看向凤长悦:“我们走吧。”

凤长悦点点头,随即就感觉到腰间被一双铁臂牢牢抱住,而后身体便猛地腾空。

两人的身形,顿时消失在原地。

而娃娃,已经乖乖的回到了空间,小彩和小白,也紧紧跟随在后面,在走之前还各自回头看了一眼那两人,眸中的警告之意,毫不掩饰。

看着面前顿时空荡荡的场景,洛斐和寒浠,以及那老者,都是陷入了沉默。

片刻之后,洛斐才看向寒浠,瞥了眼他怀中的小狐狸,不屑道:“都说了你每次换宠物,都会遇到不好的事情,这一次还拉上了我!真是够了!”

寒浠对于他无厘头的指责并不在意,毕竟洛斐的性格就是如此,他早已经习惯,也知道他此时其实心中想的并不是这,所以也不放在心上。

寒浠看着他们站过的区域,眸色微深。

到底……会是什么人呢?

能够知道绝龙谷,并且敢于独自闯下去,显然实力不菲,从方才那一手就可以看出来了。

洛斐见他面露思索之色,也觉得索然无味,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指,上面那道嫣红的血痕,虽然已经止了血,却还是清晰可见。

按着他的恢复能力,能够轻易留下这样的伤痕,可见对方手段也不一般。

“那个男人……不一般。”寒浠淡淡道。

洛斐翻了个白眼:“还用你说!?”

若说之前,是那个少女引起了他的兴趣,想要一探究竟,那么现在,那个男人,明显比那个少女更加深不可测。

一个十几岁的灵宗,并且是引发了这样等级天劫的天才少女的确值得关注,那么那个能够站在她身边,并且这般维护她的年轻男人,显然更加厉害。

老者有些担忧的皱眉:“少爷,咱们现在……还要下去吗?”

那个少女虽然方才是在晋级,但是他们的目标,显然是绝龙谷。

寒浠脸上荡开笑容,眼睛明亮异常:“当然。”

越是这样,越是有趣呢。

绝龙谷的传言,且不说真假,单是这两人,也足够增添几分乐趣了。

就算是不能得到什么东西,但是能和这样的人交手,也算是不虚此行。

他能够嗅到空气中的危险气息,却愈发的兴奋。

洛斐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顿时一阵无力。

这家伙向来就是这样,总是喜欢挑战最危险的东西。

不过他也一直有那个资本就是了。

只可惜,原本以为这家伙不在,想要仔细看看那晋级的到底是何方神圣,而后告诉他的,但是现在,却是一起知道了,倒是省了他的事儿。

此时,天幕已经完全暗沉了下来,远处被摧毁的山石树木都已经一片狼藉,幸好这里平时并不会有人来,否则看到这场景,又要一阵惊吓。

在暗沉的天幕之下,那些都已经看不清晰,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轮廓,彰显着曾经有人在这里留下了怎样大的动静。

寒浠随即看向脚下,白色的雾气已经越发的浓郁,几乎已经看不到峡谷之中的场景。

寒浠抱着小狐狸,毫不犹豫的朝着下面飞掠而去!身形顿时消失在白色的雾气之中!

洛斐暗骂一声,看着那模糊的场景,犹豫了一瞬,也立刻跟了上去。

没什么好怕的!就算是死,也是那家伙先死在前面!

而那老者,早已经跟随着追了上去。

三人的身影,也随即被白色雾气淹没在深深的峡谷之中。

有微风吹来,两边悬崖之上,那些珍贵的药材,全部都微微摇晃起来,似乎在欢迎着什么,然而风声呼啸,又像是隐隐哀戚,像是在祭奠什么,无声的哀伤,顿时弥漫开来。

白色的雾气,逐渐消散,而随后,那些珍贵的药材,也忽然枯萎。

有紫红色的液体,从那些枯萎的枝干下面,逐渐蔓延而出,整个山崖,很快被染成了令人胆战心惊的颜色

而另一边,轩辕夜抱着凤长悦,正在快速飞下。

虽然速度很快,但是凤长悦却只感觉到有一丝微风,从头顶吹过。

整个身体都被他紧紧抱在怀中,挡去了所有的风霜雨雪。

她的手臂紧紧的抱着他的窄腰,臻首被扣在他的怀中,也能够听到他有力的心跳从温热而坚韧的胸膛之中传来,一声声,似乎也传到心底。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终于停下。

轩辕夜却没有立刻放开她。

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轻轻推了推他。

轩辕夜凤眸深沉,看着眼前的一幕,布下了结界之后,才放开她。

凤长悦抬起头来,顿时被眼前的一幕惊住。

他们现在,竟然是在一片空旷宽广的……墓地!

那些巨大的起伏,虽然荒凉无比,却还是能够看出的确是一个个的坟墓!

一股森凉透骨的气息,忽然缠绕而来!蔓延到心底!

------题外话------

基友文文正在首推,大家喜欢的都去收藏个吧!为此可以坚持万更!尊滴!

《异世凤尊之冷帝痞妃》,馨馨小娘

灭门孤女,受尽世间冷眼;苦心经营,再遇重重劫难;贞洁赠君,梦醒爱人已远;四面楚歌,终落命悬一线!

凤雏圣女,再睁眼忆得百年;挥挥衣袖,掀起风云骤变;桀骜杀伐,独在权力之巅;妩媚一笑,血染如画江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