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23 强行渡劫!

爹爹。

这两个字,很简单,可是听着却像是在心中缠绕不觉,甚至从耳膜传到了心脏,微颤。

那声音很稚嫩,但是咬字清晰,没有说错。

那小家伙,的确是在喊他——爹爹。

寂静。

轩辕夜停顿了一会儿,才确信自己的确是没有听错,脚边这个奶娃,真的是在冲着他说话。

不然,为什么这孩子紧紧的拽住他的衣角,而且用一双带着委屈和依赖,以及隐隐藏着几分忐忑的大眼睛看着他?

轩辕夜觉得,自己今天也要渡劫了,好像有一道惊雷,忽然迎头劈下。

于是,更加寂静。

轩辕夜面无表情的看着娃娃,娃娃也满是担忧忐忑的看着他。

半晌,轩辕夜才终于将理智拉了回来,看着娃娃,凤眸微深。

“你说,她是你娘亲,而我……是你爹爹?”

轩辕夜气质冷清高贵,即便是这样淡淡问出一句,没什么表情,也让娃娃瞬间有了心理压力,看着他,心中越发的不安。

爹爹这是什么表情?这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难道爹爹不喜欢它?

可是虽然没有说喜欢,也没有说不喜欢啊,那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呢……

呸呸呸!

娃娃立刻摇了摇脑袋,心中万分悔恨,娘亲现在正面临着极大的危险,自己居然在这里纠结这种问题!

娘亲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啊!

娃娃虽然心智懵懂,却因为是灵宝之魂,而有着潜意识,知道这些闪电,即便是它,也无法帮凤长悦对付,所以并未冲上去,而是选族跑出来,找爹爹。

在娃娃眼中,爹爹还是非常厉害的。

它曾经见识过爹爹的力量,也知道爹爹对娘亲十分在意,所以才会第一时间选择找爹爹。

当然,它是不会说自己是想要近距离看看爹爹,顺便加强存在感的。

只是爹爹这反应,却是出乎预料。

娃娃听不出他什么情绪,心中略微不安,生怕爹爹不喜,又觉得自己这样有些贸然,所以心中纠结,听着轩辕夜的问话,感受着他淡淡的目光,娃娃身体有了一瞬间的僵硬,虽然双手还是死死的拽着他的衣角,但是却缓缓低下了头,声音软软——

“……是……”

头顶一片安静,有清浅的呼吸声传来,娃娃更加忐忑,不敢抬头。

它好像,真的有些着急了呢……但是,娘亲真的很危险啊,爹爹难道真的什么也不做吗?娃娃一想,眼中又是蓄满了眼泪。

“可是爹……爹爹…。娘亲……娘亲真的很危险啊…。你去救救她,好不好?”

娃娃说着,不安的搅动着自己的手指,脑袋几乎要低到地上去了。

但是下一刻,它忽然感觉自己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抱了起来?

那手臂很结实有力,轻松将它举了起来,但是好像不知道怎么抱它,只好就那样托着它,姿势略微有些古怪。

娃娃彻底惊呆了。

下一刻,它才意识到,托着自己的,就是爹爹!

依旧带着几分冷清,但是此时听起来却无比动听的略微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娘亲可以应付,不用担心。况且,有我在。”

他的语气很淡,可是却带着不可违抗的威严,让人听了便觉得,既然他说没问题,那么就一定没问题。

他在,就绝对不会让她出事。

娃娃心里突然激动了起来,看着爹爹近在眼前的清隽容颜,忽然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肉呼呼的小身子被他轻松托在手中。

娃娃高兴的不得了,确定爹爹虽然容色冷清,但是凤眸之中,的确带着罕见的柔光,心中激动不已,立刻扑了上去,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靠在他的怀中,亲昵的蹭了蹭。

“娃娃就知道爹爹最好了!”

轩辕夜:“……”

柔软异常的触感传来,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甚至心底也忽然一软。

娃娃没有觉察到他的异常,只是一味的高兴,肉呼呼的手臂搂着他,柔软的身体也靠在他的怀中,简直像是抱着一个小小的圆球。

虽然知道这不过是一个灵宝之魂,但是却还是让轩辕夜的心底微软。

他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娃娃的脑袋:“安静看着就行。她很快就回来。”

这动作还有一点生疏,但是却已经足够让娃娃高兴地眯起了眼睛。

“好的爹爹!娃娃最听话了!”

轩辕夜淡淡一笑,随即看向天空。

在那里,此时已经是一片银色海洋。

而小白和小彩,也呆滞的看着这一幕,满是震惊。

小白内心在咆哮:“什么爹爹!这小东西还有没有原则,居然直接就叫爹爹!真是太狗腿了!”

小彩也冷眼看着,十分鄙夷:“什么都不知道就随便叫人,真是够了!”

两只纷纷转过脑袋,不看娃娃和轩辕夜。

哼,它们可是只忠于主人的!就算主人喜欢他,也坚决不能狗腿的示好!

“你们去旁边看着,不准任何人靠近。”

轩辕夜的声音随即响起,两只立刻回头,精神奕奕的点头——好!

随即,小白和小彩的身影,便消失在了眼前,显然是已经不记得自己前一刻的心思…。

娃娃全部的注意力,都已经放在了天空之上的凤长悦身上,虽然已经得到了爹爹的保证,而且看着娘亲的确是很有实力,但是看着那还在不断闪烁相互撞击的银色闪电,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

“爹爹,娘亲真的会没事儿的,对不对?”

轩辕夜眉眼清隽,刚想要说什么,却忽然顿了顿,仿佛听到了什么声音,继而凤眸微凉:“当然。”

那一瞬间的凉意,顿时让娃娃心中一惊,但是却并不害怕。

它随即看向四周,脸上有些不高兴:“爹爹,好像有人来了。他们会不会影响娘亲?”

娃娃对于战斗气息拥有着最敏锐的感知,因此虽然对方还没来人,但是它已经感觉到了气息,而且很明显,是强者的气息!

虽然对方还没有展现出攻击的意图,但是挟带着这样气势而来,娃娃心中自然不喜。

轩辕夜敛了眉目:“任何人都没有伤害她的机会。”

他,不允许。

娃娃皱起了眉头,肉呼呼的小脸上有着明显的不高兴:“娃娃不喜欢他们!”

轩辕夜淡定道:“嗯,爹爹也是。”

这句话出来,连轩辕夜自己都微微惊诧了一下,随即就淡然了,甚至唇边还带上了一丝笑意。

原本以为,这个称呼会有些奇怪,但是此时自己却这样自然的说了出来。

现在听来,这一声“爹爹”,真是恰如其分,十分合适。

娃娃听到了,自然又是一顿欢喜,默默的搂紧了他的脖子。

于是,在赶来的几人眼中,就出现了这样奇怪的一幕。

天空之上,银色闪电汇聚成了一片海洋,看起来几乎要将天空绽裂,而那道纤细的身影从下而上,径直迎了上去,瞬间消失在那片几乎迸溅出火花的银色海洋之中。

而在那耀眼的光芒之下,却有一个年轻的男人,一身黑袍猎猎作响,却身姿挺拔的站着,微微仰头看着那片闪电的海洋。

而他的怀中,竟然还抱着一个……孩子?

“这可真是有趣啊。”少年的眸光,随即看向一旁,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正有一只白色的巴掌大的魔兽,严肃的盯着他,显然是在为那正在渡劫的人护法,不过面对小白,他并不十分在意,犹自淡淡笑着,“这难不成,是一家一起来渡劫了吗?”

在他身后的老者,此时是没有心情开玩笑的,听见自家少爷的调侃,也只是勉强笑笑,一双有些浑浊的眼睛,还是钉在天空之上,有些紧张,还有一些好奇。

毕竟,就连他也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这样的场景。

近一些看,果真是震撼啊……

小白警惕的看着那少年,以及他身后的老者,心中想着不知这是谁家的人,竟然这般没有眼色,别人看到这样渡劫的场景,只怕早就惊吓震惊的远远离开,而他们居然偏偏靠前来,看来果真被那个男人猜到了,这场景,虽然阵势浩大,十分危险,但是肯定还是会招过来很多不识好歹的人呢。

正当小白想着,要如何收拾这几个家伙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了一股不太友善的目光,它微微蹙眉看去,才看见那少年的怀中,竟是抱着一只小小的红色狐狸。

小白蹙眉看过去,却看到那小狐狸轻视的眼光。

那双狭长的眼睛里,带着明显的挑衅。

小白顿时气极反笑,这小东西,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以为自己有个主子就了不起了?

那小狐狸觉察到小白的情绪,身上的毛发都起来了,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它,向前微微探出,似乎想要冲出来,却被那少年一把拉住。

“等等,你可不是它的对手呢。”

那少年微微笑着,却没有什么笑意,说完,抬眼看了小白一眼,目光有些奇异的光亮。

小白忽然觉得十分不舒服,却并未退缩,反而是微微抬头,向前走了一步,昭示主权。

这是警告。

那少年一下子笑开,这一次似乎是真的开心,好像看到了什么感兴趣的事情。

“真是有趣啊…。这样的灵性,真是百年难遇啊……”

他的目光,随即看向天空,似乎在喃喃自语:“这样的魔兽,想必谁都不舍得送出去啊…。”

小白微微眯起了眼睛。

而在另一边,小彩也忽然展开了翅膀,彩色的羽毛上面,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冰凌,随即疯狂的射出!

而在它的面前,正有一道人影,在飞快的躲避着。

“喂!我不过是来看看用得着这样吗!老子可是不好惹的啊!我警告你!立刻停手!听到了没!小心我……啊!你还来!”

小彩目光冰冷:任何想要闯入的人,都是敌人!不必留情!

而尖锐的冰凌,也飞快的激射而出,它头顶的翎毛,也缓缓舒展开。

那人虽然大呼小叫,但是身影却闪的很快,动作十分敏捷,似乎并未受伤。

这人,显然也不好对付。

小彩瑰丽的眼眸之中,闪过冰冷的色泽,随即在半空盘旋,朝着那人影俯冲而去!

而此时的凤长悦,对于外界的一切,都已经没有了感知。

在她的眼中,只有无尽的银色光芒!数道闪电朝着她而来!

而她的耳中,也只能听到呼啸的破空声,以及那闪电相互撞击的令人牙酸的尖锐的声音,不断有火花撞击出来,迸溅到她的身上。

更多的,则是狠狠的劈在了她的身上!

一股剧痛的电流,忽然从身上流过!

她死死咬牙,周身紫金色火焰闪烁,右手成拳,狠狠挥出!

那拳风太盛,以至于竟是在外面形成了一个紫金色的拳头影像,连带而去!

咔嚓!

左腿之上,忽然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血口!嫣红的血液不断涌出,滴落而下!

而她的拳头,也已经挥出!狠狠的砸在了那片银色闪电海洋之中!

有冰蓝色的光芒激射而出!沿着她的身体流窜!

她猛的咬牙!湛黑的眸子中,映出一片光辉璀璨!

轰!

------题外话------

一夜的火车,回来已经累瘫,不小心昏死在床上,又有一些杂事儿,今天木有更新很多,忏悔中。明天最少七千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