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18 斩草除根

“什么时候?”

“就在刚才!赤一传来消息,说是在绝龙谷的人,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绝龙谷的结界,已经出现了震动,只怕三天之内,就会正式打开了!”泽尔向来稳重,能让他露出如此神色,想必不是一般的事情。

凤长悦虽然看不到他表情,但是从紧绷的声音之中,也能听出来了。

“吩咐下去,立刻派人前往,绝对不能让任何人先进去!”

“是!”

凤长悦被抱在怀里,只能看到他的胸膛。

而鼻端,却是忽然飘来了浓郁的血腥气。

她猛然皱起了眉头,这才想起来,他能够站在她身边,将自己的手臂伸过来让她咬着,甚至将她抱在怀里,这一系列的行为,之前却是没有引起紫莲心焱的任何波动,也就是说……

他是完全放弃了防御,生生受了那周边狂暴的能量,才得以靠近的!

她手微颤,轻轻的覆上他的胸膛。

入手,一片黏腻的濡湿。

她强忍了,才咽下了口中喉间的话。只是眼睛,却像是死死地黏在了上面一般,分毫不移,像是要在上面看出一个洞来,才肯罢休。

“心疼吗?”

轩辕夜的声音,从头顶低低传来。

凤长悦沉默不言,眸子却是逐渐泛红,周身气息,也变得紊乱起来。

轩辕夜连忙一手按在她的后背,将她的情绪安抚了之后,停顿了好一会儿,才道:“你现在的心疼,不及我看到你时的一半。”

天知道那时候,他是花费了多少的力气和意志,才压抑住自己疯狂奔涌几乎喷出的怒意和疯狂。

起码她看到的他,还是活生生的站在这里,而他眼中的她,却是面色灰白生死不知。

凤长悦双手微微收紧,将他的衣衫攥在手中,感受着那黏腻的触感,鼻端都是血腥的气息。

她甚至有些怀疑,为何自己能够在方才的一瞬间,隔着那般厚重的血腥气,还能闻到他身上的冷香。

她不发一言,却有赤红色的火焰,从体内剥离出来,蔓延到他体内,仔细的修复着他身上之上的伤势。

他的伤都在衣衫之下,虽然看不见,她却是能够感知到严重性,而且不仅仅有皮肉伤,还有狂暴能量对内脏造成的损害。

若不是他够强,此时已经是一具尸体。

大约除了他,也没有人,会为她做出这样疯狂的事情。

她沉默了片刻,才抬眼看他,眸色却是十分坚定,像是月夜雪地,映亮了一霎动人泓光。

“我们做个约定,为了彼此,好好的活着。”

他似是愣了一下,没有想到她竟是在思考之后,说出这样的话。

他本来想要说什么,但是当看到她明亮的眸子,却忽然什么都不想说了。

他那原本因为看到她遭遇生死危难,却无能为力而产生的愧疚和自责,虽然还在,但是情绪却是已经稳定了下来。

看着她苍白,却因为提出这约定而显得有些神采奕奕的模样,他忽然有些庆幸,自己方才没有说出更加冲动的话。

他终究,还是不舍得。

不舍得她受伤,不舍得她吃苦,更加不舍得,拒绝她的任何要求。

那些话,大多是冲动之下,才说出口的,现在想来,却是太过轻率。

“好。”

他轻轻道,望着她的眼眸,轻轻叹气。

随后却是缓缓的向她的身体之内注入灵力,凤长悦微微蹙眉,想要拒绝,却被他一个眼神止住。

“你的身体经历这样大的波折,只怕要好好休养一番,我都是一些小伤,你先将自己照顾好了再说。”

他雄浑的灵力像是温热的泉水涌进身体,瞬间熨帖了她的心。

她一笑:“嗯。”

这一笑,却像是拨开乌云,见到的璀璨阳光一般耀眼。

他心神一震,随即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

两人总算是达成一致。

而看着这一幕的众人,还在深深的震惊中,缓不过神来。

墨四还好,一方面泽尔已经说了很多,他之前也见到了主上为她发怒的样子,心中已经是做好了准备工作,所以看到这一幕,除了浑身僵硬大脑空白之外,一切都还算正常,加上还有方才泽尔接收到的关于绝龙谷的消息,片刻的愣怔之后,也是迅速反应过来,只是心中还是难免有些震惊。

而其他人,最震惊的,当属凌家的人,以及千族的人。

下面那些人不知道轩辕夜的身份也就罢了,但是他们却是知道的!

也因此,看到这一幕,都是有些接受不能。

凌风等人看着,眼中都是有些惊疑不定,这还是那个传闻中心狠手辣手段狠决,手掌天下权的那个男人?

正阳长老等人恨不得揉揉自己的眼睛,那个脸色温和,眸光温柔的男人,真是那个传闻中的主吗?

凌木微微眯起眼睛,轩辕夜这样毫无顾忌的让他们看到她,并且看到他对她的维护,意图再明显不过。

他静静的看着,不发一言。

而其中,唯有蓝蓝眼眶微红,眼角还有几滴泪尚未擦净。

凌风瞧着,觉得有些诡异,忍不住问道:“蓝蓝,你怎么了?放心,大哥和长老们都在,一定会保证咱们的安全的。”

他以为蓝蓝是看到这一系列的事情,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心中惊恐慌乱,才会这样。

谁知,蓝蓝抬眼看他,似乎还有未干的泪光。

“真是太感动了!”蓝蓝忍不住感慨道,看着那拥抱在一起的身影,满心都是感动和喜悦,以及一声莫名的羡慕,“他们两个人,居然能够为了彼此,做到这样不顾自己生死的地步,真是太令人感动了!”

凌风:“……”

心中感慨了一下,果然少女还是少女,首先注意到的竟然不是自家安危,而是对方的感情,凌风淡定了许多,想着那些说出来也都是烦心事,倒不如一直让她这样开心下去,毕竟经历而来这些事情,她情绪还能保持这样的稳定,也着实让他有些惊喜。

“看得出来。幸好,一切都解决了。”

幸好那个女人没死,否则现在死的,只怕就是他们了。

蓝蓝泪光盈盈,满脸坚定:“嗯!真是太好了!”

凌风觉得,她这句,一定不是为他们,而是为了那两人说的。

而千族的两人,尽管已经快要昏迷过去,但是还是被这样的场景镇住,顿时浑身都精神了许多。

两人这才意识到,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可是,可是,不是传言那位是不近女色的吗?即便是将近纳妃的年龄,还是孑然一身,也从未听闻有什么相关消息传出,怎么忽然就对这样一个女人这样维护?

看样子,并不像是四大家族的人啊!

但是这样的疑惑,也只敢在心中徘徊罢了,两人此时性命难保,哪里还敢多说什么?即便是那个黑衣老者,在被泽尔教训之后,也已经完全蔫了。

加上此时黑刹在周边,即使是家族派人,只怕也是不会硬抗的,他们自然要谨言慎行。

等确定她身体恢复了一些,轩辕夜才停止灵力的输入,只是仍然将人紧紧的抱在怀里。

墨四见此,连忙上前:“主上。”

“即刻前往绝龙谷。”

“是!”

墨四随后面色一肃,身姿挺拔,转身看向了天边的诸位黑甲将士,而后,忽然一声厉喝,响彻云霄——

“第一分队——集合!”

唰!

瞬息之间,所有的黑甲将士,纷纷将手中剑戟朝天一指,而后猛然收回!

身上的黑色铠甲撞击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冷肃,似乎能够让人看到,那惨烈的厮杀场面以及浓郁的血腥气息!

而后,所有人都立刻转身,朝着墨四的方向而来!如同雄鹰,瞬间而至!

但是即便是这样多的人,从四面八方赶来,看起来竟也是井然有序,清利落干净!每个人的动作,都像是训练了千万次一般整齐划一,利索至极!

甚至连天边的云,也似乎受到这气势的影响,逐渐飘远。

轩辕夜却已经抱着凤长悦,朝着某个方向而去,不过瞬间便消失在视野之中。

整个队伍,也迅速跟上,如同来时那般,快速消失。

不过是片刻时间,场上便只剩下了泽尔。

他低下头,看向下面的那些人。面前却忽然闪过一道白影。

他有些惊讶的抬头,却是小白。

此时的小白已经完全恢复了原本的样子,蓬松的大尾巴一甩,小爪子便指向了下面的某处。

自然是杨溯三人。

而其他人,见此都是心中莫名,不知这是什么意思,纷纷眼神闪烁。

泽尔却是明白了,这是要带着几个人走呢。

看来这几个人,对于凤长悦,的确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泽尔点点头,小白随即便轻轻一挥爪。

小彩不情不愿的降落下来,狠狠的瞪了小白一眼。

分明有很多办法,却偏偏要它来做苦力!它一定是故意的!

但是小白现在虽然恢复了小小的一团,但是周身的威压,却还是有的,它有心反抗,却是无力为之,再加上知道这几个人的确是凤长悦要的,只好不甘不愿的来了。

于是,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中,小彩猛的展开了翅膀!

唰!

它原本只有人的手臂大小,正好可以窝在凤长悦的怀中,而现在振翅摇身一变,竟是瞬间大了许多。

小白上前,将杨溯几人扔了上去。

小彩的目光更加幽怨了。它堂堂彩冰雀之王,居然会沦为托运工具!

但是在小白的威压之下,小彩还是老老实实的将三人一起带走了,振翅一飞,很快便是消失在半空。

小白随即看向那从方才出来,就始终保持沉默的灵魂体,带着一丝敌意。

然而那男人感觉到小白的目光,转眼看过来,竟是微微一笑。

“走吧,想必你也不愿意让她多等。”

说罢,竟是无比悠然的朝着方才轩辕夜消失的方向而去。

小白翻了个白眼,要不是看在主子好像有什么想要问他的,它早就直接杀了他了!

之前在千面莲心之中,他狠狠给的几刀,它还急着呢!

总有一天,它会报仇的!哼!

小白想罢,也跟了上去。

场上剩余的人,都保持着沉默。

看着泽尔安静的面色,凌木山前一步:“还请放心,今日之事,绝对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泽尔没有说话,目光却是转向了他身后。

正阳长老等人都是浑身一僵,凌风几人不动声色的将蓝蓝挡在后面。

凌木英挺的眉目之间,泛起淡淡的笑意。

“今日我们不过是路过,也从未见过什么人,更加不知道这荆棘沙漠究竟发生了什么,回去之后,这几位长老都是要闭关修炼的,而其他人,也都会进入家族秘境修炼,短时间不会出现。不知……”

正阳长老几人都是微惊,纷纷看向凌木,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回去之后,真的要完全封锁他们的消息?不惜将他们全部分散到僻静地方?

“那就请几位,一定要好好修炼。”泽尔淡淡道,“这世间,说不得过了两年,又是一番模样呢。”

这是在示意他们两年之内,都不能出现在世人面前了。

凌风等人心中都是一沉,但是凌木却是已经点头。

“此话有理。”

“既然如此,希望,不会有什么莫名其妙的消息出现。”

“那是自然。”

凌木微微敛目,袖袍轻挥。

下面的人,顿时消无声息,尽数倒在血泊之中。

“这样,就好了。”

泽尔这才满意一笑:“凌大少爷果真好魄力,就此别过。”

说完,泽尔的身影,也是逐渐远去。

凌风等人想说什么,却是被凌木一个眼神止住。

“先回去再说。”

片刻之后,有一行人终于是赶来,看见那已经昏迷的两人,都是吃了一惊。

“你们、你们怎么了!?”将两人弄醒,几人连声问道。

两人缓缓睁开眼睛,还留着几分未曾退去的惊恐,看见自己人终于来到,都是一阵激动。

“紫、紫莲心焱!被人取走了!”

------题外话------

亲们,偶明天就要去武汉鸟~为了和大家玩的开心,这几天的更新,都会比较少了。大家么么哒~星期天回来之后,会努力更新哒!表想我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