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17 我后悔

她从未在他面前落泪。

这是第一次。

滚烫的像是要将心中的伤痕都熨帖,从心脏的每一个地方蔓延而过,像是要将之淹没,吻在口中,都是咸涩的味道。

可他心中,是如此感激,如此庆幸。

感激她还活着,还好好的呆在他的眼前,能够让他抱着,闻到她的气息,看到那熟悉的眼神。

他动作很轻柔,几乎只是微微贴身的抱着,似是怕弄疼了她,然而却将她抱在了自己的怀中,严严实实,分毫不给其他人看到。

他微凉的唇瓣落在她眼角,而后是脸颊,额头,最后是唇瓣。

之前因为难以忍耐的疼痛,她的嘴唇已经被她咬烂,有嫣红的血迹沾染其上,此时看起来实在是狼狈至极,也凄艳至极。

然而他动作轻柔却不容拒绝,轻轻的扣着她的后脑勺,不容置疑的吻上。

极轻。

他怕她疼。

纵然这疼痛,比起她之前遭受的,根本算不上什么,可是于他却都是一样心疼。

他宁愿遭受这痛苦的是他。

轩辕夜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眼眸深沉似海,像是即将喷发的火山,冰冷之下掩藏着几乎毁天灭地的炽热温度。

蜻蜓点水般的亲吻着,他的眼睛,却始终那样深沉的望进她的眼眸。

她的耳尖,逐渐泛红,甚至有一片绯红,蔓延到了脸颊之上,然而眼眸却湛湛生光,闪烁着比这日光还要耀眼的光芒。

他不舍得闭上眼睛,亦是不敢。

他生怕,这是一个梦境。而她,还在遭受那样的苦痛。而此刻,唯有这样的接触,唯有这样的占有,爱能让他确信,她是真真实实,就在他面前的。

不会再承受那样的痛苦,而他也不会再任由她在自己身前,生死不知。

他此时甚至无比懊恼,为什么自己之前没有想到这办法,以至于在她痛呼出声了,才想起来,让她受了这样多的苦。

凤长悦似是看出他眸中的自责,嘴唇微微动了动,他意识到什么,向后退了退,离开了她的唇,温柔的望着她。

凤长悦其实心中也是有些复杂。

她原本不想他看到这一切。

吞噬神火,本来就是极为痛苦的过程,稍有不慎,便会遭受极大的反噬,甚至丧命,更何况此次对付的是排名第三的紫莲心焱,她心中其实早已经做好准备,知道自己这一次绝对不会好过,但是却不想让他知道。

可是,情况比之前想象的还要糟糕一些,紫莲心焱不愧是已经炼化出人性的神火,降世万年,果真不是白白浪费的。

比想象中更加难以对付,就意味着她要付出比想象中更加大的代价。

她差点就要醒不过来了。

天堂火和冰焰之子虽然能量还十分充足,而且两面夹击,将紫莲心焱搞得十分狼狈,但是紫莲心焱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按着先前的事态,若是继续僵持下去,只怕天堂火hia没有将紫莲心焱炼化,她就已经因为承受不住这暴躁强烈的能量撞击而死亡了。

到那时候,天堂火自然也会跟随她再度消失。

幸好,幸好最后关头,体内的金色星辰,再度发挥了威力。

而他的到来,也唤回了她最后残存的一丝理智。这才让她以最快的速度将紫莲心焱彻底解决。

将最关键的问题解决之后,她已经可以放松一些了。天堂火在体内会自动带动那紫火绕行,而后彻底融合,不需要多久,就可以真正融合它的力量。

而冰焰之子也重新回到了那片雪山,安静沉肃。

因为天堂火已经融合了赤心之炎,所以在带领紫莲心焱在体内绕行的时候,也在飞快的让她体内的伤势愈合。

那些碎裂的骨骼,也都逐渐生长连接起来,虽然很疼,但是她的脸上,却是没有一丝痛苦之色。

而那些受到严重损伤的内脏和肌肉,以及经脉,都是在飞快的愈合,至于身体之上的伤口,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结痂。

感觉到双臂的骨头已经连接好,有了一丝力气之后,凤长悦便缓缓抬手,而后,搂住了他的脖子。

轩辕夜身体一僵,这才意识到她的身体已经好了一些,但是心中却是越发心疼,将她抱得更紧。

“阿夜,我没事儿了。“

尽管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在他听来,却是最动听的声音。

他将她的身躯锁在自己怀中,黑色的披风将她遮了个严严实实,只有自己低头,才可以看到她的脸。

他不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她。

她微微笑了笑,苍白如雪的唇,因为他的亲吻,变得微微红润起来,看起来泛着动人的光泽,虽然脸色憔悴,但是却也在逐渐恢复,已经不是之前的死一般的灰败。

“赤心之炎的修复能力很强,那些伤都不算…“

她的声音忽然都被他吞进腹中。

他在她唇上缓缓研磨,眼眸深深的望着她,直到她什么都说不出来,才放开了她。

凤长悦敏锐的感觉到,他生气了。

“我不瞎,更不聋。“他的声音是一贯的低沉优雅,带着几分冷清,只是这一次,却明显带着压抑着什么的微凉,“你让我如何装作看不见你满身血污,骨骼尽碎的场景?又如何装作听不到你的惨叫声?”

凤长悦沉默的看着他。

他清隽沉静的容颜之上,此时像是带着风雪霜气,有些发冷。

虽然那冷意,不是对着她,是对他自己。

“我从最开始,到现在,认定你是我此生唯一,不是因为你有多么漂亮,也不是因为你有多么强悍,更加不是因为你的天赋和机遇,有多么让人惊羡,而是因为,你就是你。但是如今,我却是后悔了。”

凤长悦心里一疼:“阿夜…“

“我只知道,你天赋绝佳,性格坚韧,手段干净利落,心性果决干脆,更是曾经以此为傲。然而现在,我后悔。”他似是没有听到她的话,径自了下去。

“我后悔,让你一个人历经险境独自闯荡,我后悔,竟是放心让你自己来这样的地方,我后悔,在知道你竟是用这样极端的方式修炼的时候,没有加以询问,更加不曾问过一句,这过程是不是痛苦,而你又有多疼?我后悔,没有反思为什么你会晋级这样快,甚至远远超出那些我所认识的所谓天才,我后悔,枉我自己以为这天下,再没有比我更爱你的人,却连你遭受这样的痛苦,却也不知,甚至眼睁睁的看着,却无能为力……“他的声音逐渐低沉了下去,却始终执着的看着她,眸色之中,终于是沾染了一丝痛色。

凤长悦闭了闭眼。”阿夜,够了。“”我后悔,为什么没有直接带你回去,即便你还是一开始的那样的水平,即便你是废柴,即便是你没有现在的一切,只要你还是你,不就好了吗?我后悔,我分明是有着足够的能力保全你,却还是要任由你颠沛流离,承受这样多的苦难。“

“即使那些人反对又怎样?即便所有人都不同意,又怎样?谁敢反对,统统杀了就好!何必在意那么多!我要你,何必管天下人怎么说!”

凤长悦本想说些什么,阻止他,但是当看到那双凤眸,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的眼眶通红,长长的睫毛微颤,他的声音清冷,却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颤抖。

“若是,今天我不在这里,那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知道你竟然一直承受着这样的苦痛,更加不知道,稍有差池,我是不是还能看见你!若是你今天没有这般幸运,若是你方才彻底昏迷了过去,若是你有了最坏的运气,在这里再也出不来…你让我怎么办?“

“阿夜……“

“悦儿,你有没有想过,让我怎么办?“

他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像是迷路的孩子在喃喃自语。

“那样,我该怎么办?“

凤长悦心中突然一软,又生出无尽的酸涩,而在这酸涩之中,又有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滚烫。

她看着他,而后更加用力的搂住他的脖子。

他抱紧她,却不敢用力,只是一手托着她的腰身,一手将她环住。

她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脖颈。

声音,也像是从极远的地方传来。

“阿夜。为了你,我也不会死。“

听见“死”这个字,轩辕夜竟是身体一僵,竟像是带着后怕。

凤长悦闭了闭眼,将眼中的泪咽下,而后缓缓笑开,却是带着心疼。

这个男人,享受无上尊贵,掌握无尽权利,翻手覆云负手遮雨,何时有过这样害怕的情绪?

她还记得见到他时,他清贵冷清的模样,即便什么都不说,也总是能够让人充满了臣服之心。

然而现在,这个男人竟然变得这般小心,甚至心生畏惧。

这一切,都是为她。

“我说过的那些话,现在也依然作数。我说要证明给所有人看,我配得上你,也要让所有人知道,你是只属于我一个的男人,而你也说过,不会阻拦我的路途,不会折断我的翅膀。你忘记了吗?”

轩辕夜气息微敛:“我没有忘。但是,那是在保障你性命的前提之下。若是我早知道,你会因此经历这样多的痛苦,那么我宁愿违背我的承诺,将你困在我身边,永不会承受外界的危险。我一个人,也可以护你平安喜乐。“

他的声音如此坚定,让她有些发愣。

“阿夜。

她微微叹气。

“若我真的变成那种人,那么,我还是我吗?”

轩辕夜沉默。

“这个世上,没有人,比你对我的意义,更加重要。即便是为了你,我也绝对不会让自己死的。纵然是死了,我也会轮回,重新回来找你的。”

她说的,是实话。

她穿越异世,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一起相处,一起对付敌人,一起经历生死,在她还不知道他的身份的时候,甚至在还不知道他的真实年龄,以为他不过是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的时候,就已经对他那样维护。

因为他对她而言,就是重生的证明,就是重活一世的新的意义。

只有在看到他的时候,她才能确信,自己是真的来到了异世,拥有了完全不同的人生。

甚至,连那至今还没有见过的父母,都没有他的意义更加重要。

她声音虽轻,然而却带着沉甸甸的情分。

轩辕夜心神微震。

他从不知道,自己在她心中,竟是这样的存在。

“既然早就知道,那样会给你造成什么样的麻烦,那么我怎么能直接跟你回去?即便你能够镇压,于我,却也是种不尊重。“

她伸出手,和他十指交握,轻声却十分坚定。

“为了你,为了我,以及很多,我都必须这样做。阿夜,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保证,一定会为你保留一个好好的我。”

轩辕夜闭上眼睛,气息微沉。

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其中的所有情绪,都是已经被仔细的藏好。

他刚想要开口,却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如同实质的目光。

他微微转眸,却看到了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凤长悦身后的小白。

是的,此时的苍,已经是恢复了小白的身躯,然而那双已经恢复了黑色的眼眸之中,却还是带着几分淡漠的睥睨天下的冰冷气息。

轩辕夜微微眯起眼睛,却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在心中响起。

“答应主人吧。我保证,她绝对不会出事。“

轩辕夜凝目看去:“你凭什么保证?若是再来一次这样的折磨,就算是她可以忍受,我也是绝对不会容忍的。“

小白目光之中,浮现淡淡却不容忽视的骄傲。

“因为,我的身份。更因为,主人的身份。“

“什么身份?“

“想必我的身份,你已经知道,但是主人…你却更加不必担心,她……“”主上!“

忽然传来一道声音,轩辕夜蹙眉,将凤长悦牢牢抱在怀中,才转过身去,面色冷清。

这一看,却是微微皱起了眉。

若不是出了什么事,他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出声的。

果然,泽尔的脸上,是极少出现的严肃。

“什么事?“”绝龙谷打开了!“

轩辕夜的手,突然收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