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16 乖,别哭

“悦儿!”

轩辕夜看着她骤然变色的脸庞,也是瞬间心揪了起来,想要上前,却担心会打扰此时的她,因此,连声音都是压低了的。

但是那双向来沉静如同深海的眼眸,此时则是掀起了汹涌波浪,几乎下一瞬间,便会倾覆天地!

他极力克制自己冲上去的*,隔着还在剧烈燃烧的紫色火焰花瓣,看着她若隐若现的面庞,心像是被狠狠的攥紧。

他虽然从来没有问过,但是却隐约知道她是依靠吞噬神火来增强实力,最开始她契约天堂火的时候,他是知道的,虽然后来吞噬赤心之炎他并不在现场,但是她后来回到藩篱塔的时候,他却是明明确确感受到的,虽然当时有些震惊,但是也未曾追问。

他自然知道天将神火,位列十三,各自都有着自己的属性和特殊之处,更加知道神火之间几乎是各不相容,甚至相遇的时候,就会产生极强的能量波动,极其危险。

而想她这样,将神火都吞噬,融合在自己体内的做法,简直可以称之为疯狂。

但是她不说,他便不问,只是想办法保障她的安全。

那时候,他还曾经一睹为此骄傲,觉得不愧是他看上的女人,果然拥有着天下众人都无法企及的天赋以及坚韧的心性。

但是他从来不知道,她竟是要为此付出这样大的代价!

看着她脸色在急剧的变换着,在涨红和苍白之中来回切换,他的心也像是被火焰灼烧之后猛然泼了一捧冰水,炽热而冰寒,承受着极端的痛苦。

他从来不知道,她吞噬神火,竟是要承受这样的苦痛!

即便不能感同身受,他也已经能够通过她迅速变得憔悴但是依然眉头紧锁的脸容之上,看出一二。

那之中的极致氛围,即便是他隔着这般的距离,也依然感到心惊,更何况正处在正中间的她!

她额头上很快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但是还没来得及滴下去就已经被烈焰蒸发,甚至有可能是被她周身极度的高温蒸发——因为每当她的脸色变得涨红的时候,周围的温度也会变得更高,她的神色,也会有一声因为灼烧而产生的不适感,仅仅是看着,便可以想象到那肌肤之上灼热的高温。

当然,寒冷的时候,她的脸容也会迅速变得苍白,周围温度下降极快,甚至有残余的汗珠瞬间被冰冻,睫毛之上,眉毛之上,也会迅速覆盖一层冰霜。

每到这个时候,轩辕夜的心,就会跳动的非常的快,像是要跳出自己的胸膛,剧烈的几乎敲打在耳膜之上,一下下,一声声。

他不自觉的握紧了手掌,心疼的无以复加,然而却不舍得移开目光,生怕她会出现任何意外。

这情形,总是让他想起在照壁阁之中,雪原之上,她被冰焰之子冻结,浑身都是冰霜,体温也飞速下降,而他却只能无力的看着的场景。

可是那时候,他还能将她抱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她,和她在一起,但是现在,他却什么都做不了,甚至只能这样隔得远远地看着!

手越发的用力,关节都有些发白,他脸上的神色并没有什么波动,一双凤眸依然暗沉似海。

然而泽尔和墨四看着,却是不自觉的心中发寒,甚至不敢靠近。

主上这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

而下面的众人,也都是感受到了空气中不同寻常的气氛,纷纷缩着脑袋,不发一言。

凌木看着,微微蹙眉。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闻中心狠手辣狠心绝情的人物,如此隐忍而疯狂的神色。

而凌风蓝蓝等人,也都本能的沉默不语。

正阳长老有些担心的低声问道:“大少爷,这……若是她不能出来,那…。”

若是她出来也就算了,若是她死在里面,被紫莲心焱解决了,那么看那位现在的表情,只怕到时候会闹个天翻地覆!

那他们怎么办?若是被牵连,可是什么都说不清了!

正阳长老的担心,其实不是没有道理的。

因为轩辕夜在传闻中,是最为心狠手辣,狠心绝情的人。否则也不会在当年那样的情况之下,以十三岁之龄,奋起反抗,斩杀何止万人?最终登上了那个位置。

若是他一个不高兴,顺便将他们解决了怎么办?

他们不过是来这里找自己家出走的几位少爷和小姐,怎么会摊上这样的事儿?原本还以为能够遇到紫莲心焱是运气,现在看来,却还不如什么都没遇到!也不会面临这样的境地!

现在走也不能走,留下也是危险!

凌木英挺的眉目舒展开来,声音淡淡:“不用担心。”

那人可不是任由自己心上人在自己面前出事的人啊。

轩辕夜杜对于周围的一切,都已经完全不在意,所有心思都是放在了她身上,而后,便是看到她唇角逐渐溢出一丝嫣红的血液,刚刚蔓延出来,便是被火焰蒸发干,只剩下了一道血痕。

那血痕像是在他心里狠狠的刮了一道,也让他的心生疼。

他的手骨节已经是完全泛白,周身都是有些僵硬。

他拼了全力才克制住自己上前的冲动,不断地警告自己不能靠近,若是靠近,对她可能就越是不利!

“呃……”

她紧紧闭着眼睛,却是忽然发出一声极低极浅的痛苦的呻吟声。

他身体一僵。

她是何等的性子他再清楚不过,若非是疼到了极致,又怎么会叫出声来?

轩辕夜在外面,只能看到她的脸容,却是不知道,此时的她,已经是筋脉尽碎,浑身淌血。

只是那些血要么是被火焰蒸发,要么是被寒冰冷冻,因此腥味极淡,轩辕夜并不能觉察。

凤长悦那一声极低的呻吟声,只是喊出了一半,便强行自己咽了回去。

虽然她紧闭着眼睛,而且对于周围的一切,都是没有清晰的感知,全部身形,都放在了对付紫莲心焱身上,但是她好像还是有些顾虑,本能的将所有的苦痛都自己咽了下去。

似乎是,怕人听到,发觉了一般。

尽管意识不太清晰,也并不知道他就在身边,但是还是像是刻进了骨子里一般,想要让他安心一些。

她似乎,从一开始到现在,就一直是这样子。

轩辕夜的眼眶,忽然泛了红。

那张清贵而冷清的容颜之上,此时是几乎能够割裂人的寒气,眸子深沉,似乎只要看上一眼,便会坠入无尽深渊。

泽尔和墨四都是忽然一惊,这一次,已经超出了原本的预期!

而正在这时,黑刹又传来欣喜,那千族的人,还在尝试闯进。

墨四一声冷哼:“若不是主上命令一个人都不准放进来,我真想立刻将他们带进来,看看自己的族人因为做了错事,此时正遭受着怎样的惩罚!而他们,此时糊涂无脑的愚蠢行为,又将会给千族带来多少麻烦!”

泽尔也是烦躁的不行,看见主上这个样子,他们心中已经是足够担心的了,此时再看那几个人,简直想要立刻要了他们的命!

他忽然转头,看向了一旁被捆绑的两个人。

两人都是身体一颤,不知道为什么在那样的目光之下,竟是感觉到周身一阵阵发冷。

泽尔微微眯起了眼睛:“似乎是太久没有动手了,导致现在,外面的人,都以为我们这些年脾气变好了。”

语气冷厉,竟是不像以往的泽尔。

墨四眼睛一亮:“你要做什么?”

泽尔蹲下身子,看着那两人,面无表情,轻轻的举起手,而后缓缓落下。

“告诉他们,立刻停止一切愚蠢的行为。否则,我们可不会对两个试图和我们抢夺东西的人,手下留情。”

泽尔的声音像是以往一样平缓温和,而那两人之中的黑衣老者,却是忽然发出了一声惨叫。

只见那黑衣老者的前胸,竟是被他隔空划下了一大块肉!甚至已经快要可以看到里面的森森白骨!

血肉翻卷,鲜红的血液汩汩流淌,那场景看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这老者的实力也不弱,否则不会被派来查探紫莲心焱的情况,但是在看似温和稳重的泽尔手下,还是分毫反抗之力都没有,简直像是小豆腐。

墨四在一旁笑的眉眼弯弯,只是眸中却是冰冷至极。

他们不动作,不代表他们可以挑战!

那白衣老见状,脸色一下子刷白,这才知道,对方不是开玩笑——他们是真的会杀了他们的!

“我说!我说!”黑衣老者疼的说不出话来,白衣老者连忙喊道,“我可以这就传消息给他们,让他们在外面呆着!”

泽尔不发一言眼神却是明显等着他行动。

那老者连忙拼尽了全身的力气,从空间戒指之中取出了一块,而后用沾了血的手指,在上面写下了几个字。颤颤巍巍写完之后,白衣老者连忙抬头:“好了!已经告诉他们了!我们、我们绝对不会再做任何动作了!”

泽尔缓缓站起身来。

墨四眨了眨眼睛,似乎在接受黑刹传来的消息,而后冲着他点点头,示意事情已经暂时解决。

泽尔这才面无表情的走向一旁。

而同一时刻,在沙漠边缘徘徊的几人,都是脸色沉重。

“这……咱们真的要放弃吗?”

“紫莲心焱动静颇大,方才咱们都是感受到了的,证明它就在里面!难道我们要舍弃这样的大好机会?”

“这紫莲心焱对于家族实在是太重要了,可是,我们却也不能不顾其他。他们两人在里面,显然是受人桎梏,甚至遇到了极大的危险,否则也绝对不会用生死关头才会动用的玉牌传递消息。”一个领头模样的老者叹了口气,“况且,为了一个紫莲心焱,得罪那位,实在也不是明智之举。”

一行人纷纷看了眼在不远处严阵以待的黑甲士兵,都是沉默。

他们也是听说过黑刹的,但是从来没有见过,但是今天见了,却还不如不见。

这只能证明,那位已经是摆明了态度要抢夺这紫莲心焱!而他们,一定是没有机会的了!

“唉!”

话所如此,几人心中还是不免觉得憋屈。

家族这些年的境况已经越发纷乱,其中又有许多不为人知的苦楚,若是此次紫莲心焱也不能得到,那么再等下一次神火出现,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一行人面色都是十分凝重,但是也都没有任何办法。

族长虽然没来,但是依照族中现在的情况,只怕就连族长,也是不肯和那位作对的。

可惜…。

“先暂且等着吧。毕竟那两人的性命,还在对方的手上。”

虽然算不上是家族中的强者,但是好歹也为家族出生入死多年,怎能轻易放弃?

原本以为能够得到紫莲心焱而兴奋的心情,此时已经坠落到了深渊,个人的脸色都十分不好看。

“家族大会已经越来越近,若是还没有办法…。”

有人语气沉重,深深担忧。

“慎言。”那领头模样的老者脸色一肃,“家族之中的事情,怎好在外面议论?无论怎样,都要对家族保持绝对的忠诚和信任。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

几人面色一整,纷纷点头应是。

只是再看向那严防死守的黑刹将士,都是只剩一声叹息。

“这一次不成功,只怕明雪小姐又要失望了。”一个老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上闪过一丝苦笑,“这么多年,也真是辛苦她了。”

“家族的希望,都给予在她身上,压力自然是很大。只是她性格向来内敛,想必也不愿露出失望之色给族长他们徒增烦恼。”

“再等等吧,或许,等家族大会……她会有惊人的觉醒,也不一定。毕竟,是上苍选中的家族的希望……”

一行人纷纷点头,静默等待。

……

痛!

极致的痛苦!

冰火两重天,身体像是在极寒的冰水之中和极热的火炉之中来回交替,身体之内的骨骼,在一开始便已经因为承受不住神火撞击爆发出的强大威力,尽数碎裂,甚至连同内脏,都是几乎震裂开来,胸腔之中,粘稠的血液缓缓流淌,几乎涨开来,又像是缩成一团,极致煎熬。

因为极度的痛苦,她的脑海之中几乎是一片空白,但是身体却还在微微痉挛,不自觉的抽搐,浑身都是不断干涸又不断结冰的血迹,看起来狼狈至极。

但是她的灵台始终保持着最后的一丝清明,神识始终坚持着没有溃散开来,但是却还是因为这一丝的理智,而越发清晰的感受到自己所承受的痛苦。

她从来没有接受过这样的苦痛,即便是前世,遭受严重的枪伤,为了不导致伤口溃烂的更加厉害而自己将那一块肉割掉,也是面不改色。

但是现在,她甚至忍不住发出了痛呼声,虽然只是短暂的一刹那,却已经足够说明她的痛苦。

凤长悦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在忍不住的颤抖,不断的有寒气冲过来,让整个身体都变得越发寒冷。

那炽热的感觉,已经逐渐落了下方。

因为失血过多,她的体温,在徘徊交替之中,逐渐下降,而脸色也越发难看,看起来灰败无比,简直像是要死了一般。

“唔!”一声短促的呻吟声,从唇边溢出。

身体之内,激烈的撞击还没有结束,冰焰之子和天堂火的夹击,彻底让紫莲心焱暴怒,它分散成了无数火焰,在她体内肆虐,疯狂的想要冲击灵皇之晶,彻底将她炼化,丹田之后总,甚至也一次次发生剧烈的震动!强烈的撞击,暴乱的能量几乎将丹田完全损毁!

即便是灵宗强者,在这样的撞击力量之下,也必死无疑!她之所以还活着,还是因为天堂火蔓延到了身体的每一处,在尽量的减缓那些冲击,但是即便如此,所遭受的痛苦,也依然强烈。

她甚至没有余力去思考如何操控两者将紫莲心焱包围进而吞噬,因为那种说不出来的疼痛,几乎已经让她生不如死!

太疼了!

身体都似乎不是自己的了,任何感觉都已经消失只剩下无尽的痛觉,像是海浪一般,一次次的冲击着她最后的理智!

“啊!”

一声凄厉至极的叫声,终于从她已经苍白的不成样子的唇中喊出。

那声音实在太过凄惨,以至于听到的人,都是瞬间毛骨悚然,目光震惊的看向紫莲——

究竟是什么样的痛苦,才会让人发出这样绝望的喊声!

还活着的人,脸色都是有些复杂。

无论是谁,听到这声音,恐怕心中都不会太好过。

“她…。这…。这声音……也不知她在承受怎样的痛苦啊!”

“唉,本以为她实力强悍,能轻松收服那诡异的紫火,现在却是…。”

“有这时间,还是担心咱们自己吧。若是她真的出事,只怕今天在这里的人,都不会好过啊……”

“唉…。”

所有人都是神色各异,即便是议论,也不过是简单说了两句,便失了兴趣,只专注的看着那紫莲,看到那女子憔悴灰败几乎如同死亡的脸色,都是心情复杂。

杨溯猛的站起身来,眼眶有些发红,却只是喃喃道:“坚持…。一定要坚持住啊…。”

凌木也蹙眉,看了一眼。

融合神火,这种事情,终究还是太过疯狂啊。

他微微垂眸,看来,是要思考一下,之后的事情了。

毕竟,他可不想因此让家族承受本不该承受的怒火。

“吩咐下去,等她……”

凌木的话语,突然顿住。

整个天空,地面,都变得无比安静。

所有人都怔怔的看着半空之上,那一身黑衣的男人,忽然缓缓的朝着紫莲走去。

“这…。紫莲心焱和那凤长悦正在对峙,他此时上去,不怕造成不好的结果吗?”蓝蓝低声问道,满脸紧张的看着。

因为曾经承过凤长悦的恩情,将他们从沧月的手中救出,所以几人对于凤长悦都是有些感激的。尤其是蓝蓝,想到因为自己的痴迷无知,差点让几人陷入危险之中,便对凤长悦的相助更加感激。虽然之前不说,但是她却是个聪明的,心中明白凤长悦对他们有着极大的恩情,所以此时见到她生死不知,心中颇为担忧。

而看到轩辕夜的动作,便终于是忍不住开了口。

凌木不发一言,眸色微深。

“他便是担心她,也不能这样莽撞,要等她…。”蓝蓝的话语,突然停住,而后猛的睁大了一双明眸,并且捂住了自己的嘴唇,似是怕自己叫出声来。只是那眼中,却是有泪不断掉下。

所有人看着那一幕,纷纷怔然。

那个男人,脚步缓慢而坚定,似乎并不害怕自己的靠近,会给正在交战的人造成什么样的危险。

他的黑衣在逐渐强烈的能量冲击之中猎猎作响,而后——破开了一道道的划痕。

他的身姿挺直,带着一贯的冷清尊贵,安稳如初,只是脚下却不断有血滴落,消失不见。

如果,贸然介入,会造成不可预知的伤害,那么,他放弃任何防御,周身没有一丝能量波动,总可以的吧?

无人看见他凤眸之中,像是暴风骤起,暗沉无边,更加无人看见,他清隽冷清的容颜之上,缓缓露出的微笑。

他的左边脸颊上,忽然割裂了一道细微的伤口,而后,便是有血缓缓流出,他似无所觉,继续前行。

他*力量虽然强大,但是却也抵不过这神火撞击的疯狂力量。此时周身,不知被黑袍覆盖了多少伤口。

他很快走到了紫莲旁边。

他一头黑发飘扬,衣衫猎猎作响,身形却是十分稳当。

此时,凤长悦似是忍耐不住,又是低低的一声呻吟,眼眸紧闭,睫毛因为痛苦而不自觉的颤抖,嘴唇已经咬烂,不断有血渗出,身体也在微微痉挛,双手微动,似是想要捧住自己的脑袋,却因为骨骼尽碎,而无法施力,只得软软的搭在那里。而身上,已经满是血迹。

这就是——他舍弃身躯,承受万刀割裂的痛苦之后,见到的场景。

他的眼眶募得红如鲜血,手掌在一瞬间,似乎捏碎了什么东西。

但是随后,他动作极其轻柔的,将自己的一只手探向她的唇,温柔而强硬的掰开她咬着的嘴唇,另一边,则是将自己的手臂,放在了她的唇边,

她似乎是感觉到了,松开嘴唇,而后一阵剧痛袭来,她再次狠狠咬下!

他眉眼温柔,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却心疼的无以复加。

因为口中本来就满是鲜血,所以她鼻息之间,早已经是浓郁的血腥气。

然而那冷香,还是那样固执的飘到了她的鼻端,在心脏处打了个结,缠绕不散。

她虽然没醒,但是嘴上的力道,却忽然放松了些。

而意识,也似乎越发的清明。

渐渐地,在体内乱窜的火焰,似乎受到了什么指引一般,被强行绕行身体经脉流动。

天堂火和冰焰之子夹杂着紫莲心焱沿着经脉游走,在丹田之中一遍遍的回旋,而赤心之炎,也在迅速的蔓延到她身体的每一处,迅速的修复着她体内的伤势。

断裂的筋脉和骨骼,都在缓缓的恢复,虽然这过程也十分痛苦,但是她的气息,却是比之前稍微强了一些。

在天堂火和冰焰之子,以及紫莲心焱在丹田之内相互缠斗的时候,那一片夜幕之中的星辰,终于再次亮起。

紫莲心焱一下子愣住,而后便是疯狂的逃窜!

只是为时已晚!

周围的力量,不断的挤压着紫莲心焱,最终将紫莲心焱逐渐被压制在了一块小小的区域,周围是雪白的冰焰之子,以及虎视眈眈的天堂火。

而在那一团紫火之中,终于是出现了一颗小小的莲子。

天堂火立刻扑了上去!

在那紫火试图反击的时候,金色星辰忽然发出耀眼的光芒!

轰!

无法言喻的威压,突然降临!

天堂火顿时完全包裹了紫莲心焱!

那莲子终于不断的融化!

而天堂火的颜色,也逐渐加上了一丝的紫色!而后,天堂火挟带着那火焰,猛的朝着灵皇之晶撞去!

灵皇之晶顿时吞噬!

似乎有绝望的喊叫声,在丹田之中响起。

只是不知过了多久之后,那反抗的力量,终于逐渐消失。

最后,只剩下了一片莲花瓣一般的紫火,乖巧的跳动着。

外界那紫色的莲花,忽然溃散!

轩辕夜眼疾手快,立刻长臂一揽,黑色的披风一扬,顿时将她搂在怀中,严严实实。

凤长悦猛然睁开了眼睛!

紫金色的光芒,忽然一霎而过!

随后,她看着他,望进那双凤眸。

他眸中逐渐浮现宠溺温柔的笑意:“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她望着他,忽然模糊了眼睛。

他俯下头,吻在她眼角。

“悦儿,别哭。”我心疼。

她的眼泪,终于朔朔落下,被他尽数吻在口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