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14 我曾经,见过你

沧月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凤长悦,当感受到她身上飞速上涨的气势的时候,尚且没有确定,但是当她身下的金色星阵变得越发璀璨的时候,他已经是可以肯定,凤长悦果然是要进行连续晋级!

沧月虽然活了万年之久,见过各样的天才,经历过的强者也不计其数,其中不乏拥有逆天天赋的人,自然也是见过其中有些会连续晋级。

但是那都是在特殊情况之下才会发生的事情,比如吞服了某种天材地宝,一下子获得强大的能量,或者无意间得到了什么罕见的心法,能够洗髓炼经,在长久的积累之后,厚积薄发,猛然晋升。

然而却从来没有见过,像是凤长悦这样,分明什么征兆都没有,却是要连续晋级的情况!

沧月从她进入沙漠,就始终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对于她经历的那么些战斗,能提升的实力也是有所了解的,但是却万万没想到,她会在刚刚晋级之后,又要连续晋级!

沧月的眉头紧紧锁着,心中不知为何,竟是生出了些微的不安。虽然只是片刻时间,转瞬便被他压下去,但是终究还是有些不舒服。

他好像有些知道,为什么天堂火会选择她了。

沧月微微敛目。

不过,这一切,都不会影响到最后的结果。

……

凤长悦感受到体内几乎是刚刚停歇的灵力再度奔涌起来,心中不是不震惊的。

她之前早早便感觉到自己要晋级,虽然连续压制,直到方才才成功,但是却也没有想到,竟然没有停下的征兆,反而又要继续。

凤长悦只有在吞噬神火的时候,才会有这样连续晋级的情况,可是现在分明还和紫莲心焱相互对峙,怎么就突然…。

不过她并不惊慌,在感受到再度晋级的迹象之后,她便顺其自然,再度引领着那灵力在体内流转,灵皇之晶周围,像是潮浪一般,一遍遍的冲击着。

冰焰之子像是雪山一般,散发着淡淡辉光,周围的灵力澎湃不休,灵皇之晶逐渐加快运转,莹润光泽。

凤长悦神识内视,却瞬间被灵皇之晶下面的场景吸引了目光。

像是以前见过的千百次一样,是一片暗沉的天幕般的黑暗,而在那之中,有一颗小小的金色星辰,正散发着淡淡的辉光。

凤长悦一直对于这金色星辰很是疑惑,不知道是这身体之内原本就有的,还是契约天堂火之后有的,平时几乎都消失无踪迹,但是每一次遭遇生死之境的时候,几乎都会出现,力挽狂澜,救她性命。而在那个时候,往往都会实力大增,体内也好像有着用不完的力量。

但是因为以前都是在生死之间,所以她虽然奇怪,却也总是没有时间去思考是怎么回事,而那之后,她想要重新探寻的时候,那星辰又会隐在黑暗之中,不见踪影。

这一次,还是第一次在晋级的时候出现。

或者…。凤长悦心中一动,这一次的连续晋级,也可能是它的缘故……

不过现在也无从得知,最要紧的还是先成功晋级。

若说之前她担心晋级太快,会导致境界不稳,所以一直压制,现在则是完全没有任何顾虑,因为她可以感受到,在那星辰浮现的时候,一股无以比拟的力量,正从其中缓缓渗出,而身体各处,也似乎受到了召唤一般,不断的渗出能量,汇聚到一起。

这种感觉很微妙,像是身体之内潜藏的能量,都被激发出来了一般,但是又不会有那种被挤压的不舒服感,反而像是在温水之中浸泡,缓缓渗出的感觉。

一丝一丝的能量汇聚在一起,即便是小溪,也可以汇聚成江河。

她身下的星阵,越发的璀璨耀眼。而最后一个星脚之上,第五颗星星,也是缓缓浮现!

这一次比起之前的晋级要轻松一些,也更加顺畅一些。

灵皇之晶上面,也缓缓的生出了第五根尖刺!

周围的能量迅速的涌进她的身体,在她体内冲刷着肌肉骨骼和经脉,最终在丹田之中,一次次的激荡!

她眉心,再度出现了五颗星芒!

苍看着,神色越发崇敬,微微俯首,无人看见它眼眸之中,深深的眷恋和欣慰。

等将周围的能量全部吸收,她才猛然睁开眼睛!

一瞬间,湛黑的眸子中,瞬间闪过淡淡的金色光芒!

这一次,是真的完成了晋级了。

凤长悦缓缓握紧双拳,感受着身体之内从未有过的强大力量,轻轻挑了挑眉。

而后,她抬起头,将周身的火焰结界收起。

玫瑰金色火焰顿时收敛,化为了一线金色,在她身上缠绕着。

对面,无数花瓣悠然飘荡着。

苍守护在她身前,姿态恭敬。

凤长悦上前一步,轻轻摸了摸它。

它现在的身体比之前第一次见的时候,大了一点,她现在站着,也只能摸到它脑袋下面脖子处。

触手柔软,对上它泛着淡淡温和的金色眼眸,凤长悦一笑:“辛苦你了。”

苍微微摇头,眸色越发的沉静温和。

凤长悦站在它身边,淡淡说道——

“来吧。”

我倒是要看看,这千面莲心,究竟能够有多厉害!

……

而此时的轩辕夜,也在寻找之中。

他将自己的尾戒给了凤长悦,并且在其中注入了自己的力量,割裂手指,则可以感受到她的存在从而找到她。

紫莲心焱藏匿的手段高超,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挡他的步伐,实际上,还差得远。

他的身形迅速从沙漠上方略过,朝着某个方向飞速而去。

最终,落在了一个沙丘之上。

他看着面前的一片黄色沙漠,和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不一样,但是他却是已经感觉到了她的气息。

不过,小空间的存在,本来就是一个虚幻。

最大的可能,就是存在于这些砂砾之中。

但是即便是这一小片,又何止上万砂砾?

而且,最重要的是,任何创造小空间的存在,对于自己的小空间,都有着绝对的掌控力,别人若是想要从外界强行进入,其实是非常难的。

尤其是,紫莲心焱这样的天降神火,更是拥有着极强的力量。

一旦显出原形,那么威力更是不可想象。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他必须抓紧时间。

轩辕夜眉头微皱,凤眸之中一片暗沉。

而后,他忽然收敛了身上的气息,而眸中杀意则是愈甚。

下一瞬,他的身影,忽然消失!

想要强行进入别人的小空间,最快的办法,自然是从空间乱流之中,找到小空间的存在,而后强行打破!

小空间在现实空间的夹缝之中,空间乱流虽然能量狂暴,却一般不会影响到小空间的稳定,但是若是直接闯进去,则是会面临着极为强大的绞杀力!

空间乱流之中,充斥着各样极致的危险,即便是灵宗强者,单枪匹马进去,也是必死无疑!

而他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个办法。

其实上次,凤长悦在凌云阁之中的小空间里,遭受危险,以及在照壁阁之中,濒临生死的时候,他都是选择这样的办法。

不过那时候他本就有伤在身,强行进入空间乱流,瞬息抵达万里之外,自然是遭受了更加严重的损伤。

那之后,他的身体休养了许久才恢复。

凤长悦知道他采取了非常手段,也知道他不想她知道并且担忧,所以她不问,却在每天夜里相拥而眠的时候,用天堂火在他体内游走,温养着他的身体。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好的那么快。否则那时候的他,可能连十分之一的能量都无法施展。

而现在,她处在危险边缘,他毫无顾忌,再次冲了进去。

…。

很快,轩辕夜的身影,出现在空间乱流之中。

这里黑暗沉寂,充斥着无尽的空间急流,不时有一些漩涡和风暴卷过,强大的挤压力顷刻间压来,若是灵皇强者,只怕此时瞬间便会被绞成齑粉!

也不要小看那些看似平静的地方,那里很有可能是比风暴和利刃更加危险的地方,很有可能是未知的小空间崩溃之后留下的,里面只会更加危险。

而那些还完整的小空间,一般都是存在于那些旋涡之中。

他顺着自己的感知,朝着某个方向而去,周围不时有强大的能量袭来,但是都被他一一化解。

这一次比之前都好一些,因为他的境界上升了不少,可是也比之前都差一些,因为这一次,他不单单是为了穿行而过,而是——在这里找到她!

他周身已经覆盖了一层黑色的铠甲,而在肌肤之上,也已经覆上了一层软甲,但是即便如此,强大的冲击挤压力量,也仍然强大无匹,整个身体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但是这并不是他最担心的问题。

他身形飞快在空间乱流之中闪过,面色平静,但是心中却是已经不可抑制的生出了忧虑。

其实,空间是由空间介质组成的,不同的介质,将会导致空间的构造属性不同,也因此会影响到空间内的所有,甚至会影响到时间的流速。

在某种程度上,其实空间决定了时间的流动。

换言之,就是不同的空间因为介质的不同,里面的粘稠度不同,造成各自的时间流动速度也会不同。

这也就是为什么,有的人在小空间里一天,在外面却又可能是一个月,或者别的时间。

而且因为空间乱流相互撞击,彼此斗争,这里的空间介质其实并不均匀,有的地方极为粘稠,时间的流动就会变得十分缓慢,有的则是非常稀薄,那么时间流速就会变得快速。

他在这样的环境之中穿行看似动作极快,其实就连他自己,也不能确定到底是经历了多久时间。

紫莲心焱的小空间流速,他也不知道。

若是他还未到达,那里却已经过了很久,那么,他就算是再快,也无法及时的赶到她身边。

这才是,他最为担心的事情。

所以他选择进入这里,干脆强硬闯进!这样虽然危险,却是最快!

随手挥开面前的一个漩涡,荡起一阵诡异的涟漪,他的身影,消失在深处。

……

砰!

嗤!

啪!

强烈的能量撞击声,响彻整个小空间。

在一片暗沉的空间中间,有明亮的光华闪过,显出几道身影。

凤长悦,苍,以及小彩冰雀,一人两兽相互背靠背,组成了一个小圈子,三者身前,都各自有着半透明的人影。

气氛紧绷。

不过显然三者占据上风。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很久,在脚下,到处都是碎裂的花瓣,几乎铺满了脚下的一片区域,可见已经杀了多少人。

但是即便如此,敌人也依旧很多。像是源源不断一般,不停的冲上来。

不过幸好,三者的实力都不低,尤其是晋级之后的凤长悦,浑身出于兴奋状态,战斗力超强。纵然是对待比自己强悍很多的强者,也能够应付了。

更强的,则是有苍和小彩冰雀。

凤长悦眼睛盯着面前正在慢慢爬起来的敌人,低声问了一句:“小彩,你怎么样?”

小彩冰雀欢快的叫了一声,表示对付这些人完全没有问题。

凤长悦心中安心了些,又低声嘱咐了苍要注意对方有可能会偷袭。

苍不必说,本身的实力十分强悍,凤长悦倒是没有想到不过是一年多没见,小彩冰雀的境界,竟然已经达到了半神兽的级别。

她冲向沧月的时候,小彩正在她的怀中,她本来没有当回事,却不想也将它带了进来。情急之下,只好将它放在了金色手镯之中。

而在方才刚刚晋级之后,她才要出手,就看到小彩从金色手镯之中自己飞了出来,挡在了她的身前。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是要为她而战。

她原本是不太同意的,因为小彩才不过一岁多,就算是接受了老彩冰雀之王的血脉之力,只怕时间太短,还没有完全吸收,更没有融会贯通,实力也并不足以对抗这些人,虽然之前已经见识了它随意施展的一招,但是那毕竟只是对付火焰之类,并不是对待这些有着极强的实战经验的强者,等真正打起来,她担心它会吃亏。

但是小彩十分坚持,她便只好妥协,心中暗自叮嘱苍一定要保证小彩的安全。

但是没想到,等开始战斗的时候,小彩完全让她惊艳了一把。

它的表现,完全让凤长悦吃惊,甚至叹为观止。

因为小彩只用了一招,就直接斩杀了一个九星灵皇。

干净利落,招式凶狠,周身杀气凛然,完全不像她之前想象的那样。

这样的小彩,分明是经历过无数厮杀的王者!

感觉到凤长悦心内对小彩的称赞,苍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温和之色。

而后,它转眸,看了一眼小彩。

似是感觉到了它的目光,小彩浑身一僵,好像想要回头,却又忍住,只是头顶的翎毛,轻轻抖动,似是在俯首,像极了有些不服,但是又不得不屈从的小模样。

苍金色的眼眸之中,淡漠依旧,随后微微转开。

或许主人会以为,小彩冰雀实力超越了她原本的想象,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更有一些欣慰,但是对于它而言,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身为彩冰雀之王,若是经历了一年多的时间历练,还不能轻松对付这些人的话,那么,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整个彩冰雀一族,都会以有这样一个懦弱无能的王失望透顶,继而要么反抗,要么灭亡。

魔兽的世界,等级森严,十分残酷,有时候,甚至比人类世界更加血腥无情。

凤长悦当然不会知道,小彩冰雀在离开她之后,回到后山,便开始了持久而艰辛的修炼之路。

这也是整个彩冰雀族群不成文的规定,彩冰雀之王一早便选中下一任王者,而在登上王位之前,都要接受整个族群的检验,它们会每天坚持严酷的训练,而后找来各样的魔兽,从弱到强,依次和它对联。连同彩冰雀之王自己,也会给出残酷的对练,只是为了最快提升下一任王者的实力。

而小彩的情况比较特殊,为了它的出生,彩冰雀之王身死魂灭,倾尽所有力量,才换的它的存活。虽然从一出生就拥有强大的血脉之力,但是却也缺失了王者的教导。

但是这却并没有阻止小彩变强。

整个彩冰雀族群,举全族之力,训练小彩,甚至连苍离,也曾经现身,亲自指导过几次。

当然,这些,凤长悦都不知道。

有了这样的外力,加上小彩本身拥有着族群几百年来,最为强悍的天赋,哪里有不变强的道理?

还有一个原因,则是小彩自己,其实一直渴望着重新回到凤长悦身边。

它出生见到的第一个人,便是凤长悦,对她早已经是当做自己的母亲,虽然彩冰雀之王,它真正的父亲,为了救它而选择死亡,但是在它心中,凤长悦的分量,一直在第一位。

它仍旧记得,懵懂的梦中,感受到的温热的温度,以及刚刚睁开眼时,那双湛黑如玉,却藏着温柔的眼眸,以及在周围不断的攻击中,她紧紧抱着它的温暖的怀抱。

它当时虽然懵懂无知,却也将这一切,都深深刻进了脑海中。

于是,今日的它,其实早已经等待太久。

它变强,从某个角度而言,正是为她。

这样,才有资格站在她身前,才不会…。被苍鄙视…。

小彩抖了抖翎毛,随即轻轻震动翅膀,飞出几道彩色的冰凌,迅疾的射穿对面的敌人胸膛。

感觉那目光消失,小彩才松了口气,不管怎样,它的威压,还是对它很有影响的。

虽然它很不想承认。

但是……虽然性格差了很多,身形差了很多,但是它还是小白没错啊!

果然对它的态度,始终都是这样!

小彩想着,心中愤愤,便加大了力度,数十道冰针,忽然射向对面还在漂浮的花瓣!

尚未射穿,那些花瓣便忽然消散,而后出现了几道半透明的人影!

随后,小彩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

而此时的凤长悦,也已经又换了一个对手。

一人两兽配合默契,其实这是第一次一同作战,但是却像是曾经合作过千百次一般顺畅。

就连凤长悦心中,也是微微吃惊,而后心中安稳。

大概是因为,苍本来就是她的契约魔兽,而小彩,也和她十分熟悉吧。

时间在悄无声息的流逝,而敌人,也变得越发的强悍。

每当灵力枯竭的时候,凤长悦都会疯狂的汲取周围的能量,而体内的星辰,也一直在缓缓的转动,供给着无尽的力量。

所以,她们才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

而随着她们消灭的人越来越多,花瓣越来越少,一直看着的沧月,脸色越来越淡。

他轻轻吐出一口气。

“看来,这些小东西,已经是不能满足你们了啊…。不过不用担心呢,我还特地准备了大礼,赠与你们——希望你们喜欢。”

妖异低柔的声音,似乎响在耳边,但是却又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一般,无法辨识到底是在哪里。

不过凤长悦早已经习惯这感觉,也不急于出去,更加不热衷于寻找沧月,只是静默的听着,心中提升了警惕。

空间变得安静。

随后,那些还在飘散的花瓣,竟是忽然汇聚起来!

很快,面前便出现了一朵莲花。

三者,各自一朵。

凤长悦心中一动,果然,下一刻,那莲花逐渐的旋转起来。

而后,突然有人影,缓缓浮现!

“这是其中,最厉害的三个,若是你们三个,都可以赢了他们,我便放你们出去,若是不行,那么,你就要乖乖的呆在这里,并且,成为我的人。如何?”

沧月声音中,似是带着一丝笑意,还有一分小小的得意,尾音微扬,似乎很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骄傲。

凤长悦静默了一瞬。

苍的声音在心中响起:“主人,不必如此。我们有实力出去,并且将它吞噬。”

小彩也摇了摇头,表示不同意。

凤长悦面色沉静。

她知道它们两个反对的原因,并不是害怕危险,而是出现的这三个人,沧月说了是最厉害的,那么自然是不会假,他们的实力,甚至有可能超过想象。它们两个,实力超绝,即便是不能赢,也不太过狼狈。

但是她不一样。

她不过是五星灵皇,而且是刚刚晋级,虽然真实的实力超乎这个境界,但是当真正的绝顶强者出来,她很有可能拼尽全力,最终也是输。

而输了,就有可能会被沧月吞噬。

她们都知道,沧月那句“成为我的人”,可不是什么暧昧的话,而是再明显不过的挑战!

但是若是不选择这个赌注,这里也依然有这么多强者。

而且,最重要的是,在方才,她突然感觉到无名指上的戒指,竟是微烫。

她心中莫名的担心起来,这是阿夜的戒指,一直安安分分的在她手上,除了她生死危难关头,从来没有过异状,然而现在却是忽然发烫。

她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却是能够知道阿夜在她失踪之后,疯狂寻找她的场景。

若是只有她自己,自然是选择和沧月耗到底,反正厮杀也可以提升实力,虽然危险,但是沧月在得到天堂火之前,是绝对不会要她的命的,所以她心中有底。

但是现在不一样。

她还有阿夜。

为此,她必须选择最快的办法。

沧月的这个提议,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她静默了片刻,随即点头,声线冷清——

“好,我和你赌。”

这一赌,便是赌上了自己的一切。

或成功,或臣服。

但是,都好过现在,心神不宁。

闻言,苍安静的看着她,而后低声道:“主人,您放心。无论如何,吾必定保全您。”

不仅如此,这紫莲心焱,也是要定了!

小彩头一次和它统一战线,连忙点头——你说什么,便是什么!我们都会保护你的!

它就不信了,在这里,那人还真的能对她造成什么威胁!?

沧月满意一笑。

“去吧,这会是最美味的食物……”

他的声音,逐渐消失,而在三者面前的人,却是逐渐醒来。

是的,是醒来。

这三人,逐渐显现出身影,十分清晰,而且或许是因为实力强大,身影竟是比之前的都更加凝实,看起来,也更加真实清楚。

他们都是闭着眼睛的。

听了沧月的话之后,那莲花逐渐消散,三人才依次缓缓睁开眼睛。

最先醒来的,是小彩面前的人。

而后,是苍。

最后,才是凤长悦身前的人。

三者都是心中一沉,明白这或许是最强悍的那个。

“不能换人哦,既然是我提出来的,自然是要听我的话哦。面前的是谁,都不能换人的啊……这样,才有诚意,不是吗?”

沧月笑的温柔,眸色之中,却是诡谲莫测,带着一丝不可违逆的危险的光。

凤长悦点头:“开始吧。”

一人两兽,顿时境界,周身气势纷纷上涨!

小彩面前的,是一个老者,留着长长的胡子,看起来倒是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味,在看向小彩的时候,眼神温和。

那是绝对的强者,才会有的宽和风范。

这人想必生前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只可惜竟是困在了这里,只剩下了一个灵魂体。

而且最可怕的是,这人的级别,已经到了大致拥有自己意志的程度,所以他有自己的情绪,甚至有可能记得自己生前的记忆,那样就更加痛苦寂寞。

凤长悦低声道:“小心。”

在这里,越是看似温和的人,总是越疯狂。

长久的寂寞孤独,会让人癫狂。小彩它们不知道,她却是清楚的。

所以这个人,一定也不是个好对付的。

小彩无声点头。

而苍面前的,则是一个女人。

那是个很美丽的女人,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浑身妖娆,睁开的眼睛里,满是清纯的诱惑。

一举手,一投足,都充斥着自然的风韵,雅致而妖娆。

不过,能够被用来对付苍,可见这女人不简单。

不过对于苍,凤长悦放心不少。

还有最后一个人。

她目光紧紧的盯着面前的那个人。

那人缓缓的睁开眼睛。

这是一个非常年轻的男人,看起来顶多也就二十七八的年纪,可以看出来面容还十分英俊,透着一股清朗之气,看起来就像是世家大族培养出来的温雅的少爷。

可是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凤长悦却忽然心中一震。

而后,那男人向她看来。眼神淡淡,轻轻落在她身上。

轰!

周身忽然有强大的威压,降临在她身上!

凤长悦胸腹之间,像是都被挤在了一起一般,剧烈的疼痛,骨骼似乎下一刻便会被碾压碎裂!

尽管已经召唤了灵力铠甲,但是这个男人的实力,还是超乎了凤长悦的想象!

那男人见此,轻轻一笑,漫不经心。

而后,他的手,缓缓的朝着凤长悦探来。

苍和小彩都意识到了绝对的危险,然而它们身前的人,却也同时出手!

凤长悦顿时独自面对这强敌!

她唇角溢出一丝血来。

似乎是闻到了血腥气,那男人眼眸变得微红,唇边的笑意,却是微深。

而后,他的手,缓缓探向她的眉心。

她瞬间抬眼,盯着那男人!手中豁然飞出一道金色光芒!身形急退!

那金光实在是太快,而且两人的距离太近,转眼就已经到了他眼前!

那男人随手一挥,竟是将那带着天堂火的匕首握在了手中!另一只手,继续朝着她而来。

然而那男人,在看见她容颜的时候,却是忽然停下了动作。

他的脸上,浮现微微的迷惘。可能是太久没有露出这样的神色,他表情有些微的僵硬,但是那情绪,却是的确是疑惑。

他看着她,迷茫出口——

“我是不是,曾经见过你?”

------题外话------

啊,终于更新早点了~继续明天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