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09 千面莲心沉睡!

209沉睡

只可惜,此时的小彩冰雀,是完全忽略了他。

自打上次凤长悦离开后山,一人一兽已经是将近一年多没有见过,此时见到凤长悦,小彩冰雀满脑子都是喜悦,激动之情几乎满溢,又怎么会注意到因为自己亲昵的行为,而引发了某人的不满呢?

就算它知道,只怕也顶多翻个白眼,置之不理。

在小彩冰雀心中,凤长悦是它的信仰,任何人,任何事,都要——靠边站!

重新落在这个暌违已久的温暖柔软的怀抱,小彩冰雀简直兴奋的羽毛都要全部张开,在她怀中很是撒娇的扭了扭。

轩辕夜微微挑了挑眉,周身的气息忽然变冷。

只可惜,这个时候,凤长悦也顾不上他了,看着小彩冰雀,心中既是高兴,又是疑惑。

而对面的沧月,看着下面沙漠之上,忽然冻结的火焰,也微微眯起了眼睛,暂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饶有兴致的看着小彩冰雀。

而小彩冰雀在蹭了几下之后,终于抬起了小脑袋,一双彩色的琉璃般的眼睛,看着凤长悦,满是渴慕和思念。

那像是孩子看见可以依靠的母亲时,才会露出的神色,看的凤长悦心中一软。

她还记得,当时小彩冰雀出声,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她,也因此,一直对她十分亲昵依恋。

尽管已经分开这么久,再次相见,它还是这样。

凤长悦摸摸它的脑袋:“小彩,你怎么来了?”

学院和这里相隔岂止万里,纵然它的速度很快,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来,想必也已经是筋疲力尽了。而且,它是怎么知道的?

小白蹲在凤长悦的肩膀上,见此也凉凉的说了句:“主人,这小东西早就在你身上留下了痕迹,只要你遇到危险,它随时都可以找到你的。哼,真是粘人的让人讨厌!”小白说着,眼睛却不断的往小彩冰雀身上瞟。嘴上虽然不服,但是心中还是有些服气的,因为它也知道,凑个学院飞来这里,它是花费了多少精力。

不过小白嘴上还是不肯松口,仍然有些小别扭,说完便扭头,看向了一边。

小彩冰雀却像是完全听不到小白的话,只是仍然沉浸在见到凤长悦的喜悦之中。

听了小白的解释,凤长悦了然的点点头,小白向来和小彩冰雀不对盘,凤长悦也并未将它的后一句放在心上。

没想到,这小家伙竟然一直对她这么依恋啊。那时候它才出生不久吧,居然就知道先下手为强,先留下痕迹再说了。

这样的心智和天赋,怪不得当时的彩冰雀之王那么珍惜,甚至以命相换了。

那之后,小彩冰雀应当就是一直呆在后山之中,和它的族群在一起了,想不到这一次,竟是将它惊动了。

不过除此之外,小彩的实力,也着实让凤长悦吃了一惊。

她低头看了一眼,眸色微动。

小彩本来就和一般的魔兽不同,它的出生,其实算是彩冰雀之王倾尽全力换来的,在它刚刚出来的时候,就已经继承了老彩冰雀之王的血脉之力,相较于其他魔兽,其实它的起点非常高,实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即便早有心理准备,凤长悦亲眼见到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震惊。

下面的那些火焰,虽然不算是真正的紫莲心焱,甚至可能只是沧月一时兴起,随手而为,实际上威力也很强悍,看那些侥幸从岩浆之中逃生的人们,此时痛苦的逃避着忍受着就知道了,那火焰的力量,其实也不容小觑。但是就是这样的遍野的火焰,竟是被小彩的一招给冻结,可见它的实力,已经到了何种地步。

也或者说,它的冰凌威力,甚至已经超越了老彩冰雀之王!

不过显然小彩冰雀并没有觉得自己这一招有多么震撼,只是眼巴巴的看着凤长悦,流光溢彩的眼睛里,明显带着讨好的似乎在说快夸我快夸我!

凤长悦淡淡一笑,示意小东西先躲开。她和沧月的战斗,还没有结束。

但是小东西却不肯立刻,振翅一飞,盘旋在她的头顶,虎视眈眈的看向沧月,显然是要和她站在统一战线。

凤长悦犹豫了一下,眼角又看到那冰冻的火焰,也就没有坚持。

虽然已经化形的紫莲心焱不好对付,但是看样子,小彩的实力,是超出她的预期的。实在不行,到时候再让它离开也行。

想到此,她不在纠结,手中长鞭再度挥出!

这一次,朝着沧月脚下的莲花而去!

而沧月显然也不甘示弱,既然凤长悦要继续,那他也奉陪到底!

除了方才已经飞出的那些紫色焰火,在半路和长鞭相遇,各自消融了一部分之后,再度相击!

只是这一次,凤长悦的长鞭,却是在即将落下的时候,忽然分散!

玫瑰金色的长鞭忽然在半空之中,各自散落!像是漫天的星芒一般,纷落而下!虽然细小,却是密密麻麻将紫莲彻底包围!

二人周边的温度,已经抵达了一个极限,甚至在下面的人,也能够感觉到那几乎让灵力沸腾的温度!一时间都是心中惶恐,不安至极。

看着满天飞来的金色星芒,沧月毫不避让,眸之中反而带上了几分兴奋。

那是致命的诱惑!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就不必再忍!

他身形一动,也向着凤长悦而去!

两道身影顿时在空中撞击在一起!

一时间火星四溅!

两人周身,一个淡金,一个暗紫,瞬间交汇!

以两人为中心,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与一般的高手交手不同,两人都是依靠火焰相拼,所以能量之中,也携带着极为强横的火焰温度!不可比拟的朝着地面冲击而去!

咔嚓!

原本下面那一片被小彩冰雀冰冻的火焰,顿时摧残碎裂!彩色的碎掉的冰凌,因为承受了极大的冲击力,而朝着四周飞溅!而最为诡异的是,那里面原本被冻结的火焰和还没有燃烧完全的紫藤,竟然也像是实质一般,完全碎裂开来!

不过是片刻功夫,那一片便成了一片荒芜之地!连下面的沙漠地皮,也被掀掉了一层!

一时间飞沙走石,满目沙黄!

小彩冰雀见此,立刻振翅高飞,而后飞到了中间的位置,彩色的翅膀微微一震!

无数冰凌从翅膀之上飞出,朝着地面而去!

不过是手指大小的冰凌,竟是迎风而涨!当抵达地面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手臂大小!而且周围甚至因为低温而产生了白色的寒气!

冰凌落到了岩浆之上,顿时冰冻一片!

虽然岩浆扩撒的面积极大,但是冰凌的冰冻面积也不小,而且数量实在是太多了,所以片刻时间,竟然就已经冰冻了很大的面积!而且冰块还在蔓延!

在黑白老者好不容易从那花瓣之中逃出的时候,凤长悦和沧月已经缠斗在一起!

凤长悦身上覆盖着一层金色的铠甲,黑色的长发飘扬,二人身形已经看不清,只能看到模糊的光影。

片刻之后,黑白老者凑到机会,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而后毫不犹豫的冲了山区!

无论怎样,三打一,一定是占据上风的!先将紫莲心焱的气焰打消,而后再想办法收拾了那女子,最后再收复紫莲心焱!

两人身上也携带着火焰,飞速的朝着那正在缠斗的两人而去!

然而在两人即将靠近的时候,两人之间忽然爆发出强烈的光芒!两人身影顿时分开!

沧月竟是立刻停手,豁然转头,冷冷的看着他们!

那眼神实在是太过阴冷,一下子让黑白老者心中一个寒战,忍不住后背冒汗,差点腿一软就要后退。

两人急急的看了旁边后退几步的凤长悦,此时竟是抱臂,冷眼相看,分毫没有再出手的意思。

两人心中都是一慌,不知道那女子是怎样想的,但是已经这样了,又不能后退,只好硬着头皮冲上去!

不管怎样,这紫莲心焱,对于他们的意义都太过重大!就算是拼了性命,他们也不能后退!

这一切念头都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二人的动作未停,径直朝着沧月而去!

凤长悦淡淡看着,她不出手的原因,实在是太多了。

单是因为他们是千族的人,她就不会和他们站在一条战线。

况且,想要和她争抢紫莲心焱,她怎么会留手?

紫莲心焱好歹是排在第三的神火,加上此时已经化形,拥有了自己的意识,其实说起来,和天堂火也不遑多让,他们两个打,是对等的,而其他人——都是不自量力。

那黑白老者飞向两边,想要包抄沧月,心中想着就算自己手中的火焰不比神火,却也是有着一拼之力的,就算已经化形,也不过是火焰,凭着家族多年的经验,他们倒真是有着降伏紫莲心焱的可能!

“冰翼青龙火!”

黑衣老者率先飞到沧月的左边,口中低吼一声,身上的青色火焰,顿时像是遇到了催化剂一般,疯狂的燃烧起来!

而在他的脚下,一个巨大的银色圆阵,骤然出现!

上面的花纹十分繁复,看起来华丽而尊贵,隐隐透露出一股不可侵犯的高贵!

一股恐怖的气息,忽然出现!

随着他周身青色的火焰燃烧,逐渐在他周身奔走起来,像是有着自己的意识一般,绕着他的身体,在银色圆阵之上疯狂的转动!而在这转动之间,那青色的火焰之中,忽然浮现了淡淡的影子!

很快,那影子变成了实质的存在!

所有人都看到,那银色的圆阵之上,竟是出现了一条青龙!

那青龙的身体十分庞大,而且背部还有一双翅膀,那薄薄的翅膀是由一层青黑色的骨膜覆盖,甚至可以看到骨架,身下有四肢,十分健硕,虽然是浮在半空,却也能够感受到那强有力的四肢的力量是多么强悍!

龙首巨大,眼珠子是明黄色,闪烁着冰冷的色泽。

身体之上覆盖着足足有人脑袋那么大的青色鳞片,在靠近龙首的地方,还泛着一丝青黑色,反射着刺眼的光芒,坚硬至极。

而在龙首之下,有三片纯黑色的鳞片,逆生而出,看起来尤其增添了几分威严。

那青龙的出现,立时震惊了一干人等。

这样的气势,这样的实力,这样的威压…。

显然是神兽无疑!

这黑衣老者究竟是什么身份,竟然契约了神兽!

当下,有不少人都是白了脸,这才惊觉这一场争夺,已经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预期。

只是想要撤离,却也已经来不及了!

那青龙似乎是感觉到了不少人的目光,明黄色的冰冷眼眸微微垂下,睥睨下方,像是看着蝼蚁。

嗤!

青龙一个鼻息喷出,顿起狂风!

下面那些人,更加惊惧了。

神兽对于很多人来说,都还是传说中的存在,此时猛然见到,都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随后,那青龙一个仰首,便是看向了沧月。

凤长悦冷冷看着,忽然听到小白一声嗤笑。

“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这种等级的魔兽也好意思拿出来炫耀!”

凤长悦:“……”

虽然早就知道小白的身份不凡,即使是面对神兽也不会在意,但是在看到那么多人崇敬恐惧这神兽的时候,听到小白毫不掩饰的嘲讽,真是…。

小白几乎要捧腹大笑,圆溜溜的眼睛里面满是鄙夷:“若是真正的青龙,尚且还能一看,这种货色,却是等次太低!体内青龙的血脉稀薄的几乎可以不计,却还好意思称呼自己为‘青龙’,真是脸皮够厚!”

凤长悦:“…。”

小白蓬松的大尾巴一甩,直接嘲笑道:“若是往上数个十几辈,应该还能和青龙沾上点关系,现下这个,却不过是青龙和黑铁甲凫的杂种后代罢了,却还如此嚣张。真是脏了我的眼啊!”

娃娃在空间内,听到小白的批评,很是崇敬:“小白,你懂得好多啊!”

嫌少被这样夸奖的小白顿时心中得意:“那当然!”

凤长悦:“…。”

娃娃继续道:“那娘亲,我可不可以去找爹爹?”

凤长悦:“…。不行。”

娃娃委屈的对对手指,眨巴着大眼睛:“哦。”

既然娘亲不让它去找爹爹,那它还是乖巧一点好了。

虽然爹爹就在旁边,但是它可是很听话的。而且等这些事情都解决了,想必娘亲也不会反对啦!

这样一想,娃娃又高兴了,自己跑去冰焰之子堆成的雪山里面去玩了。

不过小白的话,还是让凤长悦的心中有了底。对方显然在千族的地位不低,否则也不会有资格契约神兽,而且显然这一次紫莲心焱暴动,是千族一早就知道的事情。先派人来探查消息,纵然不会是位高权重的人物,却也一定是有一定实力的人。

虽然看起来这两个人确实厉害,但是也许他们忘记了一件事——

沧月,却并不是普通的强者!

他是紫莲心焱!

而这两人,竟然以为靠着神兽的火焰就可轻易的降伏他。显然是低估了沧月,也高估了自己。

凤长悦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省的血溅到自己身上。

果然,几乎是同一时刻,那白衣老者的身下,也出现了巨大的银色圆阵!

一只翅膀呈现蓝色的秃鹫,出现在其上!然而那张脸,却是像极了人面!

“灵人秃鹫!去!”

他一生低喝,那秃鹫酷似人脸的面容上,也浮现了人性的怒意,而后径直朝着沧月而去!

两只神兽,顿时呈现包围状况,朝着沧月而去!

沧月见此,脸上的神色愈发冰冷阴鹜,甚至有一种深深的嘲讽。

那是帝王看见蝼蚁无力的攻击时,才会露出的嘲讽的笑容。

同样,这一次,小白连评价都懒得了。实在是——不值一提。

于是天空之上,三色火焰顿时袭向一处!

那两只神兽虽然有些忌惮沧月,但是一方面主人的命令不可违抗,一方面也觉得自己仰仗着以往的经验,二打一,好歹也是占点优势。

那青龙和秃鹫各自占据一边,而后同时发力!

青龙的身躯十分旁大,几乎形成了一片阴影,身体翻腾不休,轻轻一个甩动,便是一阵强烈的气流。

随着它身体的摆动,身边不断的出现一些小的漩涡。

随后,它猛的一个抬首,忽然摆尾!

一道巨大的漩涡,忽然挟带着疯狂的炽热的火焰,朝着沧月而去!

虽然受到沧月本身威压的限制,导致它们身上的火焰不如以往,但是在契约的力量之下,强行施展,那漩涡的威力,竟也是比起平时差不了多少。起码不惧沧月的威压,出手了。

而同一时刻,另一边的秃鹫也看准了时机,朝着沧月身后攻击!一团蓝色的火焰,形成了一个火球的形状,朝着沧月的背后而去!

那火球越滚越大,上面还覆盖着一层尖锐的刺!隔得远远的,便可以感觉到那炽热的温度!

两者夹击,沧月在中!

然而出乎众人意料,沧月的脸上,不但没有半分恐惧,甚至还浮现了几分笑意。

只是那笑意,实在是太冷。

他忽然仰天一啸!

一道无形的声波,忽然从他喉间发出!

而后,万千花瓣,忽然从他身后凋落!

那些在漫天遍野飘荡的花瓣,此时竟然都像是被吸收了所有的精华一般,纷纷凋零!从边缘到中间,一点点的迅速枯萎,而后枯黄!

随着那些花瓣的凋落,无数道透明的光刃,忽然从中射出!

而后,那些光刃像是长了眼睛一般,朝着黑白老者和他们的神兽而来!

这一切都不过是发生在瞬间,等人们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两只神兽的身上,已经满是划痕!

而那些光刃,却并没有就此消失!

而是相互之间紧紧连接,紧紧的束缚在它们身上,越是挣扎,就越是紧缚!

神兽的*力量非常强悍,但是却也对这光刃一点反抗的余力都没有!

而那两位老者,也被死死困住!

渐渐地,有血逐渐溢出来。

那血低落下来,染红了那光刃,映出一片刀光剑影!

而最可怕的是,那两只神兽的*,居然在不断的被吞噬!

从鳞甲开始,到肌肉,再到骨骼!那些映着几分血色的光刃,像是白蚁一般,密密麻麻的将那神兽的肉身缓缓吞噬!

不过是片刻时间,便已经可以看到森森白骨!

沧月肌肤之上的紫藤,终于爆发!

他的身体,也在一瞬间崩裂!

凤长悦立刻飞身而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沧月的肉身在崩裂的时候,脸上竟然带着几分诡异至极的笑容。

她一身金色铠甲,黑色长发因为极致的速度在身后扯成一线,几乎猎猎作响。

在沧月即将消失的时候,她手中顿时甩出一道金色长鞭!想要将他锁住!

而此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风声!

她眸色一厉,没有回头,立刻反手一击!

这一击,她用上了十成的力量!

“啊!”

一声短促而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在身后响起,不过只是一刹那,便像是被人掐断了一般,忽然消失。

桑煦凝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不过是想要趁机对凤长悦动点手脚,却在刚刚准备出手的一瞬间,就遭遇了多重攻击。

她向来温婉的眼睛里,此时满是仇恨和嫉妒,还有极致的痛苦。

因为她的肉身,几乎已经碎裂成了渣。只剩下了一副骨架,血肉模糊。

只是,见此场景,却没有人敢说话。

因为,在她身后,那个黑衣男人,正缓缓收回自己的手。

轩辕夜眸色冰冷至极,令人想到寒冷冬夜最不可触摸的冰雪,彻骨冰寒。

他骨节分明的手,缓缓收回了宽大的袖中。

甚至,他连头,都从未扭过来,便已经将桑煦凝重伤至此。

泽尔和墨四见此,立刻上前,将桑煦凝带下。

主上没有直接要她的命,显然不是出于仁慈。

上一个能让主上亲自动手的人,连死,都是一种解脱呢。

然而此时,凤长悦却已经顾不上身后的一切。

在长鞭即将触及沧月原本脚下的莲花的时候,她眼前忽然一黑。

随后,整个人都忽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悦儿!”

阿夜的声音还能够听到,只是却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一般,听起来遥远而渺茫。

而她的脑子,也似乎被什么东西充满了一般,似乎难以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的身体像是突然坠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摇摇晃晃,毫无重心,也不知是在上升,还是在下落,只是在毫无目的的飘摇。

而她的眼前,也什么都看不见了。

她的脑子忽然变得昏沉,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都听不到,时间就变得十分漫长。

然而她却连同对时间的感知能力,也也一同消失了。

她身上的金色铠甲,还在散发着淡淡辉光,周身还在燃烧的天堂火,更是热烈璀璨。

只是不知为何,却还是无法照亮这一片的天地。

她浑身都逐渐变得困乏无力,像是经过了一场长久的厮杀,终于有时间好好休息一下,整个人都变得十分懈怠。

她的脑子里,甚至浮现了想要永远的沉浸在这里的想法。

就在这里吧。

在这里,多舒服啊,多轻松啊。

没有敌人,没有对手,没有无穷无尽的打斗。

不用去想着怎么变强,不用去考虑娘亲当年究竟发生过什么事,不用去寻找到底娘亲和父亲到底是不是还活着,不用去费尽全力几次生死徘徊,只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目标…。

就这样吧…。身体逐渐的放松……

她的眼睛,也似乎要闭起来了……

周围的气息,变得愈发温柔…。

身上似乎变得更轻了…。也有些冷…。

一股清淡的莲花香气,忽然飘过。丹田之内,忽然变得有些炽热!

那暗夜之中的星辰,忽然闪现!

她豁然睁开眼睛!

这里是幻境!

在她醒来的时候,似乎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而显然,她的快速醒来,也让某人十分吃惊。

“呵…。不愧是拥有天堂火的人啊…。竟然能够这般快速的醒来…。”

是沧月的声音!

凤长悦警惕的看向四周,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她知道,沧月一定躲在自己身边的某处!

果然,沧月轻笑。

“真是讨人喜欢啊…。欢迎来到我的世界——千面莲心!”

而后,她的眼前忽然紫光大盛!

无数花瓣,忽然出现在眼前!

“有这些花瓣相伴,是否觉得,十分美好呢?”沧月似是觉得十分有趣,“那些人,我会慢慢解决的。不过,只有你,只得我的倾心相待呢…。”

“如果,你愿永生陪我在这里,那就再好不过了。”

凤长悦冷哼:“做梦!”

沧月似乎也不吃惊,只是语调微凉,又好像在恶作剧:“嗯…。是做梦呢…。毕竟,想要出去,可是要将这些花瓣,全部打碎啊…。”

面前无尽的空间之中,花瓣,何止成千上万。

然而…。这还不是最恐怖的。

沧月的嗓音低柔——

“这些花瓣,可都是千年以来,我收藏的人的精魄所成啊…。你可要好好珍惜呢…。”

不等她反应过来,面前的一片花瓣,忽然破开!

一道半透明的人影,忽然出现!

竟然是——

七星灵皇

------题外话------

亲们对不住,本来打算今天万更,但是同学忽然来了,只好出去招待了。然后因为这个情节不好分开,所以更新的晚了,我忏悔…乃们打我吧呜呜呜呜…氮素,最后尊滴好像说,大家的评价票,最好是五星哇,因为三星就相当于说一般般,会拉低分数,很多五星都拉不回来的呜呜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