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08 激战!

能在这时候出声的,不是无知者无畏,就是已经做好了拼死的打算。

凤长悦回头,看见那两个人的时候,瞬间就明白了他们是属于第二种人。

那是一黑一白两个老者,虽然衣衫有些破损,但是面色正常,周身气势雄厚,显然并未受到先前那岩浆喷涌出来的影响。

可见,这两个人绝对不是普通的强者。

凤长悦对于强者的气息,有着十分敏感的感应,不说经常呆在苍离身边,便是这些日子,和杨溯一起,也已经对灵宗的实力和威压十分熟悉,但是眼前这两个人,还是让她心中一动。

这两个人,不像是一般的灵宗…。

她的眼神不动声色的从两人的周身划过,鼻端隐隐飘来一股药香,心中更加确定他们的来历。

她淡淡的收回目光,无人看到她微微低垂的脸上,眼角有冷光一闪而过。

他们,果真还是来了。

而显然,其他人也都被这一幕惊住了,纷纷扭头看向那凌空而立的两人,心思各异。

不过都免不了在心中有些疑惑,还有些看戏的快意——难道这两个人不知道,自己身前站立的这两方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吗!?

看那样子,这两人也是先前被困在地下的,并且随着岩浆喷发一起出来的。那么他们一定知道,这紫眸少年,就是紫莲心焱的本身,而那少女,也来历不凡!

而那黑衣男人,背景更是强大!

现在他们双方,显然是要有一场恶战的了!然而这两个人现在却站了出来,而且说什么“紫莲心焱是我们的”,难不成是疯了吗!

还活着的人已经所剩无几,有些对此嗤之以鼻,认为他们是自找死路,还有的则是眯起了眼睛,静默不语。

凌木看着,英挺的眉目一扬,眸中竟是带上了几分兴味。

早就听闻因为前些年的那件事,千族内部发生了大动乱,这些年每况愈下,甚至在暗中寻找其他神火的踪迹以求恢复往日鼎盛,原本各大家族之间对此都讳莫如深,他们也不过是私下调侃一番,想不到…。

能让他们不顾及那位,冒死站出来,想必也是逼到了绝境了。

那两人,正是千族之人。

沧月本来就没什么兴致搭理其他人,眼见居然还有人不怕死的站出来,心中的怒火愈甚,紫眸之中一片冰冷阴厉。

“你们是什么东西,也敢说出这样的话?”

凤长悦对他有所图谋,他并不生气,反而有着一丝兴奋,因为她体内有着天堂火和赤心之炎两种神火,对于他是天大的诱惑,所以他其实对于凤长悦的攻击很有期待。但是,这可不意味着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有资格在他面前说话!

随着他的声音一字一句落下,周围的空气,便逐渐升高了温度!

下面还在缓缓流淌的紫红色岩浆,更是加快了速度,而后竟是开始像是开水冒泡一般,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

一个个的紫红色的炽热无比的泡泡浮起,而后碎裂溅开,所到之处一片荒芜,看起来十分渗人。

可见沧月心中之怒。

那两人显然没想到沧月竟会这样开口,一时之间愣住。

在他们眼中,沧月再厉害,也不过是神火,是在他们之下的,只要他们想办法从凤长悦手中抢过来就可以,却是忘了紫莲心焱已经化形沧月,有了自己的意识,对于他们这种将他当成一种货物,理所当然的抢夺的行为,简直厌恶到了极点。

片刻之后,两人才想起来,现在和他们说话的沧月,正是他们要抢夺的紫莲心焱,而他现在,分明对他们充满了敌意!

两人脸上都是一阵尴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般场景,纵然他们不是第一次见到神火,但是却是第一次被神火这样羞辱,一时之间竟是恼羞不已。

那黑衣老者率先恢复过来,短暂的纠结之后,就将自己的面皮置之度外。看着沧月,冷哼一声。

“不过是区区神火,竟也好大的口气!你虽然已经化形,却也还没有到天下无敌的地步,竟敢就这样嚣张!真是笑话!我们今日,就是冲着你来的!若你识相,现在就乖乖俯首,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一番话落,那黑衣老者的脸上,还带着几分傲然,似乎在等着沧月俯首称臣。

凤长悦奇怪的看了他们一眼,难道他们是专程来找死的?

因为他们这一打扰,她身前的金色圆阵,也逐渐消退了光芒。

小白好不无聊的直接出现在中间,而后跳到了她的肩膀上,本来就因为不能威风凛凛的以一次原形出现心情不好,再见到这么没脑子的人说出这么作死的话,心情更加烦躁。当下甩了个白眼,双爪抱在前胸,冷笑一声。

“主人,难道那什么家族的人,都是这么没脑子的吗?”

凤长悦挑眉:“大概。”

原本就对他们没什么好印象,这一下,是彻底的嫌弃了。

小白嫌恶无比的打量着那两个人,语气竟是有些怜悯:“仗着自己是炼药师,而且身上有神兽之火就这般藐视神火,而且还是排位第三的紫莲心焱,更要命的是,这紫莲心焱已经是化为人形,有了自己的自主意识的……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啊……”

紫莲心焱排名本就靠前,并且看他化为人形之后,敢于直接和拥有天堂火的凤长悦叫板,并且选择正面相击,就知道他性格乖戾,充满了危险。这两人居然还当他是普通的神火妄图直接收复,真是——找死!

凤长悦闲闲的看着,她心中,其实也有些好奇,他们究竟会有怎样的手段,以至于他们竟然如此自信。

而此时,杨溯已经找到了风三和熊五,幸好之前他为他们布下了结界,好歹帮助他们避免了一定程度的危险。经历了这一系列的冲击,此时两人虽然虚弱,却也早已经醒来。

见到杨溯,两人先是愣怔,而后立刻问道:“大、大哥…。二哥和四哥呢!?”

杨溯动作一顿,而后像是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脸色平静的将他们周围的乱石都扒开,递给两人一人一瓶疗伤的丹药:“快,吃了吧。你们身上的伤,若是不好好治疗,只怕也会留下后遗症。”

两人看着他,都没接东西,脸色都有些苍白。

“大哥…。”风三的怀中,还抱着那残破的琴,只是此时那琴已经碎裂的十分厉害,上面的琴弦也已经断开,看样子是不能用了。

熊五雄壮的胸膛上,一大块塌陷了下去,正在汩汩的流着血,只是此时,他像是没有痛觉一般,怔怔的看着杨溯。

杨溯擦去唇边流出的血,垂下了头,声音像是从喉咙之中挤出来的一般,嘶哑的不行:“长悦正在和那紫莲心焱决斗,且等着吧。”他这般说,另两人也就不再言语,只是同时红了眼眶,毕竟这样的清醒,他们三个能够活下来,已经是万幸。

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杨溯再度开口。

“还有,凌家的人,也来了。”

两人一惊!顿时抬头看去!

他们曾经也是凌家的一份子,那种对于自己族人的熟悉感,立刻让他们认出了凌木等人。

两人脸色微变。

想不到,流亡数十年,竟然会在今天,在这里碰上!

“不用担心,他们没注意到我们,这一次来,也不过是找那几个小辈的。”

杨溯面色淡淡,声音也清浅,似乎没有将这些事情放心上。

然而风三和熊五却都心中明白,杨溯这是在隐忍!

两人也立刻收回目光,不想要引起那些人的注意。

至于怎么做,想必大哥也一定早就做好了准备。他们只要等着就行了。

该来的,总会来的。

随后,三人的注意力,便放了一半在半空上的争斗之上。

看到居然有人和凤长悦以及那神秘的黑衣男人作对,三人心中都是微惊。

轩辕夜的眸色,深沉无边,轻轻的从两人身上扫过。

他不插手悦儿和紫莲心焱的争夺是因为那本来就是神火之间的战争,也只有如此,悦儿才能真正的降伏紫莲心焱,实力更进一步。可是这证明,他会对其他想要插手的人置之不理。

他的目光浅淡,却顿时让那两人白了脸。

二人自然是早就认出了轩辕夜,虽然各大家族之间这些年的交流变少,可是对于那位,却一直是怀着敬畏之心的,现在他们站出来,无疑是和他作对。

若是别的时间,他们自然会选择退让,像是凌家的那个小子一般,识相一些。可是这一次却不同!

紫莲心焱!

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过重要!否则,他们也是绝对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在家族的振兴和自己的生死之间,他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

这其中,有着太多不可言说的秘密,所以即便此时在众人眼中,他们的行为实在是愚昧至极,他们也只能这样做!

那白衣老者实在是心中惶恐,只好向转身,冲着轩辕夜深深一鞠躬,有些苦涩却坚定的说道:“在下千族十三长老千广百,旁边这位是十一长老千黒芦,拜见君上。”

轩辕夜不出声,只是冷冷淡淡的看着他们。

下方的人们,大多是露出迷茫的神色——千族?君上?这是什么势力?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然而下方的杨溯三人,却是立刻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君上!

难道是…。

杨溯迅速抬头,难掩惊骇的看着轩辕夜,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死遁多年,这么久一直在流亡,早已经不知道各大家族此时的境况,可是,这大陆之上,唯有一人,被称为君上!

更何况,这两人是千族的人!。那就绝对不会有错!

他迅速收回目光,然而心中却还是难以平静。

他实在是不知道,按照凤长悦之前的说法,千筠分明是早早便逃了出去,而后躲在一个偏僻的小城,再也没有回去过。

若真是这样,那凤长悦又怎么会认识那位!

杨溯只觉得疑惑重重,像是迷雾一般看不清晰,就算暂且搁下这些事情不说,单是那两人的身份,便已经…。

他下意识的看向凤长悦,却见她神色淡淡,黛眉微挑,不仅没有吃惊之色,反而还带着几分冷嘲,显然是早就知道了那两人的身份。

杨溯心情复杂,想不到,他流亡这么多年,在今天重新见到了凌家的人,而凤长悦自小失去父母,安于一隅,却也在今天,遇到了千族的人。

看到她的反应,他一方面欣慰她竟能如此聪慧,并且处变不惊,一方面又心中怜惜,她这样的年纪,以及这样的天赋,却被埋没在外这么久,而现在,更是面临着自己族人的对峙。

杨溯这般想,是因为在他心中,凤长悦终究是千筠的女儿,而且看那胎记,分明是……可是,凤长悦心中,却是一点都没有这样想。

她和这些人,素昧平生,而且说不定这些人,当初也参与过逼迫娘亲的事情,她此时不仅没有一丝归属的感觉,甚至想要试探一番,先替娘亲讨回一部分的利息!

不过暂时她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

那白衣老者站直了身子,却不敢抬头,道:“看样子也不难猜出,君上似乎也对这紫莲心焱颇有想法,但是实在是不好意思,这一次,我们不能放弃紫莲心焱。还望君上能够看在双方多年交好的份上,给予我们一次公平竞争的机会。”

他不敢奢求对方放弃紫莲心焱,毕竟那女子摆明了是要这神火的,可是对于他们,也不能让步。而且,那位身份尊贵,应当是不屑于出手的。只要他不出手,保证“公平”,他们就有机会!

这样,也算是半明半暗的将了轩辕夜一军。

只是他们不知道,在涉及凤长悦的问题之上,轩辕夜是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底线的。

他听完,终于淡淡开口——

“任何人想要抢她的东西,本君都不会留情。”

凤长悦注意到,对方是称呼他为“君上”,显然都是知道他的身份的,而他也回答“君上”,摆明了是用自己的真实身份为她说话。

她看了他一眼,正好对上他看过来的目光,凤眸澄澈,似有柔光。

她一笑。

他还不知道,就算他们不说,她也不会轻易让他们离开。

她的身份…。以及…。当年母亲的那些事情…。

她沉下目光,手中火光跳跃,似是有些不耐烦,冲着被轩辕夜的话惊住的两人,冷冷道:“要抢就抢,哪那么多废话!”

说完,她就率先出手!冲着沧月而去!

谁先抢到,就是谁的!

那两人见此,也什么都顾不得了,立刻也冲了出去,直指沧月!

沧月怒极反笑,当下身形猛的后退,双手猛的挥出!

沙漠之上的万里紫莲,立刻像是受到了召唤一般,疯狂的摇晃起来!而后,无数的紫色花瓣,脱离开来,飘向天空!

那花瓣实在是太多了,一眼望去,不过是片刻功夫,就已经几乎遮天蔽日!抬头看去,都是紫色!

凤长悦先前血夜的时候,已经知道这花瓣的厉害,不过她并不畏惧,周身燃烧着玫瑰金色的火焰,像是一只鹰,迅猛的冲向沧月!

所过之处,立刻划下一片空白!

那紫色花瓣像是知道她身上火焰的厉害,远远的逃开。

然而那两个人,看到那些花瓣,只以为都是柔弱清新的小东西,当下都是没有放在心上,见凤长悦率先出击,心中一急,也立刻出手!

身形一闪,就也冲着沧月而去!

然而那些花瓣,却像是受到了指引一般,飞快的朝着二人聚集!

嗤!

一片娇艳的花瓣从脸颊划过,顿时将那黑衣老者的脸上,划出了一道白痕!

其实这并不算是造成了什么伤害,但是却顿时让两人一惊!

须知两人都是灵宗强者,*力量十分强悍,而且都是出色的炼药师,对于自身的防御更是十分在意,然而却不想,此时不过是一片小小的花瓣,竟然就在自己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白痕!

这如何不让两人震惊!

黑衣老者顿时惊怒交加,一道灵力挥出!

面前的花瓣,顿时被挥散了一部分。

但是万里紫莲,飘飞的花瓣何其之多!?他这一手,不过是杯水车薪!

刚刚挥散面前的花瓣,他身后便有无数的花瓣飞快袭来!

黑衣老者心头怒火愈甚,转眼看了一眼凤长悦,而后也双手猛然挥出,青色的火焰,顿时出现!

这火焰,显然也不是一把的火焰,出现之后虽然不至于像是凤长悦那般让花瓣避让,却也起到了震慑的作用。

他身前,顿时出现了一小片空白。

白衣老者也立刻效仿,他手上的,却是橙黄色的火焰。

而后,两人也朝着沧月而去!

沧月一声冷笑,身形忽然变得虚幻!

而后,一朵硕大的紫色莲花,忽然在他身下出现!

繁复层叠的花瓣,缓缓展开!

一股不可比拟的气势,顿时袭来!

万里沙漠之上,紫色的莲花在失去了花瓣之后,突然都开始枯萎!

紫色的花瓣在半空之中飞扬,空气的温度,突然升高!

凤长悦手中玫瑰金色火焰,顿时形成了一把长鞭,朝着沧月抽去!

分明是火焰形成的长鞭,却也好像出现了破空声!

那是——空间划破的声响!

在鞭子的周边,出现了数道细小的黑色裂缝!似乎有强劲的气流,从中强横流出!

但是这丝毫不会影响她的动作,那长鞭从半空之中,飞快的朝着沧月而去!

沧月的眸中,紫色莲花飞速的旋转!皮肤上的那些紫藤,忽然像是游走了起来一般,疯狂的涌动着!

沙漠之上,已经枯萎的枝干,全部都倒在了地上!而后,疯狂的燃烧起来!

感觉到了不对劲的人们,顿时抬眼看去,这一看,却是顿时白了脸。

只见目光可及之处,所有枯萎的紫藤,竟然都燃烧了起来!而且,无边无际!

星星之火,足可燎原,更何况,这是从整个沙漠之上燃烧起来的!

那些已经覆盖了整个广阔沙漠的枯藤,燃烧起来,足可以毁掉整个沙漠!

连同他们所有人!都葬送在这里!

轩辕夜听到声响,并未低头看,他的目光,始终紧随在前面那个闪耀着耀眼光芒的纤细身影之上。

沧月的手微抬,而后一指轻轻的指向了那黑白老者!

他足下的莲花,忽然分出了一个花瓣,慢悠悠朝着两人飞去。

看似轻缓,实际上却是充满了力量!二人只感觉一股重压从身前传来,几乎寸步难行!

而在两人还在勉力支撑的时候,那花瓣,忽然变幻成了一簇火焰,从四周包围过来!

这是沧月的真身所化,便是真正的紫莲心焱的威力!

整个过程,沧月都没有看他们一眼。

他紫色的透亮而澄澈的眸子,一直在看着凤长悦。

他薄唇微勾,而后——

脚下的无数花瓣,朝着凤长悦而去!

在半路之上,那已经化为一簇簇的火焰,朝着那玫瑰金色的长鞭削去!

还有一些,朝着她的身体而去!

不过瞬息之间,便似乎要将她包围在其中!

凤长悦眸子一沉,正要趁势反击,却忽然听到一声嘹亮的凤鸣!

那声音是在是太过清透,以至于在脑海中久久盘旋,几乎让人心神一震。

所有人凝目看去,却见一道彩色的光芒,从天空之上划过。

而后,那团彩色,绕着凤长悦的头顶天空盘旋了片刻,声音越发的清亮,似乎含着莫大的喜悦!

凤长悦一惊,看着那彩色,有些惊喜,也有些意外——

“小彩!?”

它不是在学院的后山吗?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

然而不等她问出口,小彩冰雀听她认出了自己,喜悦异常,仰天长啸——

而后,双翅微震!

铺天盖地的彩色冰凌,顿时朝着沧月而去!

还有一些,落在了沙漠之上!

顿时将那正在剧烈燃烧的火焰冻结!

甚至,连那形态各异的火焰,都是冻在了里面!

小彩冰雀随后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轻巧的落在凤长悦的怀中,虽然长大了一些,但是此时也不过是手臂大小,正好窝在她怀中,然后——轻轻的蹭了蹭。

轩辕夜的眸光,突然凉了凉。

------题外话------

亲们不好意思,今天更新的晚了,明天保证万更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