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07 凌木的低头

只是为你。

他的声音低沉,却带着不可觉察的温柔。

他并不会说甜言蜜语,也不会故意去讨她的欢心,但是每一次都正正好说道她的心里。

话虽少,却带着绝对的诚挚。

凤长悦忽然回眸,冲他一笑,眼角也沾染了几分悦意。

或许那句谢谢,也显得多余。

他们之间,本就不需要说那么多。

轩辕夜一瞬间便明白了她的意思,薄唇微勾,凤眸清亮。

他松开她的腰身。

这一场战斗,才刚刚开始。

凤长悦随即看向沧月,面容逐渐冷了下来。

而后,她忽然周身灵力暴涨!

耀眼的金色光芒,顿时闪耀这一片天空!

而在她的脚下,逐渐浮现了一个巨大的金色圆阵!

见此情形,正在紧紧注视着这一幕的人,都是微惊。

她竟是…。

“她竟是要召唤魔兽!?”

国字脸的正阳正老刚刚带领着凌风等人回到大少爷身前,就看到凤长悦脚下出现的繁复的金色圆阵,当下就疑惑出声。

而跟在后面的几人,也都扭脸看去,都是有些奇怪。

若真是召唤魔兽,怎么这圆阵是金色的?

凌木淡淡的看了一眼凌风等人,没有说话。

凌风等人,立刻心虚的低下头,不知说些什么。

正阳长老几人也都是觉察到了气氛的僵冷,当下讪讪笑道:“大少爷放心,几位少爷和蓝小姐都无大碍。但是还是受到了一些惊吓,只怕这一次,他们是得到了教训了。”

这话,既是说给凌风几人,让他们明白其实大少爷心中还是担忧他们的,另一方面,也是给凌木一个台阶。

凌风几人有些忐忑的看着凌木。

虽然凌木比他们大不几岁,但是在他面前,却总是带着一股沉稳的气息,让他们不敢造次,不自觉的就变得收敛。

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次,他们是瞒着他出来的原因。

虽然在发出求救消息的时候就知道他一定会知道,但是当他真的来到的时候,看到他英挺的眉目,淡淡的神情,几人还是有些忐忑。

凌木的眼神终于看向了几人,虽然轻轻淡淡的,却还是让凌风几人都浑身冒出了一身冷汗。

最后,他的眼光落在蓝蓝的身上,流露出了一丝责备。

“没有下一次。”

蓝蓝等人知道他这是不会追究了,心下顿时放松了许多,蓝蓝苍白的面容上露出一抹璀璨的笑容:“知道啦!谢谢大哥!”

那样的神情,任谁看了也不忍继续责备。

凌木收回目光。

凌风几人松了口气,果然还是蓝蓝能够抵抗的住大哥啊…。

正阳长老连忙使眼色,示意几人快点站到后面,暂时将这件事搁下。

凌风几人立刻朝着凌木的身后走去。

却不想,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凌木又头也不回不轻不重的增添了一句——

“家主已经知道此事。”!

几人顿时觉得晴空霹雳!纷纷扭头看向凌木,希望他是在开玩笑,但是…。

凌木根本就不是会开玩笑的人啊!

看见凌木那淡定的神色,几人觉得…。天都塌了…。

家主、家主怎么会知道这事儿!?

最后的一丝希望破灭了。

如果说,这件事情让凌木知道,是他们很不愿意的一件事,那么让家主知道,就是他们死也不愿意的事情。

想到家主的脾气,以及他们做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回去将会面临的惩罚,几人本就狼狈的神色,顿时更加难看苍白。

正阳长老也是有些无奈的看了几人一眼。

家主知道这件事情,是必然的。

且不说几人一走就是十几天,而且之后更是直接失去了联系,便是他们将蓝蓝小姐一起带出来,家主就不会轻易绕了他们。

其实这一次还是多亏了大少爷,否则他们现在面对的,就不是他们几个,而是家族执行队了。

“快去恢复一下体力吧。”

几人有些灰头土脸的走到凌木身后,却不知道此时,正有一人,死死地看着他们。

杨溯本来就在岩浆的边缘,加上拼劲最后的力量,总算是逃过一劫。

他在冲着凤长悦无声道谢之后,便开始寻找风三几人,然而还没有看到几人的身影,却是看到了另一个意外的场景。

他看到了一个黑色的结界。

结界是由灵力所化,一般都是接近透明的白色,鲜少见到黑色的。然而他在看到那黑色结界的一瞬间,心就猛然提了上来。

他的眼光,一直隐忍而灼热的看着那黑色结界。

因为他此生,在此之前,只见过一次这样的黑色结界。

而那次之后,他便家破人亡,开始了数十年的流亡。

所以此时,他在看到的一瞬间,心中已经是掀起了惊天骇浪。

他向来宽和温静的目光,也终于沾染了几分惊怒,几分狠厉。

他死死地盯着那黑色结界,若不是心中还有最后一丝理智,只怕已经是冲了上去!

他知道,这黑色结界,其实不是灵力所化,而是一件灵宝。

而那件灵宝,今天居然再次出现!

他的脑海中,数十年前的场景,和今天的混合在一起,几乎像是要挣脱的困兽,在他的心中狂暴的奔袭。

他按捺住自己的冲动,静默的等待着,于是终于看到了后来飞去的人。

那五六个人,年龄大多都是四五十岁,周身气势雄浑,隐隐可以感觉到整齐划一的气场。那是大家族中的人,才会有的气魄。

而他,对此再熟悉不过。

果然,那几个人朝着那黑色结界而去,然后将里面的几个年轻人救了出来,最终飞到了在另一边的半空之上,静静伫立的一个年轻男人身边。

那些人虽然脸上有着责备,但是还是可以看出关怀,即便是最前面的那个面无表情的英俊的年轻男人,也将他们完全护在了身后。

杨溯忽然冷冷一笑。

对于这种人,这种事,他再熟悉不过了。

只可惜,当年的他,和他的家族,并没有这般的幸运。

杨溯先前已经耗光灵力,体力虚耗至极,此时形容狼狈,浑身是血,就连脸上也都是凌乱的灰尘和血迹,若不是仔细看,谁也看不到他那双眼睛之中的异光。

他毕竟是灵宗境界,若是他愿意,他可以随意的看着任何人,而不被那人察觉。

然而那上面站在前面的年轻男人,却忽然像是觉察到了什么一般,微微低头,看向他这边。

杨溯垂下眼神,似是忍受不住浑身的痛苦一般微微颤抖,而后朝着一边走去,眼睛不断的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人。

凌木本来感觉到一股异样的目光,低头看去,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英挺的眉毛微皱。

方才的感觉,不可能是错觉……

“大哥,那少年…。是紫莲心焱的真身!”

凌风细微的声音,忽然从后面传来。

凌风是采用的特殊的发声,除了他们自己人,旁人都是听不到的。

正阳长老几人,立刻心神巨震,难以置信的扭头看了一眼凌木。

“真的?!”

就连凌木,都是回头,微微皱起了眉,显然也是有些震惊。

能够让一向沉稳的凌木都吃惊露出这般神色,这实在是很难得。

凌风无声点头,目光诚挚。就连身后的蓝蓝等人,也都静默的看着。

那眼神,显然是在肯定凌风的话。

其实凌木等人也都知道,能够造成这般动静的,除了紫莲心焱,再无他想。

只是没想到,紫莲心焱竟是已经化为人形。

“那个女子,不知道是什么来历,先前和那紫莲心焱的真身一同在地下行走,之后却又对立死战,也正是刚刚他们一击,造成了地下宫殿的损毁,才会造成现在这样的场景。”

说起这个,其实蓝蓝几人,都是十分疑惑。

那两个人,先前以为不过是普通的少年少女,却不想一个是紫莲心焱的真身,一个是实力超强的天才。

想不到他们之前竟然会一起行动,而现在又激烈开战。

听了凌风的话,几位长老都是陷入了沉默。

凌木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看向了凤长悦。

准确来讲,是她身后的黑衣男人。

但是在他的目光刚刚落到那男人身上的时候,那男人却像是早就有所预感一般,忽然转头。

二人四目相接。

对着那双沉静如同海洋的凤眸,凌木毫不犹豫,立刻移开了目光,微微低头以示尊敬。

他维持着微微垂头的姿势,直到感觉那微凉的目光从身上撤离,才恢复如常。

这一次,他聪明的没有再看过去。转而看向了对面的紫眸少年。

凌木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正阳长老几人,却敏感的感觉到,大少爷身上的气势不同了。

似乎…。在忌惮着什么一般。

几人面面相觑,自然明白方才的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事,也都立刻心神一凛,不自觉的站直了身体,移开目光,连个余光都不敢投去。

尽管如此,一行人还是难以避免的湿了后背。

那人什么都没有说,便已经让自家少爷退让,可见真的是那位!

虽然死也想不通,为什么他会在这里,更加不敢相信自己方才看到的他将一个女子抱在怀中,呵护备至,几人还是聪明的选择了装聋作哑。权当做自己之前什么都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

他们自然知道,自己这一步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们彻底放弃紫莲心焱!

但是!此情此景,他们别无他法!

关于荆棘沙漠的传闻,其实在各大家族之中,也一直存在,但是起码在表面上,各大家族都并且表示对这一流言的信任,偶尔提起的时候,都是一笑而过,似乎真的只是一个不值一提的笑谈。

但是暗中,各大家族其实从未放弃过对荆棘沙漠的探查。

但凡有着一丝的可能,他们都会不断的投入精力,想要得到荆棘沙漠之中的珍宝。

其实传言这里面有着紫莲心焱,倒是没有几个人相信的,倒是有不少其他宝物的传言。

但是凌家不同。

凌家的家训之中,早就标明了没有允许,不准任何人靠近荆棘沙漠。

也正是因为明令禁止,凌风蓝蓝等人,才会分外想要一探究竟,来到这里。

而也因为这样,这一次,凌木才会亲自出马,并且毫不犹豫的禀报了家主。

在看到那沙漠之上的无垠的紫莲的时候,几人就已经知道是紫莲心焱发生了异动,自然想过将紫莲心焱收复。

可是,他来了。

那么,其他人,就绝对没有机会。

无论那女子是什么来历,和他是什么关系,又或者有没有能力收复紫莲心焱,都不是他们能够问出口的问题。

纵然凌木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可以代表凌家,身份地位并不差,却还是在看到那男人的一瞬间,就立刻做了决定——放弃紫莲心焱!

正是因为他此行代表凌家,所以他的这个决定,做的干脆利落!

他早几年曾经见过那男人一次,所以此时,他才会毫不犹豫的后退。

他甚至坚信,纵然是家主在此,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凌木心性沉稳内敛,并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他知道自己这一低头,会损失什么。

可是他更知道,如果他没有后退,整个家族,都会面临危难。

尤其是…。

在看到那个男人看着那女子的神色之后。

他从不知道,他竟然会对一个女子,露出这样……堪称温柔的表情。

凌木心头微凛,神色平静而带着几分恭敬。

而此时,经过一次交手,凤长悦和沧月,也已经对彼此有了些了解。

凤长悦忽然伸出右手,上面跳跃着玫瑰金色的火苗。

沧月见此,忽然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瓣,妖异非常。

他皮肤上的紫藤,颜色愈发鲜艳,似乎下一刻便会破出。

然而正在双方即将动手的时候,一道有些霸道,还有些着急的声音,强横的传来——

“等等!这紫莲心焱,是我们的!”

------题外话------

呵呵呵呵呵呵你们造把一碗面条全部倒在身上是神马感觉吗哦呵呵呵,衣服上,鞋子上,袜子上,地面上,坐垫上,全!部!都!是!粘!糊!糊!的!面!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疯了!我要去洗衣服刷鞋子今天就介么多就酱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