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04 永生永世

话音刚落,凤长悦周身的灵力暴涨!玫瑰金色的火焰,顿时燃烧起来!

整个大殿的温度顿时升高!四周都映衬出了瑰丽的玫瑰金色,和那紫色的火焰相互映衬,竟是别样的神秘动人。

一道火线,顿时朝着沧月而去!划破长空,顿时映亮了众人的眼眸!

而在所有人都震惊在当场的时候,那火线已经是无比快速的抵达了沧月的眼前,眼看着就要将他牢牢包裹住!

沧月眸中闪过炽热的温度,而后勾唇一笑,竟是不避不闪,直直的看着那火焰而来!

在即将被那玫瑰金色的火焰触及额头的时候,他紫色的眸子忽然变得异常明亮,而后——竟是出现了两朵小小的莲花!

清澈透亮的眼眸此时竟是完全成为了一片黑色,而在那黑色之中,那两朵小小的却精致无比的紫色莲花,显得格外抢眼!

紧接着,那紫色的莲花在他眼中开始缓缓的旋转起来!

那玫瑰金色的火焰顿时像是遭遇了什么阻拦一般,速度猛的降下来,而后堪堪停在他的眼前二指远处!

火舌还在疯狂的燃烧着,却没有更进一步!

而他眸中的紫莲,越发快速的旋转起来!

周围所有的紫藤,都像是受到了什么召唤一般,忽然微微的颤抖起来,而后竟像是有着自己的意识一般,再次相互纠结在一起,而后朝着凤长悦而去!而那池中的莲花,也开始无风自动,像是一个不小心,就会坠落下来。

看样子,这些竟是想要再次围成一张巨网,将凤长悦以及轩辕夜困在里面了。

轩辕夜知道这紫莲心焱还是要靠着她自己去收服,所以一直没出手,等着凤长悦将紫莲心焱彻底收归己有。感觉到这些细微的动作,他眸色冷清,冷哼一声。

无数风刃忽然旋起,而后狠狠的割裂!

所有的紫藤忽然全部碎裂开来!

但是因为风刃实在是太多,太细密,而且因为风刃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太锋利,所以甚至那一瞬间,都没有任何声音。

所以很多人其实都只是看到了那紫藤无端全部无声的碎裂开来,甚至连一截手指大小的都找不到了。

在短暂的惊愕之后,所有人都默默无言的看向那个站在凤长悦身旁的男人。

在凤长悦出手之后,他们两个人便已经松开手,但是他却好像不怕那火焰一般,只是站在了凤长悦一步远的距离,既不会影响她发挥,又可以最近距离的观看战局,双手负于身后,身姿颀长,容颜清贵。一双清澈而暗沉的凤眸,始终在凤长悦身上,带着微不可查的温柔。

所有人都是心下惊骇。方才那男人只是冷哼了一声!却瞬间将这些紫藤全部解决,甚至在碎裂之后,又迅速的转化为粉末,干干净净,消失了!

众人这才意识到,这个男人,究竟有多么强悍!

也是,能够在所有人都被掌控的时候,突破禁制找到凤长悦,并且出现在大殿之中的人,自然不凡。

在某处一直关注着大殿之中清醒的泽尔和墨四,此时也终于回神。

泽尔还好,看见凤长悦的时候,其实已经是意料之中。不过是几个月不见,他却感觉那女子身上的气息更加凛冽了,显然实力也是更强了。

墨四好不容易才从震惊之中清醒过来,忍了忍,没忍住,终于还是看向泽尔,用眼神询问。

泽尔点点头:“正是她。”

墨四心头巨震。

再次回头,仔细的看着那少女挺直的脊背,以及侧脸上毫无畏惧的神色,墨四心中其实觉得她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

原本以为不过是个有点天赋的平凡女子,却不想,竟不是如此…。

看着凤长悦,虽然左边脸颊上有着淡淡的痕迹,但是也说不上是“丑陋无比”,这一出手,墨四便已经看出来她的境界在三星灵皇的境界,但是显然,她真正的实力高于此。

不说其他,单是那火焰,就已经是完全朝出他的预料。

这女子,竟是有着神火傍身,怪不得…。虽然没有看出来那是第几位的神火,但是终究已是不凡。

尤其是,感受到她周身凛冽的杀意,那般的气势,绝对不是传言中所谓的“出身平庸,自小废柴,怯懦无知”。墨四等人,无一不是从血海深山之中闯出来的,实力绝顶,气势凛然,但是即便是他,此时竟也不由得心惊,那女子身上的浓重的杀意,竟像是从地狱而来,好像是踩着无数尸骨走来的一般,冷酷狠辣,他心中一时之间竟是有些敬畏。

“我看着…。她倒不是传闻中的那般啊…。”

墨四低声道,眼睛瞟向一旁的自家主上,心想主上的眼光虽然奇怪,但是现在看起来,倒是别树一帜……这女子,若是日后真的登上了那个位置,这身气势倒是妥妥的。

那女子的确特殊,和一般的女子都不同,即便是见过各大家族各色女子的墨四,心中也不得不感慨,其实这女子,这样看倒是和主上十分相配…。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样的传言?

泽尔听了墨四的话,哪里不知道他的潜台词?微微苦笑,却不知如何解释。

想到一开始见到那个的那个纤弱无能的废柴,再看看此时一身玫瑰金色火焰,和神火榜第三的紫莲心焱正面对抗的女子,泽尔心中忽然生出许多感慨。

这个女子,正在以非人的速度成长着。一开始的时候,他以为主上不过是一时兴起,所以并不在意。直到后来,他逐渐觉察到主上的心思的时候,嘴上虽然不说,但是其实也是不太赞同的。否则也不会默许赤一的那些行为。

甚至于在主上说此生只她一人的时候,他心里还是对凤长悦有些不满的。

向来冷心绝情的主上,怎么会让这样一个女子成为自己的软肋?

但是当再次见到那少女,见到她绝顶的天赋,以及即使是各大家族倾力培养的子弟也几乎无法企及的成长速度,他的心中,终于是动摇了。

墨四尚且是第一次见她,自然不知道她究竟是在短短时间之内,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若是说,以前赤一以及很多人都认为,天才并不能成为让他们臣服的理由,更加不是让他们承认她的借口,现在泽尔却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若是那女子的天赋,已经强大到一定地步,并且心性坚韧,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赶超着被全力培养的那些所谓天才,那么他们,还有什么理由反对?

泽尔顿了顿,才有些感慨的说了一句。

“你可知道,她在两年以前,不过是二星灵者。”或者,还不到两年的时间。

“什么!?”

纵然墨四见惯风浪,此时也不由得震惊的睁大了眼睛,第一反应竟是感觉泽尔在开玩笑。

泽尔当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所以缓和过来之后的墨四心中更加震颤。

两年的时间,从二星灵者,变成了三星灵皇!这需要怎样恐怖的天赋,又需要何等的机遇!

墨四的目光顿时变了,若说之前他算是带着几分肯定的看着凤长悦,此时已经是带着崇敬之情了。

这样的女子,又有谁敢再说她没有资格!

更何况,最重要的是,她身后站着的,是主上!

墨四心中当即下了决定,以后绝对站在主上一方!

这女子,日后必成大器!

……

而此时的桑煦凝,还处在恼恨之中,所以并未注意到凤长悦的火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但是柳承修注意到了!

在那玫瑰金色的火焰出现的一瞬间,他便睁大了眼睛,心中有着疯狂的想法涌出!

他记得清清楚楚,在三国交流大会之上,凤长悦的神火,分明是排名最后一位的赤心之炎,而火焰的颜色也是赤红色,绝对不是现在的玫瑰金色!

看着那耀眼的火光迅速飞出,在半空之中划出一抹痕迹,柳承修终于再次看向凤长悦。

她居然——有着两种神火!

旁人或许不知,但是身为炼药师,对于火焰本就十分敏感,加上之前和凤长悦有过交手,柳承修几乎是立刻就确定了凤长悦身上有着两种神火!

而且…。而且…。

看那颜色,像极了神火榜第一天堂火!

若是她身上有着赤心之炎,他原本还不是特别在意,毕竟是最后一位的神火,只要他们来此,得到第三的紫莲心焱,那么自然可以轻易将她打败!

但是现在,却面临着凤长悦同时拥有第一天堂火的可能!

柳承修心中情绪复杂,愤恨而嫉妒,盯着那耀眼的光芒,尽管不在大殿之中,却似乎也能感受到那炽热的让人灵魂都沸腾的温度!

似乎是感觉到他的异常,桑煦凝扭头看了他一眼,顺着他有些过于炽热的目光看去,这才心下一惊:凤长悦召唤出的火焰,竟是玫瑰金色!

赤心之炎呢!

她虽然见识和感知力都不如柳承修,但是也不至于蠢到以为那是赤心之炎和另一种兽火融合!

能够抵抗住神火的威压,并且这般融合在一起的,唯有另一种神火!

桑煦凝自然也是迅速想到了十三位神火之中,唯一的金色火焰——天堂火!

这个猜想几乎让桑煦凝疯了!

原本以为凤长悦身上拥有的不过是排名最靠后的赤心之炎,她心里还不是十分在意,虽然自己身上的并不算是真正的神火,但是论起排名,可是在她之前,等将来真正收复了神火,她自然可以再好好的对付凤长悦!

可是现在,一切都还没有开始,她就又输了!

天堂火,她怎么对付!?

桑煦凝甚至没有心思去想想凤长悦是怎么将两种几乎不可能完全融合的神火完美的柔和在一起的,因为疯狂的嫉妒和愤恨,她的眼睛已经通红,虽然她立刻低下了头,但是这些人都是什么人?怎么会不知道她的那些小心思?

不过,不等轩辕夜和凤长悦出手,沧月已经脸色阴鹜的看向了那一片花瓣,一片幽寂的黑色眼睛里,快速的转动着两朵小小的莲花,异常精致,也让人心中发寒。

柳承修几人顿时身体一僵。在那样的目光下,似乎全身的血液都已经停止了流动,好像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轻易斩杀!

沧月心中当然不高兴。

凤长悦是他一眼就看上的,她身体之内,几乎如同天迹般的同时存在着两种神火,对他的吸引力,简直像是黑洞。

他甚至无法将自己的注意力从她的身上挪开,只要看着她,就会感觉到那熟悉而令人疯狂的炽热的气息。

他本身便是神火,自然对于神火的感知力是最强的,一下子就知道了她身体之内的两种神火,已经完全融合,或者,说是赤心之炎被吞噬了,更为恰当。明知道是危险的,但是天堂火对于所有神火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他自然也是如此。

不过因为他已经化为人形,有了自己的意识,才会一路上都十分克制。

当然,这种克制并不是为了不伤害凤长悦,而是为了更好的将她体内的神火引出来。

所以,在血夜试探了一番之后,便有了这整个荆棘沙漠异变,遍地生满紫莲的场景。

所有在沙漠之中,以及边缘的人,都被沙漠之上突然出现的黑洞吞噬,进入地下,在迷宫一般的地下城之中探寻。所有人都知道紫莲心焱现世了,但是却没有人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一早就计划好的。

这些对于他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但是却也是最有效的办法。

他自然知道这样会引来很多人,可是他丝毫不在意。

对于他而言,那些不过是他的调味品,多杀一个人,对他简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甚至包括那两个黑白老者。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轩辕夜也来了。

沧月生于天地之间,自然不知什么是害怕,但是他却清楚的知道,轩辕夜来了,那么他原本的那些计划,就已经被打破了。

于是他干脆离开,带着几分恶作剧的兴趣以及拖延时间的目的,他本来想要和轩辕夜玩一次,顺便将凤长悦的神火占据,却不想后者的实力还是超出预期,甚至心急之下,竟是不顾一切的破去万藤,直接抵达了这里,破坏了原本的计划。

但是无论如何,凤长悦以及她体内的神火,是他看上的,那么,自然是容不得这些低劣的人来觊觎!

看着那些贪婪的目光,他心中就疯狂的涌出一股暴戾的情绪!

他只是森凉的看了一眼,那花瓣便忽然从边缘开始枯萎,像是被火焰灼烧过了一般,从边缘到中间,迅速的变得干燥,而后枯萎,最后甚至变得焦黄,似乎下一瞬便会化为飞灰消失。

于是,凄厉的尖叫声,再度响起。

不同于方才那男人的死法,这一次,沧月显然是怒火极盛,竟像是在慢慢的折磨几人一般,给予他们极致的痛苦却一直不肯要他们的性命。

从那隐约枯黄的花瓣一角,可以勉强看出柳承修桑煦凝四人的周围,正有着紫色的火焰不断蔓延,不同于紫藤,这些火焰是沧月所化,自然威力强横百倍!

几人几乎是瞬间就跳脚了,四周空气的温度在不断升高,连脚下的地面都像是烙铁一般,难以站立!

纵然是几人实力都不错,而且已经召唤灵力铠甲,却还是晚了,而且,在神火面前,这些根本就是螳臂当车,不起分毫作用。

几人只得凌空,但是那紫色火焰却迅速逼近!

还没有完全触碰,几人身上的灵力铠甲就似乎已经有了崩裂的迹象!

桑煦凝实力最弱,灵力铠甲几乎难以招架,不过是片刻功夫,那火焰便已经贴上了她的身体!

甚至隔着灵力铠甲,将她身上的衣服都燃烧了起来!

连同她的头发,都似乎已经开始有了蜷曲的迹象!

她立刻惊恐的回击,想要躲避那些火焰,但是却是徒劳,而且周围的柳承修几人,还自顾不暇,又怎么有时间和精力来帮她?

于是,下一刻,桑煦凝的头发,被高温折磨的弯曲变形,而后——被烧掉了一大块…。

“咔嚓——”

低微却清晰的碎裂声传来,桑煦凝浑身一僵。

灵力铠甲已碎!

然而她还来不及反应,那火舌便瞬间贴近她——

沧月忽然一笑,有些森冷。

而后,那花瓣之上的场景,便忽然投射在了大殿的墙壁之上!

于是,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之中,那紫色的火焰像是轻烟一般在桑煦凝的周身过了一圈,而后,她身上的衣服,轰然消散,露出了莹白的躯体。

哗——

这一次,是人们轰然之声。

桑煦凝感觉到异常的灼烧感,下意识的低头,才发现自己身上,什么衣服都没有了。

她脸色唰的一下雪白,而后忍不住尖利的嘶吼出声——

“啊——”

沧月看向凤长悦,有些无辜,却依然妖艳,那两朵盛放的紫莲,层层叠叠,纤毫毕现。

“你看,你要打我,我还帮你报仇呢。我问你最后一次,你要不要,和我在这里,永生永世?”

------题外话------

咳咳,先去写作业。明天争取多更。这几天好像低潮期,偶会努力调整,下一章争取大战!解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