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03 不做死就不会死!

不过是一句话,便像是从天幕之上坠落的陨石,重重砸落众人心间。

凤长悦极少看到这个样子的轩辕夜,纵然知道他身份贵重,但是他在她面前,总是温柔带着几分宠溺,偶尔霸道,也总是掺杂在一派的关怀之中,倒是极少见到他这般模样。

分明是沉静的,却带着不可忽视的威严,语气虽然清淡,但是却充斥着让人不敢违背的力量。好像连一丝反抗的心思,都不能有,也不敢有。

她侧头,看着他侧脸线条精致,鼻梁挺直,眸色深沉,下颌流畅如同白玉精雕细琢,但是又比白玉更加润泽,多了几分温度。看着更是如同冰雪,不敢高攀。

他的声音落下,偌大的宫殿陷入一片死寂。

所有人,纵然还隔着空间的距离,并不是亲身站在那男人身旁,却还是清晰无比的感受到了从那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绝对威严。

只是一句话,便叫人心生惊颤。

包括那凌家那几个天之骄子,包括见惯风浪的杨溯,包括那原本信心满满而现在双腿发软眼前发黑的黑白老者。

以及所有人。

原本惊诧,不屑,好奇,怀疑的目光,在那一瞬间都变得毫无意义。

因为这个男人说话了,他一开口,那么别人便不可在开口,不敢,亦不能。

安静的呼吸可闻,凤长悦甚至可以看到有的花瓣上,那映照出来的人脸上顿时变得惊愕而畏惧的神色,以及他们不断冒出的冷汗,滴入眼睛,却不敢去擦。

这就是他。

不过是一言之威,便已经震慑当场。

这才是真正的他。

但是凤长悦的心中,不仅没有任何的不舒服,甚至连一丝生疏都没有。虽然她极少见到这样的轩辕夜,但是他终究还是他,不是吗?

而且,正是这样的他,才最让她动心。

她清亮的眸中闪过微光,红唇微微勾起。

然而沧月此时的心,却没有那么好。

虽然早就猜到轩辕夜的身份,但是当真正面对着这个男人的时候,他才忽然意识到,那些传言,都不是假的。

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一身黑袍,和凤长悦十指相扣的面色冷清的男人,就是传言中,大陆最为神秘的地方的王者!

沧月脸上的笑容已经是完全收敛了,白皙纤长的手缓缓的敲打在莲座之上,眼神幽寂。

片刻之后,他才忽然冷冷一笑。

“我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不是吗?原本我以为,纵然天下势力都在觊觎这片沙漠,你这样的身份,也是不会搀和到这种事情当中来的。现在看来,却不是这样呢…。不过,你真的以为,在这里,现在的你,真是无所不能吗?你以为你想要她,就一定会得到她?呵,难道你不懂,过度自信,就是自负?”

沧月眸色嘲讽:“这里,毕竟是我的地方。”

即使传言中,这男人实力强悍无可匹敌,但是在这里,他想要赢,也不是那么容易!

何况此时,他身边还有一个人!

他转眸,看向凤长悦,脸上带着明显的不快,甚至有些阴冷,像是一个阴晴不定的少年忽然发了脾气,让人觉得有些心中发冷,竟是不敢和那双眼睛对视。

“我真的很不高兴呢……我说了等你,却没有说允许你和其他人一起来呢。我以为,你也对我很有兴趣,想要和我两人相处,现在看来,不过是我想多了啊…。可是,怎么办,我真的心情非常糟糕啊…。”

而且不是一般的糟糕。

最开始的时候,那男人出现,他尚且还能淡笑处之,之后那男人开始寻找凤长悦的时候,他心情已经是有些不佳,所以才利用蔓延了整个沙漠的紫藤将她的气息完全分散,故意误导原本以为已经可以了,甚至还带着几分恶作剧的趣味,可是现在,这个男人,却毫无预警的出现在这里,而且二话不说将凤长悦抱在怀里,宣告他的所有权。

那脸上自然而然的表情,真是让他十分厌恶!

而凤长悦不仅没有拒绝,更是露出了那样的笑容,更是让他怒火中烧!

凤长悦不为所动,似乎根本没有觉察他现在的情绪多么糟糕,淡淡道:“你没有任何权利对我指手画脚。无论你心情如何,今天,你都无处可逃。”

沧月的气息一瞬间变得十分危险,眼睛微微眯起,竟是忽然一笑,森冷至极:“你以为,我会逃?”

这是他的地方,他怎么会逃!?

他脸上的表情变幻的极快,迅速恢复了平静,斜斜坐着,手轻抬,便有一朵池子中的莲花飞出,轻飘飘落在他手中。

他的手白皙现场,在紫色的莲花映衬下,显得更加诱人。

而后,那只手微微用力,将那莲花的花瓣扯下。

忽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来。

那声音实在是太过惨烈,以至于在响起的一瞬间,便让众人的心脏齐齐一跳!

而后,几乎所有人都看到,那莲花瓣之上,原本惊颤的看着大殿的一个男人,忽然被周围的紫藤紧紧捆绑,而后用力勒紧!

那紫藤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生出了一根根细密的尖刺,而后狠狠的刺进那男人的身体!

他被无数紫藤束缚,身体难以动弹,甚至连挣扎的幅度都十分有限,但是却也正因为如此,导致那些尖刺更加深入的刺进他的身体之中!

他疼的脸色都变了,一时不查,下意识的一声惨叫。

众人看着那场景,纷纷变色。

然而这还只是开始。

那些紫藤在将他死死缠住之后,竟是没有停止,而是继续勒紧!

很快,那紫藤便已经完全勒进了他的身体之中!随着他的惨叫声,那紫藤缓缓的收紧,有血不断的从他的身上各处流出。

受到那些血液的刺激,紫藤似乎更加兴奋,速度稍微快了一些,疯狂的生出无数细小的藤蔓,狠狠的刺穿他的身体!

很快,那场景便让一众人等惊掉了下巴,继而不断有人呕吐的声音传来。

大多数人已经不忍心去看。

虽然那花瓣很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几乎所有人都可以看到那花瓣之上的场景。

那些紫藤不断的攀附纠缠在一起,到最后竟像是一棵原本就生长在这里的树木一般,枝条相互缠绕,曲折相缠。

而中间,那个男人的身体,已经被完全刺穿。

整个身体之上,被无数紫藤彻底刺穿,躯体已经被完全损毁,血肉翻卷,露出森森白骨,而在延伸出去的紫藤之上,还似乎挂着肠子…。

他整个人在经历了这样的痛苦之后,短短时间,惨叫声由一开始的凄厉逐渐变得微弱,直到最后几乎完全消失,嗓子已经嘶哑,整个人也已经濒临死亡。

但是极致的痛苦,还是不断的传递到脑海,让他如同身在地狱,身体还在无意识的抽搐。

猛的看上去,就像是被一棵树完全刺穿了一般。

这场景实在是太过骇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异常难看,不忍去看。

沧月看的十分开心,晶莹透亮的紫眸之中,终于露出了几分满意的笑容,感觉到温热的血液缓缓流过紫藤,他的神色有些舒服的慰藉,又似是有些嫌弃。

“这血的滋味,实在是差远了…。”

他看向凤长悦,舔了舔唇角,眸色炽热又诡异。

“你一定还记得这个男人吧?在客栈的时候,就是他一直对你出言不逊呢。现在,不用你出手,我已经帮你把他解决了。怎么样,你开心吗?”他放缓了声音,笑道,“我对你这样好,这世上一定没有人,比我对你更好了。你现在选择过来,我可以既往不咎哦。”

凤长悦没有说话。

沧月眸光荡起温柔的眼波:“只要你喜欢,我可以将这里的所有人,都交给你处置呐…。你看,这里面,一定有不少你的敌人哦…。”

他的话一出口,被那惨绝人寰的场景镇住的人,迅速回神,而后便是有不少人心生恐惧——

这话的意思,若是凤长悦要他们死,他们就会面临和方才那一样的场景吗?

太可怕了!

当即就有人白了脸色,神色慌张。

凤长悦当然知道这里有不少她的敌人。

包括桑煦凝等人在内的很多人,只怕此时都分外希望她立刻消失吧。

只是,她的敌人,不需要别人来帮忙处理。

看着凤长悦不为所动的样子,沧月脸上笑意加深,伸出手又是一朵莲花飘来。

他拨弄着那娇艳的花瓣,声音低柔。

“我问你最后一次,真的不选择我吗?”

气氛僵冷到了极点。

看着这一幕,其实很多人都是一头雾水。

眼下这场景,究竟是个怎么回事?

难道是两个男人都看上了那女子,所以在这里争夺?只是显然那女子是心有所属啊,难不成那紫眸少年恼羞成怒?

不少不明就里的人在恢复神智之后,都是满脸惊诧。

这个女子究竟是什么身份?怎么会引起这两人的争夺?是个人就能看出来,这两个男人,都不是一般人啊。

且不说那神秘强大的几乎不敢让人直视的男人,且说那紫眸少年,能够以主人姿态坐在这里,而且挥手间便操控一切,分明身份不凡!

这样的两个男人,怎么会在这里抢人?那女子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虽然周身气质凛冽,却并不算是顶尖的美人,左边脸颊上的暗紫色痕迹,可是清清楚楚!

难道她身上有什么吸引人的宝贝?

“哼!我说到处都找不到她,原来是偷偷摸摸跑到这种地方来了!真是狡猾!”

桑煦凝心中愤恨,终于忍不住恨恨出声,眼神怨毒的看着凤长悦。

三国交流大会之后,她也一直派人暗中寻找凤长悦的下落,一方面是想要将神火收归己有,一方面是想要彻底的杀了这个让她遭受人生最大耻辱的人!却不想,一打听,得到的却是凤长悦已经消失的消息。她心中积怨颇深,自然是不信苍离对外的那一套说辞,但是任凭她派出了大量人马,却还是找不到凤长悦的踪迹。

就在她即将放弃的时候,却不想在这里碰到了她!

真是狡诈的可以!竟然会想到跑到这里来!

桑煦凝心中恨极,看着那大殿之上,那女子淡漠的神色,心中的的恨意几乎要奔涌而出!以至于她的眼睛都是有些泛红。

看着她忽然间变得阴鹜扭曲的神色,旁边的两位长老都是一惊,这才认出凤长悦。

就算他们没有见过凤长悦的样子,但是轰动大陆的三国交流大会之上,那名扬名立万风华万千的那女子的传言,他们也是听说了的。

看着她左边脸颊上的胎记,以及大公主激烈的反应,二人自然是立刻猜出了凤长悦的身份。

当下,二人的表情都是有些莫名。

他们都知道大公主在交流大会之上,被凤长悦完全碾压的事情,此时大公主这般反应,其实也在意料之中。但是看着她有些扭曲的脸色,二人心中,又觉得有些异样。

这还是那个传闻中,温婉可人天赋绝佳的大公主吗?

虽然早就知道大公主的脾气不好,但是现在看来,可不是一般的不好啊…。

柳承修看到凤长悦,脸色自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但是只是沉沉的看着,并不说话。且不说此时他们的境况如何,单是她身边的那个男人,他就直觉不能妄动!

桑煦凝却是完全没有意识到,此时心中已经被愤怒仇恨占据,导致她的脑子都有些不清楚。

她竟是不顾现在的处境,毫不掩饰的嘲讽起凤长悦。

“真以为自己拿了第一就天下无敌了吗?哈!说到底,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丑八怪罢了!”

她有些快意的嘲笑着,“今天只怕她就要死在这里了!谁也救不了她!”

那紫眸少年看着就不一般,而她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和他作对,只怕此时已经彻底激怒他了!

看样子就知道这少年必定是个阴晴不定的人,现在虽然还没有爆发,但是之后一定会狠狠的教训凤长悦的!

桑煦凝转眼看了一眼站在凤长悦身边的轩辕夜,心中更加嫉恨。

这样的好风致,好容貌的男人,竟然会喜欢那个丑八怪!他是不是瞎了!

心中激愤,桑煦凝就一时没有注意,声音清晰无比的穿了出来。

轩辕夜的眸色顿时冷了。

就连沧月的神色,都一瞬间变得阴鹜。

桑煦凝这才发觉自己好像惹了麻烦,但是想着还有凤长悦的事情在前,她侥幸的想着他们应当不会计较。再说,那紫眸少年显然已经对凤长悦的忍耐到达了极限,她说的这些,虽然会得罪那黑衣男人,但是也算是站在那紫眸少年这一边了,他总不会杀了她的!

这样想着,她心中又镇定了一些。

但是她镇定了,旁边的人则慌了。

两个长老在她出口的一瞬间就腿软了,恨不得立刻堵上她的嘴!

她难道不知道这些话,相当于同时得罪了两个人吗!?

现在所有人都如履薄冰,所有人的性命都掌握在那双方的手中,她这样不是自己找死!?

她死了也就算了,这样还会牵连他们啊!

连柳承修的脸色都顿时变得十分难看,低叱一声:“凝儿,闭嘴!”

桑煦凝一噎,想要反驳,却被柳承修的眼神震慑了一下,愤愤闭上了嘴。

但是这话,说出来了,就收不回了。

沧月冷笑:“虽然她不喜欢,但是现在,我也很讨厌你了呢。这张嘴,真是应该永远的闭上!”

说完,便忽然扬手,在即将摘下那莲花的时候,又停了下来,转眼看向凤长悦和轩辕夜。

虽然停了下来,但是这动作,依然是将柳承修等人吓得出了一身冷汗,眼底依然带着惊惧的看着他,生怕他一个顺手,就将他们杀了。

他…。他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疑问,此时几乎盘踞在所有人的心头。

究竟是什么人,才能做到这般,掌控全局,随手便可斩杀这沙漠之中的人!

而那身心惊惧的黑白老者,此时也是同时看向对方。

“他……他是…。”

两人在彼此眼中看到了震惊,狂喜,以及巨大的恐惧。

若他真的是,那么此行可谓没有白来!可是若他真的是,那么能够达到如今地步,他们是绝对无法控制的!

最大的可能,就是死在这里!

然而在众人猜测的时候,沧月收回手,却是缓缓站了起来,步伐悠闲。

“一个个的来,实在是太过麻烦,不如,一起来吧?”

所有人顿时惊恐的看向沧月!

他说什么!?

沧月视而不见,笑吟吟的看向凤长悦:“你说,好不好?”

他的手轻轻朝前一指,凤长悦便看到了东方瑾有些狼狈的容颜。看样子显然是经过了一场恶战,此时的东方瑾以及他身边的铁峰几人,都是浑身血迹,脸色苍白。似乎是感觉到自己被指着,几人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却没有露出怯懦的神色,反而显得坦荡。

“你看,那几个,好像是在客栈的时候,帮你说话的那几个?可惜他们还不知道,你的实力,实际上比他们强很多呢。他们没有死在血夜,也算是占了你的光呢。可惜,还是这么蠢。”

沧月懒洋洋的评价着,手指瞬间换了方向。

这一次,出现的,是凌家的那几个人。

“还有另几个小孩子,方就是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遇到的那几个呢。可惜,真是一点都不讨喜。若不是你当时出手,这个时候,他们也不必遭受这样的惩罚了,不是吗?”

那几人毕竟年纪尚轻,面临这样的生死威胁,都是脸色发白,但是毕竟出身不凡,家族多年的教导让他们此时纵然害怕,也依然努力保持着镇定。几人不动声色的将蓝蓝保护在最中间,眼底有着决绝之色。

只要…。只要等到长老们赶来…。

沧月却已经失去了兴趣,又看向了杨溯的方向。此时的他已经全身虚脱,被紫藤死死地勒住,好像已经快要昏迷,但是却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一般,努力睁开了眼睛,和凤长悦的目光撞在一起。而后微微一笑,温静宽和。

“对,还有这个,似乎和你的关系,很不一般?你说,让他为你去死,他会不会愿意?”

凤长悦眼中的温度,逐渐降低。

轩辕夜眉间仿若有了风雪,凤长悦安抚的拉了下他的手,而后勾唇一笑。

“沧月,不,或许,应该叫你紫莲心焱。”

一言出,众人惊!

紫莲心焱!

这少年竟然是紫莲心焱!这怎么可能!?

下一瞬,却见到那紫眸少年低低一笑。

“我就知道,你早就猜到了…。唔,什么时候呢?是在进来之后,却没有遭受到攻击的时候吗?”

他微微好奇的问道。

自然不是这时候。

“血夜。”

凤长悦淡淡道。

在见到那一片摇晃的紫色的时候,在看到那些花瓣若有若无的靠近他却不伤害他的时候,她就已经猜到了。

只是她一直想要看看他究竟想要做什么,才会始终没有说。

沧月想了想,便明白了,当下也不甚在意:“果然聪明。”

只可惜,这聪明,最终都会属于他。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沧月抱臂,笑的妖娆:“什么话?”

凤长悦挑眉:“不做死,就不会死。”

------题外话------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惫懒,激情也有些消退。每天都有人来,也有人离开。不知最终,可否伴我这韶华尽付,踏遍青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