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02 你来,便不晚

此时她无比确定,他就在这里!

无论两人是近在咫尺,还是相隔万里,她知道他总是能够第一时间感受到她的存在,然后找到她!

就像此刻,她和他,不知道彼此在什么地方,但是却还是能够凭借着彼此的气息,感应到彼此的存在!

她此刻终于可以确信,方才她回头的时候,感觉到的那股一闪而过的熟悉的气息,以及猛然狂跳的心脏,并不是她的错觉!

他,真的来了!

她不知道他为何会来到这里,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这沙漠之下的哪里,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

她心脏像是被什么涨满,激烈的跳动着,似乎下一瞬间就会跃出胸膛,身体分明才刚刚修养好,此刻却连血液都完全沸腾了起来!

她忍不住向前走了一步,目光灼灼!那沉静的黑眸此时充斥着罕见的炽热,像是冰湖之下即将爆发的岩浆,将一切都淹没!

小白觉察到她的异常,有些疑惑,却还是立刻跃上她的肩膀,有些好奇的看了看她:“主人,你…。”

在看到那双眼睛,明亮如同星光的时候,小白顿时明白了什么,心情有些复杂,又欢喜又心塞。

欢喜的,自然是主人现在这个情况,虽然不惧,但是能够有个帮手,再好不过,心塞的是…。那个男人怎么又出现在了这里!

他不是应该在…。

但是看着凤长悦微微勾起的唇角,微微苍白,但是那弧度却是绝少的欢悦,小白心中的天平又偏了点。

主人性子向来冷清,极少有这样真正开心的时候,此时能够见到她这样一笑,也是好的…。

小白心酸的抱住自己的尾巴,蹭了蹭圆溜溜的小眼睛。

主人心中,果然最重要的,还是那个男人!

它一路陪伴,也没见主人这样过啊!呜呜呜……

娃娃眨巴着眼睛,看了看凤长悦,又看了看小白,似乎明白了什么,咬着手指道:“娘亲,是爹爹来了吗?”

它这么聪明,肯定是爹爹来了!

凤长悦眸色一闪,竟是微微笑开。

片刻之后,她低声道,似是仍然带着几分笑,沉凝的声音却带着几分认真。

“是。他来了。”

轻缓却坚定的声音回荡在空间之中,悠悠荡荡。

说完,她抬眼,往后退了一步,定定的看着面前那已经完全封死的紫藤,而后骤然发力!

她纤细笔直的身躯之上,顿时燃烧起了玫瑰金色的火焰!

她素手高举,而后用力斩下,似乎要斩破这一片空间,开辟出一片新的天地!

她要斩破这紫藤,为自己,也为他,斩出一个重逢!

阿夜,等我!

玫瑰金色的火焰登时如同火海一般,以她为中心,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那些紫藤在遭遇火焰之后,纷纷化为飞灰!顿时销声匿迹,完全没了影踪。

而在她的眼前,也迅速的出现了一道亮光!

那是从外面射进来的光!

她先前并不在意,想着早一时晚一时都没什么差别,毕竟紫莲心焱是绝对不会那么容易被收复的。她希望能够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而后全力一搏,将紫莲心焱吞噬。

可是现在,她等不及了。

因为他来了。

而且,他在找她。

她一刻也无法等待。

她看着面前疯狂燃烧的火焰,映出她眸色一片金亮,像是有两簇小小的火苗在她的眼中燃烧,看起来有些摄人心魄的瑰丽。

周围的温度本来就已经很高了,经过她这一招,直接化为火海,周围的墙壁似乎都隐隐变得弯曲,似是被火焰灼烧的变了形。

那玫瑰金色的火焰在沾染上紫藤之后,便迅速的蔓延开来,所到之处一干二净,所向披靡!

几乎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将那些似是坚不可摧的紫藤尽数解决!

唯有摧枯拉朽可以形容这一场景!

小白看着那迅速蔓延的火焰,眸中难掩得意。

主人先前一直没有动用神火,即使是在对阵半透明人的时候,那般辛苦,也依然选择隐藏神火,那却不是主人没有能力,而是不想草率引起紫莲心焱的暴动。

可是现在,主人终于决定,主动挑战!

天堂火出现,紫莲心焱是绝对不可能没有反应的!虽然这样会将自己暴露在紫莲心焱的视线之下,会引起它的攻击,但是却也避免了很多麻烦,可以最快的解决问题。

小白忽然叹了口气,主人这般冒险而为,其实说到底,还是为了那个男人吧?

娃娃自然也猜到了,当下就高兴的直拍手:“太好了!爹爹要来了!”

小白翻了个白眼——高兴个啥?等那人来了,它们俩连坐的地方只怕都没有!这蠢货!

娃娃却对它的白眼视而不见,白白胖胖的小身子在冰焰之子堆积成的雪山之旁滚来滚去。

“太好了太好了!终于可以见到爹爹啦!娃娃好想爹爹呀!”

其实说起来,轩辕夜一直都不知道娃娃的存在,而娃娃也一直没有和他有过什么接触,小白实在是不知道这小家伙是为什么这么喜欢那男人,当下深深觉得自己和这小东西不是一个水平,一会儿欣慰一会儿忧伤的跑去顾影自怜了。

至于这些紫藤…。呵呵呵…。

只怕现在,更头疼的应该是紫莲心焱吧?

看着面前迅速出现的空旷的道路,凤长悦不再停留,直接跨步而走,身形一动,就要出去。

然而在她行动的一瞬间,头顶的紫色火焰,忽然降落。

那紫色火焰轻轻飘飘的落下,竟是逐渐形成了一张巨网,拦住了那凤长悦的步伐。

两种火焰遥遥相望,似乎在相互审视,欢腾的火舌几乎吻到她的脚踝,但是却还是小心翼翼,不曾完全靠近,却也没有留下让凤长悦过去的道路。

以缠绕纠结的姿态,想要将她阻拦在此。

她微微挑眉。

下一瞬,那玫瑰金色的火焰,忽然腾起!形成了一柄尖锐至极的匕首,直接刺向那紫色火焰!从中间强横斩断!

所谓抽刀断水水更流,火焰原本也应当如此,然而凤长悦身前的那紫色火焰,在被玫瑰金色的火焰横斩而下之后,竟是真的断裂成了两截!

中间一线耀目的玫瑰金色,像是一道天堑,将紫色火焰分割,不得相接!

她体内的灵皇之晶也在缓缓的旋转,而在那下面的一片夜幕一般的黑色之中,似有光辉划过。

那玫瑰金色的火焰顿时像是士兵一般,将紫色火焰完全阻拦,每一处都完全封死,而后,为她腾出了面前一条宽敞坦荡的路途。

双色交映,更加衬得这道路明明灭灭,不可预测。

然而她毫不犹豫的抬脚而走,毫无惧色。

她知道,他就在那里。

……

两人一前一后的动静,几乎将整个沙漠都掀翻,尤其是轩辕夜的一招,几乎将整个沙漠都搞了个天翻地覆,所有感受到那震撼强悍的力量的人,都是呆立当场,颤颤无言。

而这边,轩辕夜则是迅速的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凤眸之中似有光闪过,而后毫不犹豫的朝着某个方向飞速掠去!

她听到了!

感受着那几乎是遥相呼应的波动,他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黑色的衣袍猎猎作响,而他的身影已经如同鬼魅一般消失。

…。

除了这两人,其他所有人的心情,都不是很妙。

荆棘沙漠本就危险,而今更是一重重的神秘力量接踵而至,在下面的人们几乎苦不堪言,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彻底埋藏在这里。

而在某处暗沉的密道之中,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原本正在飞速的前进,在感受到那非同寻常的波动之后,都是停住了步伐,面面相觑。

“方才…。那是什么动静?”白衣老者皱起眉头,心中不知为何,竟是生出了几分惊惧。

那波动,若是他没有感受错…。可是那位的!虽然他并没见过那位,可是那传闻中的力量,他还是有所耳闻的,现下,竟是有些相像…。

黑衣老者显然也是感觉到了,同样有些焦躁不安。若真是那位…。可是这怎么可能?

“那位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皱眉,挥去心头的不安,“必定是有什么人,相像罢了。再说,咱们两人都没有见过那位,又怎么肯定那就是他?不过是和传闻中有些像罢了,不必过于计较。”

白衣老者的脸上依然是有些担心:“可是…。”这也太像了,这世上,怎么会有人和那位有着这般相似的力量?

虽然是远在万里之外,但是依然不敢提及那人的名字,甚至连语气,都带着绝对的敬畏。

“不用多想,即便真是那位的手下,凭着家族的交情,我们也不必过多担心。倒是这紫莲心焱,我们是志在必得…。什么!?”

黑衣老者这般说着,忽然感觉到了远处传来的炽热的能量,顿时惊住,而白衣老者也豁然回头——

“那是……神火!”

作为炼药师,本来对于火焰的感知就十分敏感,更何况他们?

此时,他们可以确信,那波动,绝对是神火的波动!而且威力绝对不弱!

两人的神色顿时都变得热切,相互对视了一眼:“走!”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找到神火!

…。

同一时刻,感受到凤长悦神火波动的,还有杨溯。

凤长悦之前帮他治疗,神火就在他身体之内留下了一些痕迹,所以此时才会感受到这波动,当下,几乎半昏迷的杨溯顿时清醒了过来。

他心知凤长悦身体之内有神火的事情,只怕就此暴露,而她做出这样的选择,显然是出了什么事儿!

他必须尽快!纵然只剩一副残破身躯,也要尽他所能!

杨溯看了看身旁已经昏迷的熊五和风三,方才为了他,连风三也消耗了最后的灵力,彻底昏迷了过去。原本他看着昏迷的二人,有些纠结,但是现在,猜测到凤长悦可能出事了之后,他终于直接做出了选择。

为二人布下结界,再用一些石块和紫藤将两人的身躯遮挡住,杨溯便转身离开。

无论怎样,此时,他只有这一个选择。

他温和的脸容上,此时已经消退了所有的宽和,只剩下了一派冷厉,纵然身体虚耗,但是周身气势,却还是让人侧目。

他必须尽快!

……

凤长悦的身影穿梭在迷宫一样的地下通道里面,天堂火在前,她的速度几乎不受阻碍,几乎瞬息之间,就掠过了很长的一段距离。

周围道路上的那些紫色焰火,像是一只只诡异的眼眸,注视着她的动作,映出她脸上冷清的神色。

某个瞬间,她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

看着手边墙壁之上的那个熟悉的图案,她安静了一瞬。

这是她方才留下的痕迹,虽然一开始她认为凭借着那熟悉的气息,她一定可以毫无阻碍的找到他。但是出于多年的习惯,她还是每隔一段时间,就在墙壁之上留下自己的痕迹。

可是现在,她面前,竟然再度出现了图案。

她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而且,她方才分明感觉自己是直线行走的,可是现在,居然又回到了这地方。

这当然不是鬼打墙。

凤长悦看着那小小的图案,眸色有些晦暗,然而那眼睛深处,却是即将爆发的岩浆。

只差一个出口,便会倾泻而出!

小白看她突然停了下来,有些奇怪:“主人,怎么了?”

不是好好地吗?怎么忽然停下来了?

凤长悦却忽然开了口。

“沧月。”

小白一愣,沧月?那妖孽?

周围更加寂静,她冷清如初冬的溪水一般的声音,在缓缓流淌,在寂静空幽的空间之内,显得更加清晰。

一声声,传递到了远处。

“你不是说等我来吗?现在,我来了。”

她浑身的肌肉绷劲,背部紧绷成一条直线,不动声色的摆出了最佳的攻击状态,以便随时都可以出手,黑亮的眸色紧紧的看向前方,说完话之后就安静了下来,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还是一片安静。

时间无声的流淌着。

终于,在小白觉得不耐烦的时候,那道妖娆性感的声音,终于响起。

像是情人贴在耳边低语,带着暧昧的温度和轻柔,几分缠绵几分缱绻。

“我看上的女人,真是聪明呢…。看来,你也想念我了啊…。”

随即,眼前大亮。所有的场景,忽然变幻。

……

而同一时刻,轩辕夜也发现了不对劲。

她的气息,竟是再度消失分散。而且他一路行来,竟是隐约总是在一个地方绕圈,实际上却一直没有走出去。

而她的气息和波动,又好像越来越远。

他停下脚步,黑色的锦袍委落在地,身影颀长。

宽大的袖袍之下,白皙有力的手指,逐渐收紧。

他静静的抬眸,眸色如海,却好像有什么要疯狂的挣脱束缚冲出来。

他周身的气息忽然变得有些诡异的安静。

他的耐心,真的已经用完了。

他忽然向前踏出一步——

……

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宫殿。

说是宫殿,其实并不准确,因为偌大的空间里面,除了最里面有一个莲座之外,竟是什么装饰都没有。

头顶和四面的墙壁之山,燃烧着一朵朵的紫色火焰,将这片空间照耀的十分明亮,又带着几分魅惑的紫色,看起来竟是有些让人心中生寒。

而中间,是一个巨大的莲花池。

下面的池水十分清澈,映出磷光闪闪,而在那之上,却又生长着茂密的莲花。

那些莲花都是紫色,却又是不同的紫色,浅紫,深紫,暗紫……

或大或小,或是花苞含苞待放,或是盛放万千妖娆。

池边是白色的玉石,映衬着更是分外的动人。

然而这样的美景,凤长悦却完全没有心思去欣赏。

她一眼看到,在那莲花池的里面,那些妖艳的莲花之上,映出的场景。

某一片花瓣之上,是一片暗沉的光,似乎是一片安静的过道。

而在上面,几个人的身影,清晰的浮现。

三个少年,一个少女,正是之前和凤长悦说过话的那几个凌家的人。

他们几人正在安静的朝前走着,脸上的表情都是有些严肃,只有那名叫蓝蓝的少女,脸上带着几分笑意,似乎是不想几人担心,在几人有些担忧的回头看她的时候,露出尤其璀璨的笑容。

而就在这时,突然从旁边生出无数的紫藤,将他们死死捆绑了起来!

速度之快,让几人完全来不及反应!

那个被称为“二哥”的少年,在短暂的慌乱之后,立刻就镇定了下来,作势要攻击,却惊愕的发现,那些紫藤,竟是完全无法损毁!

而且隐隐的有着灼烧的痛楚!

却是那紫藤之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火焰!

几人顿时成了刀下之俎!

而在被困之后,几人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顿时抬头!

凤长悦看着那几双或惊慌,或震惊,或惊怒的眼神,静默不语。

沧月低柔的嗓音响起,似是在安抚她:“放心,他们虽然能够看到这里的场景,但是绝对无法对你造成任何威胁的哦。之前对你那么无礼,真是讨厌呢。你若是不喜欢他们看着你,可以将这花摘掉,那样,他们就永远都不会再说出令人厌恶的话了哦…。”

凤长悦转眼,果然看到旁边的一片片花瓣上,最初进入沙漠之中遇到的那些人的脸容,逐渐出现。

那些人被死死的缠住之后,最先开始还挣扎,但是在体会到那几乎灼烧灵魂的痛苦之后,纷纷停下,而后抬头,看着大殿之内的场景,不无震惊。

这些人之中,有些她认识,有些不认识。

有杨溯震惊担忧的眼神,有陌生人惊疑不定的眼神,还有柳承修和桑煦凝等人惊怒嫉恨的眼神。

所有人都在看着这里,看着他和她。

若是换做他人,看到这样的场景,就算不害怕,也会震惊一番,但是凤长悦的脸上,却依旧面无表情。

她扫了一圈,淡淡的收回目光,最终将注意力,投放在莲花池后面,高踞莲座之上的少年。

“你终于来了,我可是等了你好久呢。”

沧月脸上噙着几分笑意,又好像有些委屈,转眸间已是风华万千。

胸前的衣襟依然是微微敞开,露出精致的锁骨,衬着他的容颜越发妖娆。

他斜坐着,看到凤长悦之后,才微微直起身子,向她伸出一只手,纤长,细嫩,几乎让人怀疑这是女人的手。

虽然对于凤长悦并不震惊有些意外,但是这些在他眼中,其实都不算什么。

他只是想要他们看着,她会属于他而已。

“来,到我这里。”

他淡淡笑着,嗓音低柔,像是情人低语。

凤长悦挑眉,目光冷清如雪。

见她不动,沧月也不生气,反而多了几分笑意,似乎真的很开心。

“你早就猜到了是不是?呵…我就说,你肯定知道的呀…。”

她一早猜到了他的身份,却始终是那样的态度,这才让他最困惑,也最欢喜,觉得有挑战性。

“你看,不仅仅是我,连它们都也一样喜欢你呢…。方才你做了那样的错事,它们也决定原谅你了,只要,你乖乖地…。”

随着沧月的话语响起,池中的莲花,纷纷摇曳,似乎在和她打招呼。

一根根的紫藤,也忽然从脚下蔓延而来,想要将她包裹。

一片片的花瓣,也缓缓的朝着她飞来,似乎要落在她的周身。

甚至连鼻端,都忽然盈满了清艳的莲花香。

她蓄势待发,等待着致命一击。

然而身后,却忽然有风渐起。

她似有所觉,想要回头,却被搂进一个温热坚韧的怀抱,纤细的腰身顿时被铁臂抱紧,似乎生怕她会再次消失一般。

清艳的莲花香,顿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熟悉的冷香。

她有些失神,一瞬间什么都模糊了。

在那之前,想要回头,想要出声,想要看看他的那些念头,像是潮水一般在心底疯狂涤荡的心思,此时全都不知去向。

当他真的来到,她却发觉那些,终究只是想象。

她现在只想就这样,听着他的声音,感受他的气息,和他肌肤相贴,成全彼此深埋的思念。

她似是愣在那里,微微垂眸,却无人看到她眼角的如水柔光。

那人却已经靠着她的肩膀,轻柔的气息拂过,惊起微微战栗。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竟是觉得,连他的声音也有些微不可查的颤抖。

“不是说了,让你离别的男人远一点?”

看似苛责质问,却是如此温柔的声音。

像是春树忽然绽放,微风忽然吹皱一池春水,荡起些微的波澜。

所有人都震惊无言。

看着那恢弘大殿之上,紫光盈盈,那一身黑袍的男人,忽然出现,将那冷清如水的女子抱在怀里,便忽然软了那女子的眉眼。

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为那个神秘强大的男人,也为这突如其来的一幕。

沧月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寸寸冰封。

而那池水之中,薄薄的冰,也一点点的凝结起来。

而此时,最为震惊的,莫过于是那黑白老者。

那男人抱着那女子,看不清面容,但是那周身的气势,却再清晰不过!

“那、那是…。”白衣老者浑身发软。黑衣老者也紧紧盯着,眼底却是无尽的慌乱。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那位怎么会来这里,而且和这样一个平凡的女子在一起!这怎么可能!

然而下一刻,那男人终于抬起脸,将那女子松开了一些,而后和那女子十指交缠。

任谁都能看出,他清隽的眉目之中,闪烁的温柔宠溺。

“我来迟了。”

他低声,凤眸却贪恋的看着她,似是要将这几个月的时光,都补回来。

感受着指尖交缠,她心头忽然一软。

抬眼,四目相接。

“不晚。”

只要你来,永远都不晚。

所有人都看到他的容颜。

清贵无双,沉静清隽,眉目之间却又隐约带着几分不自觉的魅惑。

像是暗夜盛开的曼陀罗,无声盛放。

黑白老者顿时腿一软,眼前一黑。

沧月却已经冷冷开口——

“阁下大驾光临,真是沧月之幸啊。只是不好意思,你怀中那女子,我很是舍不得呢。”

轩辕夜缓缓侧头,目色清寒,如同帝王声落,声声威重。

“你是觉得,这万年的生命,太过长久了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