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00 为她,踏遍沙漠

凤长悦微微眯起眼睛,看了沧月一眼。

沧月脸上带着诚挚的笑容,眼睛里一派坦然,眼底深处有似乎有勾人摄魄的光泽闪烁,只怕一个不小心,就要沉沦其中。

似有风声渐起。

凤长悦只觉得眼前空间忽然变得模糊起来,那半透明的强者也忽然逐渐消散——

她的心猛地提起来——事出反常必有妖!

然而不等她反映过来,便忽然觉得天旋地转,身体传来剧痛,眼前忽然紫光大盛!

她被强烈的光芒刺得不得不闭上眼睛。

鼻端忽然传来一阵异香,像是暗夜之中盛开的紫莲,带着清艳的香气。妖娆的声音,像是贴着她的耳边传来——

“既然你这么坚持,那我只好先走一步了……嘘,别急,我会等着你的…。”

比风还轻的声音落在耳边,却像是一块巨石砸下,让凤长悦的心,猛然一沉。

她想要动一动,却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死死的束缚住一般无法动弹,豁然睁开眼睛,也看不到任何东西,眼前已经成了一片黑暗。

脸颊上忽然传来轻柔微凉的触感,却是沧月轻轻拂过她的脸颊,似是叹息,又像是感慨,带着无上的怜惜和渴望。

“我等你来——”

说完,似是还带着几分不舍,纤长的手指从她柔嫩的脸颊上划过。

那片淡淡的暗紫色胎记,或许在别人看来,是有些丑陋的,可是在他眼中,却是尤其动人。虽然这里一片黑暗,但是他却可以看清一切,包括她脸上隐忍冷冽的神色。

他低低一笑,忽然低了头,凑近了些——

“啪!”

清脆的巴掌声,忽然响起。

沧月有些惊愕,也带着几分恼怒的看着凤长悦肩膀上的小白,微微挑眉,眸中却是冷厉阴森。

然而小白去不惧他的神色,悠悠收回小爪子,圆溜溜的眼睛里,此时满是嘲讽和鄙夷。

想动我主子?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货色!

沧月心中怒意更甚,想要将这小东西好好收拾了,却忽然心中一动,回头看了一眼那已经被封死的道路,紫色的藤蔓之上,妖艳的花朵竞相开放,外面的一切,都似乎已无法进来。

他冷冷一笑,松开了牵制着凤长悦的手。

……

凤长悦忽然感觉到面前天光大亮,她下意识的眯起眼睛,片刻之后,才逐渐适应了光线的变化,看向四周。

这一看,顿时让她的脸色微变。

她竟是瞬息之间就变换了位置。放眼望去,竟是在一个和方才的空间差不多的房间,四周是黑色的墙壁,头顶有一朵紫色的焰火,在炽热的燃烧着。

而那些墙壁之上,此时已经被曲折遒劲的紫色藤蔓缠绕,看起来十分诡异。

她抬了抬胳膊,发现自己已经可以动了,便朝着前方走去。

这房间虽然很大,但是她很快发现了一个问题——

这是一个牢笼。

这里竟是没有任何出口,全部被紫色的藤蔓封死。而她的活动空间,也就受到了限制。

她走了一圈,仔细的看着那藤蔓以及那后面的墙壁,却发现那看似粗细不一的藤蔓,竟然全都坚硬如铁,难以撼动。

她随手用匕首划了一下,却只在上面留下了浅浅的白痕。

而很快,那白痕就重新恢复原状,像是愈合了一般,和之前并无二样。

她又用灵力尝试了一次,这一次,她身前的藤蔓断裂了一根,然后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结合,甚至生长出了更多的细小的藤蔓,朝着四周蔓延。

那上面盛开着妖艳的花,看似娇嫩的花瓣轻轻摇晃,凤长悦却敏锐的感觉到一股凉意拂过。

她神色微凛。

这里,只有她一个人。

杨溯,风三,还有……沧月,都已经消失。

她抬眼看去,那头顶的一朵紫色焰火燃烧着,照亮她的瞳孔。

…。

轩辕夜看着那飞速生长蔓延着的藤蔓,眸色微冷。

那些藤蔓像是有着自己的意识一般,在他的身旁纠缠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网,看似将他包裹其中。

而身后,墨四和泽尔看着这一幕,也是皱起了眉头、

二人连连施展灵力,将面前那挡路的藤蔓全部斩断,而后迅速的抵达轩辕夜身后。

“主上…。”

话刚出口,二人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回头看去,却看见方才那些被他们斩断的藤蔓,竟然飞速的重新结合在一起,而且变得更加茂密繁盛。

二人的眉头皱的更紧。

“主上,这…。”泽尔看着轩辕夜的背影,感觉到他周身散发的冷意,声音逐渐低了下去。

墨四更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家主上到底为什么突然朝着这沙漠之下而来,更加不知道此时怎么主上突然好似心情变得不好了?

他看了泽尔一眼,泽尔默默的递了一个眼神,让他不要多问。

然而泽尔心中,却忽然浮现一个猜想。,心中不由得有些惊愕,还有些担忧。

主上这样,实在是极少见,墨四跟随主上多年,甚至都极少看到主上这样子,他也是。

但是不巧,他却知道一些墨四不知道的事情。

也因此,能够猜到一些原因。

能让主上这般的,除了那个人,还能有谁?

可是这怎么可能?这荆棘沙漠号称死亡沙漠,纵然是他们,也并未莽撞的派人强行进入,只是派人在周边守候,直到此次紫莲心焱发生异动,他们才跟随主上前来,并且深入。

这样危险的地方,那人又怎么会来?

可是主上…。

泽尔觉得这个猜想实在是太过疯狂,可是一切的一切,都在昭示着什么。

但是现在这场景,他却是不敢打扰主上的。

寂静。

周围一簇簇的紫色火焰,映着这片空间都有些静默的妖艳。

轩辕夜静静的看着眼前的那些藤蔓,大多数都躲开了他,但是却巧妙的将他包围,像是一个牢笼一般,似乎想要将他困住。

他凤眸沉静,仿若深海。

随后,他闭上了眼睛。

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那么安静,甚至连火焰燃烧的声音,他都似乎听得清楚。

然而最清楚的,还是自己的心跳声。

血液在身体之内疯狂的涌动着,似乎在叫嚣着什么。

她在哪里?!庞大的精神力朝着四周散去——

她在哪里?!心跳的越发清晰,几乎要跳出胸膛——

她在哪里?!他猛的睁开眼睛,一瞬间如同雪地流光,凌冽清寒。

他分明能够感觉到她就是在这里,然而却无法清晰的感觉到她的所在。

他再次看向那些藤蔓,目光刹那间如同覆上了冰霜。

——就是这些东西,将她的气息完全分散了!

想到此,他周身的气势变得更加凛冽。泽尔和墨四见此,连忙跪下:“主上息怒!”

轰!

二人的声音被淹没在剧烈的爆炸声中,惊愕抬头,却只见面前一片碎裂的紫色藤蔓飞扬,几乎遮蔽眼帘,而在那之中,那道黑色的身影,如此坚决的朝前走去!

他像是从地狱而来,墨色长发飞扬,清隽冷清的容颜之上,是绝对的杀伐之意!

一招破万藤!

泽尔和墨四来不及震惊,就看到自家主上飞速的朝前略去!几乎瞬息就消失在视野之中!

“主上!”

二人一惊,随即立刻跟上!这一次,那些被损毁的藤蔓,没有再生长起来,那些碎裂的枝条,反而逐渐泛黑,而后化为粉末,风一吹,便消散在寂静空旷的过道里。

而这里,已经没有人影。

某处,刚刚坐在椅子上的沧月饶有兴致的勾唇,紫眸森冷。

我,等你来。

……

“这里竟然已经变成了这样…。”

沙漠之上,从虚空之中,走出几道人影。一眼看去,是两位老者。

两人一人身穿白衣,一人身穿黑衣,脸上却都是一派严肃。

白衣老者看着那无垠的紫莲,惊叹不已——

“虽然传闻中,紫莲心焱正是在这荆棘沙漠之中,但是千年来除了血夜,几乎再无异动,所以也不好确定,加上进来的那些强者,都无一例外的死在这里,才会这么多年,都无人敢犯。却不想,今日竟是发生了这般的异动。只怕不止我们,整个大陆,都已经震惊了吧?”

黑衣老者闻言冷哼:“那又如何?若真是要抢,谁还能抢得过我们?再说,我们今日不过是前来侦查一番,若真是紫莲心焱,家族自然会再加派人手。毕竟…。这紫莲心焱,实在是太过重要。”

白衣老者赞同的点点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脸上的表情有些艰涩:“此次一定要成功。上次家族大会,已经闹成了那样,这一次,一定不能再出错了。这紫莲心焱,是现在唯一现世的神火,我们一定要成功取回。否则,家族的脸面,是真的无处可放了。”

黑衣老者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紧紧的皱起了眉头:“这一切,还不都是那人的错!现在却要我们来承担后果!果然当年的决定,一点都没错!这紫莲心焱,这次定然是我们的!别说很多人不知道紫莲心焱的觉醒,便是知道,这大陆之上,也绝对没有人比我们更加有利!也绝对没有人,可以抢得过我们!”

听得他骄傲而笃定的话语,白衣老者却是没那么乐观,眼中有些担忧:“话也不能这样说……若是那位动了心思,只怕我们…。”

黑衣老者脸色也一变,眸中闪过微不可查的敬畏。

“那位…。怎么会来抢这东西?你多虑了。”

那人是何等身份?又向来和他们井水不犯河水,怎么会来抢紫莲心焱?

白衣老者想了想,还是有些担忧,毕竟,这可不是一般的神火啊…。这是神火榜排名第三的紫莲心焱,天下怎么会有人不动心?

不过他也不愿在这上面费神,自我安慰道:“不错。想必那位也不会在意这些。”

“走吧!去看看这下面,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猫腻!”

黑衣老者率先飞下去,白衣老者紧随其后,不过片刻功夫,便消失在了紫莲花海之中。

…。

几乎是同一时刻,在沙漠的另一边,有几个人正在匆匆赶来。

等终于看到那几乎无穷无尽的紫莲,几人的眼中,都是闪过了震惊之色。

“这就是…。紫莲心焱?”

桑煦凝看着那随风摇曳的紫莲,层层叠叠,如同波浪一般朝着远处荡开,看起来分外壮观瑰丽。

想着自己竟然这般近的看着紫莲心焱,而且之后说不定就可以拥有这神火,心中不可抑制的变得激动兴奋,连温婉娇美的容颜上,都涌上了几分潮红,眼睛晶亮,闪烁着毫不掩饰的贪婪之色。

若是她拥有了神火,将会变得如何厉害?她只要想一想,就已经有些迫不及待。

到时候,她就会接受世人的无上称赞,成为无数人仰望的存在!更加可以将那些人都踩在脚下!尤其是凤长悦!她一定要狠狠的整治她!

有最后一位的赤心之炎有什么厉害的?

这神火榜第三的紫莲心焱,就要是她的了!

桑煦凝只顾着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也就没有看到一旁的柳承修同样有些激动的神色。

身后跟着的几人,是皇室的供奉长老,是这一次专门保护她的。此时见此场景,也都是忍不住惊叹连连。

柳承修毕竟年长,心思也更重,眸中的炽热只是片刻便被他掩盖过去,侧头看了桑煦凝一眼:“这并不是紫莲心焱。”

桑煦凝一愣。

柳承修神色有些严肃,看的桑煦凝心中不自觉的有些沉重。

“这不过是紫莲心焱的化形而已。它的本体,一定在这沙漠之下!只有得到本体,才算是得到了真正的神火!”

桑煦凝很快明白过来,是啊,她怎么会以为紫莲心焱就是这些看着没什么特点的紫莲呢?

想到方才自己喃喃的话都被听去了,她心中有些羞恼,却不好说什么,只好勉强笑道:“师父说得对,是凝儿太激动,看错了。”

柳承修不在意的挥挥手:“无碍。若不是这些莲花,即便是我,也不敢确认这下面的,竟是紫莲心焱。”

神火降世万年,出现的次数寥寥可数,更何况这排名第三的神火?

这简直是天大的机缘!

听他这般说,桑煦凝的脸色稍霁,想要打破方才的尴尬,朝前飞去:“这沙漠虽大,但是紫莲心焱一定在下面,我们只要将这些紫莲全部斩去,不就可以增加找到紫莲心焱的机会了》”柳承修闻言,淡淡点头。话虽不错,但是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大公主小心!”

一声惊呼,一个老者立刻飞扑上前,将那袭向桑煦凝的莲花通通打碎,而后将她拉了回来,险险避开了那锋利的几乎割裂肌肤的花瓣。

桑煦凝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便被人强行带回。

紧接着,她便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伸出手一摸,竟是血。

她这才惊怒发现,不过是方才一瞬间,那看似娇弱的花瓣就已经在她的脸上划了个伤口!

柳承修皱眉:“小心。这紫莲心焱,可是极为危险。这些莲花,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无害。”

桑煦凝心中恼怒,却无处发泄,便愤恨的看向那紫莲。

她一定会将这些紫莲,全部斩除!

正在此时,天空之上忽然划过一抹彩色,几人抬头看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便都以为是看错了。又看向无垠的紫莲,面色微沉。

…。

安静的地下迷宫之中,一道身影在飞速的前进着。所到之处,几乎寸草不生。那些繁茂的紫藤,经过他的手,全部化为飞灰,再也无法重生。

他的身形几乎如同鬼魅,不过眨眼时间,便已经强行破开了无数墙壁,摧枯拉朽!

只要有一丝她的气息,他便朝着那边飞速前进!

再次将面前的紫藤破除之后,他面色冷厉,周围的紫色火焰照耀在他如同浮冰碎雪般的容颜之上,只让人觉得心生敬畏。只看他一眼,似乎便会被他周身冷凝的杀意斩杀!

而里面,依旧没有她。

他目色如同淬了冰,冰寒刺骨。

而此时,一道妖娆的声音,忽然响起。

“真是想不到,竟然连你也惊动了呢…。你什么时候,对于这些事情也有了兴趣?让我猜猜,你是冲着我来的,但是现在这样子,好像并不完全是呢…。怎么?你在找人吗?”

轩辕夜凤眸微凝,声线冷沉:“她在哪里?”

那人一声嗤笑。

“不过是一个冷硬的女人,你怎么如此紧张?呵…。很不巧,我对她,也很有兴趣呢…。要是你不能尽快找到她,那么,她就属于我了哦……”

他面前忽然再次生长出无数的紫藤,上面盛开着更多的花朵,轻轻摇曳,遮蔽眼帘。

“想知道她在哪里?这多简单啊,你找遍这里,不就可以找到了吗?”

那个声音带着几分调笑,似乎带着恶作剧一般的快意。

沙漠万里,广袤无垠。

翻遍了这沙漠,只怕就算是他,也得累死了,呵。

却不想,轩辕夜忽然抬眸,定定的看向某处,声音微凝。

“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