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98 是她?

依然是空旷宽敞的道路,只有呼吸声和脚步声交叠,衬得这里越发的幽静。

凤长悦和沧月并肩而行,旁边的柱子之上,紫色的火焰变得越发的耀眼,几乎已经可以看到很远的前方,但是这光芒的紫色实在是有些诡异,所以即便可以看到一切,凤长悦还是十分警惕。

忽然有纷乱的脚步声从前方传来,掺杂着人粗重的喘息,显然是在逃亡。

凤长悦停下步子,而后缓缓蹙了下眉。沧月看她这个反应,挑了挑眉。

果然,下一刻,凤长悦就看到,一道有些熟悉的身形,出现在眼前。

他一身白衣此时已经大半染上了鲜血,脸上也有一些,头发有些凌乱,面色苍白,显然是经过了一场恶战。

他无意间抬头,便看到了凤长悦,当下脸上竟是露出了几分狂喜之色,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口,连忙奔跑过来,只是他左腿似乎受了伤,此时走的很是勉强,不过是一小段距离,竟是流了一路的血。

然而他却顾不上那么多,只是朝着凤长悦而来:“凤…凤长悦!”

凤长悦上前一步,蹙眉:“风三?”

来人虽然一脸苍白,甚至还带着一些污血,但是凤长悦还是一下子就认出了他。

看着他这个样子,凤长悦心中涌起一股不安的感觉,果然,风三来不及说更多,便一手指向了身后,满目焦急和热切的看着她:“大、大哥还在里面!”

凤长悦心中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了,眉间微蹙:“他怎么了?”

风三此时哪里还有初见时的飘逸多情?只怕若不是见到凤长悦,此时他已经昏倒了,现在不过是强撑着罢了。

见他喘息剧烈,身上受了极重的伤,凤长悦立刻拿出一颗丹药,递给了他。

风三连一分犹豫也没有,当即将丹药吞入腹中。

感觉到温和的力量在体内化开,沿着四肢百骸流淌,并且滋养着已经枯竭的丹田,风三的呼吸终于逐渐恢复了平静,也恢复了一些力气,虽然脸色还是一样苍白,但是好歹能够顺畅的说完一句话了。

然而他说出的这句话,却顿时让凤长悦脸色一冷。

“大哥他在里面,和人打起来了!”

凤长悦知道,风三的这句和人打起来了,绝对只是一个概括。里面的情形,恐怕十分复杂。

她早就叮嘱过杨溯不要动用灵力,甚至在进来之前和云渺然以及那几个强者惊天一战,她也强行阻止了他动作,为的就是不前功尽弃。

杨溯必定也明白这其中利害,所以不是到了紧要关头,他是绝对不会出手的。

但是现在,他们从沙漠发生异变之后就一直分开,到现在也差不多有两三天时间了,想不到再次见面,竟是听到了这样的消息。

凤长悦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单刀直入:“是谁?熊五他们三个呢?”

风三纵然不是灵宗强者,但是也已经几乎到达了九星灵皇的水平,能让他伤成这样,只怕敌人绝对不简单。

显然,是沙漠之中的其他人,也被卷了进来。

风三的脸色微变,竟是有些苦涩:“其实…。那些,倒也算不上是人…。我和大哥、熊五都是无意间碰到大哥的,大哥让我先跑,我不愿意,却被他一掌强行推出,而熊五…。还在里面死撑…。”

其实不用他说什么,凤长悦便可以大概猜到。熊五和风三几人都是杨溯的死忠属下,绝对不会在面临危险的时候临阵脱逃,在那样的时刻,只怕他们都会倾尽自己的性命来保全杨溯。只是风三被推出,熊五那个执拗劲儿,只怕连杨溯都没有办法。

凤长悦心中一顿,立时明白了什么,却并没有犹豫,直接道:“带路。”

风三眼睛一亮,闪过一丝惊喜,然而下一刻,却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有些复杂,而后在凤长悦准备抬脚迈步的时候,犹豫了下,还是拉住了她的手臂,不过只是瞬间,就连忙松开了手,似乎有些不敢和凤长悦的目光对视。

“你…你想好了?里面…。很危险……一旦进去,只怕就出不来了…”

他怀中还抱着琴,只是此时那琴上面也沾着血,而且中间似乎有好几道深深的划痕,他对这琴向来十分爱护,凤长悦虽然才认识他几天,却也知道他对这把琴的珍爱,可知方才战况多么可怕。

凤长悦眯起眼睛看着他,风三在这样透彻的目光之中如芒在背,终于还是垂下了头,看向一旁,似是有些不敢和她对视。

“大哥说…。若是遇到你,让我保护你,并且绝对不要让你进去……”

风三艰难的将这句话说出来,终于感觉心里好受了一些。

这确实是杨溯的意思,杨溯送他出来,一方面是为了不让他也死在里面,另一方面,其实是希望若是遇到凤长悦,可以保护她。

虽然风三受伤了,而且凤长悦的实力并不弱,但是杨溯还是做了这样的决定。

他,连同他手下的所有人,都是流亡者,能够为她而死,也是值得。

但是……风三虽然也感激凤长悦,却并不知道杨溯和凤长悦的娘亲的诸多渊源,所以并不知道在自家大哥心中,凤长悦的性命高于一切。所以当时他不理解,现在,也不理解。

他知道按着凤长悦的性子,知道事情之后,必定是会去救大哥的,这也正是他心中期望的。毕竟凤长悦那惊天一战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让人震撼。风三等人几乎要以为凤长悦其实故意隐藏了实力,实际上境界已经很高。

所以在他心中,其实是希望凤长悦能够去救自家大哥的。

所以在看到凤长悦的那一瞬间,他便直接将杨溯的情况交代了,将杨溯让他出去绝对保密的的嘱托全部置之脑后。

可是当看到凤长悦果真片刻犹豫都没有就要去的时候,他心中忽然又动摇了。

他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感受着凤长悦淡淡的目光从自己身上扫过,风三浑身僵硬,甚至感觉不到身上各处传来的剧痛。她的目光很淡,很轻,却像是巨石一般压在他的身上,重在他的心头。

所以,他才没有控制住自己,拉了她一下。

现在,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心中到底是希望她去,还是不去。

他虽然只是抓了凤长悦一瞬间,但是那感觉却十分清晰。

她的手臂十分纤细,他用力一抓,轻轻巧巧,好像抓住了一根漂浮的芦苇。

可他知道那不是芦苇,那手臂之上甚至蕴含着连他都震惊的力量。

但是眼角余光看到那纤细消瘦的身影,竟是又犹豫了。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在那样的目光之下,狼狈而羞愧的托盘而出。

凤长悦只是看了他几秒钟,便抬脚继续朝前走去。

“前面带路。”

风三吃了一惊,有些惊愕的抬头,却只看到那有些消瘦,却分外坚韧挺直的背影。

他愣了愣,连忙踉跄着追上去。

沧月冷眼看着,见此勾唇一笑,极冷。

这个女人,似乎很喜欢送死呢……不过,谁让他喜欢她呢?即使只是看着一个背影,也已经足够让他心动。

他不再说话,步伐懒散,跟在后面。

三人走了不远,便遇到了一个屏障。

看着眼前淡紫色的结界,凤长悦黛眉微扬,用精神力试探了一下。

紧紧只是这么轻轻一触碰,便像是一颗石子扔到了湖水中,荡起层层涟漪,一重重的威压从上面散发出来,几乎瞬间让风三的脸色又白了白。

他有些为难的看向凤长悦:“这结界…似乎很强…。我方才,也是被大哥的力量裹挟着冲了出来,而且方才这结界,还几乎是透明色,现在却是成了淡紫色,显然加强了不少…。”

从他冲出来,到他回来,不过是一小会儿的时间,这颜色的变化,却是如此明显。显然,这力量也不是差了一星半点。

沧月在一旁,斜倚在墙壁之上,悠闲的看着,眸中似是在调侃,又像是在嘲讽。

“不过是个普通的废物,你怎么如此上心?这可真是让我伤心呢。”他嗓音略略黯哑,却十足的性感,一个转眸,一个声调,都无比诱惑,通身妖娆的气息,即便是心急如焚的风三,也不能完全忽略。

而在那样的风情之中,又隐约透出一股极致的危险,让人望而生畏。

风三不知为何心生畏惧,不敢扭头看沧月,一双眼睛便看向了凤长悦,却见她在这样的情形之下,竟然还是一脸淡定,似乎对于沧月的那些话,完全置之不理。

沧月也不在意,只是抱臂看着,紫色的眼眸如同琉璃一般摄人心魄。

凤长悦挥出一道灵力,瞬间淹没在结界之中。

她微微挑眉。

风三见此,有些泄气。

“我其实方才已经尝试过…。无论怎么做,都无法打开结界。灵力会被直接吞噬,精神力则是会遭受到加倍的反弹…。”

正说着,却见凤长悦忽然往后退了两步。

“后退。”

风三愣愣的跟着后退。

下一瞬,却猛然睁大了眼睛!

只见凤长悦后退两步,而后手中豁然出现了一道玫瑰金色的火焰,而后朝着那淡紫色的结界横斩而下!

而后,那仿佛坚不可摧的结界,便轰然碎裂!

绚丽的火焰跳跃着,鲜艳的颜色在那一瞬间炸裂开来,几乎盈满了瞳孔。

饶是风三之前已经知道凤长悦的手段,此时还是觉得有些…。震撼…。

毕竟,手段太多利索,姿态太过剽悍。

沧月沉沉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微光,妖娆的面容之上,竟是带上了几分笑意。

不理会还在发愣的风三,凤长悦在将结界打开之后,就抬眼看去——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面坚实的墙壁,和他们一路走来四面的墙壁一模一样。

而随着那结界消失,那墙壁之上,竟是逐渐出现了一条条的裂缝,从中间的某一个点开始,朝着四周扩散而去,像是蔓延开来的一样,而在尾尖又都很有规律的收敛。

凤长悦眼睛微微眯起。

这些裂缝,最后竟是形成了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的形状!

像是从他们身前的墙壁的最中间位置,逐渐长出了一朵娇艳的莲花一般,层层叠叠,渐次合拢,甚至连那合在一起的花瓣之上的淡淡纹路,都看的清清楚楚。

而后,片刻的安静之后,那朵莲花忽然无声绽放。

层层叠叠,繁繁复复,从中间的位置逐渐展开,像是一朵真正的莲花在盛开一般,逐渐的盛开,那一片片的花瓣,朝着四周缓慢舒展着,划过完美的弧度,最终停下,形成了最娇艳的盛开的模样。

而后,这墙壁忽然消失,却有一朵紫色的莲花,悄然出现,而后朝着里面摇摇晃晃飞去。

“跟上。”

那冷清沉凝的声音让风三有些发愣,她、她未免也太淡定了吧?

可是那纤细笔直的人影已经消失在眼前,风三连忙收敛了思绪,跟了上去。

沧月在后面,姿态懒散,眸色微深。

等走进去,凤长悦才发现这里面的猫腻。

原本她一直以为,这里是一座地下迷宫,那些墙壁也都是早就规划好的,不可破坏的,而现在看来,却不是这样。

她打开结界之后,在那后面的,竟是另一条道路。而且比之前的道路更加宽敞,

也就是说,那看似坚不可摧的墙壁,其实都是一道道的结界,不过呈现的形态不同罢了。

若不是亲眼看到,只怕她也不会想到,这墙壁之后,竟是别有天地。

这地下,原本温度就极高,到了这里,更是有些让人难以忍受。

风三已经召唤了灵力铠甲,却还是不断的冒汗,像是呆在火炉一般。

没有走几步,凤长悦几人便听到了一阵剧烈的撞击声,像是人的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的声音。

风三脸色一变,当即冲出去,一转身,果然看到一片乱石之中,一道狼狈的身影,正尝试着站起来。

大约是受伤过重,他尝试了两次,都没有成功,重重的摔在地上。偶然抬起身子的时候,凤长悦还是眼尖的看到,那就是杨溯。

虽然此时的他满脸灰尘和血迹,身上还有不少灼伤的痕迹,但是那双眼睛,依然沉着温和却透着顽强的坚持。

不过纵然如此,还是可以看到在他身后,有一道人影。

那个人似乎以及该昏迷过去,庞大健硕的身躯本来应当十分显眼,但是因为周围的乱石纷飞,而且灰尘重重,竟是几乎完全掩盖在其中。

不过猜也知道,这个人,就是熊五。

一眼看去,其实并不能看清到底里面有什么,也不知道杨溯究竟是受到了什么样的攻击,但是几人却还是能看到,杨溯还在勉力支撑,挡在熊五身前。

看样子,竟像是熊五已经昏迷,而杨溯在拼死相护。

凤长悦蹙起眉头。

风三更是惊得魂飞魄散,惊呼一声连忙冲了过去。

“大哥!熊五!”

听见这声音,杨溯才似乎注意到几人的到来,一眼看到风三,他的眉头便皱了起来,眼中有着明显的不赞同。

然而随即他便看到了紧随在后的凤长悦。

他眼中终于浮现了震怒之色,随即豁然看向风三——

“风三!谁准你将她带过来的!”

一声厉喝,顿时响彻整个空间。

风三脸色一僵,即将冲到杨溯身前的脚步也慢了下来,停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知道大哥会生气,却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将他激怒到这个地步。

他跟随大哥这么多年,除了当年看到自己父亲死在自己身前,想要冲出去,却被人死死按住的时候,他从未再在他脸上见过这样的神色!

焦虑,惊怒!

风三忽然有些明白,也有些疑惑。

明白的是,他终于明白这凤长悦在自家大哥心中,究竟是怎样的地位,疑惑的是,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他们才见面认识几天不是吗?

但是这一切,风三都无法问出口,看着杨溯震怒质问的眼神,他心虚羞愧的低下头,不敢和他对视。

凤长悦见此,几步走上前,声线冷清,却带着不易觉察的温和。

“是我自己要来的。”

杨溯紧锁眉头看向她,眼底是再清晰不过的担忧。

她微微弯起唇,虽然有些苍白,却轻易可以让人感觉到她心中的熨帖温度。

杨溯心中忽然一暖。

“我帮你。”

凤长悦低低道,随后,抬眼,看向对面。

眸色顿沉。

……

广袤无垠的沙漠之上,此时已经遍地盛开了紫色的莲花,看起来有着别样的妖娆。若是一小片莲花,会是十分动人的美景,然而当这场景竟然蔓延了整个沙漠,一眼看不到边的时候,竟是莫名的让人有些不舒服,甚至恐惧。

而在这一片炽热却妖艳的景色之上,有三道人影,缓缓浮现。

站在前面的男人一身黑色锦袍,微风吹过,他的衣衫像是有月华流过。

然而这却也无法比得上他清隽无双的面容,连炽热火辣的阳光都似乎特意避开了他,只留下淡淡的辉光。

他俯首,看向下方无尽的莲花,迎风摇曳,凤眸微眯。

“这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

站在他身后的两人先是看了看那遍地的莲花,脸色有些凝重。

泽尔恭敬道:“君上,这紫色莲花,是从三天前出现的,而且生长极快,不过短短三天,便已经覆盖了整个沙漠。这里之前一直是炽热干燥的沙漠,除了每月一次的血夜,并无不同。甚至千百年来也一直都是这样的状态。我们在这里看守多年,却因为紫莲心焱实在是太过神秘莫测,连我们都无法找到它的具体位置。也因为担忧它已经化形,所以一直未曾轻举妄动。但是这一次,却不知道为什么,紫莲心焱竟是自己忽然动了…。而且这动静极大,只怕现在大陆之上的各方势力,都已经知道了。不过那些人,自然不足为据。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找到紫莲心焱的本体。”

轩辕夜思忖了片刻,眸中似有冷芒。

“不急。紫莲心焱千年未曾有过动静,此次爆发,必定是有原因的。”

泽尔和墨四自然也是这般想的:“那…君上,我们现在是不是要下去?”

轩辕夜眉目淡淡,语气却不容置疑。

“自然。”

无论这下面是什么,最终,都会呈现出真面目。而他,也正想一探究竟。

然而正在他准备朝着某个方向下去的时候,却忽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心脏剧烈的一跳。

他的动作忽然顿住。而后再次看向那无垠的紫色莲花中的某个方向。

除了莲花,什么…。都没有……

他蹙了蹙眉。

然而心脏,却忽然再次猛然一跳,像是有人攥紧他的心,猛的掏出,而后掷在雪地之上,忽冷忽热。

他的心中,忽然涌出强烈的预感,一个想法,骤然出现在脑海。

那想法实在是有些疯狂,也太过不可思议,以至于让他的目色有些眩晕,深沉如同暮霭,看不清晰,然而心脏莫名的悸动,他却也无法忽视。

那感觉实在是太过强烈,也是在是太过欣喜,以至于他竟然瞬间有些不知所措。

而后,他猛然朝着某个方向而去,心中却有一道声音轰然作响——

是她?

------题外话------

亲们抱歉,今天更新晚了呜呜呜,明天保证不会这样了呜呜呜我去面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