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97 殊途同归

看着眼前再一次出现的分叉口,凤长悦再一次停了下来。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荆棘沙漠之下,竟然有着这样的存在。

整个地下,就像是一座迷宫,他们从掉落到这里开始,已经行走了好几天,经常回遇到这样的分叉口,一条道路分为两条甚至三条不同方向的岔路,分别延伸向同样暗沉的深处。纵然每一条道路两旁,都有着同样的紫色火焰照明,但是终归看起来,都是有些诡异阴森。

凤长悦其实并不是为这些分叉口烦恼,因为从掉下来之后,她心底深处就受到了强烈的吸引,越是朝着里面走,那吸引力就越是强大而清晰,所以其实在面对那些分叉路口的时候,她其实不需要猜测便可以直接判断出来究竟应当往哪里走。

但是身边还有一个沧月。

纵然沧月已经知道她身上有神火的事情,而且总是噙着几分妖娆的温柔的笑意看着她,神态懒散甚至带着几分舒适,不像是在绝境之中探索出口,反而像是在自家的后花园之中游荡一般闲散自在。

这让凤长悦心中没来由的警觉。

而且每当遇到这样的交叉口的时候,沧月总是比她更先做出选择,好像熟门熟路一般。

好比现在。

两人面前,两条道路分别延伸向左右两个方向,看起来没有任何的不一样,然而沧月站定了之后,只是看了一眼,便微微笑着扭头看了她一眼,嗓音略微黯哑,在空旷的空间中显得有些性感而诱惑。

“我们走右边。”

他甚至没有询问一下凤长悦的意思,直接就这样决定了。虽然他的脸上带着几分笑意,似乎在看着情人一般的温柔,但是凤长悦却犀利的感觉到,他说那句话的时候,用的语气是肯定句,几乎算是命令式。

凤长悦抬眼看他,终于开了口,淡淡出声:“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往右边走?万一出口在左边呢?”

她的声线其实是清朗的,但是因为她的语气实在是太过冷静,听着便有一丝冷意,在这样暗沉的光线下,更是带着几分慑人的威严。

沧月一愣,随即低笑。

“这个……你还不知道么?”

凤长悦黛眉一挑:“我该知道?”

沧月转眼看她,紫色的长发在身后垂落,几乎落到脚踝,那双紫色的眼眸,更是充满了让人沉沦的光泽,此时像是有风吹过,荡起一层涟漪。

“这样可不好呢……明明你什么都知道的啊……”

他尾音微微一绕,像是柔软的丝在心脏缠绕了一圈,而后微微诤紧,让人的心也跟着一紧。

凤长悦不语。

“你自己身上就有着两种神火,又怎么会什么都不知道?现在这样问我,可真是有些过分了哦…。”

沧月看着她,眸色微闪。

凤长悦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极度的渴望。

她很熟悉那种眼神,很多知道她身上有神火的时候,都会露出类似的渴望而贪婪的目光。

但是沧月,又有些不同……他的眼神,实在是太过炽热了,在提到神火的时候,他神色不可抑制的产生了一些波动,虽然十分微小,但可惜凤长悦实在是看的太过仔细,所以其实看的清清楚楚。

那种渴盼之中,隐藏着巨大的疯狂。

若是要打个比喻的话,凤长悦觉得,那种眼神,就像是热爱艺术的人,在看到自己心中梦寐以求的艺术殿堂时的目光。

她不动声色的扭过头,抬脚迈向左边:“可我还是想走左边。”

沧月的脸色微微一变,眉目之间隐约有丝冷意,但是转瞬消失。

他顿了顿,便即刻跟了上来,身姿悠然,神色闲散,甚至还带着几分宠溺的笑容。

“好啊。既然你喜欢,那我们就走左边好了。”

反正,最终,都是要去那里的……

凤长悦心中一动,脚步不停的朝前走去。

……

“啊!”

一声凄厉之极的喊叫声,忽然从远处传来。

说是远处,却并不远。

因为那声音,其实是从旁边传来的,只是隔着一层墙壁,听起来便觉得远了一些。

凤长悦顺着那声音,看向自己身边的墙壁。

这虽然是沙漠之下,但是这些道路,像是耗费了极大精力精心修缮的一般,不仅仅脚下的道路极为宽阔平整,旁边的墙壁也十分坚硬光滑。

凤长悦停下了脚步。

其实这不是第一次听见这声音了。

从他们落下一直到现在,走了这么长时间,其实时不时就会听到这惨叫声,而且几乎个个都是凄厉异常,像是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或长或短的惨叫之后,便再次悄无声息,恢复平静,自然,那平静便越发的渗人。

凤长悦怀疑,整个沙漠之上为数不多的人都已经被吞噬了进来。

实际上,也却是是这样。

荆棘沙漠广袤无垠,纵然流传着诸多危险的传说,却还是有不少人想要来一探究竟。

在这里有宝藏的传说吸引了很多人,比如客栈的那些人,还有的是不信邪,偏偏想要来看看着荆棘沙漠究竟有没有传说中的那般可怕,比如他们之前遇到的那几个年轻的男女。

现在,所有人都被卷了进来。

便是她靠着神火的指引,都尚未找到出口,更何况其他人?

见凤长悦停下脚步,沧月也跟着停了下来,懒散道:“怎么不走了?”

凤长悦回头看他一眼,微微挑眉:“只是觉得我的运气不错,这一路,竟是什么危险都没有遇到。”

沧月意味深长的看着她:“这种危险,别人都是避之不及,怎么看着你很感兴趣的感觉?”

凤长悦目光淡淡的扫过他妖艳的面容,而后转身继续朝前走去。

“因为暴风雨来之前,总是很平静。”

沧月一愣,继而看着她逐渐走远的背影,眼角忽然染上了几分笑。

真是个聪明的女人啊……

但是连同凤长悦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知道此次紫莲心焱异动,荆棘沙漠产生了巨大的动静,已经引起了大陆的震惊。

……

“你说什么?荆棘沙漠之上盛开了紫色的莲花?并且已经持续了好几天?”

纳克兰帝国皇宫,辉煌的宫殿之内,纳克兰帝王震惊的将手中的杯子打碎,满脸惊愕。

在他身前,是一个浑身黑衣的男人,半跪着,垂着头,看样子是在汇报情况。见自家主子择这般震惊的失态,并无半分惊讶之色,只是脸色越发凝重,感受到那来自于头顶的依然充满了威严的目光,头垂的更低了。

“禀告陛下:是的!其实之前,沙漠之上只是有一些零星的莲花,只是后来一直在不断生长,便逐渐覆盖了大半个沙漠,而且此时。那些莲花还有继续蔓延的趋势。恐怕过不久,那些莲花就会将整个沙漠淹没了!”

纳克兰帝王在心里消化着这个消息,脸上震惊的神色迅速收敛,只是苍老的眼中依然有着惊骇之色。

荆棘沙漠又称为死亡沙漠,是世所皆知的绝对危险的地方,即使是灵宗强者,进去也几乎毫无生还的可能。所以虽然沙漠之中一直有着埋藏惊天财富的传说,他也只是派人秘密的守在外围,没想到竟然会得到这样的消息。

荆棘沙漠发生了惊天异变,而这,又意味着什么?

他缓缓的靠在椅子上,手下扶手上珍贵的魔核闪耀着淡淡的辉光,衬得他眼中神色不明。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忽然问道:“其他人有什么动静吗?”

这其他人,自然是值得另外两个帝国。

那黑衣人恭敬道:“回陛下,暂未发现他们有任何动作。我们的人应当是最早发现异动的。因为在那之前的血夜,我们有一个属下不小心被卷走,我们在之后决定深入沙漠一看,但是还没有出发,便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波动。而后果然远远看到,荆棘沙漠惊变。于是我们立刻撤回了所有在外围等待着的人,而后迅速回来禀告了。”

他说着,身体还控制不住的有些颤抖,只是这样说着,便好像又看到那几乎将人的心神都震裂的一幕。

广袤无垠的黄金色沙漠,在那一瞬间,突然开始出现了一个个的黑洞,无数黄沙顺着黑洞朝下涌去,似乎是无底洞一般。而在那之上,则是缓缓的盛开了一片片紫色花瓣,随后那些花瓣,则是转变成了一朵朵的紫色莲花,在黄金色的起伏的沙漠之上,迎风绽放。

不过是一瞬间,便已经沧海桑天。

他在半空之上远远看着,还可以看到有一些小小的黑影被随即吞噬。

他,以及他的同伴,都知道那是人。

那是先他们一步,进入沙漠的人。

他们不敢停留,在巨大的震颤惊恐之下连忙撤退,甚至再也不敢回头看一眼。

纵然如此,现在想起来整个沙漠那一幕无声的坍塌,也依然瞬间湿了后背。

纳克兰帝王却忽然轻笑。

“你们真的以为,这件事,只有你们知道吗?”

那黑衣人一惊,却不敢回话,只是更加恭谨的跪着。

纳克兰帝王眼中闪过几分冷光,几分嘲讽。

“你以为,荆棘沙漠,只有我们的人吗?”他看向窗外,隐约可以看到一片暗沉的天空,似乎风雨欲来。

“既然我们派了人,那么他们,自然不会坐视不管。甚至,他们的野心,更大呢…。现在,奥斯帝国和罗亚帝国,只怕已经加派人手了。”

黑衣人这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样的错误,连忙请罪:“陛下英明。属下疏漏。只是陛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静观其变,还是主动出击?”

现在这个情况,谁都知道是个两难的选择。要是现在加派人手,进入沙漠,绝对会面临着极大的危险,可是这场景,分明是珍宝现世,犹豫到最后,要是这东西落到别人手中,可是不妙……

纳克兰帝王沉思了片刻,现在其他两方肯定也面临这样的选择,所以其实现在,他们彼此之间的较量,已经开始了。

“既然如此,还是先等……”

“父王。”

一道温柔的女声忽然传来。黑衣人一惊,不知什么时候,那后面竟是有了人,要知道这里算是绝密的存在,甚至连他,都是陛下的绝对秘密,以往绝对不会有人在这里,而今天却是有人!显然是早早就在后面呆着了!

而且,是个女子!

他脑中迅速略过一张温婉的面容,当下更加不敢抬头。

而坐在上首的桑寒天,听见这声音,脸上严肃的表情缓和了许多,带上了几分笑意,回头看去。

“凝儿,你怎么出来了?怎么?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从鎏金的屏风后面走出一道娉婷身影,一身精美的宫装,容颜柔婉,笑意温和。

正是桑煦凝。

“父王,女儿觉得,这次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咱们应该及时出手。”

“为何?”

“因为…。”桑煦凝偏头看了眼那黑衣人。

桑寒天皱着眉头,让他退下,才继续看向桑煦凝:“怎么?往常你对这些事情都不是很在意,怎么今天忽然走出来了?”

桑煦凝脸上绽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因为…。我刚刚接到师父的消息,说…。紫莲心焱出世了!而地方,正是荆棘沙漠!”

桑寒天震惊的睁大眸子:“你是说…。”

桑煦凝肯定的点头:“没错。这次荆棘沙漠异动,正是因为紫莲心焱!父王,您也知道我身上那火焰,不过是神火的伴生物,其实并不是真正的神火。所以这次,我绝对不能错过机会!这紫莲心焱,我是一定要拿到手里的!”

桑寒天微微皱眉:“可是那太危险…。而你,又有什么完全的打算吗?”

桑煦凝神秘笑笑:“您只要派几个高手跟着就行,多了也帮不上什么忙。而且这一次,师父也会随着我去的。”

“既然如此…。好!”

……

而在伽陵学院之中,正在闭目养神的苍离忽然睁开了眼睛,看向西北方向!

那里,有一股潜藏的炙热的能量,正蠢蠢欲动!

出于某些原因,他对于神火有着极强的感应力,尤其是…。这样大的动静!只怕所有七品以上的炼药师,都能感受到那波动了!

他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长悦那丫头,正在西北!荆棘沙漠!

而在他豁然起身的时候,后山忽然也传来了一阵剧烈的波动!

整个学院都忽然被一片彩色的光芒笼罩!

所有正在修炼的学生和老师们,都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随之而来的,是一片刺骨的寒冷。

感受着那股波动,苍离肃然的脸上,有了一丝波动。

原来,那小家伙,还没有忘记长悦那丫头啊…。

正在此时,他的头顶,忽然划过一抹艳丽的色彩!一道耀眼的光芒,忽然从后山之中照耀而出!

所有人都不明所以。后山从将近一年以前就已经封闭,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场景!?那彩色的光芒,又是什么?

而就在这时,后山那彩色的光芒,忽然化为一团,而后朝着某个方向飞去!

所有人都疑惑不已。

然而苍离的脸上,却浮现了淡淡的笑容。

那小家伙,还真是机灵,竟是直接朝着西北方向而去了啊……也好,他虽然速度极快,却还是比不过它啊…。

不过眨眼时间,那团彩色便已经消失在了天空之上,而那笼罩整个学院的彩色光芒,也逐渐消退,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

万里之外。

一片漂浮着的宫殿之中,最中间的辉煌大殿,显得格外壮丽恢弘。周围并没有侍卫走动,因为这里即便是长老们,也不能随意进出的地方。

而在大殿之内,一道黑色颀长身影,正站在窗边,双手负于身后,周身气息清冷尊贵。

“君上,荆棘沙漠有了异动,看样子,似乎是紫莲心焱暴动了。”

他转过身来,绣金边的黑色锦袍划过一抹轻微的弧度。

仿若浮冰碎雪一般的容颜上,依旧是惯常的冷清。清隽的眉目之间,似有风雪飘过。

“传令下去,令赤一和林远留守,泽尔和墨四同本君共同前往荆棘沙漠。”

略微低沉而优雅的声音响起,清清淡淡,却是让下首的人一震,恭敬道:“是!”

他目光像是初冬的冰水,带着几分高不可攀的冷意,凤眸之中,一片深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