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96 凌家

装。

凤长悦心中冷嗤。这一天一夜,她虽然是和沧月一起走来,但是彼此之间相互相互戒备,其实各自明白彼此关系如履薄冰,现在说这些话,居然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只是她也确实不想和这些人搀和在一起,也就静静的看着,并不说话。

这在其他人眼中,自然就是默认。

一时间,几人的脸色都不是十分好看。

他们身份贵重,还从未遇到这样被人这样无视甚至嫌弃的情况。只是对方这话,若真是要挑刺,还真是什么都说不了——

人家说了,不过是不想被他们打扰而已。这两个人看起来年龄相仿,甚至比他们看起来还要小一些,说不定真是感情深厚,不想和他们一起罢了。

蓝衣少年看了凤长悦一眼,见她神色淡淡,似是并不在意这些事情,而那个少年看向他们的目光,却隐约带着几分不喜和警告。

这让他心中微微有些不舒服。

但是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他眉头拧了一下,迅速舒展开,想要劝说他们一起。

“在下并无恶意。我们原本在沙漠边缘,结果不知道为什么,荆棘沙漠忽然塌陷了,我们便一路掉下去,而后一路走到了这里,却一直找不到出口。想必你们也是这样的吧?既然如此,我们不如一起行动,人多力量大,说不定可以出去。”

沧月懒散的看了凌风一眼,凌风感觉到了他眸中毫不掩饰的不屑,心中皱眉,却不动声色。

沧月的眼神从几人的身上缓缓扫过,虽然散漫却带着审视,在那样的眼神中,几人都是觉得心中一紧,如临大敌。

沧月一声嗤笑:“我们可不想被你们拖累。”

“你!”

黑衣少年顿时被激怒,心头火气便要冲上来,被旁边那白衣少年一把拉住,不赞同的看了他一眼。

凌风听了这话,心中也很是不爽,若是平时他早就发火了,只是现在情况特殊,不得不忍。对方虽然只有两人,但是终究是一份力量,而且这少年看起来虽然年龄小,而且十分嚣张,但是他却莫名的感觉懂啊一股压迫感。

那是强者身上才会有的气息。

他看着这少年,虽然觉得他这个年龄,就算是天才也不会有多大的威胁,毕竟他们几个人也都是家族中的佼佼者,但是他心中还是有些忌惮,小心为上。

“我们不会成为你们的拖累的。”他定了定神,眉宇之间浮现淡淡的骄矜,那是绝对的世家才会培养出的气质,源自于对自己和家族实力的绝对自信,“我们失踪,很快便会有人前来寻找我们。万一到时候我们还没有找到出路,这就是唯一的办法了。到时候我们也会连同你们一起救出去的。”

在凌风几人看来,这是极为诱惑的条件。他们此等身份,普通人若是有机会和他们攀上关系,自然是求之不得,眼下他做出承诺,心中已经觉得这是极大的让步,对方是没有理由拒绝的。

然而,这一次,对面那紫眸少年,则是毫不掩饰的嘲讽嗤笑。

“无知。”

说着,他似乎不想再理会这些人,转头看向了凤长悦,眸中荡起微微的光,似是温柔。

“我们走吧。”

这些人,他多看一眼,都怕自己忍不住出手杀了他们。

实在是…。太蠢了。

这话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凌风几人,却是看得清清楚楚,顿时脸色都是青红交加。

凌风的脸色算是正常,然而眸中却已经闪过了冷光:这人未免太不知好歹!

凤长悦已经转过身,朝着黑暗中走去。

她对这些人没什么特别的情绪,反正不过是陌生人。而且她也觉得,在这样的情景下,说不定真是会被牵连也说不定。

沧月眸中带上几分笑意,而后跟了上去。

见这两人竟是没有丝毫留恋的转身就走,几人也是瞬间呆住,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他们逐渐离开的背影,胸口像是压了一块石头,闷闷的。

几人都是天之骄子,身份尊贵,即使是在家族之中,也是备受长老们宠爱重视的,然而此时却被人如此嫌弃,心中都是有些接受不能。

那蓝衣少年若不是被白衣少年拉着,早已经冲了上来。

争执了几下,那蓝衣少年终于愤愤开口:“有什么了不起的!说不定自己也是个废柴!连我们都不如!二哥,让他们走!看看他们两个人,到底能不能走出去!我还不信了,他们能比咱们厉害到哪里去!”

凌山本来就是个暴脾气,平时在家族中就鲜少有畏惧的人物,此时看到沧月二人这样的态度,自然是气不过,虽然被三哥凌雨拉住,但是最后还是没有忍住开破口大骂了。

凌风不赞同的看了他一眼,却并未出言阻止。

蓝蓝看着那即将消失在黑暗中的少年颀长的身影,心中像是被什么扯动了一般,竟是忽然朝前走了一步,轻轻开口:“……那个…。你、你们真的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吗?”

沧月停住了步伐,微微回头,只能看到他精致无双的侧脸,在远处的紫色火焰的映衬下,有几分摄人心魄却危险之极的美。

沧月眼角余光看到那少女娇俏的脸容上带着的几分渴盼还有不舍,忽然轻轻一笑。

有些妖艳的薄唇,勾出一抹荡漾的弧度,几乎瞬间变将人的魂魄勾走了一般。

蓝蓝红润的脸庞变得更红了,脸颊上似是飞上了两朵红云,一双明亮的星眸熠熠生辉的看着沧月,有些忐忑,也有些期待。

沧月突然扭过头来,一双如同紫色琉璃的眼睛,霎时间如同一片海洋一般,带着让人沉沦的光,只是这样一眼,便让人感觉到像是在一片温暖的海洋之中一般,逐渐变得有些昏昏欲睡。

周围忽然变得很静,随着他的动作,身边的一切都像是失去了呼吸一般,几人看着他的眼睛,都是逐渐变得失神。

凤长悦忽然淡淡的看了沧月一眼:“走不走?”

这一声顿时打破了诡异的平静,也让几人猛的从方才那种诡异的形态之中醒来。再看向沧月的时候,心中都是惊颤不已,想到自己竟是不知什么时候就中了对方的招数,后背都是一身冷汗。

方才那样,若是那个少年愿意,那么此时他们几人,就可能都要死在这里了!

幸好、幸好那少女打断了他!

凌风回神之后,来不及苛责质问沧月,连忙看向一旁的蓝蓝,见她脸色陡然苍白,甚至连嘴唇都在微微颤抖,心中很是担忧,连忙扶住了她:“蓝蓝,你怎么样?”

蓝蓝只是因为看着那双眼睛的时间久了一点,所以遭受的迷惑也深一些。此时豁然惊醒,如同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一般,浑身都十分疲惫,精神更是瞬间萎靡了不少。但是看到几个哥哥都十分担忧的看着自己,她勉力支撑着站直了身体,有些苍白的一笑:“我没事儿!你们放心。”

说着,还故意调皮的做了个鬼脸,低声道:“原来他真的很厉害啊!二哥,他方才可是连你也打败了呢!”

凌风看她精神还好,并且情绪并未受到影响,知道她是专门逗自己开心,也不好一直板着脸,更加不舍得训斥她,顿了顿才叹气,摸了摸她头顶:“你没事儿就好。这人……确实比我强。你现在也知道,什么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了吧?”

蓝蓝连忙点头:“是啊是啊!我觉得他和大哥有一拼呢!”

听着她迅速变得欢快的语气,几人都是舒了一口气,知道她是真的没什么事儿。若是她有了什么不测,那他们也都不用回去了。

蓝蓝说完,眼角余光迅速的扫了一下沧月,心中还是有些后怕,此时再看那紫眸少年,已经不复初见时的惊艳,反而带上了几分不可抑制的敬畏。

她从小受宠,性格天真却也聪颖,初见沧月难免惊为天人,此时再看,心知他绝对不是良善之辈,也就迅速收敛了心思。

凌山脸上也满是担忧,刚要开口,却比凌风一个满含警告的眼神钉在原地,心知自己绝对不死对方的对手,只好狠狠的扭过头,不去看沧月。

凌风这才放心的回头,看向凤长悦,脸色庄重,身体笔直,而后缓缓吐出一口气,朝着凤长悦一鞠躬——

“多谢阁下出手相救。”

他知道,若不是她开口,只怕那少年就真的将他们几人杀了。

他方才看到了那少年的眼神,带着淡淡的讥讽和期望,显然,对方方才不仅仅是做做样子,而是真的想要将他们置于死地!

他是真的不怕!不怕他们的身份背景,也不怕这样做会引起的后果!

这是基于强大实力的绝对自信和狂妄!

所以他心中,是真的后怕。若是因为一言不合惹恼了这人,最终惨死在这里,那才是真的憋屈!

也因此,他对于那少女十分感激。

虽然看起来不过是一句话的事,但是他却知道,那紫眸少年方才既然存了杀意,那么回头看他们的那一眼,必定不好对付,其中蕴含了十分强大的力量,然而那少女清清淡淡的一句话,四两拨千斤,竟是轻巧破除了那紫眸少年的*阵,显然也绝对不是凡人!

一时间凌风心中万般念头闪过,但是最重要的,自然是要先感谢那少女。而且他隐约感觉到,那少年似乎并不愿意去违背那少女的话。

凤长悦眉目冷淡,看了凌风一眼。

看来还没有蠢到家。

“不用。”

沧月脸上带着几分委屈:“为什么?”

为什么不让他杀了这些人?听着真是好烦啊!

凤长悦冷冷的看了沧月一眼:“赶时间。”

沧月此人,看似温柔妖娆,实则狠辣冷酷,而且性格有些乖张,这些人其实和他们无冤无仇,但是他却不过是凭着自己喜怒便要了解对方性命,根本没有将别人的生死放在心上。

换言之,就是对生命的漠视。

这种人,其实非常可怕。因为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心情不好,就会随便出手。

喜怒无常,性格乖戾。

凤长悦眉头微微蹙了下,又迅速舒展开,沧月虽然在一旁,但是光线很暗,他并未看到她脸上的神色。

他顿了顿,不甚在意:“好啊。看在你的面子上,就暂且放过他们。但是要有下一次,我可不敢保证了哦……”

凤长悦并不理会,径自朝前走去。

沧月随即也跟了上去。

凌风等两人的身影消失,才直起了身子,目光有些深沉。

“二哥,咱们现在怎么办?”蓝蓝有些担忧。

他们虽然是四个人,而且实力不错,但是在这样的绝境之中,也是毫无办法。看得出来,方才那两个人是真的好像有办法,但是对方已经表明了不会和他们一起,倒是有些麻烦。

凌风看向那逐渐消失的道路,尽管有着紫色的火焰照明,却还是显得十分诡异可怖。而且周围的温度,变得越来越高了。

“跟上。”

几人一愣:怎么跟?对方已经说了不和他们一起!

凌风脸色微沉,看向地面——

“你们没有发觉,这里的温度,比我们方才待过的地方,更热了嘛?这下面一定有什么猫腻。我们不必一定要随在他们身后,只需要沿着温度变化的方向跟上就行。”

几人这才发觉,这里的确是更热了,下面的道路甚至有些烫脚。听了凌风的话,都深以为然。随即一同朝着深处走去。

……

“主人,你方才为什么要救他们?”

小白有些疑问的问出口,怀里抱着一团冰焰之子,滚来滚去,玩的不亦乐乎。

娃娃也在一旁,闻言也十分好奇的睁大了眼睛,期待的等着凤长悦说话。

凤长悦顿了顿,才道:“那些人…。是凌夙家族的人。”

一城四族之中的凌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