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92 生死之战!

她周身灵力暴涨,竟是瞬间就抵达了三星灵皇巅峰!显然是要从一开始就拼尽全力了!

那老者面色无波,另外几人眼中都是流露出了几分轻视之色。

虽然她是公认的天才,但是却仍然无法改变一个事实——她现在的境界,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三星灵皇,就算是逆天了,也绝对不可能有胜利的希望!

他们的境界,超出她太多。

然而他们脸上轻蔑不屑的表情,迅速消散,变为凝重。

因为一股炽热的力量,正从凤长悦身上散发出来!与此同时而来的,是一股似乎无法抵抗的来自于远古的气息!

几人面色骤变!

“那、那是火焰?”一人颤抖着声音结巴道,有些不敢置信。

“这怎么可能?她身上的神火不是、不是赤红色的吗?”一人连忙扭头看向云渺然,想要寻求他的肯定。

那老者惊疑不定的看着,而后终于是确定了一点,声音都有些不稳:“她、她身上……竟是有两种神火?!”

云渺然阴沉一笑,盯着凤长悦的目光狂热而贪婪。

两种神火又怎样?最终不都是他的!

“她身上的确是有着两种神火,不过不用担心,她现在的境界,就算是靠着神火,也绝对不是你们的对手!”

那老者的脸色顿时更难看了。

他虽然惊讶,却也说不上害怕,但是云渺然竟然一直没说,直到现在。他这不是坑他们吗?

就算她不是他们的对手,这样重要的消息,他也是要告诉他们的吧!否则万一等会儿打斗的时候,凤长悦伺机而动,暗中出手,岂不是很危险?

那可是神火!不是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要是不小心着了她的道,那他们岂不是要冤死?

其他几人也是想到了这些,心中都是有些不满。

这云渺然虽然对他们有恩情,也不能这样将他们当做人肉靶子来用吧?

但是心中虽然有些怨愤,他们却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更加警惕的看着凤长悦,心中则是重新掂量,气氛一下子就变了。

剑拔弩张。

那老者心中思量,现在的情况还是速战速决,否则还说不准她会有什么后招,当下面色微凝,一声低喝——

“结阵!”

他一声令下,旁边几人立刻动了!

五个人在半空之上,将凤长悦两人包围在中间,随着那老者的一声低喝,几人立刻调动灵力,周身白色的灵力光芒闪耀!

强者的威压,顿时降临!

凤长悦顿时觉得空气有些紧绷,眉目一凝,周身立刻覆上了一层金色的铠甲!

若是伽陵学院的人在这里,就会立刻认出来,这是她当时为了救轩辕夜和血衣人战斗的时候的状态。

她显然从最开始就将自己调整到了最佳状态。

凤长悦握了握手,感觉到身上充沛的力量,竟是有种释放的自由感。

之前为了不暴露天堂火,她始终都是压制着自己的实力,并且尽力将灵力和天堂火分隔开,让灵力和其他人的并无不同。

但是实际上,二者的分离并没有那么简单,以至于她每一次都会分离出一部分的力量来专门压制,所以其实她战斗的时候,一直是没有尽全力的。

然而在这里,却没有其他人,她可以尽情的发挥自己的力量。

云渺然。这个人本来就是图谋不轨的,心中只怕早已经在想着如何将她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据为己有了。那她也就没有顾忌,反正,他终究是出不了这沙漠的!

想到这里,凤长悦红唇微勾,眸中却是冷冽一片。

她身上,玫瑰金色的火焰剧烈燃烧着,周围的温度也早已经升高,几乎将人的肌肤都烫掉。

这里处于沙漠深处,本来温度就高,此时再加上她周身火焰,简直要将脚下的沙漠全部都融化。

那老者冷哼一声,庞大的威压,顿时朝着凤长悦碾压而去!

凤长悦顿时觉得呼吸一窒,周身几乎难以动弹,五脏肺腑几乎都挤在了一起,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这就是——灵宗的实力吗!?

她抬眼,死死地盯着那老者,却没有如同后者想象中的那样,流露出惊慌之色,反而是生出了无限战意!

感觉到她的反抗,那老者冷哼一声,随即一手抬起,遥遥指向中间!

凤长悦的头顶,竟是逐渐生出了一个巨大的银色圆阵!

那圆阵分看着有些残缺,却已经透露出了强悍无匹的气息!

凤长悦血气上涌,几乎难以行动。每动一下,身体之内的灵力就迅速的消耗着。可见威压之重!

杨溯虽然也处在这威压之中,但是他毕竟是灵宗,纵然不能动用灵力,但是这样的威压对他是没有什么作用的。

可是他却知道这对于凤长悦,是怎样的艰难。

他有些担忧的看向凤长悦,心中焦急。

而此时,天空之上的银色圆阵,也开始变幻!

五个人站在五个方位,在银色圆阵形成的时候,便各自倾注灵力在上面,五道耀眼的灵力顿时像是洪水般朝着中间涌去!

片刻之后,那白色的灵力,竟是忽然幻化成了魔兽的模样!

凤长悦冷眼看着,狮,虎,蛇,鹰,龟!不过片刻功夫,那上面便已经出现了五种魔兽的形状!

杨溯见此,眸中闪过一丝诧异,低声道:“这是‘五神阵’,是有五个人一同完成。你看上面有五种魔兽,就证明每个人都曾经契约过相应的魔兽。”

凤长悦蹙眉:“既然契约了魔兽,直接让魔兽战斗不是更方便?”

杨溯的脸上闪过一丝嫌恶:“你有所不知,这‘五神阵’曾经是非常厉害的一种阵法,巅峰时期,灵宗强者可以凭借这个,将灵尊强者斩杀。但是后来,这阵法演变出了许多版本,也被人改变了许多。其中不乏最后变得肮脏龌龊的。而他们所施展的这个,便是如此。我之所以说他们曾经契约过魔兽,是因为他们契约魔兽,就是为了单纯的获得魔兽的力量。用特殊办法将魔兽的力量转移到自己身上,从而变得更强,也可以顺利施展这‘五神阵’。为了能够最纯粹的得到魔兽的力量,他们的手段通常都会采取的非常残忍。而那些魔兽,最终也都是死亡的结局。所以算是畸形的阵法。不过越是这样的,越是阴森诡异,你要小心。”

凤长悦点点头,原来如此。

难怪他们不召唤魔兽,却能够将灵力幻化出魔兽的样子,而且那些灵力在化形之后竟是拥有相应魔兽的力量。杨溯这样解释,倒是可以说得通了。

不用想也知道,他们为了得到这样的力量,做了什么样的残忍行径。

然而凤长悦还未说话,肩膀上却忽然出现了小小的一团白色。

小白不同于以往的傲娇狗腿模样,此次一出来,神色便十分严肃,圆溜溜的眼睛里,此时竟是含着隐隐的威严。

它看着上面的那五只魔兽的幻影,更是沉默。

但是凤长悦却清晰的感觉到,小白生气了。

它的情绪她感受的十分清楚,这还是第一次,她感觉到小白生了这么大的气。就算是以往她遇到危险,它担忧焦虑,却也和现在的情绪大不相同。

那种感觉就像…。一个王者的领地被占领时候的愤怒。

凤长悦看着那上面五只魔兽模样的灵力,感受着那几乎以假乱真的魔兽气息以及力量,心中已经猜到了一些。

杨溯再次看到小白,还是有点惊讶的,他还记得方才小白一巴掌将母蝎扇死的行为,所以小白在他心中的形象,还是很高大的…。此时再见,自然是还有着一丝好奇。

他见过的魔兽何止上千,对于魔兽也有一些了解,然而看了半天,却还是不知道这魔兽到底是什么品种。

云渺然眯起眼睛看着小白,眼中惊疑不定,心中既是担忧又是不忿,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魔兽,竟然能够做到那样的程度。他辛苦圈养的母蝎,竟是一个照面直接死了,如何不让他心疼?

可惜魔兽一生只会认一个主人,一旦签订契约,就无法更改。主人死了,那它们也必死无疑。

云渺然看着小白,心中冷笑,可惜跟错了主人,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也不知这魔兽身上,有没有什么可以拿来用的…。

那五只魔兽虽然只是灵力幻化而成的,但是却实实在在像是真正的魔兽一般,甚至在怒吼的时候,好像真的能够听到魔兽的嘶鸣声一般。

而随着五只魔兽的汇聚,那巨大的银色圆阵也变得越发的凝实,几乎如同实质!

凤长悦周身承受的威压越发的重。

她狠狠咬牙,而后翻手取出了射天弓!

仅仅是这一个动作,她便消耗了极大的体力,在灵宗强者面前,她这个三星灵皇,显得格外的渺小。

她和他们,差的不是一两个星级,而是好几个!甚至,还有一个几乎整整高出她一个阶段!

即便是九星灵皇巅峰,和灵宗战斗,也几乎是必输无疑!更何况她!

他们之间巨大的差异像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挡在身前,凤长悦过不去,对方却可以轻易置她于死地!

但是她不得不战!也毫不畏惧!

这不是她第一次越级战斗,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若是因为双方的差距,便畏畏缩缩不敢出战,那么便不会有今日的凤长悦!

正是因为清楚的知道彼此的差距,知道自己和对方这一战几乎毫无胜算,她的脚步,却始终坚定!朝前迈去!

这种被强者威压碾压的感觉,她也不是第一次感受了,从她走出西索城,在城外遇到那些前来寻仇的青阳宗的人,到后来进入学院,在后山之中,与彩冰雀之王的对峙,再到后来,在照壁阁之中的重重危险……

她从未骄狂自满的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却也从来不会心生畏惧贪生怕死,她是不是能够打得过对方和她要不要选择和别人战斗,本身便是两个不相干的问题。

她脊背挺直,浑身的肌肉已经处于极度的紧绷状态,身上的金色铠甲阻挡了一部分的威压,以便让她能够做出一些动作。

而后,她左手执弓,右手执箭,搭上,瞄准——

看到她拿出这弓箭,现场的几人都是瞬间睁大了眼睛。

若是普通人自然是看不出来,但是他们都是灵皇或者灵宗强者,本身实力和见识都不是一般人可比,当凤长悦将那弓箭拿出来的时候,他们便已经感觉到了一个非同寻常的气息,而现在,当两者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便不自觉的生出了一身冷汗——那是对于危险的本能反应!

他们甚至不用去问,就知道这绝对不是一般的灵宝!

一时间,场上的气氛又是产生了变化。

半空之上的几人都是有些震惊,连那老者也是露出了几分惊异之色,甚至眼底也是有了一抹热切。

这样的灵宝……少说是高等地阶灵宝啊!

若是能够将它抢过来…。

那老者当即狠狠一挥手,手中灵力瞬间激射而出!随后他竟是忽然划破了自己的手掌,而后引出了一道血线,直逼中间的银色圆阵!

那嫣红的血液落在了正好立在他身前的那魔兽之上!

那原本由灵力幻化的白色狮子,在沾染了那血液之后,竟是忽然仰天一吼,而后浑身光芒闪耀,竟是开始了蜕变!

像是退去了外面的一层皮毛一般,逐渐露出里面的容色,从头部开始,淡淡的棕黄色光芒逐渐笼罩了那狮子!沿着它的毛发,一点点的变化,从头部,到脖颈,再到全身,以及四肢……

看似缓慢实则快速的蜕变,外面的一层白光一点点的消散,很快便成为了一只通体棕黄色的狮子!

此时的狮子,比方才的样子更加真实,威势更重!

凤长悦却发现,那狮子的眼睛,竟然是一片雪白!像是没有灵魂的玩偶一般,一眼看去,竟是有些渗人。

而很快,其他四人也如法炮制,各自割裂了手掌或者手臂,将血液引到银色圆阵之上,自己身前的白色魔兽幻影之上!

而同样的,那些幻影,也纷纷变换!

不过片刻功夫,那五只魔兽,竟然全部都变了颜色!远远看去,栩栩如生!

然而它们共同的特点便是,它们的眼睛,全部都是白色!

杨溯的脸色一变:“想不到他们竟然是采了那样的办法!这样的魔兽在死前会遭受极大的痛苦,身上的血被放完,却会被人用药材吊着一口气,每天割掉一块肉,熬成汤,直到所有的能量都被榨取,给这些人喝了,将那力量全部转化为自己的,才会被生生挖去魔核,然后被抛尸荒野,等待着最后的死亡。整个过程,都是生不如死。这些人……”

杨溯说着,心中对这些人也是越发的恶心。他虽然听闻过不同的办法,而且大多都是十分残忍的,但是这种却算是其中最为让人不齿而且龌龊的,却不想这些人竟然真的是这样做的。

凤长悦点点头。

能够让自己的血液里面充满魔兽的力量,并且靠着这血做引子,唤醒魔兽的力量,不是一般手段可以做到的。

感觉到小白的气息越发的不对劲,凤长悦皱了皱眉:“这些幻化出来的魔兽,都是被操纵的傀儡是吗?”

杨溯点头:“不错。这些已经不算是魔兽了。但是实力,却还是能够几乎达到魔兽的巅峰,甚至因为这阵法,集合的力量更加强大。”

此时因为几人的动作,天空之上也开始发生了变化!

乌云从四面八方而来,狂风骤起!

这一片的天空迅速变得暗沉!

显然这阵法,已经最少是地阶武技!而且由这几人来施展,实力只会比想象中的更强!

天色变得昏暗,这一片的沙漠也显得有些肃杀!看起来随时都会天崩地裂一般!

而半空之上,那五只魔兽此时都已经化形,看起来简直就像是真的魔兽一般,尽情的嘶吼着,周身光芒闪耀,在银色的圆阵映衬之下,显得尤为壮观可怖!

风沙狂暴而起!几乎遮蔽眼帘,看不清眼前场景!

只是原本就炽热的风沙,此时竟也没有丝毫的降温,打在脸上,仍然是绝对的高温,干燥而狂暴。

若是凤长悦独自对抗,几乎是必输无疑!

她眼中全然的无谓,甚至像是冰下的火焰一般,带着几不可查的炽热!

想要她的东西,本身便是找死!

她手中的力量已经达到了极限,身体绷紧成为一条笔直的线,全身的肌肉都已经调动起来,几乎在用全身的力量来射出这一箭!

而那原本暗淡无光的长箭,在此时也终于露出了它真正的面目!

在搭上紫色射天弓的一瞬间,它便是已经在逐渐变化,从尖端逐渐变化,每一寸的变化,都会有耀眼的华贵神秘的紫金色覆盖,而尾端原本浅紫色的凤尾一般的翎毛,也终于像是凤凰展翅一般,逐渐舒展开来!

双方的对峙已经达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凤长悦感觉身体之内的灵力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飞速的消耗着,经脉之中的灵力几乎成为了奔涌的江河,挟带着绝对的力量呼啸而去,从丹田之中,从身体的每一寸肌肉和血液之中,聚集着!

而后,尽数凝聚在了她的紫金色长箭之上!

启动天阶灵宝所需要的灵力实在是太多了,她先前从未将两者一同拿出来,一方面是为了隐藏实力,留着这个底牌,一方面是因为她知道若是启动这两者,那么便是绝对的生死之境,必定要求一击得手!

或许在别人看来,她这个年龄能够成为三星灵皇已经是天才中的天才,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还差得多。境界的限制终究还是存在的,现在的她没有那么多的灵力,也不可能盛得下那么多的力量,她能够越级战斗还是因为底牌。而实际上,此时随着弓箭拉满,她身体之内的灵力几乎在瞬间就被掏空!

这一次若是不能一箭解决他们,那么她就彻底失去了机会!

想到此,她眉目之间冷意愈甚,手上却越发的用力——

杨溯看着,已经从一开始的惊讶变成了震惊,在感受到那还在疯狂吸收灵力的弓箭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凤长悦手中的弓箭,竟然不是地阶灵宝!而是——

“居然是天阶灵宝!”

云渺然一时没忍住,看着凤长悦手上正在蓄力的弓箭,声音尖锐。

而天空之上的五人,听见了也是心中一颤。

也不怪他们这样惊讶,实在是天阶灵宝实在是太过难得,其难寻程度,几乎不亚于神火。毕竟炼器在千年前就已经落寞,现在的时代,几乎是没有大成的炼器师的。于是,好一些的灵宝便十分难得。

更何况,这是天阶灵宝!

风三等人赶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

广袤无垠的沙漠之上,天空暗沉如同风雨欲来,狂风卷起风沙,形成了一个个的灰黄色的漩涡,几乎是在天地之间形成了一个个的连接,如同从天而降的沙尘瀑布,而在半空之上,一个巨大的银色圆阵浮在半空,五只形态各异的魔兽盘踞之上,威势强大,狂声嘶吼!而仔细看去,那白色的眼眸更是让人看了便觉得心中一颤,不由生出一股诡异的森凉感。

而在那狂乱的起伏的沙丘之上,一道笔直纤细的黑色身影正手握弓箭,周身带着淡淡的金色,然而那紫金色弓箭却并未被掩盖锋芒,反而越发的耀眼。

这场景实在是太过震撼,以至于风三等人愣了一会儿才看到那少女身旁的自家老大,以及天空之上虎视眈眈的五位强者,还有旁边冷眼看着,面色冷沉的一个穿着炼药师衣袍的男人。

来不及说什么,四人连忙赶上去,不顾一切的冲了进去,炽热而狂暴的风沙打在身上,从四面八方而来的挤压力量几乎让他们寸步难行。

杨溯回头,正看到几人,脸色稍霁。

无论怎眼,能帮上一点,就是一点。

“大哥!我们来迟了!”风三四人的脸上都是带上了几分愧疚之色。

大哥身体刚刚大好,不能动用灵力,正是需要静养的时候,他们虽然是计划好等进入沙漠再会合,但是却还是没想到竟是来晚了。

当他们在沙漠之中,循着杨溯留下的踪迹寻来的时候,远远的便看到了天空上的异象,当下便是心中一惊。

这般动静,只能证明是发生了恶战!

大哥和凤长悦在一起,若是遇到危险,势必是会主动站出来的,毕竟凤长悦有恩于他们。其实他们并不是不愿杨溯这样做,但是终究是心中担忧,生怕他动用了灵力,产生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

于是他们拼劲全力,用最快的速度赶来,却没想,正看到凤长悦一人相抗。

一时间,几人心中对凤长悦的感觉又是变了变。看向那道背影的目光之中,也有了不同于之前的深意。

杨溯也不废话:“不晚。你们来了便好。去助她一臂之力!”

“是!”

风三熊五四人连忙点头,而后看了看,纷纷腾空而起!朝着天空之上的四人而去!

他们没有去找那老者,一方面他们个人都不是灵宗强者的对手,一方面对于这样的阵法,毁掉其他人也是相同的作用!

眨眼便出现了四人来支援凤长悦,云渺然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他瞬间看出来,他们的主子,正是凤长悦身边的那个男人。当下目光阴沉的看向了杨溯,袖中的双手微动,白色的光芒隐约闪耀…。

那老者早便觉察了四人的前来,此时见他们竟然不知生死的往上冲,似乎要和他们硬抗,毁了这‘“五神阵”,心中冷笑,一声冷呵——

“五神阵——凝!”

一声令下,五人同时出手!

天空之上,阵法之中,也终于凝成了一股难以抵抗的力量,形成了一块耀眼的彩色圆圈——倾斜而下!

风三等人见状纷纷出手!

云渺然冷眼看着杨溯,身影忽然消失!

一切,不过瞬息之间!

银色圆阵之上,五只魔兽同时动了!五股强大的力量,顿时从他们身上飞出!朝着中间凝聚!

凤长悦胸腹之间一阵翻腾,猛然涌上来一阵温热的血腥。

有一丝嫣红的血迹从她已经微微苍白的唇角流出,在白皙的脸颊上,带着几分凄艳。

她的眸色越发幽深,冥冥冷冷如同深不见底的海水,死死地盯着天空之上!手已经因为弓箭拉满而被勒出几道红痕,几乎渗出淤血来。

然而随着弓箭成为满月状,那箭尾的浅紫色翎毛,终于完全舒展开来!

她猛的松手——射!

------题外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破!百!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