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191 我的戒指,休想染指!

强大的威压,突然从远处逼近!

杨溯暗道不好,这人竟然是早有准备!眼下这情形,再明显不过他早就叫了人!伺机而动,就是为了将凤长悦斩杀于此!

感受到那迅速靠近的气息,凤长悦的眸子危险的眯起——

云渺然这人果真奸诈,竟是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亏得他竟然有脸来抢!她周身的肌肉瞬间绷紧,警醒的看着前面。

果然,不过片刻时间,她便已经感受到了那些人的到来!

来了一共五个人,实力竟是都在她之上!

杨溯靠近她一步,低声道:“两个五星灵皇,一个七星灵皇,一个八星灵皇,还有一个……一星灵宗!”

低境界的人无法探查高境界的人的实力,凤长悦不过三星灵皇,这些人,每一个都在她之上!

说话的功夫,那些人已经抵达眼前!

见到云渺然,那五人脸上都是露出了恭敬的神色。其中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站在最前面,冲着云渺然拱手:“云大师。不知此次将我们兄弟找来,所为何事?”说话的时候,眼神已经在打量凤长悦和杨溯了,眼底有着一丝敌意和轻蔑。

云渺然也不废话,直接说道:“今天请几位来,确实是有重要的事相托——这少女之前偷了我的东西,并且用不入流的手段抹去了我的封印,而后逃离。今天终于偶然被我找到,她却是怎样也不肯将那东西归还。是以才会请诸位前来。”

那老者看了凤长悦一眼,微微皱起眉头:“她不过一个区区三星灵皇,云大师自己恐怕,便可以轻松将她收拾了吧?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猫腻吗?”

因为云渺然的八品炼药师的身份十分忌惮,而且之前确实曾经承了他的情,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他的要求,带着几位兄弟来到了荆棘沙漠,先前一直在外面等着,等他信号一出,便立刻闯了进来。只是他设想了很多情景,却万万没想到,云渺然请他们,居然是为了对付一个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女,就算她是三星灵皇,也不够他们看得!他五人之中,最差的都已经是五星灵皇,对付这样的一个人,按理应当是十分简单的,而云渺然自己也能够解决。

但是他还是将他们叫来了。

有两个解释,一是这少女其实只是伪装,其实是非常厉害的高手,而她的真实境界,也极有可能远远超出三星灵皇,另一个解释就是……她背后有高人!

他看向一旁的杨溯,心头微动。

这男人,周身没有任何灵力波动,但是他却仍然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那是只有经历过生死的人,才能觉察到的对于强者的本能畏惧。

那老者心头一跳,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对这样的一个人产生莫名的畏惧,很快便将自己心底的担忧挥散。

云渺然闻言,有些愤恨,却又不得不说,手指立刻指向凤长悦道:“你们有所不知,这少女身上,有不少底牌,若是不小心被她暗害,那才危险!”

几人都是有些疑惑,这少女看起来有些消瘦,会有什么底牌?

“云大师真是谨慎,不过这一个区区三星灵皇,纵然有底牌,只怕也是翻不起什么浪花来的吧?”

身后有一个年轻点的男人不是十分在意的说道。

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厉害的,比她境界高的不知有多少,但是最终不都是败在了他们手中?

这云渺然,倒真是有点太过小心了吧?

云渺然见几个脸上都是有些不以为然,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不显,只是严肃道:“你们有所不知——这少女身上,有神火!”

“什么!?”

“神火?”

“这怎么可能?”

云渺然话音刚落,便是引起了几人的惊诧,随后立刻震惊的看向凤长悦,眼眸中尽是不可置信,而眼底深处,还有着蠢蠢欲动的*。

云渺然冷笑:“诸位可知,她是谁?”

几人抬眼,看看凤长悦,又看看云渺然,而后最前面的老者忽然震惊的睁大了眼睛,指着凤长悦:“她、她难道就是…。”

云渺然冷着脸点头:“不错,她就是凤长悦!”

关于神火,世人知道最多的,无非就是在三国交流大会之上,一展身手的凤长悦和桑煦凝。这两个人是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拥有神火的两个年少天才。而桑煦凝是纳克兰公主,从未听闻她来荆棘沙漠的消息,反而是凤长悦,在大会结束第二天,就莫名消失了,任凭多方势力到处寻找,也未能得到一点线索,倒是比较附和。

此时几人终于正眼看了凤长悦一眼,这一看,才震惊的发现,她的脸上,果真是有着那传闻中的淡淡的暗紫色胎记!

这下,是绝对可以确定了!

外面的人不知道为了打探她的消息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若不是因为伽陵学院有苍离坐镇,那些人不敢过于放肆,只怕伽陵学院的门槛早就被踏破了!

然而纵然苍离态度强硬,始终不说她去了哪里,却还是挡不住各方势力对于凤长悦的觊觎之心。

要知道,那不仅仅是一个出色的炼药师,更是一个拥有神火的炼药师!

苍离没有神火,就已经成为了八品炼药师,凤长悦现在虽然不过是六品,却才刚刚十五岁!本身天赋绝顶,加上有苍离的教导,还有神火相助……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一座金矿!谁也不知道,她将来的巅峰,究竟是什么!

所以此时,能够攀上点关系,多多献献殷勤,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却不想,她竟是出现在了这里!

几人的目光顿时变了,心中也是忽然生出了几分忧郁。

当先的老者顿了顿,才道:“云大师……她可是……苍离的徒弟啊…。若是我们今日赶尽杀绝,日后被苍离知道……”

听到苍离的没名字,云渺然心头顿时生出一股愤怒,眼神变得阴狠:“怎么?诸位是怕了吗?”

那老者一顿,眉头微皱:“…。倒也不是,但是毕竟苍离身份贵重,而且人脉极强,便是灵尊强者,有的或许还要卖他几分面子,我们虽然不怕,但是平白招惹这样的一个人物,未免…。”

云渺然之前是对他们有恩情不错,所以他们二话没说就来帮他了,但是那也得看是什么情况。苍离是谁?整个大陆最富盛名的炼药师!单是他一个招手,大陆之上想要为他效命的强者不知几何!他们五个虽然厉害,却也不想为了云渺然惹上这样的麻烦!

再说,虽然都是八品炼药师,但是他们也隐约知道,苍离的水平是高于云渺然等人的,原本是为了讨好云渺然,但要是为了他得罪苍离,可得要好好思量了。

见几人犹豫的模样,云渺然心中怨愤,暗骂这些人不知好歹,若不是他,他们几个早就死了!哪里还能在这里和他讨价还价?

但是面上,他却还是很快调整了表情,带上了几分淡淡的傲然:“其实我也并非是要专门和苍离作对,也没有要杀害凤长悦的意思,只是想要将我的东西拿回来而已。只要东西拿回来,其他的事情,你们就不用担心了。另外,我这里前几天刚刚炼制出一颗七品破宗丹,不知道……”

七品破宗丹!

这是灵皇强者晋级灵宗的绝佳丹药!每一层进阶,都充满危险,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可以晋级,一旦失败,将会万劫不复,自身灵力尽废不说,更有可能丧命。而破宗丹则可以帮助修炼者在晋级的时候,更加顺利的吸收周围的能量,将成功的几率增加三成!

虽然只有三成,对于那些困在灵皇巅峰,却始终无法迈出最后一步的人来讲,简直是天大的诱惑!这老者虽然本身已经是灵宗,但是他身后的几人,却都还是灵皇,未必没有用得到的一天!加上他们几个本来就是集体作战,若是能够多一个强者,那自然是更加厉害。所以这丹药,其实对他们非常有诱惑力。

云渺然正是知道这些,才会专门挑这颗丹药来作为交易。

果然,那老者还没有说话,他身后的四人已经齐齐出声——

“我们答应!”

话一出口,几人相互看了一眼,气氛忽然有点微妙。

看这样子,显然是每个人都想要。但是由于彼此关系亲近,所以一时之间,倒真是还有些尴尬,看着彼此的目光也有些莫名。

云渺然权当没看见,兀自笑开:“如此自然最好。无论是谁得到,对于你们几位,不都是天大的喜事吗?”

那老者也皱着眉头回头看了几人一眼:“不用争,以后谁先晋级,就给谁用!”

他一说话,几人都连忙应了。

然而他们虽然表面和谐,但是心中各自心思,却不为人知了。

凤长悦眸色冷淡,看他们还没有开打,竟然就以为自己赢定了,甚至已经开始考虑怎么分赃的事儿,冷笑一声。

“看来你们对自己很有信心。”

那老者此时终于正眼打量了凤长悦一次,而后冷冷道:“女娃子,虽然你现在名头正盛,但是你别以为,你就是天下第一了。三国交流大会……说到底,都还是些过家家的游戏,恐怕你还没有见识过,什么是真正的强者的战斗吧?你那师父听闻对你十分宠爱,只怕将你保护的好好的,连生死都尚未经历过吧?呵,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可不是那些只会一些花架子的崽子们。你可是要想好,最好现在就把东西交出来,我们也不会为难你,否则……别怪我们不留情面了。”

凤长悦长眉微扬,像是名伶水袖一般流畅如水,在这干燥炽热的沙漠之中,却像是注入了一股冰泉,让人心中有些发凉。

“我师父对我如何,你没有资格知道,我是不是你所谓的‘只会一些花架子’,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她瞥了一眼旁边的云渺然,忽然勾起了唇角:“怎么?这些人马上就要替你受死了,你不说点什么?”

云渺然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怕那几人再犹豫,直接狠狠回话道:“牙尖嘴利!诸位,不用废话,她抢了我的地图,现在是明显不像要交出来了,只要将她的空间戒指抢过来即刻!”

说完,他的目光便落在凤长悦的手上。

她纤细白皙的手上,有一枚纯黑色的戒指,看着很是神秘,手腕上有一只金色的手镯,看着也不是凡品,顿时微微眯起了眸子,闪过一丝贪婪。

她独自一人出走,苍离必定是给了她不少东西的,加上她身上有神火,肯定还有不少宝贝!要知道,当初那冰焰之子,就是从她这里拿来的!

想到这里,云渺然心中痒痒的,恨不得立刻将凤长悦身上的东西都抢过来,眼神之中具是无尽的贪婪。

凤长悦的脸色忽然冷了。

杨溯本来还在想着怎么对付那几人,却忽然觉得周身气氛变冷,扭头一看,正看到凤长悦精致却泛着冷意的侧脸。

虽然她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他依然能够感受到她身上骤然散发出来的冷厉气息!

那是绝对的杀意!

杨溯心中微微有些吃惊,之前凤长悦强行闯进客栈,并且挑战他的时候,身上也曾经有一瞬间展露这样毫不掩饰的杀意,然而那时候的气息和现在相比,却还是明显的错了一截。

这种感觉就像是,那时候她只是出于一种战斗的状态,所以才会那样,然而终究还是控制着的,但是现在,感觉到后背之上莫名冒出来的冷汗,他忽然意识到——凤长悦生气了!

她是真的生气了,所以才会这样毫无保留的释放自己的杀意!

看这样子,竟是要决一死战!

杨溯有些不明白,怎么忽然她就变成这样了?

目光从云渺然的脸上转了一圈,终于发现他的目光是落在了她手上……

杨溯忽然有些明白,大约里面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所以她才会这样?

而那几个人自然也是觉察到了凤长悦的变化,下意识的浑身一冷,对上凤长悦眼眸的一瞬间,几乎让人觉得如同坠入地狱,浑身发冷,心底也似乎控制不住的冒出一股害怕的感觉。

连云渺然,都是忽然觉得不安。

但是他很快反应过来——她这样的反应,只能证明,她那戒指和手镯之中,是真的有东西!否则她怎么会如此紧张?

哈哈,看来今天真是要大收获了!

一瞬间,心中的*像是挣脱了牢笼的困兽一般,瞬间将心中最深处的那一丝不安吞噬,剩下的全是兴奋,只要想到凤长悦身上不仅有紫莲心焱的地图以及神火,极大可能还有冰焰之子,甚至还有无数珍宝……他就激动的脸色都是有些泛红!

即便他已经成为了八品炼药师,但是这么多年却始终未曾在大陆之上怎么行走,受制于人手上的东西更是少得可怜,现在凤长悦就像是一个宝藏,无数珍宝等着他去拿,他如何不激动?

但是人一激动,就容易忘形。

“快!上!将她的戒指和手镯都抢过来!我确定,我的地图就在里面!”云渺然的声音都上扬了几分,简直快要控制不住飞起来了,似乎已经看到了凤长悦毫无招架之力,将所有宝贝叫出来的场景。

凤长悦眼角眉梢,都像是沾染上了风雪,带着绝对的冰寒之意。只消看一眼,便几乎将人的灵魂都冻结。

这份气势,也瞬间让那老者皱起了眉头——这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任人宰割的样子啊…。她手里,该不会真的有什么不得了的底牌吧?

云渺然见此连忙催促:“快啊!只要将东西抢回来,东西分给你们一些,也未尝不可!”

这句话,顿时坚定了几人的心思。那老者身后的几人想着方才云渺然承诺的丹药,以及现在给出的话,都是有些蠢蠢欲动。

那老者见凤长悦如此,心中也是有些不快、

纵然她的老师是苍离,她自己也是三国交流大会上绝对的佼佼者,这样嚣张,也未免太没有自知之明了!区区三星灵皇罢了!

他右手抬起,而后狠狠挥下——

“上!”

五个人顿时腾空而起!朝着凤长悦飞来!

凤长悦背部肌肉紧绷,一双湛黑的眸子如同深沉的海底,带着冰冷的光泽。

杨溯顿时挡在了凤长悦的身前,警惕的看着他们,似乎随时准备出手。

其实此时他身体之内能量虚耗,在沙漠极端的环境之中呆了这么久,他的身体又是刚刚经历过清理,其实已经是强弩之末,若是此时动用灵力,会对他的身体造成极大的危害。

但是此时,他仍然是毫不犹豫的站在了凤长悦的身前,丝毫不顾及这样会给他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甚至有可能以后再也无法进益也未曾在意。

“放心,这些人我还是可以对付的。”

他低声安慰凤长悦,虽然对凤长悦的实力很有信心,但是这五个人,最弱的都是五星灵皇,最强的一个甚至是灵宗,她再厉害,又怎么可能战胜这些人的围攻?

凤长悦声音平静:“你让开。现在你的身体不能动用灵力。”

今天势必有一场大战,若是杨溯替她出手,她自然省力很多,可是他此时的身体根本是不允许的,若是他强行作战,只怕……

杨溯并未回头,微微仰头看着已经飞到了半空,将他们包围的五人,微不可查的摇摇头。

他不能冒这个险,他反正已经是半废身躯,能够捡回一条命已经是格外收获,现在为了她,自然是没有什么可犹豫的。

“你不怕死,我还担心我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凤长悦眉间冷清,“让开。”

杨溯不动。

云渺然讽刺大笑:“哈哈哈,你们不用相互谦让了!一个个来,谁都逃不了!”

凌空的五人呈现包围圈,将两人困在里面,周身的气息迅猛增加,显然已经在准备攻击!

杨溯神色微凛,然而正在他准备调动灵力的时候,一只手忽然搭上了他的肩膀,而后——

坚决的将他拉到了一边。

“你这条命既然是我救回来的,那自然要听我的命令。我可不想到最后,竟是白费力气。”

杨溯皱着眉头看她。

她性格竟然如此执拗?

这点,倒也和她那么像。一旦认定了什么事儿,就绝对不会回头,甚至头破血流,遍体鳞伤。从不后悔,始终如初。

他看着那双眼睛,微微失神。

凤长悦却已经抬眼,冰冷如刀锋的目光从几人的身上刮过。

她的左手,缓缓覆上了自己的右手,上面,一枚纯黑色的戒指,映衬的素手如同凝脂,看起来竟是有些让人心惊的美感。

触手微凉,却熨烫了她的心。

她眼底,逐渐浮现一丝温柔。随即转瞬即逝。

“想要我的手镯,我的戒指?”她声调轻缓,似是低喃,却让人莫名的心中一寒。气氛突然僵冷,几人都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心中竟都是有些紧张和不安。

她清丽的容颜上,绽开一抹笑容,璀璨而灿烂,一瞬清朔如同回雪,清澈干净,却又凛冽。

“我的东西,休想染指!”

话音刚落,她周身金色光芒大盛!

------题外话------

说好的三点,就三点更新啦啦,明天恢复九点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